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吴蜀联手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三十二章 吴蜀联手
(88106 www.88106.com)      次日,冬梅的预感果真成了现实应验了。

    此时天刚蒙蒙亮,孙权便召集众臣于大堂,左边众文官以张昭为首齐列站定,右边武将以大将程普、黄盖等三十余人,衣冠济济,剑佩锵铿,傲然侍立。

    吴主孙权正襟危坐于龙椅之上,他神情威凛、肃穆地扫视着堂下众人瞬间,沉声道:“各位爱卿,寡人昨夜与周将军商议后,决定对魏开战!”

    话音未落,只听众臣议论纷纷,窃窃私语…

    突然,孙权挺身而起“呛啷”一声拔出佩剑,闪电般向面前奏案一角砍去,那案角应剑而落,“啪”地一声,坠落于地。

    众人皆停言惊诧地仰视着孙权,不知其意。

    只见孙权将剑缓缓插入鞘内,神情激昂地道:“我意己决,谁若不听从我的命令,再言降曹,就如同此案!”

    众人闻言,噤若寒蝉……

    孙权言罢,遂将剑递于身旁的周瑜,对其郑重地道:“周将军,此剑便赐于你了,如文武官将有不听号令者,即以此剑诛之。将军从即日起便正式被命为我东吴全军的大都督。你的行动就是我的命令,此剑就是证明,拜托你了!”

    周瑜双手托剑,躬身恭敬地道:“遵命!公瑾一定不负主公重望,我定用此剑取下曹贼的项上人头,回见主公!”

    言罢,遂转身对众人锵铿有力地命道:“我奉主公之命,率众破曹,你们听清,诸将官吏来日都在江畔行营,如有迟误者军法施行!”

    道罢,周瑜便于孙权告辞,起身出殿。众人各无言而敬。

    鲁肃出了殿,兴奋不已地直奔孔明所住的馆驿而来。一进屋,鲁肃便喜不自胜地将孙权刚当众所说的对魏开战之事告于孔明、龙天扬及冬梅。

    孔明惊疑地注视着鲁肃,道:“子敬先生,仲谋公他真的决定对魏开战了?”

    鲁肃拱手高兴地道:“是的,孔明先生……

    不过,那是由于周将军……啊!周将军己被主公封为吴军大都督了!……由于周都督极力劝谏主公开战,主公才对众人宣布的!这决定比昨天孔明先生估计的还快呢!“

    孔明沉思着,颔首道:“的确……这的确出处于我的意料之外!”

    旁边的冬梅朝龙天扬一撇嘴,傲然地道:“怎样,天扬!我的预感是很灵的吧?

    现在你该高兴了!不过,昨天你将仁孝公主气哭的事还没完呢!”

    龙天扬扑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喜道:“是啊!仲谋公已应允联盟抗曹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至于那公主的事……我……”

    冬梅见他吞吞吐吐的模样,遂掩口笑道:“好了!别我我……的,待会过去向她道歉,不就行了吗?”

    龙天扬沉默不语……

    此时,孔明满脑疑惑,暗付:“今日孙权竟会当着众人之面宣布:对魏开战!

    鲁肃说这是由于周瑜进谏的缘故,才……可是,昨天的周瑜好象并未表露出对魏开战之意呀!虽然,他最后似有些动心……但他并不是一晚上就会改变心意的人,那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意念呢?”

    不多时,天色己晚,一轮如银盘般的圆月己挂在当空,皎洁的银辉洒在大地上,是那么让人迷恋、让人神柱……

    同样,那华丽非常、金碧辉煌、建筑雄伟的周到瑜府邸,亦受到这银辉的垂爱,那原已十分美观的楼阁亭台此时经月色点缀之下,越显得漂亮怕人,令人流连忘返。

    就如一位亭亭玉立的美艳少女婀娜多姿的展现在众人面前,令人心旷神怕、美不胜收。

    此时,周瑜正坐于花园小亭的石墩上,仰首观月。他仰望着那明月,心中若有所思。

    突然,周瑜喃喃自语道:“今晚是月满圆之夜,这是‘时机’的征兆……因为月满时,就是我们和曹军作战,充满‘胜利机会之时!’如果‘龙之子’是明亮的月亮,那夜晚的黑暗就又会出现在东吴,这也许有道理!”

