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勇斗僵尸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二十四章 勇斗僵尸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此刻,张辽、文聘所率的五万大军已驰出很远了。曹军们争先恐后,风驰电掣般的策马疾驰,顺着通向汉津的大道向刘备等人追去。

    在众多的曹兵中,有一名神情冷漠,目光呆滞,面色惨白如纸的士兵一声不吭,毫无表情的紧紧催马前驰。

    他身旁的另一名士兵见他神情有异,遂关切地道:“喂!兄弟!你的脸色怎的这么白,没有什么事吧?”

    这士兵冷冷地道:“没……没事,我……很好……”

    曹军们继续赶疾驰向前驰去。

    与此同时。在汉津港口一一刘备等众人已在此岸边等候已有半个时辰了。张飞执矛扫视着河面,烦躁地道:“糜竺这家伙怎么还不来……我们好不容易到了汉津港,可是船只全都出航了,现在无船可乘,真是让人束手无策!”

    刘备闻言,坚定地道:“翼德,别急!我相信,糜竺一定能找到船只的。”

    张飞急急地道:“可是,大哥,如果我们现在在这时遇到了敌人,那我们可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张飞旁边的赵云沉沉地道:“不过,看来今天所设的‘诱敌之计’进行的还十分顺利……在准备好船只之前,我们一定要尽量争取时间,不然,曹军们马上就追上来,那时我们就难以走脱了,说不定我们还会全军覆没的!”

    他身后的龙天扬骤闻此言,不禁惊然大惊,额头上已沁出滴滴汗珠来。他心中暗忖:“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提早行动,后而弄巧成拙了吗?在历史上,孔明军师洞察了曹操的一切进攻路线,料定刘备的军队必定会放弃江陵,沿汉水逃走,因此便从刘琦处借兵,赶赴汉津。途中孔明军师与赶赴江陵的关羽将军汇合后,共同切、助刘备渡过汉水,甩开敌人,平安无事地到达了夏口。可是,如今我阻止了‘虎豹骑’的进攻,又劝阻了张飞毁掉‘当阳桥’争取了逃跑的时间,这样一来,历史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刘备应该是在这里和孔明军师汇合的,可是现在我们却提前到达了汉津……张飞将军说得没错,这里和内陆不一样,我们背临汉水,如果遭到敌人的袭击,那我们就会走投无路,被他一网打尽的……!我本来是想尽量多救一些人,才拼命争取时间的,没想到却让自己陷入了绝境!而且敌军己近在咫尺了!我已能清晰地看到……敌人的‘气’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

    …!看来我虽想尽办法也不能改变被敌军穷追不舍的历史呀!但是,若这样下去的话,那只有……只有束手待毙!不行……我得……“想至此,龙天扬高声道:“玄德大人,请让我也去找船吧!我去附近的民家转转!”

    刘备骤闻此言,惊疑地反对道:“哦?有什么必要非让军师亲自动手去找船呢?

    派士兵去不就行了吗?”

    话音未落,龙天扬坚决地辩道:“不,因为现在我的身子很虚弱,无法战斗,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琐事了!而且,我是‘龙之子’,说不定更容易能找到船呢?”

    刘备思索片刻,激动而无亲地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就麻烦你了……”

    龙天扬忙谦逊地道:“说哪里话了……现在已到了紧要关头,已是刻不容缓,玄德大人,我得乘马走了!”

    说着,便走到一匹红栗色健马旁,正欲翻身上马,忽听一种细微轻脆的声音在脑里响起,呼唤道:“天扬!”

    他忙转首看去,见月英己站在他身后,遂惊诧地道:“黄夫人,你有什么事吗?”

    月英用“传音仙术”道:“追兵……已经接近了吧,天扬!”

    龙天扬亦用“传音仙术”道:“请你……不要告诉大家,我是去……月英,你也觉察到了吧…

    …孔明军师的船队已经接近汉律了!“

    月英点点头,道:“可是……”

    龙天扬淡淡一笑道:“没关系,我并不打算去送死……我一定会……会回来的!”

    月英感动万分,语不成句地道:“天扬……

    你……“

    正在此时,冬梅走来了过来,对龙天扬关切地问道:“天扬,你要去找船,要不要我帮忙?”

