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火攻之计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十四章 火攻之计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许褚紧握双拳,如一尊天神般缓缓地走向龙天扬。蓦地,他将目光移向那躺在地上己死去的伍长身上。

    他惊讶地看了片刻,然后目光如电地射向龙天扬,沉沉地说道:“昭!‘龙之子’,看来你的确是很厉害。我虽然不很喜欢那个伍长,不过,他的武功却很高强,连我也不敢小朗他。但是,看这情形,你似乎是一拳将他打死的。了不起,了不起呀,龙之子!”

    顿了顿,他转身对旁边的一名士兵说道:“喂,你快去将我的青龙朝拿来!”

    那士兵领命而去,不多时,己将一杆又粗又长的沉重大戟扛来了。但是,那兵士己累得气喘吁吁。他走到许褚身旁,双手将青龙朝送到他面前,恭敬的道:“许将军,青龙戟我己拿来了!”

    许褚右手一抄,己将那沉重的青龙朝握在手中,右手连晃,只见漫天戟影己将他整个人完全的遮住,朝声呼啸,戟影挟着罡风如山如海地将地上的尘土叶草卷起,飞扬弥漫。

    骤然,许褚一声大喝,收起青龙戟看着龙天扬,面色凝重的大喝道:“‘龙之子’,来吧!让我许褚见识见识你那‘龙’的神奇力量吧!” 话音未落,他便陡然闪电般向龙天扬刺出凌厉无比的一朝。

    小虎惊的“啊”的一声大叫起来,龙天扬用手擦了擦他嘴角的血痕,淡淡地说:“小虎,没事的,别害怕,有大哥哥在呢?” 说完,龙天扬将小虎轻轻放在地上。转身向许褚走去。

    那仍被绑在石柱上的焦览见许褚的青龙戟己向龙天扬刺来了,他不但不怕,反而还向前走了上去。焦览忙惊呼道:“‘龙之军师’,快躲开!” 许褚的青龙戟己快捷无匹的就要刺到龙天扬的身子。此时,龙天扬忽地举起双手,急急的说:“慢!我有话说:我投降!” 许褚闻言,忙用力将青龙戟硬生生地撤回,惊疑万分的注视龙天扬,惊悟地道:“龙天扬,你……你说什么?你要……要投降?这……” 龙天扬微笑着看着他,淡淡地说道:“昭!

    我是向你们投降!因为,毕竟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对付得了你们这么多人嘛!再说,你们的目的,只不过是要将我活捉到曹操面前去,难道不是这样吗? 既然如此,我还不如乖乖地就范,省得增添那些无谓的受伤流血的事情!”

    顿了顿,龙天扬用右手食指揉了一下鼻尖,又续道:“不过……我的投降有个条件,就是将这一对兄弟,请你们放了!”

    话音未落,曹仁便惊呼道:“龙之子,你说什么?”

    龙天扬面色沉静地深沉地说:“这兄弟俩并非刘备的手下,不过是普通的百姓而己。如果你还算是率兵打仗的武将的话,就请你放了他们!” 焦览惊讶地大叫道:“龙之军师,这……怎么可以?我今天就是因为想投靠到你的摩下,能与你并肩作战才到这里来的!事到如今,我怎么可以拍拍屁股就走掉呢?”

    龙天扬钦佩地注视着他,沉沉地说道:“不过,焦览你竞为此而甚至不惜把你弟弟也牵连进去了!你这么做,真是太不值得了!” 焦览正欲还说,龙天扬忙摆摆手,低沉地道:“好了,焦览!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你快带着弟弟离开这里吧!”

    突然,曹仁冷笑一声,阴森森地说:“很抱歉,龙之子!对于你所提出的条件我不能答应你!

    嘿……你也太小看我了,龙之子!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在耍什么把戏吗?”

    天扬闻言,心中不由一惊,随即注视着他。

    曹仁傲然地捋着颏下的短须,缓缓而低沉地说:“你此刻之所以不愿一战,是因为,你已盘算好了,自己一人无法同时保护得了他们两人,但是,如果我放走了他们,那时,就算你被捉住,也是能凭一己之力,而设法逃出我们的手心。龙之子,你是不是这么预计的?”

    龙天扬闻言,不由微微一惊,心里暗道:“不愧是‘智将’曹仁,不过,他们还是没能看出我在这城里的真正目的!”

    此时,许褚不耐烦的说道:“真是的……曹都督,你就别计较那么多了行不行?真是没事,和‘龙之子’在那儿乱猜!”

    曹仁闻言,不由面露惧色的说道:“许褚?”

    许褚也不理会他,只注视着龙天扬,急急地道:“龙之子,你想不想和老夫一决高下?只要你能打得过我,老夫就成全你的愿望,将他们放走!怎么样?” 龙天扬不由暗惊道:“这许褚,根据《三国志》里记载,他是魏军之中最厉害的猛将,甚至有人说,他是魏国里唯一有可能……有可能和人称‘万夫莫敌’的关羽和张飞打成平手的厉害武将!

    如此一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猛将,没想到,如今我竟要与交战,但不知胜败如何?”

    龙天扬心里明白,知道今天若要将焦览兄弟俩救出,就必须要经过许褚这一关。想至此,他便轻声地对小虎说道:“小虎,这里很危险,你快到你哥哥那儿去吧!”

    小虎焦急而担忧地说:“大哥哥,你要和他决斗吗?可是,那个人他身子比你大好多呢!看来好像也比你厉害呀!”

    龙天扬笑笑,低沉地说道:“话是没错,不过,大哥哥我也是不容小觑的!你放心的到你哥哥身边吧!等我打赢了他,再过来抱你!” 小虎点点头,缓缓地走到焦览身边。

    曹仁见许褚竟然向龙天扬提出了挑战,慌忙走过来,轻声地对许褚说:“你真是的,我们只要捉住那兄弟俩,就可以轻易地制服‘龙之子’呀! 许褚你难道想自持武功而违背我的命令吗?”

