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智劝周瑜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三十章 智劝周瑜
(88106 www.88106.com)      此时,时已傍晚,就在城门外,周瑜与诸葛理已刚刚到达柴桑郡……

    二人至城门口下得车来,齐朝门边走来。突然,周瑜驻足注目着城门,满面惊骇之色……

    诸葛理见状,惊讶而关切问道:“周将军,你怎么了?”

    周瑜惊恐万状地道:“这是什么‘气’?我第一次感受到……这是‘鬼气’,拥有这种‘鬼气’的人不在吴……难道这是……是‘龙之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吗……?走!诸葛长吏,我们进城去看看!”

    二人快步走至门边,守门的士兵忙上前施礼……为二人开了城门。二人自这些士兵口中得知“龙之子”现在正在校场与东吴“三圣”比武,遂急忙疾奔校场而来。

    与此同时,校场内的东吴“三圣”面对“龙之子”那惊世骇俗的强“气”,不禁皆愣在那儿不知如何应付。

    “圆空刀”宗师——李廉年轻气盛,心中不免有些急躁,他侧首看了陈奉,张琥二人一眼,暗恼道:“真没想到,我们东吴‘三圣’今日居然被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孩的‘气’给震住了……可是东吴‘三圣’在吴国谁人不尊,哪个不敬?就是主君孙权对我们也敬重有加呀!就算你‘龙之子’再怎么厉害,我们也不能厚着脸皮后退……何况合我们三人之力并不见得会落败。不管那么多了,现在我就全力以赴,让他试试我真正的‘旋旋刀法’的厉害!”

    想至此,李廉大喝一声“旋旋”刀随话起,只见他如鬼魅般地挥刀旋起叠叠身影,重重刀浪,狂风暴雨般地四面攻向龙天扬。

    冬梅见状,大惊道:“这……这刀比先前更快更凄厉了,旋转的速度也快得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李廉的漫天刀光已快要斩到龙天扬前胸了,可是,龙天扬却毫不惊慌,毫不退让……

    众人皆惊骇己极地注视着龙天扬,不知他如何应付……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龙天扬瞅准了李廉那疾向他腰腹斩来的实刀,候地抬起右臂向对方挥来的刀刃猛然迎去。

    李廉倍众人都惊骇不已,一颗心己快跳出胸膛了,皆以为这一刀斩去“龙之子”

    的右手是万难保全了。可是,当他的刀斩到对方的手臂上时,李廉才悚然大惊,知晓自己的预料失算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刀如同砍在一块硬铁上,刀不但砍不进半分,反而还震得他虎口欲裂,手中刀险些脱手而飞。

    仁孝公主见状,脱口惊呼道:“啊!怎么会这样?‘龙之子’使得何妖术?…

    …”

    就在龙扬旁边不远观战的甘宁注目一切之下,不禁低声惊呼道:“嗅……他使的是‘硬气功’呀!没想到他的功力竟这么深厚……”

    此时,龙天扬趁李廉惊骇之时,突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左拳,使出一记“实拳”骤然击向李谦那所挥刀而暴露的腰腹。

    李廉“啊”地一声惨叫,手中大刀“铛”地一声落于地,同时,其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向后倒飞而去……正巧飞向那正挺枪欲向龙天扬刺来的陈奉……

    陈奉见状,大惊不己……忙撤枪斜掠丈余,堪堪避过飞来的李谦那庞大的身子。

    他算是没事,可这下苦了李廉了:只听“砰”地一声,李廉自空中重重地跌落于地,摔得仰面朝天、痛嗥不止……

    甘宁见状,不禁惊呼道:“啊!这……这是‘龙之子’故意将李师父击向陈师父的……”

    此时,陈奉己气得咆哮大吼道:“‘龙之子’,你太过份了竟然把李师父当作盾来挡拦我发枪的距离,迫使我撤枪换气,你……你好阴险!来吃我一枪吧!”

    话音未落,他便抖手挺枪使出陈家枪法中的精髓绝招——‘猛鹫爪’!只见五道寒光陡然向龙天扬闪电般刺去。

    龙天扬身形一晃,人己向前窜出丈余,这只是在极其短暂得无法形容的瞬间…

    …陈奉明明看见枪全刺到对方身上,可却未听得有刺透肌肤的破裂之声。猛地,他失声惊叫道:“啊!对了,那刺中的是他的虚影……不好!”

