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东吴显威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东吴显威
(88106 www.88106.com)      在都阳湖至东吴柴桑的大道上,此时,正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向柴桑郡疾驰而来。

    车内坐着二人。其中一人正是在鄱阳湖训练吴军水师时突闻孔明来吴而急归的周瑜;而另一位峨冠博带之人则是孔明军师之兄,吴国长吏——诸葛瑾。

    突闻周瑜忧虑地道:“我想,主公现在正在接见孔明吧!我们傍晚可赶回柴桑,想必诸葛长吏也想早些赶到,见见弟弟吧?”

    诸葛开深情地道:“是的……我很想见到孔明呀!那年和孔明分别时,他还是个不谙世故的小孩呢!原来才知,他自称‘卧龙’……我政务繁忙,这些年来也从未回去看看他们,关于他的一些传闻,我也只是听说而己……这次孔胆他作为刘皇叔的军师而来到东吴,我真的立刻想见见他,不知他现在是什么模样?一定很有气度……”

    周瑜闻言,心情沉重地道:“你马上就能与他促膝长谈了……不过,你不要忘了他来吴国的目的是:让‘吴’与‘魏’开战!”

    诸葛理心里一惊,遂低沉地道:“是吗?…

    …那……那周将军你以为该如何对付曹操呢?“思索片刻,周瑜沉沉地道:“那就要看‘卧龙’有没有傲世之才了!见了他们再说吧!走,赶快一点……”闻言,那驾车的士兵遂“驾”地大喝一声,挥动长鞭,策马疾驰……

    此时,孙权偕众人来至校场,众将士迅速地排列于四周。孙权携孔明坐于高台之上,龙天扬缓步走到校场中央,凝神站定。突然,那通往校场的大门“轰隆”、一声豁然大开。只见从门外矫健有力而敏捷的走来三名彪形大汉。

    当先一人年约四旬,身高体壮,双臂虬肌高高隆起,双拳紧握,看上去十分威猛。紧其后的两人:一人执枪,一人握刀,皆十分健壮高大,浑身透露出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之气。

    三人快步走至孙权所在的高台下,齐拱手躬身道:“属下见过主公!”

    孙权轻“哦”了一声,遂挥挥手,三人便知意地退至一边,静候待命……

    孙权面露傲然之色地沉声道:“‘龙之军师’这三人是我东吴顶尖的武术家,号称‘三圣’,其中任何一人的本领非弄军猛将可及……那为首的赤手空拳之人乃我军拳法总教头张琥;他身后执枪之人乃枪术宗师陈奉;执刀之人乃‘圆空刀术’宗师李廉。刀、枪、格斗选哪人与你比试,由你自挑!”龙天扬闻言,注目扫视着三人瞬间,朗声对孙权道:“仲谋公,一人一人的比试太麻烦了!不如让他们一起上吧!”孙权与东吴“三圣”

    及孔明、冬梅等所有在场的众人闻言,皆惊诧不已地齐注视着龙天扬,那情形就像是见到了什么天大的奇事般,惊讶万状……

    那坐在高台上,孙权身旁的仁孝公主闻言,不禁又惊且怒道:“什么?让他们一齐上!这……

    这混蛋太狂了,他知道吗?这三人都是我的武术师父呀!‘龙之子’,这次你把我三位师父激怒了,你等着他们给你苗头吃吧!一定有你受的……!“此时,东吴“三圣”皆双目怒瞪盯视着龙天扬,人人面如寒冰、目光如炬……

    站在他三人左侧的甘宁见状,心中不禁暗喜道:“这倒有趣:‘龙之子’,你己夸下海I ,那马上就要看你是否果真厉害了!不过,你太骄傲了,不知对方底细就口出狂言,看来你要准备为自己说出的话付出代价吧!”

    此刻,那与孔胆坐在高台上的冬梅听龙天扬如此道,不禁忧虑地对孔明道:“孔明军师,你看,不能阻止天扬他们吗?”

    孔明微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冬梅!你要相信天扬的能力,因为,他是卓绝的军师,如果没有十成的把握,他是不会夸下海口的!。”

    冬梅仍担心的急急地道:“可是……可是,对方是东吴‘三圣’,是名耀东吴的三名武术宗师呀!”

    孔明坚定的低低地道:“不要太担心了,冬梅!他们之间不过是比试一番而己,也不是像战场上欲置对方于死地。再说,‘龙之子’的存在,就早己超出常人的意料之外了!而且,东吴众人根本无法估测出天扬本领的深浅,因此,这场比试,凭他那超人的‘龙’的力量十拿九稳是赢定了!”