    曹仁说完,怒容满面地怒瞪着许褚。

    许褚神色平静的低沉地说:“都督,你要理解我。我这不是‘自恃’,而是身为武将遇见对手时所产生的共同之处──技痒,而要比试一下。而且,你没注意到吗?都督!‘龙之子’他表面上虽然装做是个平凡无异的少年,但是,从我向他挑战时开始,我就发现他的全身便散发出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来!拜托你,请你千万别插手管这件事!

    面对他那样的‘气’势,武人之血岂可毫无反应!!都督!我过去开始向他进招了!”

    未等曹仁开口,他便大踏步走向龙天扬。

    此时,在他们旁边的民房屋顶上,豁然伏有一人,此人正是‘虎豹骑’的宇文绪。他看着地面上即将交手的许褚二人,心里暗喜道:“呵……有好戏看了!我就暂时在这屋顶上,坐山观虎斗吧!”

    只见那许褚一挥手中青龙戟,大声喝道:“龙之子!还犹豫什么,动手吧!”

    龙天扬神情肃穆的沉声说道:“许褚,你可要……遵守我们的诺言!”

    许褚己不耐烦的大怒道:“废话!你当我许褚是那种食言之人吗?少罗嗦,看戟!”

    话音未落,他便一挺手中青龙戟,如怪娇出洞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龙天扬前胸。那青龙戟带着锐耳的破空风声闪电殷己刺到龙天扬胸前。 龙天扬待那青龙戟己近身前。随便即一晃身子,顿时,便现出一排人影。那刺来的潜厉的戟,便落空了。

    许褚见状,大惊失色的惊呼道:“这……这是武功?竟能幻出这么多人影,躲过我这一排!”

    一旁观战的曹仁也不禁惊的膛目结舌,双目暴睁的大叫一声“啊!”?

    那些围在周围的曹兵见龙天扬施展出这么怪异的身法,都不约而同的惊叫道:“这……这是什么仙术?龙之子的身体竟晃个不停!” 许褚见一刺不成,不禁恼羞成怒,他大喝一声,右腕一振,也抖出千百条朗影分刺龙天扬每个虚实的身影。

    龙天扬见此情形,身子不由晃得更快了!他那如鬼魅般的身影,令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许褚所刺来的千百戟影又落空了。 曹兵们齐齐惊呼道:“啊!许褚将军的长戟,还是刺不着龙之子,他使的仙术真的太神妙了!许褚将军看来是很难胜得了龙之子的!” 此时,龙天扬心里也暗付道:“没想到柳忠的‘柳’术,还真的能在这时派上用场!我只要拖延时间,等稍待一会儿‘火攻’之计开始后,我就有逃出去的机会了。

    许褚仍是疾如闪电的向龙天扬狂狂的连连狠刺。龙天扬依然还是快速绝伦的晃动身子,幻出一片实虚莫辨的身影,避开他那凌厉威猛的朝影。 一旁观战的曹仁,双目惊诧万分的紧紧注视龙天扬,暗付道:“奇怪!为什么龙之子丝毫不作攻击?而且,还是赤手空拳,不拿任何武器的与许褚对战,难道有这种只‘受’不‘施’的战术吗?”

    许褚一直只攻龙天扬的上身,见久攻不败,心中愈发恼怒。他突地将戟一沉,改刺向龙天扬的双腿而来。

    龙天扬连忙跃起避过,他双腿这么一离地,顿时,那些幻影骤然消失不见了。

    许褚一愕,但随便即醒悟过来,他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龙之子,你的招术,我已经识破了!现在看你还有什么绝技?看戟!”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青龙戟己闪电般直奔龙天扬小腹刺来。来势又疾又狠,令人目不暇接!

    龙天扬悚然一惊,知道‘柳’术己被他识破,随便即向左一跃,试图躲开。谁料,许褚就在那还未来得及闪身之时,手听青龙戟又如流星般横扫向他的腰间。 龙天扬大惊失色的惊呼道:“啊!他改‘刺’为‘横扫’了!”

    许褚闻言,冷笑一声,低沉的道:“龙之子,这下你再明白了吧!知道我青龙朝的厉害了!因为,戟和枪不同,它不只是可以用来‘刺’,同时也可以用来‘切’!而且,戟的长度恰巧是你那摇摆上身时的招术,最难躲过的!” 龙天扬闻言,心里暗付:“糟了……许褚他竟瞄准了‘柳’术中最难躲过的脚部的攻击!如此一来,我不论是前后左右,都无处可躲了!这个该死的许褚,看来我只有往上方躲了!”

    想至此,龙天扬蓦地腾空而起,跃起一丈多高,躲过许褚的一记横扫。

    许褚见此情景,高兴地笑道:“龙之子,你果然是往上面躲了!这下我看你还怎么躲?”

    话音未落,许褚手中长戟向地上猛地一击,豁然击出一个大坑,同时,那长戟以令人难以看出的速度,反弹向龙天扬。

    龙天扬身子正欲下落,忽见许褚的长朝己快捷无匹的斩到脚下。他不禁大惊道:“糟了……他这是故意以戟击地,好加快朝的反弹回斩的速度,令我难以躲避!

    ”

    龙天扬见那戟己快斩到他身子了,不由有些慌乱,忙收气又凭空腾来五尺来高。

    许褚冷笑道:“龙之子,没用的,你不必白费那些力气了!在空中,你就施展不了你拿手的功夫了,龙之子,你死定了!” 龙之子已无力再向上跃起,身子不由得向下急坠,许褚暗喜不己,他倏地将长戟一抽一扫,龙天扬便如断线风筝般被他扫跌在一堆破罐堆上。 “哗啦啦”一阵脆响,一堆破罐也被他那凌空跌下的身子压成碎片。

    焦览见龙天扬被从空中扫落在地,不由得惊呼道:“糟了!‘龙之子’!你怎么样啊?

    曹兵们都欢呼起来,惊喜地异口同声地说:“好啊!许将军果然英勇无敌,将那拥有‘龙’的力量的龙之子都打败了!太好了!” 龙天扬被摔得嘴角己溢出血来,他用手擦了一下。恨声地说:“该死的许褚!

