正文 第十章 火烧博望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十章 火烧博望
(88106 www.88106.com)      在新野城不远的地方有一山峡陡坡,当地人称之为:博望坡。

    夏候敦率领十万大军,逼近新野城,此刻己进军至博望坡。夏候敦与李典、于禁等将兵力分为以骑兵为主的先锋部队,其次是中军的步兵部队,其余的是护粮的辊重部队。

    夏候敦正领兵前行,忽见前面尘土飞扬,人嘶马叫。他忙将人马摆开,豁然,见前面一面大旗上写着一个斗在的“赵”字,他心里不由暗付道:“这就是赵云所率的前锋部队吗?”

    果然,那勒马执枪,顶盔贯甲,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不正是赵云吗?

    赵云正勒马立在他对面十丈许的地方。

    夏候敦面色傲然地笑道:“难道赵云就率这些不堪一击的贫弱兵士和我作战吗?你们看那些兵士都是些老弱兵残的东西,还有那阵式……可笑!这就是那人称‘ 卧龙’的诸葛孔明想出的战术?看来孔明根本不足为惧:” 夏候敦冷笑一声,对众将说道:“你们看,那孔明派出这等兵马为前锋,与我对敌,那不是正如‘犬羊与虎豹相斗’吗?我出兵前,曾在丞相面前夸口,要将刘备、诸葛亮二入首级献与他。今天看来,我们毫不费力的就能实现这愿望了。” 夏候敦说完,一挥手中长枪,大喝道:“将士们,攻上前去,杀啊!”

    夏候敦跃马挺枪,首当其冲,杀了过来。曹兵们汹涌而至,杀声震天,其势甚是惊人,恍若决堤的黄河一般,奔泻而来。

    这边的赵云沉着喝道:“将士们,准备!夏候悼杀来了!”

    猛然,他想起了诸葛军师临战前对他说:越是猛将,为了夸耀自己的勇猛,一定会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地打头阵。

    赵云暗忖道:“夏候敦已冲上前来,孔明军师的第一个预测已经应验了!是时候了。”

    赵云想至此,遂大喝道:“众将士杀啊!”

    众刘军得令,皆争先恐后地杀向曹军。

    双方杀声震天,人嘶马叫。甫一接触,便“叮叮铛铛”的传来刺耳的兵器撞击之声,接着,便是阵阵凄厉的惨嗥声……夏候敦一挺枪,拍马冲向两名刘军,那两人忙挥刀向他砍来。

    夏候夏候敦大喝一声,手中长枪闪电般分刺二人,正中其心窝。二人那劈丫的大刀,还未落下,人便坠下马来。

    夏候敦手中长枪宛如一条出洞的大解一般,以快逾流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众人。眨跟间,刘军已被他刺死七八人之多。 夏候敦扫视寻些尸体,不禁傲然地道:“孔明啊孔明,我以为你真了不起呢?

    原来只会派出这些不堪一击的家伙,难道这些就是玄德的强兵吗?” 忽然,有力大喝道:“夏候敦--,你别得意,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功夫吧!”

    夏候悼忙注目一看,只见面前己被某人刺出万条枪影,并罩向他全身。他大惊失色,忙跃马后退。边挺起手中长枪将那攻来余势挡住。 他不禁失声惊呼道:“这……这是……!”

    来人正是赵云将军,只见他大喝道:“夏候敦!你若真的想找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的话,那我赵子龙就来好好向你讨教一二。” 夏候敦这才看清来人正是赵云,遂大笑道:“啊!原来是赵云!我当是谁有这么好的枪法?你来当我的对手,倒是棋逢对手,看招吧!” 话音未落,夏候敦便狠狠地刺出一枪,直取赵云咽喉。

    赵云将上身一矮,倏然如流星般刺出一片枪影,反刺夏候敦。戮L候敦面色一凛,举枪架住,“铛铛”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

    夏候敦心里暗付:“好一个赵云,使枪的速度真的令人目不暇接:”

    二人你来我往,直杀得尘土飞扬,只见一片枪影,辨不出人来。

    转眼间,二人已战了十几合,赵云瞅准机会,抽出身来,拔马就去。

    夏候敦满脸得意之色,心里付道:“赵云果然厉害无比,而且枪法也是厉害无匹。他拔马而走,却是为何?哦?他一定是知道再战下去,自己可能会落败。故而,有先见之明………”

    赵云边策马奔驰,边大声对士兵们道:“撤退!所有的兵士们,先暂时撤退!