    话未道完,他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右臂被人扣住,忙侧首看时,只见龙天扬正神情威凛的站在他身旁,右手如铁钻般紧扣在他右臂上。陈奉大惊之下,遂奋力挣臂,右臂刚动,只闻龙天扬冷“哼”一声,左臂曲肘猛然捣向他的腰间。

    陈奉“呀”地惨叫一声,身子便倒飞出四丈,“砰”地坠落地上,口中鲜血即狂涌而出,流个不停。手中长枪亦被抛出老远……

    突然,龙天扬觉得身后有异,遂转身来看,只见张琥正挥掌凌厉威猛无比的向他背后拍来。掌未至,只觉罡风扑面,犹如刀割……

    龙天扬忙侧身欲躲,却闻张琥冷笑道:“嘿嘿嘿,‘龙之子’我的‘发劲术’你是无法躲开的,不信,你就试一……”

    “试”字还未道出,张琥陡觉一股较之他的“发劲术”还要强大的劲气猛然袭向他的手腕。遂注目看时,只见龙天扬正以左肘击到他的左腕。二力相碰,骤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罡气激荡、,尘土飞扬……

    甘宁在旁见状,不由惊骇万状地低呼道:“啊!‘龙之子’使出的这是什么…

    …难道是‘返回术’?他用左手挡住张师父,右掌发劲,同时,他所发出的强大的,劲气又将张师父所发之力尽数弹回!糟了……”

    话未道完,只见张琥己四肢朝天,跌落于地,痛叫不已……

    张琥正待翻身挣扎着卧起,突然,龙天扬腾空而起落下,跨在其肚上,龙天扬侧着看了看右臂上刚被张琥突袭致伤的青紫肌肤,心中只觉有一股莫名的强烈怒火迅速地升腾起来。他紧握双拳,角毗欲裂地怒视着他胯下那惊恐万状的张琥,遂挥拳击下,就在他拳头即将击至张琥鼻尖之时,突听有人低沉地道:“我来了!”

    龙天扬忙侧首循声看去,只见在距他约莫有五六丈的地方,站有一位金冠束发,身高八尺,虎目剑眉,神情威冷的年青将军,只见此人右拳紧握前遂,龙天扬陡觉一股强猛的气流疾涌而至,心中不由大惊,击下的右拳遂停了下来。

    这向龙天扬发出强烈气流之人,正是甘宁。

    高台上观战的吴主孙权见龙天扬停下手来,遂借机站起高呼道:“好了,比赛就到此为止!这次比赛……‘龙之子’胜!”

    龙天扬闻言,沉默不语,似有何心事……

    观战的众人齐注视着龙天扬,纷纷惊叹道:“真不可思议……连我们吴国‘三圣’都合力战不过一个年不若冠的少年……”

    “他的本领太高超了!看来他真的是‘龙之子’!”,“因为,没有‘龙’的力量相助,一个凡人是根本无法战胜‘三圣的!……”

    台上的冬梅此时己兴奋万分,喜极而泣道:“天扬他胜……胜了,太捧了……

    没有输……真的太好了!”

    孔明闻言,例首低低地道:“冬梅,怎么样?我说过天扬一定会赢的吧!这下你可放心了…

    此时,龙天扬对周围众人的谈话只字未听,却神情惊诧,目光惊疑时紧吁着旁边的甘宁,他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年青将军,心里却暗惊道:“这人竟能在距我这么远的地方向我发气,而那‘气’却仍凌厉无比,威势不减,就犹如近在面前所发一般……表面上看起来,以为他这是一般‘劲气’,而实际上他这‘气’比‘斩大气’的‘空破山’更有威力……他是吴国中的何等人?为何刚才他不直接出场与我对战呢?不过,如果和他一对一的对战,我还真没有把握能赢了他!”

    与此同时,龙天扬对面的甘宁骤见他满面惊疑之色彩,目光骇然地注视自己,遂会意地暗道:“龙之子‘那眼神……作为同是武人的我能通过那特异的眼神明白他心中所想……但是,我现在得坚守’保护主公安全‘的岗位,因此,和你一决胜负是以后的事了!’龙之子‘,你别急,总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较长短的……”

    此刻,在高台上观战已起身的孙权兄妹俩皆神情惊诧地俯视台下的龙天扬……

    忽然,仁孝公主惊疑地道:“真不可思议,这年纪轻轻的少年竞战胜了我三位名极江东的师父!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也不会相信……”

    未道她道完,孙权便惊骇而激动地道:“可是,这是不容置辩的事实!我不得不承认曾挫败过曹军数万的‘龙之子’的超凡力量……因此,我们得相信‘龙之子’是实际存在的!”

    经孙权这么一说,仁孝公主那原本对“龙之子”十分敬佩的心情愈加更强了,她不禁面露羡慕且崇敬的俯视着己抬腿即走的龙天扬,暗道:“‘龙之子’……是超人类的少年……我真的想再…

    …再看看……‘龙之子’那拥有‘龙’的神奇力量!“此刻,台下众人皆惊骇无比地注视着那缓缓走出校场的“龙之子”——龙天扬,纷纷感慨、惊叹不已……

    在这众臣身后却有两人在小声谈论着……

    啊!他二人不是刚赶回的周瑜和谙葛理吗?的确是他俩。

    只见诸葛瑾神情惊诧地低沉问道:“周将军,你吃惊了吧?没想到这么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就是‘龙之子’吧?”

    周瑜面色肃穆但还是掩饰不住内心惊骇的心情……他骤闻此言,沉默不语。双目深沉地凝视着那渐渐离去的“龙之子”的身影,心中波滔澎湃、感慨万千……

    过了瞬间,他深沉地对诸葛瑾道:“诸葛长吏,我们走吧!马上还得去拜见主公呢!”

