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东吴水师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三十四章东吴水师
(88106 www.88106.com)      龙天扬只身一人自营帐中走出,来到江岸。

    他面对着面前那汹涌澎湃、巨浪滔天、声如雷鸣的长江,心中思绪万千,感慨不已……

    他出神地眺望着对面曹军驻军之地一一鸟林。暗道:“我感到……凤翔一定在对岸的乌林军中……不!在潜入蔡瑁所在的船上时,我就感觉到了凤翔她身在其后。

    而先前在‘长坂坡’之战时,我明知凤翔她近在咫尺,却……也没能相见,可是,以前我们总是在一起……我们一定不会分开。

    我能感觉到……一年前我被司马懿击落悬崖时,所扔出的那半块坠牌,如今定在凤翔手中,而且,她还像珍惜自己生命一般的好好保护着它。“想着,他自怀里的黄色缎布里解开那剩下的半块坠牌,他双目凝视着手中的坠牌,坚定地道:“坠牌分成了两半……这可能就是我和风翔之所以分开的预兆,我一定要亲手将这断开的坠牌合在一起,那时,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因此,我…

    …

    我一定要亲自到对面的鸟林去一趟!“

    不知何时,在离龙天扬有十丈远的一棵柳树旁,仁孝公主与冬梅在惊疑地齐注视他。

    突听仁孝公主疑惑不解地轻声道:“冬梅!

    ‘龙之子’会和鱼说话吗?看他对着面前的长江在自言自语的模样……“冬梅摇摇头,低声道:“我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仁孝公主撇嘴轻叹道:“唉!真无聊,我还以为他跑出来是偷偷地练武呢?却未料到他竟有空跑到江边来发呆……太无聊了!曹军们只守阵而不攻,可‘龙之子’他一人却乱逛,这也算是紧张的战斗吗?走吧……走吧,冬梅!回去……”

    冬梅回头看了一眼仍站在江边神情恍惚的龙天扬,暗付道:“看天扬那眼神…

    …他一定是在思念凤翔,若凤翔这次也随军而来的话……天扬一定会去……”

    她正想着,仁孝公主在前一把拉起她的左手,走向前面的营帐……

    此时,在吴军阵营的中军帐内——东吴诸将齐聚于此,正共商战事。

    突听此次被任命为水军当口令的甘宁沉声道:“周都督,这几日曹军只守不攻,看来曹操是挺小心的,我原以为,他有那么强大众多的人马,一定会向我们大举进攻的,没想到……”

    未待他道完,先锋——老将黄盖便傲然道:“曹操只守不攻,那是因为他害怕我们水军的缘故,因此,我们此次应主动向他们进攻。”

    话音未落,程都督程普低沉地道:“黄老将军仍是这么冲动,你就是这脾气一点也没变老。”

    黄盖闻言,不禁急急握拳辩道:“啊!程都督,你说我老?哼!我的功夫可绝不输给一大群壮汉……”

    程普环视众人一眼,沉沉地道:“既便如此,可是……我们还是不能向曹军主动进攻!因为,敌人迟早会先来向我们进攻的。对吧,周都督?”

    周瑜颔首沉声道:“是的,程都督!因为,曹操水军都督蔡瑁,没有夺到‘陆口’,他一定气愤难当,为了挽回败势,他一定会来报仇的。不过,我们会打败像他那种自以为人数占优势的敌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不容小觑的!”

    众将皆点头称是,觉得其言甚是有理。小议片刻后,众将便告退回帐歇息了!

    与此同时,在鸟林的——曹军阵营!

    败军之将——蔡瑁!正向曹操请示对吴军主动进攻。

    曹操神情肃穆地注视着跪于帐下的蔡瑁,深沉地道:“怎么?蔡瑁,你想去主动攻击吴军?”

    蔡瑁拱手恭敬地道:“是的,亟相!虽然吴军擅长水战,但我们人数占绝对优势,而且,我对水战也较熟悉,更重要的是,我一定要刷掉失去‘陆口’的耻辱!”

    “哦!你想对上次之事负责……那好吧!我就给你三万人马,你给我尽力拼战吧!一定要胜!”

    “多谢丞相!我现在就去作战前的准备!属下告退!”

    曹操微微颔首,蔡瑁便退出帐外,准备出战了。

    曹操微一思索,便对旁边的张辽沉声道:“张将军,你与蔡瑁一起出阵!只是,你不需领兵,只是观战,我要确认一下吴国周瑜的水战实力!”

