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幻相出游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二十七章 幻相出游
(88106 www.88106.com)      此时,正如孔明所料,吴因已派使者鲁肃携礼前来探访驻扎在夏口的刘备。其名义上是来吊唁荆州州牧刘表的过世,而事实上却是借机来商讨抗曹之策。

    刘琦盛情地接待了鲁肃,闲聊片刻,便请鲁肃与刘备相见,众人齐施礼见面后,刘备遂邀鲁肃入后堂饮酒。

    刘备、孔明、龙天扬在旁相陪,几人边吃边谈,鲁肃遂将欲与刘备联手抗曹之事说了出来。众人闻言,皆沉思不语……

    半晌,孔明与刘备互视一眼,孔明才缓沉地道:“既是共除窃国奸贼,我家主公定倾力相助,鲁大夫你只管放心好了!”

    刘备微笑着颔首道:“鲁大夫,你只管回去禀奏仲谋公,就说我刘备应允了他的请求,即日即遣人至贵国,请你放心吧:”

    话音未落,忽然坐在西边的龙天扬起身拱手道:“鲁大夫,请让我也与你一同前往吧!”

    鲁肃见状,惊喜至极地道:“啊:‘龙之军师’也想与我同行吗?这真难得,我可真是不辱使命了!”

    四人皆欣喜不己,孔明忽地沉声向鲁肃问道:“鲁大夫,请问贵国的众臣们对此事有何意见呢?”

    鲁肃闻言,沉声道:“说来惭愧,我东吴乃兵强马壮、兵精粮足,国富民安的泱泱大国……但主张降曹之人还占多半,为此,我家主公甚难决断,踌躇不决……”

    孔明低沉地道:“是吗?我与曹操也交手数次,学到了一些经验,想必对贵国定有所用处的!”

    鲁肃惊喜地道:“啊!那……那就多谢孔明军师了!对了,时候已不早了,我想:孔明军师,‘龙之子’我们是否就乘船前往江东呢?”

    刘备闻言,起身沉声道;“鲁大夫,暂请歇息一会,我这就造人去备船送你们至江东!”

    鲁肃遂拱手谦逊地道:“多谢玄德公!那敝人就暂且告退了!”

    道罢,便转身至馆驿中歇息去了……

    刘备见鲁肃己去,遂注视着孔明低沉地问道:“孔明军师,你对东吴众臣主张降曹一事有何看法?”

    孔明用扇轻拍着左掌,眺望远方,低低地答道:“无论如何,我也要促成孙权与我们的联盟。

    吴若降曹,那我苦心设下的抗魏而三分天下之计就前功尽弃了。为此,我要亲自到吴回去一趟,一定要让他们参战!“

    孔明与龙天扬齐拱手躬身道:“主公放心,我们一定不负所托,完成任务的…

    …”

    刘备颔首、恋恋不舍地道:“好……你们就早些登船吧!”

    孔明与龙天扬在刘备等人的送行下,来至渡口,正欲上船忽听身后有人急急喊道:“等一等,天扬……”

    龙天扬闻言,遂回首向后看去,不禁脱口惊呼道:“咦!冬梅也跟着来了!”

    正说时,冬梅已近身前,她骤闻此言不禁怒道:“怎么,天扬!你不让我去吗?”

    龙天扬见她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忙吞吞吐吐地辩道:“没……没有事,我可没这么说啊!”

    话音未落,他惊诧地打量着冬梅,低低地道:“冬梅,你怎么这身装束?全身武装的……”

    末待他道完,冬梅猛然跨前两步用手指着他的鼻尖怒道:“笨瓜,你难道忘了曹操虽是我们的敌人,但东吴同样也是呀……到敌因去怎能不带武器呢?”

    冬梅正待反驳,忽觉眼前人影一闪,忙注目看去,只见月英己至她身旁并伸手抓住她的左腕向后拉去。

    她挣扎着惊呼道:“喂,月英,你要干什么?”

    月英嗤嗤笑道:“看你这身打扮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走,换了衣服再跟他们一块去吴国也不迟呀!”

