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重创曹军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十五章 重创曹军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此时,曹仁好不容易地从赵云手中逃脱,但兵士己伤亡无数。急忙奔逃之间,又遇到了糜芳、刘封所率军士的拦杀。由于曹兵毫无斗志,一路如惊弓之鸟,仓惶逃窜,见有人截杀,哪是这些养精蓄锐、等候多时的刘军之敌,一场斯战结束,只见又伤亡了许多兵士,只剩些焦头烂额、狼狈不堪的老弱残兵。 曹仁率领众将士,急急逃窜,费了千辛万苦之力,才逃到白河来了!

    众曹兵只见前面山坡下有一条虽长但窄、婉蜒数里,而河水清澈而浅的河流。

    异口同声时惊喜道:“哦!前面有条河呢!太好了,我这喉咙快冒烟了,这回可以喝一顿清河水了!”

    曹兵们推操着,拥挤着纷纷奔向河里,捧喝着、用头盔舀水冲洗着……一名士兵捧了一捧水,贪婪地喝了一口,不由感叹地道:“真好喝!不过我们差一点就葬身于火海中了!”

    河面上的曹仁看了看四周,沉沉地对许褚道:“哦!许褚,我们只要渡过这白河,我想敌人大概就不会再穷追不舍了!”

    许褚点点头,面色阴沉地道:“但愿如此!

    但是,现在许多兵士都被大火烧伤了,在这种兵马俱疲的状况下,我们唯有歇息一阵,然后再暂时撤退而走了!”

    曹仁看着那些正在河里喝水冲洗的残兵败将们,不由气急败坏地怒吼道:“该死的孔明!这笔帐,我一定会找你算清的!” 此时,在这河流左边的高山山顶上,关羽将军正手执青龙幅月刀威风凛凛地站在一块悬空的岩石上。他注视着那河里正在冲洗歇息的曹兵们,他不禁面露微笑地捋着长须,低沉地道:“孔明军师预言过,说曹兵从东边遭到我军攻击的话,就一定会往西边的白河逃跑。哦!敌人果然逃到这里来了,孔明军师真是神机妙算!”

    此时,时已四更。关羽抬头看看天空,点点头,随便对身旁的一名军士命道:“传令下去,现在将堵在缺口的沙袋掣出,淹死他们这些曹兵!” 那军士领命而去,一声令下“开闸!”众人将那拦在河口上游的木排沙袋一齐拉出,“轰隆一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那汹涌澎湃的轰鸣声,那滔天怒浪疾泻而下,挟着震耳谷聋的轰鸣声,那滔天怒浪疾泻向下游。 曹兵们正在那浅河里洗得兴起,忽听到“轰轰”的似是雷鸣般的声,不禁愕然,都侧耳细听,齐诧异的惊呼道:“喂?这是什么声音?” 众人皆循着那响声注目看去,只见这河流的上游正如翻江倒海般的河水奔泻而下,向他们怒冲而来。其势锐不可挡。

    众曹兵不由惊恐万分的齐声大呼道:“那是……?不……不会吧!是……水啊!”

    曹兵忙惊叫着、大喊着……正欲爬上岸来。

    可是,那汹涌而至的滔滔河水铺天盖地般已冲到众人面前。紧接着便是惊骇地嘶哑地呼救声、马嘶声、河水的翻滚声……响成一片。 那无数的曹兵军马置身在翻涌奔腾的急流中,仿若是漂浮在锅内,被沸水翻腾烫煮着的一个个水饺似的……曹仁与许褚正端坐马上见顷刻之间,已奔泻下滔天巨浪,忙惊得勒马后退至半山腰上,大声惊呼道:“撤退!快快撤退!这是‘水攻’之计!”

