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刘宗降曹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十二章 刘宗降曹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此后,过了数天……建安13年(208年)荆州州牧一一刘表病投,享年六十六岁 。

    蕴藏着各路英雄好汉的豪情壮志,那染血的历史巨轮即将再次往前大大的滚动……却说曹操已决定新自率军进攻荆州,遂传令起大军五十万令曹仁、曹烘为第一队,张辽、张鸽为第二队,夏候渊、夏候悼为第三队,于禁、李典为第四队。 曹操自领众将为第五队;每队各颂兵十万,又令大将许褚为折冲将军,引兵三千为先锋。选定在建安十三年(208年)秋七月丙午日出师。

    在山石众多、道路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曹操的五十万大军从许昌浩浩荡荡的出发,向荆州进发,一路上尘烟滚滚,沙灰蔽日,那五十万大军排成了─条长不见尾,一望无际的整整齐齐的队伍。

    顶盔贯甲,身披红袍,坐骑骏马,英姿勃发的曹操在众将的簇拥下,雄赳赳、气昂昂地驰在队伍的前面,好不威风。

    在曹操身边坐在黄色绸缎铺设的两匹良骏拉驰的华丽车荤内的黄凤翔,今天也格外引人注目:身穿红色绸衣,肩披霞帖,头插金钗。看上去真若仙女下凡,令人羡慕、惊叹不己。

    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曹操的五十万大军,终于快到了新野附近宛县的宛城。

    曹操端坐马上,看着面前的宛城,点点头对左边的苟或说道:“荀或!新野已近在咫尺!我们暂时在宛城歇息几天,养精蓄锐,好准备与刘备决一死战!” 苟或拱手道:“丞相体恤将士们,这连日来的行军,兵马都己疲惫不堪,属下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就依亟相之意全军在宛城驻扎歇息吧!” 苟或传下令去:全军在宛城驻扎休息!

    众将士得令后,都精神抖擞地向宛城进发。

    曹操向旁边坐在车内的龙娘娘看去,见她正撩廉向外探望,心中不由想起大军出发前,龙娘娘的有关事来:三天前,在许昌丞相府的殿堂里,曹操端坐在殿堂之上,文武大臣分列两边,堂下站着一个女子──乃是被魏国臣民们奉若神明的黄凤翔─龙娘女良。

    黄凤翔仰望着殿堂之上的曹操,面色凝重,说道:“丞相,你们这次远征荆州,请答应我也与你们一块去吧?”

    曹操闻言,面色倏变,表情阴沉惊愕的看着黄凤翔半响,才惊讶万分地说道:“什么?你想要和我们一块远征荆州?”

    黄凤翔见曹操如此惊讶,这也在她意料之中。她不慌不忙的拢起袍袖,淡淡地应道:“是的……丞相!”

    曹操见黄风翔似是决定了的坚定地回答他,心中也不免有些气恼,遂面露愠色,沉沉地大声说道:“这……这怎么行呢!不可以!我从来没听说过,也没见过,有人带女子上战场的!我看你还是留在许昌吧,没有必要投身于战火当中!” 黄凤翔注视着曹操,面色沉着,语气平静的说道:“不,丞相!我的随行对丞相而言,是不可或缺的。请答应我的请求!” 曹操闻言,满面惊疑之色,他情不自禁的脱口惊道:“什么?……”

    堂下的众人也用惊诧的目光看着黄凤翔。

    只见黄凤翔扫视了众人一眼,然后,注视着曹操,低沉的说:“没错,我这个不懂兵法的人,就是跟着大家,也不会为战事带来多大的帮助,但是!我却能够抑制住─名对丞相而言,堪称劲敌之人的力量!他就是‘龙之于’龙天扬,也就是说,我能封锁住‘龙之军师’的力量!”

    说完,黄凤翔面露自信、坚毅的神情,双眼注视着曹操。

    曹操闻言,惊讶万分的激动地说道:“你……你说什么?”

