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剑芒冲宵汉 血流匝地红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血腥苏城正文 第二十六章 剑芒冲宵汉 血流匝地红
(88106 www.88106.com)    当杜碧霞取得幽冥教的大权之后,覃逸还顶着一个教主的名义,但高级人员们都知道,这位教主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

    如今,这位已被废去功力的傀儡教主,居然能将杨天佑截住,而且还能打成平手这情形,立即使杨天佑想起了岑浩然于最近所提供的特别机密消息,因而一面见招拆招地缠斗着,一面却注目问道:“你是谁?”

    覃逸笑道:“本座幽冥教帝君覃逸,难道你不认识!”

    杨天佑冷笑道:“别自欺欺人,覃逸早已被李唐废去功力,已无再战之能。”

    覃逸哼了一声道:“咱们有‘巧夺天工’和‘毒郎中’在,要恢复一个人的功力,还不是有如吹灰反掌。”

    杨天佑也哼了一声道:“据我所知,覃逸早已死在杜碧霞手中,你阁下是一个冒牌货。”

    覃逸呵呵一笑道:“杨天佑,你的消息,可真够灵通呀!”

    杨天佑注目问道:“这是已承认你是冒牌货了?”

    “不错。”

    “你是谁?”

    假覃逸冷笑一声道:“到阎王面前去问吧……”

    “刷,刷,刷”一连三剑,居然将杨天佑迫退三步。

    一道人影,飞射而来,加入战圈,一面呵呵大笑道:“一殿阎王在此,杨天佑,有什么话,你可以问了。”

    来人就是以前的“一殿阎王”范冲。

    前此,当幽冥教盘据陈府,伍大成父女等人前往陈府取闹时,由于轻敌而被伤在伍氏双妹的手中,他的职务才交给涂森,昨宵,涂森死在陈府之后,这位范冲,又算是“官”复原职了。

    凭他的身手,本不够与杨天佑交手的。

    但他眼见杨天佑被假覃逸损耗得连连后退,以为有便宜可捡,才自告奋勇地,飞身夹攻。

    杨天佑入目之下,怒叱一声:“你算什么东西!”

    话声中,长剑回扫,“哨”地一声,将范冲震得连退五尺之外。

    假覃逸连忙沉声喝道:“范丞相退过一旁……”

    这当口,杨天佑已发动反击,将假覃逸又迫退原来的位置,而暂时形成胶着状态。

    这时,本来被困于困境中的焦孟二将等八人,由于对方那监军级的人员中,被杨天佑杀掉两个,已只剩下七人,因而扳回均势。

    受伤的焦孟二人,也得以抽暇包扎伤口,裹伤再战。

    其余各组战况,也没多大变化。

    本已负伤的李唐,在陈红萼的强力抢攻之下,仍然猛勇无比,所受外伤,似乎对他并无多大的影响。

    目前,正邪双方出动的,都是精英人物。

    但群侠方面,一共才只有十八位,都全部参战了。

    而幽冥教方面,却仍然有很多的二三流高手,如阎王级的,以及香主级的人员在一旁掠阵,并呐喊助威。

    所以,尽管各组战况,都暂时处于胶着状态,但形势方面,对群侠这边,可非常不利。

    这边的混战,且暂时按下。

    且说由幽冥教反正的监军之一史本义,也是随同群侠们一起前来李家庄的,但他却并未直接参加战斗,而趁那两座仓库火光大起的混乱之间,悄然与莫天琴会合了。

    莫天琴的藏身之处,虽然很隐密,但他们事先曾有默契,所以史本义能一找就着。

    他们两人会齐时,也正是幽冥教中的人倾巢而出,恶战方酣之际。

    史本义暗中盱衡全局,深知群侠方面,要想赢得这一场决战的最后胜利,必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行。

    他们两人,尽管也可以凑上一份,但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凭他们的身手,只要有三个阎王级的人员将其缠住,就不易脱身,两人加起来,也顶多只能牵制六个阎王级的人员,在对方高手如云的情况之下,这点力量,发生不了多少作用。

    因此,他精目一转之下,立即向莫天琴悄声说道:“天琴,你跟我来。”

    说着,拉着莫天琴的手,就朝一条小径上疾奔。

    莫天琴讶问道:“这紧要关头,你要去哪儿?”