    一些跑的快的士兵,忙丢魂失魄般地谅叫着,哭喊着奔向山上。

    曹仁注视着那被河水急卷而去的兵马,不禁气得暴瞪双眼,咆哮着大吼道:“ 这‘水攻’之计,莫非又是孔明搞鬼?不好!全军撤退此处! 他!他既然在上游处用水攻,那表示刘各的人马就在附近,他们马上就会攻来了!”

    曹兵们一听,更加惊惧。都争先恐后的拥挤着,撞跌着向山上逃去。仓惶中,曹军的骑兵、步兵混为一锅粥,自相践踏,死亡无数。 曹仁怒吼道:“别……别乱了阵势!该死的孔明那小子,竟把我整到这种地步!”

    众曹兵正仓惶奔逃间,忽见前面路口的平地上,有一队人马在前拦住去路,为首之人正是关羽关云长。

    众人都惊得大叫起来“妈呀!快逃!”还未等他们勒转马头,关羽已率人风驰电掣般冲到他们面前,关羽大喝一声道:“哪里逃?先吃我一刀!” 话音未落,关羽一挥手中青龙偃月刀,向四个曹兵斜砍而去。只见手起刀落,四人未哼一下子,便都被拦腰斩为两段。

    刘军将士们一阵猛砍急刺,杀死无数曹兵。

    剩下的曹兵,叫喊着仓惶逃命去了。

    关羽喝住部下兵士,注视着狼狈而逃的曹兵,他冷冷的道:“了不起,逃得还真快!不过,曹仁你还是没办法能逃出孔明军师的预料之中!你等着去吧!有你好受的!”

    曹仁率领这些残兵败将一路仓惶急逃,来到了博陵渡口。这里水浅石多,坡陡路滑,人马行走极为吃力,兵士们都痛苦的呻吟,叹息不止。 突然,一名将士“砰”地一声,自马上坠落在地,他痛苦的手后胸口,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抽搐着,脑袋猛然垂了下来。

    奔来两名士兵,将那军士扶起,其中一人急急地说道:“李廉,喂,你振作一点,再坚持一会……”话还未说完,那将士只瞪了一下眼,脖子一歪,便死去了!

    骑马走在前面的曹仁见此情景,不禁悲惨地道:“怎么……怎么会这样?十万大军啊,竞落到这副狼狈相,真是让人痛心!” 众曹兵来到渡口山顶的平地上,只见前面如城墙般的有一队人马拦截在路中央。为首一人如铁塔般站立在前,肩扛丈八蛇矛,只听他大吼道:“老子等你很久了,曹仁让我燕人张飞张翼德来引导你过渡口吧!” 曹仁闻言,不由大惊失色道:“天啊!是……张飞!这……这下我们完蛋了!

    ”

    他话音未落,身旁的许褚一拍坐骑,手执青龙朝,迎了上去!

    曹仁忙惊道:“许褚,你干什么?”

    许褚边驰边转首没声说道:“都督,这里由我负责断后,你和士兵们行走吧!

    ”

    曹仁闻言,惊骇万分地道:“许……许褚回来!”

    可是,许褚己如旋风一般冲向张飞面前,他气势汹汹的大吼道:“张飞──!

    我是魏军前锋大将许褚许仲康,你有胆的话,就和我单枪匹马的一决高下吧!” 张飞闻言,面色一沉,冷沉地道:“你就是许褚很好,我听说你是曹操手下一猛将。今天我倒见识见识,你是否名符其实,来吧!” 他话音未落,许褚大喝一声,闪电般向他狠狠刺来一朝,直奔他咽喉而来。其势甚是威猛快捷,只见朝影叠叠重重、汹涌而至。 张飞冷“哼”一声,待他戟快刺到胸前之时,方怒吼一声,将右手中的丈八蛇矛向左外横挡,“铛”的一声,震耳欲聋。两人的兵器猛然撞击在一声,只见溅起一蓬耀眼眩目的水花,许褚的长戟被格挡一边。 许褚被张飞这一横挡,只觉得手臂被震得一阵酸麻,心中不由一凛,暗惊道:“啊!这张飞好大的力气,我只不过是被戟弹到而已,全身就震得酸麻不己,虎口疼痛!”

