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合欢祈风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四十一章合欢祈风
(88106 www.88106.com)      得知龙天扬成功的请来了庞统,孔明掀喜异常,忙出帐与周瑜等众人齐上前欢迎这位有通天彻地、谋略过人的“凤雏”——庞士元先生。

    庞统与孔明有多年的故交,今日相见,自是欢天喜地畅谈尽聊。

    周瑜命人摆上酒席,为庞统洗尘接风,席间气氛热闹非凡,众人触筹交错,杯来盏去,痛饮畅谈……

    周瑜端起盅来,向龙天扬微笑道:“‘龙之军师’果然厉害,竟然能在短短两日内就找出了‘风雏’士元先生,佩服!佩服!来,我敬你一盅!”

    说着,便双手前倾,龙天扬强忍怒火,碍于面子,强笑道:“周都督,太过奖了!好吧!

    干!“

    周瑜虽笑容可掬,却暗恨:“这次我设的计策应是万无一失的,却不想这小子命大,竟能逃过扬圣之手,又躲过了我所密遣的一流杀手的暗杀,并将他们尽数杀死!哦!……幸亏他全杀死,不然,就有人证明我是指使的了!不过,既使他没杀死那些杀手也不要紧,因为,他们的齿里已有剧毒,他们全是我的‘死士’,只要事情失败,他们就算未死于敌人之手,也会自杀身亡的!小子,你等着吧!我有的是机会除掉你!不除掉,我就寝食难安,因为我觉得,现在我最大的敌人不是曹操,而是力量高深莫测的‘龙之子’你!所以,我一定要除掉你,我不能让玄德公拥有‘双龙’辅佐,孔明也是一样,你们都要死!”

    龙天扬亦暗道:周瑜呀周瑜,你真狠毒2 不过,现在是与曹军交战最吃紧之时,等这次战役结束后,我再好好惩治你!你知道吗?你这家伙最后是被孔明气死的,别惹恼我,小心我要活活气死你!“

    忽听月英神情悲恸地道:“孔明,这次我与天扬一行去寻士元先生……你知道吗?我们两次里逃生……妾身……妾身也遭那些狂徒轻薄了!幸亏是天扬他……他救了我,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孔明知道一切都是周瑜所安排好的,但他不动声色的说:“真的吗?那真是太苦、太委屈你们了!”

    周瑜故作惊讶地注视着满面泪痕的月英,关切地道:“竟……竟有这事?真是难为你了!这次都怪我……不该将如此艰巨的任务让你们去做,险些弄出了让我内疚一辈子的事了!幸亏大家都没什么事2 既然是我所造成的,那就罚我三盅酒吧!”

    说完,他便煞有其事的连饮三盅,三座众人皆暗骂道:“真是一个伪君子!装的还挺像的…

    ……“

    酒过数巡,周瑜便微笑道:“士元先生,此次请尊驾来的目的,便是祈求先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设法潜入曹营里取得曹贼的信任,然后,我们里应外合,击败曹贼……这些,想必‘龙之军师’已告诉了先生了吧!”

    庞统拱手道:“周都督,我和孔明交情甚深,且久仰玄德公威望……今日便是为了他们而来,为了义薄云天,欲救天下苍生的玄德公,我庞统甘愿入曹宫,取得曹贼的信任,然后与你们共破曹贼!”

    周瑜闻言,心中甚不是滋味,暗付:“这家伙之所以会这么爽快,原来却是仰慕玄德、孔明之威而来的,看来根本未将我这个都督放在眼里。

    哼!等战后,我一定要将你三人除咎,以绝东吴后患!“心里虽如此想,他表面却微笑着赞道:“难得士元先生有如此一片救国救民之心,但不知先生有何妙计呢?”

    庞统略一思索,便淡淡地从容地说道:“我想,先要获得曹操的信任,然后,就以东吴水军擅战,而曹水军逊之为由,让其把战船全连锁一起,说这样曹军才能如在平地上交战,如此才能发挥出他们擅长陆战的长处,这样一来,曹操一定会应允的,那时你们再以火而攻之,曹军必定大败!”

    孔明、周瑜、龙天扬等众人均钦佩地注视着庞统,赞叹不己……

    周瑜领首道:“士元先生果然足智多谋,公瑾佩服之至!刚才先生所言,真是一条好计策!