    黄凤翔见曹操这般惊讶,仍面色平静如水般的淡淡说道:“丞相,如果,‘龙之军师’知道我身在丞相你的大军当中……那么,他就会因担心我的安危,而无法使出浑身解数来与你们应战!甚至于……假如,我能与‘龙之军师’当面接触的话!说不定还能说服他,拉拢他加入丞相的幕僚之中呢!难道说,这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曹操皱着双眉沉吟瞬间,看着黄凤翔疑惑的问道:“昭……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你……你是真心的吗?龙之娘娘……?” 黄凤翔正欲答话,忽从文官队列中走出一人,朗声说道:“恕我冒昧直言,娘娘!……我怀疑这件事,另有蹊跷!……”

    黄凤翔闻言注目一看,见是曹操手下谋臣一一贾诩,听贾诩如此说道,知道他有一些问题要说,便语气平缓的说道:“贾先生,你接着说吧!” 贾诩忙拱手躬身,恭敬的低沉地说道:“是娘娘!我认为!正如司马懿大人所说的,上次‘龙之军师’并没有回到娘娘身旁,说明他的记忆中,已没有娘娘你了,不然,他一定会到娘娘我们这魏国来的。假如‘龙之军师’已选择在刘备那边,而丝毫不以娘娘之事为意的话,他也许会和我们放手一搏也末可知!再说,这件事的最大问题在于……在于……臣实在是难以启齿……” 黄凤翔见贾诩吞吞吐吐,神情惶慌,便知其意。

    遂沉沉的接续道:“是在于我会逃离丞相的远征军,而投奔到有‘龙之军师’在的刘备阵营那里,是吗?”

    贾诩闻言,失声惊呼道:“啊?……”他心里暗暗惊骇不已。暗付道:“龙娘娘果然是不同凡人,她竟然猜中了我的话意,确实了不起。 贾诩正想着之时,黄凤翔注视看他,神情泰然、和蔼地轻轻的说道:“将军难道忘了吗?我也拥有呼唤神龙的能力呢!就算我不特意加入远征大军的行列中,以伺机脱逃。我也能随时离开这个地方啊!”

    贾诩忙躬身作揖,低低的应道:“啊!那倒是……”

    黄凤翔口中虽这么说着,心里却笑道:“要是真有那种本领的话,我就不必这么辛苦了……”

    顿了顿,黄凤翔又续道:“再说……‘龙之军师’他绝不会伤了我一丝毫的!

    我愿意用我的性命做赌注!”

    曹操见黄凤翔说起话来,斩钉截铁,坚毅果断。知道她已是下定决心要跟随大军了,就不便再阻挠……随即便用十分勉强的说道:“那好吧……老夫就听娘娘的话!既然娘娘愿意以性命为赌注,保证不肯背叛老夫的话……” 黄凤翔未等他说完,便满面笑容,高兴的说道:“啊:谢谢亟相!你放心,我……我是站在丞相这边的!”

    曹操仍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她说:“不过,龙娘娘……叛徒可是要以死来谢罪的……倘若老夫与龙之子发生了争战,你真会为了老夫,而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吗?”

    曹操正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突然,有一名小将乘马来到黄凤翔车旁,恭敬地对她说道:“龙娘娘!……”

    黄凤翔微笑的看着他,和蔼的说道:“这位将军,你有什么事吗?”

    这人用手尴尬的揉着鼻尖,支支吾吾的说道:“属下……属下想……若是方便的话,可否请娘娘摸一下我的马首呢?”

    说完,用期待的目光游说丰黄凤翔……黄凤翔闻言,惊诧万分的问道:“摸一下你的马首?……为什么呢……?”,那小将看了一眼黄凤翔,然后,低着头,用手抓着后脑勺,似有什么苦衷似的吞吞吐吐的说:“啊……这……这个……不瞒你说,娘娘!属下之妻,目前即将临产……因此,属下希望这次能活着回到妻子的身边……所以,才请示你摸一下属下的马首,希望能得到龙娘娘你的神灵庇护,保佑我能见到我那即将出生的孩子。”

    黄凤翔闻言,心中甚是激动,她为将士们对她的崇信,感到不安与感动……小将以为她不应先,忙喃喃的说道:“啊!娘娘,我看还是算了吧!对你提出如此无理的请求实在是很抱歉………!”

    黄凤翔微笑着注视着那人,缓缓摇摇头,轻轻的说:“没什么……你将马靠近一些,让我摸一下马首吧!你们大家一切会平安于事的……你们一定能活着回来的!”

