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疑兵之计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二十三章 疑兵之计
(88106 www.88106.com)      威风凛凛的屹立在桥头的张飞注视着疾驰逃去的曹军们,不禁得意的自言自语笑道:“哈哈哈……看来是我的‘伏兵之计’吓退了这些家伙,没想到,我张飞也有天扬那小鬼的妙计吧!啊!对了,我赶紧得把桥烧掉,这样就可以多争取一些时间,以防他们从此桥度过,追击我们!”

    说着,他便转身正欲用蛇矛斩桥时,只见对面冬梅扶着龙天扬正向他走来。

    张飞见状,忙急急的关切地向天扬问道:“天扬,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呢?

    你为何会来到这儿呢?”

    龙天扬静静地道:“张将军,你正准备毁桥是吗?”

    张飞点点头,低沉地道:“对呀!怎么了?

    难道你有什么意见吗?莫非……“

    龙天扬微笑着道:“张将军,千万不要将这桥毁掉了。因为,就这样我们更能争取时间!”

    张飞疑惑不解的瞅着他半天,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冬梅向站在那儿怔怔发愣的张飞低沉地喊道:“走吧,张将军,天然已晚。你还要考虑得那么多,天扬自有他的妙计!”

    张飞极不情愿的提着蛇矛,缓缓与众人一道走进林中。

    不多时,月牙儿已升持在空,校结的光辉洒泼在林中的草地上。

    在一块空地上,有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刘备等人围在周边,在不住地议论着……

    只见刘备端坐在一块磨盘大的巨石上,他扫视着众人,静静地道:“看来,我们已经成功的吓跑了曹军……”

    他左边的张飞闻言,不禁,吹胡子瞪眼的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刘备侧首注视着他,责备道:“翼德!你到底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张飞气咻咻地辨道:“我当然在生气了,大哥!因为,我以为是我的‘伏兵之计’吓退了曹军呢,现在才知道原来却是天扬在后面帮的忙……让我空欢喜一场,你说我能不气吗?而且,我要烧掉当阳桥,天扬他也不同意……!”

    张飞喋喋不休的说着……

    刘备将目光移向对面的龙天扬,钦佩而坚定的道:“翼德,你别再罗里罗嗦了!

    天扬他说得没错,如果你毁掉木桥的话,那曹操一定当即就会看出我们没有伏兵,而率兵前来追杀我们!天扬他的卓识远见,我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龙天扬闻言,忙起身谦虚地道:“玄德大人,你太过奖了!”口中如此说出,他心里却暗道:“这这是在《三国志》里看后才知道‘毁桥’反而引来追兵的。其实,我也不知道的……”

    张飞见刘备对龙天扬赞口不绝,钦佩不已,不免更气恼万分。他虎着脸,鼓着腮帮……

    坐在他右边的赵云见状,遂对他安慰道:“张将军,你不要生气。依你的计策也确实吓退了曹军,只不过敌人之中有一个会以‘气’观人的的家伙——司马懿,如果天扬不那么做,你的‘伏兵之计’不是要被他识被了吗?”

    张飞闻言,无奈的自责道:“说来说去,还是说明我的计策不高明……”

    龙天扬忙安慰道:“张将军,你太谦虚了,其实你的‘伏兵之计’的确吓退了敌人!”

    张飞喜道:“真的吗?天扬!我说呢,我的‘伏兵之计’不会没有效果的!”

    此刻,刘备侧首向右边的糜竺突然急急地问道:“对了,糜竺,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被曹军追到了这里,根本不可能去江陵了!”

    糜竺沉思片刻,低沉地道:“主公,我认为咱们应该佯装败逃江陵,半路改道汉津。从汉津乘船沿江水而下,投奔镇守夏口的刘琦公子才是上策。”

    刘备缓缓地点点头,深沉地道:“哦!你与我所想得一样……”

    忽地,他注视着龙天扬,征求道:“天扬,你意下如何呢?”

    龙天扬微一思索,静静地答道:“我也赞成这个意见。”

    刘备闻言,双拳紧握,忽地从青石上站起,坚定地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立刻出发吧!为了逃生,我们要尽量捡大与敌人的距离!”