    ”

    夏候敦见赵云如此慌忙的让兵士们撤退。他脸上不禁露出了胜利的微笑,遂傲然地道:“没想到赵云竟是如此胆小,怕死!兵士们快追!别让他们跑了!” 曹军们得令,见刘军脱逃。皆心中一喜,如潮水般造了上去。

    赵云率军不慌不忙,毫不紊乱地撤退着。约撤了十余里之远,他又与夏候停战了起来,二人双枪并举,来来往往激烈的战了十几回合,然后,他又拍马率军撤逃。

    夏候敦大怒道:“赵云,休走!待我与你再一决胜负!”说着,摧马挺枪在后追来。

    赵云忽又忆起孔明所说的话来:“赵云将军,希望你谨记在心!将军的任务,是务必要将敌人诱到‘博望坡’,为此,请将军千万要记住,一定要故意佯装不敌而逃,从而将其诱来。”

    赵云边退边回首看了一眼随后追来的夏候敦欲□□N士。心里暗忖道:“哈!

    要我只用三分的力量与夏候敦迎战,还真不容易呢!这夏候悺酢趸不愧巍趸员大健?

    戚□法、功夫自是了得。”

    夏候敦看着前面疾驰的赵云等人,他在后亦紧紧追赶。

    忽然,后面有人大声喊道:“夏候都督!请停下马来,我有话说。”

    夏候敦闻言,急回头看去,乃副将韩浩。

    夏候敦急急问道:“有什么事,韩浩?快说……”

    韩当拱手说道:“都督,你看赵云他们且战且逃及如此整齐的撤退之势,莫非他们是故意引诱我们……我想,他們一定有伏兵埋伏在此。都督请三思。” 夏候敦满面骄横之色,不以?然的大声说道:“你看他们这样不堪一击的老弱残兵,就算有伏兵又怎样?玄德的总兵力还不到五千,而我们可是有十万大军啦!

    他们这点人不但伤不了我们,反而是‘螳螂挡车──自取灭亡:” 夏候敦遂不听韩浩之言,在后紧紧追赶直赶至“博望坡。”

    忽然,一声炮响,冲出一彪人马,拦在曹兵面前。

    韩浩大惊失色的说道:“都督!不好了!石方的山谷里又出现了一彪敌兵。”

    夏候看着那冲来的士兵,冷笑着对韩浩说道:“哈……韩将军!这就是那些伏兵吗?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百名弱兵而己。真是可笑之至!冲啊!给我一举踩平他们,大家杀啊!”

    双方喊杀着,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砍向、刺向敌人,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夏候停跃马挺枪直刺冲来的刘军,只见他枪影如山如浪,刺入了一名兵士的胸膛。

    他将枪把一压,倏然把那刘兵甩出二丈这外。枪尖片片,“噗”的一声,他又刺中了一名刘兵……突然,从他身边传出一声凄厉拖长的惨号声,他扭头一看,只见身旁一名兵士被刺了个透心凉!

    他注目向那持剑之人看去。这一看,他不由大惊,原来那人正是──刘备。

    夏候悼不由又惊又喜,脱口惊呼道:“玄……玄德!”

    刘备看了一眼夏候敦,大声喝道:“将士们,撤退!暂时先撤兵!快!”

    夏候敦疑惑不解地说道:“什……什么?他们又撤兵?”

    刘备与赵云一起率兵撤退……夏候敦思索片刻,大笑着说道:“哈……一定是刘备他们见我们有这么多的大军,暗付不是敌手,才吓得连忙逃走呢?原来,他们全是一群胆小如鼠之辈。”

    看着刘备的身影,夏候停大吼道:“别……别跑!玄德!可恶!别让他们逃了,快追!”

    韩浩来到夏候悼身旁,面色凝重地说道:“都督!刘备他们已经很明显地是在引诱我们追击,说不定这就是孔明的计谋!都督,我们要小心!千万别轻敌,中了他们的诡计!”

    夏候敦闻言,双目怒睁,大吼道:“闭嘴,韩浩!我们只要杀了眼前的玄德,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你要是再在这儿疑神疑鬼,妖言众的扰乱军心的话,看我不把你的脑袋给砍了!”

