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军民逃亡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十六章 军民逃亡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公元二零八年───刘备军被曹军攻击,根据军师诸葛孔明的提议,刘军将士们从樊城向襄阳逃去。因惧怕曹军而跟随刘备的数十万民众一直从新野、樊城紧紧跟随着刘备。

    百姓们扶老携幼、拖男带女、报车步行、挑担背负着,一路哭泣而行。情景甚是凄惨!

    刘各心情沉重地看着那排列长达数十里的人群,悲场地对身旁的孔明道:“孔明军师,这如何是好?我觉得很吃力,这么多的民众依赖,信任我,而我却无能为力。”

    孔明闻言,安慰道:“主公,你不要太自责了。因为,百姓们惧怕曹操,所以,才不辞劳苦的情愿跟你。由此可看出,你是深得民众的爱戴的。 虽然,曹操位居高职,却是个无法抑制自己情感的人物。从前,那场徐州之役就是起因于徐州牧陶谦的部下杀害了曹操之父,才引发了曹操的报复、起兵来攻的!”

    “父亲被杀使曹操失去了理性,不仅徐州的士兵遭殃,就连数十万的一般百姓……妇孺、老人,也无一幸免地惨遭杀害,这些事想必主公也知道吧?对待自己的敌人,他冷血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不寄予丝毫同情,由那场血腥的屠杀中,荆州百姓就早己领略了曹操的冷酷无情,阴狠毒辣的本性了!” 孔明说完,双目喷射出仇恨的怒火来,神情甚是激动。

    刘备惊疑地注视着孔明,低沉地道:“真没想到……军师你竞也会如此指名道姓地辱骂他!”

    孔明闻言,愤愤地道:“因为……因为,当时我也在场!在徐州那群逃避曹操杀戮的百姓中,我也身在其中!”

    刘备惊讶万分地注视着孔明……孔明又感慨万千的悲恸地道:“当时,那情景令我现在忆起仍心有余悸,不免胆寒。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大地堆满了死尸,如柴垛般地高高堆起,河水也因鲜血而被染成了鲜红色。许多人临终时的惨叫声、哀号声、怨恨声,至今仍萦绕在我耳际!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那不把人当人看、大肆屠杀的曹操的残酷暴行!”

    刘备听着孔明这一番愤慨之言,道:“孔明!这个饱尝战乱之苦,深为曹军的暴行所痛心疾首的年轻人,为了我们‘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这个宏伟的目标,来共同作战吧2”

    孔明身旁的黄月英想着孔明刚才所言,亦不禁暗付道:“曹操想一统天下,是为了自己的权利欲,而非为百姓造福,因此,孔明夫君才会拒绝为曹操效力。可是,和曹操作战一样会导致百姓牺牲流血,难道说,没有牺牲就无法建筑一个安和的人世吗?”

    长长的逃亡队伍,仍是熙熙攘攘的不停走着,百姓们忧心重重的茫然地看着前方!

    在这逃亡的人流中,有一位年青少妇肩负行李右手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那小孩眉目清秀,甚是讨人喜爱。

    突然,这小孩向这少妇问道:“娘,敌人的军队是不是比玄德大人的人多得多呀?”

    那少妇怒瞪着儿子,怒道:“你……你这孩子!不要乱说!”

    小孩嘟起小嘴,气呼呼地道:“娘,是你昨天自己那样说的嘛!我说的不对吗?”

    周围的人们都用眼怒瞪着小孩,那少妇生气地道:“傻瓜!不许你再那样胡说八道了!”

    小孩瞪大双眼,迷茫地问道:“为什么?我们要是被那些坏蛋抓住了,不是全都会被砍头的吗?”

    少妇气极吼道:“叫你别再说了!再说,我就打你屁股!”

    小孩见他娘真的生气了,忙低头不语。

    蓦地,她们前面有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注视着她母子俩,微笑着道:“别担心,没事的!因为……因为,我们有龙大哥在啊!他很厉害,他会保护我们的……!