    ”挣扎着试图想站起来。

    许褚冷冷的对他说道:“龙天扬,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了你的,只不过想让你断几根肋骨而己,怎么样?这痛苦的滋味是不好受吧!” 龙天扬咬着牙,怒瞪着许褚,默不作声。

    那伏在屋顶上的宇文绪见此情景,不由惊讶而失望的暗付道:“天啊!这边柳忠都远不是他对手的龙之子,现在与许褚比起来,竟然会输!这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突然,他看到城北门那边的房顶上已有火光,并越来越旺,而且还夹杂着人喊马嘶声。

    不多时,北门那边己成了一片汪洋火海了。

    宇文绪注视着那熊熊燃烧的火海,口中低低地说道:“烧起来了!终于烧起来了!孔明的计策终于实现了!”

    北门这边此时己全被一片火海所覆盖,曹兵们惊叫着四处乱窜,互相撞跌,互相践踏。

    突然,闪出一条人影,她正是埋伏在城里的冬梅。她腾身而起,挥出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一名曹兵的胸膛。

    那名曹兵正丢魂般地只顾逃命,一直到冬梅将剑插穿她的胸膛,他还未看清对方是如何刺入他胸膛的,闷哼了一声,便倒地而亡。 又有几名曹兵急惶惶如丧家之犬般的惊叫着向这边逃来,突然,他们面前已站着一位十分美丽的少女,不过,这少女娇艳如花的粉面上却是阴冷如冰的神色。 这几名曹兵刹那间,竟被她那气势凌人的气魄所震住了,都傻愣愣的呆若木鸡的站着不动。忽而,少女闪电般的挥剑向前面的两名曹兵砍到。这两人还未回过神,便已成为无头鬼了。另外几名曹兵已被她这凶狠的举动,所惊醒了,忙大喝一声,齐齐挺枪向她刺来。

    这少女正是冬梅,她冷笑一声,身子已腾空而起,然后,头下脚上的挥剑舞起一片剑山罩向众人,只听“叶……”几声利器穿破皮肉的异响后,那儿名曹兵便如喝醉了酒般,踉跄着身子,然后几乎是在同时,“砰”地倒地,寂然不动。 此时,走过来几名手执火箭,拉弓欲射的刘军。冬梅对他们低沉地令道:“你们快去在城门四周全都点上火!”

    这几名兵士忙恭敬的应道:“是!冬梅小姐!”说完,便转身向城门四周奔去,不多时,己将四周全都点着了。

    冬梅看着那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的烈火,不由担忧的喃喃自语道:“不知道天扬那边的南门是否也进行得很顺利呢?”

    想至此,她焦急的向龙天扬所在的南门奔去。

    那伏在屋顶上的宇文绪见四面火起,浓浓滚滚,火光冲天,心里不由暗付:“ 哦……南、北、西三处的城门附近,全都被点着了。我……我要怎么办?难道我要 将孔明所布施设下的计策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于曹仁吗?” 正在他想着之时,突然感觉到周围有些异样。宇文绪暗惊道:“奇怪……我怎么突然感觉到周围有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呢?” 只见龙天扬面色威凛地自碎罐片中缓缓地站起身来,双拳紧握,双目怒瞪着许褚。

    许褚见龙天扬已站起身来,他不由得暗惊道:“这龙之子真是太厉害了,我明明用戟扫在他腰问,按理说,应该被扫断几根肋骨才对呀!可是,看他现在好像一点事也没有,难道……难道他能自己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将肋骨接好?这不可能的!”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龙天扬,见龙天扬正用那两道如电般的目光瞪着他,只觉得龙天扬浑身透露出一股慑人的压迫感。许褚不禁暗惊道:“怎……怎么搞的?龙之子身上的‘气’在突然间急速的增强了许多,这是怎么回事?” 在旁观战的曹仁亦暗惊道:“连……连我都感受到了……这种让人颤抖的巨大压迫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被绑在柱子上的焦览惊讶万分的注视着龙天扬呐呐的道:“这……这会不会才是真正的龙的力量的预兆。”

    龙天扬心里也不由暗道:“我感受到了这种受火焰燃烧的大气之热,以及那经由‘云体风身’之术炼出来的‘五感’告诉我,‘火攻之计’已经开始了。若再待下去己无益,干脆就用‘云体风身’来与许褚一决胜负吧!然后,再带着焦览他兄弟俩离开这里!”

    想至此,龙天扬大踏步向许褚走了过来,在离他有一丈许的地方停下,捡开架势,他神情冷沉的注视着许褚全然是一付不甘心的坚强模样。 许褚怒瞪双目,咬牙切齿地恨声道:“龙之子,就凭你已受伤之身还想逞强: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让你尝尝青龙戟的厉害!” 话音未落,许褚便闪电般恶狠狠的刺出一戟,那戟呼啸着,挟着锐耳的破空风声,直奔龙天扬前胸而来。

    龙天扬紧盯着那似一条怪蟒般灵捷威猛的青龙朗,己刺到胸前,忙将身子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手抓住朝身。

    许褚骤然大惊,满面骇极之色的瞪着龙天扬,他颤声道:“什么?这……这不可能!你竟然能单手就抓住了我的青龙朝!不……不,这不是事实!!” 曹仁见状,不由惊呆了,好半天,才哆嗦着道:“不会的!许褚可是……可是我们曹军中最厉害的猛将,龙之子他绝……绝不可能以单手轻轻松松地就抓住了他的青龙朝,不……”

    龙天扬面色冷漠的注视着那满面惊骇之色的许褚。许褚忙用力将朝往回急抽,却末抽动丝毫,龙天扬冷笑一声,右手一使劲,竞将那戟折弯如弓了!他沉沉的对许褚说道:“许褚!这就是‘云体风身’之术!所谓‘云体’,就是由人的脑部发出意念,然后传达给体内所有的神经,以操纵如肌肉之间的伸缩等,平常没有知觉的身体内部。藉此它能将人平常无法发挥的超人的潜在能力,发挥到最大的极限!

    ‘风身’则是藉由‘气’的流动,使该潜在能力,能有加倍功效的发挥。这就是‘ 云体风身’也就是‘仙气功’!”