    好!我们就以‘火攻’打败曹军,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孔明亲切地道:“士元,你今日风尘仆仆的赶来也累了!那你就早些歇息吧!

    你准备何时潜入曹营呢?”

    庞统沉静地道:“我想在后天就走!越快越好,早些结束这场战役!好!已到戊时,我就先歇息去了,告辞!”

    说完,便在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为他早已准备好的营帐,洗漱之后,便躺下歇息去了。

    众人也纷纷回帐歇息了。

    孔明与月英已离几日,当然要亲热一番了,龙天扬则有冬梅、仁孝公主两位佳人相伴,又是一番激战,她二人经过龙天扬的两次滋润,已感到男女交欢时最欢畅的滋味了,恰巧,今日心情又佳,她们当然不肯独守闺帐,暗自思春了。

    于是,二人一进龙天扬的营帐,便迫不及待的**着身子上前齐战龙天扬。

    三人赤身视体,一丝不挂的在蹋上翻滚,交缠,大肆的挥戈交战着。

    三人的枪挺洞迎,香舌交绞,抚摸轻揉着,娇吟,粗喘之声不绝于耳,满帐春色。

    一些精选的招术全被三人采用于交战中了,他们忘情的交战,说不尽的朗情妾意……

    直銮战到鸡鸣三遍,方倦倦互拥着睡去。

    第三日,庞统便辞别众人便驾舟往对面驻扎在曹营而来。

    有士兵报与曹操道:“丞相,外有一人,名唤庞统!他要求见丞相!”

    曹操大喜,忙道:“快……快请其进帐!”

    边说边快步出营帐相迎,庞统上前单跪拱手道:“士元拜见丞相!愿为亟相交犬马之劳!”

    曹操忙双手将其扶起道:“鄙人正求之不得呢?能有名满天下的‘凤雏’先生相助,一扫东吴南蛮己指日可待了。”

    说完便喜不自胜的请其入帐,分宾主落座后,曹操欣喜地道:“鄙人闻周瑜小儿年幼,恃才欺众,不用良谋,孟德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得惠顾,乞不吝教诲!”

    庞统沉声道:“士元久闻丞相用兵有法,今日能否请丞相使人让我一睹军容?”

    曹操得意地道:“‘凤雏’先生,我百万大军所向无敌,待孟德亲自带你一观!”

    有士兵备马牵过来,二人上马,并马登高而望。

    庞统凝视了旱寨片刻,赞道:“亟相用兵布阵果然不同凡响!傍山依林,前后顾盼,出入有门,进退曲折,就是孙武再生,也不过如此而已!”

    曹操说:“‘凤雏’先生过奖了,不到之处,尚请指教!”于是,又同观水寨,只见艨冲战舰,列为城郭,中藏小船,往来巷,起伏有序。

    庞统顿首赞道:“亟相用兵如此,名不虚传!想那周瑜小儿,区区万余人,怎能与亟相数万大军相比呢!这次他必然落败!”

    曹操大喜,请其回寨,入帐中,置酒共饮,共说兵机,庞统高谈阔论,应答如流,曹操敬服不己,殷勤相待。

    酒过三巡,庞统佯装醉道:“亟……亟相,你教练水军之法甚妙,但可惜……

    可惜不全。”

    曹操忙问:“先生有何高见?但说无妨!”

    庞统强睁着醉眼朦胧的双眼,道:“士元有一计,丞相不知采纳否?”

    曹操大喜,忙问是何计策,庞统正色道:“大江之中,潮生潮落,风浪不息,作为丞相北方的士兵来说,他们则不惯乘舟,受此颠簸,便生疾病,若以大船小船各皆搭配,成三十为一排,或五十为一排,首尾用铁环连锁,上铺阔板,不说人可渡,马亦可走,乘此而行,任他风浪潮水上下,我们也不怕了!”

    闻言,曹操不住颔首,连连赞道:“好!

    好!果然是条妙计!“

    庞统谦虚地说:“丞相,这只是愚议之见,请丞相自裁吧!”