    众人遂皆起身欲去准备出发之事。

    冬梅至龙天扬跟前,真切地道:“天扬,你的伤势还未康复,来,我来扶你吧!”

    说着,她伸出双手欲将龙天扬扶起,龙天扬摇摇头,感激地道:“不用了,冬梅!我能走的…

    ……“

    突然,张飞走至他二人身后急急地道:“天扬!我忘了告诉你,我白天在‘当阳桥’看见了‘龙之女’,她和曹军们在一起!”

    龙天扬闻言,沉默不语……

    张飞见状,低沉地道:“天扬,看你毫不惊讶的模样,莫非你已经知道风翔今天同曹兵们同来的事了?那么,你一定打算把她救回来了?”

    龙天扬点点头,兴奋地道:“当然了!等我将她救回来后,我们三人再在一块比比酒量怎么样?”

    张飞闻言,笑道:“嘿……别吹牛了!不过,我的确在急切盼望有一天能与‘龙之女’像从前那样在一起举盅畅饮、一醉方休!”

    龙天扬闻言,双手抱拳感激地道:“多谢张将军,你还念念不忘,牵挂着凤翔。”

    张飞连忙摆手,佯怒道:“只许你牵挂她,我就不行啊!算了,咱们不谈这些了,还得准备出发到夏口呢!”

    道罢,一行人皆准备一下,趁夜出发了。

    此时,曹军却在离他们只有四五里地远的景山上扎下营寨,共商攻刘备之计。

    在一座座落在众营帐之中,华丽宽敝的营帐里,曹操端坐在一木墩上,众将并列两边。只见“虎豹骑”之首一一司马懿。向曹操低沉地道:“丞相,我想提议,咱们今夜就趁机去讨伐刘备,打得他落花流水……”

    未待他道完,曹操便惊诧不己的道:“你说什么,司马懿?我们现在就去讨伐刘备?”

    司马懿沉沉地道:“是的,丞相!因为,现在正是讨代刘备的大好时机,千万不要错过,不然,他们马上就会借机逃走的!”

    曹操闻言,面带愠色地道:“司马懿,你别胡说了,难道你没看到树林中那飞扬弥漫的尘土吗?那说明他们可是早就藏有伏兵的,而且,敌人中有位擅于谋略的孔明,我们夜袭实在是太危险了!”

    话音未落,只见司马懿双手作揖恭敬地道:“丞相,你别担心!孔明现在已不在刘备军中,我们只管放心的杀去吧:”

    曹操闻言,脱口惊呼道:“你……你说什么?”

    司马懿忙解释道:“未将以为,孔明现在应该已经去夏口搬援军去了……并且,关羽也不在此,那现在刘备已是势单力薄,根本无法与我军对抗了!”

    曹操直视着他,冷笑道:“嘿……你的话倒挺有趣……你说的这些话是真的吗?

    你是如何得到这些消息的?”

    “……这是我的直觉在告诉我的!”

    “哦!你的直觉可真厉害呀!不过,司马懿,既然你说刘备势单力薄,那他为何不毁掉‘当阳桥’呢?如果他的力量薄弱,那他自然就会毁掉大桥,来拖延时间,以防我们追上才对呀!”

    司马懿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曹操见状,不耐烦的一挥右手,淡淡地道:“行了,你可以退下去了,司马懿!

    我看你是邀功心切,太激动了,追击刘备的任务就交给张辽和文聘去负责,你调集‘虎豹骑’去攻打江陵吧!”

    司马懿骤闻此言,不禁又急又气,沉默不语。

    曹操扫视着帐内右边,铿锵有力的命道:“张辽、文聘二人听令!”

    二人忙闪身站出齐拱手躬身应道:“末将在!”

    曹操注视着那相貌威猛、环眼虎须之人,沉沉地道:“文聘,你是荆州之将,对这一带的地形一定很熟悉。因此,你一定要协助张辽给我将刘备干掉,知道吗?”

    文聘忙拱手恭敬地道:“是,丞相!我一定会带刘备的首级前来向你请功的!

    请放心吧!”

    突然,司马懿大声阻止道:“且慢,丞相!”