    诸葛瑾颔首应允,二人遂齐走出校场……

    不多时,天空已升起一轮明月,繁星密布,四周万筋俱寂、宁静无声……

    此时,然而就在孙权的议事大厅内,却烛光通明,笑语连连……

    借着烛光一看:只见吴主孙权与周瑜对坐于桌两边,正把盏品茗,谈笑风生…

    …

    忽闻孙权愉快地笑道:“哈……公理,没料到你正巧于今日回到柴桑了……别后可好?”

    周瑜拱手微笑道:“托主公鸿福,公理一切均好!今日见主公仍如往日那般健康,臣这一颗牵挂的心总算放下了!”

    孙权颔首沉声道:“那么……公理刚才也看到了‘龙之子’与‘三圣’的比武了?”

    周瑜低沉地应道:“是的!不过,我只看到了一半……但是,我也终于明白了曹操为何想千方百计的将‘龙之子’纳于其摩下的原因!”

    孙权闻言,惊疑地注视着周瑜,缓沉地道:“他……他是不是……害怕‘龙之子’?”

    周瑜缓缓地颔首道:“哦……还有……‘龙之子’在与曹军的作战中,会给其带来难以估量的威胁……”

    孙权闻言,惊恐万状……嘴唇嗫嚅着……

    周瑜神情难以莫名地沉声道:“真的!主公,请你相信‘龙之子’的超凡力量吧!不过,即使得到‘龙之子’相助……但是在与曹军交战中,我们吴军的胜利机会不是没有的!”

    孙权骤闻其言,惊讶万分,忙问其详,周瑜却说出一番让其心颤的话来……

    次日,天见亮,孔明与天扬正欲齐上殿参见吴的主君——孙权。

    恰在此时,吴的重臣——鲁肃慌忙来到他们的住地,孔明偕龙天扬、冬梅忙将其请入堂内……

    鲁肃遂轻声细语地向三人说出一番让人惊骇万分地话来——亦正是昨晚周瑜对孙权所讲之言……

    孔明闻言,遂惊讶地道:“子敬先生,是吗?周将军果真如此说了吗?”

    鲁肃静静地颌首道:“是的……昨晚周将军与主公谈到很晚………他向主公进谏说:决定与曹操开战太过于草率,应从长计议!主公也同意了他的提议!”

    话音未落,冬梅便激动的急急地道:“那…

    …那我们不就……“

    孔明在旁忙喝止道:“冬梅,别激动!”

    冬梅压抑不住急涌而上的怒火,狂呼道:“但……但是,孔明军师……你的倾力论辩,还有天扬的比武,都被那周瑜的谬谬数语,便变得毫无用处了吗?这不是白费了?……”

    鲁肃闻言,低沉地道:“很遗憾,确实如此……因为主公对周将军是十分信赖的!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从不非议……孔明先生也应知道吧……现在我的主君的兄长——吴的前主君孙策的事……他十七岁时就成为吴的主君,当时在与入侵的贼王‘严白虎’的勇敢作战中而一扫敌人……之后,又把吴的领地扩大到会稽郡,就因其有过人的雄才大略,才被众人尊称为‘小霸王’,有这么个名扬天下的兄长,仲谋公而感到自豪无比,也对他敬爱、敬慕无比!而与孙策结为金兰之交的……他唯一的至友就是周将军……孙策对他信任至极,就是在临终前仍叮嘱仲谋公……国内之事可与张昭……国外大事可与周瑜……现在孔明先生应明白了吧……如果周将军不同意与曹操开战,那主公也绝不会同意开战的……”

    孔明三人闻言,皆惊诧不已……

    沉吟瞬间,孔明沉声道:“我明白了……必须得去见周将军……那么走吧,子敬先生……我们一起去找周瑜将军!”

    众人刚步出房门,忽见迎面跑来小虎,小虎惊疑地扫视着众人,急急地道:“龙哥哥,冬梅姐姐,你们要去那儿?”

    龙天扬走前两步,微笑道:“哦!我们要去见个很了不起的人……不好意思,今天没人陪你玩了!”

    小虎懂事的摆摆手道:“没事的!龙哥哥…

    …是重要的事吗?你们要出去,可是大门口有好多人在那儿……“众人闻言,皆惊疑不已,面面相觑。孔明疾步向大门走去,众人亦随其后。

    门边守卫的士兵忙打开大门,立即映入眼中的情景令众人惊讶不己……

    只见大门外聚集着不计其数的百姓,他们己将门口的大道围得水泄不道,不仅如此,就连对面的屋顶上亦站着许多人……。

    众百姓骤见大门大开,齐注目向孔明等人看去,立时人声鼎拂、议论纷纷……

    “啊!那手执鹅毛羽扇之人不就是孔明吗?

    龙之子呢?“

    “喽!站在他左边的那位少年不就是‘龙之子’嘛!真了不起……”

    “没错!他就是‘龙之子’,终于出来了!

    走,我们上前去见见他……“

    众人齐高呼道:“‘龙之军师’……”边喊边如潮水般向门内涌去。

    守卫在门两边的士兵忙架枪拦住,厉喝道:“喂……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太没礼貌了!别这样……”

    门内的龙天扬见状,惊讶万分地低呼道:“这……这是……干什么?比我当日下船走到街上时的骚动还厉害!”

