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云雾迷踪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三十三章 云雾迷踪
(88106 www.88106.com)      就在吴主一一孙权决定对魏开战的第五日,孙权便给驻兵江陵的曹操下了战书!

    魏国使都使者怀揣战书,回到江陵面见曹操。

    曹操观罢战书,遂召集文武百官齐商对吴大计。曹操手握战书,扫视着堂下众人,狂傲地道:“孙权这家伙竞无一丝君主之威,就凭那周瑜小儿的几句信口雌黄,他就下战书向我大魏开战,看来,他真的是不识时务,没先见之明呀!不过,这样也好……”

    说到中途,他目光冷峻地注视着武将队列中的蔡瑁、张允二人,沉声道:“蔡瑁、张允!”

    二人忙闪出拱手躬身,齐声道:“末将在!”

    “水军的准备作好了吗?”

    “已差不多了!明天水军就可以出航!”

    曹操问毕二人,遂将目光移向荀攸,道:“荀攸,你的兵粮和武器的调配情况怎么样了?”

    荀攸闪出,拱手道:“丞相,我都准备好了!”

    曹操闻言,轻“啊!”了一声,忽地从椅上腾地站起,大声道:“如这战书所说……东吴的孙权已正式向我们曹军挑战来了!那么,我就做他看看,让他看看我们能结束这乱世,平定天下的力量!”

    众人闻言,皆兴奋地仰视着那神情激愤不己的曹操,许多人亦举拳欢呼、拥护……

    突然,曹操离案走到堂下,来到张辽身旁沉声道:“张将军!”

    张辽拱手称道:“届下在,丞相有何吩咐?”

    曹操缓沉地道:“去把病房内照顾众士兵的龙娘娘叫来……最后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言罢,曹操拂袖冷沉地道:“散朝!”

    众文臣武将皆议论着缓缓离殿……

    张辽颌命向殿前约有二三十丈远的病房走去。片刻,他己到了病房内。

    此时,黄凤翔正在为众伤兵忙碌着。张辽上前拱手道:“娘娘,你还在忙着呀:你知道吗?咱们的大魏即将和东吴交战了!”

    黄凤翔微惊道:“是张将军呀!你说什么?

    吴和魏要交战了?“

    张辽顿首道:“是的!刚才丞相还召集众人商议讨吴大计呢:而且,丞相还让我来请娘娘过去”

    话未道完,黄凤翔便冷沉地道:“我知道了!走吧!去战场!”

    旁边正在为一名伤兵换药的华陀师徒闻言,不禁惊讶地注视着黄凤翔,嘴唇动了动,但却未说出话来。

    可那些伤兵却如开了锅的沸油般议论纷纷:“龙娘娘,你别去那战场,那儿很危险!”

    “是啊!战场上是残酷的,无情的……那儿太危险了,你不要去,娘娘!”

    众伤员也顾不上伤势的疼痛纷纷自病蹋上爬起,挡住黄凤翔与张辽的去路。

    张辽惊异地扫视着众伤兵,疑惑地道:“你们……你们这是……?”

    黄凤翔亦惊道:“啊!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

    一名中年伤兵跨前,扶着受伤的左臂,担心道:“龙娘娘,我军和吴军一定是在水上交战,而水上和陆地却不同,它是合作敌人在船上厮杀,因此,没有逃跑的地方!你不能去那里……”

    话音未落,自伤员中闪出一名年轻人,只见他面色忧郁地大声道:“不错!那么危险的地方,我们绝不能让龙娘娘一人去!娘娘若执意要去,那就请带上我们吧:”

    黄凤翔闻言,惊恐地道:“啊!你说什么?

    和我一块去……?“

    旁边的华佗师徒、张辽皆惊诧地扫视着这些神情坚毅的伤兵。

    那年轻伤兵微笑的注视着黄凤翔,感激地道:“龙娘娘的心地太好了!你不论是曹丞相的兵,还是像我这样的荆州降兵,你都一视同仁,细心地照顾我们!……”

    中年士兵未待他道完,便感激涕零地急接道:“娘娘她……她甚至连我们见了都皱眉作呕的大小便之类的事也不厌其烦地……当我们高烧不退时,她就整夜地守在旁边为我们擦汗、递开水…

    ……“

    年轻伤兵坚定地道:“正因如此,我们大家已经决定了要随娘娘一块去战场,我们要保护娘女良!”

    众伤兵齐呼道:“对!我们要去保护娘娘!”其声如雷、震耳欲聋、气壮山河!

    黄凤翔被他们的诚挚言词震惊了。

    张辽偷眼窥视着面前的众伤兵,不由暗惊道:“这就是丞相把娘娘留在身边所带来的后果吗?没想到娘娘在士兵们心目中的地位、威望竟如此之高!不过,这也是丞相所希望看到的,因为,他们对娘娘的崇敬之情越浓,那战斗时的战斗力就越强,如此才能打败敌人。”

    突然,黄凤翔神情激愤地娇叱道:“不,不许你们跟着我!你们的伤还都没有康复,不能乱动的:你们真的想保护我吗?可是你们这些人会连累其他士兵的!你们别太自负了!”顿了顿,她侧首对张辽沉声道:“张将军,我们走吧!”言罢,便从众人面前向门外走去。

    张辽应了一声,遂紧随其后,走了出去。

    众伤兵皆诧异的注视着黄凤翔远去的背影,心中惆怅、难过不己。

    年青伤兵忽地双掌紧握,仰首大吼……神情激愤己极。

    华佗见状,遂上前喝道:“喂!镇静点……

    刚才娘娘所说的话,其实也是为了我们着想。难道你心里在暗恨娘娘吗?“中年伤兵忙道:“我知道华神医!但是……

    我们自己太恨自己了!象娘娘所说的我们是一群卧病在床的无用之人,上了战场只会拖累大家的。这些其实我们自己也明白!“华佗佯怒道:“因此说,你们要想保护娘娘,那就必须先将身体养好……你们说是不是呀?”

    众人黯然地垂首不语。华佗转怒为笑道:“既然大家以为我所说的话有道理,那就上榻养病吧!待伤好之后再上战场去保护娘娘吧!”

    众人从其言,遂心情沉重地上榻了……

    黄凤翔与张辽走出病房,她想起刚才无奈之下才对众伤兵说出令他们难过的话时,心里不由悲痛万分。

    张辽不知其心情,便在后赞道:“他们一定会跟着你来的……”

    不闻则罢,一闻之下,黄凤翔不由愈加悲伤,她突然硬咽着双手捧面,泪如雨下,跪倒于地,痛哭涕零……

    张辽见状,不禁惊愕万分,轻呼道:“娘娘……”

    此时,张辽才明白她这是……是因为自己刚才所言而带的结果……刺痛了娘娘的心。

    于是,他便怀着愧疚地心情上前将黄凤翔扶起,并自责道:“娘娘,是属下愚蠢而引得娘娘难过,你若觉得无处发泄,便骂属下吧!马上见了丞相我要向他请罪……”

    黄凤翔骤闻此言,不由止住哭声,幽幽地道:“张将军,刚才我是被士兵们的一片赤诚之心所深深感动,而我……我却责怪了他们,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可是,这也是被逼无亲的呀!你以为我想如此做吗?刚才……刚才你也是无意所说的……

    你不必自责、内疚!走……我们走吧!丞相还在等着我们呢!“张辽怔了怔,额首应允……

    二人遂向后面大殿走去,回见曹操。

    苦战的序篇,已经在荆州南部的长沙开始了!