    龙天扬颔首道:“冬梅,这次我要去远征,你不能跟着我……”

    话音未落,冬梅己羞得满面通红,她向龙天扬一挥手,娇叱道:“给我滚!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一定不会跟着你……”

    龙天扬翻身上马,然后,转首看了一眼冬梅,黯然地暗道:“对不起,冬梅…

    …其实我根本无心思与你要闹。不过,我又不能让大家为我而担心……”

    边想着,他边一抖马缰,向他们刚才所来的那条大道驰去,他想独自力阻敌人,力挽狂澜……

    月英注视着他那渐渐远去的身影,不禁感动万分,双目噙泪的暗道:“天扬…

    …如果主公他们得知敌人已经接近的话,那肯定会离开港口,或是前去应战。可是,那样一来,他们就不能顺利的和孔明所借来的援兵船队汇合了,反而会因此威胁到大家的性命。但是,如果留在这里的话,在孔明他们到达之前,应付遭到敌人的袭击……所以……你得知这些后果后,才要冒险应战……争取时间让主公和孔明军师汇合,而单枪匹马的向敌人和大队人马挑战……天扬,你舍己为人的精神,真让我感动不己……”

    想至此,她不禁已泪水涟涟,直流至颔下。

    此时,策马疾驰的龙天扬,遥望着前方那己隐隐现出的敌人人马,大义凛然的暗道:“我的生命已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了,因为,在战场牺牲的伙伴……他们的灵魂已经融入了我的体内!现在我的身体……就算被‘云体风身’之术四分五裂,我也再所不惜!为了让那些信任我,崇敬我的士兵及百姓们免遭敌人杀戮,哪怕我是战死沙场,也毫无悔意!我一定要阻止敌军的进攻!”

    想着,他又抖缰策马,更快地驰向敌人。

    与此同时,龙天扬前面不远张辽、文聘所率的五万大军亦正急急忙忙的追了过来。

    张辽、文聘身为先士冲锋在前。忽然,文聘冷笑着傲然地对右边的张辽道:“张将军,汉津己近在咫尺了!我们比比看谁先取得刘备的首级!”

    张辽闻言,暗笑道:“哼!就凭你也能取得刘备的首级吗?他身边的张飞、赵云可是万夫难敌的大将,连我也自不是他们的对手,你……”

    突然,文聘左边的一名编将惊讶万分的用手指道:“二位将军,你们看,前面有人!”

    文聘忙注目看去,他不禁丢魂失魄般的惊叫道:“啊!那……那少年不就是‘龙之军师’吗?”

    张辽闻言,亦不禁惊呼道:“什么?他……

    他就是……‘龙之子’?这……“

    的确,那挡在他们大军之前的大道中央之人,正是急驰赶来的龙天扬。他扫视着对面那密如草莽的曹军,不由暗付道:“大概有五六万敌人吧,真够多的!看来,我得先阻他们前进,虽然,我再无力运用森罗万象的‘生命的呼唤’这仙术来打败他们,但是我可以让他们的战马止步不前的!”

    想着,龙天扬便双手猛然一沉,接着倏地向上一圈,往前一推,只闻“啵吱—

    —”的空气激荡翻滚的巨响之声,陡然响起。

    同时,对面那些曹军的战马皆齐声嘶鸣,扬蹄狂跳不前,众曹兵皆大惊失色的紧握缰绳,慌忙喝马止步……顿时,惊叫声、马嘶声、马蹄踏地的“砰砰”声骤然响起,尘烟蔽日。

    文聘见状,紧提马缰,惊骇无比的道:“这……这是怎么了?马怎的突然狂跳不止呢?”

    张辽惊骇已极的注视着前面那正在默运仙力的龙天扬,满面惶恐这色地自语道:“这是……这股强‘气’阻我大军之人,就是这面前看来毫不起眼,神情漠然的少年吗?这……这样下去不行!全军下马捉拿‘龙之子’!”

    话音未落,立即有两名身材魁梧,面貌凶恶的偏将跳下马来,齐恶狠狠地向龙天扬奔去,边齐拔出腰间的长剑,凶狠快捷的砍向龙天扬。

    龙天扬毫不惊慌,冷笑一声,身逾闪电的冲至二人的中间,未待他们的长剑砍下,便倏地伸出双臂将二人执剑的手臂纹抓住,同时,运劲用“实拳”怦然分击他们的腋窝,其势快似若流星,令人目不暇接。

    只闻一声“咯嘣”的骨折之声,紧接着那两人齐惨嗥大叫道:“哇!我……我的手——!”

