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阴毒淫娃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四十八章阴毒淫娃
(88106 www.88106.com)      这一日龙天扬正与小乔逞鱼水之欢,兴酣之时,忽有婢女来报有一年轻貌美、自称为丽蓉的女人求见龙天扬。

    二人忙歇兵罢战,穿衣下榻,龙天扬兴奋地出门亲迎这个小师妹,见面时,龙天扬不由惊呆了,可能是师父那神山上的珍奇异果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等什么缘故,这本已十分貌美的少女,竟在这短短**个月中,脱俗而成为一个与月里据娥无异的绝世美女,常言:女大十八变。但龙天扬怎么也不敢相信面前这位无论面貌、身材、气质都无可挑剔的美女竟是数月前凤翔的侍女丽蓉。

    他怔怔而贪婪的凝视着对方,继而转到其丰满挺拔、欲破衣而出的双峰及纤腰、丰殿、长腿等一切能诱男人想入非非和令男人最兴奋的地方。

    正细观时,忽听对方如莺出深谷般,轻脆动人地道:“师兄,愚妹丽蓉拜见师兄,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说着,便拢袖于右腰,盈盈下拜施礼,龙天扬蓦地回过神来,急忙出手相搀,道:“丽……师妹,勿需多礼!请进!”

    哪知,他的双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搀到了丽蓉的柔荑上,顿觉温软无比,柔若无骨,心中不由一阵心荡神怕。

    丽蓉抬起一对水汪汪的美目见龙天扬,恰见其也火辣辣的凝视着自己,四目甫接,如受电击,二人忙垂首松手。

    龙天扬感到自己从未如此失态过,为了缓和这尴尬的气氛,遂伸手请道:“师妹!我真失礼,快请进!”

    丽蓉轻移莲步,姗姗入内坐定,便有婢女献上香茗,刚端盏啜了一口,只听一阵娇声响起,紧接又见厅旁的屋子里珠帘掀起走出一排绝色佳人来,当先一女便是黄凤翔,她笑吟吟地向丽蓉走来,边娇声道:“哟!是丽蓉呀!你总算来了!我们天天盼,眼都盼大了,现在可算把你盼了!不…

    …再该叫容妹妹了!“

    丽蓉忙起身谦虚地道:“龙娘娘,你总算能与师兄团聚了!你这次被救出来的事师父己告诉我了!我今日也是受师父之命特下山助师兄一臂之力,除掉仲达那人人当诛的畜牲!娘娘,你还是叫我丽蓉好了,这样听起来较顺口些!再说,我曾是娘娘的婢女,哪有资格与娘娘称姐道妹呢?”

    凤翔忙辨道:“不……你和我亲如姐妹!更何况你现在已是天折的师妹了,我更不能再叫你姓名了!以后就是一家人,我就称你蓉妹了!”

    丽蓉偷眼向龙天扬看去,恰见他又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忙羞得粉脸通红,再加上风翔所说的“以后就是一家人”这句话,她的俏脸更红了,忙低头不语。

    凤翔以为她是尊重自己而不好意思抬高身份所致,遂牵起她的柔荑,微笑道:“蓉妹,就这么说好了,别不好意思!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冬梅姐姐……”

    她将众女一一为丽蓉介绍认识,众女皆对她的倾国倾城之貌赞叹不绝。

    自此,丽蓉便住在他们府里,与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处的很是亲密,情同姐妹。

    由于众女与龙天扬在起无论白昼,兴奋之时便搂亲抚揉,这种不拘不小节的亲热情景经常有之,作为一个纯情少女在如此放荡的**言行影响下,焉有视之不动之理,她确己春心骚动,有了一种一试龙天扬的欲念了,而且这欲念愈来愈强烈,但她觉得这是女人对**的正常反应,但不是“爱”,正因为看到了龙天扬有如此娇美绝色的妻妄,她的心中油然生出了一种妒意,由妒生恨……