    史本义边走边笑道:“有两个功力很高的人,也许还可以派上用场。”

    看了看那奔行的方向,莫天琴又明白了对方的话意,因而蹙眉问道:“你说的是覃紫云、卞青莲那两个?”

    史本义点点头道:“正是。”

    莫天琴苦笑道:“那两位,据说今天早晨才动过手术,能管用吗?”

    史本义接道:“正因为她们是今天早晨才动过手术,所以我才说也许可以派上用场,因为,我曾经听包文虎无意间透露过,这种控制脑部神经的手术,虽然很精密也很复杂,但那开刀的部位,却小得很,所以他才能保证接受手术的人,三天之后,就可以成为一个无敌高手……”

    莫天琴截口笑道:“你是希望她们的神智不曾完全丧失,使其能倒戈相向?”

    “是啊!”史本义接道:“只要她们还有一半的清醒就行了。”

    接着,又含笑说道:“由于她们接受手术才只有一天,所以,我认为这条路还很有希望走通……”

    忽然,一声劲叱,打断了他的话:“什么人?站住!”

    原来他们已到达覃紫云、卞青莲二人接受手术的那幢精舍前。

    既然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所在,其戒备的森严,自是不在话下。

    尤其是当此强敌进犯,恶战方酣之际,那些警卫人员的警觉性也特别高,这两位还在十五六丈外,那边已开始喝问了!

    史本义连忙接道:“我是监军部的史本义,奉令前来查看。”

    这两位,都是监军级的服装,那些警卫人员也都认识他们。

    而且,他们两位反正的消息,也还不曾传开来。

    因此,他们很顺利地,到了那精舍的门前,史本义并沉声问道:“这儿,有没有什么情况?”

    守住大门的四个香主级人员,同声答道:“这儿没甚情况……”

    史本义、莫天琴二人,已昂然向大门内闯去,但却被那为首的香主拦住了,并沉声说道:“史监军,请交出太上的通行符来。”

    史本义怒笑道:“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拦阻本座!”

    话声中,两人同时四手齐扬,已将那四个香主制住,飞快地闯了进去。

    这是一幢三合院式的房子,这两位刚刚进入小院中,迎面又是一个香主级的人员迎了上来。

    史本义大模大样地问道:“嗨!覃太上住哪个房间?”

    那香主还没摸清情况,由于对方是自己这边的高级人员,因而不加思索地答道:“就在左厢房右边第一个房间。”

    话声一落,人也跟着不能动弹了。

    史本义随手将那被制的香主放置暗影中,立即向覃紫云、卞青莲二人所住的房间,快步走了过去。

    那房间门口,也有两个香主级的人员守护着。

    由于他们不知道这两位上差已经反正,因此,史本义、莫天琴二人,仍然顺利地如法泡制,进入那个充满神秘气氛的房间。

    烛影摇红中,目光所及,只见覃紫云、卞青莲二人,各自躺在一张单人床上,闭目养神,两人的头顶上,都包扎着一块白色药布。

    为了争取时间,史本义毫不迟疑地示意莫天琴守在门口,立将那两位摇醒,沉声问道:“太上和护座,还认识我吗?”

    那两位同时哼了一声,却没接腔。

    史本义连忙接道:“二位请听好:杨大侠他们,已开放总攻,我也已经反正,如果二位的神智还未完全丧失,并还有作战力量的话,现在,可正是复仇雪恨的机会……”

    覃紫云首先讶问道:“真的?”

    “当然!”