    说时,已痛得冷汗涔涔而下,齐颓然痛苦的倒地,大叫不止。

    那些刚翻身下马,正欲上前的曹兵见状,不禁骇得大惊失色,止步不前,惊恐万分的注视着龙天扬。

    龙天扬扫视着面前这些神情惊骇万分的曹兵,不禁暗道:“这帮士兵和‘虎豹骑’不一样,他们没有那么厉害、勇猛、置性命而不顾……我只要让他们伤筋断骨,就能挫败其斗志!即使我不使用‘云体风身’只用‘实拳’,也能抵挡好一阵!”

    想至此,龙天扬大喝一声,如猛虎下山冲至几名蠢蠢欲动的士兵身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实拳”直捣其胸腹要害之处。

    惨啤连声,瞬间那七八名士兵便口吐鲜血,砰然倒地,纹丝不动……

    文聘见状,不禁冷汗涔涔,双目暴睁、张口结舌地道:“好……好厉害!这就是……龙之子的力量吗?”

    龙天扬扫视着地上那几名士兵的尸体……突然,他感觉有些异样,忙回头看来,不禁脱口惊呼道:“啊!你……你是谁?”

    话音末落,只见他背后不知在何时已站有一将,那人闻言冷哼一声,右拳却闪电战般雷霆万钧地直击他前胸而来。

    龙天扬惊然一惊,忙掠身斜飘二丈之外站定,惊疑地打量着来人。

    只见此人颔首赞佩道:“哦!不愧是‘龙之子’身法快得让我都目不暇接!我乃大将张辽特向你请教一二!”

    龙天扬闻言,暗惊道:“啊!他就是张辽!”

    正在此时,张辽陡然击出一掌,攻向他的面部,其势快捷无比,令人眼花缭乱。

    龙天扬见他拳已近面部,遂侧身一闪避开他这一击。谁料,张辽却猛然出手曲肘捣向他的前胸。

    龙天扬心里暗惊,忙跃身后退,张辽见肘击不成,遂俊然凌厉无比,快若闪电的踢出一脚,攻向他的双腿。

    龙天扬心中一沉,身形如风般疾迅无比的斜掠二丈之外。

    张辽见状,暗惊道:“怪不得许褚将军拿他没办法,原来‘龙之子’真的……

    真的很厉害!”

    龙天扬亦暗惊道:“这张辽确实不简单,不愧是曹军中一员出类拔萃的大将。

    刚才这闪电般交手中,根本没机会使用‘实拳’,他的武功一定会在‘赤飞虎’之上!看来,我得小心应付,不能大意轻敌才是!”

    陡地,二人齐大喝一声,又拳来脚往激烈的战在一块,只见两条人影忽左忽右,忽躲忽攻,到最后只见两人己战为一团,人影片片,掌风呼啸,劲气激荡,沙石飞扬……

    文聘在旁惊骇无比的注视着二人。忽然,他嘴角浮出一丝狞笑,阴森森地自语道:“打得真激烈……嘿……这可是个好机会,‘龙之子’正全神贯注的与张辽交战,而他背后却毫无防备……现在正是杀死‘龙之子’的良机!”

    说着,他喜不自胜的“呛啷”一声,抽出长剑正欲向龙天扬奔去。

    突然,有人在他背后如雷般的大喝道:“你这蠢猪,要上哪儿去?”

    文聘惊骇万分的忙回头向后看去,可还未等他看清之时,来人的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已闪电般的砍向他的颈脖。

    末待他叫出一字,那硕大的连盔头颅,便被来人砍落滚跌在地,鲜血自那正疾速倒下的尸体脖颈间狂喷而出……

    这杀死文聘之人,正是宇文绪。只见他怒视着身旁文聘那分离的尸首,恨恨地道:“谁想妨碍一对一的公平决斗,我宇文绪决饶不了他!”

    正在酣战的龙天扬骤闻此言,遂惊讶地道:“宇文绪!你……你怎的知道我不是去找船,而是来到这里的?”

    宇文绪将长剑上的血迹在脚底擦了擦,俊然将剑入鞘,淡淡地道:“哼……即使你能骗得过别人,但却骗不过我这曾是‘虎豹骑’之人的眼睛,龙之军师!而且,师父也将你托付给我了,如果你轻易地便跑来送死,那不是让我为难吗?”