    司马懿所率的“虎豹骑”人马,己赶到长沙,并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那些普通士兵怎是这些连死亡也毫不知惧的“死亡部队”——“虎豹骑”众人的对手呢?何况“虎豹骑”首领司马懿及“五虎神”中的“赤飞虎”、“黑尸虎”

    还有灵虚等人亲自上阵呢?因此,驻守长沙郡的将士们除了老将黄忠及魏延未在城内而幸免于难外,其余众人皆惨遭毒手……

    不到一个时辰,“虎豹骑”众人已杀入长沙的郡太守——韩云所躲藏之处:他所料理政务的大堂。

    那所剩的十几名将士皆魂不附体地扫视着已逼近身前的“虎豹骑”众人,握着兵器的双手皆身不由已的颤抖不停。

    韩云体若筛糠的向后缓缓移去,双目瞪得大如铜铃,面色如土,冷汗涔涔……

    牙齿因惊骇过度而发出“咯咯”地撞击之声,他哆嗦着自语道:“怎有这样的事…

    …几十人就攻下了我……我戒备森严、偌大的长沙城……”

    话未道完,只闻一声“啊!”地惨叫,其声惨厉之极,只见为他保驾的十几人,就在电闪石火间已被那“虎豹骑”首领——司马懿的长剑将他们的项上连盔人头齐削落于地,恍若一个个被劈开的西瓜般,“骨碌碌”地滚了一地。鲜血狂喷,脑浆溢流满地……那十几人的尸体如同劈柴般齐“轰”

    然倒地。

    韩云只骇得魂飞魄散,两股颤颤……他正欲向后退去,但己不及……

    只见司马懿面色冷峻,右手长剑一挥,他的首级己被“咔嚓”一声,斩飞出丈余,“咚”地坠落于地,滚出老远。他连哼也未哼出一声,便身首异处。

    司马懿将剑斜挥,灵虚、“赤飞虎”、“黑瘴虎”三人便齐跪于他面前,只见他冷沉地道:“今日长沙己取……现在开始了……向我‘破凰’的第一步,便是曹操与吴国的交战!你们等着瞧吧,一定有好戏看的:”

    在比“虎豹骑”众人攻入长沙城提前半日,就在孙权刚刚决定对魏开战之时,长沙郡湘水下流——巴丘关口:那些守卫在此的长沙军亦被一二百名“虎豹骑”杀得无一幸存。其景惨不忍睹、令人发呕。

    那些尸体横七竖八,堆积如山、尸横遍野。

    突然,传来一阵苍老悲恸地哭声,循着哭声看去,只见一位年约六旬,瘦骨嶙峋,面容憔悴的老者正抱着一位己死的士兵正放声痛哭,其声甚悲,催人泪下。

    蓦地,他身后现出一位老将,此将亲切地向他问道:“请问……你是这士兵的亲人吗?”

    老者骤闻此言,微微一惊,遂转首向来人看去,端详片刻遂颔首低声道:“哦……这孩子真是太傻了……要是他听我话,和我一起打渔,他就不会死了……唉!”

    老将正欲答话,忽见从旁边奔来一人,那人边跑边道:“黄忠将军!我查过了,守卫在这个关口的士兵无一幸存,全部战死了!”

    那老者惊疑地打量着身后的老将,问道:“黄忠?你就是那长沙太守韩大人帐下的大将…

    老将微笑着拱手道:“正是区区……这位是魏延将军!”

    说时,黄忠伸手向旁边之人指道。

    老者‘惊讶地扫视着黄忠二人,敬佩地道:“老汉俞古今日有幸得见二位将军尊颜,真是有缘……二位将军的威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呢?只是无缘相见,今日幸见……”

    黄忠忙谦虚地笑道:“老人家过奖了,黄某愧不敢当……对了,老人家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如果这些士兵是曹操派兵杀的,那……那我得必须去通知玄德公才行!”

    愈吉沉痛地道:“黄老将军,我儿子他们确实是曹军所杀的!我见他们那些人都穿着黑色盔甲,而且还有人举着‘虎’字大旗,我并听到他们说什么‘曹丞相…

    …’如此难道还不能证明他们是曹军吗?只有曹操这个灭绝人性的家伙才会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黄忠闻言……,神情肃穆地捋须沉重地道:“不错!从老人家你所说的‘虎’字大旗……我就猜出他们一定是曹军,而且还是他的精锐之军——‘虎豹骑’干的好事。现在,我得和魏将军赶往夏口去告知玄德公,不然他们就抢先一步进攻夏口了!”

    俞吉沉思片刻,沉声道:“黄老将军,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好了。因为我有渔船,要不多时就能赶到夏口的。而且我的儿子是被曹军杀死的,我要亲口告诉玄德公这件事,请他杀敌时替我多杀几名敌人,以报杀子之仇!”

    黄忠二人见他语气坚定,神情激愤,知他已下了决心,遂顿首应允。

    于是,三人分别后,俞吉即驾船向夏口驶去,欲将曹军来袭之事告于刘备知晓。

    曹操的使者从东吴取得战书离开吴的同时,天扬与仁孝公主、小虎一行也向夏口出发了。

    龙天扬牵着小虎,迎着清风,立在船头上,他目跳远方,激动地道:“小虎,我看见了夏口的港口,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小虎喜滋滋地道:“是吗?龙哥哥!我们终于回来了。”

    突然,仁孝公主自舱内走出,来到龙天扬旁边眺望着前面那目己可及的城池,向龙天扬问道:“喂!那就是夏口吗?和柴桑相比,它只不过是个小城而己!”

    龙天扬转首惊讶地道:“夏口虽较柴桑小些,但我却深爱着夏口。不过,我真感到奇怪……

    来传递吴国的‘同盟书’的使者,居然会是你?我一直以为会是鲁肃呢?“仁孝公主惕道:“怎么了?就不能让我任为东吴的使者呀?”

    龙天扬见状,又怕仁孝公主象前几日那样一气之下就是一两日不吃不喝,直到前天好不容易才气消了和他说话……

    想到这些,龙天扬忙微笑道:“公主说哪里话了?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仁孝公主冷“哼!”道:“这次对魏开战中,鲁肃被任命赞军校尉,因此,他的军务十分繁忙,所以……所以,我就以使者的身份随你来到夏口。”

    话音甫落,小虎插言道:“公主这次能与我们同行,真的是太好了!……因为……因为孔明军师与冬梅姐姐尚留在东吴,我原本想一定很寂寞的,如今,有公主给我讲那些城里的新鲜趣事,我觉得又很开心。”

    言罢,小虎便撒娇地走到仁孝公主身旁,仁孝公主微笑着握住他那温软的小手。

    龙天扬见状,暗道:“这样也好!原本我十分担心那作为使者留在东吴的孔明和冬梅的安全…

    …但如今有仁孝公主在我们这边,我想周瑜他不敢对孔明军师他们怎样了!不过,现在孙权一定在发火吧……“

    果如龙天扬所料,此时,孙权正在大殿内大发脾气,周瑜与鲁肃垂首肃立一旁。

    孙权扶案而起,大吼道:“真是气死我了,就在这即与魏作战临近之时……她竟随同‘龙之子’跑到快要成为战场的夏口去干什么?”

    鲁肃闻言,忙上前愧疚地自责道:“主公,都怪微臣太大意了……我没想到仁孝公主她会来抢去‘同盟书’,而以使者的身份去夏口……”

    话未道完,孙权便抓挠着头发,烦燥地道:“别说了……我头都被气昏了!”

    稍稍平定了一下气愤的情绪,孙权又侧首对周瑜静静地问道:“公理,作战准备得如何了?”

