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因果报应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四十五章 因果报应
(88106 www.88106.com)      刘备仍在不断壮大自我,并借机向外扩张领地,这段日子来也占领了一些城池,不过,夺取这些地方却较容易了。

    龙天扬他仍和四女过着逍遥快活的生活,无忧无虑,甚是遐意,虽然近日来他总有一种直觉感到黄风翔有什么不祥之事要发生,但由于整日在四女的欢颜笑语中度过,乐多愁无,又想及黄凤翔被魏国举国上下尊奉为“龙仙女”日子过得一定也很快乐,至多是想念他罢了,不会有什么不祥之事的,因此,他也就末多想了,疑是自己神经太紧张,太思念她的缘故,想着有机会将她救出,然后六人在一起过着神仙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浪漫生活。

    这一日午后,四人与他亲热一番后,便困极睡去,睡了半个多时辰,他觉得睡意全无,见四个美人儿全寂然入梦,他便不忍打扰,遂披衣出屋在花园小亭里独坐在石敦上,观着那做立的冬梅,他不由又陷入了对黄凤翔的急切思念中。

    愈思便愈想,他不禁深情的幽幽地说:“凤翔,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想你呀!

    我相信,你也是很想我的!我们相隔数里,难得相聚……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救出你的!然后,我们几人在一块好好的生活,远离这四处烽火的战乱之地,我们找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你们在家为我生几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洗衣做饭,而我则自耕自种……

    我们要享尽天伦之乐……“

    突然,响起一阵女声:“‘龙之子’你真是痴人一个,我为你感到悲哀不己,你竟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痴心美梦,真让人笑掉大牙!刚才你所想念的女人,她己变成了一个不知联耻的荡女**了,你还这么痴心记着她,可她现在说不准正接着男人狂欢銮战哩!她真有本事,能搂着一个男人大战一天一夜,我想她从来对你也没要求过如此狂战吧!哈哈……”

    龙天扬蓦地一惊,这才感到有一股强气逼来,暗付:“真是的,我刚才只觉溺于对风翔的深深思念中去了,而未注意到来人的强气,真是太险了……”

    于是,他运气定神,循声看去,只见前面五丈之外的一棵梅树旁,婷婷玉立着一位芳龄二十许的娇艳美人,其貌若天仙,抚媚万分,风情无限。

    那女子对他吃吃一笑,龙天扬听着她那银锥般的笑声,觉得与她似曾相识,遂仔细查起来,正看时,忽听那女子娇笑道:“‘龙之子’怎么这么健忘?才几月不见,你就忘记我了?唉!只怪当时战事急迈……不然,我会在床上让你记住我的身子,现在你就不会忘了我的风味,甚至每一处你都不会忘的!”

    龙天扬越听越惊疑,忙问:“你……你是谁?你刚才说凤翔她怎么会变成……

    你为什么要污辱她,你到底有何目的?我们见过面吗?”

    那女子笑的花枝乱颤,双峰隔衣乱抖,但若哪个男人要用心一看她现在的媚态,一定会神魂颠倒的,但龙天扬此时是无心细看,他猛然失声叫道:“你……你是‘赤飞虎’?难道上次你还……

    还没死?“

    这女子确实是奉命而来的“赤飞虎”,只见她娇声道:“‘龙之子’,你总算认出我了!不错,我是没有死!你上次砍下的头颅只是我的虚身而己,但是,我真身的右脸上仍被你的长剑划了一道口子,你的确厉害,现在你是否觉得我比以前更美丽了!不然,你怎么楞楞地看着人家,眼也不眨一下。”

    龙天扬一楞,说道:“是的,你比以前更漂亮啦!不过,你越漂亮就越说明你的心肠越阴毒,我杀死了焦览,你的‘虎豹骑’杀死了我那些埋伏在山坡后,宁愿战死,也不离去的好伙伴们!你的心肠好狠毒呀,比这蛇蝎更为毒!”

