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易水潇潇血飞扬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一章 易水潇潇血飞扬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易水,它原本只是一条小支流,它根本不配与东海、长江、黄河、洞庭湖等“大哥大”

    级水域相比拟。

    可是,它的知名度却不逊於众“大哥大”们。

    尤其,它在史册中之地位更远超众“大哥大”们。

    因为,秦始皇暴虐无道,荆坷为天下百姓除害,便是在易水告别众亲友慷慨激昂而去。

    他虽然失败丧命,却大名永垂不朽。

    易水也沾光的在史册占一页。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更是自古迄今,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东西南北,皆能朗朗上口。

    历代以来,皆有文人志士在易水畔吟诗思古。

    历代之中,更有荆轲在易水显灵哭嚎之传说,导致易水经常凄风苦雨,倍添冰寒以及肃杀气息。

    自三百余年前,更有人信誓旦旦的指出易水之凄风苦雨,乃出自易水地下数百丈有“深潭,潭底有只“蛟龙”在作祟。

    世人便代代传述以及加油添醋着。

    易水因而更加的驰名古今中外。

    可是,不知自何时起,易水已经变成江湖人物拼斗之处,不少百姓及游客皆受“流弹”

    造成伤亡,易水竞成鬼域。

    百姓互相告诫“勿至易水送死”。

    游客更不敢接近易水百里内。

    申辛年端午节上午辰中时分,一位锦衣中年人及一位中年儒土却沿着易水散步。只听锦衣中年人沉声道“汝确定那件事?”

    中年儒土点头道:“是的!”

    锦衣中年人止步望着水面道:“完光已金盆洗手数十年,他怎会再现江湖?他怎会与二段在此决斗呢?”

    中年儒士答道:“二段於去年端节午时在此杀死完守”

    “会有这全档事?”

    “是的!二段於去年清明午时在此杀死完耀。”

    “唔!完光敢**替其子完宗及其孙完耀复仇。”

    “正是!”

    “原来如此,完老“宰二段,吾便可交差啦!”

    中年儒士摇头道“胜负未卜。”

    锦衣中年人征道:“完光内外兼修,剑术精湛,昔年已罕遇敌手,除非他归隐便弃武,否则,二段必非完光之敌。”

    “据悉,完光的内功已更精湛。”

    “二段死定啦”

    中年儒士淡然道“您拭目以待吧!”

    说着,他突然回头望去。

    锦衣中年人跟着回头。立见远方过来一对男女。

    他们便沿易水行向上游。

    那对男女走到易水右岸之一株古松树下,那男人立即沉声这“汝父已取银,汝待会必须好生侍候。”

    那女子默默点头便低下头。

    那男人又道:“汝若表现良好,吾另有赏。”

    那女子便默默点头。

    那男人便望向四周。

    此时,锦衣中年人及中年儒士已各坐在三里外之一块大石后,那男人便取出一个褐瓶及倒出一粒红丸。

    只见他递去道:“吞!”

    那女子略犹豫,便接丸送入口中。

    那男人便注视那女于。

    此男人原本双眼有神,如今一注视,双眼便炯炯如炬,那女子被盯得一阵惧怕,脸儿不由垂得更低。

    不久,她那双颊已经泛霞。

    那男人满意的一笑。

    他便望向南方远处。

    不久,那女于的双手已不时的移动着。

    她的双膝内侧亦不时的厮磨着。

    又过不久,她已经不时的扭臀。

    她的双手更不时的隔衫抓搔胸脯。

    她已脸红如火。

    她更鼻息琳琳。

    她不再低头,相反的,她仰头望着那男人。

    那男人向四周一瞥,便探臂搂她。

    他打开衣扣,左手已钻入她的双峰间。

    他左右逢源的揩油着。

    那女子不拒反搂的抱着他。

    她的身子似蛇舱扭糯於男人之身上。

    那男人便笑谜的把玩双峰。

    又过不久,远方已传来蹄声,他立即收手及制住她的“麻穴”衣扣,便挺立注视远处。

    他胯间之“账蓬”迅即消退。

    那女子虽然动弹不得,呼吸却似牛般粗浊。

    她的双眼亦布满血丝。

    不久,六名骑士已护送一车驰到。

    那男人立即拱手道:“禀老主人,已备妥玉女。”

    立听车内传出沉声通:“献!”