    周瑜上前拱手沉沉地道:“我想至少还得两天才能准备就绪!”

    孙权闻言,惊道:“哦……现在还没准备好吗?可是,离‘陆口’之战已到了火烧眉睫的紧急之关了……”

    周瑜领首低沉地道:“是的!‘陆口’被谁抢走,这会影响到整个战役的胜负之关键。如果曹操捷足先登,那……那我们就没有胜利的希望了。

    因为,‘陆口’是联结水陆的沿岸之地,那里有大片的水域,是曹军往长江行军时的必径之处;并且他们要从陆路进攻柴桑,必须要以‘陆口’为据点;因为,其他的沿岸众地,却有许多大小的池沼阻隔,因此,他们不可以进行大举进攻!如果曹操占据了陆口,那柴桑就会被他们水陆两路夹攻,那时,战况就极为不利了。

    “

    孙权觉得周瑜分析得甚是有理,遂不住颔首。突然,他惊忧地道:“公理,那……那这些…

    …曹操也一定也知道呀!我们身处下游,不利于向‘陆口’进军,而他们却可从江陵顺流而下,速度当然比我们快得多。……当时我们该把曹操的使者扣下来,就……“

    周瑜摇摇头,缓沉地道:“不!那是没用的!因为,他遣使者送来的檄文与我们……如果我们回复的太晚,那曹操他一定会立即派兵占领‘陆口’的!”

    孙权颌首沉吟瞬间,征求道:“那么……公理,你有何打算呢?”

    周瑜淡淡一笑,似胸有成竹地傲然道:“主公,不用担心!我是因此才让‘龙之子’回夏口的。”

    孙权与鲁肃皆面面相觑,不解其意……

    周瑜见状,遂幽幽道来:“夏口比柴桑离陆口近。‘龙之子’……一定会比曹军的速度快,他回到夏口会把玄德的人马布置在陆口的。而且,玄德对曹操的水军也早有准备。他们一定比我们提前赶到陆口的。”

    孙权闻言,一颇多时在担忧的心,总算放下了。他微笑着赞道:“真不愧是东吴人人敬仰的美周郎。有你和孔明在,我们一定可以阻止住曹军的攻击。”

    周瑜谦虚了几句,遂和鲁肃齐向孙权告退。

    二人出了殿门,刚走出不及三十丈远时,鲁肃便向周瑜愠道:“周都督,你刚才为何瞒住主公?”

    周瑜怔了怔,故作惊讶地道:“子敬,我瞒什么了?”

    鲁肃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遂激动地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现在玄德公的兵力……即使他们先占领‘陆口’,但也阻挡不了曹操的大军的攻击!”

    周瑜微惊,遂侧首注视着鲁肃……

    鲁肃神激愤地续道:“如今玄德公的人马至多也不过万余,他们又得留下半数的人马守住夏口,故而能够到‘陆口’抗曹的兵力至多有五千!

    而以此兵力来对付二十万的曹军……难道你想让他们以卵击石吗?“周瑜冷笑道:“子敬,你急什么?你没听儿明说过,龙之子有‘武运’吗?既然他如此说,那我们为何不趁此良机来证实—下呢?既然他们很自信,……‘龙之子’他可以用‘武运’来渡过难关的呀!并且,现在战斗己应开始了,我也不愿曹操能夺下陆口!走吧,子敬我们但愿‘龙之子’能以他的‘武运’战胜曹军,夺下‘陆口’!”

    鲁肃侧沉着周瑜,暗惊道:“周都督的神情,语气很坚决呀!看来我想告诉‘龙之子’他们也来不及了。‘龙之子’这次你千万千万不要输,不然就无人相信你的‘武运’了!”

    带着满腔的忧虑之情,鲁肃缓步离去……

    夏口城——此时,龙天扬与仁孝公主、小虎已抵达夏口的港口了。三人下了船,便急不可待、归心似箭地匆匆往刘各住处奔来。

    龙天扬及至刘备那敞开的殿门前,远远便见刘备及关、张、赵、月英等众人正在厅内商议着什么,遂紧赶两步入门内,拱手高声道:“玄德公,我回来了!”

    众人闻言,忙注目向他看去,皆面露喜色、高兴不己……刘备急从椅上站起,惊喜道:“嗅!

    天扬你回来了!“

    众人忙围上前去,问长问短,喜不自胜……

    张飞越过众人,至天扬身旁,兴奋地道:“天扬,你的气色不错嘛!”

    龙天扬微笑道:“几日不见,将军显得愈来愈年轻、威武了!你的气色也不错呀!”

    张飞打量了龙天扬身后的仁孝公主一眼,道:“天扬,这些日子来,你和东吴的这位美人玩得如何?”

    龙天扬闻言,扮了个鬼脸,发窘道:“将军想到哪里去了?我可不象你那么有空!”

    张飞闻言,一瞪眼,道:“你小子说什么?

    看我不给你一顿好揍!“

    说时,便挥拳向龙天扬打去,龙天扬一笑避开。

    仁孝公主在旁暗惊道:“吓了我一跳,‘龙之子’竟和他们象一家人一样,亲密无间……”

    突然,对面的关羽向龙天扬急切的问道:“天扬,和吴联盟这事怎样了?”

    龙天扬刚欲回答,他身后的仁孝公主急闪出,道:“‘龙之子’,等一下!这个让我来说!”说着,她一把将龙天扬拉至一边。

    张飞见状,伸手拧住龙天扬的左身,惊恼,道:“好啊!你这小子:你敢说和这位吴国的大美人关系不亲密?她刚才为何不拉我一下呢?”

    仁孝公主闻言,羞得满面通红,垂首不语。

    龙天扬急急道:“哎……快松手,疼死我了!她……她不是吴因的美……她是仁孝公主,是吴国的使者!”

    张飞松开手,惊讶地打量着仁孝公主,道:“什么?她……她是公主?”

    仁孝公主抬首低沉地道:“我是吴主孙权的妹妹——仁孝公主!我是以使者的身份来到这儿的!”

    众人闻言,齐惊诧地注视着她刘备忙上前拱手致歉意:“请公主原谅我三弟的鲁莽无知吧!”

    仁孝公主细观之下,问道:“你是玄德公吧!吴与玄德公的联盟之约在此,请你过目!”

    说着,她自手中所提的蓝色绸缎包袱里取出一卷黄色丝绢,双手递与刘备。

    刘备神情异常激动的伸出双手,躬身接过丝绢。只觉心中感情的巨浪在汹涌澎湃地撞击着心坎。

    仁孝公主见他神情兴奋的愣在那儿,遂问道:“怎么,玄德公?你不看一下这联盟之约吗?”

    刘备双目哈泪,激动万分地道;“没有这个必要……仲谋公既能把自己的妹妹作为使者遣往夏口,其意己明……”

    言未毕,刘备忽地单跪于地、拱手道:“玄德接受联盟的决定,我真的感激不尽!现在,我们就可联手同心协力抗击曹军了!”

    仁孝公主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她膛目结舌的注视着刘备,双手欲将其扶起,忙又象触电般地缩了回来。口中只吞吞吐吐地道:“玄德公……请起……”

    刘备谢了一声,才站起身来。众人皆惊异的注视着他,被他这种突然的行动惊住了。

    刘备忽将目光移向龙天扬,感激地道:“天扬,这次让你受苦了……我替百姓们多谢你!”

    龙天扬忙拱手谦虚地道:“玄德公言重了…

    ……“

    刘备又轻身对仁孝公主道:“公主也辛苦了!月英,请你带公主去馆驿歇息吧!”

    月英应声至仁孝公主身旁,道:“公主,请随我来!”