    突然,他身后如鬼魅般凭空现出一条黑影来,借着明亮的月光一看,这才看清来人正是白天在林中曾出现过的“黑瘴虎”。

    周瑜似乎己知道他己来到似的,他不动声色地道:“‘黑瘴虎’先生,刚说你这片‘黑暗’时,你凑巧赶到了。”

    “黑瘴虎”向他走近两步,低沉地道:“正是因为有了‘黑暗’,所以才会映出月色的美丽!”

    周瑜淡淡地道:“携奸计的使者……你的话可真有风趣呀!不过,拜你的所言,我才明白了司马懿有叛曹之意。这样,外对吴的攻击,内对司马懿……曹操他一定没想到内部也有敌人吧!现在,时机成熟了,曹操他的命运就交给我周瑜之手了!

    你们作好内应吧,曹操他的魏国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毁灭的!““黑瘴虎”闻言,颔首瞬间,身影一晃,倏而不见……

    周瑜信心十足地起身仰望着那依然明亮如昼的明月,得意地走向卧室……

    吴国向曹操开战之事很快便传到吴的百姓们耳里……

    在柴桑城门外的渡口,众船工正在热火朝天的急急造船,只见人们往来穿梭,各行其是。他们在找着檀木,背来绳索……干得甚是起劲。

    突然,自城门内走出一名年约二十五六,相貌英俊,裤脚高高挽起,一副百姓子弟打扮的年青小伙子。

    小伙子径直走向渡口,他来到众人间神秘兮今地道:“喂!你们知道吗?现在东吴与魏快开战了!”

    众人皆惊奇地围了上来,听小伙子讲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惊讶地道:“是吗?那……

    看来我们这些船工又要加劲忙了!因为打起仗来得用战船呀!不过……不过曹军有荆州那些降兵的战船,可我们这……“

    未待他道完,小伙子便理直气壮。地辩道:“你怎的这么说呢?他们荆州的船怎能赶得上我们造的船好呢?如果是水战,那曹军难道不怕我们吗?我们吴军可是善于水战呀……!”

    那中年人颔首沉思道:“小伙子,你说的倒也是,他们曹军与我东吴水军交战,那不是‘班门弄斧’吗?”

    小伙子与众人正滔滔不绝、兴高采烈地谈论之时,旁边大道上忽有两名貌美如仙的少女牵着一个小男孩向他们走了过来。

    这三入正是冬梅、小虎,那另外一名少女则是龙天扬运用“云体风身”术将骨骼、面容变成女人模样的替身,他以防在外被人认出他“龙之子”

    的模样,故而才装扮成女子!

    忽听冬梅低沉地道:“天扬,你看这船工干的多起劲,不知他们知不知道吴己快与魏开战的消息?”

    龙天扬正待答话,忽见前面的一位小伙子向她们挤眼一笑,然后,对众船工道:“对了,你们知道吗?吴国现在不是来了个帮手吗?他是……是一个叫‘龙之子’的好胜的人!”

    话音未落,先前说话的那中年人一挥拳,兴奋地道:“是呀!连龙的化身的‘龙之子’都来保卫我们的东吴,看来曹军己不足惧了!好,那么我们就使劲的造船吧!让士兵们坐着我们亲手造的战船去打跑那些来犯的曹兵!”

    道罢,便喜滋滋地找起树檀干活去了,众人也高兴地各行其是……

    忽地,那小伙子转身对龙天扬吐了一个舌头,沉沉地道:“‘龙之子’,你们怎的也来了?”

    龙天扬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言行所惊楞了,遂注目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陌生的小伙子。

    打量了瞬间,他恍然大悟笑道:“啊!吓了我一跳……未没到你陆逊也装扮成百姓的模样。”

    陆逊忙摆手微笑道:“不不!我可比不上‘龙之子’你的装扮呀!……由一个英俊的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位貌若嫦娥的大美人!”

    龙天扬苦笑道:“我这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呀!不过,你为何要装扮成百姓的模样呢?”

    陆逊思索瞬间,沉声道:“这个……我是为了作战斗的准备!因为战争最重要的是要……增强国与民之间的荣辱感!只有这样在百姓中传开胜利的信心,他们才会产生为战斗的胜利作出辛勤劳动的巨大动力!只有他们的信心、动力大了,国家的生产力才会提高!而战争所必需的武器、兵船、粮草都离不开百姓的辛勤劳动,还有百姓们对于战争必胜的信心的大小……也会影响到百姓们对他们拥护感支援,那他们打起战来士气也旺,战胜的可能性也较高,反之,那就不言而喻了。因而,为了战斗的胜利,国民应同心协力……这才能打败敌人,取得胜利!”