    “是!”

    那男人拦腿搭背的,便抱那女子列车前。

    车夫立即把女子送上车。

    立听车内传出沉声道:“退!”

    “是!”

    车夫及那男人便掠向远处。

    六名骑士便跟着驰去。

    立听车中传出悉索宽衣声。

    不久,隆隆战鼓已经传出。

    立见一名魁梧银发老者搂着那女子快活着,那女子更似荡妇般饥渴的不停的抛挺着下体。

    战鼓声为之大作。

    不久。银发老者扛腿边冲边喊杀。

    怪哉!玩女人何必喊杀呢?

    不错!此老姓完,单名光,他可列为当今武林“超级大哥大”,因为,他的武功及辈份皆受之无愧。

    他的武功以剑术疾适及内力充沛见长。

    他的辈份比当今各派掌门人还高上一辈。

    他自三十岁闯荡江湖三十年,不但杀人无数,未吃过败仗,他更取得矩财,所以,他自十年前必便归隐享福。

    他每次欲与强敌拼斗,必先玩女人。

    而且,他边玩边喊杀的激励斗志。

    他因而末吃过败仗。

    所以。大家留形容他是凶残的怪胎。

    因为,“一般男人”快活过便累似王八啦!

    不少人一快活过便呼呼大睡哩!

    只有完光越快活越有劲哩!

    又过良久,他忽地紧搂着那女子。

    他一吻上她,便掌按她的“促精穴”。

    那女子便全身连抖。

    完光连连深呼吸。

    原来如此,完光专采处女纯阴哩!

    难怪他越玩越有劲。

    不久,他一起身,使盘膝行功。

    那女子已僵躺不动。

    不过,她却满脸的笑容哩!

    她已成牡丹花下鬼啦!

    午前时分,完光已收功整装步下车。

    不久,六名骑士已经驰来。

    他们一下马,便上前行礼!

    完光沉声道:“那二个小于会来吧?”

    立见一人答道:“他们刚人城,正朝此而来。”

    “献剑”

    “是!”

    立见一人上车取剑交完光。

    “撤!”

    “是!”

    立见一名骑士驾车跟着同伴驰去。

    完光便把剑直插在右手边。

    他便凝神望着远处挺立着。

    盏茶时间之后,二名蓝衣裤青年已经并肩由远方行来,完光的双眼立即射出森寒之光芒。

    不久,他已添凛容。

    因为,他发现此二位青年的步伐一致得每步皆跨出一尺半,而且脚尖同时落地,足见他们默契之足。

    此外,他们踏地及离地时,几乎末带起灰尘。

    足见此二人内功之精沉。

    那二人一行近,完光便发现他们的步履只在地面留下浅痕,足见他们面对强敌,仍然充满自信。

    他警觉的提足功力。

    不久,二名青年已经并肩停在完光约六丈外,立见右侧青年朗声道:“我是段魂,他是段魄。”

    完光沉声道:“吾乃完光,汝二人杀死吾子孙?”

    段魂点头道:“是的!”

    “大胆!汝二人为何如此做?”

    “汝已说过答案,大胆!”

    “哼!不知天高地厚之小子,汝师何人?”

    “将死之人,何必攀亲搭故呢?”

    “放肆!汝担心吾杀汝师乎?”

    段魂朗声道:“汝已印堂发黑,将死之人也!”

    完光喝道:“臭小子,吾先宰汝二人,再追杀汝二人之所有亲人。”

    “疯人说梦话!”

    “出招吧!”