    想至此,他不由大怒,双手倾力猛然再刺向张飞,张飞见他这一裁气势汹汹,比先前所刺的那一戟的威势更为猛烈,心中不由大怒,随将蛇矛向上举起一挡,然后,大喝一声,力贯双臂,猛然大喝一声,将许褚的长戟向上荡开。 许褚刚才是用长戟的月牙刀刃倾力向张飞头顶劈下,现被张飞那威猛无比的力道豁然震开,只觉得双臂似乎脱离身体了,全身像是散了架般的痛麻无力。他不禁骇极暗付:“我这戟好像要随着手臂给拧断了似地!怎么会这样,我现在竟然连和他对打的余地都没有了,难道……这就是那人称‘万夫莫敌’的燕人张飞那超人的武功吗?果然厉害无比,不,比我想象中还厉害。 许褚虽然知道张飞非凡,但也自信自己的武功是很捧的,刚欲再挺戟刺向张飞时,只觉得先前被龙天扬“实拳”所伤的腰部一阵痛入心脾的钻心疼痛,使得他不禁疼得大叫一声“啊─!”他只觉得浑身冷汗涔涔,疼痛难忍。双臂无力的垂了下来。

    “档啷”一声,他右手所握的“青龙戟”,沉重的坠落在地。

    张飞见许褚面呈痛苦之色,巨大的汗珠已顺着他脸孔滚滚而下,又见他手中的兵刃骤然坠地,而他却无力捡起,已觉得有些蹊跷。 只见许褚紧咬牙关,口中呐呐地道:“晤……不行了,我全身都使不出力来,真可恶的伤口……难道就这样……”

    张飞听他说出“伤口”二字,又见他如此模样,便恍然大悟。随低沉地道:“ 许褚,原来……原来你已经受伤了,怪不得呢!” 许褚用手捂住左腰,抬头看了一眼张飞,默不作声。

    张飞抬头当空,将手中蛇矛往肩上一扛,神色黯然的淡淡地道:“我张飞赢一位受了伤的人,也没什么光采。许褚!我们就留到下次再论输赢吧!你走吧!” 许褚闻言,不禁勃大怒道:“张飞,你……你说什么?”

    张飞注视着他,冷冷地道:“许褚,你还真的冥顽不灵呢!我说我这次就暂时放过你!”顿了顿,他又豹眼圆睁,怒喝道:“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懂了吗?”

    许褚感激而冷漠地道:“你也真是个愚蠢的一介武夫而已,你为何不借此大好机会,而杀了我呢?这次你虽然不杀我,但是,我也不会向你道谢的:” 说完,他瞥了张飞一眼,勒转马头,地上的“青龙戟”也懒于去捡,而头也不回的勒马向曹仁他们驰去。

    许褚心里暗付道:“唉!今天这次与张飞的交手后,我才知道真正的张飞是多么厉害!就算我身体安然无恙的情况下,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张飞,果然名不虚传!”

    曹仁见许褚战败,而勒马回队。忙恐慌万分地喝令道:“将士们,撤!快撤!

    ”

    曹兵们势如潮水般败退而去,仓惶奔逃。

    张飞注视着那溃不成军,狼狈而逃的曹兵们,不禁叹了口气,缓缓地摇摇头。

    刘军们正欲追去,张飞忙喝住道:“算了,别追了!没关系啦!反正他们也没剩下几个能作战的兵士了。再说,杀一些没力气没作战能力的人,那种滋味也不过瘾!”

    一兵士惊悍不解地注视着张飞的后背,悄悄地轻声说道:“喂!张将军竟然会同情敌人呢?”

    另一人小声道:“他会不会是吃错药了?”