    张辽忙闪出,拱手道:“属下遵命!”

    曹操挥挥手,平静地道:“好吧!诸位回帐歇息吧,时候已不早了!”

    众人陆续散去,曹操叫住正欲离去的荀攸,急切地向其问道:“荀攸,娘娘又出去了吗?”

    荀攸静静地道:“是的……白天大家都很忙,只有在夜间才有空出来走动走动。”

    曹操面色沉重,语气缓沉地道:“不过,黑夜在军营里散步……会让人心里不舒服!”

    荀攸安慰道:“丞相,你别担心!因为与娘娘一块出去散步的除了一名侍女外,还有许褚将军也随同去了!”

    曹操颔首低沉地道:“哦!这样我也稍微放心了!”

    荀攸见他满面忧郁之色,虽然表面看去是很平静,但仍掩饰不住他内心焦忧的心情。

    荀攸见状,暗忖道:“虽然,龙娘娘是超化的‘龙之女’,但丞相却仍将她当作身边平凡而重要的女子……为她担心,我叔叔苟或说的对,娘娘的存在让丞相开始变了……娘娘对他这个‘乱世奸雄’来说,是福还是祸?这些不可而知呀!”

    此时,黄凤翔与许褚及其侍女丽容一起来到离他们营帐约有四里之遥的江边…

    …

    三人像是在焦急地等着何人,时至月己西沉,忽闻侍女丽容焦灼地道:“颜元怎的还不来呢?月己西了……”

    三人皆目不转睛而焦急万分地注视着前面那条山路。

    突然,那山路上快速地迅疾跑来一名年青士兵,他边跑边喊道:“丽容!我来了——”

    丽容闻声,欣喜地道:“颜元——”

    正说时,那被称为“颜元”的年青士兵已至丽容身旁,正欲开口,丽容先埋怨道:“颜元,现在都什么时候呢?你这时才来?我都等你等得急死了!”

    颜元摸着后脑勺,惭愧地道:“不好意思!

    让你们久等了!因为我从军营出来时,花了不少时间……所以,才来晚了……

    “

    话音未落,许褚在一旁恼道:“道歉有何用,你来晚了,知不知道给娘娘带来了许多麻烦吗?”

    颜元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黄风翔淡淡一笑道:“许将军,别担心我,没事的!”

    许褚急道:“这……龙娘娘!你怎么能假装散出来散步,而帮助侍女与其未婚夫约会呢?而且在战斗中偷偷约会,这种做法是坚决不可能的!”

    颜元与丽容闻言,面面相觑,惊骇不己。

    黄风翔见状,低沉说道:“许将军,你别怪他们!丽容之所以想当我的侍女…

    …她就是担心荆州兵颜元的安全,这次是我答应她出来的,你若责怪,那就责备我吧!”

    许褚闻言,大惊道:“龙娘娘,你这不是折杀我吗?”

    丽容亦难过地道:“娘娘……对不起,连累你了!”

    黄凤翔摇首道:“丽容,算了!快把东西给颜元吧!”

    丽容将手提的红包袱解开,里面赧然露出一个士兵所戴的头盔来,她将头盔取出,缓缓递给颜元,并深情地道:“颜元,给……我已将自己的一缕头发装入锦囊里,缝进了你头盔内的衬布里,希望它能做你的护身符。”

    颜元激动地接过头盔,深情地注视着丽容,轻呼道:“丽容……让你费心了!”

    丽容低沉地道:“没什么……我这只不过是几根头发而己,若与龙娘娘的‘护身符’相比,那差的太远了!”

    黄凤翔闻言,微笑道:“丽容,‘护身符’它本身的内在意义不能以价值来论,我告诉过你…

    …‘护身符’只有是自己最亲密的人的东西才有意义,才有内在的价值……“丽容怔了怔,道:“可是……我这太……”

    黄凤翔自袖内掏出以前的那半块坠牌,兴奋地道:“丽容,你看……这是我的‘护身符’!这是我最亲密的人的东西……”

    许褚注视着她手上的半块坠牌,沉声道:“娘娘,这是‘龙之军师’的坠牌吧!”