    二人客气一番,曹操即是传令,让军中铁匠,连夜打造连环大钉,锁住船只,曹军上下闻之,俱各喜悦。

    庞统又道:“亟相,鄙人在东吴待过几日,我见东吴众臣诸将,多有不服、怨恨周瑜的……他年轻力盛、刚愎自用,我凭三寸不烂之舌,为丞相说之,让他们皆来降,那时周瑜孤立无援,必为亟相所擒,既攻破他了,那刘备就不足为患!”

    正说时,忽有士兵来报,有一吴使求见,曹操忙召之,只见一名渔民模样的中年人来到曹操跟前,叩跪说道:“丞相,我本是东吴大将黄盖黄老将军手下一名偏将,只因前日黄老将军力劝周瑜降于贵国,他恼怒之下,便欲将其斩首,多方众将相求,黄老将军才免于一死,但仍被击了一百军校,被打得遍体鳞伤,口吐鲜血,昏死三遍,不但如此,还遭他当众羞辱……黄老将军不堪其辱打,见他刚愎自用,必无前途,遂冒死遣小人前往贵营,渴见亟相,还望收降!这是黄老将军的密书,请亟相过目!”

    说着,便抬头用双手将怀里的密函递于曹操,目光所及,他停注在庞统身上瞬间,惊道:“你……你不是‘凤雏’先生吗?为何也在这儿…

    …不好!亟相,他知道了黄老将军……“

    曹操摇头笑道:“壮士不必惊慌,‘凤雏’先生也是与今日来我营中,为我效力的!……”

    那士兵失声惊道:“什么?‘凤雏’先生你也……”

    庞统沉声道:“怎么?就只能是黄盖会‘识时务’我庞士元就不能吗?谁肯待在那目中无人的周瑜小儿的帐下,为其出谋划策、驰骋沙场?”

    曹操见二人毫无做作之象,心中的几分忧虑也荡然无存了。

    他仔细的将黄盖的亲笔密函,仔细看了一遍,微笑道:“黄老英雄,真是仁义之将,受此羞辱杖刑,还念念不忘对其主思情报恩,真是一条恩怨分明的好汉,啊!

    他的英名及英雄气概我早有耳闻,只求一见,果然,我们就要相见相聚了,他说:

    三日后率众归降,以图建功雪耻并粮草军仗,随船献纳,好!太好了!”

    倏地,他面色一沉,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这吴将,猛喝道:“哼!你竟敢诈我!

    来人呀!拖出去斩!”

    立时奔来两名曹兵,拖起他就往外拉去,他大喝道:“亟相,我就是一死,但有话说!”

    曹操令人士兵放开他,让其说话,此人神情自然地道:“原来亟相如此胆怯、多疑,真让我看走眼了,黄老将军,你找错主君了!想起临行前,还是我劝你来降这心胸狭窄之人的,我既看走眼了,也害了你,我还有什么额面苟且偷生呢?”

    “呛啷”一声,他扰出一名曹兵的长剑,将剑一横,就欲自则。

    曹操见状,忙止道:“壮士,请住手!是孟德错怪你了!今日连遇‘凤雏’先生、黄老将军来降,不免让人生疑,‘凤雏’先生我还可信,但黄老将军,我却不甚熟悉,因此……无奈之下才……

    现在我深信不疑了!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包涵,请给我捎信说,三日后,我如黄老将军所言,我率全军列船迎接!“

    那吴将闲谈了片刻,便与曹操、庞统辞别,回陆口去了。

    曹操己遣人探知黄盖与周瑜就因降一事,而闹翻了,因此,黄盖受了严重的杖刑,这事确是事实,所以,他再也深信不疑了。

    但是,他哪里知道,那是黄盖所使的苦肉计这几日,吴军们也如曹军们一样,正忙碌着呢!吴军忙于准备三日后向他们进攻……,而魏军们则忙着连锁船,铺板钉板……

    黄盖为了三日后,以‘火攻’进攻曹军,便准备了大船二十只,船头密布大钉,船内装载芦苇、干柴,灌以油,油上铺硫黄,硫硝引火等物,各用青布油单遮盖,船头上插青龙旗,在帐下听候,只等周瑜号令。

    此时,周瑜却焦急万分,因为时至寒冬,北风呼啸,然而,大船若进攻对面鸟林所驻的曹军船队,那就要有东风才行,不然,“火攻”之计将起不了什么作用。

    众将亦忧虑不已,忽见孔明来到中军帐。他见周瑜神色忧郁、沉重,便—针见血地说:“周都督,孔明知道你为何……如此愁眉不展的原因,你的心情我很了解……”

    周瑜蓦地一惊,但他强自镇定下来,不动声色地道:“哦?公理不知孔明军师之言何意,盼乞赐教!”