    “那你赶快解开我们的穴道。”

    “好的……”

    史本义一面替她解开被制住的穴道,一面正容问道:“太上与护座刚动手术不久,是否会有影响?”

    覃紫云挺身坐了起来,长叹一声道:“当然会有影响,不过,功力不会受影响,但一经激战之后,我们的生命,也就完了……”

    卞青莲却一挫银牙道:“太上,只要能手刃杜碧霞那妖妇,就死也瞑目了,咱们还有什么顾虑的。”

    覃紫云苦笑了一下道:“我也正是这想法……”

    远处,杀伐之声,越来越激烈。

    史本义连忙促声说道:“二位如果不须要调息,咱们最好是立即赶去助战。”

    卞青莲毅然接道:“无须调息了,咱们走……”

    X  X  X

    恶斗中的正邪群豪,仍然处于胶着状态中。

    群侠方面,虽然处于以寡敌众的艰苦状态中,但他们都能稳扎稳打,守住阵脚,而且,有少数几组,还略占上风。

    那位迷失本性,却以药物激发潜力的李唐,由于在杨天佑、陈红萼二人的联手合击时,受了两处外伤,目前,虽然是独战陈红萼,但却已显得越来越不行了。

    杜碧霞目前虽然是群邪之首,但于君璧的身手,却也仅略次于杨天佑,由于杜碧霞私生活不检点,荒淫过度,在独对年轻的于君璧,力战三百多招以后,已表现后力不继之状。

    朱伯伦、岑浩然、牛家菊、古映红等四人,分别力战的季明远与覃家兄妹等四人,仍然是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张劲秋对百里居,已略占上风。

    陈继志、朱家凤二人双战包文虎,更是节节进逼将包文虎迫得处于守势之中。

    杨天佑对那位假覃逸,双方都是拚命抢攻,难分高下。

    焦孟二将和伍氏双姝等八位,对付七个监军级人员,也仍然处于艰苦奋战之中,所有各级战况中也以这一组最为吃力。

    那些以阎王级人员为首的幽冥教徒,可能是杜碧霞认为还不到参战的时机,也可能是认为这些人参加上去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因而并未命令他参战,只是仍然远远地围在四周,拉开嗓门吆喝助威。

    杜碧霞这个女魔头,虽然处于劣势之中,但她却仍然能注意到全盘情况。

    当她眼看己方情况逐渐逆转时,一面且战且退地,向李唐身边退去,一面震声大喝道:“包护法与百里护法,听令。”

    包文虎、百里居二人同声暴喏道:“属下正听着!”

    杜碧霞扬声喝道:“二位身边的灵丹,还不取出来派用场……”

    “遵命……”

    就在包文虎、百里居二人的同声暴喏中,杜碧霞却向李唐一扬手,沉声喝道:“李唐接着!”

    一缕黑影,疾射李唐面前。

    陈红萼心知这必然是那激发潜能的邪药。

    因此,入目之下,立即挥掌横截,但却被李唐一剑迫退,左手一绰,已将那药丸接住。

    杜碧霞并又沉声喝道:“李唐,立即服下!”