    段魂及段魄忽地探肩拔剑及一起扑来。

    完光立即拨剑迎去。

    段魂二人柠腰便向外一分。

    完光便追砍向段魂。

    段魂却闪身不肯接招。

    段魄却以“神来笔”疾刺向完光。

    完光立即旋身削去。

    段隗未待式子使老,便撤招飘出。

    段魂立即刺来一剑。

    完光立即反手一剑刺去。

    段魂立即收招向左闪去。

    段魄却疾射出一镖及旋身右闪。

    完光不屑的一哼。立即挥掌劈镖。

    “吧一声那支镖乍碎,立即爆出一蓬灰烟。

    完光神色一变,急忙后退。

    段魂二人便趁机疾玫三剑。

    完光立即一阵手忙脚乱。

    段魂二人便如影随形的疾攻着。

    完光又闪过三招,倏地反手一刺,欲逼开段魂。

    段魂却不退反进,而且拍出左掌。

    卜一声,完光之剑已刺入段魂之左腹。他正在暗骇这小于够狠,段魂之左掌已劈向完光的胸口。

    完光直觉的振掌迎去。

    却见寒光一闪,完光不由骇叫一声。

    卜一声,段魄及的劈出之剑已刺入完光之颈。

    完光惨叫一声,双臂立抖。

    段魂斜切一掌,便劈上完光之心口。

    完光立即吐血飞摔而去。

    段魂一振剑,立即砍断刺上腹之剑。

    段魄则上前踩住完光之心口及拔出颈中之剑,他顺势一砍,刚惨叫半声的完光便被砍断首级。

    鲜血立即激喷而出。

    段魄立即搜完光之怀袋。

    不久,他已把一个锦盒放入怀袋。

    段魂却在断剑之后,便归剑入梢及掠过河面疾掠向远方,段魄一起身,便仗剑凝立的望向四周。

    不久,他一见段魂已经掠上山,他方始掠过河去。

    隐在远处之锦衣中年人不由叹气起身。

    中年儒生来道:“属下所测皆准吧?”

    锦衣中年人点头道:“好完美之默契,好诡异之招!”

    “够果断!”

    “不错!他们一见完光强劲,便断然使出拼招,行!”

    “的确!”

    “汝可有破解之道?”

    中年儒生道:“先毁其中一人!”

    “如何进行?”

    “跟!”

    於是,二人便掠河追去。

    不久,六名骑士已匆匆驰来。

    他们一见完光惨死,不由骇怒交加。

    立见一人先勿勿驰去。

    半个时辰后,那人已与一车驰来。

    车上放着灵棺,众人忙一阵子之后,完光才被入敛,凶残横行江湖三十年之完光就此除名。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遗指杏花村。”

    杏花村外有一条杏花溪,它汇聚太行山泉而成,溪水清撤甘甜,既是村民之水源。更是休浴、洗衣之源。

    五月十日。上午,一对男女走到杏花溪旁之松树下,两人便一起拾松子,不久,他们已拾一堆松子。

    青年便双手各扣一粒松子注视溪中。

    琳琳二声,他已左右开弓的弹出二粒松子。

    **二声,二粒松子已射人溪中。

    立见二条鱼摆尾挣浮出溪面。

    少女格格笑道:“柱哥真准。”

    说着,她已挥杆凑网捞住鱼。

    她便含笑将鱼放入篓中。

    青年便又射出二粒松子。

    立见二鱼又浮出溪面。

    少女又网鱼入篓。

    不出盏茶时间,少女已喜道:“篓满啦!”

    青年含笑道:“走吧!”

    青年便拎篓行去。

    少女携网跟行道:“谢谢柱哥!”

    “小意思!大娘身子好些否?”

    “好多啦!全仗柱哥天天帮我找打鱼哩!”

    “小意思,我顺便玩玩,及早找大夫诊治吧!”

    “好!”

    二人便边谈边行向远方。

    不久。远处林中步出锦衣中年人及中年儒生,立见锦衣中年人道:“段魂不是已挨剑吗?他恢复够快哩!”

    中年儒生道:“他好似并非段魂哩!”

    “不可能,两人不但貌同,步履亦凝实,他改变打扮及发型,乃是为了瞒人耳目以供他养伤,勿受其惑。”

    “这……”

    “他射鱼之力道及只射伤鱼,更可佐证。”

    中年儒生道:“段魄呢?他们一向形影不离。”

    “他可能因事稍离,趁机除掉段魂吧?”