    “赤飞虎”不但不气,反笑道:“‘龙之子’你这绝世的大美男!我杀死了你的伙伴们,但是你却更残忍的将我那些‘虎豹骑’一个不留的尽数杀死了,这又怎么说呢?好了,过去的事我们就不要争论谁是谁非了,这不是个人的过去,而是战争带来的必然!现在你又有新的战斗了,因为,你的心上人已被仲达大人骑上了,而且,她也死心塌地的爱上仲达大人了,他们天天亲热,夜夜奋战,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看得我都嫉妒死了,从前仲达大人没上她时,我们就是一对即将成亲的夫妻,可她却凭着一副迷人的骚样和一身令所有男人都为之心动的床上功夫,赢得了仲达大人的专宠,而横刀夺爱,现在呀,她可能乐得将你早忘在九霄云外了!你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

    龙天扬半信半疑地道:“好!以前的事我以后与你再慢慢算来!不过,你得把刚才凤翔与仲达的事给我说清楚,是不是你又在搞什么阴谋,设什么诡计?”

    “赤飞虎”扭腰摆臀的向他走了过来,浪笑道:“啧……‘龙之子’怎么会变得如此懦弱、胆小怕事了呢?我记得你以前可一个有仇必报的男人中的男人呀,现在怎么变得胆心如鼠了呢?好吧!

    看着你那焦急的模样,你不心疼,我也替你心疼万分呀!那是十天前的事了,你那深爱着的小**让奴婢去请来了仲达大人,说是有要事相告,我好心爱的男人呀,他也不知是什么重要的事,便急急地赶到那不**的屋子,你知道你那心上人在于什么吗?天呀,她竞一点也不害羞,大白天的就光着身子躺在榻上,边喝着催淫的药酒,她听到仲达大人的到来,便喊其进房,仲达大人也不知她会那么做,还以为她真的有什么要事,需在偏僻处说呢,便未加思索的进去了,当时就看到她那副浪得风骸的模样了,她以美色在仲达面前做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兽行,又引诱他喝下催淫药酒,你说世上哪有猫不吃鱼的事,在那贱货的进一步勾引下,她将仲达大人的衣衫剥得精光,又这不及待投怀送抱,于是他们就大战起来了!““那一战,可真是惊天动地,你说他们干多长呀?一天一夜呀!你那小**就像是一头发情的母虎,她把仲达大人身上到处都咬伤了,伤痕到现在还未消失呢!

    就连他那英勇无故的长枪,也被那贱货咬了个口,害得我好几天不能与他同房,共赴巫山享**之欢呢?美男,这笔帐你可得给我还清哟!经过那一战后,小贱货己尝到了乐趣了,她天天找仲达大人狂欢,夜夜激战,害得我尽受冷落,这些帐马上都得让你来还清,对了,今天这个时候他们也一定在疯狂呢!那小贱货、骚狐狸…

    …”

    正说时,她的粉面脸蛋突被龙天扬左右开弓,猛抽了两巴掌,发出响亮的“叭叭”声,龙天扬并怒喝道:“你这荡女,给我住口!我不准你污辱凤翔,她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淫荡的女人,你在玷污她……”

    “赤飞虎”被他强劲的两巴掌掴得粉脸上立时现出十个青红的指印来,并有鲜血从其口角流了出来,她不由被龙天扬那气如牛斗的怒容所震慑了,并感觉他身上的“气”正在狂增升腾,她怔了怔,却忘了还手,也忘了叫骂,而是出乎意料的从容笑道:“呵……美男!你光抽我脸蛋有什么用?