    孔明扫视着人群,疑惑地道:“怎么……人群中好象没有昨天观战的东吴众臣呀!”

    孔明正说时,已有几名百姓挤上前来,与拦在他们面前的士兵相推搡着……他们向龙天扬纷纷祈祷道:“‘龙之子’,你是‘龙’的化身,我母亲己病卧于床五年了……请用你‘龙’的力量治好我母亲吧:”

    “‘龙之子’,我的田收成不好……我求你用‘龙’的力量将我的田地变得肥沃起来吧!”

    ……众百姓各有所求……龙天扬在门后“扫视着众人,惊慌失措,他怔了怔,道:”这……这个……我只不过是在比武中胜了而己,而百姓们却将我当成了‘神’……我……“

    顿了顿,他侧首向孔明问道:“孔明军师,我该怎么办?”

    孔明轻摇羽扇,轻声道:“昭!那我们就逃吧!”

    他们刚迈出两步,忽见人群后有士兵吆喝:“喂!你们让开……让开……”

    百姓们皆惊讶地转身向后看去,不禁齐惊道:“那是城里的近卫兵……他们为何会在这里?”

    众人正惊讶之时,有几名士兵,手挺长枪吆喝着众人闪出一条道来,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道旁众百姓皆惊诧地注视着马车,只见自车内缓缓而极有风度地走出一位艳丽绝伦的少女。这少女径直向孔明等人走来……

    鲁肃见状,忙上前拱手躬身道:“哦!原来是仁孝公主!请问公主来此有何贵干?”

    这少女——仁孝公主扫视着他与孔明等人,低沉地道:“哦……你们好象要出去?”

    鲁肃拱手道:“是!我正准备与孔明先生他们去周将军府邮……”

    仁孝公主闻言,双眉一挑,眼中闪耀出惊喜的光芒,道:“唤……你们是要到美周郎那儿去呀!是呀!若不说服他,东吴是不会与魏开战的!”

    孔明、龙天扬、冬梅闻言,惊异地注视着仁孝公方,孔明暗道:“仁孝公主果然……不是一般的女子……她竟如此深明大义!”

    忽听仁孝公主微笑道:“好了,子敬先生你去找他好好谈谈吧!”

    顿了顿,她将目光移向龙天扬,沉声道:“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找孔明先生……而是…

    …而是‘龙之子’你!“

    说时,仁孝公主便伸手指向龙天扬。

    龙天扬骤闻此言,惊讶地用手指着自己,道:“啊!是……是我?”

    站在龙天扬身旁的冬梅亦不禁惊疑地盯着仁孝公主,道:“什……什么?……”

    龙天扬侧首向孔明低声问道:“孔明军师,我……我该……?”

    孔明微笑道:“公主来亲自叫你……一定有事!你去吧!我和子敬先生去周将军那里,没事的话未道完,仁孝公主便跨前两步,丫把抓住龙天扬的左手拉扯着就走,道:”好了,‘龙之子’!我们走吧!“冬梅见状,气得柳眉倒坚、杏眼圆睁……

    孔明一眼瞥见,遂用扇掩口强忍着笑意,轻声道:“冬梅,你如果担心天扬的话……也可以和他们一块去嘛!”

    冬梅闻言,怔了怔,道:“不,我是为了保护孔明军师你,才来到吴因的!我不……”

    孔明暗笑道:“好一张会卖乖的利嘴!你怎的不说你本意是为了天扬而来东吴的呢?”

    心里虽如此想,可孔明却低沉地煽动道:“但是冬梅……你看那仁孝公主将天扬的左手紧紧抓住,看样子她很喜欢天扬的……若这样把‘龙之子’送给吴,我想连主公也不会应允的!你……”

    话音未落,冬梅便觉一股醋意涌上心头,遂惊怒地道:“是……是吗?我明白了,我这就去…

    ……“

    说时,冬梅便疾步向前面的会孝公主及龙天扬奔去。

    仁孝公主正拉着龙天扬疾奔,骤闻自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遂转首向后看去,见冬梅正急急赶来。遂没好气地道:“喂!你怎么也跟来了?”

    冬梅闻言,讥笑道:“哦?打扰了你,是吧?那你们继续吧!”

    龙天扬骤闻此言,暗骂道:“死冬梅!别胡说了!”

    仁孝公主斜眼膘着冬梅,似笑非笑,沉声道:“既然你想跟来,那就走吧!”

    冬梅见状,怔了怔,暗道:“她这是什么笑?好奇怪……”

    仁孝见冬梅面现惊疑之色,遂暗笑道:“哼!你来了,正好……也许你将成为我的侍女!”

    与此同时,被仁孝公主拉着疾奔向前面道旁的马车的龙天扬,心里亦思绪万千,踌躇不己……

    暗付:“孙权的妹妹我不好拒绝她的请求但是,今天孔明军师和周瑜见面,那就预示着《三国志》中最有名的‘赤壁之战’即将开始了……我真的想亲身耳闻目睹他们的交谈经过!”