    旁边的曹仁闻言,不由双目暴睁,惊得大张巨口,脱口惊呼道:“什么?‘仙气’?难道不成你说的是那只有仙人,才会的‘神仙术’?” 正在此时,从北门那边慌慌张张的跑来一名士兵,边跑边惊叫道:“都督,不好了!”

    曹仁忙回过头来,吃惊的扫视着那士兵,那士兵喘着粗气,急急地说:“票告都督,城内的各处都窜起了火苗,并以极为惊人之势漫延开来……请都督定夺……

    !”

    还未等他说完,曹仁便惊问道:“什么?城内已有火苗?”他边说边抬头四处扫视,不由惊得大叫一声“啊!”

    只见四面八方都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他惊得膛目结舌,嗫嚅着颤动着双唇,说不出话来。汗珠已顷着他的额头直流到颔下。 汗水已迷糊了他的双眼,他手擦了一下似有所悟的喃喃地道:“这……这是敌人的‘火攻’之计!龙之子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这不证实了他在这城里早己设下了这些诡计来让我们上当吗?该死的龙之子!可是,没想到,我竟然会到现在才发觉!”

    一股似被戏弄的怒意,快速的涌上他的心头,曹仁咬牙切齿的对身旁的士兵喝道:“喂!你们还在这时发什么呆?快把那兄弟俩抓起来!” 话音未落,即奔过去几名如狼似虎的兵士,用枪架在焦览与小虎的颈脖上。’龙天扬大惊失色的看着焦览兄弟俩。许褚趁他分神之际,才倏地将青龙戟抽了回来。

    曹仁铁青着脸,瞪着龙天扬,穷凶极恶的怒吼道:“龙之子!你的一切见不得人的鬼把戏也该收场了!乖乖地束手就擒吧,否则,我就杀了那对兄弟!” 还未等龙天扬答话,许褚已着急的怒道:“什么?曹都督!我不是请你别插手这件事吗?”

    曹仁摇摇头,低沉地说:‘很遗憾,许将军!我们已是刻不容缓了,现在形势很糟糕,大火已经越烧越旺,我们得分秒必争的赶快解决这件事。所以,己没有时间让你去做主张了!”

    许褚急急地道:“都督!是……!”

    他正说道,突然,从他上面的屋子顶上飞身落下一人那人手执长剑,闪电般挥向那用枪架在焦览兄弟脖子上的两名曹兵。

    只见剑光一闪,两名曹兵同时一声惨叫,喉问鲜血喷射而出,抽搐了几下,便“轰”地倒地,寂然不动。

    这人便是伏在屋顶上多时的宇文绪,他挥剑杀死两名曹兵,似乎还不解恨,扫视着那些欲扑上身来的曹兵,他大喝一声,先发制人。舞起一片剑网,罩向众曹兵。

    只闻惨嗥声不绝于耳,这十几名曹兵,转眼间便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去。还有一名手捂胸口,痛苦万分的曹兵,踉跄着身子,惊恐失魂般的瞪大双眼,嗫嚅着……吐了几口鲜血,然后,一头栽倒在曹仁脚下。 此时,曹仁惊恐万状的扫视着来人,又看了看身前那名刚才惨死士兵。他惊怒的叫道:“你……你是什么人?”

    来人将剑上的血用手擦拭了一下,然后猛然一抖,将宝剑身上的血渍尽数抖掉。他瞥了一眼曹仁,淡淡地答道:“我叫宇文绪!只不过,我在你们这些人眼中看来,好像已经是一个早己死去的人了!”

    龙天扬闻言,心中暗惊道:“咦!这人不是被关羽将军所擒的那个‘虎豹骑’的宇文绪吗?他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 曹仁怒气冲冲的用手指向宇文绪,怒喝道:“你!你在这儿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我不懂你的意思!莫非也是刘备的手下?” 宇文绪用剑尖在地上的石块上重重地敲了一下,随即使发出一声轻脆悦耳的金属与石块“咚”

    的撞击声。然后,他缓缓而冷沉的说道:“你错了,曹都督!我不是刘备的手下,我只是不允许你这种以人质做要胁的丢人做法,而沾污了这场武人之争!” 顿了顿,他又侧向惊愕迷惘的许褚淡淡地说道:“许将军!怎么样?我想你也不想这场与龙之子的精彩激烈的比赛,被人泼了冷水吧?” 许褚闻言,已知宇文绪是在给他勇力与力量,随高兴地说道:“年青人,多谢了!”

    宇文绪淡谈一笑道:“别客气!我只是看不顺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狐假虎威的老家伙的发号施令而己!”

    曹仁被他这不明不暗的话,气得吹胡子瞪眼,闷哼连连。但也无可奈何,只是怒瞪着宇文绪。

    宇文绪冷笑一声,又转身对龙天扬朗声说道:“龙之子!你放心的和许褚交手吧!我会替你保护这兄弟俩的!”

    龙天扬闻言,略感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便即便放心的说道:“那我就多谢你的好意了!”

    刚才,龙天扬乍听字文绪如此说出。便以为他是有所企图的。因为,宇文绪从前是‘虎豹骑’的人啦,但见他对曹仁似是不屑一顾,好象无帮他之意。转念一想,而且,宇文绪说的如果不是真话,那他眼前也无法救得了焦览兄弟俩,所以,他推测到宇文绪是真心的!

    宇文绪见龙天扬竞信任他,丝毫不起疑心,心里不由暗付:“这小鬼确实有眼光,能看透我不是说假诈骗,真不愧是‘龙之子’!” 此时,龙天扬与许褚己凝视对峙着。

    许褚‘嘿嘿’的冷笑道:“龙之子,我要一口气收拾掉你!”

    龙天扬冷冷而低沉的道:“求之不得!”

