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技穷狐尾现 智胜雪沉冤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血腥苏城正文 第十章 技穷狐尾现 智胜雪沉冤
(88106 www.88106.com)    顿饭工夫过后,朱家凤以一位翩翩绝世佳公子的姿态,安详地步出陈府大门。

    前文中已经说过,陈府与“狮子林”是紧邻着的,因此,朱家凤一走出陈府大门,必然经过“狮子林”外围一段围墙。

    就当她顾盼自豪地,自己也忍不住有点儿好笑时,忽然,那沉沉夜色之中,传来一声轻笑道:“哟!倒蛮像回事呀!”

    凭朱家凤的功力,自然语声一入耳,即能断定是来自“狮子林”内。

    但那语音太含糊,没头没脑的,令人不易理解。

    因此,朱家凤微微一怔之下,并未理会地,继续向前走去。

    但她走没三步,“狮子林”中又传出了一声轻笑道:“现在,才上灯不久,去高唐院瞧热闹,不嫌太早了一点吗?”

    这情形,等于已经是在指名向朱家凤说话了。

    朱家凤再度一怔之下,一挑“剑”眉,住步沉声问道:“阁下是冲着本公子而来?”

    围墙内的语声答得很妙:“是的,也不是。”

    朱家凤蹙眉问道:“此话怎讲?”

    围墙内语声道:“在下是冲着你而来,却不是冲着什么‘本公子’而来了。”

    朱家凤苦笑了一下,又是一挑“剑”眉道:“你是谁?”

    围墙内语声笑道:“进来瞧瞧,不就知道了嘛!”

    朱家凤冷哼一声,围墙内语声又飞快地接道:“虽然你已经是易钗而弁了,但毕竟还是一位大姑娘,像这等月黑风高的时节,寂静无人的狮子林中,最好还是不进来为妙。”

    围墙内的语声未落,朱家凤已又是一声冷哼,长身而起,越过围墙,向那发话处飞扑而下。

    但就当她越过围墙,飞扑而下的瞬间,那发话的人已到了二丈外的一株龙柏旁边,并清叱一声:“打!”

    随着这一声“打”,一蓬匆促之间,看不出是什么名堂的暗器,化成一片白点以“满天花雨”的手法向着朱家凤迎头射来。

    朱家凤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她飞扑而下之势,并未稍滞,但见她双手大袖一挥,一阵罡风,将那迎面射来的白点,震得倒射而回,人也跟着飘落那人身前,并冷笑一声:“还给你两个!”

    纤手一扬,两线白影,破空生啸地,直射那人前胸。

    那是一位身着青衫,以纱巾幛面的神秘人物。

    不过,由语声中判断,此人显然也是一位年轻人。

    他从容地徐伸两指,挟住朱家凤回敬给他的暗器之后,才含笑说道:“高明!高明!佩服!佩服!”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挟着的暗器拨弄着。

    事实上,那根本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些由纸片搓成的纸团儿。

    由一些纸片当成暗器,而能发挥到像方才那种威力,目前这两人的功力之高,也就不难想见了。

    朱家凤冷然注目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对我突施暗算?”

    蒙面人笑笑道:“在下可没有伤着你呀!”

    朱家凤沉声道:“少废话……快答我所问!”

    蒙面人反问道:“如果在下拒绝回答,你是否要将令尊请出来帮忙呢?”

    朱家凤冷然接道:“用不着!”

    “有种!”蒙面人一伸大拇指道:“真算得上是侠门虎女。”

    不等对方接腔,又含笑道:“俗语说得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在下鸡肋难当虎腕,我看还是早点开溜,才是趋吉避凶之道……”

    他的话没说完,朱家凤已截在他的前头冷笑一声道:“想走,没那么简单。”

    蒙面人苦笑道:“在下惹不起,逃也不可以吗?”

    “不错。”朱家凤冷笑着接道:“我要瞧瞧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变的……”

    话声中,欺身扬掌,疾如电闪地,自蒙面人脸上的幛面纱巾抓了过来。

    蒙面人闪退丈外,一面笑道:“朱姑娘,请饶了我吧。”

    朱家凤如影随形地,飞扑而上,一面怒叱一声:“狂徒躺下!”

    蒙面人以毫发之差,避过了朱家凤含愤之下所发出的凌空一指,长身而起,向园外飞射,一面并笑道:“朱姑娘,在下少陪啦!”

    朱家凤卸尾疾追,一面冷笑道:“狂徒,纵然你逃到天边,我也非得抓住你不可……”

    就这两句话的工夫,两人已在屋顶上飞驰了百丈以上,看情形,蒙面人的轻功,似乎比朱家凤略逊一筹,因而双方的距离,也就越缩越短。

    蒙面人似乎有点心虚地,边逃边笑道:“朱姑娘,在下不能不提醒你一声,前面有我的同伴在等着,到时候,你吃了亏,可别怪我不曾打过招呼。”

    朱家凤笑道:“狂徒,你尽管将你的帮手都叫来,我如果皱一下眉头,就不配姓朱。”

    蒙面人呵呵一笑道:“不姓朱,准备跟谁姓呢?”

    两人口中没闲,脚底下却是越来越快速。

    朱家凤冷笑一声道:“狂徒,你如果自信是一个男子汉,就该停下来,咱们好好的比划一下。”

    蒙面人笑道:“朱姑娘,只要你能赶到我前面来,还怕我不跟你讨教吗?”

    “好!”随着这一声“好”,朱家凤的娇躯,突然腾射而起,疾愈激矢似地,一泻而前,飘落蒙面人前面丈远处,冷笑一声道:“现在,你怎么说?”

    蒙面人呵呵一笑道:“朱姑娘,你上了我的当啦!”

    朱家凤一怔,说道:“上了你是什么当?”

    蒙面人笑了笑道:“我已经由你的轻功身法上,确定你的武功来源了。”

    朱家凤哼了一声道:“我不信!”

    蒙面人漫应道:“当我提出具体事实来时,你就会相信我所言不虚了。”

    不等对方开口,又立即接道:“朱姑娘,这儿非谈话之所,咱们到那株古柏下面去,再作详谈可好?”