    韩浩闻言,不禁吓得面如土色,颤声答道:“属……属下遵命……”

    曹兵们紧造不舍,那刘备已前面不远,夏候敦不禁心中暗喜,大声说道:“将士们,追呀!将那刘备砍下首级,丞相大大有赏!” 刘各催马疾驰,心里暗付道:“夏候敦他们到底还是追来了,他们目的便是将我抓住或杀死。可惜,你们上当了,孔明军师的预测,果然是丝毫不差!孔明军师说:虽然,曹操派出十万大军,但也应该是由三部分组成,首先是以骑兵为主的先锋部队!其次是中军的步兵队,最后是后军辊重部队──运送粮草武器等军用品的部队。只要将这三阵彼此间的距离,大大地拉开,他们就首尾难以相顾了,那时,我们就可以用己布置好的计策打败他们。”

    博望坡的山路,是在右边的豫山,和左边安林间的狭窄小路。夏候悼所率领追杀刘备的先锋部队,此时,已和后面押运粮草的辎重部队的李典、于禁他们拉大了很大的距离。

    曹军己进入“博望坡”狭窄的山路了,十万大军此时己形成一条狭长如蛇般的队形,行走极为不便。

    此时天色已晚,浓云密布,又无月光,渐渐地已有阵阵山风吹来……后面所率辎重部队的李典,于禁他们也完全进入了“博望坡”的山路里。 走在队伍前的李典看了看四周,心惊胆颤的对于禁说道:“这……这下可不妙了,于禁!”

    于禁疑惑地急忙问道:“李典!你说什么不妙了?”

    李典惶恐而深沉的说道:“于禁,你看看这里的地形!道路越来越窄,左右还被山林包围着,草木也很茂盛……”

    李典抬头看了看那已渐渐黑下的天色,满脸惊恐之色的又大声说道:“还有,你看,天色也黑了,不久,气温就下降,山风也越吹越强,那时……” 末等他说完,于禁已惊得双目暴睁,牙齿哆咳着撞击有声,他颤抖着惊恐的说道:“他们,该……该不会……?”

    李典大吼着接续道:“没错,这是孔明他们早已准备的‘火攻之计!’夏候都督一心只顾去抓玄德,而忽视了他们‘诱敌深入’后的目的一──将我们困在这‘ 博望坡’的山路里,利用这些有利的自然条件,进而用‘火攻’之计将我们烧死。

    这只怪都督贪功、求胜心切……”

    未等李典说完,于禁惊呼道:“糟糕……都督距离我们后军,已有二里之遥了!他们很危险!李典,这时交给你了!我得立刻赶去,将此事票报都督,让他赶快撤兵!不然,后果就堪设想……”

    于禁话未说完,便一提缰绳,策马疾驰,边向前面的兵士们喝道:“喂!快快让路!”他如旋风般往前驰去。

    在李典后边,有一骑。马上所坐之人身高八尺,全身披挂,看上去甚是威猛。

    但面部毫无表情,双眼放身出令人心寒胆颤,不敢仰视的酷冷的精光。 这人看着渐远的于禁的身影,心里暗付道:“于禁,你已经去晚了!看这情形,这场战役将如‘司马懿大人’所言一般,曹军是输定了。” 刘备、赵云仍在前催马疾驰,率军快速撤退。

    夏候敦盯着那疾驰在逃的刘备身影。他咬牙切齿的怒道:“可恶的……玄德!

    与我交手,倒是不敢。

    逃起命来,却是比谁都快!哈……原来,他还是这样的懦夫!”

    夏候敦看着那些撤逃的刘兵,他得意的仰天大笑不止。

    正在此时,从后赶来的于禁,已奔至夏候悺?

    身旁。

    夏候敦大声吼道:“于禁,你不在后队和李典看住粮车,却跑到这时来干什么?”

    于禁气喘吁吁的急急说道:“都督,你看这里的地形:道路窄狭,左右被山林包围,林草茂密,小心刘备他们使诈,用‘火攻’之计来对付我们。” 夏候敦经于禁这?一提醒,猛然醒悟。他慌忙大声道:“将士们,快快勒马别追!”