    黄凤翔领首低声道:“啊!但是有‘护身符’……也并不会改变的人命运,打开生存之路…

    …最终是取决于人的意志力。‘护身符’只能增强这种意志力。而‘护身符’中包含了对爱人的思念及想在一起长相厮守的渴望,我一拿起它,就感到他在身边……这时,我就会涌起一种‘活下去’的勇气。“颜元与丽容静静地听她道来,心中不由情意绵绵,涌向心间……

    丽容意味深长地道:“颜元,这次战斗中,你一定要记住娘娘的一番教诲!”

    颜元闻言,思索瞬间,开玩笑道:“丽容,我担心……我担心因为你不在我身旁,所以……难保不被那些年青貌美的女子所诱惑,而身不由己…

    …还有,我认识的貌美女了有很多哟!……“未待他说完,丽容己柳眉倒竖,粉面通红,她一把上前拧起颜元的左耳,撇嘴道:“你少往脸上贴金了!你从小就看重面子……若不是我跟你,还有哪个傻姑娘会看中你?我们在一块长大的,你结识有哪些朋友难道我还不清楚吗?……现在却在这儿胡编乱造!”

    颜元被她拧疼得毗牙咧嘴,连低呼道:“哎哟……快……快松手,我的耳朵快掉了……”

    黄凤翔在一旁见他俩打打闹闹,说说笑笑…

    …此情此景不禁又益发引起她对龙天扬的深深思念,他俩人也是青梅竹马……

    而我和天扬亦是……

    天扬,我现在很想听见你的声音……我好想听到你的鼓励……但愿我们重逢的日子早些来到!

    ……他们四人时至三更始回到阵营。

    次日,天刚朦胧亮,蔡瑁已调集兵船,调拔士兵欲出发攻吴了。

    众曹兵扫视着那大小有千百艘的战船,不禁斗志昂扬,信心百倍……齐挥动右拳振呼道:“我们有阵容如此强大的船队,那谬谬几人的吴军怎是我们的对手呢?

    这次我们一定会胜利!一定会胜利!”

    此时,蔡瑁立在船头,见众人神情激昂,斗志勃发,不禁得意且怨怒道:“嘿……等着吧!吴军的小子们!今日我一定要报失去‘陆口’而被你们戏弄之仇!我一定将你们打得落花流水,方解我心头之恨!”

    扫视了周围众船一眼,蔡瑁猛然一挥手,高呼道:“出发——”

    擂鼓手将鼓擂得震天响,战鼓隆隆,催人奋进,众曹兵挥橹划船,向对面扎营于陆口的吴军阵营迅疾地驶去。

    此时,在鸟林曹军阵营的江边,黄凤翔与其侍女丽容皆激动而不舍地目送着渐去的船队,心中惆怅不己……

    丽容双目噙泪,怔怔地凝视着船队,忧虑地自语道:“颜元……你这次出征一定……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回来!一定能……我的‘护身符’会保佑你的!我等着你平安回来……”

    黄凤翔挽住她的手,遥望着对面陆口的吴军阵营,深沉地道:“丽容,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与自己心爱的人重逢的……”

    二人立在江边,眺望了许久许久,方缓步回营。

    此刻,蔡瑁率军气势汹涌地向陆口攻来,不多时,对面吴军队营已清晰可见,他喜不自胜,哈哈大笑,道:“吴宫阵营已近在眼前,你们划快些,我要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然而,他们的船队已被对面吴军的侦察船所发现了。那儿名负责侦察敌情的吴军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对面曹军的阵营,忽见有数艘战船急驶而来,遂点燃狠烟,以报有敌来犯。

    后方的吴军陡见前方有狼烟冲天,即知曹军来攻,有兵士忙奔向中军帐向正在议事的周瑜等众将票道:“周都督,前方的侦察船有狼烟升起,曹军进攻了!”

    周瑜闻言,静静地道:“知道了……你下去吧!敌人终于如我所料,急不可待的先向我们进攻!走吧,甘将军,黄老将军,我们出去看看!”

    此刻,天龙扬却独自一人跑到江边沐浴,他神情漠然地浸在水里,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忽然,江边的山路上急急忙忙的跑来一人,走近一看,原来却是冬梅,她慌慌张张地边跑边向离她尚有十几丈远的龙天扬叫道:“天扬……快…

    …快起来,刚才士兵来报,说曹操的水军己攻来了:就要到了……“龙天扬闻言,毫不惊惶,低沉地道:“我知道!我己看到这江面的水平线上浮有‘杀气’,我这就起来!”