    龙天扬正欲答话,突然瞥见宇文绪身后已悄悄地走来一名手执长剑,意欲向其劈下的曹兵。遂惊恐万状的大呼道:“啊!危险,宇文绪!”

    他边说边飞快地向宇文绪冲了过去。宇文绪闻言,忙回头看去,不禁吃惊叫道:“啊!”

    宇文绪见己无机躲避,正在惊慌之时,龙天扬恰巧冲至他身旁,猛把将他推出丈余外。二人刚刚沾地,只闻“轰隆”一声,刚才宇文绪记站之处己被那士兵一剑劈爆出一道长逾二丈,深达尺余的深长大裂,沙石尘灰登时四处进溅……

    龙天扬见状,不禁脱口惊呼道:“啊!好…

    …好大的威力!这……“

    张辽见状,亦不禁惊疑万分的自言自语道:“这……这个士兵是何人?我怎的不知道我所率的大军里还有剑术如此超绝的士兵?”

    众曹兵也纷纷议论惊呼道:“怎么可能,他怎的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呢?”

    “谁知道……真是不可思议……”

    此时,龙天扬与宇文绪从地上站起来了。突然,那士兵双目冷酷,冷漠地对宇文绪道:“叛徒只有死路一条……难道你忘记了吗?宇文绪!”

    宇文绪惊疑万分的打量着他片刻,突地,颤声道:“莫非你是……你是‘僵尸鬼’!”

    旁边的龙天扬闻言,惊讶地扫视着这被宇文绪称为“僵尸鬼”的家伙,心里暗付道:“这‘僵尸鬼’浑身都透露一股极强的‘杀气’!如果不早些干掉他,那我们可就危险了!”

    想至此,他倏地抽出腰间长剑,幻起一片剑影如雷霆万钧之势劈向“僵尸鬼”,边大呼道:“空破山——!”

    谁知,他托剑即将劈至敌人的头顶时,对方还不知躲闪,不仅如此,且故意用头顶向他长剑迎去。

    “噗”的一声,龙天扬的长工剑己深深砍入“僵尸鬼”的头顶深至眉间。虽然如此,但奇怪的是,却不见有血自伤口流出!

    龙天扬见状,惊讶万分地脱口呼道:“啊!

    怎……怎么可能……他故意用头挡我的长剑……“突然,“僵尸鬼”以令人目不暇接之势,骤然向龙天扬斜砍一剑。

    龙天扬惊然大惊,慌忙中一拔长剑,纵身后退三丈,堪险避过其剑。

    龙天扬刚将身形站稳,那“僵尸鬼”己如凶神恶煞般的站立眼前,阴森森地道:“逆我者……

    只有死路一条……!“

    众曹兵见状,皆魂不附体的惊呼道:“啊!

    他……他头上挨了一剑还不死……这真是个怪物、妖怪!“张辽见状,亦惊讶不己的脱口惊呼道:“什……什么……真难以相信,还有这样的事实…

    ……!“

    旁边的宇文绪不由既惊且怒的骂道:“这个不死之身的混蛋!……”

    此刻,龙天扬不禁面色疑重的暗惊道:“我体内的肌肉都快崩溃了……如果我能运用‘云体风身’之术的话,现在已经把他一剑劈为两半的……

    可惜,我的体力不支,看来今日就这样横尸于此吗?……“突然,“僵尸鬼”阴森森地冲他吼道:“去死吧,蠢货!”

    说着,“僵尸鬼”便高举长剑,倏然向龙天扬劈头盖脸的砍下……

    宇文绪见状,嘶哑地惊呼道:“‘龙之军师’,快躲开!危险!……”

    龙天扬艰难地正欲闪身避开,忽听身后“哩”的破空锐耳之声,骤然响起。只见“僵尸鬼”

    大叫一声,身子便莫名其妙倒跌在地。飞腾出二丈开外。

    龙天扬忙注目看时,只见“僵尸鬼”的腰脂间豁然插着一支长逾三尺的巨箭。

    他不禁惊疑地道:“啊!这……这支箭是……”

    张辽见状,遂注目向龙天扬身后离此有十几丈远的一骑马老将。凝视半响,他沉思片刻,面现惊诧之色的自言自语地道:“这支巨箭……难道是是黄忠!没错…

    …能持巨箭的只有黄忠,他……他怎么会……”

    正说时,那骑马老将己策马驰上前来,冷笑道:“嘿嘿……居然还有头上挨了一剑也不死的士兵……我黄忠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事!”