    说着,并向城墙外面约莫箭远之遥的一株参天古柏一指。

    原来他们于不自觉间,已奔驰了大半个苏州城,而到达城墙边缘。

    朱家凤向那株参天古柏望了一眼,没有接腔。

    蒙面人含笑接道:“千万放心,到目前为止,你我之间,还是是友非敌。”

    朱家凤哼一声道:“即使是敌,我也不怕。”

    蒙面人笑了笑道:“侠门虎女的芳心中,怎会有‘怕’字哩!好,在下先走一步。”

    话落,长身而起,有若天马行空似地,向那株古柏上疾射而去。

    朱家凤入目对方那轻功身法,竟然与自己的身法极为近似,而火候方面,似犹胜过她一二筹,这情形,不由使她呆住。

    她禁不住心念电转道:“原来,方才他是藏了私,现在所表现的,才是他的本色的……”

    她这里念转未毕,那蒙面人已在古柏之下向她招手,并扬声笑道:“快点过来呀!”

    朱家凤一挫银牙,也飞身泻落那株参天古柏之下,冷然一哂道:“还有什么表演吗?”

    蒙面人笑道:“暂时没有了,现在我们先讲故事。”

    朱家凤注目问道:“我先要知道你是谁?”

    蒙面人这才揭下幛面纱巾,含笑问道:“咱们不算陌生吧?”

    原来这位蒙面人就是于君璧。

    朱家凤微微一愕之下,才披唇一道:“原来是于相公,真是失敬得很。”

    “姑娘还在生我的气?”

    “岂敢!”

    于君璧向着她抱拳长揖,微笑道:“姑娘容禀,在下之所以故意蒙着面,藉机逼出你的轻功身法来,是有其如此的原因。”

    朱家凤漫应道:“是嘛!”

    说着,人已在古柏之下,就地坐了下去。

    于君璧也在她的对面坐下,苦笑了一下道:“姑娘好像不相信。”

    朱家凤“唔”了一声道:“那就要看你所说的理由,够不够充分了。”

    于君璧庄容接口道:“首先,我要向朱姑娘请教一件事,姑娘的师门来历,即使对你们自己人,也仍然是讳莫如深吗?”

    朱家凤点点头道:“不错。”

    于君璧接问道:“令师也曾经向你说过,有一天,有人能一口道出你的武功来历时,你就可以说出自己的师门来?”

    朱家凤“唔”了一声,说道:“不是可以说出,而是不妨说出,这该是有伸缩性的。”

    “这是说。”于君璧含笑,道:“要看当时的情况而定?”

    朱家凤点点头道:“不错。”

    一顿话锋,又注目反问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于君璧笑道:“这又不是什么绝对机密的事,我能知道,也就不足为奇啦!”

    朱家凤淡然一笑,道:“好,请说下去。”

    于君璧笑道:“在下还要问一句话,令师也曾说过,当有人能一口道破你的武功来源时,也就是他公开身份的时候?”

    朱家凤点首,道:“不错。”

    “那么,我现在就要指出你的武功来源了。”

    “我正恭聆着。”

    于君璧目光深注地,道:“姑娘的武功,是源出于‘阿尔泰山’的知机子老前辈。”

    朱家凤一怔道:“你是怎知道的?”

    话已出口,才自觉是多此一问地,又“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也是知机子老前辈的传人?”

    “不错。”于君璧点首接道:“现在,你不再恨我故意逼出你的轻功身法来了吧?”

    朱家凤抿唇一笑道:“对了,你是几时开始,怀疑我的武功,是源出于阿尔泰山的?”

    于君璧含笑接道:“当你在巫山十二峰中,以借力回飞手法,杀死那位贺家堡的贺堡主时,我就开始注意了,不过,由于当时距离太远,看得不太真切,还不敢确定,所以,方才不得不故意使点心机,当你施展出本门的‘天马行空’轻功身法时,才确定我的猜想没有错。”

    朱家凤笑了笑,说道:“确定了以后呢?”

    于君璧正容接道:“确定以后,就该你说出令师的来历了。”

    朱家凤歉笑道:“很抱歉,到目前为止,我也还不知我自己的师傅是谁。”

    于君璧不由一怔,说道:“竟有这种事?”

    朱家凤正容接道:“事实上确是如此,我只知道有这么一位师傅,却不知道师傅是什么人。”

    接着,又嫣然一笑道:“你已算是一口道出了我的来历,等我见到他老人家时,将这情形说明,我想他老人家一定有个交代的。”

    于君璧苦笑一下道:“令师是男人还是女人?”

    “是男人。”朱家凤接口道:“是一位显然戴着人皮面具,作落拓文士装束的人。”

    “为什么要这么神秘?”于君璧蹙眉道:“对于这么一位神秘的陌生人,你怎会接受他作你师傅呢?”

    朱家凤笑道:“他老人家是那么慈祥,又能够获得极高深的武学,我为何不接受。”

    一顿话锋,又含笑接道:“不过,这事情,是经过家父准许的。”

    于君璧接问道:“令尊和令师之间,也见过面?”

    朱家凤点首道:“两位老人家不但见过面,也谈过话,而且还谈得很投机。”

    于君璧笑道:“令尊连令师的姓名来历都不知道,还能算是谈得很投机。”

    朱家凤娇笑道:“但事实上,两位老人家,的确是谈得很投机的。”

    于君璧注目问道:“令师之所以这么神秘,是否也曾向你解释过理由?”

    朱家凤点首接道:“有的,他老人家自认一位很平常的人,由于负有替师门清理门户的特殊任务,在师门叛徒不曾查出之前,不愿有人知道他老人家怀有极高深的武功。”

    于君璧笑道:“话是不错,只是,连自己的徒弟也要瞒着,这未免太过份了吧。”

    朱家凤娇笑道:“他老人家说得好,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泄漏的机会,所以,还是密一点的好。”

    于君璧沉思着接道:“朱姑娘,见到令师时,请代我问候,并希望他能同我见见面。”

    朱家凤注目接口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于君璧正容接道:“就是为了清理门户的事,两个人各自暗中摸索,总不如两个人商量着作的有效呀!”