    连仙术超绝的航一也绝未料到,他所救的这个本己即死的女人,将会给这乱世带来多大的灾难,甚至能扭转乾坤……

    丽蓉虽觉得在性方面需要龙天扬来满足她那已情窦大开的**,但她也发觉龙天扬对她似是有些魂不守舍了,她暗为自己在神山这九个月来靠神丹养颜而得的绝世美貌而自豪不已,她要利用自己貌美的本钱来达到她久蓄于心的愿望,她要让龙天扬……

    龙天扬对丽蓉垂慕的眼神岂能逃过他五位风月的高手妻妾们的眼睛,而丽蓉那副见到龙天扬时就欲将其吞噬的饥渴欲状也是深深的被她们留心了,但她们谁也不想开口让其纳丽蓉于房内,而成为她们争宠的强大对手,她才十六岁是最年轻、最能吸引男人的处女,所以,有了这两个有利的条件,她可能更会赢得龙天扬宠爱,固此,众女皆闭口不谈此事,慎用心的提防着她。

    但是,她们所有愿有、也不想有的事,在提防的情况下也发生了……

    那天很热,吃罢午膳后,五女的心情极佳,可能是昨夜均受了龙天扬的浇注之故吧!由于天气热,她们躺在榻上和龙天扬欢逗一阵后弄得香汗淋漓,便皆手执香肩到花园小亭内纳凉透气去。

    龙天扬和她们在榻上疯了一阵,搞得满身臭汗,遂入澡堂欲盆内用温水病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

    擦干水珠,他**裸地从盆内走出,刚欲穿衣,忽见澡堂的门被推开了,接着丽蓉便身着薄如蝉翼的纱衣袅袅走了进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因受温水所泡崦膨胀坚挺的特长粗壮的长枪。

    龙天扬惊道:“丽……丽蓉……你……”

    虽然他真得想立即上前抚摸她那湾纱内已隐约可见、线条毕露;丰满迷人的服体,但突如其来的举动令他有些吃惊,又见她如此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之令所有女人称赞不绝的“宝贝”,心里不由有些惊诧,他出于本能的先用手护在长枪前,然后弯腰拿起衣袍就欲穿上。

    突然,他感觉到鼻内飘来了阵女人身上所特有的幽香,刚抬起头,丽蓉那丰满挺拔而柔滑的耸立乳峰已在他发达的胸肌上磨蹭着,并向他迷人的笑道:“师兄,屋内只剩下了我们两人,有必要穿衣服吗?啊!”

    说时,她轻舒左手拉掉龙天扬那无力轻挡下体的衣袍,并在同时,将自己那与**无异的下体对在他那坚挺昂首的枪头上,并轻扭着腰肢在柔温的枪头上摩挲着,且为自己宽衣,片刻,一具完美无瑕、雪白滑嫩、肤如凝脂、白玉般的处子娇躯紧紧贴在龙天扬的虎躯上。

    那如刀削般齐整的香肩臂膀,把不盈握的小蛮腰、雪白的性感丰臀、让人急欲挺插的处女“桃源”、白嫩泛光的浑圆修长**,还有那至关重要的迷死人的抚媚脸蛋,那令人神魂颠倒正微笑着的明眸皓齿……令龙天扬的呼吸已变得急促起来,“呼呼”有声,体内强烈的欲火正在升腾,口舌随之变得异常干燥,浑身燥热难耐,他伸长舌润了一下干烫的嘴唇,伸手欲推其白嫩的、正向他长枪蠕动的柔荑,但却感到浑身酥痒、瘫软无力。

    丽蓉极其挑逗的抬首张着樱桃小口,对着他俊俏至极的脸庞吹了一口幽香的香气,他不由感到一阵酥人的昏眩,神志为之昏迷,他彻底的意乱神迷了,热唇刚张,樱口已适时迎了上去,并有香舌伸于其口,主动的舔绞着,令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把她搂得紧紧,伸舌还击着。

    一个是饥渴己久,情窦大开之人,多日的耳闻目染床上的百巧奇出的交欢情景令她**高涨,因此,她虽是妙龄少女,未破之身,但曾经有过与男人拥吻缠绵的经历,又经多日偷学了许多花招,故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粗野,急匆,**已如黄河决堤般倾泻而出,势不可挡。