    说时,他蓦地一挥双臂,双拳直击水中。顿时巨浪滔天,水声震耳欲聋,水中那些正欢游喜逐的鱼儿亦随江水被高高扬起,重重地摔在岸上,动弹几下,便寂然死去。

    冬梅见状,惊诧不己,暗:“天扬他……他竞能用发劲之技将浪震起几丈,并能把鱼冲上岸来……这份功力真能惊天地泣鬼神!”

    正想时,只见龙天扬面露喜色道:“昭!刚才一试,我觉得‘长坂坡’之战时所过于使用‘云体风身’术而造成的重伤,现在似乎全好了……”

    冬梅骤闻此言,惊然大谅,她双目圆睁,满面惊骇之色地注视着龙天扬,暗忖道:“天扬所说的‘长板坡’之战时的伤势……全愈了?这是怎么回事?前几天他不是还说早愈了吗?对……他一定是安慰我们,以免让我们担心。那么……那么他在东吴与‘三圣’及甘宁比武时伤势还未痊愈,在那种情况下,他就能将他们击败,这说明他还有力量未使出呀!……天扬的力量真如孔明军师所说的,是让人无法猜出的……”

    突然,龙天扬神情肃穆,语气坚定而不容置辩地沉声道:“冬梅,你马上回去告诉赵云将军,我现在要去对面的曹宫帮助凤翔……我这就想法渡船去对岸……喂!

    你还在发什么楞,快去呀!”

    冬梅欲言又止,她见龙天扬那坚毅地神情…

    …己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她看了几眼龙天扬,便转身回营,将其话台于赵云去了。

    龙天扬心意己定,遂起身试图装扮成吴兵,混进曹营。

    周瑜与众将走出营帐,眺望着那己快驶来的曹兵船队,周瑜不由冷笑一声,遂命早已待命多时的五千士兵抡桨划船排阵迎敌。

    众吴军精神焕发,斗志昂扬,抡桨划船如离弦之箭般疾向迎面而来的曹军船队迎去。

    此时,两军船队己相隔不及十里,双方的船只旗巾等物已清晰可见,曹军水军都督蔡瑁扫视着水面吴军的船队瞬间,不由仰首傲然大笑道:“哈哈哈哈……看他们这阵势及那不足为道的百艘船只,我想吴军至多也不超过五千人,并且他们采用了和我们相同的‘鱼丽之阵’( 布置成鱼群的阵形) ,看来他们根本不足为惧,还未有我想象中那么厉害!虽然他们较擅长水战,但是却不懂战略,区区五千士兵又布战相同的阵形,怎可能战胜我们三万大军呀?传令下去,我们即刻将整个大船队分成三部分……分别从左、右、正面三方将敌人包围!嘿……这样,周瑜……我看你五千士兵怎么与我三万大军正面作战?因为‘鱼丽之阵’最忌左右夹击,何况我又从三方同时向你们进攻呢?所以这次你们死定了……”

    曹军们依蔡瑁之言,迅速地将船队分成了左、右正面三队,飞快地向吴军攻来。

    对面的吴军都督周瑜见状,遂冷笑着对众将道:“呵……没想到蔡瑁这家伙竟这么容易上当!

    传令下去!我方船队快退到右后方的上游地带!“众士兵领命,遂摆橹划向上游,周瑜环视众将,沉声道:“我们一旦看到敌船中那艘又大又高的楼船——主将船驶到上游时,就开始反击……”

    众将忙拱手领命,静等敌船追来,让其上钩。

    对面的蔡瑁见吴军船队突然改变方向,向上游驶去,不由嘲笑道:“这群笨瓜,他们见我军众多,就想撤退出包围圈,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追!“

    曹兵的战船紧紧尾随追击,不多时己至上游。

    立在蔡瑁左边的奉曹操之命前来督战的张辽,注视着前面疾行的吴军战船,他双眉紧锁,疑惑地暗道:“的确,我们不能让吴军再次溜掉……

    但他们为何要到上游呢……“

    他冥思苦想,不知其意……

    前面吴军主将船上的周瑜见敌船己至上游,不由高兴地大呼道:“好!曹军的主将船已驶到上游了!‘先登船’给我冲呀!”