    那将士将马移近到她身旁,黄凤翔伸出右手,轻抚马首,坚定的说:“你放心吧!你们一定能平安回去的……”’那小将闻言,喜的眉开眼笑。 他忙躬身作揖的说道:“多谢龙娘娘金口玉言,嘿……”他欢天喜地随同大军向前方不远的宛城疾驰。

    黄凤翔只觉得心里好沉重,好难受……暗付道:“这些战乱中的将士们,在故乡也有自己的家人:有妻、有子、有父母……为了能与家人团聚,他们不愿就此死去……所以,就拼命的祈祷,希望能活着归来……他们都相信我是仙女,把我当成守护神崇拜着……”

    其实,我并没有丝毫的能力,然而,他们却毫不犹豫地信任我……欺骗了他们。这些对我敬若神明,万分信任我的将士们,这种罪恶感好沉重,压得我好难受…

    …可是……我一个人待在这‘魏’国,为了保全性命,又不得不继续扮演这‘仙女’的角色才行啊!

    然而,天扬……你出现在刘备阵营的理由到底是……!你为何不来到我所在的这个魏国?你真是做的太过份了!难道你要我再继续欺骗这些人吗?……“想到这些,黄风翔心里不由得万分难受,万分惆怅……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此时,就在这些向宛城进发的五十万曹军所走的山路上的一座山顶上,有一位鹤发童颜,眉须飘飘,有超俗脱尘之概的老人──航一。正俯视着山下那一望无际,浩浩荡荡的曹军。

    他注视着那密集的人流中,─辆异常显眼,豪奢华丽的挚车,不禁微微点头,满面笑容、呐呐的道:“呢!‘龙之女’果然还是随军而来了……不愧是拥有‘天命之相’的人,她似乎已察觉到天扬为何会出现在刘备阵营里的某些原因了。她这次随军出来,是对的!不然,就算天扬再厉害,但要从关卡重重、守卫森严阵的许昌,救出‘龙之女’,仍是困难重重……现在,她自己来到战场的话,那救出她的机会就大大地增加了!”

    突然,他身后那枝叉连叠,枝叶茂密的树林里,有人声如宏钟、轻蔑的笑道:“哈哈哈……事情有这么顺利吗?别在这儿高兴的太早了!” 航一急转身后看,见是一雪眉霜鬓,银须飘飘,细眼薄唇,手拄蟠龙拐杖的老者。

    他冷“哼”了一声,怒瞪着来人。

    那老者面色冷峻,毫无表情的阴森地说道:“久违了……航一,没想到我们在这儿见面了。”

    航一闻言,面色俊沉,双目怒睁、怒喝道:“说得好!不过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正邪势不两立。先吃我一掌再说……” 话音末落,航一已倏地挥出右掌,闪出一道令人目眩的白光,击向对方。

    那老者一晃身,人即闪出六丈之外,同时,双手齐挥,顿时,两道耀眼的黄光如虹般电射向航一,航一推出双手,两人互击着。 片刻,二人候地同时分开。那老者被震退三步,方将身形稳住。而航一不过是晃了两晃身子而己。

    两人均目露惊疑之色的注视着对方。那老者面呈惊讶之色的说道:“航一,没想到几时不见,你的仙术又厉害多了……”

    航一闻言,“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你的仙术也进步不少。不过,你这人最令我生恨,你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老夫面前,而不敢光明磊落的现身。真是一个懦夫!所以,你才会被‘破凰之相’给缠住,而且,还教出那个阴险狠毒的司马懿这个徒弟来……我们师出同门,共研仙术之精华,没料到,你却心术不正,坠入了‘ 罗刹’邪道。你今天来,到底想怎么样,乾空?” 那被称为“乾空”的老者闻言,脸色阴沉,恼羞成怒的大喝道:“航一,我并不是坠入‘罗刹之道!’,你听好,世上一切的森罗万象,均是由‘创’与‘灭’而来的。因此,‘创’与‘灭’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两者均是自然界内所不可欠缺的。”

    顿了顿,乾空“嘿嘿”冷笑道:“本来我今天真想知道,到底是你的‘天命’之‘创’道高一尺,还是老夫的‘破凰’之‘灭’魔高一丈!不过,老夫今天暂且不与你斗,以后定有机会分个高低!”