    一个是风月绝顶高手,他虽有一妻四妄,但仍未能将其降服,英雄爱美人,哪个男人见了绝世美女无非份之想?虽然他感到这艳福来得突然,但女人对**狂极时的那种神态和动作,已能令他全然看出了其饥渴的心理,他也为美色赞叹不绝,遇想梦思过,有许多个夜晚躺在妻妄们的娇躯上大战时,他幻想着身下是她那完美无缺的迷人**,如今,这曾经让他神魂颠倒过的女人,就妩媚之极,放浪见骸的紧贴在他的虎躯上,投怀送抱投其所好,处处主动,占尽先机,令他舒畅无比,**升腾已极,于是,他与使出花丛绝技,,舒游其正如自己所猜想的那般醉人,勾人魂魄的美妙服体。

    二人霎那间皆变得热烈、强猛、粗狂无比,双舌长绞缠舔,吻得“吱吱”有声,并夹杂着愉快的娇吟、喘息声,二人的双手遍抚对方的身躯后,便落到下体的宝贝上,男的更硬,女的如潮……

    抚揉了一盏茶工夫,丽蓉便迫切地将对方的长枪握起向自己“桃源”插去,龙天扬借力使力,腰部一挺长枪猛顶,“嗤”的一声异响,刚猛的长枪便刺进二寸,她娇呼一声,顿觉下体异常充实,并有几分疼痛,随着长枪的不断刺入,疼痛愈来愈强,但又觉舒服无比。

    龙天扬虽是兴奋强猛之时,但也十分温柔,他时疾时缓,时猛时柔,娴熟练精妙的技巧令丽蓉喜多痛少,舒畅无比,二人互拥站立大战,不一会便过关进寨了,接着便是羊肠小径的激烈短兵相接,龙天扬精招选出,挺戈杀伐,猛烈的攻击,丽蓉剧烈的挺腹扭动着娇躯送顶配合着,爽的亢奋的欢呼、娇吟不已,神态迷醉,尝禁果己知欲之乐味,于是,她更投入的密切配合着,微睁美目,娇吟道:“师兄,亲亲……你真厉害!好神勇哟!爽极了!啊!哎呦……顶,快顶……”

    龙天扬吻着她的娇躯,揉着她的**,丰殿、大腿,更狂烈的顶挺着。

    二人欢愉得死去活来,处女的又一种滋味令龙天扬乐不可支,于是,便倾力銮战着,直杀得丽蓉连喊“要命”,一个多时辰中,二人已玩用了二十多种交欢精招,直杀得她大叫狂呼,最终败阵讨饶不止。

    处女的元红及大量的液体己流至其滑嫩的脚跟,龙天扬轻弹她的花蕾,心疼而温柔地问道:“宝贝……很痛吗?”

    她满脸欲后愉快的微笑点点头,又否认道:“但是……又很舒服!那舒服的程度……哇!真的是爽死人了!真要人命!……亲亲,你真好!有你给予我的满足,就是让我少活十年,不就是让我死,我都情愿!”

    他热吻着她的樱唇,吻得其花枝乱颤,胸脯剧烈的起伏不止,几乎透不过气来。

    又是一番亲热后,他双手将其托起,放入浴盆中,她就像美人鱼一样滑在盆壁上靠定,一只柔荑却紧握住他的双手,将其急急拉入盆中。

    二人互浴脏身,深情而迷恋的凝视着对方,脉脉传情,对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性感的部位都要被他们仔细的品味、探索……

    他轻弹她的挺拔、粉红的**,笑道:“美人儿,你真美!味道更美,不过,作为久品花味的我,所见美女甚多,好过的处女也不计其数,但却没有你这般胆大,竟于首次破身前就这么主动、熟练,我当时真怀疑你肯定不是处女,不然没有那样的神态和熟练的**手段……”

    她吻着其宽阔发达的胸膛,娇媚万千的道:“亲亲,我这……还不是受你放浪狂交的情景所影响吗?任何女子在你这儿呆了几天,也会抵不住诱惑的!没想到男女交欢乐趣竞是这般令人向往、渴求、舒爽无比,几乎疑在幻境之中,你的交欢本领更是让人赞不绝口:你可能是普天下最厉害的男人……对了,亲亲!我的味道鲜甜吗?”