    曹操惊疑的轻声“哦”了一声,双目紧盯着司马韶,面现不悦之色。

    只见司马懿缓沉地道:“丞相,你说我‘急于邀功’,难道是我滥杀百姓而遭到龙娘娘的斥责和反对,丞相才因有此一说吧?”

    曹操冷冷地道:“你既然心里明白,就不用多问了!”

    司马懿闻言,冷笑道:“哼!其实丞相你也变化了许多呀……我曾听人传闻,丞相为了大局,可以不顾牺牲无数的百姓和士兵……真是位豪气冲天的枭雄呢!不过,龙娘娘虽是‘龙之女’,但她尚且年幼,丞相怎能对她的话百依百顺,深信不疑呢?……”

    未待他道完,曹操己气得暴跳如雷的大吼道:“什么?你……你说什么……?

    难道……难道你想说我曹孟德对龙娘娘神魂颠倒吗?”

    众将皆惊讶万分的瞅瞅司马懿,又瞅瞅曹操,边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曹操强忍着压住心头的怒火,思索片刻,将右手一挥沉沉地道:“行了,你下去吧,司马懿!

    你的忠告我会记在心上的!“

    司马懿闻言,拱手恭敬地道:“是,丞相!

    刚才我所言多有失,但均是为丞相着想,请丞相见谅!“道罢,他便转身走出帐外。

    众将齐注目盯视司马懿,纷纷议论道:“哎!这家伙的胆子也真够大的,竞也顶撞丞相!”

    “难道他不怕丞相大怒之下,会传令杀了他吗?”

    此刻,曹操注视着司马懿那即将走出营帐的身影,不禁暗付道:“司马懿这个家伙……如果我现在下令杀他的话,众人一定会对我产生不满,如果不杀他,又实在觉得太没面子了……他倒是挺会掌握时间的!”

    众人正纷纷议论惊叹之时,司马懿已走出帐外,还未走出四丈远,灵虚也从帐内走出,跟了过来。

    他来到司马懿右边,惊疑地道:“司马懿大人,你刚才为何要不顾自己的安危而冒死力劝主公呢?”

    司马懿闻言,冷笑道:“哼!你以为我是真的想那么做吗?我只是想‘播种’而己。因为,如果龙娘娘是男人的话,即使年纪尚轻,众将也会将他尊为军师的,但是,她身为女人,那就不一样了。虽然娘娘说的都是正确的话,不过,由于丞相对她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毫无非议……因而,在众将眼中,丞相就会变为一个沉溺于美色之人,长此下去,众人便会对他产生疑问和失去崇敬之心。虽然刚才我确实很冒险,但是收获却很大…

    ……“

    灵虚闻言,不禁暗惊道:“这司马懿的内心真是阴险得让人毛骨悚然。他简直把‘死’也当作儿戏一般,若非我的双目失明,我真的想亲眼看一看他所想象的乱世……”

    正在此时,司马懿侧首向他沉沉地道:“灵虚,走快一点!进帐休息吧!这几天内,你定能听到我所‘播’下的‘种子’发芽之声的!”

    灵虚面露惊疑之色,那疤痕累累的面部骨肉在不停的抽搐着,他紧赶两步,随司马懿进入营帐休息去了。

    三天后,司马懿所播下的“种子”果然生根发芽了——曹操派出的探马探听到刘备一行人已从当阳逃走了。

    曹操闻讯,陡然暴跳如雷的大吼道:“刘备这个混蛋!给我追,不要放他逃走!”

    曹军们忙拔营起寨,风风火火,浩浩荡荡的驰过“当阳桥”直奔刘备他们疾追而去。

    驰在队前的张辽、文聘二人策马疾驰,张辽似有什么心事似的看了看左边的曹操。又瞅了瞅右边的文聘,欲言又止。他犹豫着嗫嚅了片刻,忽然对右边的文聘低低地道:“喂,文聘!”

    张辽轻轻地道:“文聘,司马懿说的果然没错,那晚他让丞相派兵去夜袭刘备,丞相而未采纳他的提议……我想,刘备一定是那晚逃走的,如果丞相立时派人去围剿他们,或许刘备他们现在己不在人世了,丞相也就少了一位对手了。可惜……唉……难道亟相真的对龙娘娘……”

    文聘点头道:“对!让人听见了,我可真完了!”