    李唐如奉纶音,顺手将那药丸纳入口中。

    于君璧没想到杜碧霞的激战中,会来上这一手,方自微微一怔间,杜碧霞自己也已服下一粒药丸。

    也几乎是在此同时,包文虎、百里居二人,也服下了同样的药丸。

    他们所服下的,是给迷失神智的李唐父子、覃家兄妹等人,所能激发潜能的那种邪药。

    此刻,在情急的情况之下,居然他们自己也使用起来。

    可以想见,不消片刻,他们这些人的功力,都会骤然增加。

    因此,陈红萼入目之下,立即发动雷霆万钧的抢攻。

    但她的攻势一经加强,对方的抗力也随之加强了,本已处于劣势中的李唐,居然又有如生龙活虎似地,有攻有守起来。

    陈红萼是群侠方面的主力,也是群侠方面功力最高的一位。

    本来,群侠方面原就打算合陈红萼杨天佑两人之力,先解决李唐,以免其碍手碍脚,才可以放手扫荡。

    但事与原违,眼看李唐已逐渐支持不住之间,杜碧霞却出人意外地,来上这一手。

    片刻之间,不但李唐已扳回均势,将陈红萼缠住,而本已处于劣势中的杜碧霞、包文虎、百里居等三人,却已由劣势转为优势,反而将于君璧,张劲秋、陈继志、朱家凤等四人,迫处下风了。

    杜碧霞还想对李明远、覃家兄妹等四人,也如法泡制。

    但有了前车之鉴,朱伯伦、古映红等人已提高警觉,当杜碧霞将药丸投给李明远等人时,却被朱伯伦一口酒箭给喷飞了。

    由于李明远等四人还能保持均势,杜碧霞的药丸一掷不中之后,也未继续向那些人再投。

    但她由于已取得优势,心中一安定,突然想到了一直不曾露面的两个叛徒——史本义与莫天琴。

    那两位,既然都是她的高级干部,对内部情形,自然很了解。

    而且,凭那两位的身手之高,在目前情况之下,决没有袖手旁观之理。

    因此,她心念一转,立即感到事态的严重,而沉声喝道:“范丞相听令!”

    那位方才想检便宜,而被杨天佑一剑震退的“右丞相”兼“一殿阎王”范冲,他那被震得发麻的手臂,刚刚平复不久,闻言之下立即暴喏一声道:“属下在。”

    杜碧霞促声喝道:“范丞相,立即率领阎王级人员,前往覃紫云住处,以防巨变。”

    “遵命!”范冲暴喏一声,举手向同伴一挥道:“咱们走!”

    这些阎王级的人员,连同范冲在内,一共是十人。

    尽管他们在幽冥教中,只能算是二流高手,但合十人之力,这股实力,也就相当可观了。

    但杜碧霞却仍然不放心,那十位才走,又立即震声喝道:“香主级的人员,也分出十个前去,快!”

    杜碧霞的警觉性固然高,但却是为时略晚。

    覃紫云、卞青莲二人被软禁处,距斗场总在半里以外。

    当范冲率领的这批人赶到时,史本义、莫天琴二人,已经功行圆满,正偕同覃紫云、卞青莲二人由里面疾行而出。

    由于双方恶斗之前,杜碧霞召集其手下的高级人员清查内奸时,并未当众宣布真相。

    所以,目前的范冲,尽管也曾参与那集会,却不曾获知史本义、莫天琴已经改邪归正了。

    加以方才杜碧霞下达命令时,匆促之间,又是语焉不详。

    此刻,范冲一见史本义、莫天琴二人,偕同覃紫云、卞青莲二人迎面疾行而来,不由心头纳罕地,住步一“咦”道:“二位监军何往?”

    史本义不答反问道:“那边的战况如何?”

    范冲含笑答道:“我方现时已占了优势,……”

    莫天琴在旁截口反问道:“你们此行是,……?”

    范冲连忙接道:“在下等此行是奉命前来瞧瞧,恐怕这边会发生意外。”

    史本义冷笑一声道:“这边已经发生意外了……”

    话落手起,一剑斜挑,向范冲疾扫而来。

    由于范冲心中已有所疑,也已暗中加强戒备,因此,尽管监军级与阎王级人员之间,功力相差了一截,但史本义这一剑,却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而只是将范冲震退三步。

    “呛”然巨震声中,范冲震声大喝道:“这两个已经叛变了,大家一齐上。”

    话声未落,他带来的将近三十个人,一齐呐喊着冲杀上来。

    史本义飞身追击一面冷笑道:“大爷先将你祭剑!”