    这只会影响你对我的**,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不也像仲达那样狠操他的女人,可是,你敢上吗?你只能让人家骑操你心爱的人,而你却不敢用同样的方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是一个懦夫,地地道道孬种!你不是骂我淫荡吗?其实我与你那表面看来十分庄重而实际在床上却淫荡见骸的女人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相差太远!你有种现在就报复仲达来很操他的女人,来呀,我躺在这儿,给你骑,只怕你也不敢过来。“

    说着,她真的走上前来,并作势脱衣。

    龙天扬被那淫秽的话,下流的言语气得浑身剧颤,她一面再,再而三的激将,诋毁之言,令他心头的怒火腾腾燃烧起来,心如刀割,他瞪着因气极而显血红的双眼,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走向“赤飞虎”,并作势欲噬。

    “赤飞虎”见他神色可怖,不禁有些胆怯,她后退了一步,停止了脱衣,但她那丰满挺拔的**,雪白的胸脯,如刀削的双肩,深壑的乳沟……

    十之**的上身已暴露在龙天扬面前。

    龙天扬形同疯人,他的肌肉痉挛着,血红的眼中露出急渴淫邪之光,狠盯着“赤飞虎”蠢蠢欲动,作势欲扑,而且,他体内久已平息的“破凰”

    余力已快速的升腾,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急待吃人的恶极魔鬼。

    他淫笑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赤飞虎”那令男人们最为心动的胸脯,猛地跃起扑向‘赤飞虎’。

    “赤飞虎”微闪避过,以为他是一个**熏心而狂极的好色之人,刚才的恐惧感渐渐地消失了,她以为对方欲火烧身才变得如此疯狂,不然怎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引以为荣的诱人的**上,她不禁暗付:“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色的,看‘龙之子’表面很是沉重,对爱情很专一,哪知一看到倩丽绝世的美人时,就露出疯狂野兽般的嘴脸,看他的性急神态举竟比仲达还要疯狂,那他的交欢术一定比其更厉害了!正好,就让人借机尝一尝这美男子的床上术是否也与他在战声上那么骁勇无匹!”

    于是,她解下自己那粉红色的罗裙,只剩下巴掌大的一个令人神迷,产生性幻想的白色内裤了。

    龙天扬今天是有生以来愤怒至极的首次,再加上“破凰”杀气的长腾,使他变狰狞可怖万分,他贪婪而色迷迷的凝视着“赤飞虎”瞳孔瞪得大到极点,呼吸气喘呼呼,清楚可闻,下体的宝贝迅速变得坚硬如钢,似乎比平时更硬,只撑得搭起了高高的帐蓬。

    “赤飞虎”娇笑不己,道:“呵……美男,看来你的枪还真长硬,竞能将袍子顶得那么高,看来就连彼为长枪第一的仲达,见了你的枪后也会拱手让位的!不过,不知它有没有真用?”

    龙天扬**攻心,既怒且喜地淫笑道:“贱货,那你就来试一度吧?”

    “赤飞虎”毫不示弱地喜道:“你骂我贱货,好,那我就‘贱’给你看一看,试一下你的枪到底厉不厉害!”

    说着,她上前两步,急急地将龙天扬剥了个精光,**裸地立在面前,她不禁惊楞了,怔怔地盯着他那正昂首上下颤动,似在向她示威的长枪,暗惊道:“没错吧!‘龙之子’真的是什么都与常人不同,他的长枪竟有这么粗长,看得我直发毛,它比仲达的还长有约一寸半左右,不知我是否能应付的了?不过,试一下他这特大号的长枪,一定很刺激,更舒服无比,那就试一试吧:”

    她正待动手,哪知龙天扬却比她早先下手,一双强劲有力的大手将她紧紧拦腰箍住,并粗喘着强吻她的樱口,动作是那么的狂野。

    “赤飞虎”被他搂得浑身酥软万分,毫无挣扎之力,并升起一股急于一战,一决胜负的强烈**,她被龙天扬吻得喘不过气来,香舌有些应接不暇,他的动作太粗野、狂暴了。

    她却大喜,只想一试这突然变得粗犷异常的美男枪术,他愈狂她愈喜。

    龙天扬“呼哧……”的喘着粗气,伸出一手将她那最后一点遮羞内裤狂野的撕碎了,并盯着那茂密的丛林淫叫大笑不己。

    她感到惊诧,暗忖:“这‘龙之子’对待女人怎么如此粗鲁?这可一点也不像表面上沉静、稳重的他呀!若用这样粗野的手段,只怕那四个女人也会受不了的!