    突然,他一眼瞥见在他前面不足二丈之地的马车旁,站着两位体形高大、英武之人。他惊诧万分地注视着其中一位金冠束发的年青将军,暗道:“这武将不是在昨天比武中的……”

    正在此时,仁孝公主已拉着他奔到马车旁,仁孝公主微笑着对此人道:“甘宁……久等了!”

    年青将军—甘宁沉声道:“不……”

    龙天扬闻言,惊讶地打量着甘宁,暗惊道:“什么?他就是甘宁?我自《三国志》中知晓甘宁可是东吴最厉害的武将呀!对……他就是甘宁。因为,从昨天在校场上他所发出的‘气’就能看得出他不是一般的武将……”

    正在此时,旁边的另一位峨冠博带的年青人向龙天扬客气地道:“啊!‘龙之军师’,请上车吧!我叫陆逊,以后我们会慢慢熟识的!”

    龙天扬骤闻此言,惊讶万分地注视着对方,暗惊道:“什么……陆孙逊就是将来成为东吴丞相的那陆逊吗?我怎的瞬间就见到了东吴的两位重要人物……这难道是偶然吗?绝不!这莫非是和‘天命之相’有关?”

    陆逊见他发愣,遂沉声道:“‘龙之军师’,你怎么了?走,上车吧!公主有些话要问你!”

    龙天扬猛然回过神来,疑惑地上了车,众人陆续地坐上车,甘宁在前驾车疾驰,转眼间,马车己驰进一片幽静的林中。甘宁一勒缰,那骏马昂首长嘶一声,猛然止步。

    仁孝公主向众人轻轻地道:“下车吧!”

    众人下了车,龙天扬惊疑地注视着仁孝公主,半响才缓沉地道:“公主,你现在可以说出找我来所要问的事吧?”

    仁孝公主双手叠于胸前,故作神秘地道:“我要知道你强大的秘密……”

    龙天扬睁大双眼,满面惊疑之色地注视着仁孝公主,道:“我……我的强大秘密?”

    “是的!就是你到底是用什么修炼方法,才掌握了超人的本领?”

    冬梅闻言,愠道:“那么,你就是为了这事……为了自己的兴趣而把天扬叫到这儿来的了?”

    仁孝公主淡淡地道:“不可以吗?”

    冬梅怒不可遏地大吼道:“什么?你……我们是为了国家大事才来到吴的!而不是给你当奴才使唤的……”

    仁孝公主微笑而坚定地道:“你真是个有胆魄的女孩2 不过,现在我一定要知道‘龙之子’的强大力量!”

    顿了顿,她续道:“因为,如果我有了‘龙之子’的强大力量……那我就可以将其教给士兵们,从而建成一个强大的军队!”

    龙天扬、冬梅骤闻此言,不禁惊讶地面面觑……沉思瞬间,龙天扬始缓沉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很遗憾,我不会教我的武功于你的!

    不,我想教但却没用……因为,公主你不会学会我的‘云体风身’术的!“话间甫落,仁孝公主便惊怒道:“你说什么?我……我怎么学不会你的本领,难道我很笨,没有天份吗?”

    众人皆惊讶地注视着龙天扬,不解其话中含义。只见他淡淡而肃穆地道:“是的!因为,作为现在的你是不会理解‘云体风身’的!”

    仁孝公主已气得面色青白,浑身哆嗦,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冬梅见状,恐生出事端,遂轻声道:“天扬……”

    龙天扬看了仁孝公主一眼,沉声道:“冬梅,我们走吧!话己讲完了!己没必要再呆在这儿了!”

    仁孝公主骤闻此言,不由杏眼圆睁,柳眉倒竖,紧咬双唇,由于气愤、激动缘故,双目已噙满泪水。

    龙天扬二人刚跨出一步,突闻仁孝公主厉声喝道:“你们给我站住!如果‘龙之子’你肯将‘云体风身’教于我,那……我就不会将你们原欲与我东吴结盟的真相告于我哥哥!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虽然,子敬先生是奉我哥哥之命前往夏口拜见玄德公,以增援手,共敌曹军的,但是……哼!

    你们其实也很惧曹操,因此,更想与我东吴联盟…

    …此次子敬先生将孔明先生请来助我东吴,其实正合玄德之意……这些……你们是想利用我东吴之力来敌曹操的话,那我哥哥一定不会应允出兵抗曹的!……“龙天扬、冬梅闻言,惊骇己极地转身注视着仁孝公主,只觉己有丝丝冷汗自额头流下……

    顿时,众人皆沉默不语,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人人神情凝重,肃穆万分……

    突然,陆逊低声道:“公主,这个不妥吧…

    ……“

    仁孝公主大怒道:“团嘴……陆逊!我也是个学武之人,今天竟被戏耍,愚弄到如此地步…

    ……“

    龙天扬垂首沉思瞬间,低沉地道:“仁孝公主,既然如此,那我就答应教你…

    …‘云体风身术’!”

    仁孝公主骤闻此言,转怒为喜,急急地道:“哦……早这么说多好呀!那么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呢?从明天开始吧!”

    “不!‘云体风身’的理解法并不需要多长时间……现在我就教你……”

    “什么?就在这儿吗……?”

