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自然之气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二十二章 自然之气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正说着,蓦地,曹操看见张飞身后的树林里尘烟滚滚并快速的弥漫扩散向四周。

    他不禁惊骇万分的暗付道:“张飞身后的树林中尘土飞扬难道…

    …难道有伏兵吗?“

    原来,林中那扬起弥漫的灰尘,乃是张飞让宇文绪所执行的计策……

    只见宇文绪向兵士们命道:“你们跑动的范围再大一些,多扬起一些灰尘,让敌人以为树林里有大批伏兵,而不敢轻易追来……”

    士兵们闻言,皆抖缰绕树而驰,而他们座下马的尾巴上却绑着一小捆树枝,那些树枝所拉之处,立时尘烟滚滚、尘土飞扬……

    宇文绪扫视着四周越来越浓越大的灰尘,不禁敬佩地轻轻地道:“真没想到张飞还能想出这样的计策,让士兵们在马尾巴上绑上一些树枝,扬起尘土佯装有很多士兵伏在此,而心有顾虑,因此,曹兵们才不敢攻来。哦!看来他也挺有心计的吗?”

    突然,有人在他身后急急地道:“这样是不行的,宇文绪!这点小把戏是骗不过敌人的…

    ……!“

    宇文绪骤闻此言,忙回头看去,不禁惊讶地脱口惊呼道:“‘龙之子’!你…

    …”

    只见龙天扬与冬梅、小虎正自林中向他走来。冬梅搀着龙天扬,小石头亦用小手关切的拉着龙天扬的左手,目不转睛的仰视着他。

    冬梅见龙天扬面色惨白,满面汗水……神情极为勉力,她遂关切而担忧的急急地道:“天扬,我说了让你不要勉强来此,你却……看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呢!”

    宇文绪在旁亦低沉地道:“是呀,‘龙之军师’你一定要养好身体才行!你不用担心我们了,因为,张将军的这条‘伏兵之计’肯定很有效果的!”

    龙天扬闻言,暗忖道:“没错,在历史上曹操确实因为张飞的这‘伏兵之计’而暂时退却,可是……现在,敌方有那拥有‘破凰之相’的司马懿在,他一定会…

    …”

    想至此,龙天扬语重心长地对宇文绪道:“你忘了吗?字文绪!司马懿的法术……可是能看破你们这伪装的。”

    宇文绪经他这么一提,豁然大惊,他紧握双拳,神情凝重的急急地道:“对呀……糟糕!我们这个小计策他要不了片刻,便能看得出来……”

    龙天扬神情肃穆的沉沉地道:“因此,对于凭气观人的司马懿来说,这条伏兵之计根本起不了丝毫作用!”

    冬梅在旁惊诧万分的注视着他,不解其意。

    冬梅惊疑地向龙天扬问道:“天扬,你刚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伏兵之计’对司马懿行不通呢?”

    龙天扬面色凝重地道:“当然,张将军现在牵制住了曹军,扬起尘土伪装有伏兵,这也有一定的效果,特别是曹操还不知道孔明军师去了夏口,他一定会以为这是孔明军师的伏兵之计,因此不敢紧迫不舍……不过,这计策只有当他认为我们有相当数量的伏兵时,才会有效果!如果他们得知我们根本没有多少兵力的话,那‘伏兵之计’就不管用了!而且,司马懿使用神仙术,即使不能用肉眼观测出我们,但他也能凭借‘气’辨别我们的数量!

    因此,‘伏兵之计’对他……“

    未待他道完,冬梅已惊骇万分的急急地道:“啊……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敌人知道我们没有伏兵的话,那张将军再厉害,也不可能挡得住数万曹军的进攻呀:”

    一旁的宇文绪亦沉思着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不光是玄德公…

    …我们也会全被曹军杀死的!“

    听宇文绪如此一说,冬梅亦更惊骇不己,小虎也惊惧的抓住冬梅的右臂,满面惊惶之色。他嗫嚅着仰视着龙天扬……

    龙天扬伸手轻轻在小虎的右肩上轻拍了几下,然后,悲恸而坚定地道:“小虎,我……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我再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伙伴们被敌人杀死了……!”