    话说孔明往夏口刘琦处借了一万人马与关羽共合一处同乘船往汉津而来。

    孔明与关羽直立船头,眺望远方……船桨划水时的“哗哗”声连绵不断的传进关羽的耳里。他焦急地来回踱步,双眉紧锁……

    此时,从舱内走出一名士兵至关羽身旁,安慰道:“关将军,你别太急,我们马上就到汉律了!”

    关羽闻言,勉强笑了笑,轻轻地“哦”了一声。顿了顿,他走至孔明身边,沉声道:“孔明军师,你准备好了吗?”

    孔明轻摇羽扇,静静地道:“好了!不过,主公他们一路上肯定受到了曹兵的追击。这样一来,他们就只有水路可逃,现在肯定在汉津港口!”

    关羽颌首担忧地道:“我想也是如此……不过……可是……”

    孔明闻言,急急地道:“关将军,‘可是’什么?”

    关羽双目噙泪的幽幽地道:“从前几天地起,我一直心跳得慌,这可是能什么预感吧!我们必须马上抵达汉津,不然,我怎么也放心不下大哥他们,但愿他们能在我们到达之前平安无事……”

    停了瞬间,关羽转首向划船的士兵们命道:“划快一点……要争取最快时间赶柱汉津!”

    十兵们遂使劲摇动木奖,向汉津方向驶去。

    此刻,那被黄忠所射,震倒于地的“僵尸鬼”惊恐地注视着黄忠……

    龙天扬打量着面前这银白色长须,双目炯炯有神,精神矍铄的老将,暗惊道:“他……他就是《三国志》里曾和关羽战成平手的老将黄忠吗?”

    他旁边的张辽亦暗惊道:“我曾听文聘将军讲过:黄忠本是荆州牧刘表摩下的一员大将。现在长沙太守韩云摩下,他的武功、德才有目共睹,在荆州无出其右者。

    我想,即使在魏国也没有这样的大将……”

    突然,他瞥见对面的大道上尘土飞扬,蹄声哒哒,转眼间又驰来一骑。那马上之人老远便冲黄忠喊道;“黄老将军!”

    黄忠闻言,忙转首注目看去,不禁微笑道:“啊!魏延你刚来呀!”

    正说时,那人己至黄忠跟前,他正是那日自荆州逃出,后投靠长沙太守韩云之人——魏延!

    只见魏延气喘吁吁地道:“黄老将军,你在这儿啦……我一直在后追不上你…

    …”

    忽地,他一眼瞥见手执长剑的龙天扬,注目仔细一看,遂脱口惊呼道:“啊!

    那……那不是曾和玄德公率军民到荆州的‘龙之军师’吗!对面大军的旗印是张辽和文聘的,这……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黄忠闻言,欣喜地道:“昭?那少年是‘龙之军师’?这太有意思了!本来我们是为了防备曹军全力对长沙图谋不轨,而来探查的,不料却碰上了这种事。从前,主君刘表对‘龙之子’敬佩之至……现在,趁此良机我们前去拜见一下吧!”

    正在此时,那被黄所射倒的“僵尸鬼”忽地从地上站起,双手猛然将插在腰腹间的巨箭抽了出来。

    众曹兵见状,齐膛目结舌的惊呼道:“啊!

    他……他还活着,被那巨箭刺穿了……还活着,真……真是个妖怪!“距“僵尸鬼”只有二三丈远的龙天扬与宇文绪见状,皆惊骇无比的嗫嚅着……

    就连张辽亦又惊且疑地喃喃自语道:“啊:这士兵看其装束是我部下……可是我从未见过有这样的士兵,不,是妖怪!哦……对了,一定有人在幕后指使!”

    突然,与龙天扬站的宇文绪猛然拔出长剑,铿锵有力地道:“‘龙之子’你走开!这畜牲是要杀我的!我和这妖怪是我以前所在的‘虎豹骑’后军中的部将……

    ‘白冥虎’所操纵的‘僵尸鬼’!”

    龙天扬闻言,惊讶地道:“僵尸鬼!”