    顿了顿,陆逊侧首注视着龙天扬,微笑道:“我想‘龙之军师’也是担心吴国内部迎战的状况,因而,才出来看看的吧?”

    龙天扬骤闻此言,‘不由暗惊道:“这陆逊真是厉害,他竟为了百姓对此战有必胜的信心,而装扮为平常的百姓在众人里进行’攻心战‘,从而提高士气,以战胜曹军!……他真是一位卓越的将才,难怪最后会成为吴国的丞相!”

    正在此时,只见陆逊似想起何事地惊道:“哦!我倒差点忘了……既然我们在这渡口遇见,那我也顺便有一事相求,请‘龙之军师’应允。”

    龙天扬不知其意,忙疑惑地问道:“陆先生,不知是何事?”

    陆逊只笑不答,稍瞬,他低沉地道:“‘龙之军师’你们只管随我来吧!到时你们就会明白的!”

    说着,陆逊便在前引路,龙天扬与冬梅、小虎在后紧随。

    不多时,他们己进入城门,走到一座极其豪华的大殿来。殿内有士兵上前向陆逊拱手恭敬地道:“陆逊先生,请问有何贵干?是不是找仁孝公主呀?”

    陆逊颔首问道:“那么公主在里面吗?”

    那士兵闻言,焦虑地道:“小姐不知怎么回事,从昨日到现在不吃不喝,像是很生气,刚才可能心情稍为好一些,遂出了房门,不知在这院内哪儿玩去了……”

    陆逊轻轻地“哦!”了一声,道:“好了,你忙吧!我们去找找看。”

    龙天扬此时才知道这是曲阿( 当时公主所住的地方) ,不由惊道:“陆逊先生,这不行……仁孝公主要是看见我,那……那她不更生气吗?”

    陆逊为难地道:“我想,你若坦诚对其说几句道歉之语,公主她一定会原谅你的。你知道吗?

    自从‘龙之军师’你昨日将公主气哭后,她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刚才那士兵所言你也听到了,如果这事让大家知道了,那众人一定会追究出是谁将公主……“

    冬梅闻言,不禁惊道:“天扬,若真的将事情闹大了,那就不好了!我看咱们还是在这院内找找公主吧,找到她,你就向她道歉赔礼……”

    “我想公主,不会那么蛮不讲理的吧!走,我们去找找!”

    小虎见众人己动身欲走,忙对冬梅道:“冬梅姐姐,你们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事吧?我看,我在这儿等你们好了,不然又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你们不要担心我,快去忙吧!”

    冬梅疼爱地轻声道:“小虎真懂事!好吧!

    你在这儿别乱走,我们马上就过来……“

    说着,她便于龙天扬、陆逊往后花园找去。

    突地,冬梅向龙天扬讥笑道:“天扬,你就这个样子去找仁孝公主呀!看你这副模样不将她吓昏了才怪呢!”

    龙天杨这才猛然记起现在他还是女人模样,遂苦笑道:“你若不说,我创还忘了自己现在是女身呢!我得赶紧恢复原形!”

    道罢,他便运起“云体风身”术又将身子恢复成原来本身的模样。

    完毕,三人遂齐向后花园找仁孝公主去了。

    小虎见他们去了后院,不禁觉得寂寞无聊万分,遂轻叹道:“唉!真没意思…

    …”

    话音未落,忽听身后有人低沉地道:“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在这儿等着没意思,为何不与他们一起去呢?”

    小虎骤闻此言,不由惊讶地转身向后看去,只见身后的石床上斜倚着一位美貌少女。

    小虎一看之下,不禁脱口惊呼道:“啊!原来是你呀!公主!龙哥哥他们跑到后院找你去了!”

    仁孝公主闻言,怔了怔,道:“你说什么?

    龙哥哥?难道刚才那位少女……就是装扮后的‘龙之子’吗?混蛋!如果他以那样的女子之身来见我,那我不就被他活活吓昏了吗?“小虎缓缓走到她身旁,怯怯地道:“哦!刚才那……请公主你别将刚才我所说的那句‘真没意思’的怨言,告诉龙哥哥他们!不然,他们会笑我不懂事的!”

    话音未落,仁孝公主便冷讥道:“哼!你真是个好孩子!你们这对兄弟说话全是谎言,一句也不可信,还自欺欺人……气死我了!”