    月英边说边拉着冬梅奔向内堂,进了房,月英抱出几件衣衫让冬梅换上。

    冬梅膘了几眼那放在椅上的衣服,气呼呼地站着动也不动。

    月英见状,低沉地解释道:“冬梅,别任性,快换好衣服!因为,你若穿着甲育,佩带长剑……会让人误会的,此次是为了与吴联盟共御曹军才去东吴的,所以,你一定得解下长剑,换上便装未待她道完,冬梅便嘟哝着道:”哼!这些破衣服一点都不好看,穿上去一定让人笑掉大牙的!“月英从椅上拿起一衫—裙,微笑着:“谁说的……给自己点信心,我看你穿上这身衣服,一点也不会比凤翔差的。”

    冬梅骤闻此言,惊喜地扫视着月英双手所捧的衣服,惊疑地道:“但……那衣服我能穿吗?”

    月英嫣然一笑道:“来,试试看,你穿上它一定会更加漂亮的!”

    冬梅忽地暗忖:“天扬一说起凤翔时,就是一副十分动情、思念的模样……我知道他十分想念凤翔,但凤翔现在身在魏国,他们不能相聚一起…

    …而这次天扬他又要赴东吴抗曹,这一路非得有人照顾才行……既然如此,那我就穿上凤翔这身衣服来抚平他心灵的创伤,以免他会因太思念凤翔而分神,无心去对付曹军。“

    想到这些,冬梅便接过月英手中凤翔的衣服在寝室内换了起来……

    此刻,众人在城外的夏口港心急如焚地等候着冬梅……

    张飞目不转睛地眺望着前面的大道,他搓着手,踱步着急地道:“怎么回事?

    冬梅这丫头到现在还不来。算了,再不等了,我替她去!”

    话音未落,他身旁的关羽瞪了他一眼,冷沉地道:“好了,翼德!你不要说这些做不到的事,如果让你去了,那事情准糟!”

    张飞闻言,虎着脸,气呼呼地站立—边。

    突然,黄忠走至龙天扬面前微笑着道:“‘龙之军师’,干脆,坐在这船上陪我去长沙吧!”

    张飞骤闻此言,怒不可遏地奔了过来急急地道:“喂!你这老头别乱添乱搞。”

    龙天扬正欲答话,忽听前面的孔明惊喜地高呼道:“啊:她们终于来了,还来得及……”

    龙天杨忙侧首注目看去,只见月英与冬梅共乘一马正疾驰而来。转眼间,二人己至众人面前。

    二人跃身下马,只见冬梅手提一个包袱,上身穿一件绿色衣衫,下着一件漂亮的红色裙子。看上去显得较之平时更为俏丽动人、妖媚无比。

    众人皆惊讶地注视着冬梅,龙天扬扫视了瞬间,惊诧地道:“冬梅,你穿的是凤翔的衣服吧!”

    冬梅颔首道:“哦!我穿的是不是很难看?”

    龙天扬急急摆手道:“不……你穿是得正合身,漂亮极了!”

    刘备走了过来,亦微笑着赞道:“的确很好看,就像是凤翔回来了一样,是吧,天扬?”

    龙天扬缓缓地点点头。

    此时,孔明走了过来微笑着道:“天扬、冬梅我们上船吧!”

    龙天扬轻轻地“哦”了一声。随即三人便惜鲁肃相继登上船去,刘备等众人与他们挥手作别。

    那巨大的布帆“呼啦啦”地迎风缓缓地升至杆顶,水手们遂划动船桨,船便缓缓启动了。江水被桨划动的“哗哗……”声骤然响起。

    岸边,刘备目送着渐渐逝去的船影,他神情激动不己,口中喃喃自语道:“吴国……这次与‘吴’联盟抗曹,事关重大,这一切就只有拜托你了孔明,还有‘龙之子’!”

    过了好大一会,刘备与众人始转身回城。

    江陵城。

    这几日曹操心神不宁,惶恐不安。他在担忧……担忧刘备会与孙权联手对抗他,于是,他遂召集文武百官共商攻吴大计。

    曹操高坐于大堂之上,他威严冷峻地扫视着堂下众人。忽地,他将目光停注在坐在文臣列中最前面的苟或身上。

    注视了瞬间,曹操低沉地问道:“苟总军师,你对我军攻吴一事有何高见呢?”