    闻言,小虎突然急急地向他问道:“龙大哥,我……我哥哥他……他死了吗?”

    说着,小虎目不转眼的注视着龙天扬,急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龙天扬悲恸万分的流出泪来,低低而愧疚地道:“小虎……对不起!我……我实在没有勇气告诉你……那都怪我……你哥哥为了救我……而…

    ……“

    旁边,冬梅与宇文绪二人皆沉默不语,神情悲哀不已……

    小虎怔怔地流着泪,而并未哭出声来,龙天扬见状,愧疚万分地抓住他的双手,低低地道:“小虎,我……我真的很对不起你……!”

    小虎闻言,强笑道:“龙哥哥,你不要太愧疚,因为我哥哥他真的很喜欢为你战死的……”

    顿了顿,他回忆着道:“我哥哥在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他一人辛辛苦苦地把我带大,当别人一嘲笑他既没有父母又没有钱时,他就忍不住和别人大打出手的。其实……哥哥他非常羡慕龙哥哥你,因为,你也没有父母,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玄德大人的军师!”

    龙天扬激动万分的道:“小虎……你……你哥哥是这样说我的吗……”

    小虎点点头,低低地道:“哦!其实他并不喜欢卖油卖壶……而最喜欢的是:

    能当上‘龙之军师’的士兵。当他成为你的士兵之时,不知道他有多高兴呀:所以,他临死之前,能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已感到死而无憾了……”

    还未道完,小虎便悲痛欲绝的痛哭起来。

    龙天扬见状,亦悲伤万分。他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小虎的双手,轻轻地道:“小虎……我对不起你及你为我而死的哥哥……”

    小虎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他泪流满面的痛哭不止。天扬注视着他只觉得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愧疚感在快速的升腾……升腾为一股豪气……

    突然,他双目暴睁,激动万分的沉声地道:“小虎……你们听我说,我有—个办法可以瞒过司马懿!”话音未落,冬梅与字文绪齐惊道:“啊!

    能瞒过司马懿?这……这……“

    龙天扬神色肃气势汹汹的续道:“不过,我是第一次尝试,不知道能不能奏效……但是,我己别无选择,为了死去的伙伴们,我只有用那超越‘神仙术’的力量了!”

    此刻,曹操惊疑万分的凝视着张飞身后那遮天蔽日的尘烟,对身旁的张辽深沉地问道:“张辽,你怎么认为……那对面林中飞扬的尘土?”

    张辽思索着低沉地道:“丞相,属下以为张飞虽然有万夫不挡之勇,但他却不可能一个人守得住这桥,我想……我想他们一定有伏兵隐在林中,他们想乘我军渡河时发动狙击,袭击我军!”

    曹操闻言,微微颔道道:“哦,你想得正和我一般……刘备他有孔明为军师…

    …而那孔明的诡计又是让人防不胜防的那林中一定有他们设置的伏兵!”

    那身在曹操左边的司马懿闻言,不禁暗笑道:“伏兵?看来丞相还不晓他们那所玩的小把戏,我看得见,也能够感觉到,敌人的数量并没有多少……最多不过三十几人!没办法,如果我不劝谏亟相,那刘玄德和‘龙之子’就会乘机逃跑了!”

    想至此,他正欲提缰向曹操走去道明事实,突然,他感觉到有一股惊天泣地的强“气”正快速无比的逼了过来。

    司马懿惊然大惊,暗付:“难道……难道这股‘气’是……是敌人的气在增加吗?这气真的强烈的让人发怵!”

    的确,这令人心颤胆寒的“气”正是由林中龙天扬身上所发出的。只见他双手下垂,双目微闭。周围的树木花草……皆在震颤不已……

    冬梅扫视着四周,谅疑万分的道:“奇怪?

    明明没有风,树木却在晃动,树叶纷纷飘落。这…

    …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骑在马背上的宇文绪游目四望,亦惊诧万分的低声道:“啊!邪门……我为何总是觉得周围的树木花草都象是在看着我呢?”

    说时,他将目光停注在三米外那神情肃穆的龙天扬身上,暗忖道:“‘龙之子’,他神秘今今的究竟在干什么?”