    他俩虽然说的声音不大,不过,还是被张飞听见了。张飞一握右拳,转首看着他俩,瞪着双眼,“哼”了一声,怒道:“你们是皮痒了,想讨打是吗?” 那二人忙吓得低头不语,面面相舰。

    张飞传令:“全军即将撤回樊城,与主公众人会合!”

    此时,己五更,在水面平静,群山环绕的白河水面上,正有艘高大宽阔、外形美观的兵船在快速行驶。

    这艘兵船正是刘备他们所乘往樊城之船。

    在船头上,立着二人,他们正是孔明夫妇俩。二人仰首向天,看着那满空繁星,似是忧虑重重。只见孔明轻叹一声,沉重地道:“月英,这次我军与曹军交战,虽然,我军是赢了,但依这‘天象’看来,我方的劣势大概还是不会改变的,还有,你看那颗渐明的巨星,正在以很快的速度靠近我们的星宿,那颗星是一颗煞星,不吉星宿,他将会给我军带来灾难和不幸!” 黄月英双目注视着那深黯如海的夜空,轻轻地“昭!”了一声,她出神地盯着那颗渐明的巨星,暗道:“孔明他还没有察觉到,那颗不吉星宿的主人,已经潜到我们的身旁,近在咫尺了!我而且还感受得到一股异与‘龙之子’的深沉黑暗力量之波动!”

    黄月英许久才回过神来,才想起他们己一夜没合眼了,便怀着满腹心事,轻轻地对孔明道:“相公,回舱休息吧!等到天亮以后,我们就可到达樊城了,还有很多事需要你来处理呢!”

    二人惆怅万分的缓缓回到舱内。

    此时,在白河东边的一座山顶上,借着昏暗的星光,有六人如石像般直立不动。

    只见这六人中,为首一人身材高大,双目深陷,而无眼珠,这就说明他双目失明,脸上疤痕叠叠,面目恐怖,神色阴冷。啊!这不是灵虚吗? 正是此人!只见他双臂互拢交叉胸前,注视着那正狼狈而逃的曹兵们,他不禁沉沉地道:“啊i真是可怜,曹仁所率十万大军,如今已少掉了一半,还狼狈惨败而逃,……不过,如此一来,一切就完全如‘司马懿’大人他所料的一般了!” 灵虚话音未落,只见他旁边的一名头裹布巾,年约十五六岁,神情阴冷的男子冷冷地道:“灵虚大人说得没错,从空城计到水攻之计,‘司马懿’大人他竞都能预测出孔明的计谋,‘司马懿’大人的本领真是深不可测,高得吓人!” 话音未落,他身边的一名头裹黑巾,两眼阴沉、表情阴冷的女子埋怨地道:“ 唉呀!你怎么可以把‘司马懿’大人和孔明相提并论呢!” 只见这女子身旁另一名身穿宽大长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钦佩地点头道:“赤飞虎,你说的的确没错!‘司马懿’大人他有着异于常人所看不透的特别本领,孔明哪能与他相比呢?”

    这人对面的一名顶盔贯甲、身材高大,面色同样冷沉的男子闻言,反对的道:“不过,‘龙之子’他应该和我们的‘司马懿’大人有同样骇人的超强能力吧!因为,他也还没有把他的真正实力表现出来呢!” 这人话音未落,只见一名身穿黑袍,蒙面露眼,双目精光泛泛,在这夜色里看去他那双目尤如两点寒星的男子,冷笑一声,矜持的道:“呵……‘龙之子’他虽然不是凡夫俗子,不过,他那种稚嫩样,根本不是我们‘五虎神’的对手!” 这蒙面男子的话还未落音,只听那被称为‘赤飞虎’的女子,阴冷的道:“但是,我倒很喜欢那个名叫天扬的少年,他好可爱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这少年一会!”