    看来,今天我是败定了……不过,就尝尝他这骁勇男人的狂野之味吧!但是,真的…

    …他的动作疯疯狂的令人惊骇不已,他竞毫不知怜香惜玉将我的内裤撕碎,致使我的大腿上出现了两道深勒的痕沟,他真比野兽还野蛮……看来,今天我真的吃不消……“

    “啊”“赤飞虎”一声痛叫,她正想时,龙天扬却手挺长枪候然狂顶,立即破口而入,直捣终点。

    他狂顶着、疾刺着,野蛮的含咬着她那粉红色诱人至及的粉头,并将她摔倒在草地上,狠刺猛抽,还粗野地道:“贱货,骚婊子……我搞死你,顶……顶死你…

    …”

    “赤飞虎”那虽很润滑的“桃源”却被他那独特粗长的钢枪塞得暴涨欲裂,但一种从未有过的紧麻、酥、痒等快感立即让人唏嘘长叹不已。

    龙天扬的动作愈来愈狂野,“赤飞虎”那高亢、兴奋还尖有疼痛而发的呻吟声令他淫欲愈来愈狂,他疯狂的顶挺着,一手粗鲁的捏揉着她的**,一手探到其“桃源”边抚摸着,二人正战得兴起之时,他却怒恨地骂道:“臭婊子,**……

    你不是让我操你吗?既然仲达敢骑我女人,那我就操死他的女人!我顶死你……嘿……”

    “赤飞虎”以为他这是兴奋至极而自然发出的挑逗的淫声秽语,她边呻吟着狂扭着身子,边浪声还击道:“亲亲,你操嘛!仲达敢上你的女人,那就以十倍、一百倍的劲头来操他的女人呀!我真的想乐死哩,你能有本事操死我?”

    龙天扬边揉捏着她的**,但那丰满的**已被他抓出血丝、指痕来,口中含咬着一只**,而另一只手却在其枪边助阵,深插进“桃源”与枪同时抽刺着,“赤飞虎”己觉洞壁疼痛起来,她正要开口让其温柔一些时,龙天扬那只插入的手指却突拔了出来,发出“赃”的吸粘之声,但他却粗野的似乎有些狂乱的用二指夹住她一簇浓密诱人的芳草,猛地使劲拔了下来。

    “赤飞虎”痛的大叫一声,眼泪就流了出来,鲜血也随机自那诱人的柔肌上流了出来,而他却将那簇阴毛拿至鼻前嗅了嗅,淫笑道:“啊!很臭!具犊子,你吃下去吧!”

    说着,他真的将那一簇阴毛强往“赤飞虎”

    樱口塞去。

    “赤飞虎”见他神情有异,犹如凶神恶煞,已知他不是在作爱,而是疯狂的对其施虐,于是,她一边禁不住兴奋的扭动着,一边怒惧的挣扎、反抗。

    龙天扬淫笑不止,另一只手停止了对她丰乳的施虐,而用两指将其香腮紧扣,促使其张开樱口,一手将那簇阴毛揉搓成很紧密的一小团,然后猛然塞进其口中,再一拍她的后颈,那团阴毛便咽下喉咙了。

    他得意的狂笑不已,并俯首用唇紧紧印在她那湿柔的樱口上,并狂吻疾咬着,双臂亦压在她欲反抗,但又无力的粉臂上,双手却狂狠地揉着其圆润、丰满的乳峰,将其**扯得老高,同时,钢枪却更猛更狂的抽顶不停。

    “赤飞虎”体内虽感受到欲死欲仙的乐趣,会情不自禁的扭动着,却带有一点点的挣扎反抗,但她的美目己泪水盈眶,先前的浪样己荡然无存,换来的是痛苦的神色,她的心在流血,阴部刚被拔毛的地方亦在流着鲜红的血。