    二人遂默不作声,抖缰策马向前疾驰……

    曹军们刚驰过“当阳桥”,灵虚与“五虎神”六人便来至桥头。

    司马懿手执一根又长且粗,乌黑发亮的铁杆,他扫视着那浩浩荡荡的曹军队伍,冷沉地道:“看来,这次亟相要恢复失去的威信,只怕很难了。这一切果不出司马懿大人所料……”

    话音未落,“赤飞虎”便恨恨地道:“不过,我们‘五虎神’这次却失去了和‘龙之子’交手的机会。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报上次被他所伤之仇!!”

    灵虚闻言,点点头,神情肃穆的恨声道:“你说的没错!关羽、张飞、赵云还有‘龙之子’虽然,现在还不是杀你们的时候,不过总有一天,我们要亲手打倒你们的!”

    说过后,灵虚大喝一声,猛然一挥手中铁杆,直捣身后的木桥,只听“轰隆—

    —哗啦!”的震耳欲聋之声骤然响起,那坚实宽大的“当阳桥”

    给他这惊天动地的神力用杆一捣,瞬间,己轰然塌下,坠落河中,溅起丈许高的水花。

    灵虚倏地收起铁杆,咬牙切齿的咆哮道:“‘龙之子’,我一定要将你打败,你等着吧2 ”

    就在曹军得到刘备逃走之讯,开始追击他时,仅存的少数刘军和难民已经向汉律进发了。

    刘备与糜氏兄弟及张飞、赵云、天扬等人乘马走在人群之前。刘备忽地转首向后看去,思索瞬间,他欣慰地道:“曹操的人马还没有追来,看来他们仍然以为我们想逃往江陵的……”

    他左边的糜竺闻言,遂面露欣喜之色地道:“是呀,主公!看来‘龙之军师’的‘疑兵之计’奏效了!不然,他们一定己在这时追来了!”

    刘备骤闻此言,遂侧首向其右后边的龙天扬看去,口中亦喃喃地道:“疑兵之计‘……”经糜竺如此一说,使他不由得忆起了在“当阳桥”后的树林中,临行前的情景……

    他们在临行前,龙天扬曾提议道:“玄德大人,我想用三分之二的兵力去引诱敌军,这样我们就应该能摆脱得了曹军的追杀……”

    未告诫他道完,刘备便惊诧的急急地道:“什么,天扬?你说要用三分之二的兵力去引诱敌军……这……”

    龙天扬平静地解释道:“玄德大人,你别着急,让我细细地道与你听……因为,曹操一定会从俘虏的士兵和难民口中得知你要去江陵之事的,只要我们派诱兵前往江陵,曹军一定会跟踪追去,进军江陵的。如果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到达汉津,就有可能乘船逃往夏口了!”

    刘备思索着焦急地道:“可是……我们用三分之二的兵力作诱饵,那会不会…

    …”

    糜竺亦急急地插言道:“是呀,天扬!如果‘诱敌之计’失败的话,敌人一旦向我们发起进攻,那我们肯定会全军覆没的!”

    龙天扬扫视着身后只剩下二三百名的士兵,低沉地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这点微不足道的兵力,本来就无法和曹军相抗衡的。而且,我们在这林中如果留下的足迹太少,那一定会被敌人窥破出我们先前由张将军所设的‘伏兵之计’,那时,他们就会派兵将我等围杀掉的!如此半途而废的做法反而会坏大事的!玄德大人,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将敌人拦阻住的!”

    刘备沉思片刻,遂颌首赞许。众人皆依计而行……

    忆至此,刘备不禁钦佩而感动万分的注视着龙天扬,暗赞道:“一个人真正的价值,只有在陷入绝境之中才能够真正的体现出来。在极度危险的兵败之际,普通的武将肯定会尽量将更多士兵带在身边,以保安全。可是,天扬他却竟然将生命置之度外,而派大部分士兵前去做诱饵……这绝不是一个平凡的十六岁的少年所能做到的……他已经拥有了一名帅才的能力!”