    宇文绪颔首沉重地道:“是的,‘白真虎’可以随意操纵死尸,令其变成‘僵尸鬼’而杀死敌人。‘白冥虎’其实也是‘五虎神’之一,也许是他不允许手下叛变,而派‘佃尸鬼’前来杀我的…

    忽然,他对面的“僵尸鬼”将拔出的巨箭一把仍出,冷笑着道:“宇文绪,你说的不错!我们‘虎豹骑’绝不允许有叛徒出现。现在,你去死吧!因为,你们是杀不死我的!”

    说着,“僵尸虎”“呛啷”一声抽出长剑,恶狠狠地陡然向宇文绪当胸刺出凌厉无比的一剑。

    宇文绪神情漠然,冷笑一声,手中剑斜挡格开“僵尸鬼”已近胸前的长合剑,同时,舞起一片剑网骤然罩向敌人。

    “僵尸鬼”身形暴掠,堪险险避过……

    宇文绪一撤长剑,冷傲地道:“你这家伙,别小看我,我己今非昔比了!”

    “僵尸鬼”颔首恶狠狠地骂道:“不错,你确实不不起,厉害无比……不过,你这蠢货,灭绝人性的家伙,你背叛了‘虎豹骑’……”

    末待他道完,宇文绪己怒不可遏的大吼道:“闭……闭嘴!”

    说着,一挺长剑“噗”的一声,将“僵尸鬼”从胸贯穿而过。

    突然,“僵尸虎”狞笑一声,未持他拔出长剑,左手己疾如闪电的紧紧扣住其手腕脉门。

    宇文绪悚然大惊,脱口惊呼道:“啊!糟了!‘’边道边用力想挣脱手腕,可手腕已被”僵尸鬼“紧紧扣住,疼麻万分……

    “僵尸鬼”见状,冷笑道:“宇文绪,你现在应该知道刀剑等兵刃对我这个死人是毫无作用了吧!可惜,你知道的太迟了,现在你就去死吧!”

    说着,右手高举长剑恶狠狠地向宇文绪接头盖脸的骤然劈下。其势快猛无比,令人目不暇接…

    宇文绪大惊失色,“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右腕被“僵尸鬼”扣得死死的,挣扎不得,看来只有闭目等死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僵尸鬼”那即将劈至宇文绪脖戏曲的长剑忽地“铛啷”

    一声,坠落于地。啊!那长剑的剑柄之上还豁然留下其齐腕而断的手掌。

    “僵尸鬼”惊然大惊,脱口低呼道:“这…

    …这股强烈的‘剑气’是……是‘空破山’!这…

    …这是‘龙之子’所发的……“

    说时,他急转身注目向龙天扬看去。只见龙天扬斜挥长剑,大义凛然,威风凛凛地逼视着他,铿锵有力地道;“‘僵尸鬼’!我不能让你……在我面前杀死我的朋友!即使我粉身碎骨,也不能再看到朋友受你们这些曹兵的杀戮!”

    宇文绪闻言,心中感动万分。他趁“僵尸鬼”这分神之际,猛然跃身而起,拼力挣脱了其扣住的手腕。

    “僵尸鬼”大怒道:“宇文绪,你要反抗到底吗?难道你不知道反抗到底就只有死路一条…

    蓦地,他双目顿炽盯着龙天扬,穷凶极恶地吼道:“好,我先杀了你,‘龙之子’!”

    说时,“僵尸鬼”猛然用左手抽出宇文绪刚才插入他胸膛的长剑,疾步挺剑冲向龙天扬。

    宇文绪见状,悚然大惊地呼道:“不好!快跑!‘龙之子’!”

    龙天扬骤见敌人向他冲至,刚想挺剑上前迎敌,突觉浑身百骸如同散了架般的疼痛无力。他忍不住疼得“哇!”的一声,暗惊道:“不好!我动不了身了!这几日连续用‘云体风身’及‘空破山’之术用过头了!现在,动弹不得,怎么办!…

    正在此时,“僵尸鬼”己冲至他面前高举长剑,作势欲劈,情势十分危急!

    突然,“僵尸鬼”只觉握剑待劈的左手被人用手紧扣住了,动不得丝毫。他不禁侧首向后看去,惊诧不己地道:“啊!你……你怎么……”

    阻止“僵尸鬼”之人正是曹军将领一一张辽。只见他横眉怒目的的怒喝道:“妖怪,你太过份了,亟相有令不杀‘龙之子’的,难道你要违抗军令吗?”