    朱家凤点首接道:“好的。”

    接着,又忽有所忆地,注目问道:“于相公的武功,也是直接获自知机子老前辈?”

    于君璧点点头道:“不错。”

    朱家凤笑道:“如此说来,我岂非是要叫你师叔才对。”

    于君璧含笑接道:“是啊,还要磕三个响头,才行哩!”

    朱家凤娇哼一声道:“你想占我的便宜,我才不上当哩!”

    “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呀!”

    朱家凤娇嗔道:“我不过是试试你诚实不诚实而已。”

    于君璧笑了笑,问道:“试验的结果如何?”

    “这结果嘛!”朱家凤娇笑道:“不但不够诚实,而且还很滑头。”

    于君璧苦笑道:“我的好姑奶奶,我不再要你磕头,总该可以了吧?”

    朱家凤胜利地一笑道:“我又没有骂你,干吗那么紧张的。”

    于君璧讪然一笑道:“走吧!现在去高唐院瞧热闹,也差不多了。”

    朱家凤笑了笑道:“话还没说完,就想走。”

    于君璧一怔道:“还有什么话没说完的?”

    朱家凤漫应道:“如此说,你是怎么获传知机子老前辈的绝艺?所谓清理门户,又是怎么回事?以及你与家师二人,为何都不称知机子老前辈为恩师,而只称前辈……”

    于君璧已站了起来,截口笑道:“这些,且等去高唐院瞧过热闹之后,再向你说吧!”

    朱家凤还是赖在原地没动,一面摇首接道:“不!我要你现在就说。”

    于君璧含笑接道:“姑娘,我不能不提醒你,听故事,迟一点早一点都没有关系,但是瞧热闹,要是去晚了,可就不同啦!”

    朱家凤霍地站了起来,道:“好,带路!”

    忽然,一声清叱遥遥传来:“匹夫留下命来!”

    于君璧连忙低声说道:“姑娘,咱们避一避。”

    话声中,已拉着朱家凤的一只左手,就地腾拔而起,隐入那株古柏的浓密枝叶之中。

    他们两位刚刚藏好身形,只见两道人影,约莫相距十五六丈之遥,风驰电掣似地,向古柏旁疾射而来。

    古柏旁约莫五丈远处,有一片狭长而宽度仅约一二丈的草地。

    而前面那道人影,就在那一片草地上停了下来。

    紧接着,后面的人也跟踪飘落,两人相距丈五左右,默然对峙着。

    于君璧一面向那两人打量着,一面以真气传音向朱家凤说:“快摒住呼吸,这两人功力奇高……”

    前面那位,是一位乡农装束的灰衣老人。

    后面的那位,则是一位身裁婀娜多姿,面幛青纱的青衣妇人。

    那两位对峙少顷之后,那灰衣老人才淡然一笑道:“老夫的命,是现成的,而且,也已经留下来了,怕只怕你没这个胆子来取。”

    青衣妇人那透过幛面纱巾的一双美目中,寒芒一闪地,沉声问道:“你是杨天佑?”

    灰衣老人笑道:“你认为我是谁,就暂时算谁吧!”

    青衣妇人冷笑道:“名震江湖的杨大侠,竟然会藏头露尾地,不敢见人!”

    灰衣老人含笑接道:“我这个人,一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我不以本来面目见你,也就不足为奇啦!”

    青衣妇人哼了一声道:“你这算是已经承认是杨天佑了!”

    灰衣老人笑了笑道:“夫人,何必那么认真哩!”

    青衣妇人忽然冷笑一声:“好!等我揭下你脸上的鬼皮,看你还能不能故弄玄虚,擅闯良民住宅。”

    “良民住宅?”灰衣老人呵呵一笑道:“高唐院的老板娘的住宅,还能算是良民住宅?”

    青衣妇人点首接道:“当然,高唐院虽然人人可去,但老板娘的住宅,却是不容擅闯的。”

    灰衣老人笑道:“但我已经闯过了,而且也已知道,你们这个高唐院,就是最近暗中活动着的,一个极神秘的江湖组织,你又能将我老人家怎么样呢?”

    青衣妇人冷冷地一笑道:“不怎么样,只要你留下命来就行。”

    “呛”地一声,已亮出一枝青钢长剑,沉声接道:“亮兵刃!”

    灰衣老人漫应道:“我老人家的规矩,一向是要等别人进招后,才亮兵刃的,所以,你尽管先请。”

    青衣妇人哼了一声,随即神色一整,右手长剑斜指对方,左手捏诀,缓步围着对方绕起圈子来。

    这时,躲在古柏上偷窥着的于君璧,以真气传音向朱家凤道:“朱姑娘,这灰衣老人,果然是杨大侠的化身吗?”

    朱家凤传音答道:“不对,连口音都一点也不像呀!”

    于君璧含笑接道:“口音是可以临时改变,也可以服变音丸,方才,你又何尝听出我的口音来。”

    朱家凤接问道:“你已服变音丸?”

    于君璧道:“没有,口音变换方面的本领,我是与生俱来的。”

    “是天才?”

    “唔……”

    这两位,口在传音交谈着,但两人的目光,却一直是盯在草地上,那即将展开一场恶斗的神秘人物上。

    于君璧传音所发出的“唔”声未落,草地上的一场恶斗,已经开展序幕。

    只见那青衣妇人,忽然加快速度地,绕场疾奔起来,但那灰衣老人却始终稳如泰山似地,卓立当中,不曾移动分毫。

    青衣妇人长剑一挑,身随剑进,向灰衣老人左侧疾射过去。

    “呛”地一声,金铁交鸣过处,两人的身形,立即被那矫有若游龙的绵密剑式所淹没了。

    只听那灰衣老人呵呵一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朱家凤目注斗场,口中却向于君璧传音问道:“这位老人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可是,于君璧却似乎听而不闻地,毫无一丝反应。

    朱家凤这才扭头向于君璧瞧去。

    不瞧倒也罢了,这一瞧,可使得朱家凤几乎脱口惊呼出声。

    原来此刻的于君璧,精目中神光连闪,整个身躯,也发出轻微的颤抖。

    她略定心神,才伸手摇着于君璧的肩膀,传音问道:“于相公,你怎么啦?”