    ”

    少妇未等她说完,便惊讶万分地急急问道:“你说‘龙大哥‘?是……是说那个龙之军师吗?”

    小姑娘点点头,挥舞着双手得意的轻轻地道:“昭:就是他!他好厉害呀!上一次,他还把自己大好几倍的一个叫许褚的敌将给打倒了呢!” 旁边,有两名中年男子,其中一名较胖的那人,兴奋地道:“昭!这我倒听说过!”

    他话音未落,身旁那较瘦之人急急道:“这消息,我也听说过!听说那个叫许褚的人可是曹军是最厉害的大将哦:那龙之军师竟然一拳就将他击倒了,真不愧是龙的化身呀!”

    一名肩背一袋米的小伙子闻言,忙奔前两步,看着二人,高兴地道:“是啊,有了龙之子,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就算曹操他亲自攻来,我们也能化险为夷的!别担心了:”

    忽然,旁边有人接道:“哼!光讲浑话有什么用?”

    众人忙转身看去,只见后面走来一位驾双马车的壮汉,车里装满了沉重的器具。

    小伙子忙气恼万分地怒瞪着他,愤愤地道:“喂!你这人是怎么啦!你对龙之军师有什么不满吗?老兄!”

    就在他马车后边不远的龙天扬与冬梅二人注视着那赶马车的壮汉,看他如何回答。

    只见那壮汉鄙夷地瞥了那小伙子一眼,冷冷地道:“曹军可是百万雄兵哪!而我们这边却连五千都不到!只有一个龙之子在,他能应付得了那么多人吗?不管我们怎么逃,也逃不了被杀的命运!”

    话音未落,只见人群中议论纷纷,都惊愕万分地注视着那壮汉。那小伙子闻言,不由惊呼道:“啊!什么?百……百万雄兵?” 龙天扬二人闻言,也不由沉重地点点头。暗忖:“这壮汉并未夸张,现在的确是敌众我寡,双方兵力相关悬殊,难怪他会如此说出。 众人都忧心重重地议论著,向前走着,走到一段地面潮湿的路时,忽地,那车□辘猛然陷进地面,深达一尺有余。

    那壮汉忙跑过来一看,马车已倾斜,一边□

    辘深陷。他使足力,使劲向前推去,那马车只微微地动了几下,反而陷得更深了。

    那壮汉着急的呐呐地道:“这下完了!我得暂时卸下行李,然后再把车推到前面才行!可恶!连这马车都和我过不去!”

    那壮汉正欲转到车后,再用力推时,只见有一身穿甲育的少年,又将双臂放在车板下面,猛然一声大喝,只见那马车已倏地从坑内开起,然后,他一按马车,那车便向前驰丈余:不知是谁惊呼道:“他……他就是龙之子!” 众人闻言,忙都聚了过来,纷纷惊叹道:“哇!好……好厉害呀!一把就把这千多斤的马车给推了起来,真是神力啊!”

    众人都羡慕地注视着龙天扬,不住时惊赞着。而那赶车的壮汉早己惊得膛目结舌。

    龙天扬转首注视着他,深沉地道:“这位兄台!你说的话虽然一点都没错!可是,尽管如此,你也不能太悲观,还是得想着要活下去,否则,就真的会被他们曹兵杀了哦!”

    那壮汉嗫嚅着,惊骇无比的注视着龙天扬。

    人丛中立即爆发出赞叹声:“好……好厉害呀!龙之子一个人就把满载着货物的马车给抬了起来,还有,他推那车时,将那体壮膘骡满的马都推出了几米远……

    ”

    “他就是这样打倒许褚的呀……这不是象我们这些普通的人所能办得到的!他果然是真正的龙之子!”