    说时,张辽怒不可遏的袖出利剑,疾逾闪电的砍向“僵尸鬼”的脖颈。

    “啪!”的一声,“僵尸鬼”的连盔头颅被张辽斩落于地。尸体亦“轰!”地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曹军们见状,齐欢呼道:“太好了!张将军砍掉妖怪的首级!”

    龙天扬见张辽在间不容发的危急之时,挺身救了自己,不禁感激万分地注视着张辽,低呼道:“张辽将军……”

    正在此时,突然,“僵尸鬼”的头颅从地上疾快无比的飞了起来,双目怒睁,巨口暴张,倏然飞至张辽的肩头,一口咬住其左肩。

    张辽躲避不及,被其咬得声大叫不止。

    众曹兵只惊得魂飞魄散,肝胆谷裂的齐呼道:“哇!这……这是怎么回事?脑袋被砍掉了,竟然还活着……”

    龙天扬见状,担心低呼道:“张辽将军…

    …“

    只见张辽还是狂吼道:“死妖怪!你……”。突然,龙天扬失声惊呼道:“啊!

    首级和尸体都能动,真……真是怪事……”

    但见他面前“僵尸鬼”的尸体正从地上骤然站起。同时,那咬在张辽左肩的头颅的双眼忽地逼视着龙天扬,奇事便发生了,那尸体倏地挡在龙天扬面前,左手挺剑向龙天扬头顶迅猛无比的砍下。

    宇文绪见状,大惊失色的忙奔了过来,自“僵尸鬼”的身后拦腰将其紧紧抱住,边对龙天扬急急地道:“快……快逃!‘龙之子’!我来抱住他……”

    龙天扬悚然大惊忙急急地道:“宇文绪!小心!”

    话音未落,“僵尸鬼”倏地猛然将左手所握之剑插入自己的胸膛。“噗!”的一声,长剑将二人连刺在一块,剑身自宇文绪背后还透露出丈余长。

    宇文绪只觉疼痛难忍,口中惊骇无比的喃喃自语道:“啊——!难道我被捅穿了吗……”

    此时,“僵尸鬼”猛然将剑撤出,宇文绪大叫一声,重重地后倒于地,鲜血泪泅地自他胸前伤口中流出,染红了片沙土……

    旁边的龙天扬见状,嘶哑地惊呼道:“D 阿!

    宇文绪,你怎么样了?……“

    说时,他奋力挣扎着用剑支撑着身子,怒视着“僵尸鬼”,陡然一股强烈的怒火涌上仓皇心头,他暗付道:“我的体力正在慢慢的恢复,对…

    …我不能丧失信心,凤翔还需要我去救!我不能就这样死在这儿,我要杀死这伤害了我朋友的妖怪!“

    想至此,龙天扬拼力双手挺剑向“僵尸鬼”

    的腰腹刺去。

    哪知,刚刺出不及二尺,“僵尸鬼”候地捡剑骤然向他头顶劈下,其势甚疾,令人目不暇接。

    龙天扬暗叫“不好!”,但“僵尸鬼”身材高大,微一弯腰已够到他了,因此,要想避开已是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龙天扬忽觉面前剑影一闪,紧接着便是“档!”

    的锐耳的金属撞击之声,火星耀眼,令人目不能视。

    只闻来人一声冷哼道:“哼!我可不能将‘龙之子’的性命交给你这畜牲!”

    龙天扬忙转首向身后注目看去,不禁惊讶惊讶万分地道:“黄……黄老将军!”

    来人正是黄忠,他注视着龙天扬,钦佩地微笑道:“‘龙之子’!你乃一名少年武功竞如此了得……危急之时,让老朽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说时,黄忠大喝一声,猛然用力将挡住“僵尸鬼”的长剑上抬,但令人惊讶的是,“僵尸鬼”

    下压的长剑只是被他的长剑震得有些颤抖,而并未脱手或荡开。

    黄忠见状,不禁满面惊疑之色的脱口惊呼道:“啊!怎么会这样?这混蛋……

    居然能压住我这重逾千斤的大力!?……”

    龙天扬见状,遂抽身站起,扔掉手中长剑,暗惊道:“看来,我得运气……把最后的一点力量集中起来,只要一击最后的……就行了!”

    想至此,他倏地将双手一圈,力贯双臂,陡然一挥右掌击向那正与黄忠拼力的“僵尸鬼”前胸,边厉声喝道:“你去死吧!‘僵尸鬼’!仙气发动!”