    “好!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漏掉一人。”

    於是,二人立即掠出。

    不久,他们刚掠近,青年回头一瞧,立即取过少女之网及友递篓道:“拿着!”说着,他已转身凝立。

    少女便携篓匆匆奔去。

    锦衣中年人立即探剑扑向青年。

    “快走,别管我!”

    中年儒生亦立即拨剑攻出。

    青年一振杆,杆尾之鱼网忽地飞向锦衣年人。

    青年便振杆攻向中年儒生。

    杆尖迅疾直刺中年儒生之左腹。

    中年倔生被逼旋身再退,青年已连刺三杆。

    吧一声,中年儒生已被刺中右腕,当然剑落人退。

    锦衣中年人急忙斜刺而来。

    青年立即掷杆射向他及探腕接剑。

    卡一声,锦衣中年人已削断此杆。

    青年却振剑疾刺。

    锦衣中年人疾玫六剑之后,立觉腕疼掉剑。

    他闷哼的梧腕疾退。

    中年儒生立即射来那二支断杆。

    青年挥剑扫掉二杆,便顺手捞剑。

    他迅即双手仗剑凝立。

    只见他一振腕。双剑立断。

    中年儒生二人立即变色。

    因为,若无精湛功力,决难震断此二支宝剑呀!

    青年沉声道:“下步为例!”

    说着,他巳抛剑落地及转身掠去。

    中年儒生二人不由互相征视着。

    不久,锦衣中年人喃喃自语道:“他不是段魂乎?”

    中年儒生道:“不是,二人之招式有别!”

    “可是,他们的容貌一模一样,声音亦同呀!”

    “堡主先包匝伤口吧!”

    “好!”

    於是,中年儒生上前替锦衣中年人上药止血包匝。

    锦衣中年人道:“吾仍要追查此事。”

    中年儒生点头道:“有此必要,若能收伏此人,便可瓦解二段。”

    “总管之意思是……”

    中年儒生便低语道:“只要盯住二段,便可利用他们分开时,由此人假冒段魂刺杀段魄。必可一克竞功。”

    “妙!哈哈!”

    二人便互视一笑。

    不久,二人便直接入村。

    当他们入村不久,便听见啼声及遥见一人。

    他们上前一瞧,立见一间木屋前。有一名男人低头而立,一名妇人以及那位少女却哭跪於七名大汉身前。

    那名青年则正在朗声道:“能否缓几日?”

    立见居中之大汉摇头道:“不行!蔡贤已拖三个月啦!”

    青年便向那男人道:“大叔怎会借钜银呢?”

    那男人低头道:“我只借三万两而已,那知他们按日计息,而且利上加利,我即使是神仙,也还不了债啦!”

    “大叔真糊涂!”

    那男人蹬道:“轮不到汝教训吾。”

    那妇人都起身行来叱道:“住口!”

    那男人征道:“汝敢如此待吾。”

    那妇人叱道:“有何不敢,汝敢把杭州绸缎行赌光,吾为何不敢说汝几句,汝可知阿柱已协助咱们逾三万两。”

    那男人征了一下,哼道:“他还不是在打恬儿之主意!”

    “住口!阿柱上回变卖祖传之玉,汝却又拿丢赌光,结果又欠如此钜债,汝自行善后吧!”

    说着,她已上前扶起少女。

    她把少女带到青年面前道:“阿柱,吾把恬儿交给汝,汝不必管此事,汝就先带走恬儿吧!”

    育年忙道:“大婶!”

    “汝已仁尽义至!快走!”

    那男人立即喝道:“站住!蔡家尚由吾作主,蔡恬乃是我女,姓连的,除非汝摆平此事,否则,汝休想带走吾女。”

    青年摇头道:“我决无打汝女之意,不过,汝不可推她人火坑。”

    “哼!吾养她长大,吾有权决定她的命运。”

    妇人尖叫道:“狠心狗肺,吾和汝拼啦!”

    说着,她便欲冲出。

    少女忙抱住妇人之腰下脆道:“娘,别如此!”