    乾空说完,身形一晃,人已飞在林外的草地上,转瞬不见。

    航一看着那消逝的乾空的身影,口中不禁喃喃的说道:“真是个愚蠢者,我们虽说是仙人,但毕竟也是人,要是步入了‘灭’之道,那么,到最后等在我们面前的就只有‘死亡’而已!唉!这个不开窍的人──乾空,看来是不可救药了!” 带着无比惆怅、叹惜的心情,航一悄然离开了树林了。

    曹操率领大军进驻宛城的消息,即刻传入蔡夫人和蔡瑁耳里。

    此时,荆州州牧己由蔡夫人亲子一一刘宗继任。刘琼闻曹操己率军欲向襄阳进攻,现驻扎在宛城。他大惊失色,忙请众臣商议,众人惧怕曹军威势,俱表示向曹操诚降。

    刘宗自付甚有道理,便写降表差将军宋忠前往宛城送与曹操,表示降服。

    当天,宋忠便以使者的身份,从襄阳来到在宛城歇息的曹营,并渴见曹操。

    曹操端坐在殿堂之上的椅上,威严而冷峻的注视着末忠。

    宋忠慌忙双手将降表送到曹操面前的桌上,请曹操阅览。然后,退至堂下,对他作揖叩跪于地。

    曹操捧起降表,细细的阅览了一遍,放到桌上。冷冷的对宋忠说道:“昭……

    根据此表所言,新任的荆州牧刘宗,是有意归顺老夫的罗?” 宋忠忙作揖恭敬的应道:“是的,丞相!我们忠心诚服于丞相!”

    曹操注视着堂下的宋忠片刻,然后,傲然的淡淡说道:“你家主公,是一个才不过十四岁的少年,就如此地贤明,好吧既然如此,那往后老夫就承认刘宗为荆州之牧吧!”

    末忠闻言,忙高兴的急急说道:“多谢丞相的封赐!”

    曹操沉沉的“昭”了一声,又面带愠色的说:“不过,宋忠,在你们羽翼下的刘备,可是老夫的宿敌,对他───老夫是非讨伐不可!” 宋忠见曹操面含怒色,忙阿谀的说:“是的!对我家主君-刘宗而言,刘备就象─只对荆州牧的地位虎视眈眈之虎,─直以来,我们只是不忍去讨伐与主君同属刘姓─门的子弟而已……因此,倘能承蒙丞相代为讨伐玄德,我们必将感激不尽!

    ”

    宋忠说着,双手撑地,向曹操叩了三下响头。

    曹操得意的低沉的说道:“算了,你起来吧,宋忠!”

    宋忠见降表己交,己无何事,便向曹操告辞离去。

    曹操看着宋忠转身离去的背影,心里暗付:“蔡夫人真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能想出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这样一来,她即可保住荆州州牧之位,又借我之手将刘备铲除。也罢!不费一兵一卒,荆州就己安然于我手,如此一来,老夫就只需和玄德一战了。”

    那坐在曹操旁边不远处椅上的黄凤翔,见此情景,心中不由暗惊道:“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如果失去了荆州做后盾,那刘备军就丝毫没有获胜的机会了。这么一来,别说天扬要救出我了,恐怕连他也自身难保了。还有,天扬他知道……知道历史是这样演变的吗?如果……如果我要是熟知三国历史的话,就能全盘了解,天扬的想法了,可是,《历史》书上没有这些内容呀……!”’黄凤翔心中急如火燎般的想着这次随军来荆的后果……”

    蓦地,站在堂下右边武将队列中的大将曹仁面露敬慕之色的沉沉说道:“龙娘娘她,果然是我们‘魏国’的守护神呢!这次有她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站在他右边的曹军大将张辽闻言,惊讶万分的问道:“曹仁将军,你刚才说的这话什么意思?”

    曹仁看了他一眼,呐呐而略带惶恐的说:“因为,我和李典曾率军攻打新野之时,已经与‘龙之子’所指挥的刘军打过仗,深知他很厉害……因此,对我们而言,我们这场战役的最大敌人,并非孔明,而是那‘龙之军师’!” 他话音未落,站在他左边的李典,忙接续道:“曹仁将军,虽然‘龙之子’的确厉害,不过,他那‘龙的力量’,将因龙娘娘与我们随行而受到抑制……” 曹仁见李典也赞同他对龙娘娘的无比祟信,便更高兴的眉飞色舞的说道:“对呀!可不是吗!现在,荆州不是已经降服于我们魏国了吗?这说明龙娘娘也与‘龙之子’一样拥有‘龙’的力量,仿佛只要有龙娘娘在,连老天爷都会站在我们这边呢!”