    此刻,龙天扬正在运用“神仙术”来抵抗曹军的侵入。他边运功边暗想道:“神仙术‘也就是’云体风身‘之术所开发出的人体所潜藏的能力,如此得到超越常人的力量……不过,我在受到’赤飞虎‘的暗术被关入自己的内心世界时感觉到:作为人类思维的心灵比起生命的本质,那只是毫不足道的……而当我听到月英的’尊者文字‘时,我才感觉到了生命的’根源之力‘的存在!司马懿,你尽管用’气‘、用法术看吧,感觉吧……

    我一定会让你失望的!因为,我这就施展出你企图让我坠入‘破凰’时,我所获得的力量,森罗万象的——‘生命的呼吸’!“想至此,龙天扬只将双手一错,交叠胸前,顿时,只见他衣衫袂袂,衣袍如鼓……

    旁边,冬梅、宇文绪等刘军众人只觉得有一阵莫名其状的狂风骤然刮起。皆大惊不已……

    士兵们皆惊诧着议论着道:“啊!怎怎么突然刮起风来了……”

    “这风来得好快呀!不过,这风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有一种……有一种寒气逼人的感觉!”

    冬梅扫视着四周,惊诧已极的喃喃地道:“风……这是风吗?怎么感觉到有些怪异……”

    她左边的宇文绪亦惊骇万分的道:“不对,这绝不是普通的风,为什么我感觉到这风里有股强大的‘气’呢?难道……”

    与此同时,桥对面的曹军人马皆人喊马嘶,乱成一锅粥般……

    只见那些骑兵的座下马,皆扬蹄张口,乱蹦乱叫……众人皆惊骇万分的道:“啊!这这马怎么突然受惊了?真的奇怪……?”

    那勒马喝止不住的曹操惊骇万分的暴睁双目注视着对面桥后的树林,暗惊道:“这股气非同小可,是何故……有这突然而来的‘气’呢?”

    曹操紧皱双眉,努力的猜想着……此时,那坐在马车的黄凤翔亦感受到这种神奇的“气”流。

    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对面桥的的树林,惊讶万分的低声道:“这是怎么了?我……我怎的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道视线!啊!还有一种压迫感!”

    此刻,曹操左面的司马懿亦惊讶的暗道:“晤!连战马都本能地觉察到这股异常之‘气’,不过,刚才敌人只有那么一点‘气’,为何现在却增加了无数倍呢?”

    正在此时,他身旁旁的灵虚却深沉地道:“司马懿大人,我……”

    未待他道完,司马懿便沉沉地道:“灵虚,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问这‘气’是谁发出的对不对?”

    灵虚惊疑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与此同时,那独挡在桥头的张飞亦侧首向身后的树林注目看去,同时,心中暗惊道:“为何…

    …为何我的背后会传来这么强大的‘气’呢?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就在他身后的树林中,龙天扬正在凝神运功。只见他双手时而平伸,时而下垂……

    旁边的冬梅见状,惊诧地喃喃地道:“天扬到底在干什么?我怎么感觉到周围的‘气’愈来愈强呢?”话音未落,忽有人低沉地道:“这是自然之‘气’!”冬梅忙回首看去,只见身后的一棵古松旁,不知在何时月英己立在那儿。她忙惊呼道:“月英!你……”

    月英扫视着四周,静静地道:“天扬使周围的自然……包括树木和小动物……

    一切生物的‘气’产生了膨胀……”

    冬梅闻言,脱口惊呼道:“啊!会……会有这种事?怪不得他在那儿一直神秘今今的……”

    月英顿了顿,低低地续道:“‘气’是生命所散发出的能量……并不是只有人才具备的,没有感情的树木也会生长结实,拥有‘生命之气’。草木虽然不会象人类一样思考问题,但其生命的本质却和人类毫无异样。也就是说根本的‘生命原则’不论是人类还是花草树木,他( 它) 们都是相通的,只要领悟了此‘原则’就可以象天扬一样以自身为媒界,使自然之‘气’发生流动!”

    冬梅听罢,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不解地道:“月英,你刚才所说的这番话太深奥了,我一点也听不懂耶!”