    于君璧这才歉然一笑道:“没什么,我太兴奋了。”

    朱家凤白了他一眼道:“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于君璧含笑接道:“先瞧热闹。”

    那草地上的恶斗,愈来愈激烈,但却没法看出是谁占了上风。

    当朱家凤的目光重新投向斗场时,只听那青衣妇人的语声讶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灰衣老人笑道:“那自然是表示此行不虚呀!”

    青衣妇人冷笑一声道:“我不相信你已知道我是谁了。”

    灰衣老人接道:“难道你不是知机子的叛徒?”

    青衣妇人忽然虚晃一招,疾退丈外,并沉声喝道:“停!”

    灰衣老人笑问道:“胜负未分,为何叫停?”

    青衣妇人冷然接道:“咱们说明白了再打。”

    灰衣老人笑了笑道:“我倒是想不起来,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青衣妇人那幛面丝巾一扬道:“你怎么断定我是知机子的叛徒?”

    “因为,”灰衣老人漫应道:“你在第一招的抢攻上,就泄了底。”

    青衣妇人接问道:“你认识那一招招式?”

    灰衣老人笑道:“难道那不是知机子所创绝艺,‘分光剑法’中的一式‘浮光掠影’?”

    青衣妇人冷哼一声道:“如此说来,你算是知机子的衣钵传人?”

    灰衣老人摇首接道:“不对,你既然是知机子的叛徒,该知道知机子是没有徒弟的。”

    青衣妇人接问道:“那你怎会获传知机子的武功的?”

    灰衣老人神色一整道:“夫人,你问得太多了,这时间,虚耗得多可惜!”

    青衣妇人冷笑一声道:“好,咱们就在艺业上分一个强存弱亡吧!”

    话落手起,“呛”然巨震声中,两人又龙争虎斗地缠斗在一起。

    这时,那藏在古柏上的朱家凤,又以真气传音向于君璧问道:“于相公,你看这二位之间,谁的功力较高?”

    于君璧却反问道:“你说哩!”

    朱家凤娇嗔地说道:“是我先问你的呀!”

    于君璧笑了笑道:“我要先听你的意见。”

    朱家凤哼了一声,说道:“这算是考验我?”

    于君璧占首笑道:“可以这么说。”

    朱家凤一挑“剑”眉,说道:“我偏不说。”

    于君璧笑道:“偏不说,就是表示你看不出他们之间的高下来。”

    朱家凤又哼了一声:“使激将法也没用,不说就是不说。”

    于君璧忽然岔开话头,道:“等一下,又有人来了。”

    朱家凤“唔”了一声道:“我早就看到啦!”

    不远处,三条人影,以风驰电掣之势,往这边疾奔而来。

    于君璧传音笑道:“咱们赌上一赌,看那三个,究竟是帮谁的?”

    朱家凤漫应道:“人家才没兴趣跟你打赌哩!”

    于君璧冷笑接道:“人家没兴趣不要紧,只要你有兴趣就行啦!”

    那三道人影,已在灰衣老人与青衣妇人恶斗处的丈远外停了下来,是一男二女,女的是幽冥教的长公主和二公主,男的则是一位年约二十三四,长得颇为俊美的白衫书生。

    朱家凤入目之下,忍不住传音笑道:“还要打赌吗?”

    于君璧却传音一叹道:“幽冥教的人也到了苏州,这一场热闹,就有得瞧啦!”

    朱家凤也轻叹一声道:“比较起来,我方的实力,似乎略嫌单薄了一点……”

    这时,灰衣老人与青衣妇人的恶斗,已越来越激烈,连双方的身形也不易分辨了。

    那位长公主忽然娇笑一声道:“夫人,要不要我们帮忙?”

    青衣妇人扬声接道:“用不着。”

    接着,又沉声喝道:“你们三个当心一点,别让这老贼乘机开溜就是。”

    “是!”

    那三位同声恭应中,青衣妇人忽然惊呼一声,疾退二丈之外。

    灰衣老人却呵呵一笑,道:“失礼,失礼……”

    这同时,朱家凤也禁不住传音惊“啊”一声道:“原来是她。”

    于君璧传音问道:“她是谁啊?”

    朱家凤接道:“就是岑浩然的夫人卞青莲,也就是陈红萼的表嫂……”

    原来青衣妇人方才发出一声惊呼,是因为那灰衣老人以奇幻绝伦的手法,揭去了她的幛面丝巾。

    这片刻之间,卞青莲已镇定下来,并冷笑一声,说道:“老杀才,你好狡猾的手段?”

    “哪里,哪里,”灰衣老人含笑接道:“比起贤梁孟来,我老人家可够惭愧的啦!”

    卞青莲注目问道:“看情形,你早已对我们夫妇有了疑心?”

    灰衣老人点点头道:“不错,只是,我一直抓不到证据。”

    卞青莲冷然一哂,说道:“现在,你算是称心如意了,该可以表明你的身份了吧?”

    “不忙,”灰衣老人笑了笑道:“现在还不到时候。”

    卞青莲冷笑一声,道:“其实,我早就断定你就是杨天佑了,何必还要藏头藏尾的!”

    灰衣老人笑道:“至少你还没证实,是也不是?”

    不等对方开口,又立即一整神色,说道:“现在,敬请卞夫人回答老朽几个问题。”

    卞青莲“唔”了一声道:“问出来试试看,能回答的,我自然回答,不能回答的,那就只好请多多原谅了。”

    灰衣老人注目问道:“贤梁孟就是幽冥教的幕后主持人?”

    卞青莲淡然一笑道:“我也借用阁下方才说过的一句话,你怎么猜,就怎么算吧!”

    “还有。”灰衣老人接问道:“你们将陈红萼藏到哪儿去了?”

    卞青莲冷哼一声道:“这问题,我正要问你哩!”

    灰衣老人苦笑一声,道:“干吗问起我来?”

    卞青莲冷笑一声道:“人是你把她藏起来了,我不问你问谁!”

    灰衣老人注目接道:“卞夫人且说说看,我有什么理由要将陈夫人藏起来?”