    话音未落,只闻“轰隆”一声巨响,“僵尸鬼”己被龙天扬这凌厉威猛无比的一掌震得倒飞出四丈之外,他双脚甫一落地,即将他地上倒驰出一道深达半尺余深的长沟。

    虽然如此,但奇怪的是“僵尸鬼”的尸体虽遭到如此惊天动地的巨力所击,却末被震碎或震倒。

    黄忠惊讶万分地自语道:“啊!多厉害的发动术呀!可……可是奇怪,这家伙挨了这么大的力量所击竟还不死……这……”

    龙天扬亦惊诧不已,突地,他感到浑身酸软疼痛已极,遂情不自禁的颓然坐在地上,暗付:“我的身体己经真正的毫无力气了,动弹不得。但是……我不能灰心……要坚持到底!不过,这‘僵尸鬼’也确实太厉害了,现在,已无力战败他了…

    …”

    此刻,众曹兵也惊骇已极地齐惊道:“真是不可思议……连‘龙之子’都杀不死他……”

    突然,黄忠急急地对龙天扬道:“龙之子‘!你歇息一会,我来替你干掉这妖怪!”

    说着,便手执长剑冲向“僵尸鬼”……

    忽地,有几名曹兵惊讶地齐呼道:“啊!那是谁?有一单骑从前方飞奔而来了!”

    只见自他们对面的大道上如风驰电掣般的驰来一骑,马上之人手提大刀,威风凛凛。

    张辽注目一看,遂惊讶地喃喃自语道:“啊!那……那武将难道是关……”

    此刻,黄忠及即将奔至“僵尸鬼”身旁,突然,他只觉身旁凉风一掠而过,未等看清,身旁己豁然多了一骑,马上这人大喝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幻起一片刀影骤然向“僵尸鬼”拦腰斩去。

    只听“砰!”的一声,“僵尸鬼”的尸体己被来人斩为两断。忽地,自他那斩断的上半身腹间滚出一拳头大小外贴一些让人难以看懂,像是符的心脏来。

    那咬在张辽左肩的“僵尸鬼”的头颅见状,不禁魂飞魄散的大呼道:“啊!我……”

    话未道完,只见其眼珠一翻天覆地,“轰!”然自张辽肩上骨碌碌地滚落在地。

    尸与首再也纹丝不动了。

    众曹兵见状,皆满面惊骇,钦佩之色的齐呼道:“啊——!这人不是关羽吗?

    真厉害,一下子就能将妖怪解决了!”

    黄忠打量着眼前的提刀大将,喃喃地惊道:“多厉害的刀呀!这就是关羽吗?”

    旁边的龙天扬注视着关羽,喜极而惊疑地低呼道:“这……这不是幻觉吧!关……关羽将军…

    …这证明孔明已赶到了……太好了!“

    话音末落,他只脑部一阵昏旋,接着便不省人事的倒于地上。

    关羽扫视着地上“僵尸鬼”的尸首几眼,便向龙天扬走来,一瞥之下,不禁大惊。他见龙天扬纹丝不动的躺在地上,遂下马上前将其抱起放于鞍上,关切而喃喃地道:“天扬,这次让你真的受累了。你居然一人与敌奋战,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生命要比你所想象的更为重要吗?天扬,你的出现真的是我们刘军之福,不然……”

    此刻,那静候在景山山顶的“五虎神”中的“白冥虎”正眺望着远方,心中暗喜道:“这次有我的‘僵尸鬼’出战,看来‘龙之子’与叛徒宇文绪的性命……嘿嘿……他们这次在所难逃了!”

    他正傲然的狞笑时,突然,他一眼瞥见左手所握的“僵尸鬼”的原心正在进发缕缕的青烟。

    “白冥虎”悚然大惊,面色骤变,嘴唇哆嗦着道:“啊!是……是关羽这家伙……我用‘通心术’看得出是关羽……他居然斩断了‘僵尸鬼’的‘符心脏’!这下可糟了!”

    他身旁的“赤飞虎”闻言,不禁暗惊道:“居然能从‘僵尸鬼’手里生还……

    看来‘龙之子’真是幸运之人!”

    “白冥虎”扫视了“赤飞虎”他们四人一眼,垂头丧气地道:“我们还不下山吗?这次就饶过‘龙之子’……”

    说着,他便头也不回的恨恨离去,几人一行满怀着惊惶、烦恨的心情离开了山顶……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