    月英颔首道:“哦!这些话确实很难理解!

    因为,这也是‘尊者悟性’的一部分。不过,虽然这只是‘尊者智慧’的一小部分,但天扬只接触了一次,就能立刻灵活运用……因为,‘天命之相’真是存在着无限的潜力!“

    曹军们被龙天扬好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气”

    所震慑了。他们的马匹乱蹦狂嘶的更厉害了。

    前面的张辽用手紧紧勒住马缰,以防马匹狂蹦乱跳。他侧首注视着曹操,急急地道:“丞相,这样下去,我想我军将会发生混乱的,那时就难以调遣了。依属下看,不如……!”

    曹操扫视着左右众人,然后,一勒马首,深沉而无奈地命道:“敌军似乎有许多伏兵……好,那我们就暂且退兵!撤!”曹军们闻言,遂急急地拔转马首策马疾驰向后逃去。

    司马懿率“虎豹骑”众人亦急急抖缰疾驰。

    与他并辔而行的灵虚向他侧首问道:“司马懿大人,难道我们就这样狼狈的撤兵吗?咱们这么多人就这样窝窝囊囊的离开,未免让他们太耻笑了!”

    司马懿瞥了他一眼,神情肃穆地道:“灵虚,难道你没看出来吗?刚才那股逼近的强‘气’与‘神仙术’的威力相异……我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法术,如果我们贸然追击的话,也许会遭受很大的损失。我猜十成的就是‘龙之子’搞的鬼,他竟然掌握了这样强大的力量!这……我绝饶不了他,我决不允许有比我更厉害的人物存在!”

    道罢,司马懿的额上不禁沁出了细微的汗珠,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惶恐的神色……

    灵虚闻言,不禁暗惊道:“龙天扬……竟然能令司马懿大人忧心重重,看来我得应早点干掉他们才行!不然,我们将寝食难安……”

    此刻,就在他俩身后,黄凤翔坐在马车上,许褚手握马缰,驾驭着马车,向前疾驰。

    突然,许褚转首向车内的黄凤翔深沉地问道:“龙娘娘,你是否也感觉到刚才那强烈的令人几乎窒息的‘气’了吗?”

    黄风翔颔着道:“哦……不过我感觉到他们大林中的人数不多。虽然如此,但那汹涌而至的‘气’却有排山倒海之势……隐约之中,不知为什么我却感觉到那‘气’中有一种异常的亲切感…

    …“道至此,黄凤翔己完全沉溺于遐想之中,她暗付:”那亲切感,就象以前天扬在我身边时的安全感一样……“

    突然,她觉的脑海里有入在亲切地道:“凤翔!”骤闻此言,黄凤翔不禁失声叫道:“天……

    天扬!“

    驾车的许褚闻言,惊疑地注视着她问道:“娘娘,你怎么啦?”

    黄风翔正欲答话,忽听龙天扬的声音又在她的脑里耳里响起:“凤翔,现在…

    …我还不能去救你……但是,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黄凤翔闻言,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她通过体内那条神秘的视线清晰的看到,龙天扬正在她对面的林中深情地遥望着她。见此情景,她情不自禁的激动万分地暗道:“天扬……天扬,我一定等着你的到来,不论等多久,你放心吧!”

    树林中的龙天扬凭“气”竟触到她这番令人激动万分的话语,面孔上不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突然,他感觉到头部一阵昏眩,眼前一黑,便身不由己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站在他身旁的冬梅见状,惊然大惊,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急急地道:“天扬……天扬,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与此同时,黄凤翔亦通过体内那神秘的视线,见龙天扬忽然倒地震得她不禁脱口惊呼道:“啊!天扬……天扬,你千万别吓我啊……”

    许褚惊诧万分的注视着她,关切地道:“娘娘,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太累了?”

    黄凤翔实摇摇头,痛苦而惭愧地道:“我真的是软弱无力,太没用了……眼看着心爱的人受伤晕倒……而毫无办法……”

    说着,她便泪流满面的啜泣不己……

    许褚闻言,摇头叹气的重重地道:“唉!娘娘……”黄凤翔心中惆怅、愧疚、自责不己。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