    他由衷地微笑道:“甜极了!今天让我差点乐过了头!你的本领跟我们学得已差不多了!不过,就是火候稍差!没关系,以后我再指战你,对了,我记得几月前的那天晚上,你当时是错怪我了!我虽戴的是颜元的头盔,但……但他确实不是我杀的:我是从死亡的曹兵尸堆中无意找到他的…

    …你相信我吗?我真的没要杀过颜元!你现在是否还恨我呢?“丽蓉不由一怔,但却转瞬即逝,笑道:”傻瓜!我信任你,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怎么会怪你,恨你呢?颜元不管是不是你杀的,这都不重要,现在你已给了我无比的乐趣,我己离不开你了,你以后可得好好疼人家呀!“

    口中虽如此说着,但她那对能令任何男人都心动,并使其想入非非的美眸眼角里却隐显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怨毒恨意。

    龙天扬紧搂她的的娇肢,温柔地说:“美人儿,你真好!为了表达你对我的信任之谢,现在我们来玩一招吧!”

    说着,就站起身来,将那被她调逗又起的长枪对着她的樱口,她微微一愕,随浪笑着握枪于口,朱唇紧抿,将长枪紧紧含住吮吸起来,并伸灵舌舔卷着枪头,且捉枪用口送迎着。

    龙天扬揉抚着她的**,二人又激烈的狂欢起来……

    虽然此事均为黄凤翔等五女知晓吃醋不已,但“生米已成熟饭”,她们也无可奈何,只有使尽全身媚术侍候龙天扬,以免失宠。

    丽蓉在往后的日子里屡受龙天扬的浇注,她的如潮春心总算得到了抚平和滋润,欲潮愈强,要求更频。

    龙天扬久宠上阵后,发现这美人儿浑身隐透出一股与黄凤翔等五女有异的床第淫荡,她表面让人看去就有—种任人采摘的浪淫之态,更有着骚妇淫女的那种贱性。

    龙天扬渐渐觉得她非是那种视贞节如命的女人,已渐渐接近于妓院窑子的淫荡妓女们所具有的骚浪特性,于是,在这两月的强攻后,他玩腻了她,尤其是看到其放荡不羁的模样,更觉恶心欲吐,于是,便渐渐琉远了她,全心地投入到对妻妾们的关爱。

    这一下可把已养成淫性狂荡的丽蓉气得七窃生烟,她既嫉又恨,以前早已蓄意的阴谋便过早的施出了……

    她一方面为了强烈的淫欲而四处乱交,吸取他们的元阳以增功力,一万而积极的策划着阴谋,企图报复置龙天扬于死地,以泄杀夫离元的羞辱之仇……

    许都,司马府即。

    这一日,仲达正与歌姬,美女们做着荒淫的手足之欲,正兴起时,忽有士兵来报:“大人,门外有一绝美少女求见!”

    仲达喝退众女,不屑地宣道:“让她进来口巴!”

    士兵领着—位绝色佳人,此女子正是丽蓉,她莲步轻移,随那个士兵姗姗进屋,她见仲达在前,忙上前盈盈一拜,秋波迭送的娇声道:“小女子丽蓉参见仲达大人!”

    仲达见她貌美逾仙,风情万种,只一声莺歌般的娇语便令他神智为之迷例,忙叱退婢女、仆人,色迷迷的上前道:“美人,果然是一个绝色美人!抬起头来,让本大人仔细看看!”