    他话音未落,只听背后喊声震天,已有一片草木在熊熊燃烧,随后两边芦苇全都燃起。霎那间,四面八方,全是火。形成了一片汪洋火海。正巧,此时风大,火势更猛。四周燃着的林木丛草发出“劈啪”的爆裂之声,不绝于耳。 曹兵们吓得四散奔逃,自相践踏,溃不成军,死伤不计其数。

    夏候敦见此情景,大惊失色。他瞪着那只独眼,狂怒着嘶哑地道:“这下糟了!该死的玄德!这才是他的目的,没想到我竟上了他的当……”

    他脸上的肌肉,由于气极,而在不断的抽搐着。夏候敦看着四周越来越猛的火势,他咆哮着慌忙喝道:“你们……快,快撤:动作要快!” 曹兵们争先恐后的慌忙而逃,互相撞跌!人仰马翻,死伤累累。夏候敦气急败坏的喝令道:“你们别急……不要乱了队形……” 可是,他哪里还喝的住,兵士们的叫骂声、惨啤声,马嘶声……早将他的声音淹没了。

    众曹兵如丧家之犬般使劲的拼命奔逃……在山路两边的山坡上,早已有刘军预备了滚石在此等候他们曹兵。

    看着渐渐奔来的曹兵,埋伏在两边山坡上的刘军个个都屏住呼吸,蓄势以持。

    随着一声令下,“放!”,话音还在那名将士的嘴里打转之时,那大如磨盘的巨石己如山洪暴发般,倾盆砸向下面山路上的曹兵……曹兵们惊得魂飞魄散,忙抬头看时,那巨石己如雨点般砸向自己……惨蚝之声,不绝于耳……夏候悼忙喝令道:“撤,撤退……”

    所剩曹兵恍如惊弓之鸟般,仓惶后退。

    突然,两边山坡上涌现出无数刘军,个个拉弓拈箭,作势欲发。并且这些箭全是绑有棉絮的火箭。

    曹兵们逃得更快了,抱头鼠窜,互相践踏…“嗖嗖……”两边山坡上的刘军纷纷射下火箭,箭如飞蝗般漫天射下……豁地,曹兵们齐异口同声惊叫道:“啊!怎……怎么会这样,退路竟成了一片火墙?难道他们在落石的土砂中掺油?”。 只见他们前面的去路,己被滚落下的巨石堵住了,那射下的火箭射到石头上,立即熊熊燃烧起来,火势甚大。

    众曹兵四面受阻,全是烈火。且上面还在如雨点密集般向下射箭……“啊……

    哇!”惨嗥声,不断传进那正在挥舞手中长枪挡箭的夏候敦耳里。 夏候敦疯狂的大吼道:“你们快撤!撤!”他咬牙切齿地道:“可恶!如此一来,打头阵的我们和中军及后军将会被分开,完全孤立了!这一定是孔明的诡计…

    …该死的孔明!可恶的弓箭队:”

    曹兵们拼死从那火墙处向前逃窜,惨嚎,凄叫之声接连不断……此时,率兵埋伏在豫山的关羽,见“博望坡”那边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他不由手持二尺长髯,微微点头说道:“很好!已经有火光出现了!” 关羽看了看身旁的士兵,沉声说道:“注意!全体将士们,往敌方后军,出发!冲啊!!”

    关羽一挥手中青龙偃月刀,催马疾驰,身先士卒的冲在前面。兵士们紧随其后,呐喊着杀向曹军后军。

    那押运粮草、武器的辎重部队,此时正由李典率领。

    李典见前面尘土飞扬、人马疾驰涌来。他忙惊呼道:“不好!将士们,有敌人来袭。快快作好战斗的准备”

    瞬间,关羽己率人杀至。

    关羽见是李典押阵,遂大喝一声道:“李典,哪里逃?先吃我关羽一刀。”

    说完,关羽抡起大刀,劈向李典。.