    孔明淡淡一笑道:“我要说的,只有十六个字:‘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想必都督就是因此而苦恼的吧!”

    周瑜大惊,暗思:“孔明真是神人!他竞能看透我的心意!……说不准,他有什么计策!”

    边想,他边间:“孔明军师真是厉害!莫非……莫非先生有何妙计吗?”

    孔明沉声道:“啊!难道你忘了拥有‘武运’的‘龙之军师’?他有‘天命之相’,只要找一名艳丽绝世、拥有处女之身、芳龄二八,并且生辰是明寅时的女子与之交合,便会有东南风刮起,且大雾弥漫,那时,便是‘火攻’之计逞威之时。”

    周瑜忙惊问:“那么……孔明军师,我们在那儿去找这么一个特别的女子来呢?”。

    孔明静静地应道:“周都督,现在就有一名这样的女子,并近在我们身边,只是…

    …”

    周瑜喜不自胜,忙问道:“快说,孔明军师!她……她是谁?只要能有东南风助火势,不管是哪个黄花大闺女,我都要尽力将她请来,与‘龙之军师’交欢祈风……”

    孔明面现踌躇之色,沉吟片刻道:“好吧!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说了,她就是于昨日来到我们阵宫的令妹香香小姐!

    “

    此言一出,恍若打了个晴天霹雷,周瑜偕众将俱惊诧至极的齐“啊!”了一声,怔怔的凝视着孔明。

    愣了半响,周瑜摇头急急地道:“不……

    不,我不要她去……怎么这巧?我派人去搜寻出这样的女子来,但……但我不会让我妹妹……“

    孔明冷冷地道:“周都督,你难道要食言吗?众将都听的清清楚楚,你说不管是谁,你都让她去与‘龙之军师’交欢祈风吗?现在就后悔了?

    你的妹妹你就不愿将其献出,那谁肯将自己的女儿自动献出呢?再说,明天就要用‘火攻’来对付曹军了,你难道为了仲谋公的江山水固,就不能牺牲令妹的处贞吗?我记的你对仲谋公是很忠心的呀!

    难道你堂堂的一位都督,还不懂‘取义成仁’这四字的含义吗?……“周瑜铁青着脸,怔了怔,道:“孔明,难道再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有别的办法我就不会这么做了!你以为我想呀,你知道吗?就是这样,明天天扬他得耗掉许多精力呢!”

    沉了许久,周瑜沉重地道:“她吧!既然是为了主公的千秋大业,我……我就牺牲妹妹了…

    孔明沉声道:“周都督果然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你放心吧,明日他二人交欢过后,我们一定会择日为其完婚的!难道你觉得有这么个妹夫,而感到委屈吗?”

    众将闻言,纷纷窃语道:“啊!这真是天意呀!香香小姐貌美如花,而‘龙之军师’也是翩翩佳公子,人间难寻,何况他是‘龙’的子民,香香小姐能与他成其百年之好,那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呀!以‘龙之军师’的条件,香香小姐能与他白头倍老,那真是前世修来的福份!”

    众将军话音甚小,但孔明、周瑜都听得清清楚楚。

    周瑜环视了众人一眼,决定地说:“各位,为了明日的‘火攻’之计成功,我……我决定让令妹香香为‘龙之军师’……以求祈风,使我们能成功地杀败曹军!

    孔明军师,如今天己黑了,令妹马上就会到‘龙之军师’营帐的……”

    说着,便黯然离去,众人皆陆续离开。

    孔明出帐,直奔龙天扬的营帐而来。

    恰巧,这几日龙天扬与冬梅、仁孝公主二女情意绵绵,如胶似膝,整日恩爱缠绵,三人正在狂吻抚揉正兴起之时,忽听帐外有人说道:“天扬,你在里面吗?我是孔明呀!”

    三人一惊,羞郝不己,忙穿衣梳发起榻,龙天扬边穿衣,边应道:“哦!孔明军师呀,请稍等片刻!”