    “是的……对于知道‘云体风身’的人来说,这理解法很简单……也就是这脊柱的气道…

    ……“

    说时,龙天扬突地骈指在仁孝公主的颈部往下的脊椎骨上疾点两下,只见仁孝公主大叫一声,便颓然倒地……

    甘宁、陆逊见状,依然大惊,惊呼着奔了过来,惊疑地齐盯着龙天扬……

    仁孝公主倒在地上,纹丝不动,口中惊讶地喃喃道:“怎么……这是怎么了?

    我的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一点感觉也没有了!为什么……唤……太可怕了!就连我摔在地上时的感觉应是疼痛的感觉也未觉得!”

    甘宁闻言,骇然大呼道:“‘龙之子’,你到底对公主做了何手脚?”

    龙天扬淡淡一笑道:“我只断掉了她体内的……气道!现在公主她从头以下的身体,已失去了感觉,疼痛也感觉不到!”

    甘宁、陆逊闻言,面面相觑,惊骇不已……

    二人的额上已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突然,地上的仁孝公主汗水满面的吃力地道:“喂……‘龙之子’……你不是说要教我……

    ‘云体风身’术吗?……你现在怎么……怎么骗我?“龙天扬摇头低沉地道:“不,我没骗你!我只是让你完全失去身体任意活动的自由……这样你可靠自己的毅力和力量让身体复原,这就是‘云体风身’术的理解法!”

    众人闻言,皆惊诧不己,齐惊疑地注视着龙天扬……只见龙天扬稍停瞬间,便幽幽地道:“公主,你这样还算好多了……你可知道我在学‘云体风身’术时是怎样的吗?当时,我不仅是失去了手脚的自由……就连眼、耳、口及内脏皆全没了感觉,我剩下的只有思考事物的能力,这仅有的一些意识是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只不过;能让自己在黑暗中无恐惧感,因而,那时得想方设法战胜自己失望的想法…

    …不过,到最后我觉得自己唯一能动的心脏,也完全停止不动了,这就达到了死的地步。此时,体内‘活着’的是‘一片空白的世界’”

    顿了顿,龙天扬神情极为肃穆地道:“于是,就要靠自己的意志使**能像原来那样活动…

    …这样,就可以随意而发地使用在自然与人类之间潜在的巨大力量,这力量也就是‘云体风身’术。“

    话音未落,冬梅即惊讶地道:“啊!天扬,原来你的‘云体风身’术是如此学来的呀!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旁边的陆逊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似乎还沉浸在深深回忆之中的龙天扬,颔首沉声道:“龙之子,你这‘云体风身’术的理解法我完全明白了,就是说要靠意志来战胜自己,可这必须有超人的毅力才行!而且,这样的修练……也是极其危险的吧!”

    龙天扬颔首,深沉地应道:“不错!‘气’是**生命活动的根本……若断了气流的气道,而此人若不能将身体恢复如初的话,那他一辈子就是一个不自由之人了。不仅如此,如果此人不会‘云体风身’的话,那他就只有慢慢死去!”

    众人闻言,皆惊骇己极的膛目结舌……

    仁孝公主怒不可遏地道:“你……‘龙之子’……事先不声明就教我如此危险的‘云体风身’术,你……啊!”

    话未道完,她便大叫一声,面现异常痛苦之色,汗如雨下……

    甘宁见状,悚然大惊,忙惊呼道:“公主,你……”说着,便走上前将仁孝公主自地上扶起,边惊怒地瞪着龙天扬。

    龙天扬冷漠地道:“仁孝公主,你的心脏机能变弱了!大声说话会送命的!”

    旁边的冬梅闻言,不禁惊诧万分地注视着龙天扬,暗道:“怎么回事?天扬神情怎的变得如此阴冷呢?这与他平时大不相同呀!”

    突然,甘宁将仁孝公主交于陆逊,转身怒视着龙天扬,激愤地道:“‘龙之子’,虽然,仁孝公主有些蛮横……但你也不能一声不吭就向她下此毒手呀!你实在是太过份了!我让你马上将公主她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你一定有这个能力让她恢复如初的!”

    龙天扬目光冷漠地冷冷地道:“如果我拒绝呢?”

    甘宁骤闻此言,不禁气得双眉一挑,咬牙切齿道:“哦!如果你拒绝,那我就没办法了……我就只有用我的力量让你服从!”

    龙天扬神情冷沉地盯着甘宁,淡淡地道:“是吗?但是现在我很不高兴……如果要打,我一定奉陪!”

    旁边的陆逊、冬梅还有仁孝公主皆惊诧地注视着他们,只见二人己缓步靠近,互凝视着对方,握拳对峙着。

    突然,一道黑影一闪而逝,如鬼魅般地附在众人旁边约有五六丈远的一棵参天古松上。呀!这不是“五虎神”中的“黑瘴虎”吗?真是的他!