    苟或闻言,忙站起躬身作揖恭敬地道:“丞相属下以为单以人数而论,我军占有十成必胜的把握。但若与‘吴’在长江上水战,那‘吴’则要胜我们一筹。而且,吴因水国都督可能是周瑜周公理。我听说其谋略不下于孔明,若周瑜与孔明联手相抗我军的话,那我就……就无必胜的把握了!”

    曹操闻言,惊骇地沉声道:“我担心的也是怕他们联手对抗我军……但如果开战,那又不可避免地要与他们正面一决雌雄了:”

    话音未落,忽见文臣之中闪出一年约三旬之人朗声对曹操拱手道:“丞相,此言差矣!”

    众人遂惊诧万分的注目观之,只听曹操惊讶地问道:“哦!荀攸,你有何良策?

    但讲无妨…

    此人正是曹军军师荀或之侄荀攸。

    只见他拱手沉声道:“丞相,微臣认为不需与他们正面接触就可将其一并消灭的。因为,吴国此时对我方也是十分惧怕的,而不敢轻易应战。其实,我们可对‘吴’当以劝降为上策,之后再与吴协力共讨刘备,我们对‘吴’许以分割荆州为代价,我想孙权一定会应允的。这样,先稳住‘吴’而灭了刘备,再吞并东吴,就容易得多了!”

    话音甫落,曹操双手连拍,欣喜地赞道:“妙……妙计!好!荀攸,就依你之计,我即刻遣使者前往东吴……”

    众人皆颌首赞许,连称“妙计”……

    可是,却有一人目‘光漠然、神情冷淡。他似乎对刚才之事不以为然,另有辟见。他就是曹操手下另一谋士贾诩。

    曹操道声“散朝”之后,众人便相继离殿而去。

    荀或正行间,突听身后有人急呼:“荀总军师,请留步!”

    荀或遂转身停步看去,见是贾诩。

    贾诩走至其身旁,低沉地道:“荀总军师…

    …请问,你以为刚才令侄所言之计能否行通呢?“荀或侧首冷沉地道:“贾诩,难道你有何更高明的见解吗?”

    贾诩闻言,深沉地道:“这个……我想苟总军师料知到了吧!……不知孔明他如何行动,我只能为荀攸先生祈祷,但愿其计成功,啊,打扰荀总军师了。下官先行告退!”

    道罢,遂对苟或深深一揖,转身而去。

    荀或注视着贾诩渐去的背影,暗惊道:“贾诩果真比荀攸有远见他能看出孔明会说服吴,而联手抗曹的结果……此人的谋略可说与孔明相差不远。看来荀攸之计是全盘落空了,因为,他太低估孔明了,根本未料到其会联合东吴对付我们……”

    不出四日,果真如苟或等人的预计般,孔明与龙天扬、冬梅一行人到达了吴国的柴桑郡……

    众人一下船,便有早己等候多时的吴军上前接待。众人将行李包裹搬上车后,遂坐马车驰向城内。

    鲁肃坐在车尾,他微笑着对孔明等人道:“大家先请入驿馆歇息吧!我们早己准备好了,等着你们呢:”

    孔明执扇拱手道:“那有劳子敬先生了!”

    突然,龙天扬感叹道:“啊!真想不到我们所乘的船能在城墙下停泊……”

    鲁肃闻言,自豪而兴奋地道:“龙之军师,你还未看到呢……我们吴国的水路就如陆地般方便……无论是进城的商人、百姓……还是军士都是坐船而来的。”

    正说时,马车己驶进城内。未走出几丈远,龙天扬惊呼道:“哇!城里好热闹!”

    只见城里那宽阔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叫买叫卖之声不绝于耳。茶楼酒店林立大道两边,整条衔看上去极其豪华……

    孔明、龙天扬、冬梅三人皆惊叹不已,赞叹不绝。

    突然,鲁肃沉重地道:“吴国的确富强、兴旺,可是,这也是受了战乱的恩惠。”

    龙天扬与冬梅闻言,皆面面相觑、惊诧不已。

    只见孔明肃穆的沉声道:“那是由于河北和中原地带战乱不息人们都向南逃亡所造成吴国现有的民富国强的殷实国力。”

    鲁肃颔首道:“确实如此!这其中就有曹操与袁绍之战……自从董卓之乱以来,豪族贵臣之间为了权欲之争,数十年以来,以许昌为中心的中原地区一直混战不休。

    战争涂炭生灵,造成很多人背井离乡,逃到东吴和荆州……这其中有许多优秀的文人、工匠和商人……因此,吴国的人口骤然增加,生产力也随之发展提高了,因力亦突飞猛进、富强起来……而且,吴国此地气候宜人,与河北相比气候较为温和、水分充足,尤其是家桑生产己越来越快……还有,我们长江水上的贸易也是发达。

    商人们西远至蜀,南至南蛮……生意经营得非常红火……“孔明微笑着赞道:“东吴的确是土地肥沃、富饶美丽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

    鲁肃深沉地道:“是啊:但正因如此,曹操才想将吴据为已有呢!”