    卞青莲哼了一声道:“咱们各自心中有数就是。”

    “这句话,我倒是深具同感。”灰衣老人沉声接道:“卞夫人,我不能不向你忠告一声,陈夫人是一个无辜的人,她的遭遇,已够可怜的了……”

    卞青莲冷然截口道:“你跟我说这些干吗?”

    灰衣老人接口道:“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们好好地伺候她,别让她再受什么折磨。”

    卞青莲淡然一笑道:“别废话了,这些,且等以后的事实来证明吧!”

    灰衣老人点首笑道:“对!老朽也赞成。”

    卞青莲抬手向那后来的三个年轻人一指,冷冷地一笑道:“这三位,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

    灰衣老人含笑接道:“老朽恭聆。”

    卞青莲抬手依次指点道:“覃立,覃玉,覃玫,是幽冥帝君覃逸的太子,和长公主,二公主。”

    灰衣老人笑道:“真是幸会得很!”

    一顿话锋,又含笑接道:“这三位都是仙露明珠,人间麟凤,想必已尽获阁下真传了?”

    卞青莲娇笑一声道:“你老儿胡扯到哪儿去了。”

    灰衣老人一怔道:“难道他们不是贤梁孟的徒弟?”

    “当然不是,”卞青莲娇笑道:“你没听到,他们方才称我为夫人吗?”

    灰衣老人“唔”了一声道:“如果阁下所言属实,这事情就未免太以令人费解了。”

    卞青莲含笑反问道:“有什么值得费解的?”

    灰衣老人却将话题岔了开去:“阁下是否还有意再打下去?”

    这时,那卓立一旁的覃立,才抢先说道:“启禀夫人,主上有旨,请夫人立即回驾。”

    卞青莲一怔,道:“为什么?”

    覃立接道:“主上有要事相商。”

    灰衣老人忽然意味深长地,一叹道:“这个,可未免太可惜了。”

    卞青莲抬首注目问道:“有什么可惜的?”

    灰衣老人笑道:“目前,你们是四对一的局面,占尽了优势,如果就这么放弃了,岂不是太可惜。”

    卞青莲冷笑一声道:“你别得意得太早,‘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命令,我可以不接受的。”

    “好,好,”灰衣老人连连点首道:“那么,请!”

    那位长公主覃玉连忙接口说道:“启禀夫人,主上有紧急要事相商,请赶快回去。”

    卞青莲注目问道:“你们知道是什么事么?”

    灰衣老人呵呵一笑道:“卞夫人这一问,可就不够聪明了!”

    卞青莲注目问道:“此话怎讲?”

    灰衣老人笑道:“你想想看,即是十万火急的事,他们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前说出来呀!”

    卞青莲微一沉思,才冷笑一声道:“好!今宵暂时便宜了你!”

    灰衣老人抱拳一拱,纵声狂笑道:“多谢夫人高抬贵手,使得老朽又可以多活几天……”

    卞青莲截口冷笑道:“现在,你尽管狂,下次碰上时,我不会饶你的。”

    灰衣老人将先前揭下的幛面丝巾掷了过去,并含笑接道:“老朽投桃报李,这个还给你吧!”

    卞青莲接过那丝巾,双手一搓,碎成片片地,随风飘散,扭头向覃立等三人沉声喝道:“走!”

    只见四道人影同时长身而起,闪得两闪,就消失于沉沉夜色之中。

    灰衣老人却目注朱家凤,于君璧二人藏身的古柏,淡然一笑道:“是何方高人,热闹已经看够,可以下来啦!”

    于君璧,朱家凤二人互望一眼,双双飘落地面,于君璧并向灰衣老人抱拳一拱道:“这位老人家,小可这厢有礼了。”

    灰衣老人含笑点首,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原来是于老弟,那就怪不得了啦!”

    于君璧一怔,说道:“老人家认识小可?”

    灰衣老人拈须笑道:“难道你老弟不是于君璧于相公?”

    灰衣老人说这句话时,忽然换了另一种嗓音。

    朱家凤方自闻声一怔之间,灰衣老人却向她裂牙一笑,说道:“凤丫头不认识我了?”

    朱家凤这才恍然大悟地,欢呼一声道:“师傅,原来是您!”

    灰衣老人含笑接道:“你这疯丫头,准备去哪儿?干吗又换了男装?”

    朱家凤讪然一笑间,于君璧却抢先代答道:“老人家,我们正准备去高唐院瞧热闹哩!”

    灰衣老人佯嗔地道:“真是胡闹,女儿家,怎可以去那种地方。”

    朱家凤却冷笑岔开话题道:“师傅,您知道了于相公是什么人吗?”

    灰衣老人笑道:“于相公就是于相公嘛!这是什么稀奇的。”

    朱家凤娇笑道:“师傅,原来您也有您不知道的事情。”

    灰衣老人笑了笑道:“师傅又不是大罗金仙,那能知道那么多哩!”

    朱家凤神秘地一笑道:“师傅,您猜猜看,于相公究竟是什么人?”

    灰衣老人呵呵一笑道:“丫头,你别由门缝里看人,将师傅给看扁了!”

    朱家凤一楞,说道:“您老已经知道了?”

    灰衣老人“唔”了一声道:“对于别人,师傅不敢吹,但对于这位于相公么!我敢说,不猜则已,一猜就必然是猜个**不离十。”

    朱家凤娇哼一声,说道:“您且猜猜看?”

    灰衣老人漫应道:“这位于老弟,如果论起师门渊源来,你该叫他一声师叔才对。”

    朱家凤飘近乃师胸前,伸手向他的胡子上拉去,一面却撒娇道:“师傅,您好坏!”

    灰衣老人一闪身,避了开去,并笑嚷道:“使不得,这胡子是假的。”

    朱家凤忽然一“哦”,娇笑着说道:“对了,师傅,现在,是否该显示您的本来了?”

    灰衣老人淡然一笑道:“暂时我还不想这么作。”

    “为什么呢?”

    “理由跟从前一样。”

    朱家凤蹙眉接道:“方才,那卞青莲断定您就是杨伯伯,现在我也有这种想法了。”

    灰衣老人笑问道:“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呢?”