    李典奋力用枪一挡,战了三个回合,自知万难敌过关羽,忙跃马抖缰,夺路而逃。

    关羽也未追赶,挥起青龙偃月刀将两名曹兵拦腰斩于马下。

    关羽将马缰一提,沉声对手下兵士们说道:“你们赶快将敌人的粮草烧着。”

    跑过来几十名兵士,齐说道:“遵命!”随即手执火把,将曹兵的粮车尽数点著。

    那数辆粮车,片刻间都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那些拉着粮车的马匹,惊得四散狂奔,这些护粮的曹兵骇的抱头鼠溶窜、狼狈而逃……关羽看着那四面八方的熊熊大火,,心里暗付道:“孔明军师!你的神机妙算叫我不得不叹服! 你不仅预测出夏候敦将会打头阵,而且还将他所率领的十万大军诱进狭小的山路,使其绵延数里的先锋、中军及后军各军人马之间的距离大大的拉开,从而再予以各个击破。孔明!我真算服了你!”

    率兵埋伏在安林背后山谷中的张飞,忽见南面关羽率兵埋伏的豫山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于禁他高兴的大笑道:“哈……二哥他成功的烧了曹军的粮车,太好了:现在终于该轮到我大显身手了,兄弟们,上给我杀!”

    张飞率兵向前面的曹兵杀去。正巧,遇到来救粮草的夏候兰、韩浩二人。

    众曹兵见是张飞.都吓得异口同声失声大叫道:“啊!那是张飞!”

    韩浩谅诧万分的低低说道:“怎……怎么可能?头阵和后军都起火了!这……

    这叫我们往哪儿跑?”

    他正感到疑惑之时,张飞已挺矛杀到跟前。

    韩浩持枪奋力挡了两三招,自忖战不过,忙夺路而逃。

    夏候兰也正欲逃跑,被张飞赶上,拦截斯杀。未战到几个回合,被张飞一。矛刺中心窝,挑于马下。

    那些曹兵,见张飞如此勇猛,都吓得四处逃窜。

    张飞在后紧追不舍,大声骂道:“你们这些狗东西,哪里逃?拿命来吧!”

    说着,张飞一挺手中丈八蛇矛,刺向一名正在狂奔逃命的曹兵颈脖……只听得“咕咚”一声,那名曹兵未来得及叫出一声,头颅便坠落在地,滚出老远。 张飞暴喝连声,豹眼怒睁,疯狂地挥刺出手中长矛……惨号之声,不绝于耳。

    余下那些曹兵,叫喊着、狂奔着惊恐着四处溃逃……

    张飞看着那些逃命的残兵败将,直乐得仰天大笑道:“哈哈……这些无用的曹兵……”

    张飞笑了良久,心里暗付道:“那个书生一一孔明,还真了不起!夏候敦率兵攻来的每件事都给他料中,不差分毫……看来,我也只好乖乖地承认他这个军师的能力了!”

    夏候敦此时才想起这些导致导致惨败的原因时,他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自己是完全败北了!

    夏候敦扫视着周围那些正在四处逃命的己方兵士,心里愧恨交集。

    他挥着手中长枪,大叫道:“快!你们给我快撤!全下马,给我徒步走过这安林!”

    兵士们见这名叫安林的树林,草木丛生,杂草众多,知道骑马是不便越过的,都慌忙滚鞍下马,徒步走向这安林。

    此时,那些还在作垂死挣扎的曹兵正和冬梅姑娘在斯战着。

    只见冬梅姑娘满面愤怒之色,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一名曹兵端起枪,恶狠狠地向马鞍上的冬梅刺去,看他那刺去的枪势是又狠又猛。

    就在枪尖快要触及冬梅衣衫的刹那间,只见她一声娇叱,身子如离弦之箭般腾空而起,跃起三丈多高。

    紧接着,她一个倒转,身子己头下脚上的闪电般坠下,手中利剑笔直的向那名曹兵快捷无伦的刺下。

    那名曹兵,还未看清冬梅是如何腾身之时,那柄长剑已深深地刺入他的颅骨。

    冬梅倏地拔出剑来,那红白混合的液体便喷射为一道血箭而出。 他惨叫一砰的一声,倒于地上。

    众曹兵见此惨景,吓得浑身颤抖,慌忙喊着四处逃窜……冬梅在后紧迫不舍,挥动手中长剑,转眼间又杀死几名曹兵。

    突然,她听到一阵急促的“沙沙”之声,忙注目看去,她清晰的认出那正在拔弄着草丛急急走着之入,正是想逃跑的曹军都督一一夏候敦。顿戮□M眼中进射出仇恨的火焰,她喃喃说道:“夏候敦……”□她飞身向夏候悍追去。

    那些正在与曹兵斯战的刘军,一齐不约而同的喊道:“冬梅姑娘,你别一人去,太危险了!”