    由于双方功力相差了一截,范冲勉强撑持了三招,已是险象环生,如非是另外两个同伴及时支持,一条老命,可就报销了。

    这时,莫天琴也被三个阎王级的人员缠住。

    只有覃紫云、卞青莲二人,有如出栏猛虎,所向披靡。

    一阵砍瓜切菜似的冲杀之后,其余的二十多人,已死伤三分之二,剩下来的几个也自抱头鼠窜而去。

    由于同伴的死与逃的逃,身为此行头领的范冲,已心萌退意。

    史本义已看是了对方的心意,突然冷笑一声道:“范冲,别作梦了,我说过要你祭剑的,你还是认命了吧!”

    他的话没说完,莫天琴那边已传来两声惨号。

    原来覃紫云、卞青莲二人,满怀愤恨,于杀死其余的人后,又分别向史本义、莫天琴二人身边冲来。

    目前这两声惨号,就是覃紫云杀死围攻莫天琴的两个阎王级人员时所发出。

    范冲自然是闻声心惊。

    这当口,史本义一剑荡开另两人的兵刃,长剑顺势回扫,一声惨号,范冲已被腰斩当场。

    这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另外三个,也分别死于覃紫云、卞青莲二人的手中。

    覃紫云、卞青莲二人,始终没有开口,只是猛砍猛杀。

    一直到那将近三十个人的敌手,全部肃清之后,覃紫云才沉声喝道:“咱们赶快冲过去支援……”

    话声一落,立即发出一声清啸,当先疾射而去。

    由于这边的杀声震天,恶斗中的正邪群豪,自然都听到,也都各自心中有数。

    当然,正邪群豪双方心中的感受,是不同的。

    群侠方面是感到兴奋,而群邪方面,却感到焦急和不安。

    但这边的恶斗,飞快地结束,覃紫云已如天马行空似地,首先射落当场。

    接着,卞青莲也跟踪射落。

    这两位一到斗扬,精目一扫,不约而同地,双双冲向杜碧霞,卞青莲并沉声喝道:“于大侠请退过一边,这妖妇,由我们来对付。”

    话声未落,人已加入战圈。

    于君璧正因杜碧霞临时服下激发潜能的邪药,功力突增,而渐感支持不住,因而立即抽身退过一旁。

    覃紫云一面配合着卞青莲的攻势,展开一串快速抢攻,一面冷笑道:“杜碧霞,想不到吧?”

    杜碧霞也冷笑道:“不过,我的确是没想到,但你们两个,是否也想到不能使用真力?”

    卞青莲抢先接道:“我们知道,只要能亲手宰了你,我们也就死而无憾。”

    杜碧霞怒哼一声道:“作梦!”

    杜碧霞所服的那种邪药,也的确够邪门的。

    本来,她与覃紫云二人的功力,是在伯仲之间的,但目前,覃紫云加上一个卞青莲,才勉强和她打成平手。

    这时,史本义、莫天琴二人,已加入焦孟二将,伍氏双姝等人的那一组中。

    由于突然加入两个生力军,原来处于劣势中群侠,立即扳回劣势而占了上风。

    同时,于君璧精目一扫之下,也冲向陈红萼身边道:“掌门人,咱们联手宰了这个活死人!”

    陈红萼连忙接道:“不!这厮必须由我亲手来宰,你去帮其余的人。”

    于君璧精目再度一转,只好冲向力战百里居的张劲秋身边。

    由于百里居、包文虎二人都已服下激发潜能的邪药,使得本已占了上风的张劲秋、陈继志、朱家凤等三人,反而落在劣势之中。

    此刻,一经加入于君璧这样的高手,不到十招,百里居已被于君璧一剑贯胸而死。

    目前这一场大混战,覃紫云、卞青莲、史本义、莫天琴等四人的突然参战,是一个决定胜负的转折点。

    首先是百里居之死,更使情况急转直下。那一声临死时的惨号,惊破了群邪的苦胆。

    紧接着,张劲秋、于君璧二人,各自分道扬镳,寻找杀敌的机会。

    在一连串的惨号声中,包文虎、李明远、覃家兄妹——覃立、覃玉、覃玫等人,相继毕命。

    而那仅剩的七个监军级人员,也只剩下两个。

    这仅剩的两个,与史本义颇有私交。

    因此,史本义向其余群侠扬声说道:“诸位,请看在下薄面,高抬一下贵手,让我劝劝他们。”