    许褚闻言,气得怒目龇牙的闷吼着“昭”了一声,他也不言语,恶狠狠地陡然向龙天扬快捷无比的刺出一戟。

    龙天扬见许褚刺出他几乎是全力的戟,心头不由一凛,见那戟已挟着猛烈的是风朴面而至,忙冷“哼”一声,如鬼魅般一闪身,避开许褚欲刺向他咽喉之戟。 他见许褚竟对他痛下杀手,下手竟是这般狠绝,心中不由愤怒不已,随在避戟的同时,亦用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反向许褚冲来。 许褚不禁大惊失色,膛目结舌。暗惊道:“这龙之子的身法竟然……竟然如此之快!他竟能一面向着我冲过来,一面躲过我的长戟。这招术跟他先前所使的完全不同!这……这到底是什么异术?”

    龙天扬见他神情惊惶,随冷没地道:“这就叫做‘实拳’!也就是‘云体风身’的奥义所在!仙气发劲!”

    龙天扬在大声说出“仙气发劲”这四字的同时,右拳已圈起一股“强气”以流星般的速度,攻向许褚的小腹!

    许褚大叫一声,身子疾向后倒。

    许褚被击得疼入心脾,手中的长朝“当啷”

    一声坠落在地。他紧咬钢牙,但还是不禁被那宛若挖心般的疼痛,疼得大叫一声“啊──!”

    不知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还是被激怒的心情的驱使,他一眼瞥见龙天扬那无可防护的面部,忙趁龙天扬右拳还未抽回的这间不容发的一瞬间,猛地用右肘揭向龙天扬的左脸。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一声大叫,各向两边同时如断线的风筝般倒跌在地。

    两人都惊讶万分的注视着对方,每人的嘴角都在缓缓地流出了鲜血。

    一旁观战的曹仁见状,不禁脱口惊呼道:“啊!他……他们战成平手了!”

    焦览用力挣动着身上的绳索,吃惊的注视着地上正吃力地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的的龙天扬,担心的急呼道:“龙之子──!” 守护在焦览身旁的宇文绪见此情景,暗惊道:“好厉害的许褚,真不愧是魏国第一猛将!真没想到,他在被击中小腹的情况下,还能出手用肘捣中处于无法防备状态下的龙之子,真是了不起!”

    曹仁见龙天扬在努力挣扎着欲站起身来,忙对兵士们命道:“快……快趁他还没站起来之时,你们给我将他抓起来!还有,将这宇文绪他们三人也给我抓住。”

    他话音未落,立刻向龙天扬这边奔来几名手执长枪,如狼似虎的曹兵……同时,焦览这边也奔来十几名曹兵,个个如凶神恶煞般的用枪指向他们。 宇文绪见曹兵们已逼近身前,随向后退了一步,退至焦览身旁。

    一名大胡子士兵大声对他说道:“小子,你想逃?告诉你,打消这个念头吧!

    ”

    说着,他们又逼近了两步,那长枪已只有尺许远,就要刺到宇文绪、焦览他们三人身上了。

    宇文绪阴冷的面孔,登时变得杀气腾腾。他怒瞪着已靠身前的曹兵,用眼角的余光斜膘了一眼焦览,冷冷而低低地道:“你这胖子,如果要想救你弟弟出去,此时,就要和我并肩作战!”

    焦览轻啐一口痰,气恼的说:“呸!你刚才叫我什么?胖子!你这种出言不逊,自以为是的口

    气,我听得很不顺耳。不过,眼前也只有那样做了!对了,你先用剑给我身上的绳索割断,我才能动手呀!”

    宇文绪见最前面的两名曹兵,已恶狠狠挺枪刺来,忙大喝一声,挥剑将他们的枪头削掉,同时分刺二人前胸。

    那二人见自己的长枪被削断,还未回过神来,突觉眼前白光一闪,胸口已被那凌厉威猛的长剑所洞穿。两人几乎是同时惨叫一声,便倒地而亡。 宇文绪趁他惊骇发愣之际,一转身,挥剑将捆住焦览的绳索砍断。

    正在他还未回身之时,己又有一名兵士狂傲的说道:“哼!就凭你们两人,也想逃出去吗?简直是做梦!看枪吧!”

    那士兵话音末落,己抖手向宇文绪后腰恶狠狠地刺出一枪。

    宇文绪待那枪尖将近后腰之时,才倏地向左斜掠一步,右手却象长了眼睛般地准确快捷无比的砍向那士兵的脖颈。

    只见寒光一闪,那兵士还未叫出声来,那头颅便平空飞出二丈之外,“咚”的一声滚落在地。

    那剩下的身子脖颈上鲜血进溅,那拿枪的右手,骤然松开,身子与枪同时“砰”一声跌落在尘埃里。

    宇文绪连看也未看一眼那倒地尸体,面色仍然冷峻,他冷冷地道:“你们这些狗东西,不要小看‘虎豹骑’!说实话我还没将你们放在眼里!” 而他旁边的焦览也是不弱,两名狂扑而来的曹兵,挺枪向他腰腹疾刺而来。他一声大喝,骤然张开双臂,将那两杆枪紧紧夹住,然后双手紧握枪身,猛然向前一抛,却将那枪倒转了头,倒刺那二人。

    两人一声惨嗥,每人的胸腹问己被自己的长枪所刺穿,那枪还在颤个不停。抽搐了几下,二人便重重的倒在地上。

    焦览看了看那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然后,紧握那钵般的双拳,朗声说道:“ 你们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呀!告诉你们我也是不容小觑的!我虽然笨,但力气可不输 人!”

    曹兵们见二人如此勇猛骠悍,一时之间倒吓得颤抖着,不敢贸然上前。

    小虎看着哥哥,急急地道:“哥,你再别吹了!你看那‘龙之子’大哥哥现在伤得不轻,很危险!那些坏蛋已将他围起来啦!你要救救他!” 焦览被小虎这么一说,猛然记起那些曹兵也是在围攻他三人之时,有好几名也跑向龙之军师那边去了。他担心的向龙天扬注目看去,见此刻曹兵己将他团团围住,可能是慑于他刚才与许褚比武时的神勇气概和高超入圣的武功,而不敢贸然动手。

    焦览惊骇的大呼道:“啊!龙之子……!”