    她开始由欢娱的顶峰向痛苦的挣扎转变着,转变为反抗,但是,她愈是反抗,愈让龙天扬兴奋,淫笑不止,她的讨饶声、哭声、挣扎、反抗的动作令他有一种愈加想征服她,操死她的**。

    她愈悲泣,扭动挣扎,他愈兴奋,狂面猛挺,他疯狂的进攻及残暴的咬捏,令她浑身疼痛,下体“桃源”内的快感已转为涨破的疼痛难忍。

    她挣扎反抗,哭泣一切的言行显得是那么无力,他却变得更疯狂,淫笑不止,好像他胯下躺着的一件供他征服、摧毁的玩物。

    她悲恸的痛叫着求饶:“‘龙之子’我不行了!你……你简直就是一头野兽!

    快……快放开我,呜……”

    边哭她边强力的挣扎扭动着腰肢,殿部,企图摆脱他的杀伐,但挣扎了片刻,她感到失望了,因为她的“桃源”已与龙天扬那全部挺入的又粗又长的钢枪,粘接为一个整体,夹粘得死紧,哪还能挣得开。

    她泪流满面,大概由于娇躯所承受的巨大疼痛,令她花容失色,强忍着紧咬双唇,唇上己被她咬出几个清晰的齿痕,并渗出血来,她先前那骚劲、浪样十足的媚态己不见丝毫,她只求挣脱掉这非人的痛苦。

    于是,她只能翻辗挺动着被龙天扬压得死紧的白嫩娇躯,扑弹着己被压得血流不畅的玉臂及修长的美腿。

    龙天扬己被她拼命的挣扎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他变得残暴如狠,粗喘着又咬住其受伤流血的**,那**鲜血已将他的嘴唇及下巴都染红了,他咬牙狂极的怒顶着,肌肤强烈的撞击发出刺耳的“砰砰”声和枪与洞壁剧磨所发的“卟哧……”异响。

    她不堪忍受,遂讨饶道:“‘龙之子’,你……你……我受不了啦!呜……求你放开我,这样……我会被你搞死的!你这摧残女人的色魔,快放……放开我!”

    龙天扬气极更喜,淫笑道:“怎么样,臭**?是你开始主动送上门来的,我是被动的,现在你该尝到我‘龙之子’的厉害了吧?你不是很能搞吗?那我就让你好好尝一尝男人的滋味!你男人上我的女人,我想那在床上的情景也应该比我们现在差不了多少吧!既然那杂种如此来气我,嘿……那我就只有如你所言,操死你这送上门来的女人,要怪就怪你的男人仲达吧!”

    “赤飞虎”后悔自己先前太浪、太骚了,以致招来了这不能忍受的虐待,她伸出一条痛麻无力的柔荑就气愤地向龙天扬脸上掴去,此时在龙天扬胯下正遭受疯狂进攻的她,岂可与平日冷傲、凶狠的她相比,那原有的超强本领也用不出丝毫,变得成为一个与寻常柔弱的女人无异的女人。

    她的柔荑刚击出一半就被原本比她本领高强,而现在更是厉害,且在盛怒之下的龙天扬的大手抓得生疼,她不由痛得“啊”的一声大叫,叫音未落,她的粉脸却“僻僻啪啪”如放爆竹般被龙天扬左右开弓,抽了十几个耳光,这动作太快、太狠,致使她嫩白、诱人的俏脸变成了青紫放血的肿脸,牙齿也被击掉了四颗,鲜血急流而出,顺着嘴角流至白嫩的粉颈。

    她痛得一哆嚏,愤愤的将口中的鲜血猛然喷到龙天扬的脸上,又悲痛的骂道:“龙……‘龙之子’你这头野兽、畜牲……难道你搞自己的女人时候就这样没有人性,禽兽不如吗?”