    张辽听完他二人的话,便不屑得淡淡的说道:“真是的,没想到连曹仁将军和李典将军,都成了龙娘娘虔诚的信徒!”’还未等张辽话音落下,只见他背后已走过来一位身材高大,相貌威猛的将军,他就是曹军猛将──许褚。他面露惕色的深沉说道:“什么?张辽!难道你不相信龙娘娘吗?此刻连士兵们都在争相等着得到娘娘赐与的恩典哪!你却在这里不以为然……哼!” 许褚狠狠地朝张辽瞪了一眼。

    张辽闻言,不禁愕然的说:“什么‘恩典’?”

    许褚得意的向张辽冷笑着说道:“你真是无知!就是让娘娘抚摸你的马首啊!

    为了能得到这等好处,刚刚士兵们争相拥挤着都来等娘娘她那拥有‘龙’的力量,神奇的抚摸呢?”

    张辽见许褚兴高采烈的滋滋乐道,便有意的问道:“哦……那么,许将军你的马首龙娘娘抚摸到没有?”

    许褚傲然的得意说道:“我……我当然是排开万众,一马当先的去请龙娘始抚……”

    还未等他说完,旁边曹仁与李典便大笑着说道:“哈……!不愧是许褚将军!

    让龙娘娘抚摸你的马首时,竟然与上阵杀敌一样英勇无敌……” 许褚闻言,便知他们在戏谑他。

    当下便气得脸色青白,怒道:“你……你们两个……,竟然戏耍于我,哼!”

    站在武将队列最前面的“虎豹骑”之首一一司马懿,见许褚如此崇拜黄凤翔,心中不由暗道:“许褚这个笨猪,竟陶醉成那样,简直把龙娘娘敬若神明。可笑,他也不知道龙娘娘只是为了自保,才暂时扮成仙女的模样,没想到这些傻瓜,竟把她当成真的供奉起来了。等着吧J你们马上就能深刻体会到,你们那种’信赖‘,对人类来说,是何其的愚昧!”

    却说宋忠拜辞曹操后,策马疾驰向荆州奔回。坐在鞍上,他又想起临行前,蔡夫人曾对他说:“末忠,你这次务必要将降表亲自交于曹操,无论如何要说服他,别让他讨伐我们荆州。这件事与我儿刘宗之命运有关,你务必要圆满完成任务,笼络好曹操!”

    想着这次来宛城,他如愿以偿的完成了蔡夫人所派的任务。宋忠不禁高兴的眉开眼笑的喃喃自语道:“啊……这一切皆如预期般地顺利进行,我得赶紧回去通知蔡夫人才行!哈……这一回,蔡夫人又得重赏我了!” 不一会,末忠便欢欢喜喜的来到江边,正欲渡江,忽然,有一队人马驰跟前。

    他注目看时,为首一人:手提青龙偃月刀,坐骑玉兔马,身披甲胃,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吞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这不是关羽关云长,还会有谁?

    宋忠忙勒马转身,正想逃避,不料,关羽大声问道:“啊!这不是宋将军吗?

    没想到我来巡察曹操的军情,竟会遇上意外的你的呀?” 宋忠见关羽己追上前来,并如此问他,便惊骇万分,不觉得冷汗涔涔,便颤声应道:“哦……是……关将军呀,我……我……” 关羽见他说说吞吞吐吐,已知其中定有隐情,便向他问到荆州诸事,他开始还想隐瞒,最后,被关羽问得急了,就只得将前前后后的详细情况,一一说出。 关羽听后,大惊失色,随即将宋忠抓至新野,让他将详情当面告知于他大哥──刘备。

    新野城,众人议事的殿堂内。

    末忠跪伏在地,将其降服于曹操之事,只字不漏的说于众人得知。

    刘备听后大惊失色的问道:“宋忠,你说什么?刘表大人已经病殪了?”