    “是啊!我们这路上只要有龙之子保护着,他就会让我们免遭曹军毒手的:我们一定会脱险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纷纷议论著赞叹着……忽然,走出一位年己花甲的老抠,他缓缓走到龙天扬面前,笑容可掏的道:‘太感激你了,龙之子!有你在,我们这些人都会没事的!“龙天扬心在颤抖,在悲痛……暗付道:“这些人们什么都不明白…

    …根据往后的历史发展,我们就算到达了襄阳,蔡瑁他也不会让玄德大人和我们一行人进入城内,我们还是只有继续逃亡一途可走……然后,终于被曹操的先头部队给追上,许多的士兵和百姓惨遭毒手,尸横遍野的这段历史,他们也毫不知情……

    他们一点也不明白眼前已有一桩大悲剧在等着他们,他们只是想念龙之子的力量,而感到安心,他们想念只要有龙之子在,自己就能免遭曹军的毒手……蓦地,冬梅羡慕地道:“天扬!百姓们经过刚才之事,似乎对你的爱戴又更加深了呢!对丁,你刚刚使出是‘云体风身‘之术吗?好厉害呀!竞能将那沉重深陷的马车只身拔起!”

    龙天扬摇摇头,低沉地道:“可是,它对曹操的大军却一点也派不上用场,要光靠‘云体风身‘之术来解救大家,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身为龙之子的我又不能把这层顾忌说出来!”

    冬梅点点头,低低地道:“天扬,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的苦衷,我也能深深地体会到。但是,面对这些深深崇敬、信任你的百姓们,你就尽一些力吧!啊!襄阳己快到了,我们赶快一点吧!”

    又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赶路,众人终于来一了襄阳城的城前。

    兵士们齐欢呼道:“啊──是襄阳城!我们终于到了!”

    刘备偕孔明、关羽、张飞、龙天扬、冬梅和赵云等人驰在队伍的前面,瞬间,便来到那高大雄伟的城门前。

    城门紧闭,也无士兵把守。刘备向城楼上仰首大喊道:“在下刘玄德,为逃避曹操追杀,特与百姓共同逃奔至此,还请开城让我们进入!” 话音未落,只见城楼上己涌现多人,众人如众星捧月般簇拥出一将。

    刘备注目一看,低低地道:“蔡瑁!”

    只见蔡瑁手扶城墙,阴狠狠地道:“玄德,你这个国贼,在下面乱叫什么啊!

    快滚吧!我绝不会开门迎贼的!”

    张飞闻言,怒不可遏,他切齿道:“你……你说什么?大哥,既然如此,我们就用武力攻城!将蔡蓦那狗杂碎抓住千刀万剐!” 刘备侧首注视着他,阻止道:“慢着,张飞!”他抬首注视着蔡瑁,思索瞬间,沉沉地道:“蔡瑁,假如你嫌我碍事,我愿意离开,但其他这些人是荆州的百姓,能请你开门收留他们吧!”

    蔡瑁闻言,冷冷笑道:“呵……玄德,他们是跟随你而来之人,非我荆州之民!我要是收容了他们,会被丞相惩罚的!”

    刘备惊愕的注视蔡瑁,万没料到蔡瑁间会说出这番不近情理、人情之话,随惊诧地道:“你……你说什么?蔡瑁!这可是荆州的百姓啊……” 还未等刘备说完,蔡瑁便凶狠狠地道:“别理他们,把他们全赶走!”

    说无,一挥右手,城楼上立即涌现出数名弓箭手,个个拉弓拈箭,向城下众人瞄准。

    “哩哩……”万箭齐发,密如雨点般向人群中射到。

    众人吓得大惊失色的惊叫道:“啊!快逃啊!”呼喊声伴随着弓箭的呼啸声,叫骂声混合著惨叫声,响成一片……刘备边用剑拔挡着那如雨如蝗般密集的箭,边愤怒的注视着那些在不停地射箭的蔡瑁众人。 龙天扬双目圆睁,气愤万分地用剑拔挡着射来之箭。忽然,他听到有小孩在呼喊道:“娘,娘……你别死呀!”