    此刻,在他身后与龙天扬并排而行的冬梅双目紧盯着龙天扬,嗫嚅着,似有什么话要说……

    龙天扬侧首向冬梅看去,见状,遂轻轻地道:“怎么了,冬梅?难道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冬梅蓦然一惊,支呈地道:“啊!没……没什么,我只是……只是在想,那些做诱饵的士兵是否很危险?能够平安无事的回来吗?”

    龙天扬颔首道:“哦!原来如此!有我不用担心,我会让他们在适当之时分散逃跑的。他们可以改扮成难民,躲到附近的村子里,而且,即使被曹军捉住了,曹军也会把他们当作难民,而不会杀死他们的!”

    冬梅闻言,遂欢喜地道:“是吗?天扬!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哦,对了!

    天扬,与敌人在‘当阳桥’时,其实你如果救凤翔的话,也许早把她救出来了……

    但你却错过了那个机会!”

    龙天扬骤闻此言,不由怔了一怔,思索瞬间,遂静静地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把玄德大人及百姓们平安无事地送到夏口……如果只考虑个人的感情的话,也许会因为我一人的冲动而给大家带来了莫大的危险。要救出凤翔……我想等这件事办完之后也不迟……!”

    冬梅被他这番发自内心的肺腑诚言所深深感动。她双目噙泪,暗道:“天扬他变了……从前天扬总是说自己是为凤翔而活着的,可现在他却把玄德大人及百姓们的安危放在首位,他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真让人感动万分,我觉得他越来越象玄德大人和我那死去的哥哥,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天扬也会和我哥哥步入同一条命运的……”

    就在此时,曹操正率领着大军,向江陵一路疾驰而来。大道上尘烟滚滚,遮天盖地,人喊马嘶,蹄声哒哒。

    曹操策马在前疾驰,遥望着前方,他不禁烦燥的自语道:“哼!我们追了这么久,怎的还未发现刘备他们呢!”

    口中虽如此道,但他心中却暗惊道:“虽然我不愿意相信,刘备那晚会逃走这个事实,但是司马懿的预言却果然应验了!难道说这是我过于自信而导致的恶果吗?

    ……”

    突然,曹操右边的张辽急急地道:“丞相,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曹操骤闻此言,微微一惊,遂疑惑地注视着张辽,惊疑地道:“张辽,此话怎讲?”

    张辽用手指着面前那密密麻麻,深达寸许的马蹄印,沉沉地道:“丞相,你看地上这些敌人所驰过的马蹄印,是很奇怪呢!”

    曹操遂注目向地上看去,扫视了片刻,他不禁颔首沉声道:“确实,这些马蹄印是朝江陵的方向而去的。但是刘备的军队里有不少伤兵和难民,他们肯定没有马跑得快……”

    话音末落,张辽便惊讶地接续道:“可是这些马蹄印……不论是步履还是印深都象是在全力奔跑的模样,因此,这便是值得蹊跷之处!”

    曹操闻言,沉沉地道:“晤……没错,经你这么一说……使我想到了,莫非刘备……他己兵分两路了!”

    “的确如此……这全力狂奔的马队一定是诱饵,以诱我们全力追赶他们,而吸引我们的兵力!”

    “可是,张辽,你不觉得这些做诱饵的马蹄印是不是太多了吗?”

    “是的,所以我才无法断定这究竟是不是‘疑兵之计’……”

    曹操思索瞬间,惊讶的冷笑道:“真有趣…

    …如果这是诱饵的话,那设计的人不是白痴就是天才!“顿了顿,曹操昂首高呼道:“全军一一停止前进!”

    曹军们忙勒缰止步,齐向曹操看去,等待命令。只见曹操向右边的张辽、文聘扫视一眼铿锵有力的命道:“张辽、文聘!你俩率领五万人马,立刻前往汉津追杀刘备,因为刘备除了江陵之外,就只有沿水路逃往汉津了!”

    二人忙拱手躬身齐应道:“遵命!”道罢,遂调整人马而去了。

    曹操忽地又转首向左边的司马懿沉声道:“司马懿!按原计划,你先率领‘虎豹骑’去攻打江陵。如果途中发现刘军,用不着手下留情,除‘龙之军师’外,全部给我斩尽杀绝!”

