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误中奸计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四十九章 误中奸计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由于好些日子以来,龙天扬便疏远了丽蓉这淫女,这—个多月来未曾与其共享鱼水之欢了,再有两三天便是她十六岁的生日了,虽然厌恶她淫荡不羁的生活,但怎么说也是他龙天扬曾破过身的女人,于是这两日来便忙着为其准备一切,众人忙碌不已。

    经过两日的精心布置,府里府外皆装饰的甚是豪华悦目,生日这天,丽蓉装扮的更是妖艳、俏丽无比,吸引了前来贺喜的所有男人,他们为龙天扬能拥有如此貌绝的美女而赞不绝口,羡慕不已。

    丽蓉更是得意万分,她频频的向众人乱抛媚眼、秋波连送……送得他们又惊又喜,魂不守舍,更疑惑的是,她放荡不羁的**生活,众人虽有耳闲,并有些英俊体壮之人也与之偷偷共赴巫山**,共享鱼水之欢过,但那只是暗中偶尔有的而己,万没想到,她竞以今天精心装饰下更为艳丽的美姿,公然向众人乱送春意。

    喜宴上众人皆借机细睹其艳容,向她频频劝酒,不一会,她的脸蛋便娇艳如水,神态便放浪起来,喜得男人们心痒难耐,想入非非……

    龙天扬见状,恐其在大庭广众之下会引起喧哗的失态,忙把她拦腰抱住,送她回绣房休息,众人嘻笑热闹的吃喝着……

    龙天扬皱眉注视着躺在怀里百媚横生,千娇百态的美人儿。心里不由义气又冲动,丽蓉此刻变得比往常更能令男人动心,她比先前来襄阳时义显成熟、有风韵,如果是—个嗜色如命之人见到她,那他的魂魄一定会被其勾走大半的。

    诧红的醉人脸蛋,口中吐气如兰,浑身散发出成熟女子的娇华芳香,煞是迷人,剧烈起代的胸脯,那由于刚才在龙天扬的抱摩下所蹭开的半裸雪白的乳峰,在柔和的红烛光亮下放散出迷人的光泽,那深深的乳沟、令人魂魄全失的美妙**已在那一身薄纱的掩饰下,线条毕露,若隐若现的呈现在龙天扬身下。

    他将她放下帐榻上,有些情动的凝视着她异常抚媚、娇艳的迷人**,心中不由升腾起这一个多月以来对她所有蓄存的**,这仅仅是**,而不是爱,**是他对她的生理要求,于是,他轻轻揭掉其薄轻的纱衣,那令为之垂涎三尺的娇躯便只剩下一件巴掌大的鲜红内裤了。

    正在他俯身亲其**时,她睁开醉眼,柔声道:“亲亲,你今晚别走,正值喜事,你难道连一点礼物也不送给人家嘛?别走!陪我一晚!”

    龙天扬被她那令人赞叹、遐思不己的娇态逗得有些抑制不住了,再中上他也有五六分醉意了,便微笑着点点头,道:“好!美人,今晚我就陪你渡**,赠送给你一个满意的礼物,哈!”

    她“嘤咛”一声,送上一个醉人的香吻,便伸直上身将他的脖子用力接紧,并用挺弹的**在其胸膛上蹭磨着。

    龙天扬被她己与黄凤翔同样的娴熟的**手段逗得欲火中烧了,经过多次的上阵经验,他熟知她这个淫荡无比、**极强的女人在交欢时是需要粗野、狂暴的进攻方式,于是,他便将她下体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扒下来,然后,便故作粗野的揉捏着她的乳峰和半臀,并用三指插进其已豁然开着的“桃源”,在内翻搅挺进……

    刺激得她浑身剧颤、抖动、挺拔、起伏不止,并亢奋的乐极娇呼不停,她伸出双手为他麻利的褪掉衣袍,脱的一丝不挂,并调逗的其长枪昂首威武的对她虎视耽耽,一副不可一世的神勇之态。

    二人一阵抚摸后,便箭上弦,大刀阔斧的杀伐起来,你来我往,枪来洞迎,我挺我送,战鼓隆隆的忘死拼杀着,乐得二人痛呼不己……

    一个多时辰后,二人战了一轮,丽蓉兴奋的娇喘着对龙天扬说:“亲亲,今日是我喜日,你不敬我几杯喜酒吗?我去拿一壶酒来,你得敬我几杯!”

    说着,便从其枪下起身,**着身子去取酒了,她来到厅内,取出一壶酒,打开壶盖,却神情慌张的从案上的香炉下取出一褐色纸包,将其拆开,把那里面红色粉状的东西倒进了壶内,然后,边走边摇着壶……

    龙天扬高兴地凝视着她,柔声说:“美人儿,就让为夫敬你几杯,祝你越长越美!”

    丽蓉喜不自胜的上前给了他一个香吻,更是妩媚万分,分接过酒壶和酒盅,满满地斟了两盅,端起一盅递于她,然后端起另一盅,道:“来,美人儿!我们干!”