    小虎急急辩道:“不……不是2 我们不是亲兄弟!因为他不是我亲哥哥……所以,他若讨厌我,那我就没有地方可住了!”

    仁孝公主骤闻言,惊疑地注视着小虎,道:“什么……你是一个孤儿?”

    小虎悲痛地道:“我从小未多大时,爹娘便离我而去,是哥哥将我一手养大的,哥哥他可疼我了……可是他却在‘长坂坡’的战斗中,被敌人…

    ……“

    话未道完,小虎己泣不成声……

    仁孝公主面现悲切、同情之色,她走过来将小虎捡到旁边的台阶上,二人缓缓坐下。她微笑着对小虎安慰着:“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如今,你跟着‘龙之子’来到东吴一定会很快乐的,他定会好好照顾你!对了,你觉得‘龙之子’对你好不好?”

    小虎闻言,兴奋地道:“龙哥哥在我家哥哥战死后,就一直关心地呵护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这次来东吴,我是偷着来的,可龙哥哥他却丝毫也没责怪我,并出言安慰……我好祟敬他、羡慕他……因此,这一辈子我都打算待在他身边!”

    话音未落,仁孝公主便惊奇地道:“为什么?”

    小虎神往的幽幽地道:“因为我……我想在他身边知道龙哥哥他所有了不起的战绩。他一定能将敌人的军队全打败,而成为比如今更伟大的英雄,我想在他身边永远记住这些……”

    话音甫落,仁孝公主激动而惊怒地骂道:“什么?混蛋!‘龙之子’他是驰骋沙场的武人,你有没有想到,你在他身边有可能会被敌人杀死的!”

    小虎怔了怔,坚定地道:“但是,就是死了,我也可以见到哥哥呀!哥哥从前说的,‘人死了以后,就会到了另一个世界……’所以,我死了就可以去那个世界和哥哥说话了!我现在对哥哥好思念,也敬佩极了!因为,他之所以会在‘长坂坡’之战中死去,是由于为保护龙哥哥而死的,他干了这么有意义有价值的事,真是太好了!我以有这样勇敢的哥哥,而感到自豪!哥哥……!”

    言罢,小虎激动而满含崇敬之情地仰首向天,出神地凝视着……他似乎看到了哥哥正在向他微笑着招手……

    仁孝公主听罢其这一番催人泪下的豪言壮语,她被深深地震惊了,心中既惊且疑: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些让那心肠硬,感情坚定的男子听了也会滑然泪下的话,竟会出自一个**岁的小孩之口。

    想到这些,仁孝公主不禁感到惭愧不己,泪水已如断线的珍珠般滚滚而下,心中同时自卑道:“这个……这么小的孩子……竟为了死去的哥哥的遗愿而要活下去。

    他为了能待在‘龙之子’身边,而下定决心要跟随其左右,对了,是打算一辈子待在‘龙之子’身边。一辈子呀……这种勇敢的想法,我却连想也不敢想……我真的没用,竟连这小孩也不如!”

    突然,她一把抱住小虎放声大哭起来,感情的潮水立时放纵奔泻着……

    小虎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有些手足无措,但过了瞬间,他明白了仁孝公主的心情。

    此时,正在后花园的寻仁孝公主的龙天扬、冬梅、陆逊三人突闻前院有悲恸的哭声传来,遂立即飞快向前奔来。

    三人远远便见仁孝公主抱住小虎放声大哭,遂停止住步,注视着他们。

    陆逊摇头叹道:“唉!我们赶到的真不是时候,好不容易找到公主了,她……

    她却在这儿…

    冬梅担忧地道:“‘哭’还不可怕,怕的是她千万别想不开而轻易地去寻死…

    …!”

    龙天扬闻言……,感慨地道:“我看她现在己想通了,因为‘哭’是最好的证明!我曾经也痛哭过,那是因为面对死去的朋友而哭的。不过,我现在已有坚强地活下去的勇气和决心了!无论在哪?我都要活下去!那是为了死去的朋友的遗愿,也是我应完成的‘使命’!”

    顿了顿,龙天扬低沉地对冬梅、陆逊道:“我们走吧!让公主她痛痛快快地哭一阵后就没事了。让她发泄心中的不快与郁闷,这‘哭’比我向她道歉更有效……

    走吧!”

    冬梅、陆逊略—思索,遂颔首应允,三人齐静静地离开了曲阿。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