    正说时,众人已驰进衔中,百姓们遂分让两边齐羡慕地注视着众人。

    那驾马车的士兵连连喝道:“请各位父老乡亲让一让……小心碰到马车!”

    一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注视着车内的众人,口中,喃喃地低呼道:“昭!这几人好象是当官的,看他们衣着华丽的模样一定是的……”

    紧随马车后的士兵闻言,遂侧首注视着此人,低沉地道:“是何人与你无关…

    …不要在此乱讲!”

    那中年胖子“嘿嘿”笑道:“你不要这么凶!看你这副狐假虎威的奴才相,也一定伴不上什么大身份的人……他们顶多是个芝麻大的小官而已”

    这士兵骤闻此言,气得面色铁青,遂口不遮拦地道:“你这乡巴佬竟敢污蔑我,你知道那坐在马车上手执羽扇的人是谁吗?他就是‘卧龙’先生,还有那位少年…

    …”

    话未道完,人群顿时如锅内的沸油般沸腾起来,人们皆争相挤了过来,纷纷惊讶万分地议论道:“啊!那坐在马车上的年青人竟是‘卧龙’先生……?”

    “什么?他就是‘卧龙’先生?就是那位以五千兵力大破十万曹军的孔明军师!”

    “啊!那位穿着怪异的少年就是‘龙之子’吧!那么年轻,真让人羡慕死了…

    …”

    “胡说,那么小怎么能找倒曹军猛将许褚呢?‘龙之子’一定是虎背熊腰、年青潇洒的壮小伙。可他分明是个十五六岁孩子呀!怎么可能…

    ……“

    百姓们皆如潮水般疾涌而至,争先一路“龙之子”之风姿。众多拥挤喧闹的人流挡在马车四周,使得马车难以通行。

    那几名紧随其后的士兵忙大声齐叱道:“你们干什么?快闪开路让马车过去…

    …”

    车旁几名俏丽动人的少女双目紧盯着车内的龙天扬,羡慕地小声议论道:“呀!

    这英俊、潇洒地少年就是‘龙之子’呀!啧啧……真让人羡慕…

    ……“

    “可不是吗,这么年轻、英俊……”

    孔明见状,微笑着对龙天扬小声。道:“天扬,你好象很得到这些姑娘的欢心嘛!”

    龙天扬闻言,窘得满面通红,吞吞吐吐地道:“哪……哪里呀……孔明军师,你不要取笑我了!”

    旁边的冬梅见状,暗骂道:“混蛋!这有什么可羞得?看他那脸……简直比关将军的脸还要红!真是没出息……”

    坐在车尾的鲁肃忽地钦佩地道:“‘龙之子’的武勇因吴**民中早象神话般地传开了,家喻户晓,童叟皆知,就如神龙降世般让人惊叹不已。可是……可是眼前这路却无法通过了!”

    孔明闻言,暗忖道:“如此便是最好不过了。因为,这也是发动吴国联盟抗曹的一种重要手段。由于,吴**民对天扬崇敬叹服不己,这样就能增添孙权对天扬的信服心。如此,他就会应允联盟抗曹了!”

    在众人的努力下,马车好不容易驶出街道驰至吴国接待外使的馆驿门前。众人遂搬下行李,下了车,在鲁肃的安排下进了馆驿。

    鲁肃将孔明等三人安排妥当,遂拱手朗声道:“那么今天就请三位在馆驿好好歇息,明日再去参见我家主公吧!”

    说时,他又转首看了身后守护在大门两边的士兵一眼,低沉地道:“孔明军师,为了你们的安全,请允许我们设兵守卫大门,你们外出之时,他们就可以当向导…

    …”

    话音未落,那四名守卫在门边的士兵齐拱手朗声道:“各位有何吩咐,只叫我们一声就行!”