    这一次正邪大决战,史本义、莫天琴二人,其功至伟,群侠们对这二位,自然是另眼相看。

    因而史本义话声一落,围攻的群侠们立即纷纷退了开去。

    史本义向那二位正容说道:“二位,咱们长话短说,放下兵刃吧!我保证二位的生命安全。”

    不料史本义的好心却没得到好报。

    那二位竟然同声怒叱道:“你们这一对吃里扒外的狗男女,老子跟你拚了!”

    话声中,双双向史本义飞扑过去。

    在其余群侠们虎视眈眈之下,这负隅顽抗的两个监军,自然无法得逞,也无须史本义动手,就死在群侠们的乱剑之中。

    现场中,已只剩下陈红萼对李唐,杨天佑对假覃逸,覃紫云、卞青莲双战杜碧霞等三组主要人物,还在恶拚着,一时之间,还难以分出胜负来。

    在方才一场混战中,负伤最多的,是焦二、孟三,其次才是焦逸,孟铭,但他们负的都是外伤,并不算严重。

    经过这么一场空间激烈的混战,群侠们在以寡击众的情况之下,居然没人死亡,这不能不算是侥天之幸。

    朱伯伦一面请张劲秋替负伤的焦孟兄弟上药包扎,一面却和其余群侠们,向正在作殊死战三组主要人物身边围了上去。

    此时,不但天光已经大亮,朝阳也由东方升起。

    在金色朝阳照映之下,但见一片耀眼寒芒,电疾地交织着,令人目不暇接,几分难辨敌我。

    朱伯伦精目一扫,向陈红萼扬声说道:“掌门人,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陈红萼截口接道:“我的事,不许任何人插手。”

    覃紫云也立即接道:“咱们这边,也不许有帮忙。”

    朱伯伦正容道:“那两位,都是服过邪药的人,何必跟他们干耗着!”

    陈红萼扬声接道:“用邪药激发潜能,总也有个限度,这厮毕竟是人,不是神仙。”

    朱伯伦苦笑道:“话是不错,但以掌门人宝贵的精力,去跟一个活死人硬拚,可划不来。”

    陈红萼笑道:“为了发泄我心中的这口怨气,我认为是划算的……”

    杨天佑忽然扬声笑道:“二弟,掌门人不要人帮忙,就在一旁掠阵吧!别多咀,以免她分神,三弟可过来给我帮忙。”

    于君璧应声飞身加入战圈。

    那位假覃逸,可实在够神秘。

    方才他独战杨天佑,是难分高下。

    此刻,加上一位功力仅略次于杨天佑的于君璧,也不过是将其迫处下风而已,而且,他的防守,仍然很严密。

    这情形,不由使于君璧蹙眉讶问道:“大哥,这厮究竟是什么人?”

    杨天佑发笑道:“我问过多少次,他都不肯回答。”

    假覃逸忽然一挫钢牙道:“杨天佑,现在,我决定将我的本来告诉你,不过,当我说明真相之后,你可得善加抉择。”

    杨天佑“唔”了一声,说道:“我正听着。”

    假覃逸沉声接道:“现在,我坦白告诉你,我是货真价实幽冥帝君覃逸。”

    “此话可真!”

    “我为什么要骗你!”

    杨天佑苦笑了一下道:“那么,以前被李唐废除功力的覃逸又是谁呢?”

    覃逸接口说道:“那是我的另一个替身。”

    “李唐不知道?”