    龙天扬狞笑着狂攻,边抓起她的秀发,叱道:“你这杂碎、臭姥子,你也不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对你温柔、怜香惜玉?仲达那王八蛋上我女人时还不是如禽兽吗?今日我一定要将你活活搞死,不过,你做了鬼也不能怪我,怪只能怪仲达那杂种和你自己,因为,上次你用暗示使我体内侵有‘破凰’的种子,使我的杀气更炽,不过,我会用理智来控制他,但是,今日我是在怒极的情况下又将其打发了,再说,我也不想来控制她,我要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这骚娘们,竟敢用血喷我,我顶死你!”

    龙天扬更猛的用枪顶她,猛然,他瞥见其阴部有血急涌而出,那不是先前拔掉阴毛之处的血,而是随着他长枪的抽送时,血从穴内流出的,他知道了,一定是自己的枪顶破了她的洞壁,于是,他更感自豪、兴奋,便更使力的野蛮狂顶着,并用抓住其秀发的大手将其粉脸捏起,凑近嘴旁,讥笑说:“赤飞虎‘今天是你作恶的报应!你不是说仲达那杂种只上我的女人而冷落于你,你要向我算清自己没被他操的风流帐吗?行!今日我就以十倍的赔偿的还给你,让你痛痛快快的享受长枪顶你的滋味!不过,你下辈子别再这么犯贱、淫浪……”

    边说他边狠攻着,却将嘴唇印在她樱口上,狂吸着。“赤飞虎”虽在痛苦中,但仍经不住其令人锁魂蚀骨的超绝狂吻,竞情不自禁的边哭边呻吟着伸舌于他舌中吻缠、绞着,她的痛苦中又掺进了三分的快感,正在情形渐转之时,她突然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全身颤抖,挣扎着……口中鲜血狂涌而出,龙天扬得意的用双手强按住她挣扎的双臂,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的口中却含着一截血淋淋的、正在流滴着鲜血的舌头。

    “赤飞虎”痛得狂吼,乱叫,却出不了声,敢情是龙天扬刚才在他们口舌缠绞时,将她伸在自己口中的香舌咬掉了,这真是有些残暴,与平常对待自己女人温柔至极的龙天扬判若两人。

    他仍在疯狂的顶刺着,“赤飞虎”。那被他抽打的成为了调颜料之地的粉脸己变为了煞白,面部汗珠滚滚而下,浑身亦香汗淋漓,仍具有美女的身上所特有的幽香味,但她浑身自已有十之七八的地方均被鲜血所覆盖,汗水与泪水交汇成一起流了满面,她神情痛苦,而露求饶之色的注视着那正在得意、粗野而疯狂杀伐的龙天扬,口中咆咆娇叫着,似是告饶。

    她此刻变得是那么无力,楚楚可怜,令人悲痛,就像是一只正遭宰杀的绵羊…

    …而龙天扬全不起怜惜之心,反而更兴奋,他奸笑着叫道:“臭婊子,你现在是舒服还是痛苦呢?你也不能说话,但是我从你的眼神、表情中可得知你是十分痛苦的,可我却万分爽乐,没想到你的‘桃源’中的羊肠小路竟是这么的窄,不过,正是越窄越夹得紧越快活,可惜这醉生梦死的滋味你却不能与我共享!你看到了地上那平时用来挑逗、伺候仲达那杂种的舌头了吧!嘿……还有,你会看到自己身上最能引诱让男人心动的东西,将会一样一样的被我搞掉,你不是自称床技高超吗?可是,我见你事实上却这么脓包,不上几个回合,你就被我征服了,现在成了一只软驯的绵羊了!哈……”

    “赤飞虎”悲痛的只是流泪,胸脯由于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她暗骂:“‘龙之子’好恶毒呀!看来今日我会被他活活搞死的!他咬掉了我的舌头,现在我连咬舌自杀的机会都没有了!不知他马上要搞掉我哪个地方,他……他真是一头野兽!”