    孔明见状,遂手执羽扇深深一揖,低沉地道:“你们真的是用心良苦呀!那我在此就多谢了!”

    鲁肃一拱手,沉沉地道:“那么,各位就歇息吧!我不打扰了,告辞:”

    道罢,便退出房门转身而去。

    鲁肃刚离开大门,冬梅便气恼地道:“鲁肃这家伙竟派士兵守卫在门外,这不是监视、软禁我们吗?”

    孔明闻言,对冬梅沉声道:“我和天扬出门不太方便,你应该没事的!不过,你这装束太显眼了。如若不出去,就换一套吧!”

    冬梅颔首道:“哦!是要换一下。刚才在街上我就怕百姓们把我当成了‘龙之女’!啊!对了,临行前月英还帮我准备了一个装衣服的大箱子,我来挑一套……”

    说着,她便喜滋滋地走到一个朱红色的大木箱旁,正欲用手打开箱盖,忽听里面有“呼呼”地异响声,遂弯腰侧耳细听。

    孔明与龙天扬见状,遂惊讶地走了过来。龙天扬正欲说话,冬梅忙用食指挡在唇前,轻声道:“别吵,边里面有声音……”

    龙天扬闻言,猛然掀开箱盖,注目向箱内看去,一见之下,不禁失声惊呼道:“啊!怎么小虎!”

    孔明、冬梅亦满面惊讶之色,惊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从箱内豁然站起一人,细观之,却是小虎。

    只见小虎打了个呵欠,伸了一下懒腰,揉着眼惊疑地道:“啊!天……天已经亮了吗?这……

    这是哪里?难道到了东吴?“

    说着,他自箱内走了出来,怯怯地似是做贼般的扫视着孔明众人。隔了片刻,他发现众人面色阴沉,似是不悦……遂尴尬地揉卷着衣角,低低地道:“对……对不起……让你们生气了!”

    话音未落,冬梅便如决堤的江水般急急地怒道:“小虎,这还是道歉所能解决的问题,我们来东吴可不是游山玩水的,你知道你这么做将给带来……”

    未持他道完,龙天扬在一旁阻止道:“算了,冬梅!小虎他还是孩子呢!你别再说他了!”

    冬梅急急地道:“可……可是,我们在这儿也未必安全呀!”

    龙天扬深沉地道:“在这个乱世里,哪里也不安全的,都是如此!而且,对于己没有一个亲人的小虎来说,我们就是她最亲近的人了。”

    冬梅骤闻此言,不禁悲哀地垂首不语……

    小虎见状,难过地低声道:“对不起,龙哥哥!我只想着能和你在一起,因此,便……”

    龙天扬笑笑道:“没什么……谁也没真的生气呀!”

    小虎闻言,感激万分地注视着龙天扬,目中情不自禁地流出两行清泪。

    龙天扬用袖帮他将泪擦干,遂安慰着、微笑道:“小虎,别流泪了!走,难得来东吴一次,我们去逛街吧!”

    小虎闻言,大喜道:“好呀……”

    冬梅听龙天扬如此道,遂怒不可遏地走至其面前气势汹汹地道:“天扬,你说什么?难道你忘记了刚才在街上你所引起的百姓们的骚动吗?他们将马车围得水泄不通的情景,我还心有余悸……”

    龙天扬思索片刻,伸起右手大拇指微笑道:“你放心吧!‘龙之子’本领非凡,这些事交给我,我自有妙计!”

    冬梅、孔明闻言,惊讶不己地面面相舰……

    不知其有何计策……

    在柴桑城内的一条人声鼎沸,热闹繁华的大街上——人们在街上买卖逛游一密集拥挤的人流中突然有人惊呼道:“唉!快看啊!”

    从人循声看去,只见双惊呼的中年人对面的路口处,正有三人缓缓走来。

    只见那三人:二女一男孩,其中一人正是冬梅,那男孩便是小虎。而那所剩女子则是一位身材苗条、鼻若悬胆、柳眉杏眼、玉齿樱口的绝世佳人!

    众人皆注目观之,不禁咋舌惊叹纷纷:“呀,真漂亮……简直如仙女下凡……”

    “可不是吗!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子真是机会难寻呀!”