    整理了衣衫,龙天扬便朗声道:“孔明军师,请进吧!”

    也明进了营帐,扫视了三人一眼,便知他们刚才一定是在亲热,遂笑道:“天扬,你们不必在意,你们之间这些亲热之事,月英早己告诉我了!

    另外‘,你与月英那些……也不必在意!我和她早知道你们之间应有一段情缘,因此,你也不必内疚或矜持,这一切都是天意!我来……其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

    龙天扬沉静地道:“孔明军师,你说得这些我会记在心上的!不知你找我有何要事呢?请说吧!”

    孔明平静了一下情绪,幽幽的道:“天扬,明日就要对魏使出‘火攻’之计,但周瑜说现在正值寒冬之时,故而无东南风助火势,因此,他愁眉苦脸,闷闷不乐……我向他提议:让你与他的妹妹——香香交欢,而祈出东风,这样可以使‘火攻’之计成功!因为,据我所知,像你这样拥有‘天命之相’的人得与一位芳龄二八,艳丽绝伦,并是于祈风当日寅时所生的处女交合方可,而恰巧,昨天来到我们这阵营里的香香小组正与以上条件符合,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周瑜,因此,马上你可得多卖劲呀!你们战的越狂,那东风就刮的越大!切记呀!我知道这次会对你的身子有损的,不过,这也是被迫无奈的,再说……”

    他压抵了声音,贴在龙天扬耳旁,轻声道:“再说,周瑜这家伙不是设计害我们了吗?他的杀手们竟污辱了月英,你就替我还有大家都出口气,而且,你占了他妹妹的处女之身后,她妹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定你,那么,我想他小子就不会对你这个妹夫玩出什么花招来,不过,今晚冬梅和公主得苦熬一夜,你得全力应付香香小姐,哦!我还得告诉你,我已经遣人让主公派关羽、张飞、赵云他们率军在一些要塞拦堵被‘火攻’烧跑的曹军们,更重要的是在敌人溃逃时,要在吴军之助夺下他们所占的荆州、江陵等城池,因此,‘火攻’的成败与否,至关重要,能直接影响到主公心目中的蜀国地盘,因此,天扬你今得抖擞精神应战,让东风和雾刮大起大一些……这些全靠你了!为了精力充沛,你马上可吃些虎鞭、人参、鹿茸等壮阳补精的补品,香香小姐马上就要来了!好了,我得走了!”

    龙天扬正欲说语辞谢,孔明己唤出冬梅、仁孝公主,对其言明内情,三人便离帐而去。

    龙天扬将孔明刚才所言的话语,细细的思索了一遍,亦觉得这次‘火攻’的成功与否真的是很重要,暗忖:“《三国志》中叙述的是有‘赤壁之战’后,刘各就拥有了荆州、南郡、襄阳、桂阳等大片领地,并构成了与魏、东吴相抗衡的西蜀,刘备的力量自这次战役后变得强大多了,形成了真正的三国鼎立之形势,不过,历史上求祈东风的孔明用奇门遁甲之术呀,而不是我……我和周瑜的妹妹交欢而祈得的呀!但是,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就依孔明之策吧!”

    于是,他取来一些鹿茸、人参、虎鞭之类的壮阳补精之补品服下,并将其放入酒中摇匀,饮了起来。

    正饮时,忽听帐外士兵来报:“龙之军师,香香小姐到了!”

    龙天扬忙放下酒壶,起身迎接,只见帐帘掀起,两名美婢搀扶着一位年纪二八、容色绝美,身材修长苗条的女子,她垂着燕尾形的发髻,身穿素白的罗衣长裙,在摇曳的烛光下洒射下,熠熠生辉,步履轻盈,飘然若仙地在二婢的扶搀下走来。

    其姿态优雅高贵的犹若由天界下凡来的美丽女神,尤其走动间垂在两旁的广袖,随风轻摇,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世姿容。

    更使人震撼的是她脸部的轮廓,有着这时代女性罕见的清晰的雕塑美,双眼明澈透明,鼻若悬照,她的一对秀眉细长抚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这般名符其实的凤眼峨眉,充盈着古典美态,其诱人和特异处,龙天扬还是初次得睹,纵使以龙天扬现在对女色心如明水的心情,亦不由评然心动,舒适的胸,不盈一握的纤腰,修长的双腿,更使她有种傲然超于这时代其他妇性的姿态风束,比之“二乔”、月英,仁孝公主、冬梅真是各擅胜场,难分轩轻她双颊潮红,含羞而娇滴滴的拢袖道:“小女子周香香见过‘龙之军师’!”