    二人缓缓走出门去,张飞惊讶地抓挠着头发道:“真是奇怪,公主竟会当使者?”

    众人黯然,突然,刘备向天扬沉声问道:“天扬,孔明军师和冬梅小姐还留在吴国吧!我想这次你不会无缘无故回来的,一定有何打算?”

    龙天扬颔首,低沉地道:“是的……”

    他遂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此时,月英领着仁孝公主往馆驿而来。忽地,仁孝公主疑惑地道:“我真搞不懂,虽然我是吴国的公主可他居然向我跪下……他可是与我父孙坚一同战过董卓的玄德公呀!他怎的这般谦逊呢?”

    月英骤闻此言,侧首低沉地道:“谦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心地软弱,有二心的人。另一种则是意志坚强、坚定不移之人,而玄德公则属于后者,他是一个有十分远大的目标,肩负民众生计之重任的伟大之人,刚才的举动与其博大的胸怀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仁孝公主惊疑道:“他难道……难道连跪下也不觉得可耻吗?”

    “是的,吴因的参战,对于想打败曹军以偿民愿的玄德公来说,是十分重大之事……正因为他坚强,才会直接地表露出他对贵国诚挚的谢意,莫非刚才公主感到他是个弱者吗?”

    仁孝公主闻言,怔了怔,沉默不语。但她心里却暗惊道:“当玄德公在我面前跪下时,我反而感到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压迫感!是呀……这正是他坚强的表现!”

    她正想时,只听月英道:“公主,馆驿己到了!走,我们进去,我安排你歇息吧!”

    仁孝公主猛然回过神来,闻言,忙颔首随月英进了馆驿……

    与此同时,龙天扬却在大殿内将这些日子来所发生的诸事皆详细地道于众人。

    突听张飞怒吼道:“天扬,你刚才说周瑜那小于让我们孤军去守‘陆口’?”

    龙天扬沉沉地道:“哦!……但吴军会很快赶来和我们会合的!”

    话音未落,张飞便恨恨地道:“你这个傻瓜:他们怎靠得住?他们的话不可信!

    难道你忘了吴和魏一样同是我们的敌人,只不过现在是应燃眉之急,才会和他们那帮鸟人联盟对曹,不然,谁让人去那个鬼方!”

    旁边的关羽阻喝道:“翼德,别和天扬吵了!看你一生气,脸又变大了。”

    张飞忙辨道:“二哥,这……”

    刘备走上前沉声道:“好了,三弟,你别再哆嗦了!天扬,你有何妙计对付来犯‘陆口’的曹军呢?”

    龙天扬低沉地道:“现在……还没有:不过我想驻扎在襄阳的曹军极有可能会沿汉水进攻夏江的,孔明军师也说过,只有把兵力分据在夏口与陆口,这样才能阻挡曹军对两地的攻击。”

    刘备闻言,不由默然暗惊道:“对付曹军,只有将这本己十分微弱的兵力又要分散……看来如今‘卧龙’和‘龙之子’也束手无策了!”

    此时,龙天扬却想起了临行前孔明与冬梅、鲁肃相送时,孔明对他们所说的一番话来——临行前,孔明站在港口码头对龙天扬深沉地道:“天扬!你相信自己的‘武运’吧!你要知道,‘武运’决不是依靠神兵相助,它里面包含着至要的因果关系。譬如,捡到银子的人他是很幸运!但没有人掉下银子,他就捡不到了。这就是因果关系。而‘运气’就是这些因果关系重合的结果。并且,天扬你是‘天命之相’的主人,因而你能在最大限度内创出这种因果关系的,……相信自己的力量吧!”

    想到这些,龙天扬不由矛盾地暗叹道:“孔明军师……你虽然如此对我说……

    可是,这次我没有自信了,即使我有‘武运’,但我却没有水战的知识和经验,这和‘长坂坡’时的情况井然不同…

    …因此,我只会一点仙术,而被众人尊奉为‘龙军师’……其实我只是一个知道《三国志》一点历史的普通人,历史……历史上,东吴在这次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因此,现在我既使什么也不做,玄德公的士兵们也不会输的。无论陆口之战如何,那是历史,与我无关!……“

    “什么,我怎么可以这么想呢?我为什么会活到现在,那是由像焦览等人的拼命相救,我才会几次死里逃生!不……我不能现在未想出对敌的办法,就想置大家于不顾,我不能这样想,更不能那样做……我如今也是这现实的乱世中的一人,现在我要面对现实……”

    想着,龙天扬便身不由己的缓缓走出殿外,众人见他神情漠然……知道他有心事,于是也未出言问话,更未阻拦……

    龙天扬顺着殿门外的青石大道怔怔而入神地向前走着……忽然,他听到有人大声道:“走开!

    走开!……你真烦人!“

    龙天扬忙抬首注目循声看去,只见前面的一道岗哨里正有两名士兵与一位老者在那儿吵闹……

    这老者正是乖船前来夏口向刘备报信的俞古。那两名守卫在旁的士兵架着长枪,烦燥地道:“我告诉你不行,不经允许是不可进去的i ”

    俞吉大声怒道:“我给你们说过多少次了!

    我有事要向玄德公票告……小子们,闪开!“两名士兵正待发作,忽听身后有人道:“哦!出什么事了?”

    两士兵忙转身向后看去,齐惊道:“啊!龙之军师!”

    俞吉闻言,惊愕地打量着走到其面前的龙天扬,道:“军师?就这么个小毛孩子?”

    一士兵大怒道:“你这者头,在胡说什么?

    竟出言不逊……“

    俞吉亦怒道:“你凶什么,小子?我是因为替黄忠将军来给玄德公报信才来的,你们不配问我!”

    龙天扬骤闻此言,惊疑地向俞古道:“老人家,你刚说‘黄忠将军’……他…

    …他不是已回长沙了吗?”

    “是的,他委托我来告诉玄德公,曹军己开往长沙了!”

    “曹军己开往长沙……真的吗?”

    “当然了,不然我来夏江干什么?我亲眼看到,雾中有许多大兵船驶向长沙…

    …”

    龙天扬闻言,惊道:“什么?雾中……老人家!你能说得详细一点吗?”

    俞吉笑道:“嘿……军师到底和这些下等兵士不同!说话是客气多了!”

    龙天扬暗道:“这老者历说的‘雾中兵船’……他若能详细的说出……也许…

    …我就能找到守卫‘陆口’的方法了!”

    想到此处,他遂对俞吉道:“老人家,我带你去见玄德公吧!你当面可把详情告知于他!”

    俞吉应允,二人即向玄德的大殿走来。

    片剔,已至大殿,俞吉上前参见刘备后,龙天扬便向刘备道:“玄德公,曹操的‘虎豹骑’已开赴离我们不远的长沙了!”

    刘备惊道:“什么?‘虎豹骑’己开赴长沙了?真的吗?天扬?”

    龙天扬沉声道:“是的,玄德公!这位俞老先生在打鱼时,看见了敌人的军船……虽然雾很浓看不清楚,但穿黑色盔甲的士兵和‘虎’字大旗,俞老先生说他还是能认出的。而从那些士兵的装束和旗帜来看,他们一定是曹操的精锐部队——‘虎豹骑’!”

    刘备闻言,向俞吉问道:“俞老先生,这是真的吗?”

    “是的,那些船的外形十分可怕……我回到家后还是心有余悸……最后,我赶到我儿子所在的巴丘关口一看,尸堆如山,所有守卫在那里的士兵无一幸存……我儿子……也在那些死尸中……”

    俞吉道罢,已老沼纵横,泣不成声……

    众人亦悲哀不己,沉浸在万悲痛之中。

    张飞恨恨地道:“不留一个活口……是‘虎豹骑’那些龟孙子的凶残本性……”

    忽然刘备惊疑地道:“可是……为何他们会进攻巴丘关口呢?”