    “我们柴桑郡何时有这样貌美的美人呢?我怎的不知道?”

    只见冬梅不屑地向她身旁的美貌少女撇嘴低声道:“我以为你有什么妙计呢?

    原来不就是换了一身女装吗?”

    那美貌少女闻言,气恼地轻声道:“太过分了!你居然这样贬低我的妙计……

    你以为很容易装扮成我现在的模样呀!其实,我是运用了‘云体风身’之术才变成的……因为,人的脸上都布满了表情筋,而‘云体风身’之术正是可以运用这些表情筋将我的脸转变成女人相的。同时,‘云体风身’术又将我原先的骨脉筋变成女人的体形。这就是我的秘术!”

    冬梅哼了一口,不屑地道:“哼:天扬,你少臭美了……我知道你是男人,别再用女人腔了!”

    那美貌少女正是龙天扬所化成的。她见冬梅面露愠色,心中不也以为然……

    龙天扬掏一些铜钱为小虎买了一些精美的玩物和食物,然后,又带着他自整个衔内逛了一圈…

    …三人皆觉得心情愉快无比,烦恼顿失……

    小虎高兴地笑逐颜开,眉开眼笑……

    龙天扬见状,微笑道:“看来大家好象都很开心,确实不枉此行……”

    冬梅颔首答道:“是啊!自从焦览死后,我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小虎这么开心!”

    龙天扬闻言,不禁略带悲恸地感叹道:“果然……小虎如果要是忘了焦览之死的话,那他就会更开心的!”

    正说时,忽听那正喜气洋洋拄前欢跑的小虎叫道:“龙哥哥、冬梅姐姐快来呀!

    这里还有耍蛇的呢!可有趣,可惊人……呀哟!”

    还未道完,小虎不小心一下撞到一身材高大、长相凶恶的壮汉身上。他不禁惊叫一声,遂注目看时,只见这壮汉身旁还站着五六个身材同样高壮的彪形大汉。

    只见那被小虎所撞的凶恶壮汉而色阴狠、双目怒瞪地向小虎凶狠地骂道:“小鬼,你他妈的眼睛瞎了?怎的不看一眼就向老子身上撞来?”

    小虎见状,不禁吓得倒退三步,惊恐万状地仰视着这壮汉,不知该如何办……

    不远处的龙天扬与冬梅见状,齐惊呼道:“坏了!”说时,二人侵奔了过来。

    龙天扬走至那凶恶壮汉身前拢袖低声道:“不好意思,请这位壮士原谅……他还是个小孩,不懂礼数,冒犯壮士,还请多多包涵……”

    这凶恶壮汉骤见有二位貌若天仙的少女奔了过来,一双牛眼不禁欲火顿炽,瞪得快要夺眶而出,他连连咽了几口上漾的口水,喉咙里随之发出“咕噜噜”的吞水声,喉结不住的颤动、滚动着…

    他贪婪地盯着龙天扬那高高隆起的胸脯,色迷迷地道:“要我原谅这小鬼也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嘿……那就是让你们两个大美人去陪咱兄弟喝一盅。怎么样?”

    龙天扬闻言,羞赧地道:“我……我……”

    此刻,就在那些围观的百姓中,却有三人与众不同:他们气宇轩昂,隐约中自透出一股慑人的威力。只见站在最前面是一位衣着华丽,俏丽万分的少女。她身后的两名男子,其中一位:是个金冠束发,身高八尺。虎目剑眉,神情威冷的年青人。

    另一位则是峨冠博带,英俊酒脱、直鼻阔口,年约三旬的年青人。

    只见那金冠束发的年青人注视着圈内那几名身材高大,相貌凶恶的壮汉,口中冷冷地道:“哼!这些山越佬真是胆大包天,竟敢于光天化日之下跑到城里来胡作非为!……”

    此时,圈内那高大凶恶的壮汉淫笑着对龙天扬道:“怎么样?姑娘!你想好了没有?如若你不愿意地话,嘿嘿……那我们就有法子治这个小鬼了,我会让他很痛苦地死去……我看,你们还是早些陪陪我吧!我可急不可耐了!”

    说着,他便伸手向龙天扬的下巴托去。龙天扬向后疾退两步,向冬梅小声问道:“怎么办?冬梅!”