    宋忠点点头。刘备气得浑身颤抖不止,说不出话来……关羽见刘备情绪激动,忙上前大声道:“大哥:照末忠之言:是蔡大人与蔡瑁这姐弟俩,故意不让我们知道刘表大人已死,两人并私下策划立刘宗为荆州州牧的。而刘表大人原来的遗言是要立长子──刘琦为州牧并让大哥你来辅佐刘琦为荆州之主。” 关羽话音刚落,站在刘备身旁的孔明军师,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刘琦是刘表大人前妻之子。因此,依我看,蔡夫人是想让自己的亲子刘宗为荆州之主后,再降服于曹操,以孤立我军,弃我们于不顾!只要没有刘备大人,就没有人能威胁到她荆州之长的地位,她也就能高枕无忧了!这个蔡夫人是个心狠手辣.工于心计之人。”

    关羽旁边的张飞闻言,己怒不可遏,紧据双拳,怒瞪双目,啼牙切齿的吼道.“这个该死的女狐狸!大哥!我们立刻出兵襄阳,杀了蔡瑁他姐弟─行人,然后,再将荆州给弄到手!”

    刘备未等他说完,便摇头摆手的急忙说道:“不……无论如何,我都不能那样做!因为,同族间的丑陋争执,杀伐……只会让已逝的刘表大人在九泉之下,哀伤而已!”

    张飞听刘备如此说出,便惊愕得膛目结舌的看着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孔明面色深沉的静静地说道:“主公说的不错!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想一想应该如何对付曹军才是。而不是与蔡瑁他们争战。” 顿了顿,孔明走到─墙壁上所钉的丝绢地图面前,用鹅毛的扇指着上面的地址,朗声说道:“现在,曹操率军已经越过博望坡,进入宛县了! 我预测至多在两天后,他们就会攻到这里来的!不过,已经得到了荆州的曹操,应该不会功用全部的军力来进攻我们新野。既然如此、我们就爽快地将新野城奉送给他们吧!”

    他话音未落,张飞已惊疑地圆睁豹眼。吃惊万分地说道:“什么?你说我们将这新野城,送给曹操他们?”

    刘备、关羽等人都谅讶地注视着孔明,不解其意。

    孔明看了看众人,微笑的缓缓说道:“反正我们再在这新野城停留下去,迟早只有受到曹军的全军攻击杀伐而已。因此,此时,我们不妨舍弃新野,渡过白河,暂时往樊城方向推进,这才是最重要的!”

    关羽疑惊着:“喳,孔明军师,难道曹军就不会立刻追上我们吗?”

    孔明轻摇羽扇,神情泰然的微笑着说道:“关将军,我们当然不是没有报酬的,就将这新野城奉送与他,我想让他们付出相当代价的!” 众人都谅疑不解的看着孔明……夜色己浓,圆盘似的月亮,已悬挂当空,那皎洁、明亮的光辉洒在池内那平静如镜的水面上,真恍若一面天然生成的铜镜。 在池边的栏杆上,倚坐着一人,借着明亮的月亮,才看清他就是曾令曹兵闻名丧胆的‘龙之军师’──一龙天扬。

    此时,他怔怔地仰望着悬挂当空的月亮,似有满腹愁哀……忽然,一人走至他身旁,轻轻的问道:“天扬,你一个人在这里赏月吗?” 龙天扬忙回首看去,见是诸葛孔明不知何时,己来到他身旁。他忙惊道:“孔明军师……”

    孔明手执鹅毛羽扇,抬头看月道:“天扬,我看你自从回到新野后,就常常一个人独处,极少看得见你有笑容。在刚才我们讨论如何迎敌之时,你也没有发言,因此,大家好像都觉得你这些日子来,似有什么心事缠绕着你,让你闷闷不乐。不过,我觉得……”

    孔明说至此,随注视着龙天扬那目光,象是要请他说出来──龙天扬沉思瞬间,便面色沉重的道:”是的!

    我心中是有一些苦恼,─些心事……因为,风翔她现在曹操手中,我要是以刘备军师的身份出现的话,会让她的处境愈来愈难堪是──” 孔明点点头,沉沉的说:”话是没错,不过,你对主公及我们说你不当军师的理由,就只须这些而已吗?”