    宇文绪见龙天扬被从曹兵围在核心,不禁焦忧不已,暗付:“如果……如果现在龙之子要是让他们抓住了,那形势对我们这几个将是很不利的!” 突然,自他们旁边的屋顶上如旋风般飞下一人,她头下脚上的向围在龙天扬周围的那些曹兵俯冲而下,手中剑舞起一片寒光泛泛的剑网罩向众人。 这些曹兵只见头顶上空有团眩目的白光如虹般迅疾而下,还未看清是是怎么回事时,便有三人的头颅被绞飞向天。

    士兵们忙舍了龙天扬,齐围向她。只见这少女,娇叱一声,幻起一片剑影,向着奔近身旁的二名士兵疾刺,只听“噗噗”两声利剑刺透皮肉的特殊声响后,紧接着便是两声惨啤,那二人手捂前胸,抽搐了几下,一头栽倒在地,鲜血还从那剑洞里泅泅流出。

    这少女正是刚刚从北门赶来的冬梅。刚和那些伏兵赶到屋顶上,便见龙天扬身处危难之中,她忙跃身来助龙天扬脱围。

    龙天扬见有人来救他,忙用手揉了揉那昏痛的头部,抬起来欲看是谁。

    冬梅撇下长剑,忙弯腰至龙天扬身旁,见龙天扬嘴角正在缓缓流血,左脸颊一片青肿,忙关切的急急地问道:“天扬,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

    龙天扬闻言,忙抬起头,注视着她,惊喜的叫道:“啊!冬……冬梅!”

    此时旁边的曹仁向冬梅扫视了片刻,才惊问道:“昭?你……你不是那单福的妹妹吗?你怎么会到这……这儿啦!”

    冬梅闻言,从地上拾起长剑,缓缓地站了起来,怒视着曹仁,冷冷地道:“好久不见了,曹仁!你那一张丑陋的脸,一点也没变嘛!” 曹仁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怒道:“哼!臭丫头,你休逞口舌之利!今天,你是不是又想来和老夫一决高下了?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冬梅双眼喷射出仇恨的怒火,她恨恨的道:“没错!现在,也许是我替哥哥报仇的大好机会,不过,我现在有比报仇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把天扬救出这里!” 龙天扬闻言,感激的注视着她,轻呼道:“冬梅……!”

    曹仁一听冬梅竟是为救龙天扬而来的,忙勃然大怒道:“来人!把这臭丫头给我宰了!将‘龙之子’抓起来!”

    曹兵们忙蜂拥着向他们俩挺枪奔来,来势气势汹汹,势不可挡。

    冬梅向后退了一步,冷笑着一举手中长剑,高声喊道:“兵士们,给我狠狠地射!”

    话音未落,只见两旁的屋顶上,豁然现出许多拉弓拈火箭的刘军,只听“哩…

    …!”一阵破空的锐器挟风之声,响成一片,那箭如雨如蝗般密集地向那即将奔近冬梅小姐身旁的曹兵射去。

    “啊……呀……”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那射来的火箭,一射中那些士兵,即将其衣服燃着,他们惨叫着,奔跑着,翻滚着……曹仁见状大惊道:“什么?这城里竞还有这么多刘备的兵士?看来他们是先前早就安排好的!” 焦览见刘军们射下雨点般的火箭,他喃喃的道:“火箭……火箭!啊,对了!

    小虎,跟我来!

    我突然想到一个救龙军师的好办法了!”

    说着,他拉起小虎就朝那被曹兵丢在墙角的油车走去。小虎惊讶不解的问道:“哥哥,干什么?”

    他一把推开一名曹兵,快步向油车跑去,来到油车旁,他“嘿嘿”笑道:“这回有你们这些家伙乐的了!”

    他弯腰用手托起两个大油壶,看了看那一群身插火箭,正欲逃窜的曹兵,随即大喝一声,将两手上的油壶凌空抛向他们。

    “哗啦”一声巨响,那两只油壶,坠地破碎了,那油流了一地。火遇上油,立刻快速的熊熊蔓延燃烧起来。倾刻间,那些曹兵与地上的火光连成一片,凄厉的惨嚎声,叫骂声,惊叫声,烈火燃烧时“□□啪啪”的风声……交织成一首悲惨的交响曲。

    曹仁见焦览还在继续扔出油壶,所扔到之处立刻浓烟滚滚,火势骤起,不禁怒骂道:“你……你这该死的臭小子!竟……竟然还在泼油!” 焦览朝曹仁一瞪眼,得意的一挥拳头说道:“嘿!怎么样?你这个老乌龟,小爷的办法不差吧!如此一来,看你还怎么将我们抓住了!” 宇文绪见状,不禁露出了笑容,呐呐地道:“呵!看来,这大胖子的脑瓜子并不是很笨嘛!他竟然知道用油来攻击他们!” 此时,从北门那边慌慌张张的跑来一名曹兵,他离曹仁所站之处还有几丈远时,就颤声道:“曹都督!不好了!”

    曹仁一惊,忙转身注视着这名兵士,沉沉的喝道:“什么事?慢慢说来?”

    那兵士恭敬的拱手躬身道:“都督!城内现在已经成为一片汪洋火海了,有很多士兵被火给烧死了!而且,北、南、西三处的城门也成了火墙。 城内的士兵因为无处可逃,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了!……请都督定夺!”

    还未等那士兵说完,曹仁己气得暴跳如雷的怒吼道:“该死的!没想到火势竟蔓延得如此迅速”

    突然,他将话停住了,他惊恐的看着面前,惊惶的低呼道:“啊!你……”

    原来,龙天扬已威武冷峻的站在他的对面。

    龙天扬注视着他,冷沉的说:“不好意思,曹仁将军!我要向你说一声,我们告辞了!”

    曹仁愣了愣,思索了一下,向己迈步欲走的龙天扬沉沉地道:“慢……慢着,龙之子!你……你为什么要站在刘备那边?难道……难道你想抛弃你的伴侣──龙娘娘吗?难道你就这样想和丞相作对到底吗?” 龙天扬闻言,止住了脚步,沉痛的低低的说:“你说我……说我抛弃了风翔是吗?我和风翔从小就一直在一起学习、玩耍……不管在任何时候,不论在何地,对我而言,能陪在凤翔她身旁,那是一件多么重要……多么重要的事。你根本不知道这些,你也不理解我,你更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去救风翔的原因。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在那里胡言乱语!”