    “恬儿,放手,吾非与他同归於尽不可,唯有如此,汝才可脱离苦海,恬儿,汝速放手呀”

    少女哭道:“不!娘别傻!”

    那男人急返到七名大汉身后叫道:“汝别傻,汝即使与吾同归於尽,丫头仍须还债,汝可别傻!”

    妇人怒吼句:“狼心狗肺”忽然吐血。

    少女骇呼道:“娘,您怎么啦?”

    妇人喘道:“放手……放手!”

    青年立即上前拂妇人之后脑及扶住她。

    妇人便昏靠在他的怀中。

    少女急忙起身扶母。

    青年上前道:“我揽下此事啦!来吧!”

    立听居中之大汉回头道:“蔡贤,汝看着办吧!”

    那男人叫道:“拖走丫头!”

    大汉沉声道:“上!”

    青年踏前沉声道:“休逼我出手!”

    大汉喝道“上!”

    六名大汉立即挽袖怒扑向青年。

    青年立即挥掌拍、按、却、抑、推着。

    一阵碎声及啊叫之后,六名大汉纷纷落地而且似木头般僵倒,为首之大汉得立即后退不己。

    青年郎声道:“带我去见你们老大!”

    那人使转身扣住蔡贤的左腕道:“走!”

    蔡便乖乖的跟去青年便上前踢开六名大汉的穴道。

    那六人便惊骇的勿匆奔向大门。

    围观之人立散。

    青年震醒妇人,便匆匆出门。

    他便匆匆的跟去。

    中年儒土二人便在远处跟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目送青年步入一座庄院大门,立见二名大汉关上大门,而且一起行向厅口。中年儒士二人便到远处林中上一株树遥视着。

    青年跟到厅前,便自动止步。

    为首大汉便扯着蔡贤入厅及向后行去。

    不久,二十名大汉已持刀剑出来包围青年。

    青年却从容望着厅口。

    不久,一名锦服大汉己率二名大汉出厅,蔡贤则被另一大汉似踢狗般踢的一直嚎叫求饶爬来。

    不久,锦服大汉已踩着蔡贤之右颊注视青年道:“小子,汝为这只狗而来送死,汝值得吗?”

    青年拱手道:“打扰!请您缓个三日,如何?”

    “行!不过,汝须先走出此阵。”

    “是!若有误伤贵属之处,尚祈海涵。”

    “行,上”

    立见四人挥刀疾砍向青年。

    青年向右一闪,便扣住一人之右腕及夺刀。

    他将此人向外一推,使逼通退那三人。

    他立即飘身连刺。

    刀尖便似毒蛇出洞般纷纷刺上众人之腕,立听一阵吱叫及敬敬刀剑落地声,那二十人已经骇退。

    青年一弃剑,便向锦衣大汉道:“请海涵!”

    锦衣大汉叹气道:“汝留下,吾放走他!”

    说着,他已抬脚后退一步。

    蔡贤便企求的望向青。

    青年摇头道:“三日后,我送钱来此赎他。”

    锦衣大汉沉声道:“汝留下,吾每月赏汝二千两黄金,如何?”

    “没兴趣,告辞!”

    说着,他便转身行去。

    蔡贤急叫道:“阿柱,带我走呀!”

    锦衣大汉瑞道:“押下去!”

    “是!”

    青年一到门前,便主动掠桥而出。

    他便从容向右村去。

    锦衣中年人一跃落树下,中年儒士便上前道:“如何?”

    锦衣中年人道“依汝对策,如何使他甘心就范呢?”

    中年儒士含笑道:“先瞧他如何筹钱吧?”

    “走!”

    二人便又自远处跟去。

    不久,便见三十名青少年持棍棒的迎上青年,青年含笑道:“回去,谢啦!”

    立见一名青年问道:“柱哥,当真没事啦?”

    “是呀!我不是好端端在此吗?快带大家回去。”

    “走!”

    青少年们便匆匆离去。

    青年便直接到蔡府。

    立见少女迎来道:“家父呢?”