    吴军们驾着“先登船”,箭一般向后面追来的敌船狠狠冲了过去。

    那冲在前面体积较小的曹军战船上曹兵见状,不以为意地皆傲然道:“哼!这些小船也想进攻我们!真是自不量力!快!冲上去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

    双方的船队上的士兵皆拼命地挥动橹,互冲过来。

    两边的船队即有两三丈远便要挨着之时,那迎面冲来的吴军战船上的士兵,齐从船内抱出大网,陡然撤在敌人的战船两侧。

    众曹兵惊骇不已,道:“啊!这些网将我们的橹网住了,划不动了……”

    就在他们混乱之时,众吴兵齐喝道:“冲呀!冲向敌人那艘高大的楼船———

    主将船!”

    说着,他们便绕过在挣扎的小船,狠狠地向蔡瑁所在的那艘主将船冲撞过来!

    蔡瑁在船头见状,大惊失色,惊呼道:“啊!敌人的……敌人的‘先登船’向我们的楼船冲过来了,他们船头前面那长长的、粗粗而尖的木柱快……快要刺过来了!他们难道想撞毁我们船吗?

    ……快闪开!“

    旁边的曹兵闻言,急急地道:“都督,不行呀!难道你忘了吗,我们这样的大船是不易转换方向的!”

    蔡瑁经这士兵一说,暗道:“对呀!这么大的船怎么能说转就转呢?……我真的被气昏头了!”

    沉吟瞬间,他急命道:“快……快,你们快射箭!射死这些混蛋!”

    “哩哩……”众曹兵齐拉弓拈箭,如雨般密集的向吴军冲来的主船“先登船”

    射去。

    “噗噗……”那些箭全落在“先登船”上面厚厚的护盖顶上。

    众曹兵见状,齐惊呼道:“啊!那护盖太厚了,我们射不透……呀!他们……

    撞上来了!”

    只见那些“先登船”已将曹军的主将船及其它大船团团围住,并发劲猛攻撞过来。

    至敌人主将船前不足四丈时,吴兵们小声道:“到了!就在此下锚!将前面那船头带有刺柱的部分松开,阻住敌人……快撤!”

    众吴兵松下船头,抛下锚后,齐挥橹向后撤去。

    曹兵们见状,纷纷吆喝道:“敌人将带有刺柱的船头分开了!……他们向后划去,难道想逃吗?”

    蔡瑁一见,大吼道:“他们要逃了,给我追!”

    曹兵们挥橹划水,可船却纹丝不动。他们不禁大惊,忙向蔡瑁票道:“蔡都督,不好了!我们这船动不了啦!一定是他们那紧靠在我们这船边的船头刺柱上有锚固定在我们船边,因而阻住了我们战船的划动……”

    蔡瑁脱口惊呼道;“什么?有锚?”

    正说时,有士兵来报,道:“都督,我们其它船也动不了啦……”

    蔡瑁闻言,气得闷吼连声,七窍生烟,大愕道:“周瑜,你这混蛋!原来你己设下了埋伏!你是有预备的……气死我了!”

    此时,前面的周瑜见此情景,不禁顿首微笑道:“敌人的中间船队己动不了啦!

    大家听着,全船一起进攻敌人的左侧的战船!”

    吴兵们得令,齐挥橹喊杀震天的向敌人左边船队疾冲而去。

    蔡瑁陡向吴军们驾船皆疾冲过来,不由惊疑道:“吴军转了方向,难道想进攻我军左翼吗?弓箭手!射!”

    话音未落,他忽见有几十艘体积比刚才来进攻的“先登船”为大,但造型相仿,不过船头的刺柱更为粗长的战船,以离弦之箭之势向他左边的丛船猛撞过来。

    蔡瑁不由骇得面如土色,冷汗涔涔,双唇颤抖道:“这……这不是敌人的‘艨冲船’( 一种用来专门撞击敌船的中型战船) 吗?啊?虽是顺流而下,但……但也不可能有如此之快的速度呀!这就是吴因战船的厉害之处吗?”

    众曹兵纷纷拉弓猛射,但箭仍落在对方战船的护盖之上,而未射死一人。

    他们正惊骇时,已有六七艘最先冲到的“艨冲船”重重地将刺柱撞进他们周围的几艘战船那厚厚的甲板内,发出“砰……”的震天巨响,并将船上的众曹兵亦震倒于甲板之上或震落于江水之中。

    曹兵们惊得肝胆欲裂,魂飞魄散……有士兵慌忙向蔡瑁禀道:“蔡都督……不……不行了!我们左翼的战船己全被吴军包围了!”