    话音未落,那坐在他身后马车内的黄凤翔闻言,不禁悚然大惊,暗道:“这次看来,刘军又要惨遭毒手了!……”

    只见曹操顿了顿,又深沉地望着司马懿道:“没有听你的忠告乃是我的错,今天,你就尽显神威吧!替我将刘备的首级取来!”

    司马懿忙拱手道:“遵命!多谢丞相……我一定会让丞相如愿以偿的!”

    众将见状,纷纷议论道:“啊!丞相竟然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看来说丞相沉迷在龙娘娘的美色之说,那只是司马懿的想象而已,并非事实。”

    “亟相真了不起,竞能作自我检讨……”

    此时,司马懿却气恼万分,心里暗骂道:“哼!曹操他明明己确信刘备逃去了汉津,却故意让我去攻打江陵……他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廖廖几语便不动声色的又博得了众人的崇敬和信赖!”

    曹操扫视着众人瞬间,忽地拔出长剑,高呼道:“好,待人马调整完毕,立即出兵!”

    正在调集人马欲发兵律的张辽见状,不禁暗赞道:“丞相真的是英武无比,立刻就能判断出刘各是逃柱汉律的,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了和‘龙之子’决战的这一天了……我要亲眼见识一下他本领,是否与传闻中的那般厉害。”

    不多时,张辽二人调配拔人马完毕,便率众曹兵浩浩荡荡的开始出兵汉津,追击刘备。

    此刻,在曹军们所行大道旁的一座山顶上“虎豹骑”中的“五虎神”己齐聚在此。他们俯视着山下那调拔后,各行其是的曹军们,站在最前面的“黑瘴虎”冷笑着道:“嘿……他们终于向汉津发兵了!曹操不愧是一代亟相,这么快就发觉了敌人的‘诱兵之计’,不过,他们能不能追上刘备就很难说了。”

    话音未落,他身后的“赤飞虎”便笑道:“哈……其实他们追的更好,因为‘龙之子’是我的猎物,我不准别人来杀死他!”

    话音甫落,只见他身旁缓缓走出一位身空白色长袍、袍上绣着一些面目狰狞恐怖的鬼怪图案的中年男子。这人阴森森地道:“嘿嘿……‘赤飞虎’你说出这些话可让我为难了……”

    “赤飞虎”疑惑不解地注视着他,惊疑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人冷冷地道:“因为我‘白冥虎’已经特意派遣部下潜入了张辽和文聘所宰的曹军之中,他可以替我……”

    未等他道完,“赤飞虎”己气急败坏的大吼道:“你……你难道又用‘僵尸鬼’了吗?你为什么要派那个杀人工具?难道你想杀死‘龙之子’,扫我的兴吗?”

    “白冥虎”淡淡地道:“别生气嘛,我又没说过要杀‘龙之子’……只不过…

    …如果放着叛徒不管,我‘白冥虎’的面目何在?”

    “赤飞虎”闻言,惊讶地道:“难道你说的叛徒,指的是宇文绪吗?”

    “白冥虎”也不答话,却从那宽大的左袖内取出一种还是鲜血淋漓,几自滴个不停的东西,啊!那是什么……那是一颗刚从人身上扒出的人心呀!

    “白冥虎”阴森森地冷笑道:“嘿嘿……虽然字文绪只是个普通的士卒,不过年轻人就是有省悟……但愿‘僵尸鬼’他不会一发而不可收拾,连‘龙之子’也不敌……”

    说着,他盯着右手上那己将他掌指染得通红,并从指缝中流出血来的心脏,狂笑不止。

    “赤飞虎”见状,不禁哼了一口,暗道:“真让人恶心!不知道‘白冥虎’他用是是何种法术,竞能掏出活人的心脏之后,利用邪术将死者化为傀儡进行操纵…

    …虽然,他这种邪术与‘跳尸送行术’很相似,但比其更让人毛骨惋然,厉害百倍。

    活人的心脏被掏出后,其尸体便会被他化为‘僵尸鬼’,但是,他不仅不象僵尸那样浑身僵直,而且动作敏捷异常,力量比生前强大数倍,甚至能徒手杀死一头猛虎。

    可以说他是拥有不死之身的杀人魔鬼,而‘龙之子’现在重伤未愈,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看来这次‘龙之子’是在劫难逃了!”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