    灵虚冷笑道:“那一天已经不远了,我们‘虎豹骑’的‘五虎神’,要不多久就要在这荆州之地,和‘龙之子’一决胜负的!天快亮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

    ”

    一行六人如鬼魅般候而不见。

    宛城。

    曹仁所率十万大军被孔明大败,狼狈逃回的消息给驻扎在宛城的曹操所率的四十万大军带来了强烈的震撼和巨大的影响。

    曹操也是怒气难消,震怒不己。

    在校场上,三三两两,一群一群的兵士们,在一声都在谈论著这次惨败的战事……一名年约三十六七岁的中年士兵,悲叹地道:“真不敢相信,我们派出的两次十万大军,竞连续栽在孔明的手里,惨败而归!” 另一名稍微年轻的兵士,怯怯的道:“难不成那孔明他真是个神仙吗?”

    听见他二人谈话,又过来一名曹兵,闻言,他气恼地骂道:“呸!什么神仙!

    怕什么!就算他是神仙,我们还有龙娘娘撑腰呢!” 一高个子士兵兴奋的一挥右拳,高兴地道:“哦!对嘛!对嘛!我们还有龙娘娘呢!”

    先前那名年轻的士兵瞥了这高个子士兵一眼,疑惑地低低地道:“可是……曹仁都督他不是得到龙娘娘的庇护才出征的吗?结果,还不是一样被打败了……?”

    还未等他说完,那年纪稍长的士兵便怒瞪盯着他骂道:“你真是头笨猪!难道你还不知道丞相他是怎么说的吗?”

    那年轻士兵闻言,疑惑地问道:“丞……丞相他说什么?”

    那年纪稍长的士兵白了他一眼,得意地道:“亟相说,这次战役都是因为曹仁大人的‘疏忽’才会败在孔明手下的!他有了娘娘的庇护,竟然还吃败仗,为此,丞相可是大发雷霆那!还有,曹仁都督也因此被免去将军之位!我看啦,这一定是曹仁都督的战略上出了问题,因而才遭惨败的!” 曹兵们听他如此说,都唏嘘长叹,深为曹仁的惨败及其官职被罢免而深感不幸。

    那年长的士兵顿了顿,扫视着众人,又深沉地续道:“不过,曹仁都督竟然能大难不死,这不正说明是娘娘的庇护吗?”

    话音未落,已有几名兵士点点头,异口同声的惊呼道:“哦!对呀!是这样的……!”

    那年长的士兵深沉地续道:“再说,因为这次我们吃了败仗,而最感伤心难过的,应该是娘娘吧!哦!我还听说当丞相在责怪曹仁都督时,龙娘娘还出面袒护都督,为他求情呢!”

    众兵士闻言,都齐惊呼道:“哇!娘娘真厉害,竟然敢反抗丞相!真的太有气魄了!”

    那名年轻的兵士,忽的举起右拳,神情激昂的道:“我在此决定了!我把以后的光荣胜利全献给娘娘!”

    年长的兵士冷笑一声,膘了一他一眼,嘲笑道:“小瘪三,你在这儿别‘蛤蟆打喷嚏──口气不小’!凭你!?你能做什么大事啊?‘光荣胜利’呢,我看你打仗时,能拾回性命就算你万幸了:”

    那被称为“小瘪三”的年轻兵士,气呼呼地怒瞪着他,“哼:”了一声,转离去。

    就在众人旁边的房角旁,豁然站有一人,啊!原来是曹操摩下大将──张辽。

    他注视着众兵士,听兵士们对龙娘娘的千歌万颂,心中不由思绪万千……停留片刻,他径直向那雄伟豪华的曹仁官邮奔来。 来到曹仁客房前,张辽高声道:“曹仁大人!”

    此时,曹仁正坐在案前,心思重重,情绪低落的在低首品茶。忽听有呼他,忙起身出迎,见张辽己在门前,随惊喜地道:“哦……是你啊,张辽!快请进!哦!