    蔡瑁其实早已看到,还用他说,只气得浑身颤抖,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他正生气时,吴军众船己将他们三船团团围住,丝毫驶动不得,接着,他便看到令他气得半死的事……

    只见那五千名吴军皆手执钢刀,杀气腾腾地跃到他所率的战船上,抡刀向犹在惊骇、发愣的曹军劈头拦腰砍去。

    众曹兵措手不及,未及还击便被砍死一片。

    令人毛骨惊然的惨嗥之声不绝于耳。

    曹兵们抽出兵器,惊恐地边扫视着那怒火满腔的吴军,边骇然地小声议论道:“这些家伙,在这么摇晃不停的船上,还任地这般敏捷?”

    “肯……肯定了!这些蛮兵善于水战嘛!…

    …我们得小心应付才是……“

    惨叫之声此起彼落,连绵不绝,“咚咚”地尸体摔在甲板上的沉重之声,伴随着惨呼声、惊叫声、吵骂声、兵器互击碰撞声、坠水声……响成一片,混合为一首悲壮惨烈的交响曲。

    后面与周瑜等众将乘主将船赶来的甘宁见状,不禁摇头叹道:“看这情景,曹军非我军敌手……他们也太没用了。这也算是蔡瑁所率的江陵水军吗?、上次在荆州作战时,江陵水军却无夏口水军那么英雄勇善战!如果他们能在这摇晃不停的战船上站稳脚的话,那我们吴军就不是其对手了!”

    正说时,只见那些吴军越来越多……有的竖起大梯攀上敌船,有的自大船上跃起跳到敌人的战船……他们如下山猛虎般冲进敌群,忘我的尽情砍杀着,刺戳着…

    …

    蔡瑁所在的正面中央船队距左翼船队只有三四十丈远,那惨厉的叫声,跌入水中的士兵,他当然清楚不会是吴军,他惊骇万分地瞅着左侧的船队忽然,士兵来票道:“蔡都督,左翼的我军死亡惨重,眼看已抵挡不住了,这怎……”

    蔡瑁打断他的话,急问道:“右翼的船队怎的还未赶到呢?传令下去,让右翼军进攻!”

    士兵道:“票告都督,右翼船队正在急急赶来,但由于他们在下游,故而速度慢了些……”

    蔡瑁用手一擂船栏,大怒道:“本来我是想用三面船队包围敌人,一举将其消灭,但……却反而被他们的船队围住,分散了兵力!真可恨……气死我了!”

    话未道完,那士兵惊喜地道:“太好了……

    蔡都督!右翼船队赶来了……我们有救了!“蔡瑁注目看去,果见是己方的右翼船队,遂冷笑道:“嘿……终于赶到了!太好了!”

    与此同时,他们前面的吴军亦发现了曹军的右翼船队……

    “周都督,敌人的右翼军赶来了!”

    周瑜淡淡一笑道:“哼!不过……他们似乎来晚了一点!给我传令下去!全船离开敌人左翼,进攻他们正面的中央船队!”

    众吴兵划橹转向敌人中央船队。刚刚赶到的曹军右翼军大将——杨泰。忽见吴军们撇下左翼,以为是吴军要撤退,遂傲然道:“这些该死的吴军,他们看见我率右翼大军赶到就想跑,想跑?门都没有,给我追!别让他们跑了!”

    话音甫落,只听“哩!”地利器破空的锐耳风声,骤然响起,杨泰忙注目循声看去,只惊得魂飞魄散,只见一支长箭迎面射来,他未及叫出一声,那长箭已从他眉心深深穿过,箭身亦从脑后透出半截,他大张着口,舌头伸了几下,便“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在甲板上。

    一名士兵忙上前急看,惊呼道:“将军……

    妈呀!这儿距敌主将船应有二三十丈之远吧……这么远的距离,这箭竟……“这射死杨泰之人正是站在对面吴军主将船头上的甘宁,他手执大弓,凝视对面的敌船,冷笑道:“呵……擒贼先擒王……敌军中央船队不能动,左翼己损失惨重,如今,右翼己缺少主将,我看你们这些家伙还怎么折腾?”

    此时,吴军众船己冲近曹军中央船队了。曹兵们惊骇不己,纷纷惊叫道:“蔡都督,吴军的船队己冲近我们中部了!这……这怎么办?”

    蔡瑁亦惊得汗如雨下,哆嗦道:“快……快传我命令!既然杨泰己死,就用兵旗让右翼过来保护我中部!快……快去!”