    冬悔恨恨地低声道:“把他们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收拾掉!”

    龙天扬闻言,故意戏谑道:“可是,我是一个弱女子呀……这事我看就交给你了!”

    冬梅被他气得哭笑不得。龙天扬道完,刚欲转身逃去,那凶恶的壮汉忽地一把将他揽在怀中,淫笑道:“美人,别走呀!陪咱兄弟玩玩吧!”

    正在此时,忽有一条人影自圈外腾身跃到那壮汉面前,厉声怒叱道:“住手!

    你这狂徒,不许在我眼前无法无天,快放下这姑娘,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那凶恶的壮汉放下手中的龙天扬,转身向后看去,不禁哑然大笑道:“哈哈…

    …又送来了一位大美人,兄弟!看来咱们今日艳福不浅呀!”

    那几名壮汉闻言,不禁齐大笑不止。

    这挺身而出的少女正是人群中那衣着华丽的女子。她身后的那位金冠束发的年青男子见状,摇头低叹道:“唉!她是太好逞能了!不过,这些家伙也绝不是她的对手!”

    正说时,只见那凶恶的壮汉己跨前两步伸手拍向这少女的右肩,边淫笑道:“姑娘,你来与我玩玩也行……啧帻……啊!这皮肤好白呀!这**也一定很大很柔……哎呀!”

    他正污言秽语地说着,忽然陡觉眼前掌影一闪,他的两边脸庞己“噼噼啪啪”

    地被连掴了七八个耳光。他不禁疼得大叫起来。

    捂着脸,这家伙正欲还击,可为时己晚,只见这少女倏然如闪电般向他咽喉腾空踢出一脚,其势快疾令人目不暇接!

    只听“咚”地一声,那家伙如果水牛般高大肥胖的身体己被少女踢出三丈之外,摔在地上痛嗥不已,口中且接连狂喷几口鲜血……

    那少女自半空落下身来,稳稳地站于地上怒视着那几名面色惊惶地山越之人,高声怒骂道:“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有种的话就上来与本小姐比试比试吧!”

    那围观的百姓见状,不禁惊讶地议论道:“这姑娘真厉害,她竟能将那比她几乎高大一倍的山越人打倒在地……

    “哦!真的很厉害,我根本没看出她是如何出手的,那家伙便倒在地上疼叫不已……”

    突然,一名年青体大的山越人猛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拳击向那少女的头部,边怒骂道:“别小看老子,臭丫头!”

    少女待他拳及至头部之时,骤然将头右闪,同时,闪电般伸手扣住其伸来的手腕,并扬起右腿以雷霆万钩之力勾踢其脖劲。

    只听“呃”的一声骨折声骤响起,那家伙的颈骨己被少女用脚勾踢断了。他那肥大的脑袋已耷拉垂下,口中鲜血汩汩流出。“轰”的一声,那高大的身躯便砸落于地,顿时,尘土扬起……

    另外几名山越人见他惨死于少女之手,遂相视一眼,如恶狼般齐向少女扑至。

    少女面色一沉,杏眼圆睁,毫无惧色的沉着应战。拳掌交错、腿影重重……几个照面之后,这四五名山越人皆全被少女打翻在地,惨叫不止。

    龙天扬见状,遂掩口低声道:“这姑娘,好凶呀!简直跟冬梅不相上下……”

    冬梅闻言,愠道:“你这家伙,又在说我的坏话,小心我赏给你一顿拳头……”

    龙天扬正欲答话,忽地“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原来,他被先前那为少女所伤的凶恶壮汉的双手紧紧扼住了颈脖。

    只见那凶恶的壮汉恶狠狠地对少女道:“站着别动,再动一下我就拧断这臭丫头的脖子:”

    说着,他双手一使劲,龙天扬便疼得“啊”

    的一声大叫起来。

    少女气得粉面通红、柳眉倒坚,恨恨地骂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只会挟持一个弱不禁风的姑娘算什么男子汉,有种的话就放下姑娘与我较量较量!”

    凶恶的壮汉一撇嘴,冷笑道:“臭丫头,你以为我就那么傻……啊!”