    冬梅头也不回的向安林中逃命夏候敦追去了。她此时心中暗付道:“害得我失去兄弟,害得天扬也为救我而死的全是这些该死的曹将,我要将曹操的将军们,一个不留地全都给杀光!”

    天己大亮。

    而双方的战斗还未结束,这边先前逃跑的李典所率的辎重──运粮部队,正与赵云将军的前锋部队又战了起来。

    曹兵此时,毫无斗志,哪是这些士气正旺的刘军的对手。只见地上到处躺着曹兵七横八坚的尸体。

    “啊───”一阵惨啤之声,又飘进李典的耳里。

    李典看看那死伤大半的兵士,惊惶的大叫道:“可恶的孔明!将们害成这样,将士们,快撤,快逃命啊!”

    话未说完,李典便拍马急逃……突然,他远远看到有一人拦在前面,李典惊然大惊……

    正当惊他惊疑之时,对面那入沉声说道:“李典将军!我俩又相逢了,昨晚让你溜掉,我己感到很没面子,不过,很遗憾,你这次是逃不了的!因为,我这就来取下你的首级!”

    这人正是关羽,他话音未落,便驱马驰向李典。

    李典注看时,见是关羽,面色便吓得变成灰白,他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颤声道:“又……又是你,关羽!”

    他掠恐成分的看着己近身前的关羽,心里暗忖:“我这回真完了!关羽!我哪能是他的对手,认命吧!”

    李典正想着,关羽己举起龙慎月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头顶劈来。

    李典已难躲避,更不用说还手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忽地,有一把钢枪架住了关羽那势若雷霆的一刀。

    关羽只见面前己多了一位手执钢枪,全身披挂、身长八尺,面色冷漠的年青骑兵。

    关羽大声喝道:“你是何人?”

    那人抽回长枪,冷冷的说道:“果然不愧是关羽将军!你那力道十足的一击,让我的手都感到麻痛了。”

    关羽双眼凝着那人,深沉的说道:“能接下我青龙刀这一刀的你,一定不只是个普通的骑兵。”

    那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低沉的说道:“我是‘虎豹骑’之一的宇文绪!受我军主将‘司马懿大人’之命,特来保护李典将军!” 宇文绪话音末落,李典便惊异万分的说道:“什么?你……你是‘虎豹骑’的人?据说,‘虎豹骑’中的仅仅一名士卒,也拥有能敌百位普通士兵的本领!‘虎豹骑’,这个连我都不得知其详细内情的神秘军队,为什么却又派用到这场战争来?”

    宇文绪冷沉的说道:“李将军!因为,对我们魏国而言,你是一个很有用的将军。因此,绝不能让你发生任何意外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主将──司马懿大人吩咐我们这样做的。”

    稍瞬,宇文绪又续道:“当然,夏候都督身边也有我们‘虎豹骑’的人,在旁保护着他!”

    李典疑惑地惊道:“什么?我……我们怎么没看出来……”

    字文绪淡漠地说:“因为,我们都是奉‘司马懿大人’密令,在暗中保护你们。你们那当然不知道。而且,保护夏候都督的人,他不只是像我这样的兵卒而己,而是‘虎豹骑’的部队长呢!”

    关羽听完宇文绪一番话,他惊骇不已,诧异的说道:“你……你说什么!能单手接下我青龙刀的男子,会只是一名普通的兵卒?” 关羽口中虽然这样问着,但他相信宇文绪所说的话是不会假的。看着字文绪,他不由暗付道:“照这样看来,司马懿的‘虎豹骑’真的是一支实力高深莫测的队伍……”

    此时,宇文绪一挥长枪,冷冷地叫道:“关羽将军,来吧!在李典将军安全离开这里之前,就让我来讨教你的高招吧!”