    一名曹兵急忙乘船赶往右翼船队……

    站在蔡瑁左边观战、一直未语的张辽闻言,摇头暗叹道:“蔡瑁!这……已经太晚了!这是敌人故意示弱不敌,让我方分三方进攻,从而分散我们的兵力,然后,他们使计让我们这正面中央船队停下,再逐个击破!现在,这场战斗已经有结果了。”

    正如张辽所料的,吴军已经控制了大局,蔡瑁的军队无法行动,只能防守,而其右翼船队由于失去了主将,调遣不当,因而救驾来迟……并且在与吴兵水战中,曹兵们斗志渐消,他们已无力反抗,节节败退,死伤无数。

    一名曹将对蔡瑁急急劝道:“蔡都督,我们大势己去,敌人己攻到这主将船来了,这里很危险,你快逃到小船上……”

    蔡瑁怒不可遏,大吼道:“混蛋……那些该死的吴军……这次比失去‘陆口’更惨,让我怎么来弥补过失……我对不起丞相!”

    突然,船头的甲板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只见有几十名吴兵涌了上来,并注视着蔡瑁等人,齐声叫道:“在这儿……来人呀!敌人的首领在这儿,别让他跑了……”

    刚才劝说蔡瑁的那名曹将见状,急的差点掉泪道:“快……蔡都督!不然来不及了!你快坐小船远吧,我们来掩护你:”

    蔡瑁见吴军将至身前,不禁惊骇万分,但他口中却不依不饶地骂道:“周瑜,你这小子,今天的耻辱今后我一定会向你以血洗清的!”

    那曹将连忙道:“蔡都督,保护都督安全离开!”

    那些曹兵们在此将的带动下,手挺兵器与冲上前来的吴军展开了惨烈的厮战。

    在这群曹兵里,颜元就在其中,只见他手挺长枪,随在那曹将身后,心里却暗暗祈祷道:“丽容!你这送与我的‘护身符’这次一定要保佑我呀!……让我能活着回去见你!”

    颜元正想着,双方已交起手,刀来枪去,战得甚是激烈。

    但东吴水军的实力要较他们强得多,片刻过后,这些曹军已死伤大半……不幸的是,丽容所送的“护身符”并未能如颜元所愿,他亦在混战中战死。

    余下曹兵已是心惊胆战,欲夺路而逃……可惜,他们的命运却不好——遇上了恰巧赶来的吴军大将甘宁、黄盖。

    二人毫不留情地将这主将船上的众曹兵,一个不剩的尽数杀死……

    甘宁用靴底擦尽了剑上那仍在下滴的鲜血,侧身向右边的黄盖问道:“黄老将军,你看见蔡瑁那家伙了吗?”

    黄盖摇头低沉地答道:“大概他是先逃跑了吧!”

    甘宁紧握左拳,恨声道:“这家伙还挺走运的,不然,他也跟这些曹兵的下场一样,算了!走吧,黄老将军!”

    二人刚走片刻,那先前装扮成吴军的龙天扬也赶到此船。

    他扫扫视着船头上那遍地狼藉的曹兵尸体,一股怒意己涌上他的心头。暗道:“那些吴军实是太过分了,竟将这船上的曹兵尽数杀死……他们虽是敌人,但他们和吴兵一样也有家之人……难道他们就该死吗?”

    想至此,他遂解下身上的甲胃,将身旁已死去的一名曹兵的盔甲衣物换上,然后对其尸体轻声致歉道:“对不起,我因要入得曹营,救我心爱的人……所以,借你这些东西一用!”

    他站起身,整了一下盔甲,一阵风吹来,将其所戴头盔下摆的衬布拂了起来,剖然那衬布下有一蓝色锦囊……啊!这锦囊不是丽容送给颜元的‘护身符’吗?那……那地上的这死去的曹兵就是颜元了。

    龙天扬穿着颜元这身服饰,略一沉吟,便向。

    邻船奔去,随同那些曹兵一起后撤回营,他凝视着岸边隐约可见的曹军阵营,坚毅的暗道:“是我把凤翔卷进了这乱世中……我一定将其救出,凤翔,你等着吧!

    我这就来接你回来!”