    丽蓉故作羞状,粉脸通红的抬首仰视着仲达,美目脉脉传情,神态娇柔抚媚万分。

    仲达眼睛不由为之一亮,他屈右手食指托起其幽香扑鼻的香腮,邪光陡现地淫笑道:“好……

    好一个天生尤物!长得真是美死人了!美人儿,我找本大人有事吗?是不是要投怀送抱呀?“

    说着,便色胆包天的伸手在其柔嫩、弹指欲破的脸蛋上轻拧一把,然后揉入其衣内,于其丰满滑嫩、弹性十足的双峰上一阵抚摸。

    丽蓉“嘤咛”一声,欲拒还迎,更显抚媚,娇声道:“大人!我……啊!好酥痒哇!我是来助大人一臂之力除掉‘龙之子’的,才不远千里迢迢来此欲与大人商议对策……只要我们并肩作战,‘龙之子’必死无疑。”

    仲达轻“哦”一声,仍进一步侵犯到她的禁区,在那浓密的草丛上轻抚着,撩得这浪女**不已,浑身剧颤扭动不止,边间道:“美人,你与‘龙之子’难道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边说边揉边为其脱衣,丽蓉骚劲十足,边吟边其宽衣边浪声道:“那该死的‘龙之子’于数月前杀死了我的未婚夫,他本是一名曹兵,但在前次与东吴水战中被‘龙之子’惨杀了,并将其盔甲穿戴身上,混进了曹宫,约‘龙之女’那**欲逃往东吴,并诱骗我也与他们这对狗男女一起去呢I 我认出了未婚夫颜元的头盔后,‘龙之子’万般抵赖,死不承认……最后,我被亟相关押起来,让我答应为‘龙之女’那**隐瞒‘龙之子’约会并企图逃往东吴的事实,面对杀夫之恨,我怎能应允呢?因此,而被亟相遣人弃于江中,以杀人灭口,不料,‘龙之子’的师父航一救了我,并传我武功,收为弟子,不久前,才下山让我帮‘龙之子’来除掉你,杀夫之仇不共戴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为颜元报仇雪恨,但怎奈非其对手,便以其向相诱,伺机将其除掉,但‘龙之子’确实不同凡人,他又有一群武功高超,聪明异常的妻妄,因此,我就很难下手了!他这该干刀万剐的家伙,玩腻了我便想抛弃,哼!这新仇旧恨,我一定要向他讨回…

    …但是,这凭我一己之力恐怕不行,于是,我想到了还有一人比我更想除下他,那就是大人你了!要是大人肯应允与妾身合手除掉‘龙之子’那……那我以后甘愿为你做牛做马侍候你!这些只为能替夫报仇及泄己之恨,万望大人充允……“仲达闻言,喜不自胜,淫笑道:“美人,你果然没找错人!好!我答应与你协力除掉‘龙之子’不过,现在你得让我尝一尝你的骚味哟!”

    丽蓉浪笑不己,一手勾他的脖子,一手握住他的长枪,淫浪至极的躺在其**的怀里。

    仲达兽欲大发,淫笑不止,用手将她托起来到榻前,一把将其扔到榻上,便如饿狼扑食般飞扑压在其上,粗野的分开其粉嫩修长的**,挥戈狂刺。

    一对**荡女赤条条的在榻上滚翻扑咬,进行着原始的狂野兽交……

    淫女的**、狂扭;色魔的粗喘、狂攻;还有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和非人的交欢动作,令神鬼色变,咋舌长叹。

    他们忘我的杀伐,尽情的蛮战,双手欲将对方揉碎,抚烂,宝贝入口将对方刺穿、顶垮、吸弯、折断、夹碎。

    狂战猛玩了两个时辰,二人才大汗淋漓、脏物满身的息火停战,云收雨住。

    仲达捏弹着其**,轻拔她下体“桃源”入口处的翕张花蕾,边淫声道:“美人,刚才一战可否精彩?”

    丽蓉边扭动着下体,边为他抚枪,浪声道:“亲亲,你好骁勇哇!跟那该死的‘龙之子’同样厉害,而且我最欣赏你这独特的粗野,你越粗野我就越兴奋、舒服!

    你真是一个好男人!”

    仲达伸三指插入其“桃源”,边搅动得她大声痛叫,边淫声道:“美人儿,没想到你的**竟这般强!若是平常的两个男人同时上你,只怕也满足不了你!不过,刚才你还是比我先败下阵来!嘿……我这样以指代枪插得你是否很刺激、很爽适呢?”