    闻声,他蓦然看见一少妇全身己中了五六支箭,己奄奄一息了。那小孩痛哭流涕地叫喊着摇拉着他娘,其情景甚是凄悲。

    龙天扬见状,也不觉心中悲恸不已,他忙奔了过来,用剑挡着那射向这母子俩如雨般的箭。

    那少妇见龙天扬站在身旁,随便吃力地道:“龙之军师大人!求求你……将这孩子……照………”

    话未说完,便垂下首来,寂然不动。

    龙天扬忙惊呼道:“这位大嫂,你醒醒……”但这少妇己纹丝不动……龙天扬悲恸万分……那小孩趴在他母亲身上,号陶大哭不止。 豁然,刚才百姓们那信任的言词,神情一──浮现在他脑海里,萦绕在他耳旁。

    惨嗥之声,不断传来,躺下之人,越来越多。

    蔡瑁在城楼上俯视着下面不断伤亡的兵民们,他不禁狞笑着恶狠狠地道:“支持玄德的人,都该杀!你们给我狠狠地杀!” 龙天扬注视着那如厉鬼般地蔡瑁,不禁怒从心起,他双目暴睁、角毗欲裂地狠盯着那得意异常的蔡瑁,随便一把将身旁一名士兵的长枪夺过,恨恨地呐呐的道:“只有你……只有你的命才是值得爱护、珍惜的吗?为了巴结诌媚曹操以苟延残喘,你甚至不惜杀害无辜的人吗?”

    突地,他一声厉喝:“蔡瑁一一!!!”话音未落,他己将手中长枪如闪电般向蔡瑁抛去!

    蔡瑁突听城楼下有人大喊他,忙注目看时,只见一杆长枪如虹般射向自己,只吓得魂不附体!

    已来不及躲避,已被那长枪穿透右肩窝,钉在身后的大柱上。

    蔡瑁疼痛难忍,忙大呼道:“哇啊!谁快帮我把枪拔掉呀!痛死我了!”

    上前几名士兵,正欲给他拔枪只见龙天扬手里又握着长枪,大喝道:“别动!

    蔡瑁,快叫那些士兵停止射箭!否则,我就瞄准你的头!” 黄月英见状,惊呼道:“天扬公子!”

    龙天扬双目喷射出仇恨的怒火,大声道:“蔡瑁,追根究底说起来,都是因为你企图杀玄德大人,凤翔才会被司马懿抓走!这一切的罪恶之源,都是你所引起的。因此,我要杀你,不会有半点犹豫的!”

    蔡瑁痛得龇牙咧嘴的急急辩道:“龙之子,这……那次暗杀玄德大人,并非是我个人的……”

    未待他说完,张飞己紧咬钢牙,豹眼圆睁地怒道:“蔡瑁,你还狡辨!全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害得我不能再和龙之女在一起喝酒了!” 关羽也接续道:“而且,害得天扬也差点因此而丧命!”

    张飞将丈八蛇矛一挥,怒吼道:“蔡瑁,你还不快叫他们退下!否则,就别怪我们的青龙刀和蛇矛要贯穿你的五脏!送你上西天!” 蔡瑁闻言,不禁骇得直哆嗦地喃喃地道:“啊!是关羽……张飞他们!”

    突然,城里冲出一将,只见他身长八尺,面如重枣,率领几百名士兵冲上城楼,大喝道:“蔡瑁,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你这个残暴不仁的家伙!向曹操献媚、卖国求荣的你,才是真正的国贼!”

    “呛啷”一声,这人抽出宝剑,怒瞪着蔡瑁,厉吼道:“蔡瑁,你要是再敢下令向玄德公放箭的话,我就绝不饶你!玄德公乃仁德之人,今为救百姓而来投我们荆州,你为什么拒绝他!而且,还残杀军民!?” 蔡瑁注视着那人,咆哮道:“魏延!你是疯了吗?蠢蛋!竟敢对我如此大吼大叫!”