    龙天扬只觉其声犹如莺歌一般清脆悦耳,他正在一愣,突闻其言,不禁客气地拱手道:“香香小姐,不必多礼,请坐!”

    那两名两婢盈盈下拜,娇声道:“公子,小姐!奴婢告退了!”

    香香见二人转身离帐,不由一阵紧张,脸蛋更红了,娇艳如花。

    龙天扬不由陷入遐思之中,华内所食后的人参、鹿茸等补品己开始起效应了,他觉得精力异常充沛,浑身燥热,一种强烈的**油然而临。

    他竭力控制住冲动的**,转身为香香沏了一盏香茗,双手递于她,香香伸出白嫩细长如笋般的纤手接过茶盏,娟然一笑,道:“扬公子!”

    龙天扬只觉她笑得十分迷人,那嘴角两边的两个教任何男人见了也怦然心动的酒窝,豁然现在面前,他不由一怔,恨不能立时压上去将痛吻一番。

    香香见他双眼火辣辣的盯着自己发楞,忙收起笑容,粉脸羞得更红了,灿灿如霞。

    二人相距不及二尺,彼此都能听到对方那愈来愈粗浓急促的呼吸声。

    龙天扬蓦地回过神来,发觉了自己的失态,为了调节一下窘迫的气氛,他微笑道:“香香小姐,请问明日寅时即是你二八芳龄的生日吗?”

    香香含羞盈拜,拢袖娇声道:“正是……”

    龙一在扬微笑着看着她,道:“那么,我就为香香小姐敬两盅酒,略表庆祝之意!”

    说完,他唤来一名士兵让其端几味佳看、美酒,不多时,己摆了一桌酒席,香气四溢,香味扑鼻,香香拢袖道:“多谢天扬公子!”

    龙天扬爽朗“哈哈”一笑,请其入座,便喝退士兵,亲自斟了两盅酒,端起一盅,道:“香香小姐,鄙人以水酒一杯,祝你生日快乐,青春永驻!”

    香香双手擎起酒盅,莞尔一笑,道:“小女子受宠若惊,那……那就多谢天扬公子金口玉言。

    公子一番盛意,小女子理应不予推辞,但无奈不胜酒力,那只有放饮一盅,以不却公子之意,如何?“

    龙天扬浅浅一笑,说:“香香小姐,太谦虚了,再差几个时辰,便是你的生日之时,难道你要为自己扫兴吗?再说,小姐乃名门大家闺秀,岂有不擅饮酒之理?

    如果小姐到时真的不胜酒力,那鄙人绝不勉为其难,这样如何?我们都别太拘束,只要尽兴!”

    香香微笑着应道:“既然公子如此豪爽,那小女子也无话可说,反正诸事全凭公子裁决,小妇子只有照遵君意便是……”

    龙天扬听她所言,心中不由欣喜若狂,又见她竟是如此乖顺,暗忖:“今晚一切全凭自己裁决……那不表示连上榻……都乐意奉迎吗?太好了,没想到周瑜那小子竞有一个如此温柔、貌美绝伦的美人妹妹,今晚至明日,我又可大尝其味了,周瑜,你不是蓄意欲置我于死地吗?现在你若在我面前,我就当面操你妹妹,让你看看我要气死你个王八蛋!等几日回柴桑后,我还要操你老婆,与她大叙前情呢!”

    想着,他便痴迷的瞅着眼前这娇艳欲滴,含苞欲放的“花骨朵”,轻声道:“香香,你说的可是真的?那……那太好了?这么说,你是心干情愿而来的,可不是违心被迫的哟?”

    香香小姐嫣然一笑,娇媚而娇羞万状地点点头,轻声道:“啊!其实我仰慕‘龙之军师’大名已久,刚才兄长找我如此一说,我想这大概就是‘天意’吧!一切早在冥冥注定之中……天扬,你说是不是?”