    “不错,只有杜碧霞、覃紫云二人知道真相。”

    杨天佑接问道:“那么,以后的一切,也都是你在幕后操纵着?”

    “是的。”

    “你忍心连自己的子女,也接受那种伤天害理的手术……”

    覃逸截口接道:“为了应急而一时从权,有什么不可以的,何况,那种手术,是随时可以施术复原的。”

    杨天佑注目问道:“你为什么自己一直不出面?”

    覃逸苦笑了一下道:“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因为,我要争取时间,完成我的‘玄玉掌’……”

    “玄玉掌”是威力极强,而在武林中失传已久的一项邪功。

    因此,杨天佑闻言之下,禁不住身躯一震地,截口讶问道:“你已练成了‘玄玉掌’?”

    覃逸哼了一声道:“你不相信?”

    杨天佑笑道:“我可以相信,但我更相信事实。”

    覃逸正容说道:“咱们暂时停下来我给事实你瞧。”

    杨天佑接道:“我不怕你玩什么花枪——三弟,暂停。”

    两人同时,虚晃一招,疾退丈外,凝神戒备着。

    只见覃逸静立原地,少顷,才伸出右掌,正容说道:“你瞧!”

    杨天佑脸色微微一变,点点头道:“不错,这是玄玉掌的特征,不过,颜色还不够黑,又看不到掌中的脉络,可见你这‘玄玉掌’最多只有八成火候。”

    覃逸笑道:“不愧是大行家,现在,我可以坦白告诉你,我这‘玄玉掌’,的确只有八成火候,而这,也正是我要跟你谈条件的原因。”

    杨天佑注目问道:“怎么谈法?”

    覃逸淡然一笑道:“你既然是大行家,当也知道,玄玉掌是无坚不摧的魔掌,除非你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任谁都没法承受。”

    杨天佑披唇一哂道:“可惜你目前只有八成火候。”

    覃逸笑道:“否则,我就毋须和你谈什么条件了,不过,我有自信,仅仅是这八成火候的一掌,你也绝对承受不住。”

    杨天佑冷笑道:“你自己呢?”

    覃逸苦笑道:“我将前功尽弃,那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也因为如此,我才迟迟不肯出手,而跟你先行谈谈条件。”

    杨天佑道:“你的意思,是到此为止,放你离去?”

    “不!是让我和杜碧霞两人离去,咱们双方都留此有用之身,以待他日,再决谁长。”

    杨天佑冷然一哂道:“你的算盘,打得太如意了!”

    覃逸脸色一变道:“你情愿拚个两败俱伤?”

    “不错!”

    “你不后悔?”

    杨天佑呵呵一笑道:“只要能除掉你这个万恶而又狡诈的魔头,即使要牺牲我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何况,在下虽然不曾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却自信还能承受你这不成气候的‘玄玉掌’力。”

    覃逸冷笑一声道:“好!那我就成全你吧!”

    由于这儿情况的气遽转变,原先替陈红萼掠阵的群侠们,也不自觉地,转移过来。

    古映红夫妻情切,连忙走向杨天佑身边,低声说道:“天佑,咱们联手对付那厮。”

    朱伯伦、于君璧也同声说道:“对!对付这种万恶魔头,不必讲究什么江湖规例!咱们一齐联手。”

    覃逸截口冷笑道:“好!你们一齐联手吧!免得我多费手脚。”

    他,口中说得漂亮,但实际上还是怕对方四人联手的!