    却说蔡瑁自主将船上逃走,正遇张辽与三名曹兵驾小船在其主将船旁,遂入船与他们一起逃命。

    他注视着那此时已被吴军点燃,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的主将船,不由悲哀地道:“我怎么回去向丞相交代?……三万大军己所剩无几,惨不堪言,我……”

    张辽沉声道:“蔡都督,不要丧气,振作点!活着还可以继续作战,大丈夫能伸能屈,要经得起考验,不可遇到一次挫折就萎缩不振……”

    蔡瑁惭愧万分,低首不语……

    突然,那两名立在船头,挥桨划船的士兵注视着前方,惊疑地面面相觑,齐道:“唉!那前面有船,那船头的人是……”

    话末道完,对面那船已疾如脱弦之箭般驶至他们前面不及五丈许的水面上骤然停住。

    就在他们正发愣之时,只见那站在船头之人以迅雷不及掩之势,自船上腾空拔起,并在身在半空之时,“呛啷”,一声,拔出长剑,向二人飞身砍来。

    这两名曹兵忙放下手中桨,正待拔剑,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来人手中剑在空中耀起一片眩目的剑光。向二人喉间平削而去。

    二人未及哼出一声,那两颗脑袋却被齐平削出二丈外的空中,然后,“啪”地一声坠入江中,溅起丈许高的水花……

    蔡瑁,张辽见状,不禁惋然一惊,并在同时拔出长剑。

    蔡瑁退后一步,右手颤抖着指着来人,惊道:“啊……你……你是谁?”

    来人一挥长剑,淡淡地道:“周公理在此!

    我等你很久了,蔡瑁!“

    蔡瑁闻言,骇然地注视周瑜,颤声道:“什……什么?你是周瑜?”

    周瑜双眉一挑,右手剑倏地一挺,闪电般刺向蔡瑁心窝,并怒叱道:“蔡瑁,你去死吧!”

    就在利剑即至蔡瑁耳前那间不容发的瞬间,蔡瑁身后一直未语的张辽突地—挺长剑,势如长虹掠空船横挡周瑜那凌厉无比决捷如风的一剑。

    周瑜陡觉一股大力逼来,剑光眩目,心头不由一凛,遂撤身后跃,腾空而稳稳落下,用脚尖点撑于甲板上。宛若一只飞翔的雄鹰。

    他冷笑一声,右手剑“唰”地斜沉,冷冷地道:“哦,你这剑法不错……我想阁下一定不是无名之辈!请报上名来!”

    “我乃曹丞相帐下大将张辽张文远……你的身手也不错嘛!”

    “哦,原来是张将军!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不过,似你这等高绝的将才却为何做这反复无常、阴险狡诈……之人——蔡瑁的侍卫呢?……下一次,我该去见见曹操他本人了!”

    “哼!我一定会想丞相转达的!”

    “如此甚好!……就此告辞!”

    说着,只见周瑜也不后望,脚尖微一点地,身形猛然拔起向后而刚来所乘之船腾空跃去,其身形妙绝犹如飞燕翔空。

    蔡瑁见状,只惊得膛目结舌……张辽亦为其这超群绝伦的轻功提纵术颔首暗赞不己。

    周瑜稳稳落在船尾,那几名吴兵后看了一眼,忙使力齐挥动船桨,划船疾驶回营。

    蔡瑁惊疑地向张辽问道:“张将军,他们为何撤了?”

    张辽伸手一指其身后,沉声道:“因为周瑜他发现了我们的援军——右翼船队驶来了。所以,他才……该进则进,该退则退……这周瑜果然不愧是吴军大都督,智勇双全,用兵如神!现在我军大败己无力再战,我看算了,咱们调集人马回‘鸟林’吧!那些伤兵还得赶紧治伤呢!”

    蔡瑁颔首赞许。

    众曹兵遂调转船头,向“鸟林”撤回。

    此刻,在吴军众战船右侧,离其约有三十丈左右的一艘楼船上,赵云与冬梅倚在船栏,突有士兵票道:“赵将军,曹军退了……”

    赵云道:“难怪……他们死伤惨重!剩下的右翼军只能救出自己受伤的伙伴们,他们己无力来战!此战真精彩,没想到东吴居然有周瑜这个足智多谋的人物。”

    突闻冬梅急急地说道:“赵将军,虽然敌人撤走了,但不知天扬能否混进曹宫?”

    “哦!这次吴魏交战果然不出主公所料……

    ‘龙之军师’一人前去救‘龙之女’,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胜算!冬梅,你不要担心……我们还是回去静候佳音吧!“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