    只见“黑瘴虎”倏地隐起身形,化作一股“气”隐在此树上。他扫视着前面众人,暗道:“那对峙的二人可不是‘龙之子’和甘宁吗?有意思……我‘黑瘴虎’运气真好!竟碰到了这种罕见之战!看来定是异常激烈、精彩……”

    此时,在亭台池榭优美如诗、楼阁花园秀丽如画的周瑜府邸——周瑜正坐在后院花园的石凳上,手捧《孙子兵法》之简书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凝目细看。

    忽然,自园间青石小路上走来一位年约二十四五,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绝世佳人。

    只见莲步轻移,走至周瑜身旁,声如莺歌燕语般道:“公理先生,子敬和孔明己在厅内等候你呢?”

    周瑜闻言,放下简书,平静地道:“昭!我猜他们现在已该来了!乔香,他们在客厅等着我的?”

    这被称为乔香的女子,遂拱手轻声道:“是的,公瑾先生!”

    周瑜闻言……,沉声道:“乔香!你不要叫我‘公理先生’!你是我的妻子,马上在客人面前千万别这么称呼我,不然,他们还以为你是我的侍女呢……!”

    乔香轻声道:“我一直都是这么称呼你的!

    我觉得如此称呼你,显得我们之间的感情愈浓愈厚。我们在一起己生活了这么多日子,过得不是挺好的吗?“

    周瑜颌首感慨道:“是啊!这些日子来,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很好……你是我的极佳贤内助,我一定会珍惜此生之缘……”

    乔香闻言,满足地娟然一笑道:“好了,公理先生!孔明他们己在厅内等候多时了,我们快点去吧!”

    周瑜起身携着乔香同走出花园,径向前厅走去。及至门边,孔明、鲁肃忙起身施礼,周瑜面露愧色地道:“孔明先生,让你久等了!敝人就是周公理!”

    孔明执扇拱手,道:“哪里……倒是敝人突然来访,十分抱歉!”

    鲁肃在旁见状,暗暗感叹道:“他们马上就要进入激烈的舌战了……他二人都是这广紊的汉土上的智者!为了对抗强大的曹操,那就要二入超人的智慧和力量!

    ……”

    施礼完毕,分宾主落坐后,周瑜即沉声道:“孔明先生昨天与众臣的论说,我已从主公那儿听说了……张昭长史及诸大臣都很敬佩孔明先生:不过,文臣就是只会逞口舌之能,而一旦运用到战场上,就可能漏洞百出……”

    孔明正欲发言,鲁肃在一旁却先道:“那么周将军……你对开战之事怎么认为?”

    周瑜骤闻此言,低语地道:“在这乱世上,不管降伏与否,都不能说可躲过战争!但是,根据现在的状况,我还不能说一定会胜曹军!”

    孔明、鲁肃皆惊诧地注视着周瑜……只见周瑜啜了一口茶,深沉地道:“昨天孔明先生对众臣所讲的曹军的弱点……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便是兵书上说,”‘算多国胜’,因此,要想战胜曹操,光知道这些是不够的!不过,用‘龙之子’的力量来击退曹军,这还可试一试……“

    孔明闻言,略一思索,便故作玄虚地道:“我有一计,不劳牵羊担酒,便纳土献印,亦不须周将军亲自渡江,只须造一名使者,用一叶扁舟送两人于曹操,他若是得此二人,那百万曹军,皆会卸甲卷旗而退。这种不降不战之计,岂不更妙吗?”

    鲁肃闻言,惊诧万分地急急道:“啊!还有不降不战可退百万曹军之计?这不可能吧?”

    再瑜亦急间道:“孔明先生,请问用何二人,可退曹军?”

    孔明低沉地道:“我居隆中时,曾闻曹操于漳河建造一台,名叫铜雀,极其壮丽,而这铜雀台却是曹操广选天下美女所藏之处,曹操本是好色之徒,他久闻江东乔公有二女,长女名大乔,次女小乔,皆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而曹操曾发誓道:‘我平生只有二愿,一愿扫平四海,成就帝业;二愿得江东二乔,置于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了!’因此,可证明曹操对东吴二乔已垂涎三尺,周将军若将此二乔献给曹操,那不就可不降不战即退曹兵吗?”

    周瑜闻言,面色大变,双目圆睁,怒视着孔明,嘴角的肌肉由于太激动而不住的抽搐着。

    鲁肃闻言,不禁火冒三丈,大怒道:“孔明,你……知道吗?大乔就是我已逝的前主公权孙策的妻子吗?另一个叫小乔的女子就是……”

    未道他道完,孔明便接道:“当然……我知道那个叫小乔的女子,就是周将军的妻子!”

    周瑜惊疑地注视着孔明,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周瑜尽力压抑住心里的怒气,向孔明沉沉地问道:“孔明先生,你说把我的妻子……送与曹操?……”

    孔明静静地应道:“是的!因为,‘英雄难过美人关!’,那曹操也毫不例外!

    他还在‘铜雀台’建成之时命其子曹植赋诗一首,表示非常欢迎乔家两个美女的到来。所以,只要你们交出‘二乔’,曹操他就会高兴地退兵的!如果只要有两个女子献给他而免于杀伐,且仲谋公的地位也可保住!这样高妙的计策是再好不过了,怎么样?周将军!”