    二人一碰杯,便抑脖饮下了,杯来盏去,转眼二人已饮下了半壶酒,只觉浑身燥热无比,丽蓉乘他未注意,便塞进了一个如豆的朱丸于口中,然后拥其又上榻上狂欢蛮战。

    龙天扬喝了此酒后,只觉浑身酷热,**陡升,但脑内却有些昏沉,正在惊疑时,丽蓉已将他拥至榻上,然后骑在其腿根,抓住他的长枪就向自己的“桃源”刺去,随狂极的起杖旋舞着,龙天扬只觉欲火炽至己极,暗道:“这一定是刚才这骚娘们在酒中下了春药,看来我今夜我得大泄特泄了!”

    他情不自禁的狂顶着,她旋舞得更快了,兴奋的乐不可支,娇吟连连。

    龙天扬头脑己逐渐混乱,但长枪却愈战愈勇,大显神威,突然,他感到功力如决堤的江水般狂泻而出,一发而不可收拾,蓦然大惊,他几度欲挣扎起身,但却感到**难抑,身不由已的直挺长枪攻击着身上的女人。

    龙天扬瞳孔暴睁,惊骇已极的注视着那正在他身上浪笑不己,似是舒爽己极的丽蓉,奋力捂着昏眩的脑部,责道:“骚婊……婊子!你……你在害我……的功力……快停下!”

    丽蓉得意的淫笑不止,并将蛮战而出的脏物送进一些他口中,戏谑道:“亲亲,今日你侍候的我最是舒服!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幸福,以后想有此良机就只怕…

    …哼!告诉你吧,刚才我在酒中下了催淫迷药,我让你昏迷不清,然后吸取你的功力,我将你……为我死于你手的未婚夫颜元报仇!

    你知道吗?我这所做出的一切,都是为了替颜元雪仇!现在该死应瞑目了吧!

    不过,我还得告诉你?

    马上要杀你的人就是司马仲达,你让他成了独臂残废,又害死了他的妹子!这些仇……他会向你讨回的!等除了你之后,我就要和他生活在一块了!哈……我和你好,一方面是为了让你这绝世美男满足我的需要,另外就是以身诱住你而伺机为颜元报仇,现在你都明白了吧!“

    龙天扬气得浑身哆嗦,却又挣扎不得,功力已快泄完了,他唯有怒瞪着这在他身上狂欢卑鄙淫女!

    突然,传来一阵阴笑声:“嘿……‘龙之子’现在你该死在我司马仲达的手上了!没想到你也会有今日!”

    人随话到,司马仲达已如鬼魅般出现在榻前,并淫笑着用手在丽蓉的**上揉抚,并狂吻着其娇呼启开的樱口。

    龙天扬气极骂道:“你……你们这对狗男女!我饶不了你们!”

    仲达边逞手足之欲,边狞笑道:“‘龙之子’你活活搞死了我的女人,又斩断了我的右臂,还害死了我的妹妹……这些我都要向你讨回,拿命来吧!”

    话音未落,他停止了抚揉,却恶狠狠地运气劈掌向龙天扬头顶击下。

    龙天扬即将功力尽竭,且与那淫女正激烈銮战着,哪还能闪身避过。

    突然,有一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天扬莫惧,为师救你!”

    话音未落,龙天扬只觉眼前有人影象是凭空而现一般,来者航—,他如闪电般抓住了仲达即将击至天扬头皮的如刃手掌,并令人目不暇接的倏出右拳重击在其前胸上,仲达狂喷了一口鲜血,身子倒飞破窗而出。

    正在享受欲极之乐的淫女丽蓉,忽见其师到来,便知不妙,只听航一痛悔道:“你这孽畜,竟害得你师兄已失功力……你这不知联耻的淫女,悔当初真不该救你,才导致了乾坤颠倒,‘破凰’当生,这一切……一切都是你所造成的!我要杀死你丽蓉还在乐极起杖,只见航一五指箕张,陡然挟着罡气闪电的抓下,忙欲躲避,己来不及,航一如钩的五指己深深抓入了她的颅骨内。

    顿时,红白相交的液体便喷射而出,丽蓉顿时惨叫一声,香消玉殆。

    航一悲恸至极的摇头自语道:“唉!这淫女……难道就是天意?看来真是天意如此了!‘’说完,他的眼里己噙满了泪水,一眼瞥到正在挣扎的龙天扬,他遂痛惜的一掌推开还在龙天扬身上的丽蓉这淫女。

    龙天扬的长枪经久战之下,己生疼痛,又吃师父推开那淫女的一折,长枪立时疼痛不己,“叭”的一声异响,长枪从那粘乎乎、脏兮兮的“桃源”内跳了出来,峭然耸立。

    航一心疼的将龙天扬扶起起,将他身上的污物擦净,然后运气抵在他背后的“中枢”穴上,为其治疗损精过多的而引起的乏力、昏眩等状,片刻过后,龙天扬神智全清,忙穿衣下榻叩谢师父。

    航一无限忧伤地扶起他,悲叹道:“天扬,看来你虽有‘天命之相’但天意却不顺应,平定这乱世的使命只怕要落空了!这全怪我……不该救了丽蓉那淫女,现在你的功力尽失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结果!天意……为什么‘破凰’会赢了‘天命’呢?唉:这乱世……”

    龙天扬忙安慰道:“师父,你不必太悲伤!