    冬梅闻言,心情略缓,但仍忧虑地道:“但愿天扬会赢!不过,万一他输了怎么办?那我们设法让吴魏开战,保全玄德公的计划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孔明低沉地道:“冬梅,你不要操之过急!

    静下心来,看他们比试的结果再说吧!你看,他们就要开始动手了!“冬梅闻言,遂注目向下看去,只见东吴“三圣”己将龙天扬围在核心,作势欲发……

    双方凝神对峙了片刻,突然,陈奉一挺长枪舞起一片枪山,骤然逼向龙天扬。

    同时,张琥、李廉亦大喝一声幻出重重拳影,挥起叠叠刀光向龙天扬缓缓移近……

    高台上观战的孙权见状,不禁轻声道:“好样的,‘龙之子’!你要打败我东吴‘三圣’,我想阻止,看来已来不及了!”

    而此时龙天扬见东吴“三圣”齐逼了过来,虽气势汹汹,但他却毫无惧色,口中亦自信地道:“你们三人只管攻来吧!我是‘龙之子’,因此,我绝不会输给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的:”

    说时,他便暗暗催劲运气、蓄势以待……

    东吴“三圣”正缓缓逼近其身前,忽地陡觉有一股巨大浩瀚之气向他们疾涌而来,三人不由暗惊万分,皆面面相舰……

    此时,坐在高台之上观战的孙权、仁孝公子及辄明、冬梅等人皆感受到了此气……仁孝公主满面惊骇之色,额上已惊得沁出细细的汗珠来,她心中暗道:“怎么了?我觉得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正飞快的袭了过来,这……”

    台下的甘宁亦暗惊不已:“这就是……就是‘龙之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吗?

    没想到竞如此之强!”忽然,孔明身旁的冬梅目不转睛的俯视着台下的龙天扬,脱口惊呼道:“啊!怎么会这样?…

    …“孔胆惊疑地问道:”冬梅,你怎么了?“冬梅好似未曾听见,仍惊骇万分地道:“这感觉我好象在哪里接触过……对了,是在天扬他一人灭了‘虎豹骑’众人时有过这样骇伯‘杀气’!

    没错,他现在的目光与当日完全一样,还是那么冷酷、阴沉……“此刻,校场内的龙天扬双目怒视着东吴“三圣”,心中暗道:“现在的我,对付你们三人是易如反掌!我是‘龙之子’,因而一定要战胜你们,我不会让你们有还手的机会!现在,只要我使出体内的‘破凰’之力,我坚信你们一定会输的,一定!”

    东吴“三圣”齐逼近龙天扬身前,陈奉不屑地暗道:“我想这小家伙一定是个爱说大话之人,就凭他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想和我东吴‘三圣’一争胜负,看来他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想至此,陈奉便大喝一声陡然挺枪快捷凌厉无比的朝龙天扬胸膛刺来。观战的吴国众臣见状,齐惊喜地道:“好!陈大人出手了!快……快打败那目中无人,爱说大话的‘龙之子’!”

    正说时,陈奉的长影己倏地刺到龙天扬的前胸。就在这间不容发之时,只见龙天扬身子连晃,其速快得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他的身子已幻出一排虚实难知的身影来。

    陈奉刺来的那强猛凌厉的长枪顿时落空了…

    …他目不转睛而惊骇万状地扫视着龙天扬那疾速晃动的一排人影,暗惊道:“啊!他的身体晃得好快呀!他这使出的是何武功?……”

    高台上的冬梅见状,不禁喜不自胜的一挥拳头,兴奋地道:“好!天扬使出了柳忠的‘柳’术!这陈奉辨不出他的真实身子,看来枪对他是没用的……”

    此时,龙天扬刚避开陈春的长枪,李廉便恶狠狠地挥刀耀起一圈刀光骤然向他下盘攻到。龙天扬悚然一惊,暗道:“原来,这家伙想来个上下夹击,不,我不能让他击中我的腿,若被他击中,那我的‘柳’术就不攻自破了!”