    周瑜闻言,沉思着,沉默不语……

    鲁肃却怒不可遏地道:“孔明先生,这个办法不可行……因为,大乔是我所尊敬的的孙夫人,把大乔送给曹操,这是对伯符公的无礼,主公也不会答应的。而且,周将军的妻子小乔与周将军也情深意厚,相敬如宾……若把她当作东西一样去作买卖,这也绝不允许!”

    话音未落,孔明却沉声道:“所以说,这是个好机会!”

    鲁肃惊疑地脱口惊呼道:“你……你说什么?”

    孔明平静如水地淡淡地道:“就因为东吴有如此之人献给曹操,才令他确认仲谋是诚心的,从而就不会侵略吴了!”

    鲁肃、周瑜皆惊诧不已……

    周瑜低首沉思瞬间,遂冷笑道:“孔明先生,把‘二乔’交给曹操对我来说是很难办到的!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先生的计策也不无道理,不过,孔明先生你是主战派,你的心计我明白,你想用曹操欲得‘二乔’之说来激怒我,让我决定对曹操开战,我想这才是你的本意吧!“

    鲁肃给周瑜这么一说,顿时恍然大悟,暗道:“孔明心里定是如此想的,他故意想激怒周将军,从而达到其想让周将军对曹开战的目的。孔明果然足智多谋,我竟被他蒙住了……”

    突然,周瑜深沉地道:“老子曰:将不可愤战……孔明先生他想打算试试是否有将军之才,故而才出言相激……”

    孔明闻言,暗赞道:“周瑜果然不同凡响,竟能猜出我心中所想……”

    未待他道完,周瑜便坚决地道:“不,那是事实!如果我有一丝犹豫是否交出‘二乔’,他就会认为我是个胆小的武将,是胜不了曹操的!不过,这是个危险的‘赌注!’如果我不交出‘二乔’,那吴就要遭到曹操的攻击了。但是,若以‘二乔’献之降服,也许曹操即会对吴……下令取下玄德公的首级!”

    鲁肃、孔明闻言,沉默不语……但这也是事实,若有一念之差,那后果就堪设想。

    孔明沉思瞬间,遂沉沉地道:“打败曹操,光靠我家主公一人之力是不行的,非得有贵国的协助才行!如果‘吴’降于‘曹’,那也许是天意,那我和玄德公就一起战死!”

    鲁肃闻言,脱口惊呼道:“什么?孔明你…

    ……“

    周瑜沉吟瞬间,冷沉地道:“战死……?但是,我想在‘长坂坡’时,刘军的牺牲……只怕是‘龙’的力量也无法独挡一面吧!何况,孔明先生乃是一介凡人之身呢?”

    鲁肃轻轻摇头,暗道:“周将军还是在怀疑‘龙之子’的力量,他太低估‘龙之子’了!”

    突然,孔明坚定地道:“周将军,你不要太小觑‘龙’的力量了!当日,在‘长坂坡’之战中,如果天扬他真的用‘龙’的力量的话,那我们应该能战胜曹操的!

    但是,天扬他没有使出……作为人,应凭借人类所拥有的智慧和武力,杀进那战斗之中……人类的世界正是因为通过人手建造起来的,才成为盘石般……天扬正是想用人类的智慧和力量来实现这一切,因此,他才没有在那次战斗中使出‘龙’的力量!”

    鲁肃骤闻此言,惊骇不己……周瑜虽表面上看去极为平静,便其内心亦惊骇万分。

    周瑜猛然冷冷地对孔明道:“即便如此,但孔明先生,你现在敢说不想在与曹操的战斗中依靠‘龙’的保护吗?”

    孔明神情庄重的沉沉地道:“关于这个问题,不是我三言两语所能解释清的!

    因为,‘龙之子’真正的力量常人是无法知晓的,他那超人的智慧和武力……还有比这些更重要的‘天命’……我相信,‘龙之子’讨伐曹操的时刻该来到了!”

    周瑜、鲁肃面面相觑、惊骇万分。周瑜暗惊道:“果真如孔明所言,现在是‘龙之子’讨伐曹操之时吗?兵法上说作战要具备道、天、地、将、法五个条件……

    不过,这五个条件即使都具备了,也并不意味着会百战百胜……作战最需要时间来决定,另外不为人智所动!这孔明,不是简单的以谎言迷惑人的,可能他刚才所说‘龙之子’的事是真的!”

    想至此,周瑜合起身沉沉地道:“孔明先生,那我就等着‘龙之子’讨伐曹操的那天了,马上我还得与众臣考虑一下开战是否对错!”

    孔明、鲁肃遂起身告辞,二人出了周府,坐上马车。鲁肃面露喜色地道:“孔明先生,我看周将军对曹军开战之事好象有些动心了!他昨天在主公面前反对开战的意见已有所改变了,不然,他刚才怎么会说考虑一下”

    孔明目视远方,幽幽地道:“但愿周将军会不负众人所望,同意开战!不过,即使他赞同开那也是需要一定时间来决定的……”

    顿了顿,孔明又道:“我们回去静候佳音吧!”

    鲁肃颔首赞许,遂命那驾车的士兵加快速度……马车便疾驰向馆驿……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