    她那丰满雪白、而染上许多鲜血,**正受伤流血的整个剧烈起伏的胸脯己逗得龙天扬欲心更炽,为了防止她再挣扎、反抗,他出手疾速的战了她“命门”要穴,她立即不能挣扎了,除了一双能转动的双眸外,她己丝毫不能动弹。

    龙天扬“嘿嘿”淫笑着,俯首伸舌为她温柔的舔拭着胸脯上的血迹,他这异常温柔的举动令“赤飞虎”更是心惊不已,她在惧极的猜想着龙天扬又会使出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

    龙天扬边舔试着,边轻揉着,狠顶着,只有他粗野的喘息声,杀伐时巨响声,她惧极的抽泣着。

    他为她温柔了盏茶功夫,突然,又变得狂野万分,比先前更粗野,他狠狠顶着,疯狂的揉捏着,吸咬着她乳着,将那乳着上流出的鲜血也吸进了肚里。

    同时,他用一只手将其所剩的阴毛一根根的连根拔起,揉搓成一团又放进其满是鲜血的口中,她惨厉的大叫,使他神经为之兴奋,他笑得更欢了,动作更野蛮了,他将二指缓缓地拔刺着向她那鲜血急滴的“桃源”插击。

    陡然所感到刺心的疼痛令“赤飞虎”咬唇惨啤起来,那原本娇嫩的香唇,己被她数次痛极的紧咬,变得血肉模糊了。

    又猛烈的杀伐、蹂躏了“赤飞虎”约一时辰,他突然残忍地将其粉红鲜嫩诱人的**一一咬掉,立时血流如注,她痛得昏死过去了。

    龙天扬连拍她浑身能刺激致醒的穴道,使其悠悠醒转,随即那令人痛即欲死的疼痛又让她情不自禁的哭叫起来,龙天扬悠出二指戳在她金莲下的“涌泉”穴上,她立时狂笑不己,但夹杂着一丝痛苦的悲声。

    龙天扬为她解开先前被点的“命门”大穴,她又能动起来,但经过一两个时辰的狂欢,暴虐、蹂躏、折磨……她已无丝毫的力气来挣扎、反抗了,只能起伏着胸脯,微微扭动着正遭狂攻的腰肢、殿部,她的“桃源”渐渐由剧痛变为失去知觉了,变得麻木,大量的各处失血使她头昏目眩,晕死几次,又悠悠醒转,本已无力动弹,只能听到悲笑的声音,却成了能撩逗龙天扬刺激的辅助。

    她感到气息愈来愈弱了,死神已在向她招手,而龙天扬虽大汗淋漓,狂攻了她两个时辰,但却毫无倦意,怒气与杀气使他愈战愈勇愈疯狂。

    她口中、鼻中、乳上、“桃源”……所涌出的鲜血,不仅将趴在娇躯上奋战的龙天扬染红了前面的整个身子,就连草地上亦流了一大滩鲜血。

    时值寒冬,今天虽有烈日,但冷气犹存,冷风犹刮,那地上鲜红的血已在凝固、干涸……

    龙天扬扛起她那两条虽柔滑如玉似脂但却早被他强按狂夺的圆滑**,狂极的换姿狠挺,同时,右手食、中二指又插进助阵,他那仍坚硬如初的长枪、指上均染满了血淋淋的鲜血,“桃源”内愈来愈疾的流着鲜血,“赤飞虎”的丰臀上已是大片浸入土壤中的血迹……

    她口中的大笑之声已愈来愈显得无力、低微。龙天扬见其笑声渐低,不禁**随渐减,就觉得如同操着一具僵尸,遂用双手将她的丰臀转过来,从后狠顶。

    “赤飞虎”气若游丝的任由他您意摆布,笑声已低得只能传出不及六丈之地,她那原本十分妩媚、俏丽的脸蛋已惨白无血,头颅耷拉,双手直垂,但随着龙天扬疯狂的抽顶动作,她的头颅、玉手也随之晃动,回荡……

    龙天扬疾顶了她又有半个时辰,已觉**全无,忽觉得她的笑声已止,遂抽枪撤指,将其转过身来一看,只见“赤飞虎”口、鼻、乳鲜血急涌,忙伸手至其心窝一探,心跳已止,肌肤渐冷,便知她真的死了。