    那淫女已被其直抵指末,锋利的指甲刺刮得她最为柔嫩的洞壁阵阵钻心的疼痛,仲达的食、中、无名三指全深深的插进穴内,并使劲的在内翻江倒海,抽刺猛疾。

    那淫女此刻再也受不住大声痛叫起来,并用双手拉其正暴虐的手指,仲达抽出手来,鲜血即从她穴内急涌而出,他用指沾了一滴血硬送到正张口呼“痛”的丽蓉口中,并狂笑道:“美人,**…

    …好滋味吧!哈……“

    那淫女竟出人意料的伸出香舌将那气味难闻的血滴全舔入口中,仲达微怔,遂大喜,眼珠一转,又有诡计,他用手将其腿掰得大开,使正流血的“桃源”口暴张,“嘿嘿”淫笑片刻,他一咬牙,目露凶光的挺起长枪,猛顶“桃源”。

    丽蓉不禁被他这粗野无比的攻势所刺痛了,不由“哎哟”一声娇呼起来,仲达闻声,更是兴奋,握住她的纤腰更狂烈的攻击起来,疾速的连连挺拍,直杀得她娇吟连连,浑身剧颤,疯狂的扭腰挺臀。

    她即痛又爽的娇呼着,仲达却咬牙连攻着,她的洞壁湿润万分,抽刺起来较为少力,回壁的夹击令他舒畅不已,他兴奋的一口气连攻了五六十下,一阵酥痒过后,枪头便痒得痉挛起来,他忙尽力拔出长枪,“叭”的一声异响,“桃源”巨大的吸力发出了两件宝贝的离合声,一滴乳白色的带着扑鼻腥味的粘乎的液体滴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仲达一声荡笑,握枪送于丽蓉樱口中,她忙欲避过,已是不及,长枪自动抽搐着喷射出许多粘乎乎的白色液体,全射入了她的口中,有几滴尚溅荡在她丰满白嫩的乳峰上,让人恶心作呕。

    丽蓉在他用枪头于自己的粉脸、乳沟处粘摩的快感中,将那些精液全咽下喉间。

    仲达见状,淫笑不止,得意地说:“美人儿,怎么样?这刺不刺激?等有空我再让你尝尝更新鲜、刺激的乐趣!”

    丽蓉连叹道:“亲亲,你真了不起!竟连我这大淫女也对你的花招赞叹不绝!

    这确实很刺激,不过,我的‘桃源’可被你的指甲大概刮破了,很痛呢!看,还在不停的流血?我真的又喜又怕…

    仲达搂住她又是一阵狂揉猛摸,然后,才将她拦腰抱起放入浴盆,二人相互洗浴,边商议着如何对付龙天扬……

    “亲亲,我想在还有十几天即到的八月十三我过生日那天,施展媚术,留住‘龙之子’和他交欢,然后在茶或酒中下一些迷药,让其喝下,等其昏迷时,我再将其功力尽数吸进体内,那时,你就不费吹灰之力可将其收拾了!本来我趁他昏迷时,就可将他毙于掌下,但是,一来我要导功入体内,不便分神;二来我师父若知道是我杀死了‘龙之子’那他就不会放过我的!所以,你必须于那晚在旁相助!”

    仲达紧握着她的**,揉捏着,边笑道:“你这个**,可真会‘借刀杀人’呀我倒成了你杀人的工具了!不过,事成之后我要将你纳为我的小妄,供我玩乐…

    …”

    丽蓉握住他的长枪,浪笑道:“你杀了‘龙之子’后有你的师父为你抵挡我师父,你放民吧,还有我吧!到最后的紧要关头,你若保不了性命,我宁愿叛师也不舍得亲亲你死呀!我还要你侍候我呢!”

    仲达搂住她的纤腰,又是一番粗狂的手足之欲后方起身穿衣……

    缠绵了大半天,丽蓉这淫女便告辞道:“亲亲,我得回去了,不然‘龙之子’该生疑了!我等你……”

    这对狗另女互拥吻抱了—阵,丽蓉便飘然而去,往襄阳如风赶回。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