    朱家凤漫应道:“想当然啦!”

    灰衣老人正容接道:“丫头,师傅不能不提醒你:有一次,我同令尊闲谈时,杨大侠也是同时在座的,你还记得吗?”

    朱家凤不由得苦笑道:“这个,倒是记得的。”

    灰衣老人笑了笑道:“照你这么说,那就是有两个杨大侠?”

    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着的于君璧,忽然插口一笑道:“老人家,你不肯显示本来,小可不便勉强,只是,小可该怎样称呼你才对哩?”

    灰衣老人笑道:“这事情,好办得很,我穿着一身灰衣,叫我灰衣人,最是恰当不过,要不然,随便叫我张三,李四,都行。”

    于君璧蹙眉苦笑间,灰衣老人却向朱家凤沉声说道:“凤丫头,你先回去,我和于相公还有要事相商。”

    朱家凤娇笑道:“师傅,为什么要赶我走呢?”

    灰衣老人道:“不是师傅要赶你走,而是你必须回去告诉令尊和你的杨伯伯,李伯伯他们,免得他们遭受岑浩然夫妇的暗算。”

    朱家凤这才点点头道:“好,我走,我走……”

    朱家凤走是走了,但神情之间,却是显得颇为勉强。

    灰衣老人目注朱家凤的背影,消失于沉沉夜色之中后,才向于君璧笑了笑道:“老弟台,将就一点,就地坐下来吧!咱们得好好商量一下今后的行动方针……”

    X  X  X

    就当灰衣老人与于君璧二人,在古柏之下密商今后行动方针之同时。

    城内的陈家中,却已进入短兵相接的紧急状态。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三剑客中的老三“迷糊酒侠”朱伯伦,正与杨天佑左右的焦孟二将,在浅酌低斟着。

    正当这三位酒酣耳热之间,岑浩然,卞青莲夫妇却安详地走了进来。

    朱伯伦显得醉态可掬地,含笑说道:“岑兄,岑大嫂来得正好,焦孟二将说,……说我喝……喝醉了,贤梁孟看……看我是不是喝醉了呢?”

    岑浩然呵呵一笑道:“迷糊酒侠如果喝醉了,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卞青莲也附和着娇笑说道:“谁不知道朱三侠是千杯不醉的酒仙,怎么会喝醉哩……”

    “对!对……”朱伯伦结结巴巴地接道:“贤……贤梁孟不愧是……是我朱老三的知己……来……朱老三敬……敬贤梁孟一杯,先……先干为敬……”

    焦逸连忙将他的酒杯夺了过来,道:“三爷,你不能再喝了!”

    朱伯伦瞪了他一眼,说道:“笑话……我不能再喝,都让你们两个喝,是……是么?”

    岑浩然苦笑了一下道:“朱兄,不要再喝了,到我房间聊聊去,我有重要消息奉告。”

    朱伯伦打了一个酒呃道:“重要消息?是……是哪一方面的?”

    岑浩然含笑接道:“自然是有关红萼方面的呀!”

    朱伯伦精目为之一亮道:“你……你已经知道她的下落了?”

    岑浩然含笑点首道:“是啊!要是杨大侠在这儿,真会教他高兴得跳起来哩!来,咱们这就去。”

    说着,像要扶他似地,一只右手很自然地,搭向朱伯伦的右肩。

    但就当岑浩然的手掌,即将接触朱伯伦的肩头时,朱伯伦忽然连人带椅地,横飘五尺之外,并淡然一笑道:“岑兄,朱某鸡肋,难当虎腕,你还是饶了我这一遭吧!”

    岑浩然讪然一笑间,朱伯伦又含笑接道:“如果让你的右掌搭上我的肩头,我这条手臂,就算是报废了……”

    岑浩然缓步逼近,一面笑道:“朱兄真是在说醉话……”

    岑浩然截口沉叱道:“站住!”

    接着,却是冷笑一声道:“岑浩然,你以为我真的喝醉了!”

    岑浩然脸色一变道:“朱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伯伦冷笑着接道:“什么意思,咱们各自心中有数就是……”

    朱伯伦不愧是老江湖了,他口中在说着,一双精目,却一直在注意对方两口子的动静。

    这时,他忽然话锋一截道:“焦孟二将当心暗算!”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寒芒一闪,卞青莲已电疾出剑,一式“分花拂柳”,同时袭击焦孟二将。

    焦孟二将也似乎早已防到这一手,卞青莲长剑一出,他们两人也立即挥剑迎击,“呛”地金铁交鸣声中,三人已展开一场舍死忘生的恶斗。

    卞青莲并娇喝道:“浩然,夜长梦多,你还在等什么!”

    朱伯伦抢先笑道:“是啊……咱们不必虚耗时光了!”

    话落,一口酒箭,向岑浩然猛然喷了过去。

    岑浩然身形微闪,避过朱伯伦的那口酒箭,只听一阵“冬冬”声响过处,他后面的木壁上,已被朱伯伦的酒箭,射成一片有若蜂窝似地小洞。

    岑浩然挥剑进击,一面冷笑道:“好精湛的内家真力!”

    朱伯伦也拔剑相迎,并呵呵一笑道:“多承夸奖!”

    这房间的面积,本来就并不宽敞,有着焦孟双将与卞青莲的恶斗,已占去大部分的空间,因而朱伯伦一经和岑浩然交上手,立即有碍手碍脚之。

    三招一过,岑浩然首先发话道:“朱伯伦,咱们到外面去。”

    朱伯伦扬声冷笑道:“我同意……”

    话声中,人已穿窗而出,岑浩然也立即跟踪而出,两人就在室外的天井中恶斗起来。

    岑浩然边打边扬声问道:“朱伯伦,你是怎么知道的?”

    朱伯伦笑道:“你问的是哪一方面的事情啊?”

    岑浩然道:“自然是有关在下与青莲的事。”

    朱伯伦含笑接道:“这原因很简单,我朱伯伦虽有‘迷糊酒侠’之称,其实,我心中可并不迷糊,所以,对于贤梁孟的行动,也特别注意……”

    就这说话之间,两人已交手十招以上,一时之间,居然难分轩轾。

    岑浩然冷然一声道:“你还知道些什么呢?”