    城下的张飞一见这被称为“魏延”之人,随对关羽喜滋滋地道:“二哥,原来,这荆州城里也有这么一名勇猛的‘男子汉’啊!” 突地,孔明对刘备低沉地道:“主公,我们快趁现在离开这儿吧!”

    刘备点点头,随命军民们速速离开这里。军民们扶老携幼,夺路向城外而去。

    蔡瑁见刘备众人都趁机撤走,随气得暴跳如雷地怒吼道:“啊,狡猾的刘备!

    对!都是你这个该死的魏延,被你这么一闹,玄德他们全借机逃走了!来人,快把这个叛徒给我抓起来!”

    众士兵如狼似虎时将魏延团团围住。

    忽然,一声破空风响,“鸣”地一挟着劲风,从城墙上飞过来──杆长枪,刺向四名手执长枪正欲刺向魏延的士兵。

    那四名士兵,齐齐一声惨叫,全被那飞来的长检自前胸刺入,后胸透出,串在一起。

    魏延忙惊疑地俯视楼下,只见张飞向他一招手,高声叫道:“老兄,趁现在快逃吧!如果你没死的话,我们就后会有期了!” 魏延闻言,眺望那渐渐远去的张飞,大声叫道:“张飞!我看,你才得小心别被曹操给宰了呢!要不然,就后会无期了!” 魏延扫视着那围住他的士兵们,怒喝一声,抡起大刀劈砍戳剁,杀向众人。

    猛将──魏延,在一番激斗后,总算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因寻不见刘备,随独自往长沙投奔长沙太守韩云去了。

    刘备率领军民一路猛奔,刘备扫视着身后那疲惫不堪、行走缓慢的人流,低沉地对身旁的孔明问道:“军师,往后我们带着这些百姓该何去何从呢?” 孔明闻言,沉思瞬间,深沉地道:“主公,我想我们就到江陵去吧!江陵是荆州第一要冲,兵粮也很丰富……只是……”

    刘各见孔明欲言又止,忙急急问道:“军师,只是什么?”

    孔明顿了顿,沉重地道:“只是像我们这样带着数十万百姓一起,是不可能如预期中前进的!我怕再这样下去,只会被曹军追上,而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我知道这样说有点残酷,但,我们实在必须要早点和百姓分开,赶紧前往江陵才行,不然,将要不多时就被曹军们追上了!”

    刘备闻言,激动万分地道:“这……这一点,我办不到!”

    孔明注视着神情激动的刘备,着急地道:“主公!你……”

    未待他说完,刘备便激动的脸色惨白,嘶哑地道:“军师,刚刚你还是对我说过吗?你说你忘不了曹操他草营人命暴行!假如我现在抛弃这些百姓,任他们遭到曹军的杀戮的话,这和曹操屠杀百姓的暴行有何异呢?让我放下百姓而不顾,只管自己逃命,这种做法,我绝不赞同。我宁愿做一个和百姓们一起死在这乱世中的傻将领,哪怕只有我一个也好!”

    孔明被刘备这番发自肺腑的真诚之言,所深深震惊、感动!童年时所亲身经历过的战乱之苦。

    其悲凄的情景又历历在目。心里暗道:“这个乱世,因战争而牺牲的,并非总是当权者,而是一些没有抵抗能力的平民百姓!” 刘各转首对他坚决地道:“走吧,孔明军师!我意已决,只要活着一天,路就会无限绵延!”

    孔明闻言,面露喜色、欣慰地对身旁的月英低低地道:“月英!至今我终于可以确信了,少年时我理想中的主君形象……那个我愿意竭尽毕生精力辅佐的主君,就是我前面的这一位宅心仁厚、仁德之人──刘玄德!” 刘备、孔明等一行人率着百姓们缓缓前行……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