    想至此,他的身形晃得更快了。突然,。他瞅准机会以快得让常人无法看清的速度挥拳直击李廉前胸……恰在这时,陈奉的长枪也挟着凌厉锐耳的呼啸声,闪电般刺到他的前胸。

    龙天扬身形微晃,斜掠一步,右腿骤然后扬,踢向在后挥刀击他下盘的李廉。

    李廉被他那凌厉无匹的踢来右腿逼退了几步。但是,龙天扬也因扬起了右腿,左腿而无法晃动,因而,先前那一排虚实难辨的身影顿时消失。

    他虽避过了陈奉刚刺来的长枪,但因其已窥出了他“柳”术的奥秘之所在,遂又挺枪疾如闪电的刺向龙天扬的咽喉。

    龙天扬见状,心里暗暗一惊,慌忙中遂候地用双掌撑于地面,平贴于地。几乎就在同时,只听得长枪“呼”的一声,自他头顶上空呼啸而过,其景甚险。

    龙天扬喘了一口气,正欲挺身站起,突叫面前有人“嘿嘿”冷笑道:“小子,你别想起来,吃我张琥一拳吧!”

    龙天扬忙抬首注目一看,只见张琥俯蹲在他面前己提起钵大的拳头向他头顶快逾闪电地击下。

    围观的东吴众人皆惊喜地齐呼道:“哇!这下‘龙之子’是躲不过去的,他死定了!”

    正在众人惊呼之时,突见龙天扬忽地自四丈外的地上猛然站起,丝毫未伤……

    可张琥的右拳己“轰”地一声将刚才龙天扬所在的石板地击出了一个斗大的深坑。只见石屑灰尘飞溅扬起……

    张琥收回右拳,惊骇已极地注视着对面的龙天扬,口中喃喃地道:“‘龙之子’他竟能只靠双手的腕力撑着身子向后倒飞,避开我的拳头……他的腕力之强确实太惊人了!”

    众人正在惊喜之时,忽见龙天扬丝毫未伤的站在张琥对面四丈之外的地上……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惊骇万分……

    正在此时,李廉挥刀奔向龙天扬,边叫道:“龙之子‘你那晃动身子迷惑人的小把戏我已看透了!现在就来尝尝我’圆空刀‘术的精华之招一一’旋旋刀‘吧!”

    说时,李廉已近龙天扬身前,手中刀骤然横挥,利时,只见刀影重重叠叠,如惊涛骇涛般向龙天扬旋斩而至。

    龙天扬见状,心里不由暗惊不已……

    此时,高台上观战的仁孝公主见状,亦不禁暗掠道:“李师父的‘旋旋刀’法中的‘旋’是随风吹动之意,就象是被狂风吹拂的布那样,那种难得变幻自如的!

    因此,‘龙之子’,你若想用刚才的那种只会晃动身形的体术……是解不开这以画圆而攻敌的‘旋旋刀’法的!‘龙之子’,我现在就看你如何应付了!”

    只见龙天扬身形一晃,亦随刀而飞快地转着小圈,顿时只见,两人的刀影、人影混在一起,令人目不暇接、辨不出入与刀的位置……

    观战的众人虽觉如此,但对正在奋战的李廉来说他已惊骇至极……心中暗道:“这小子,竟然……竟然将我的刀全躲开了!难道他是鬼影不成?

    按理说我的‘旋旋刀’法是无人可敌的,可他却…

    ,,双方又奋战了片刻,一些武功较高之人己看出端倪来,他们皆惊诧地盯着场内正激战的二人,大惊失色……

    仁孝公主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二人,满面骇然之色。突然,她惊诧万分地道:“啊!李师父的‘旋旋刀’怎的全落空了?难道‘旋旋刀’法就这么快被‘龙之子’破解了吗?不可能……”

    此时,台下的甘宁见状,不禁又惊且赞的低语道:“哦!……圆里有圆的动作……而且,针对李师父画大圆的攻击,‘龙之子’他竟能自悟出用小圆在最小的空间内将其化解……李师父,你的‘旋旋刀’虽然厉害无匹,但对‘龙之子’却发挥不出其应有的巨大威力……这还是‘龙之子’没有还攻的情况下呢!不过,再要不了瞬间,他就会对你发起进攻的……”

    果如甘宁所料,廉洁在李廉旋刀砍向龙天扬双腿之时,只见其猛然刹住旋转成圆的身形,倏地在那间不容发之时腾身而起跃至李廉背后……

    李廉脱口惊呼道:“糟糕——”

    旁边观战的甘宁见状,不由得摇头轻叹:“唉!他的退路被‘龙之子’堵住了!

    这回可不妙了!”

    龙天扬在其背后正欲挥拳击去,突觉劲风袭到,遍体生寒,遂注目转身看时,不禁悚然大惊,只见陈拳正恶狠狠地挺枪在他身后刺出五道巨大的形如猛虎利爪的枪影。他暗惊之下,遂闪电般斜掠三丈,堪险险避过……

    龙天扬惊讶地注视着陈奉手执的长枪,暗惊道:“这枪刚刺出时就象是猛兽的利爪箕张般……

    他这使出的是何枪法,竞如此怪异……“

    陈奉见状,遂得意地道:“‘龙之子’,这就是我陈家枪法中的绝技——‘猛鹫爪’!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看你那惊惶万状的神情莫非你害怕了?”