    龙在扬沉思瞬间,沉沉地道:“关于这事,我也猜不出……但‘虎豹骑’却能利用雾,袭击关口,而一举将其攻下。”

    刘备惊诧地道:“雾?难道浓得……连敌船也看不见吗?”

    俞吉颔首低沉地道:“的确很浓……那天我也是模模糊糊地看到他们的战船。

    这附近,一到秋末冬初,雾气就会逐渐增多。尤其是洞庭湖附近,那雾浓得根本看不清陆地在哪儿?”

    刘备闻言,顿时大悟道:“哦……所以巴丘关口才失陷了!”

    忽地,龙天扬向刘备沉声道:“玄德公!我想请命,给我五百名士兵和相应的兵船吧!”

    刘备闻言,惊道:“天扬,莫非你想到了良策?”

    “是的,我想用这些士兵阻挡……进攻‘陆口’的曹军!”

    众人皆惊讶己极地齐注视着龙天扬……仁孝公主惊怒道:“龙之子,你没发烧吧?不然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痴话呢?用五百名士兵怎么挡住曹操八十万大军呢?”

    龙天扬微笑道:“公主,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张飞安慰道:“公主你别担心!你现在还不太清楚天扬那特殊、超人的能力吧!”

    关羽在旁插言道:“翼德说得对!公主,你迟早会明白天扬为什么会被称为‘龙之军师’的原因的!”

    仁孝公主扫视了他们一会,然后,惊疑地注视着龙天扬。

    龙天扬倏地转身对俞吉恭敬地道:“俞老先生,要阻挡曹军,必须要依靠你的帮助:肯帮这个忙吗?”

    俞吉顿首悲恸而坚定地道:“好:为了给儿子报仇……我什么都愿做!”

    龙天扬闻言,忙拱手谢道:“多谢俞老先生!”

    言罢,他不禁暗付道:“不遇见黄老将军,俞吉便不会来与我见面的。因此,抵挡曹军的办法也不会在此时想出。这难道就是孔明军师所说的…

    …因果关系了?既然我有这种‘武运’那就不该置于历史之外,而应在历史战争中尽力一战!“

    柴桑馆驿。

    孔明和冬梅站在门前,出神地遥望着夏江方向,冬梅神情甚是悲哀,更充满忧虑,一副忧心重重的模样。

    孔明见状,冷笑道:“冬梅,你还是不该逞强,那日应该和天扬他们一起回去的。”

    “孔明军师,你别乱说呀!我可是为了保护先生,才来到东吴的,你怎么能让我回去呢?”

    “真的如此吗?那我就多谢了!”

    “可是,天扬……他不会有事吧!……夏江只有不到一万的士兵,却要和众多的曹军交战,守住陆口!我担心……”

    “别太担心了,冬梅!如果天扬真的是一个无能的军师,我想……我想你一定放心不下,也就不会留在吴中,而回到夏口了吧?”

    顿了顿,又道:“如果不是这边战务忙,实在走不开,我也会和天扬他们一起回夏江的!不过,我们明早也会和吴军一同出发,我想天扬他们现在一定会在‘陆口’等着我们的。”

    冬梅双目噙泪,凝视遥望着远方,暗道:“天扬,你们一定要尽力抵抗住曹军,一定要活着等我和孔明军师回来!”

    此时,曹操己让水军正副都督蔡瑁、张允调兵遣将,驾船数艘由长江上流直向‘陆口’驶来,欲与孙刘盟军决一死战,船在雾气中前进……

    曹操倍黄凤翔亲自督战。

    蔡瑁直立于船头甲板上,得意洋洋地扫视着他所布置的船阵,傲然地自语道:“我蔡瑁作荆州守将已有不短时日了,但从未见过这种阵容如此浩大的船队及水军,我想这下可将敌人尽数围剿了。”

    此时就在其船队后面水寨督战的曹操手扶栏杆,立于船头,扫视着其强大众多的战船,亦不由得意道:“我的战船之多之大,那孙权、玄德的战船岂能与之相比!

    只要有他们这些自不量力之人,这乱世就不会结束……现在,我只有替天行道去教训教训他们这些无知的家伙……玄德、孙权你们等着吧!”

    江面上先前本己较浓的雾气,此时变得愈来愈浓了。一里以外就无法看清任何事物,哪怕是一艘大船也毫不例外。

    曹操见状,不禁又惊且急地向身帝的黄凤翔道:“在这么大的雾……这种天气里航行,看来我们是无法如期到达‘击口’了!娘娘,你认为这雾何时会晴?”

    黄凤翔拢袖低声地道:“这……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当天气热时,这浓雾就会散的。

    而当大气比江水冷时,水气就会蒸发,形成‘蒸气雾’,此雾与普通雾不同,气温不升高,它就不会散。在秋末冬初时,天气骤冷,极易出现此雾。到了冬天,河水与大气一起变冷时,就不会出现‘蒸气雾’了。“曹操闻言,惊诧地道:“蒸气雾?……娘娘的话经常让我无法理解。可能,这才是‘龙’的智慧吧!”

    “不……这在我们那个社会里是十分基本的气象知识,谈不上是会‘龙’的智慧!”

    “可是……雾再大,也不能停船呀!蔡瑁说能否得到‘陆口’,关系到这场战役的胜负之关键,因此,我们决不能让吴军捷足先登,虽然我们心中不太愿意派他……但现在也只有让他水军都督——蔡瑁率领船队去与敌人交战了,因为,他对水战较我们熟悉……”

    此刻,前阵的蔡瑁正得意非常,心中暗喜道:“嘿……这回终于该我走运了!

    只要大军能占领‘陆口’,那就不难攻下吴国的柴桑了。那么,攻下吴的大功就非我莫属了。只要攻下‘陆口’‘我至少可以在魏国中当上一名威名显赧的大将军…

    …说不准亟相一高兴还会让我作吴国的主君呢!“他正在痴心梦想,忽觉有异,遂回过神来发现船已停下。忙高旁边的士兵喝道:“妈的,怎么回事?为何停船了?”

    那士兵惶恐地道:“对不起,都督,我划的船橹碰到了旁边渔夫的网了?”

    蔡瑁惊愕道:“什么……网?”

    众士兵闻声而出,纷纷爬上船头向船下俯视去。只见船下旁边有一叶小舟,舟内有一老一少。

    这二人正是稍作装扮的俞吉和己用“云体风身”装扮而成女身的龙天扬。

    只见俞吉向站船上的众人喝道:“喂!你们快点解开我的网!我可不能让你们弄破我的渔网!”

    蔡瑁闻言,大怒道:“混蛋!你这老家伙为什么在这儿打鱼?”

    俞吉亦怒道:“你说什么?这附近本来就是我的渔场!我在这儿打鱼有何不对?

    倒是你们在雾中突然出来,碰到了我的渔网,令我闪也闪不开!”

    顿了顿,他向身后的女孩( 龙天扬) 问道:“对吧,秋菊?”

    “对呀,爷爷!”

    蔡瑁见他俩一问一应,早己在船上气得七窍生烟,怒吼道:“老不死的,你还敢顶嘴,不快点解开网,我们全军就无法前进了!”

    突然,船头上有士兵跑过来惊讶而急急地道:“蔡都督!在前方有……船影出现了!”