    不!我现在己被免了将军之职,现在应该改口称呼你为张辽大人了!” 张辽闻言,面色沉重的低沉地道:“你这样说,我会生气的,曹仁大人!还请你像往常一样,直接叫我‘张辽’就行了!” 曹仁招呼他坐下,随低沉地道:“你这次来找待罪之身的我,有事吗?”

    张辽深沉地道:“不瞒你说,我刚刚去看过兵士们的情形……”

    曹仁略感惊诧地道:“哦?那是丞相的命令吗?”

    张辽笑了一下,淡漠地道:“啊:真是瞒不过曹仁大人的眼睛!的确,丞相他很担心这次败战后给士兵们带来的影响,特别是担心士兵们对龙娘娘的评价!” 曹仁注视着张辽,静静地道:“看你的眼神,我想,丞相他是不需担心了!”

    张辽点点头,沉沉地道:“是啊!士兵们对龙娘娘的爱戴,崇拜之情丝毫未减。不,应该是说,他们反而斗志昂扬,企图赢得胜战,以博得娘娘的欢心呢!龙娘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女子啊!为何士兵们都对她如此信赖呢?” 曹仁闻言,神情忽地转为异常肃穆,他呐呐地道:“不可思议?的确是:想起丞相他昨天听到我战败之报,将我由新野叫回来时,他那种愤怒的神情,是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的,至今回想起来,仍不免浑身发抖。他当时他那令人心颤的眼神之意,岂只是要撤我的将军之职而己,简直就是要宣告我的死罪!假如那时不是龙娘娘她挺身而出,向丞相求情道:‘丞相!假如你要因这次战败而怪罪曹都督的话,那就请你也责备我吗!是我给予士兵们庇护的,然而却仍招来了败战之果,这一切都是我这个‘龙之女’无能,才造成的!” “丞相当时震惊不己,见龙娘娘竟为我开罪,而独揽责任。他被龙女娘娘那一片爱护将士如已命的赤诚之心,所深深打动。最后,才只将我免去将军之职……”

    顿了顿,曹仁激动万分的低低地道:“要是没有龙娘娘及时为我开罪,此刻我这颗脑袋,早己不知滚到哪里去了。”

    说到激动时,曹仁的双眼中己滚出了两行清泪,他抬头仰视屋顶,又呐呐地道:“你知道吗?

    张辽!‘龙之子’也同样是让人不可思议,而感动不己。为了救一名他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龙之军师不惜单枪匹马闯入敌阵,龙娘娘则是为了士兵们而自责不己……他们那种牺牲自我的精神,真是让人感动万分!” 曹仁说完,神情甚是激动,泪水己流到颔下的短须上,而他也不擦一下……张辽听完曹仁这一席发自肺腑的激动之言,也不禁感慨万千,暗道:“也许此刻人们所需要的,是一个能令他们心安的人吧!而龙娘娘正好有一颗伶恤他人的炽热之心,难怪士兵们会被她所引,对她崇拜,坚信有加。原来,这是一种人心的趋向,是一种自然的演变!”

    突然,曹仁满面疑惑地喃喃自语道:“不过,我想不道,龙之军师的确说过,我们不是他的敌人。那么谁才是他的敌人呢?只要能明白其中的意义,说不定,龙之军师也将会效忠于丞相摩下的呢!”

    张辽闻言,恭敬地注视着他,暗道:“这曹仁真是个忠义之士!尽管现在还是待罪之身,却仍时刻挂念着丞相……在丞相府的一片假山林立、花草鲜艳、池深水清、如诗如画之处,有一座金碧辉煌、雄伟美观、气势宏大的府邸,这就是被曹兵上下众人称为“龙仙女”、“龙娘娘”──黄凤翔的府邸。 此时,黄凤翔面色忧郁,神情颓丧的自室中走到窗前,看着房前那秀丽可餐的景色,可是,却无心欣赏。

    她双眼失神的俯视着房下那清清的池水,不觉黯然神伤。她为刚刚吃败仗而回的兵士们,感到万分伤心,无比的难过,深深的自责。 凤翔心中暗暗痛呼:“天扬,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好呢?那些对我深信不疑,来求取我的庇护而出征的士兵们,这次战役死伤得那么惨重,我的良心在深深的自责……虽说,这已是过去的历史,但是,此刻的我,就是生活在这个现实时代呀!这还是历史,是活生生的现实!”