    说到最后,龙天扬木禁瞪着血红的双眼,神情激昂的大声咆哮起来!那神情恍若是一头发怒的雄狮在虎视着旁边的猎物,那慑人的魄力不禁让人感到肌肉在收缩,那令人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人感到浑身都在抽搐不停! 曹仁被龙天扬这令人震骇不己的神情、魄力和声音所惊呆了,他睁大了瞳孔,膛目结舌,浑身颤抖的注视着龙天扬。

    那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的许褚见龙天扬如此模样,不禁惊呼道:“什么!他这是什么气魄?!”

    心里暗惊道:“龙之子现在的这种气质,是非常骇人的‘杀气’,刚刚他和我交手时,散发出的还只是斗气而不是杀气呀!怎么他转眼之间,就有这么强猛的杀气呢?”

    站在龙天扬身旁的冬梅,也不禁暗道:“天扬他……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呐喊出他心中对凤翔无比眷恋,万分思念,情比海深的感情。不过,他的神色好吓人呀!

    啊!怎么搞的?我的胸口突然之间会紧缩在一起?这难道是……是天扬身上所透露出的气吗?真不可思议!”

    突然,许褚微笑着敬佩的对龙天扬说道:“呵……不愧是‘龙之子’!”

    龙天扬突闻此言,不由怔怔地惊疑地注视着他。

    许褚低沉地道:“龙娘娘在得知你还活着时,脸上的表情就如同你刚才一样,真情流露、万分激动,失去了昔日的平静!” 龙天扬闻言,忙急急的惊呼道:“凤翔她………!?”

    许褚又接续道:“刚才,我虽说为了丞相,要把你抓回去交给他,其实,假如能带你到龙娘娘面前,那就能看见龙娘娘开怀的笑容了,那才是我所最想要的赏赐!”

    龙天扬惊讶着说道:“原来如此,所以,你与我比武时,是用戟身扫我腰的,手下留情了!假如,当时你是用戟前的月牙刀刃的部分斩击我的话,那么,我的身子只怕早就被斩为一刀两断了。”

    他话音未落,许褚便风趣地笑着说道:“呵……我可不想带着你的遗骸回去,让龙娘娘看了伤心呀!再说,我也擒不了你的!” 龙天扬急切的问道:“许将军,风翔她……真的你们那里受到了百般的礼遇吗?”

    许褚缓缓地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真诚地说道:“是的!龙娘娘在魏国里,我们都非常祟拜、佩服她。龙之子,你能为了娘娘,而肯到我们这儿来吗?我们热烈欢迎的随便时到来!”

    还未等龙天扬开口,冬梅便急急地担心着说道:“天扬,你……”说着,便焦急地盯着他,生怕他答应了。

    龙天扬稍稍沉思了一下,便笑了笑说道:“许将军的这番盛情,我很感动,但是很抱歉,我不能那样做!”

    顿了顿,他又宏声说道:“不过,有一点请你一定要明白,我真正的敌人,既不是你们,也不是曹丞相!”

    话音未落,一旁的曹仁闻言,不禁惊愕万分的失声道:“你……你说什么?我们不是敌人?”

    龙天扬也不理会,急忙对冬梅说道:“走吧!冬梅!火已经烧到这里来了!”

    冬梅惊愣了一下,忙轻“哦”一声,和龙天扬及焦览兄弟俩与宇文绪大跳步急急向北门暗道走去。

    曹仁与许褚注视着龙天扬一行人急急离去的背影,也未拦截。许褚疑惑不解地问曹仁道:“曹都督,龙之子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啊!?” 曹仁沉思着低低的答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至少我能确定一点就是,龙之子他并没有以龙的力量,来与我们为敌的!”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道:“别提这些了!大火己烧过来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如何从这座火城里脱身出去!”

    说着,曹仁转达身向身旁的一士兵问道:“还没有被火烧着的城门是哪一个?

    ”

    那兵士忙单跪于地,拱手恭敬的说道:“票告都督。是……只有东门而己!”

    话音未落,曹仁便怒道:“哼!刘备他一定不会这么好心的不烧这东门,而让我们平安的出去。他一定会派人在那里狙击我们的。不过,在这里再待下去,也只有被烧死的份而已,眼下,我们也只有往东门一路可逃了,杀出去!这大概又是那个该死的孔明的诡计!”

    许褚皱着眉,深沉的道:“但是,刚才龙之子他却不是往东门的方向逃去的!

    ”

    曹仁冷笑一声,愤愤的道:“孔明那么聪明,当然会帮他们准备一条后路的!

    只是现在我们没时间却找那条路,刚才他们走时,我们忘了派人跟踪他们,不然就可以知道从哪儿出去了!唉!算了,还是抓紧时间冲出东门,不然,我们会全被烧焦的!”

    曹仁说着,“呛啷”一声,抽出长剑,向空中一挥,大声道:“传令下去,出发了──!要突破东门!”

    曹兵们如一窝蜂般,乱哄哄的在曹仁许褚的带领下,惶恐不安而急躁的向东门奔来。

    曹仁看了一眼身旁的许褚,关心的问道:“啊!许褚,我差点忘了,龙之子刚才向你腰间击了一拳,你的伤没问题吧?”

    许褚感激的答道:“多谢都督的关心,我这伤没什么大碍!休养几日,便会好的!”

    许褚嘴上虽这儿说着,心里却暗道:“龙之子那一记‘实拳’的劲道,力可控石。要不是依仗我这身铜皮铁骨,只怕早就被打的见阎王去了!饶是如此,肋骨已被他击断了两三根!而且,这还是他手下留情了,如果他一开始就使用这惊鬼泣神的‘实拳’,只怕我一定会惨败的!”

    那些在后面蜂拥奔逃的曹兵,都惊魂失魄般的齐惊道:“哇!火已经烧到这边来了,快逃啊!

    不然会被烧死的!”