    因为,以三剑客再加上一个古映红,四人联手之下,可的确是一个无敌阵容。

    也因为如此,覃逸话声一落,他那霸道绝伦的玄玉掌,已随着身形一晃之势,向杨天佑当胸击来。

    而且,他为了预防朱伯伦从旁联手,右手长剑竟然脱手,向朱伯伦胸前射来。

    这情形,已很显然,他自知这一拚,已绝无生理,才希望在临死之前,多拉一个垫背的。

    几方面都是同时发动。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砰”然巨震声中,群侠方面的四人八掌,竟然敌不过覃逸的一掌之力。

    杨天佑当场被震得连退五步,才拿桩站稳。

    古映红、于君璧、朱伯伦第三人,所承受的,虽然是击力的边缘,也被震得退了三步。

    同时,由于覃逸发掌时甩出的长剑,太出意外,尽管朱伯伦闪避及时,却也在左角上划破一道深达一寸的伤口。

    杨天佑于连退五大步之后,并禁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

    至于覃逸一个人,他虽然一掌震退当代武林中的四大高手,并使杨天佑、朱伯伦二人,分别受到了不算太轻的内外伤,但他本人也并不占到什么便宜。

    只见他脸色一片煞白,尽管他还仍然屹立在当地,但整个身躯,却在强烈的颤抖着。

    杨天佑猛吸一口清气,压平心头翻腾着的气血,向着覃逸苦笑道:“不错,这的确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话声中,他已缓步向覃逸身前逼近。

    这当口,正在与李唐恶斗着的陈红萼,忽然震声大喝道:“杨兄,那老贼由我来。”

    只见一道青虹,以长虹经天之势,向着覃逸疾射而来。

    陈红萼这边的一切变化,当然都已听到,也已看到。

    对于使十大世家的覆亡,以及她以往所受的横逆和折磨,覃逸是罪魁,李唐只能算是一个帮凶。

    以往,只因传说覃逸早已死于杜碧霞手中,她才将一切怨恨,都放在李唐身上。

    此刻,真正的元凶出现,她已顾不得先杀李唐,而飞身抢先扑了过来。

    当然,杨天佑是她的初恋的情人,虽因阴差阳错,而彼此没法结合,但那埋藏在心灵处的感情,却是与日俱增。

    目前,杨天佑已受了内伤,她自然不愿杨天佑带伤拚命,也不容许其他的人有插手的机会,更不顾自己久战疲惫之身,而骤然施展出她那刚刚入门的御剑术来。

    但见精虹闪处,一声凄厉惨号也随之而出,这一手掀起浮天大祸的老魔覃逸,已被腰斩当场。

    也几乎是在覃逸伏诛的同时,李唐的脑袋也掉落下来,那无头尸体,随之“砰”然倒地。

    原来陈红萼方才是施御剑术先杀李唐之后,再飞射向覃逸身边的。

    只因速度太快了,两个被杀的人,时间上虽有先后之分,但却是同时倒地。

    陈红萼的御剑术,只能算是刚刚入门,如非是心急复仇,并要抢先在余群侠出手,她是不会施展的。在真力消耗过度之下,勉强施展不成气候的御剑术,虽然复仇目的已达,但她自己也几乎到了虚脱的程度。只见她俏脸煞白,娇躯摇摇欲倒。

    这情形,只慌得陈继志、朱家凤二人,连忙向前扶持着。

    又是一串凄厉惨号,吸引住群侠的视线。

    只见仅剩的一组恶斗,也就是由于这边的一连串急遽变化,而几乎被遗忘了的杜碧霞、覃紫云、卞青莲等三人,互相以长剑插入对方的胸部,而纠结成一团,缓缓地倒了下去。

    知机子在伍大成的陪同下,缓步前来,呵呵一笑道:“诸位辛苦了,请原谅咱们两个老不死,不曾效力……”

    不等群侠中有人接腔,又向陈红萼笑道:“掌门师妹,恭喜你大仇湔雪,妖氛已除,这血腥江湖,该有一段太平日子好过了……”

    X  X  X

    艳阳普照中,李家庄腾起一串冲霄烈焰。群侠们都是一脸肃容,鱼贯地向苏州城进发。

    (全书完)

    风云潜龙OCR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腥苏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腥苏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腥苏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