    顿了顿,孔明脸色凝重的沉沉说道:”天扬,我记得你从前曾经对我说过,不想和这个乱世有所瓜葛……我想………这才是你真正的理由吧!” 龙天扬闻言,略微感到有些惊讶,但转瞬即平静地说道:“我果真是无法瞒得了你孔明军师。

    的确,我从前是厌恶在战场上争斗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我知道……知道这个乱世的未来!如果我为了刘备大人而战的话,或许就会改变了历史的原本模样。不过,这一点是我极力想避免的!因此,我要是不依照我所知道的历史,行事的话,便极有可能将凤翔救出。”

    孔明闻言,双目圆睁,大惊失色的注视着龙天扬,惊问道:”你知道未来?天扬,你到底……”

    龙天扬神情肃穆的打断他的话,急急的说道:”孔明军师,请原谅我……因为,天机不可泄露。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孔明听他如此说出,也不便再探问了,随便即看着龙天扬,沉沉的说道:“我真是的……竟然没有想到你具有这种能力!照你这么说来,那龙娘娘对乱世的未来也一定了如指掌了,如此一来,无论我再如何运筹帷幄,也无法赢过曹操了。” 说完,孔明他颓丧的沉默不语……龙天扬见孔明为此事发愁,便平静的朗声说道:“不,凤翔她对《三国志》这些历史不怎么爱好,她应该不太清楚这乱世的未来。而且,我们所学过的《中国古代历史》里并未详细的记载这些内容,所以军师不必担心!”

    孔明闻言,不禁一愕,但转瞬明白了。一颗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他点点头,缓缓地说道:“原来如此!”

    龙天扬注视着孔明,面色凝重的沉沉地说道:“孔明军师,刚才我对你所讲的‘我知道这个乱世的未来’这些话,我想请你不要宣传出去,不要对任何人讲出!

    我相信你能守口如瓶!”

    孔明点点头,毅然应允道:“天扬,你只管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讲的,哦……月亮已经西沉,很晚了。我就不打搅了,你早些歇息吧!” 二人一起离开池边,各回房休息去了。

    次日,果真如同孔明所说的,驻扎在宛城的讨伐刘备的十万曹军,己准备出征了!

    曹军将士们整齐的排列好队伍,走出城门,然后都井然有序而整齐的列好队,向着城楼上看去,他们在等待……等待曹丞相与龙娘娘,给他们出征前的鼓励和安慰。

    将士们都仰起头,目不转睛的仰望着城楼。

    突然,他们都异口同声的惊呼道:“啊!丞相与龙娘娘走上城楼了!”

    只见曹操与黄凤翔在一群侍从的簇拥下,如众星捧月般的缓缓走到城楼的墙边。曹操威武的扫视着城楼外的大军,神情激昂的不住点头。黄凤翔则面色忧郁的眺望远方,似乎很惆怅,很担忧……将士们见黄凤翔己走到城楼,便此起被伏的高喊道:“龙娘娘,龙娘娘!你这能发出光芒、呼唤神龙的仙子!请赐予我们胜利的庇护吧!让我们能平安的凯旋归来!”

    曹操见此情景,注视着黄凤翔,笑呵呵的说道:“呵阿……看来,士兵们己因前几天荆州降服一事,而对你的恩泽倾倒不己,他们都相信那是因为,有了你的神灵庇佑的缘故,蔡夫人她才不战而降的。”

    黄凤翔心里难受极了,矛盾极了,她觉得有一种欺骗自己的感觉,回荡在脑海里。看着城楼下那些仍在高声大呼着她,请求她赐予庇护的将士们,黄凤翔只觉得心在颤抖……曹操见将士们对黄凤翔这般崇拜,连忙对她说:“龙娘娘,怎么了?

    你不给将士们一个回应吗?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将无法出征的!” 黄凤翔悲痛而无奈的在心中暗道:“天扬,我心理的防线快崩溃了。你大概不知道吧,这些将士们的眼神……他们那种相信我,需要我的纯真眼神,令我害怕得不由得全身颤抖!面对这么多人对我的信赖……和寄望……我无法背叛他们!请原谅我吧!”

    黄凤翔想至此,面色悲切而无亲的,猛然平伸双手,好象在说:“将士们,出发吧!”

    那等待已久的曹军将士们见此情景,不由得举起手臂,高声振呼不已……然后,那领兵的都督──曹仁将手一挥,大声令道:“出发!” 十万大军带着满腔必胜的信心,斗志昂扬的向刘备的新野杀来。

    黄凤翔看着那些渐渐远去的曹军身影与身后被马蹄奔踏而起的蔽日尘烟。心里万分惆怅的暗道:“对不起,天扬!即使你来迎接我了,我……我恐怕也无法和这些人分开,我也许……也许离不开这个‘魏国’了。因为,他们那么的相信我,祟拜我,我不能做出……做背叛他们的事来……” 黄凤翔悲哀万分的怔怔的注视着远方,疑疑的想着……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