    此时,奉孔明这命在东门外等候曹兵多时的赵云,见曹兵们如丧家之犬般的惊叫着从东门逃出来了,忙高兴的一挺长枪,铿锵有力的命令道:“好!敌人已经被熏出来了!将士们,给我冲啊!

    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说着,挺枪跃马,身先士卒的冲向那溃逃的曹兵。刘军将士们喊杀着紧随其后。

    曹兵们刚出得城门,突见,赵云跃马挺枪,威风凛凛的向他们杀过来了,都惊得目瞪口呆。

    曹仁一见,也不禁惊呼道:“果然有人事先在此狙击击我们!你们别害伯,我们要冲出重围!杀啊!”

    他的命令下了多时,可是没有人敢上前迎敌,众人都想着逃命,谁想上前送命。本已胆战心惊的刚逃出火海,己互相践踏、烧死许多人。心里早已恐慌,又见刘军为首之人,正是令人闻名丧胆的赵云将军,故无人应敌。都惊叫着四散逃命。 正逃间,赵云已率人冲至前来,只见他手中长枪如怪蟒出洞,左右翻飞,枪影呼啸纵横的刺向曹兵。接连不断的有曹兵被他从马上挑了下来,惨啤声与惊叫声,人马嘶叫奔的声响混成一片。

    赵云边战边大声喝道:“曹仁在哪里?快快出.来受死?你这个缩头乌龟!”

    此时,曹仁已夹杂在逃亡的人马中,他听着赵云的怒骂声,虽然被气得七窍生烟,但也只得忍了。因为,逃命要紧呀!

    这时从南门的暗道里走出了龙天扬一行人。

    他们循着喊杀声,疾速奔向东门而来。

    龙天扬远远的便见东门外,人喊马嘶,尘土飞扬,还夹杀有剑枪的金属撞击之声。他不禁惊呼道:“喂……看来赵云将军己与他们战起来了!这回曹兵们又有得受了,好戏在后头呢!”

    旁边的宇文绪看着那那东门前面正奔逃、惨叫的曹兵,喃喃而低沉地道:“尽管曹军的数量比刘军多许多倍,但他们己因‘火攻’之计而折损了不少兵将,并且混乱不堪,毫无斗志了!”

    顿了顿,他注视着龙天扬,沉沉地道:“看来,这次是孔明赢了!对不对,龙之子?”

    龙天扬闻言微微一惊,思索瞬间,微微的笑道:“宇文绪,看样子,你好像已经知道我们的计策了!不过,你为什么没有将这些秘密告诉给曹仁呢?” 宇文绪面色愤怒的沉沉地道:“我只是心里气恼,他们既把我当成了一颗毫无价值的‘弃石’来看待,我又何必向他们尽忠誓死呢?” 龙天扬听他如此说,忙惊疑地轻“昭”了一声,不解地注视着宇文绪。

    宇文绪见他惊奇的看着自己,随便低沉地道:“这些事与你无关!不过,有件事,我想顺便告诉你我,那就是不要与‘虎豹骑’为敌!因为,特别是其中的五员大将──‘五虎神’,那可是比许褚厉害多了,我想你是斗不过他们的!因此,你不要招惹他们!”

    龙天扬闻言,惊骇地瞪大双眼注视着宇文绪。

    宇文绪微笑着道:“再见了,龙之子!如果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扫视了众人一眼,转身向城前的山上走去。 龙天扬怔怔地注视着宇文绪渐渐逝去的身影,口中喃喃地念道:“‘虎豹骑’的‘五虎神’……”

    旁边的冬梅见龙天扬如此模样,急急地问道:“真的吗?天扬!”

    龙天扬闻言,猛然回过神来,不由一愣,似懂非懂的说道:“我?你……别担心:我想,那宇文绪他不会回到曹仁那里揭发孔明军师的那些计策的!” 冬梅末等她说完,便摇摇头着急的说道:“不……不是呀!我……我是说……

    你刚才为什么要拒绝那许褚的盛情邀请,不到魏国去呢?” 龙天扬闻言,不由一愣。随用手指着自己,惊讶地道:“你是说,我应该到曹操那儿去比较好吗?”

    冬梅忙急急地道:“我……我才没这么说呢?”

    顿了顿,她又低低的道:“可是,你……你不是很想念凤翔吗?而且,你不是曾经也说过吗?

    你要为了凤翔而活!那……那你却怎么不回到凤翔所在的魏国呢?”

    龙天扬肃穆的沉沉地道:“哦!我的确曾说过。也曾想过,要到魏国去!可是……可是,现在我还要遵守……还得遵守你哥哥──徐庶军师的遗愿才行啊!” 冬梅闻言,全身突如触电般的颤抖着,流露出极为惊骇的神色。

    龙天扬见状,关心而惊讶的问道:“冬梅,你……你怎么啦?看你这模样,好吓人呀!”

    冬梅忙勉强的笑笑说道:“没……没什么!

    你……你说的很对,很有道理!”

    冬梅说完,心里却暗付:“没错!天扬之所以留这时为刘备大人帮忙的原因,是因为他谨遵照哥哥的遗言,才留下的。啊!这么重要的事,我平时都记得挺清楚的……刚才若不是天扬这么一提,我倒差点忘了!” 正在这时焦览牵着小虎,来到龙天扬身旁,不好意思的低低说道:“昭……对不起,龙之军师2今夜的这一切意外的事,都因我而起的,给你们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了,真……”

    还未等焦览说完,冬梅听他这么一提,立刻气势汹汹地怒吼道:“麻烦?天扬他为了你们,差点被敌人抓走了,你懂不懂啊!哼!” 龙天扬见状,忙赔笑着说:“冬梅,有话好说嘛!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呢?现在,大家都平安无事了,这还是很好吗?”

    冬梅见龙天扬出来打圆场,不禁暗气道:“这个笨瓜,嘴角还在流血,他也能笑的出来…焦览及冬梅、小虎都注视着龙天扬,他微笑着道:“好了,别再看我了!给我看得不好意思,我们也该动身和玄大人在白河会合了!” 说完,四人在黑夜里匆忙向白河那边刘各所在的营寨走去。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