    二人这么一改变称呼,立时只觉得亲密万分,毫无间隔,龙天扬闻言,暗付:“听她所言,好像对我很痴迷,弦外之音就是我即时要她处女之身,她也会乐意奉上的!……哦!我怎么变的脸皮这么厚,竟自己算起来了!”

    两人之间再也没有矜持、发窘了,于是,龙天扬温柔的用右食指轻轻的托起她的香颔,赞道:“香香,你真美,美的如月里嫦娥!”

    说时,便探首吻在她那温润的樱唇上,香香又羞又喜,刚才的一番话,她听的尤如喝了蜜般甜蜜,令人陶醉。

    她大方的迎合着,双舌互绞缠绕着,以唇互咬吮吸着。

    过了好久,二人始缓缓痴迷神醉的松开,龙天扬并不想这么快就与她共赴巫山,因为,现在时候还早,明日寅时( 现在的5 :00——7 :00) 以后东风刮的要狂,雾要浓,所以,他要先保留精力…

    香香己被一阵狂吻,撩逗的春心荡漾,她痴恋的注视着龙天扬那英峻洒脱绝世美另的面孔,双目不由充满了柔情万种的目光,胸脯也情不自禁的剧烈起伏着,这种春心欲出的美人图,早令龙天扬浑身炽热滚烫,欲火大炽,何况先前的药力早已发作了,他早就想将香香压在体下,大肆杀她一翻,但为了午夜能战得疯狂,因此,他不得不强压住心头熊熊燃烧的欲火,将时间慢慢向后推移。

    为了马上二人能密切配合,增加精力,他将刚才自己用鹿茸、人参等补品所配制的药酒拿来,斟了两盅,二人相视喝下。

    斛筹交错,边吃边喝边聊,一个多时辰已过,一壶药酒己被二人喝得点滴不剩。

    二人皆喝得满面通红,容光焕发,已显醉意,香香那粉白透红的脸蛋在此刻更显得艳丽照人,妩媚至极。

    龙天扬亦是如此,男子汉所特有的气息与魅力已完全在他身上显露出来。

    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香香,深为她这种酒后更显俏丽妩媚的美态,魂神颠倒。

    此时,药酒的效用己正在迅速的发挥出来,二人只觉浑身灸然,宛如火烧熏烤,火辣辣的充盈了对**急渴的四目丝毫不眨目不转睛的互视着。

    二人呼吸己变得异常急促,心跳加快,血流亦快,他们舔着自己干燥滚烫的嘴唇,目中欲火更炽。

    香香那丰满诱人,令人垂涎的胸脯更剧烈的起伏着,她口中娇喘之声愈来愈大了。

    龙天扬只觉得下体正在灸热并迅速膨胀,那不争气的“宝贝”,已在瞬间膨胀烃硬为一杆昂首挺身、历经沙场、百折不挠的无故长枪,香香亦感到下体阵阵酥痒,令其难忍,更有清泉已自源内缓缓涌出,源内一片湿润。

    龙天扬粗声的喘着气,他就像一头欲扑向食物的饥虎,他见时辰已差不多了,再也忍受不住体内那如油煎难熬的**,猛然张臂将香香搂的死紧,并张口将其樱口堵得严严实实。

    香香被他搂得浑身酥软,他那双火热的大手开始滑进她的衣内,遍体游抚,她情自禁的娇吟出声,但口被吻住,她也与他狂吻疯绞着,并主动将双峰贴在其宽阔的胸脯上来回摩挲,腰肢下体正对着他那将衣袍挺起老高的长枪扭动厮摩起来,同时,她的双手己急不可待的为他宽衣解带。

    二人的动作异常疯狂,阵阵破帛之声传来,再睁眼看时,他们的衣衫罗裙尽被对方撕扯于地,堆在一起……

    最后一点遮羞之处的内裤被扯掉后,二人己全然赤身**的互拥紧贴着,香香那肤若凝脂,如同白玉的**竟是那么迷人,摄人魂魄,红艳如霞的脸蛋下雪白的粉颈,圆滑的香肩,丰满挺拔的处女双峰,把不盈握的纤纤柳腰,无一丝多余赘肉滑嫩的小腹,葱郁浓密的森林及掩盖而看不甚清楚的“桃源”入口,那修长滑嫩浑圆白晰的**,玲珑迷人的金莲全暴露无遗的展现在龙天扬眼前。