    朱伯伦笑了笑,道:“你想,我会告诉你吗?”

    岑浩然全身关节一阵爆响,背上驼峰,立即消失,人也高出了不少。

    朱伯伦呵呵一笑道:“对呀!既然已露出了狐狸尾马,就该索性将所有的假面具都自然揭开……”

    他的话,被岑浩然的一阵劲急抢攻打断了。

    背上驼峰消失后的岑浩然,人固然高了不少,功力方面,也好像增强了一二成,因而使得朱伯伦不能不更加小心应付。

    二十招一过,岑浩然的攻势越来越凌厉,朱伯伦已被迫得完全采取守势了。

    岑浩然得意之下,不由呵呵一笑道:“朱老三,‘三剑客’中的人物,原来也不过如此。”

    朱伯伦也呵呵一笑道:“岑浩然,也许你比我要高明一点,但我谅准你五百招之内,绝对奈何不了我。”

    岑浩然冷笑道:“咱们走着瞧吧!”

    朱伯伦说得不错,岑浩然的确是要比他高一点,但五百招之内,他足有能力自保。

    这两位,虽未分出胜负,但高下之分,却已很明显了。

    此时,仍在室内,双战卞青莲的焦孟二将,处境可远比朱伯伦要糟。

    本来,朱伯伦也好,焦孟二将也好,都是难得遇上对手的武林高手,但此刻,他们算是流年不利,一下子跟对方两个幕后主持人碰上,其受窘吃瘪,也就不足为奇啦!

    但焦孟二将,毕竟是老江湖了,在卞青莲的全力抢攻之下,虽然处于劣势之中,却都能临危不乱。

    而且,他们也不约而同地以豁出性命的拚命打法,完全放弃防守,实行了与敌偕亡的招式。

    当然,卞青莲不会和他们拚命,也因为如此,焦孟二将才能在极端劣势之下,勉强支持下去。

    片刻之间,这两组人员,都恶拚了百招以上。

    卞青莲一见自己久战无功,不由声怒叱道:“焦逸,孟铭,你们两个,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当当的角色,干么却使出这种无聊的打法来。”

    焦逸厉吼一声:“焦大爷高兴这么打,你管得着!”

    卞青莲冷笑道:“我虽然管不着,却有力量可以宰了你们两个!”

    孟铭冷哼一声道:“作梦!”

    焦逸沉声喝道:“老孟,咱们退到外面去,才好跟这贼婆娘放手周旋。”

    卞青莲冷笑道:“好,我让你们两个,在外面摆好阵势,再行宰了你们,让你们死得口服心服。”

    焦逸孟铭二人不再答话,却是双双冲到外面的天井中,严阵以待。

    当卞青莲安详地由室内走出时,一道人影疾射当场,娇笑一声道:“好呀!我来得正是时候。”

    来人正是由郊外赶回来的朱家凤。

    由于朱家凤一身男装,却发出娇滴滴的语声,因而使得卞青莲一怔道:“你是谁?”

    朱家凤娇笑道:“我是朱家凤呀!是奉家师之命,赶回来报信的。”

    卞青莲注目道:“你师傅又是谁?”

    朱家凤接道:“就是你方才在郊外见过的那位灰衣老人,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吧?”

    卞青莲一楞道:“原来那就是你的师傅!”

    一顿话锋,又注目问道:“你师傅是谁?”

    朱家凤娇笑道:“师傅就是师傅呀,你这话可问得真有意思。”

    卞青莲冷笑一声道:“擒住小的,不怕老的不来……”

    朱家凤截口娇笑道:“家师马上就会来的,至于你想擒住我嘛!谅你也没这个力量。”

    这时,朱伯伦那边的情况,已越来越严重,被迫而完全采取守势的朱伯伦,已显出撑持不住之势了。

    朱家凤就对这话之间,已了解了目前的情况,此时她不再答话,却是向焦孟二将沉声喝道:“二位叔叔,请去我爹那边帮忙,这贼婆娘由我来对付。”

    焦孟二将暴喏一声,双双飞射朱伯伦那边,并同声说道:“三爷,咱们兄弟来帮您。”

    由于焦孟二将的加入,朱伯伦已算是转危为安了。

    不过,这位平时以驼背老人姿态出现,并完全不会武功的岑浩然,他的武功,可实在是高明得出奇。

    目前,他独战“三剑客”中的朱伯伦,再加上焦孟二将,居然是攻多于守地,将三位对手迫得团团转。

    卞青莲美目向岑浩然那边一扫,然后才向朱家凤冷笑道:“你,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

    朱家凤截口娇笑道:“亏你还敢自认是老虎,据我看来,你连狗都不如啦!”

    卞青莲俏脸一沉,怒叱一声:“丫头找死!”

    “刷”地一剑,拦腰疾扫过来。

    “当”地一声,卞青莲的长剑,却被另外一人接住,并冷笑一声,道:“好意思!”

    这横里插手的,是“三剑客”中的老二“通天秀士”李致中。

    卞青莲娇笑道:“好啊!三剑客中,已到了两个,只差一个杨天佑了。”

    就这说话之间,两人已“呛,呛,呛”地,互拚了三招,显得斤两悉称。

    朱家凤忽然扬声笑道:“好啊!杨伯伯和我师傅也来了。”

    不错,东面屋顶上,已悄立着两人,赫然就是“四海游龙”杨天佑和那位神秘莫测的灰衣老人。

    正在以一对三,犹自占着上风的岑浩然,一看情况不对,不由扬声说道:“青莲,咱们暂时撤退。”

    卞青莲娇应一声:“好的。”

    岑浩然一招“夜战八方”,荡开对方三人的兵刃,腾身而起。

    但他身形才起,却被杨天佑横里截住,沉声喝道:“慢着,我有话说。”

    当杨天佑截住岑浩然的同时,那灰衣老人也将卞青莲截住,并咧嘴一笑道:“卞夫人,咱们真是有缘啊!”

    岑浩然冷笑一声道:“杨天佑,别以为你们人多,真要拚下去,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哩!”