    “这种欺骗的感觉,叫我如何忍受得了,我明明就没有什么龙的力量,智慧…

    …却竟然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毫不知情、受骗上当的士兵们一步步走向死亡,我……

    欺骗了他们……!”

    黄凤翔正深陷于沉痛的自责之中,忽听有人高声叫道:“龙娘娘在吗?”

    只听一婢女低低地道:“奴婢回票丞相,龙娘娘正在里间的屋子里。我这就去请她出来!”

    黄凤翔知道是曹操来到,忙用丝绢擦了一下泪水,轻快地从里间迎了出来,轻轻地道:“丞相……”

    曹操欣喜地快步走到凤翔面前,用左手轻拍她的左肩,忽然,见她面颊上还有湿湿的泪痕,忙关心而疼爱地道:“娘娘,你又是在为那些死去的士兵们而悲伤吗?看你这样愁眉不展、忧郁悲哀的神情,又于事何补呢?过去的事就让它随着时光而消逝吧!”

    顿了顿,曹操微笑着道:“怎么样?要不要本人陪你骑马远游,换个心情呢?

    ”

    黄凤翔低低地道:“不用了,丞相!你还有接下来的战事要忙呢!怎么可以抽空陪我……!”

    未等她说完,曹操便深沉地道:“娘娘!你要是不坚强地振作起来,这场仗士兵们又没得打了!别再拒绝啦,走,我们骑马去散散心!” 未等黄凤翔表示,他便一拉凤翔右手,向门外奔去,边喝令道:“来人,快去备马!”

    他俩刚奔到池边的青石路上,便迎面遇见正疾步而来的苟或、贾诩二人。

    苟或见曹操拉着黄凤翔,正急急赶路,忙躬身上前,拱手道:“丞相和娘娘,你们要上哪儿?”

    黄凤翔见是苟或二人,随轻轻地道:“啊!

    是苟或先生和贾诩先生啊!在这种战况吃紧的时候!丞相他说要陪我骑马远游呀!”

    苟或闻言,微微一怔,稍瞬便深沉地道:“丞相,现在战乱纷纷,为了安全起见,你不要带着几名卫士吗?”

    曹操淡淡地道:“不需要随从!因为,我有话,要单独对龙娘娘讲,懂吗?苟或!”

    苟或忙躬身拱手,恭敬地道:“是!那么,丞相与娘娘路上请小心!”

    曹操也不答话,将黄凤翔扶上那兵士牵来的骏马上,然后,他也翻身上马。一夹马肚,猛抖缰绳,那马长嘶一声,扬起四蹄,风驰电掣般向城外奔去。 贾诩见曹操他们的身影渐渐逝去,始缓缓地道:“娘娘说的没错!亟相在这种战火纷飞的时候,竟还要陪娘娘去骑马远游,他这是不是对娘娘太溺爱了呢?苟军师你说呢?”

    苟或摇摇头,低沉地道:“贾诩大人,你是这么想的吗?不过,你那种想法,似乎是表面的!

    刚才,你难道没看清丞相那傲视一切的神情吗?他心里的雄心壮志说明你还未能看出,还不理解!而且,你也太看轻一个身为丞相的人物了……” 曹操与黄凤翔共乘一骑,他出得城来,一路狂奔。黄凤翔由于不会骑马,因而,坐在鞍上,心里显得格外紧张。

    曹操双臂护在她身前,见她如此紧张,便微笑着道:“呵……,你不紧紧用手抓住马鬃的话,是会被摔下马的!”