    却说冬梅向那安林中的夏候敦追杀去看着那前面正拔弄草丛荆棘逃命的夏候敦,冬梅心里道:“夏候敦,你慢慢逃吧!再等你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 冬梅正走着,陡觉得前面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

    她紧皱双眉,拔剑在手双眼扫视着四周,蓦地,她看见前面草丛中的一块巨大青石上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顶盔贯甲、面色冷酷得无一丝表情、杀气腾腾的男子。

    冬梅看罢,不由得暗暗心惊,陪忖道:“没想到追赶夏候敦时,竟会遇到这样的怪人。看这人模样一定不是好人,大概是夏侯敦的帮凶吧!”言V梅疑惑地看着那人。

    突然,那人明森森地对他说道:“你真是个傻姑娘,如果你别追上来的话,也许就能保住一条小命。既然造来了,那就让我这‘虎豹骑’的第二部队长──柳忠,来让你尝尝闷死的滋味吧!”

    柳忠说出这话时,脸上依然,不带丝毫表情,好像杀人或杀死人对他来说是很平常似的!根本不屑一提!

    冬梅闻言,娇喝道:“你要闷死我?别在这儿‘疑人说梦’了!就怕你还没到我身前,我的‘疾风剑’早就把你砍成两半了!” ‘砍成两半了’这五个字,还在冬梅嘴中说时,她人已腾空而起,跃起二丈多高,手中长剑如流星划空般,砍向柳忠。

    只见柳忠不慌不忙的一晃身体,便现浮出─排人影来。

    冬梅惊然大惊,失声惊呼道:“什么?这么多人影,到底哪个是真身呢?”

    她那凌历无匹的一剑落空了。冬梅惊恼交集,“唰唰唰”她一连向柳忠头顶劈出六剑。

    可是,全都落空……冬梅此时才知道面前这个敌人是多么的厉害。想到这儿,她只觉冷汗涔涔,握剑的手也在情不自禁的微微颤抖着。 柳忠边闪电般晃着身子,边冷冷地道:“没用的,姑娘!你别浪费力气了。我的身体仿佛就是一片‘乐极生悲叶’,就算你的‘风’再怎么快,但柳叶也会随风摇曳……因为,风会驱动我的身体!然后,我再伺机抓住‘风’!” ‘抓住风’三字还在柳忠口中说着之时,他人却以闪电般的速度绕到冬梅的背后,用右手抓住了她的左肩肿骨。

    柳忠用力一抓,一甩,冬梅便被他摔出一丈多远。她不由失声痛叫着“啊──”

    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淌落在地。冬梅那原来红润的圆脸,此时,己布满了痛苦的神情。

    柳忠的脸色依然冷冰冰的。好像刚才发生的事与他无关似的,是那么毫无表情,无动于衷。

    他走到那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冬梅身旁,冷冷的说道:“姑娘一一,我觉得,不管在何时,那各关节脱落的‘咯啪’这声,听起来都很悦耳,只要是被我的手抓住,不管是哪里的关节,都会在一瞬间脱离原位!手臂也是!脚同样也不例外!”

    他话音刚落,只听冬梅“晤啊!伊呀!”两声异常刺耳的惨叫声,自她口中凄惨的传出。

    原来,柳忠己在那常人无法看清的间,将冬梅的右臂肩胛骨处及左脚骨抓得脱离了原位!

    冬梅此刻只觉得全身疼痛难忍,四肢百骸全散了,丝毫不能动弹。她不停地痛苦呻吟着……

    柳忠看着冬梅那痛苦的难忍的模样,他那冰冷的面孔竞露出一丝笑意,不,是阴森的笑。

    柳忠阴冷的说道:“小姑娘,恐怖吧?很痛苦吧?你的身体将逐渐失动力量,而脱位的骨头,将会刺激你的神经,让你感到疼痛难忍。我刚才说过你会‘闷死’的,现在你就慢慢地品尝全身关节脱落,动弹不得,苦闷而死的滋味吧!” 柳忠说完,脸上浮出几丝狞笑……

    冬梅痛苦而惊恐的睁大眼睛,嘶哑地哭泣着大叫道:“我……我,我不要──!”

    柳忠阴冷地说道:“你终于哭起来了。不过,玄德的军队正和我们大军在如火如茶的斯杀着,任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 “你”字,还未说出。柳忠便猛地转身向身后看去,他惊骇的扫视着身后的林中……

    柳忠疑惑而骇极的暗忖道:“怎……怎么搞的?我突然感觉到身后透过来一股难以名状的猛烈的压迫感,这压迫感是从哪儿传来的?”

    柳忠紧张而惊诧的扫视着身后……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