    而他那英俊绝伦的面孔,宽肩阔背,蜂腰长腿,虬结隆起的令任何女子都为之神魂颠倒,意乱神迷的宽阔,灸热的胸膛及有力的,能抚摸女人们死去活来的“魔鬼”之手,还有那令她们**蚀骨,欲死欲仙的特异粗长的长枪,令香香惊喜万分。

    她从未与任何男人肌肤相亲,更不用说拥吻了,她只是一个正值青春花季,情窦初开的妙龄少女,哪知男女间原来竟有这等让人死去活来,飘飘欲仙的乐趣。

    龙天扬觉得从未如此疯狂过,她忆起从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代里,与风翔交欢时虽偶尔用过春药,但却是昏昏然的享受,来到这个乱世中,倚红偎绿,与这交欢的全是绝世美人,每人给予的乐味竞全然不同,让他大饱艳福,这些是他对战争苦恼之外,最快愉之事……

    忆起这些,他愈发想迫切一试这香香处女之身的趣味,于是,他便吻着她几乎透明的柔嫩小耳,温柔地道:“香香,你果真人如其名,浑身香气袭人,让人神智为之昏迷了,哎!美人儿,我可要进攻了!”

    香香被他那长枪的特殊柔软温润的松头及周围的枪缨磨擦得早己春意如潮,闻言,不禁羞喜万分的轻“哦!”了一声。

    龙天扬大喜,忙将他拥至软榻,双手扛起她的两**于肩,挺枪直刺入穴,双手边在她的**上轻揉舒抚起来。

    他知道作为第一次破身的处女来说,得花一些工夫,不能操之过急,于是,他猛一挺入二寸有余,便适度的时疾时缓,时轻时重,温柔的挺进着,窄紧的洞壁虽挺刺的较为吃力,但他还是怜香惜玉之极,才未使出大力进攻,不然,香香一下会吃不消的,洞壁夹紧的神奇舒服感令人长叹唏嘘。

    香香微闭美目,娇吟连连,胸脯剧颤着,身子疯狂地挺动着。

    二人在药酒的作用下,较之常人战得更激烈,更为疯狂。

    几经缓冲疾刺,龙天扬便破膜而入,直抵前面的羊肠小道了,洞臂夹得更紧,香香娇呼一声,眼泪已因破膜的缘故而流了出来,但随即而来的便是舒爽已极的酥、酸、麻、痒等感觉,二人完全己迷于这种**蚀骨的快感之中。

    龙天扬边游抚着她那柔嫩滑润如脂的双峰,边心疼地道:“香香,小美人!还疼吗?现在就让你舒服,让你尝尝这人间最快乐的**交欢乐趣!”

    说完,他亲了一口神情舒服己显醉状的香香,边揉抚着她的娇躯,边开始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尤如狂风骤雨,惊涛骇浪般的狂烈进攻着,直抵尽头。

    香香娇吟之声愈来愈大,夹着痛苦与舒畅己极的声音大声娇吟着,狂极的扭动着……

    二人如山洪暴发,黄河决堤般的一发而不可收拾,愈战愈狂,天扬一把揽起她,二人缠在一起,旋挺疾扶快抽,猛刺着。

    香香的**架在他的长腿上,身子疯狂的上下起伏着,两座乳蜂也随之摇荡震颤不已,犹如两只狂奔的白兔。

    龙天扬坐直身子送抽着,一手紧其娇躯,一手轻拈着她粉红的左**,而滚烫的双唇却印在其右乳上,来回吮吸,最扣后含住**如婴女吃奶般的“吱吱‘’吸了起来。

    香香叫的更响了,花枝乱颤,穴内的泉水喷泻不止,直流至榻上,二人全然不管,只倾力磨着,她乐极的狂扭着娇躯,粉颈疾仰向后,时而俯首,时而猛然抬首,那令人魂牵梦萦的娇吟**声愈来愈大,龙天扬粗喘着气,枪、手、口一齐出来,香香手撩起因自己剧烈运动而垂向前方的秀发,她情不自禁的首次赞道:“啊——!

    爽!好舒服呀……快……快……”

    帐内填满了龙天扬粗野的呼吸粗浓的喘息和香香快乐的娇吟声。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