    黄凤翔依言,紧紧抓住马鬃,曹操策马疾驰,也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来到了一座怪石林立、山势险峻的大山上。

    二人乘在马上,居高临下,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给人一种疑在天界的美妙幻觉。

    扫视着四周云雾缭绕的奇峰怪石,曹操突然呐呐地问道:“龙娘娘,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宦官’?”

    黄风翔惊疑地转首注视着曹操,她觉得曹操问得很奇怪。当下,便低低地答道:“‘宦官’,不就是在宫里照顾皇帝,及其后纪们的男人吗?” 曹操沉重而肃穆地点点头,有些愤慨地道:“哦!我的祖父就是个宦官!他们那些宦官服侍皇帝,世人说那是一个能左右朝政大权的重职,但为防止他们与皇帝的宫女纪摈们犯下错误,于是便被去了势!” 黄风翔惊骇地道:“去势:那是很可怕的事呀!”

    曹操沉重地面带愤怒之色地点点头,轻“哦!”一声。

    他一抖马缰,策马驰向一块危石上,那岩石凌空悬起,黄凤翔吓得大惊,失声叫道:“啊!这……这多可怕!”

    曹操微微红一下,用右手指着前面,高兴地大声道:“龙娘娘,你看前面!”

    只见他们面前是一片广阔无根,波澜壮阔、惊涛骇浪冲击身下岩石的雄伟大海!那滔天巨浪掀起的浪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咸涩的海水撞击喷洒在岩石上。

    黄凤翔望着那雄伟壮观的大海,不由感叹万千地惊呼道:“啊!多么宽阔、多么美丽、雄伟的大海呀!”

    曹操心有感触地沉沉地道:“这是东海!没错!跟这大地,大海比起来,连我都变得渺小不堪、毫不起眼!”

    二人下马站在岩石上,俯视、眺望着面前的大海。一股豪情壮志伴随着血液的加速流动,曹操不禁紧握双拳,面色肃穆,沉重地道:“我小时候由于出身宦官门第之故,而常常受到其他小孩的辱骂与欺悔!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吧!因为,那些与女人无缘的宦官们,就转而尽其所能地拼命诌媚皇帝,执著于金钱与权力的游戏中!”

    顿了顿,他又神情激昂的咆哮道:“这种无耻、不名誉的宦官门第,对我来说,是种屈辱。所以,我对自己发誓,绝不阿谀皇帝,而要靠自己的实力、才能,来驱动这个国家!我要以一介渺小的人类曹操之名,而名震天下!” 黄凤翔注视着神情激昂、豪情万丈的曹操,刹那间,只觉得他变得异常伟大,无与伦比!许久,曹操才转首对黄凤翔沉沉地道:“这件事,我对苟或都没提过…

    …!”

    黄凤翔诧异万分地道:“丞相,那么,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呢?”

    曹操深沉地道:“因为……我需要娘娘你的协助!所以,必须得说与你听!”

    黄凤翔闻言,惊疑不解地注视着他,只听曹操神情激昂地道:“我的确是拥有强大的兵力,足智多谋、末卜先知的军师及勇猛的武将们。但是,我还欠缺一样能使战役顺利、国家兴隆的东西!那就是……就是臣下及百姓对国家的‘忠诚之心’!现在,我们魏国上下军民都对龙娘娘崇拜、坚信有加,所以,他们信任你,就说明是对你的崇敬,同时,也是对我的信赖!士兵们只有这样,才能打胜仗,战胜敌人!”

    黄凤翔闻言,才知曹操之意。

    由于,曹军被孔明连续用“空城计”一一“火攻”及白河处“水攻”而遭惨败,作为曹军统帅──曹操,自是怒不可遏!随遗兵调将进攻刘备刚撤兵驻扎在此的───樊城。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