    这家伙正说时,只见龙天扬衣衫骤然鼓起,无风自动,他正惊讶之时,只觉身子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向后震倒……

    他一声惊叫,同时,身子己如离弦之箭般向后倒飞出五六丈远,“砰”地一声重重地坠倒于地,痛得他如杀猪般“嗽嗽”大叫起来,鲜血自他口中急涌狂喷而出。

    那少女惊骇无比地道:“啊!这家伙……怎么突然倒飞了出去?这……”

    人群中那金冠束发的年青人见状,亦不禁惊讶地喃喃低呼道:“这……壮汉是被强猛之极的‘发劲术’所震飞的。那将他震飞之人就是被他所挟持的少女……那少女……是何人呢?”

    围观的众人皆面面相觑,纷纷惊叹道:“呀!真了不得……这两位姑娘……啧啧……真是厉害,竟能将这群高大凶猛的山越人在眨眼间全打倒。”

    “是呀!看上去她们的年龄都不大,可是都这么厉害……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让人难以相信。”

    从人正纷纷惊叹之时,忽见自街头奔来几名吴兵,他们边跑边大吼道:“闪开……发生什么事了?……”

    圈内的龙天与冬梅见状面面相觑、面露愠色……忽见龙天扬皱着眉头,低声怒道:“真可恶!

    这些爱管闲事的吴兵过来了……“

    顿了顿,他向冬梅轻轻地道:“喂!冬梅,我们快走吧,不然,被他们窥破了身份可就麻烦了!”

    冬梅颔首赞许,龙天扬遂拉着小虎三人冲出人群疾奔而去……

    他们刚走,那儿名吴兵就奔了过来,这几人看了地上或死或伤的几名山越人几眼,然后,扫视着周围的人群大喝道:“刚才打架的人呢?怎的不见了?……”

    话音未落,突然那金冠束发的年青人自人群中闪出走至先前与山越众人交手的少女身旁,向众士兵扫视了一眼,然后注视着地上有一名正在痛苦呻吟的山越人,遂淡淡地道:“就是这个家伙与人闹事打架……”

    众人闻言,齐惊讶地注目向此人看去,一见之下遂惊惶地齐单腿跪地,拱手恭声道:“原来是甘将军和公主在此,小的有眼无珠未能及早认出…

    …还请您们恕罪!“

    只见那被称为“公主”的少女向众士兵一挥手,低沉地道:“哦!你们起来吧!

    将这被打死之人的尸首抬走……”

    众士兵遂应了一声,急忙各行其是去了……

    围观的从人见状,不禁惊讶万分地齐注视着少女,纷纷议论道:“啊!这少女原来是公主呀!是仲谋公的妹妹……真的未看出……”

    “那么那站在她旁边的就是甘宁将军……真的好高大、好威风……”

    突然,少女向正朝她缓缓走来,峨冠博带的年青人沉声道:“喂,陆逊,刚才那位将扼住她脖子的山越壮汉震飞在地的姑娘的武功真的很厉害!

    你给我查查她是何人?及其来路……好!就这么说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道罢,少女便转身独自离去……

    甘宁见状,遂苦笑着对身旁那被称为“陆逊”之人道:“陆逊,这次爱管闲事的公主又扔下了这个烂摊子让你来收拾,看来,你又有得忙了!”

    只见陆逊用指揉着鼻尖,似在沉思……

    沉吟瞬间,他喃喃地低声道:“谁能有这般身手呢?那强烈巨大无匹的‘发劲术’……难道是‘龙之军师’?哦……一定是他!”

    甘宁闻言,惊骇己极的惊呼道:“陆逊,你说那姑娘是‘龙之军师’?这……

    这可能吗?”

    陆逊淡淡一笑,沉声道:“甘将军,难道还有姑娘长喉结?刚才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个被山越壮汉扼住脖子的姑娘喉间有明显隆起的喉结,因而,我断定她一定不是女子……而且,她与‘龙之子’年龄相若,还有……他那凌厉威猛无匹的‘发劲术’也只有‘龙之军师’才具有的……我不用去查了,他明天一定自然会在公主及我们众人面前现身的……走,我们回去吧!”

    说着,陆逊便抬腿而行。甘宁亦紧随其后…

    甘宁在后惊讶、钦佩地注视着陆逊的背影,心中暗付:“这陆逊真的不容小觑……他在瞬间的一瞥之下便看出了‘龙之军师’的真实身份,他的洞察力及眼光确实厉害非常,以他这些超人的天份,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