    心头的怒火和“破凰”杀气迅速的消失了,他用其碎衣将自身的血迹擦净,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怜惜,遂低低地说:“这女人虽然很坏,她以前害过我,杀死了我的伙伴——焦览,我也发誓要除掉她,但是,没想到她这么不抵死,竟死在我这杆特殊的枪下!我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份呢?我想她这可能是真的叫自作自受吧!如果不是她害过我,杀死我的伙伴,今日又来激怒我,并用身子引诱……而激起我体内她亲自用暗示埋下的‘破凰’杀气,如果不是这些……她就不会死得这么可悲……

    丑惨!

    不过,他的男人阴毒的家伙——仲达说不准对凤翔也施出非人的兽行,既是他先这么做,我又为何自责呢?现在,我就让人把她埋起来不让暴尸荒野,受鹰狼刁噬就行了!就算尽作为今日对她狠战致死的一点仁义之心吧!“他走回自己的房子,恰巧四女也睡醒了,她们见他一副面色凝重的样子,遂纷纷关切地问:“亲亲,你刚才怎么出去了?脸色很难看呢?有什么不快之事吗?”

    龙天扬沉声道:“远在魏国的凤翔已出事了,我好几日不祥预感应验了!”

    四女忙齐惊问道:“那么,凤翔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严不严重?”

    龙天扬遂将“赤飞虎”对他所言,大概地叙说了一遍。

    四妇大惊,齐说道:“天扬,那我们将想法去救凤翔呀!她被该死的仲达霸占去了,这……这……我们无论如何,就是拼死也得将她救出仲达的魔掌呀!”

    龙天扬点点头,沉静道:“不知道仲达今日让‘赤飞虎’来的目的,是激出或引诱我去救凤翔,而他一定会用‘五虎神’,但‘五虎神’中只有三人厉害,而‘黑瘴虎’于那日我在鸟林欲救凤翔时,与其交战中,将他的左臂齐齐斩掉减退许多了,他那用黑影来杀人的把戏己被看透,在此,他应该没什么作战力了,而且,他的神仙兵器‘乾坤圈’已落在我的手中,这次正好可用上!另外‘赤飞虎’己被我……被我刚搞死了!”

    四女齐惊骇已极地瞅着他,说:“什么?你……你将她……”

    龙天扬脸色微红,平静地说:“你们感到吃惊是吗?我是被她说出凤翔一事,再加上她万般辱骂凤翔,出语激怒,作浪样挑逗我,才使我怒不可遏,从而让她以前用幻术所侵入我体内的‘破凰’杀气长腾起来,于是,我在怒极之下变得很是野蛮地将她搞死了!从她身上下来头脑清醒后,我也为自己当时粗野的动作所作出的结果感到膛目结舌!

    我咬掉她的舌头、**……不过,这全是在狂怒之下所做出的!“四女惊叹不已,冬梅口快问道:“哇,天扬,你真厉害!竟能激战两个多时辰,将‘赤飞虎’那**活活搞死,了不起!我们以后可不敢再和你上床了,不然,四人齐上也会被你一一搞死的,落了个‘赤飞虎’的下场!”

    龙天扬急忙辨道:“这是特殊情况嘛!刚才我说过,那是在怒极和‘破凰’杀气的怂恿作用下,才将她搞死的,你们与我睡了这么多天了,还不知道我对你们即英勇又温柔,适度把握的吗?对了,她的尸体还在花园里,我得让人去给她埋掉,虽然她让我今天大饱艳福,不过,她确实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说完,他便命两名下人将“赤飞虎”的尸体埋在荒山,可叹,一位娇娆、绝色的美人儿就落得了一个被人活活搞死的悲惨下场,这也许是她浪荡的本性所招致的报应吧!

    --------------------------

    OCR 书城:http://ocr.nethome.net.cn 扫校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