    蔡瑁闻言,忙注目向前看去,只见前面在浓雾之中隐隐约约有一些船驶了过来。

    他猜道:“好像是兵船……是‘虎豹骑’的船吗?这么大的雾连大旗都看不清!…

    …”

    话音未落,士兵皆惊叫道:“啊!那是什么?好像有东西飞过来了!”

    只闻“哩哩……”的利器透空的锐耳风声,骤然响起。

    就在那些东西都将飞至众人面前之时,他们方始齐声惊叫道:“啊!什么?是火箭!快闪开!”

    只见那些绑着棉絮熊熊燃烧的火箭,如蝗般狂风骤雨的向众曹兵疾飞而来。顿时船头的甲板已被那些火箭点燃了。

    蔡瑁见状,大惊命令道:“快……快点提水灭火,不然马上就烧得更大了!”

    众曹兵边闪避边入舱内端着木盆晶水泼向火苗。

    蔡瑁双目瞪得如同牛眼,他怒视着对面那些若隐若现的兵船,愕道:“混蛋!

    他们是吴国士兵,那船……那船是他们的战船。”

    突然,一支火箭飞落在俞士所乘的小舟上。

    接着,又有几支飞了过来。俞吉慌忙闪避着。秋菊见状,惊呼道:“你你!快躲开!危险!”

    正在此时,一支火箭闪电船向她射了过来。

    “噗”地一声,她的左腿已被利箭擦边而过,带下一块肉来。

    俞吉见状,惊叫道:“啊!秋菊你……你怎么样?”

    话音未落,他们身后的舟蓬也被火箭燃着,熊熊燃烧起来了。

    此时,蔡瑁亦向士兵们命道:“弓箭手,快射箭迎敌:”

    众曹兵纷纷拉弓拈箭,正待射时,忽见那些船影正快速地向后撤去。不禁齐惊道:“什么?敌……敌船撤退了!这是怎么回事?”

    蔡瑁见状,气得大吼道:“别让他们逃走了,若让他们全身而退,那我们回去后会让众将朝笑的!给我射!”

    突然,下面小舟上的俞吉急急地道:“喂!

    等一下,将军:我孙女中了箭,动不了啦!我们的小船着了火,她会被烧死的!

    “

    蔡瑁瞪眼大怒道:“这关我何事?你们的船着火了,你们自己跳入江里吧!”

    “什么?……啊!对了,将军,你们不是要追那些船吗?我可以给你们在雾中带路呀!我常在这带打渔,对这些地方很熟悉……”

    未待他说完,蔡瑁便惊喜道:“是呀!你说得不错,这雾中的确是需要一个向导,好了,你们来我们船上吧!”

    俞吉勉强微笑道:“多谢了,将军!”口中虽如此说,但他心里却暗骂道:“哼!等一会就让你有得受了!刚才你骂我的话,还有你那见死不救的狠毒心肠…

    …我们一并让你付出代价!”

    蔡瑁让士兵们放下吊篮,将他们自小舟上提到大船上,秋菊暗喜道:“好了!

    现在你们已中计了,看我马上怎么治你这该死的蔡瑁!”

    刚才,那些向曹军射箭之人,正是赵云及刘封所率的刘军。

    赵云、刘封及仁孝公主屹立在船头,皆忧虑地注视着对面的敌船,只见赵云忧虑道:“我们现在放了箭……军师能成功的进攻敌人吗?”

    仁孝公主亦担忧道:“是呀!‘龙之子’去做密探,这是很危剑的呀!我好担心……”

    赵云忽地面露喜色道:“仁孝公主,不过!

    ‘龙之军师’的这条妙计还真管用,它可以拦住曹军……而且,我们不会牺牲一人,没想到他竟能利,用这浓雾来狙击敌人,真的了不起……“仁孝公主颔首沉沉地道:“我知道……正是危险少,‘龙之子’他才应允我随你们来的,这次我是想……亲眼看看‘龙之子’的行动……”

    突然,站在赵云左边的刘封向赵云迟疑地问道:“赵将军,那蔡瑁真的会上当吗?”

    赵云坚定地道:“刘将军,你别担心,刚才我也有一些怀疑,不过,现在我深信‘龙之军师’的妙计一定会成功!因为,军师对敌人的想法了如指掌,曹军的水军都督是一个新人——荆州降将蔡瑁。他一定会急于立功,以便赢得曹操的欢心,而‘龙之军师’正是利用他这一点,而进行设计的,由于‘急于立功’就无法冷静地判断和分析事物,因此,‘龙之军师’所设之计,一定会万无一失的,别担心,他一定会阻拦住曹军的进攻!”

    正说时,忽有士兵来报:“赵将军,敌船追来了!”

    赵云注目看去,只见蔡瑁所率的船队正急急向他们追来,冷笑一声,赵云挥手命道:“鱼上钩了!弓箭手,放箭!”

    立时,漫天箭雨顿时向后面紧迫而来的曹军战船疾射而至。

    蔡瑁见状,勃然大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弓箭手!给我反击!”

    众曹军得令,全恶狠狠地拈箭向前面的刘军战船射击。

    前面的刘军们见状,遂向赵云票道:“赵将军,曹军己还击了!”

    赵云冷笑道:“嘿,好了,你们给我调转船头,撤!”

    众刘军逆转过船头,急向前驶行。

    蔡瑁一见,咆哮道:“啊!混蛋!你们还想逃吗?嘿……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给我追!”

    突然,俞吉惊疑地道:“啊!真奇怪!那船……”

    蔡瑁闻言,急转身疑惑地问道:“老头,有什么奇怪的?你说出来听听!”

    俞吉沉沉地道:“将军,这样追下去会进入浑水的。那是吴因的船,他们为何不回吴国?若回吴国,他们应走澧水呀!”

    蔡瑁听他这么一说,猛然猛悟,一抬头道:“对呀……好,停船!你们给我确定一下江水的流向!”

    有士兵忙伸橹探入水中,只见橹向后飘浮,不由大惊,忙向蔡瑁禀道:“都督,水……水的流向,变得相反了。”

    蔡瑁闻言,悚然大惊,道:“妈的……怪不得敌人放了箭就跑呢?原来,他们想利用雾来让我迷路!的确,这么大的船队一旦走偏了,那真的是很难改变方向了。

    他们这做,一定是想利用我们迷路的时间,在‘陆口’进行充分的布置,不过,似乎运气还是偏向我们这边……因为,敌人根本想不到我们会遇到一个熟识此处地形的渔夫来作向导!”

    微一思索,他便大声命道:“你们快……快将船改变方向,别追敌船!”

    众曹兵忙抡橹将船划向另一方,前面的刘军见状,遂惊道:“赵将军,曹军的船队改变了方向,我们该怎么办?”

    赵云大笑道:“哈哈哈哈……他们己发现了我们引他们进入泮水……但蔡瑁这个蠢猪却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陷阱呀!”

    后面的蔡瑁见船己驶向别的方向了,遂感激地对俞吉道:“俞老先生,谢谢你,多亏你看穿了敌人的奸计,才使我们安全脱险。”

    俞吉微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让将军救我孙女,才略施微薄之力……”

    秋菊蜷腿坐在甲板上,不住地轻声呻吟着…

    蔡瑁见状,向左右众人间道:“喂!这姑娘中了箭伤!谁过来帮她一下!”

    话音未落,自人从中闪出一名长着腮胡的粗壮大汉,他色迷迷地扫视着秋菊,咽了咽口水,急急地道:“让我来吧……小兵们,闪开!”