    突然,在高台上观战的冬梅向龙天扬大声惊呼道:“天扬,小心!”

    龙天扬骤闻此言,己知有异,忙转身向后看去,只见张琥正凶神恶煞般地站在他身后,右掌正俊然向他拍出,罡气自其手中往他前胸急涌而至。

    龙天扬惊骇万分,忙跃身后退,‘但为时已晚,右臂仍被其刚猛凌厉无匹的劲气击中。同时,他只觉得身子己身不由己地向后疾退……双脚己将那青石铺就的地面拉出一道深逾指厚的脚痕。

    龙天扬忙运气搞住右臂因被击伤的疾痛,同时,双目惊疑地盯着张琥,口中低低地惊道:“这……这是‘发劲术’!”

    张琥闻言,冷笑道:“嘿嘿……‘龙之子’,你也知道我会‘发劲术’吗?不过,你知道是最好了,因为,这可以让你明白:不只是你一人会‘发劲术’,……

    以后不要再目中无人:”

    高台上观战的冬梅见状,不禁低声惊呼道:“这张琥难道……也会发出和天扬同样厉害的‘发劲术’吗?那么,天扬能赢得了他吗?看来,他与这东吴‘三圣’之间的恶战以目前来看,双方的胜败是很难决定的!但愿……但愿天扬他能赢!”

    就坐在她旁边不远的仁孝公主亦俯视着台下的龙天扬与东吴“三圣”……暗道:“看来‘龙之子’是不可能会胜的从一开始他把我三位师父当作对手时起,他就应感到自己选择错了……!”

    仁孝公主身旁那正襟危坐的孙权也失望地暗道:“看来……形势对‘龙之子’不利……难道‘龙之子’的力量就只有这些吗?莫非他是‘有其名而无其实’,盗用‘龙’之名的骗子!”

    然而,龙天扬此时却坚定地暗道:“我还在犹豫什么……看着众人那疑惑不屑的眼神,我能猜得出他们己对我这个‘龙之子’的力量产生了怀疑,甚至鄙夷……

    现在,我要使出‘破凰’的力量来战胜他们。虽然,‘破凰’是‘天命’的破坏者……但是,现在的我……和遭到‘赤飞虎’暗示时的我尽然不同了,我现在不仅能将残留于体内的‘破凰’力量充分的发挥出来对敌,而且还不会因此而步入司马懿所设的‘破凰’之路:‘破凰’的力量,你开始爆发吧:”

    想至此,龙天扬便运气于体外,双目冷酷而阴沉地逼视着东吴“三圣”……

    对面正齐逼近龙天扬的东吴“三圣”陡觉有一股惊滔骇浪般的强“气”疾涌而来,不禁面面相觑、惊骇万分……

    陈奉执枪的双手不禁在微微的颤抖着,心中暗惊道:“这种强烈的压迫感是‘龙之子’真正的力量所显露前的预兆吗?若果真如此,那他的力量则是强大无匹的……”

    此时,他左边的李廉亦惊骇己极地盯着龙天扬暗道:“这是什么‘气’?和先前的‘气’是迥然不同的,比先前的‘气’要强大多了……”

    陈奉右边的张琥此时只觉得遍体生凉,一股强烈的让人人窒息的“气”已袭遍他全身,他惊恐万状地暗道:“这‘气’真骇人,我头一次感到这种寒气……原来,‘龙之子’刚才是深藏不露呀!

    现在,他使出了真正的本领之气流这:‘气’真得太强了,看来,我们三人得拼力应战,不然……“

    此刻,他们旁边的甘宁也感受到了龙天扬所发的“破凰”之气。他心中惊疑地暗道:“这种气流也不太象是‘杀气’……对……这不是人所发出的‘气’,是…

    …是‘鬼气’!”。

    高台上的冬梅忽地惊骇万分地俯视着台下的龙天扬,低沉地对孔明道:“孔明军师,天扬难道……难道又被‘破凰之相’所侵袭?他那眼神好可怕、好冷酷……”

    孔明闻言,沉沉地侧首道:“冬梅,你不用太担心……他现在的心情与消灭‘虎豹骑’众人时绝然不同,我们要相信他那超凡的‘天命之相’的力量!你看吧!

    他在扳转战机,马上就会胜利的!”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