    拯救这乱世……我们己尽力了!现在可能真的是天意了!不过,历史上是司马氏最终夺得了天下,只要他能体恒民众,造福百姓就行,我们并不能追究是非要哪人来统治天下!只要天下太平,百姓能安居乐业就行!“顿了顿,他忽地坚定地道:“师父,我记得你于几月前和我们救出凤翔时说过,龙凤坠牌能带我和风翔回到自己从前的国度!我相信这是事实,因为我们来到这乱世时就是一条神奇的金龙把我们带来的……现在,我已经无任何力量了,重要的是刘备己取得了大半领地,并建立西蜀了,他有孔明、庞统等人辅佐日后也成大业,所以,我也不用留下帮佐,我想离开这乱世,回到自己从前那和平安乐的国度去,那里没有战争……是人人向往的地方,因而,我决定要回去……

    航一沉吟片刻,沉重地点点头,说:“天扬你我师徒一场,我真舍不得你……

    既然你已帮助玄德公取得了如此基业,那他们以后的拯国救民的路就较为易走了,你既己注定要走,我也无话可说,这乱世是不能适应你们的,而且你也尽力而为了…

    …既是如此,我就唯有祝你……祝我和风翔那妹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早生个白胖小子!“龙天扬不由转悲为喜,跪地恭敬地道:”多谢师父美言!以后徒儿不在你老人家身边,你得多多保重呀!……“师徒二人各叙情怀,难分难舍。

    突然,黄凤翔和冬梅等五女赶到房来,随后,刘备、孔明、庞统等众人才赶来了。

    航一将刚才所发生的惨事及龙天扬想返回故国的事全沉重地告诉了众人。

    还未待他说完,冬梅、月英、小乔等众女全痛哭流涕的上前紧紧抱住他,肝肠寸断,悲痛不己,皆出言挽留,那场景既是一个铁石心肠之人也会感动得潸然泪下。

    龙天扬环视着众妻妄,亦泪流满面地与她们相拥哭诉着:“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呀!但是现在我只是一个毫无能力的常人,这丽蓉这骚女人害得我……但愿来世能和你再聚吧!”

    众女闻言,更加悲痛,毕竟他们已生活了一段时日,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他们夫妻间相处得如胶似膝,感情深笃呢?

    龙天扬强忍悲痛的心情,转首对刘备道:“玄德公,现在你的大业已成,你的拯国救民的凤望一定能实现的!以后请各位皆倾力相助玄德公一统千秋功业,扬名万世!诸位请保重!”

    说完,龙天扬便在众女的断肠哭求下走出房门,但又恋恋不舍地柔声道:“我对不起你们!害得你们以后独守空房但我也没有办法带你们到我的国度去过着那和平安乐的生活:这难道是天意、是孽缘?请你们原谅我……”

    众女痛苦不己,突然,仲达与其师乾空从前院走来,张飞见状,便怒不可遏,欲上前动手,龙天扬忙阻止道;“张将军,且勿动手!我有话对仲达说!”

    仲达惊讶地注视着他,面现迷惘之色,龙天扬目光冷沉,面色冷峻地凝视着他,沉声道:“司马仲达,我实话对你说吧!你司马氏虽夺得了天下,但你得答应我要爱民如子,体恤百姓,造福他们!不然你虽夺得了天下,但将会于不久而又如腐朽不堪而混乱的汉王朝一般被别人取代!你好好三思吧!”

    仲达虽对他有敌意,但见其神色凛然,证据沉重而又言之有理,遂点头沉声道:“‘龙之子’你我虽是敌人,但你这番话我会记住的……”

    龙天扬环视了众人一眼,便将黄凤翔牵到身旁,然后从怀里掏出龙凤玉佩,心里默念:龙呀!

    你快出现吧!将我带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吧!

    突然,他身上的龙凤坠牌放出耀眼夺目、令人头昏目眩的大片灿光来,众人忙抬手遮目,正惊讶时,只闻雷声滚滚,电光闪闪,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

    忽地,漆黑的空中现出一片金黄色的祥云,且愈来愈低,陡见一庞然大物在云内腾翔,豁然从内探出一个偌大的昂首张口,须长牙突的龙首来。

    众人体然大惊,齐脱口惊呼道:“啊!龙!

    有龙腾下了!是‘龙之军师’手中的坠牌所发出的光而引来的……龙!“片刻,那龙已张牙舞爪摆头摇尾的俯冲而下,停在龙天扬与黄凤翔二人的头顶丈余高之空中。

    众人皆骇得避开一边,浑身颤抖,体若筛糠,面如土色,牙齿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蓦地,那金龙探龙往下,伸出如帘般长大的血舌猛然将龙天扬、黄凤翔卷入口中,然后腾空而去……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