    说时,己走上前来一把将秋菊抱起,并“嘿嘿”淫笑道:“姑娘,抓紧我的手臂,小心你这弹指欲破的皮肤又要受伤哟……”

    众曹兵暗道:“这回我们的伍长又有了好事。”

    俞吉在后紧随着那伍长,向舱内走去,秋菊侧首与俞吉挤眼相视一笑,甚是神秘……

    进了舱内,那伍长将秋菊放在榻上,转身对俞吉道:“老人家……嘿嘿……把你孙女交给我们照顾就行了,你上船头给都督指路吧!”

    俞吉忙拱手谢道:“啊!那就多谢伍长了,小老儿告退!”

    言罢,便转身从舱内楼梯向上面船头走去。

    他回首看了一眼那欲火攻心、急不可待的伍长一眼,暗暗冷笑不己……

    那伍长见俞吉己离,遂向在身旁的几位守卫喝道:“你们还呆在这儿干嘛?”

    这几名曹兵喏喏称是,忙退出舱内。

    那曹兵伍长见众人皆离开了,顿时,一双小眼瞪得如同铜铃,口水亦流了出来,喉结不停的活动着,发出“骨碌碌”的咽水声。

    他双手颤抖着轻拍秋菊的**,轻声道:“喂!姑娘,坐起来,我来给你伤口上药了……”

    秋菊娇喘连连,胸脯剧烈的起伏,她努力着试图爬起,但由于腿部受伤而无法用力,故虽经努力,但力不从心,还是失望的躺在床上,眼中对那曹兵伍长流露出企盼的目光。

    那曹兵伍长见状!正中心怀,忙献殷勤及别有所图的上前淫笑道:“嘿……姑娘,看你这么吃力,我就来帮你一下吧!”

    说时,己不待秋菊应允与否,他急盯着她那高耸剧烈起伏的胸脯,一手己急不可待的自秋菊挨榻的背后伸出将其挽起,而另一只手却毫不规矩的在其胸脯上揉捏起来。

    秋菊故作羞态的轻轻挣脱道:“伍……伍长,你……你怎的能这么做呢?大白天的……我可是黄花大闺女……多羞呀!承蒙伍长相救,小女子威激不尽,不过…

    …你要……也要等到天黑之时吗?”

    道罢,秋菊已满面排红,羞答答的如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令人心旷神怡,丢魂失魄,浑身酸软……

    那曹兵伍长闻言,心花怒放,喜得眉开眼笑,道:“哦!你真得这么想?嘿嘿……就是嘛!

    你做那渔夫的孙女有什么好,整天过着食不果腹,奔波劳累的日子……今后若做了我的女人,那……

    那吃香,喝辣的生活让你享个够!好吧,小美人!

    暂且依你,我先给你上药,不过,等到晚上你可得拿出你的真功夫和我好好较量哟!“

    秋菊羞得垂首不语,娇艳欲滴……

    那曹兵伍长哈哈大笑,遂伸手在秋菊粉嫩的脸蛋上轻拧了一把,然后,将其放坐于榻沿,弯腰去地上药盒内取药。

    突然,秋菊冷笑道:“嘿……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那伍长闻言,不由一怔,就在他尚未回过神来的电光石火间,秋菊急伸左手,骈指在其背劲后的‘玉枕穴’上疾点了一下。

    那家伙了声未吭,便瘫软下来,惊骇地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秋菊,口不能言……

    秋菊冷笑一声,遂除掉头上所佩饰物,运功返容,现出了他的原身———龙天扬。

    龙天扬将其拖出,放在舱房的门边,然后,扬掌扇了那家伙几个响亮的耳光,轻声骂道:“狗东西,刚才占了我的便宜,现在我‘龙之子’要讨回来!这就是你这个色鬼的下场!好好守在这门边吧!”

    那家伙靠在门边,目不能转,口不能言,四肢不能动弹……

    龙天扬朝他哼了一口,转身走向隔壁的船舱,他轻声自语道:“现在……该俞老先生你表演了!”

    此时,在蔡瑁他们后面的后寨大营里,张辽正急急赶向中军帐,一进舱,他便向坐在龙椅上神情肃穆的曹操票道:“丞相,前方蔡都督所率的船队己陷进了吴兵们所设的‘陷阱’,而迷路了!”

    曹操闻言,面色候沉,大惊道:“什么?吴兵们设下的陷阱……”

    “是的!刚才蔡都督遣人来报的……”

    “这真是奇怪!吴国兵船应早己布置完毕,他们为何又来引我们迷路呢?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张辽思索着,缓缓摇头……

    “张辽!敌人走了多长时间了?”

    “这个……在雾中,连传信的船都慢了一两个时辰……”

    “蔡瑁这家伙太急于立功了……这些也许是玄德设的计。不然就是孔明或‘龙之军师’……凭蔡瑁那猪脑袋是看不破敌人的计谋的!也许他现在已中了敌人的诡计,快,让蔡瑁立刻停船!”

    张辽领命,忙遣士兵去下达曹操的命令!

    而此刻,蔡瑁这边却发生了——龙天扬来到隔壁的舱外,他注目舱内,只见有两名士兵边向窗外看着,边议论道:“这雾怎么还不散,这样漫无目的得行船是很危险的……”

    “是呀!并且……这雾比刚才更浓了……”

    龙天扬闻言,暗笑一声,遂推门进去,接道:“你俩说得没错!因为,湖里的浓雾被油掺合进来了!”

    那两名士兵猛然一惊,忙回头向身后看去,还未看清,只觉眼前人影一闪,他们每人的下颌已被来人重重击中,工人“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昏迷过去了。

    龙天扬扫视着这偌大的船舱,他一眼瞥见前面靠舱角处放有十几个大罐。他惊喜地上前抱起一罐,揭开上面的油布,嗅了嗅,道:“哦!这罐内装得的确是油!

    那位伍长还没说谎!不过……他当然是在我逼问之下才说的!……现在曹操的水军已经进入洞庭洞了……我们表面上是引他们进泮水,可实际上却是引他们进入洞庭湖……这双重陷阱,蔡瑁是看不破的。现在,我就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不过,用火是有些残酷,但我也得想安全脱身呀!

    没办法,只好如此了!“

    龙天扬遂将各罐的油布掀开,将油泼洒在舱内的甲板各处,然后,擦着火镰,“轰!”地一声,油皆熊熊燃烧起来了,不多时,舱内已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舱内己传出“噼噼啪啪”的甲板爆裂之声。

    龙天扬见火势己大,忙将其中一名昏倒在地的曹兵盔甲穿在身上,然后,他又将另一人扶起向舱外走去。

    此刻,曹兵们己如热锅上的蚂蚁,无头的苍蝇般惊恐万状的在船上奔窜惊叫不己:“啊!船仓起……起火了!”

    “糟了!快来灭火!这是怎么回事?怎的突然起火了?”

    龙天扬走出船舱,向众曹兵故意咳嗽道:“快……快来帮忙!他受伤了……我吸了浓烟,动不了啦!”

    急奔来两名曹兵,他们将龙天扬所扶的那士兵抬了过去,又急切地向龙天扬问道:“喂!你要不要紧?要不去休息一会!”

    龙天扬摆摆手,缓缓地道:“没什么,这样吧,我去叫人救援!”

    说着,他便拔腿向上层船舱跑去,欲寻俞吉。

    站在上层船头的蔡瑁,陡听下面人声嘈杂,并有火光冲出,不由惊然大惊,道:“啊!怎么会这样?我的船怎的起火了?并且火势越来越大……

    快,你们快点灭火!“

    众曹兵见火光冲天,甲板己“僻啪”作响,。

    尽被燃烧,不由惊骇不己,无人上前去救,他们纷纷惊议道:“不行,我们会被烧死的!谁肯不顾性命去救……快逃吧,跳水!”