    杨天佑淡然一笑,说道:“这个,我知道,只要你一声长啸,大批援兵,就可赶来。”

    岑浩然接道:“既然知道这些,你还要拦住我,是否准备现在就作一决战?”

    杨天佑淡然笑道:“如果你同意,我并不反对,不过……”

    一顿话锋,才正容接道:“我拦住你的大驾,却是另有原因。”

    “说吧!”岑浩然冷然接道:“我正听着。”

    杨天佑注目接道:“到目前为止,贤梁孟已算是完全显出了本来,现在请坦白答我四个问题,不论你的答覆能不能使我满意,问完之后,都是各走各的路,以后,在哪儿碰上哪儿算。”

    岑浩然“唔”了一声道:“问吧!能够答覆的,我必然坦白答覆的。”

    杨天佑注目接道:“贤梁孟就是幽冥教的幕后主持人?”

    岑浩然点点头道:“不错!”

    杨天佑接问道:“有关四大世家的血案,也都算是贤梁孟的杰作?”

    岑浩然轻轻一“唔”道:“可以这么说。”

    杨天佑沉声接道:“那么,有关陈红萼的事,也是你阁下所为……”

    岑浩然连忙接道:“不!这事情,我要郑重否认。”

    接着,又冷笑一声道:“别以为所有坏事,都是我作的,杨天佑,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看……”

    杨天佑截口怒叱道:“住口!我的忍耐有限,你再要含血喷人,当心我现在不放过你!”

    岑浩然冷然接道:“只要你问心无愧,又何必怕人家说。”

    杨天佑强忍心头愤怒,沉声接道:“杨某人真金不怕火炼,这疑案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岑浩然冷笑一声道:“岑某人拭目以待。”

    杨天佑正容接道:“这是第四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你将陈红萼藏在何处?”

    岑浩然冷然一哂道:“这要问你自己呀!”

    杨天佑一挑双眉,怒声道:“为什么要问我?”

    岑浩然冷然接道:“你自己将陈红萼藏起来了,不问你待问谁来!”

    杨天佑哼了一声道:“这办法可够高明,你将陈红萼藏起来,却反而倒打一把,说是我把她藏起来了。”

    岑浩然漫应道:“究竟是谁将陈红萼藏起来了,咱们各自心中有数就是。”

    杨天佑苦笑一声道:“就算是我将陈红萼藏起来了吧!你且说说看,我有什么理由,要将陈红萼藏起来?”

    岑浩然冷冷地一笑道:“在下为你借箸代筹,这理由可多啦!”

    杨天佑“唔”了一声道:“杨某人洗耳恭聆。”

    “第一,”岑浩然接道:“你将陈红萼藏起,可以避免我方的人向其加害。”

    杨天佑点点头道:“这理由,倒是说得过去。”

    岑浩然正容接道:“第二,对你杨大侠而言,陈红萼等于是一个包袱,把她藏起来,甚至于把她暗中杀掉,一方面可以嫁祸于我,另一方面,也解除你的后顾之忧,一举而两得,又何乐而不为哩!”

    杨天佑笑道:“真亏你设想得这么周到。”

    岑浩然冷冷地一哂道:“纸是不能包住火的,你能作得出来,别人也自然能识得破。”

    杨天佑含笑问道:“还有吗?”

    “还有,”岑浩然正容接道:“将陈红萼藏起来,可以转移别人的视线和注意力,使同道们不致再去讲论你的那些狗皮倒灶的事情。”

    杨天佑淡然一笑道:“有理,有理,只是……”

    一顿话锋,才正容接道:“你是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理由,想得起来吗?”

    岑浩然微微一怔,道:“岑某正恭聆着?”

    杨天佑笑了笑道:“如果陈红萼真的是被我藏起来了,最大的理由,当是为了恢复她的健康。”

    岑浩然“哼”了一声道:“这一点,你办不到的,因为,所有能够使陈红萼恢复健康的名医,都已经死了。”

    杨天佑呵呵一笑道:“这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回,你算是说溜了嘴,不打自招了吧?”

    岑浩然一怔,说道:“我哪一点说错了?”

    “你并没有说错什么,只是说溜了嘴而已。”杨天佑含笑接道:“岑浩然,你既然认定了污辱陈红萼的是我,那你为何要千方百计地,杀死那些准备替陈红萼治病的名医,这,难道还不能算是不打自招吗?”

    岑浩然一时之间,呆在那儿,答不上话来。

    杨天佑却扭头向李致中,朱伯伦二人,含笑说道:“二位贤弟,有了岑浩然这一段话,不论陈红萼能否找到,以及能否复康,我这口背了十几年的黑锅,总算是已经卸下来了。”

    李致中点点头道:“不错,岑浩然曾经对陈红萼有过人财两得的企图,以他目前所表现的高明身手而言,要暗算陈红萼加以污辱,那是很容易办到的事。”

    岑浩然脸色铁青,却仍然没接腔。

    倒是卞青莲向着他俏脸一沉道:“浩然,果然是这么回事吗?”

    岑浩然苦笑道:“青莲,连你也不相信我了!”

    卞青莲道:“既然你没作过那种事,却为何不回答他们的话。”

    岑浩然长叹一声之后,才苦笑道:“理由都给他们占尽了,我还能够说些什么哩!”

    卞青莲沉声接道:“那么,陈红萼也真的是被你藏起来了?”

    岑浩然苦笑如故地道:“青莲,怎么你也帮着外人,冤枉起我来。”

    杨天佑冷笑一声道:“贤梁孟别唱戏了,咱们双方都有很多事情待理,今宵,暂时到此为止,贤梁孟可以请啦!”

    李致中连忙接道:“不!大哥,今宵机会难得,至少也该叫他们交出陈红萼来才行。”

    杨天佑淡然一笑,道:“二弟,我们不能落一个倚多为胜的骂名,且让他们走吧!”

    李致中道:“可是,失去这机会,再想将红萼救出来,就不容易了。”

    杨天佑轻叹一声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接着,又一挑双眉道:“不过,我谅他们也不敢将红萼怎么样。”

    风云潜龙OCR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腥苏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腥苏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腥苏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