    “对……在船上只有等死,快跳水逃命吧!”

    众曹兵纷纷解甲脱盔,减轻重量,“扑通”

    接连陆续地跳入湖中,逃生去了!

    蔡瑁见状,气得暴跳如雷,忙阻喝道:“混蛋!你们别逃,先灭火!这些胆小怕死之辈!……

    俞老头!快来救火!“

    他向身后俞吉喊道,但无人应话,他不由一楞,遂回头一看,空无一人,不禁疑惑道:“哦!

    俞老头跑到哪里去了?“

    言罢,他便往舱内找去……

    原来,俞吉见火起,已知是龙天扬干的,遂入舱内找寻龙天扬。

    “龙之军师……你在哪儿?”

    恰巧,龙天扬正从底层舱内向上舱走来,忽闻此言,忙答道:“俞老先生,我在这儿,上来了!”

    俞吉见他上了船舱,急忙问道:“你在这里干吗?我们该离开了!”

    龙天扬一挤眼,神秘兮兮地道:“等一会儿,我还有一点事……听脚步声,那家伙己过来了!走,我们到船头去!”

    二人遂手扶船栏,刚站定,蔡瑁己急急奔来,大叫道:“俞老头,你在这儿干什么?快快去救火!”

    俞吉也不言语,龙天扬待其已近身旁,猛一转身,目光如电地射向蔡瑁。

    蔡瑁注目一看,右手颤抖地指着龙天扬道:“啊!你……‘龙之子’……这…

    …你为什么会在船上?”

    顿了顿,他似有所悟地瞪大双眼,惊恐万状地道:“莫非……也许……刚才那女的是……”

    龙天扬沉声接道:“不错……我为了混进你这艘船,而故意中了一箭……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蔡瑁惊骇的怒道:“潜入这艘船?你!俞老头你和‘龙之子’一同密谋来对付我……”

    俞吉愤然道:“我才不会告诉正确的路径给杀死我儿子的曹军!这儿已经不是长江了,这里是洞庭湖!”

    龙天扬亦冷笑道:“蔡瑁,你还不知道吧?

    ‘陆口’现在已经先归吴国水军了,如今,对于你们这些没有方向感的曹军来说,你们是很难在雾中回到长江的!“

    蔡瑁闻言,惊怒万分,道:“陆口……我的巨大战功己变为泡影!混蛋……你这该死的‘龙之子’,你打破了我的美好梦想,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他便“删”地抽出长剑,凶神恶煞,形同疯狗船恶狠狠地向龙天扬挺剑当胸疾刺而来。

    龙天扬待剑及近,微一侧身,候出左臂紧紧夹住其挺剑刺来的右手,同时,右手疾如流星地向其小腹击出一记凌厉无匹的“实拳!”

    “哇……呀……”蔡瑁口中鲜血狂喷而发,一道血箭射出三尺,他缓缓地扑倒在地,痛叫不己,冷汗涔涔直流,五官已痛得扭曲变了形。

    龙天扬看也不看其一眼,恨恨地怒瞪双目,目中尽充满了仇恨的火焰……他切齿道:“别忘了……蔡瑁!上次在荆州我未杀你,留了你一条狗命残喘至今……凤翔被掳,荆州百姓惨遭曹军惨杀…

    …这些都有你的功劳!蔡瑁,我绝饶不了你!记住!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让你死无全尸!俞老先生,我们走!“刚才的情景,俞吉尽看在眼里,他注视着龙天扬,暗惊道:“我第一次看见‘龙之军师’这么凶,他这副模样让人看了心中发毛……”

    正想着,龙天扬又催道:“俞老先生,走呀!我们从船上跳下湖中就可逃走…

    …”

    俞吉猛然回过神来,二人遂齐从船上跃入湖中。

    那些刚上小船,正欲逃走的曹兵,骤见水中有人,忙道:“快过来,我们拉你们上来!”

    龙天扬二人奋力游向一条小船,那船上只坐着四五名曹兵,他们伸手将俞吉拉了上去,正要来拉龙天扬时,龙天扬忽地从水中一跃而起,恍若一条巨鲤破水而出,只见他双目怒睁,神情愤怒……

    这五名士兵见状,已知不妙,忙退后一步,紧握双拳,齐惊诧地道:“你……

    你要干什么?我们可是来救你上船的……”

    话音未落,龙天扬双掌齐推,当前两名曹兵便自船内倒飞跌入湖中,“扑通”

    一声溅起丈余高的水花。

    余下三人皆惊骇万分地注视着他,面面相觑。

    龙天扬扫视着他们,沉声道:“你们三人,给我快离开船,这船我要用!我不说第二遍,不想死的话,就快跳入湖中,另寻船去!”

    三人对视一眼,齐跃身跳入湖中,逃走了。

    龙天扬站在船里,抡橹划起船来。俞吉竖起大拇指夸道:“龙之军师,你真了不起!只是一个眼神,就把这几个曹兵吓跑了!”

    龙天扬闻言,怔了怔,沉声道:“我并不是……很了不起!只是由于刚才……

    对蔡瑁余怒未消,因而我无法控制体内发作的杀气……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这是我的弱点!”

    俞吉见他自责,遂出言安慰道:“但是,结果……你仍没有杀一人。而且,那艘船上的火,虽然很大,不过,那些曹兵也是可以逃出来的……你原本可全部杀了他们,可你有好生之德,而末那样做。没想到‘龙之军师’也是个性情中入,远比我心目中的你更伟大!”

    龙天扬忙谢道:“多谢俞老先生的赞誉……

    不过,没有你老人家的尽力相助,我的计策也成功不了的!“俞吉谦虚道:“哪里……还是‘龙之军师’你扮成姑娘……而取得成功的!”

    龙天扬边说边划憎向夏口驶回,他扫视着四周朦朦浓厚的雾,道:“接下来,我就是希望这大雾别停,那样,吴军们在这段时间内才能顺利无阻的占领‘陆口’!”

    事实上,正如龙天扬所愿……这场大雾又持续了两天。而曹操担心的也十分正确,那在蔡瑁率领下进入洞庭湖的水军一直迷路,直到天晴了才找到确切的方向,因而耽误了战机。

    因此,龙天扬的计策获得了成功,玄德未损一人一马,而成功地支持到东吴援军的到来。

    “龙之军师”的超凡计策亦传到了驻在“陆口”的吴军那里,吴军上下人人皆知。

    刘备、龙天扬率众人赶到“陆口”,与驻在此地的周瑜所率的吴军会合了。

    众人见面,惊喜万分,孔明、冬梅皆上前赞龙天扬的妙计绝策。

    周瑜与鲁肃立在船头,凝视着欢呼雀跃地众人,亦欣喜不己。

    忽闻鲁肃赞道:“周都督!这次‘龙之子’干得非常不错!而且未伤一兵一卒……就守住了‘陆口’,阻挡了曹军的进攻。怎么样?现在你还怀疑‘龙之子’的力量吗?”

    周略一沉吟,深沉地答道:“经过此事的证明……现在我只有承认了他的力量,孔明说得对,‘龙之子’的确有武运。”

    说到此处,周瑜心里却暗叹道:“可是,子敬,你知道吗?还有件事可确认了……对于吴来说,现在出现了一个比曹操更有威胁性的敌人!”

    此时,“陆口”已完全成了吴的据点,而晚到的曹军就只有在“陆口”的对岸附近的“鸟林”

    扎营。

    《三国志》历史上著名,“赤壁之战”即将在此发生。‘--------------------------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