    青年道:“他被留下,对方已允缓三日。”

    “可是,如何在此三日筹足二十万两白银呢?”

    “我自有办法,令堂呢?”

    “刚服过药,正在歇息。”

    “多看着她,我走啦!”

    “谢谢柱哥!”

    青年挥挥手,便含笑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步入林中一座木屋中,不久,立见他向一名独目老者低声道:“请爷爷开赌戒一次。”

    独自老人沉声道:“紫贤那家伙又闯祸啦?”

    “是的!”

    青年便略述经过。

    独目老者沉声道:“汝已下定决心!”

    “是的!”

    “汝喜欢恬丫头?”

    青年脸儿一红,点点头。

    独目老者道:“好吧!”

    “谢谢爷爷!”

    “休大意,人外有人哩!”

    “是!”

    “汝尚记住赌技吧?”

    “记得!”

    “汝今夜就易容先入场子小试手气一番。”

    “是!”

    子初时分,杏花村民多已入眠,村外那座庄中却烛火通明及骰声连响,欢呼声及叹息亦阵阵响起。

    不久,一名中年儒士来到在门前,便自动递出银票道:“试手气!”

    “请!”

    他便跟着一名大汉入内。

    立见厅中摆着六张圆桌,约有四十人正在聚赌,另有八名大汉则站在厅口以及在厅中来回瞧着。

    中年儒士便凑近第一桌。

    他一瞧之下,立知此桌以押大小定输赢。

    他便先瞧着庄家及听骰声。

    不久,庄家置盒道:“押多赢多,下!”

    八名赌客竞有五人押大及三人押小。

    中年儒士却按兵不动。

    不久,庄家掀盒喝道:“三!六!九点!吃小赔大!”

    立听欢呼声及叹息声。

    另一大汉迅即收银及理赔。

    中年儒士连听三把,便有信心。

    他每把皆只押一张一百两银票,却连赢六把。

    不久,他便移到第二桌。

    他只听三把,便开始下注。

    这回,他把把押三百两。

    他连赢六把之后,他便移到第三桌。

    此桌只有五名赌客,却下注甚大,而且皆押大。

    中年儒士只听三把,庄家已连开三把小。

    庄家一掀盒,立道:“对!吃大赔小!”

    那五人不由皱眉。

    不久,他们又一起押大。

    中年儒士则以六干两押小。

    结果,庄家开出“小三点!”

    二名赔客便匆匆向内行去。

    另外三名赌客仍押大。

    中年儒士便以一万二干两押小。

    不久,庄家掀盒道:“小二一对,吃大赔小。”

    不久,另外三名睹客便咬牙又押大。

    中年儒士便以二万四千两押小。

    “一、一、三!小!吃大赔小。”

    三名赌客不由皱眉。

    不久,他们各以二千两押大。

    中年儒士便以二万四千两跟着押大。

    那三名赌客不由一征。

    庄家瞥他一眼,便掀盒道:“四!五!九点!通赔!”

    二名赌客不由婉惜下注太少。

    淤是,他们在下一把各以二万两押大。

    中年儒士却以四万八干两押小。

    “么对!吃大赔小。”

    三名赌客不由一怔!

    不久,他们再各以二万两押大。

    中年儒士却把九万六千两押小。

    “一!三!四点,吃大赔小!”

    那三名赌客不由钦羡的望向中年儒士。

    不久,他们又以二万两押大。

    中年儒士折耍银票,便把十万两押小。

    “二!三!五点!吃大赔小!”

    那三名赌客为之变色。

    不久,中年儒士收妥银票,便转身高厅他一出大门,便有三名大汉跟出大门。

    他佯作不知的继续前行。

    不久,那三人已奔来拦路,居中之人更沉声道:“朋友,汝太狠了吧?”

    中年儒士都不吭半句的连拍双掌。

    一阵咬叫之后,那三人已僵倒在地上。

    中年儒士便从容离去。

    不久,他已沿羊肠小径山道掠向山上。锦衣中年人正瞧得皱眉,正牌中年儒土便含笑道:“歇息吧!让他去城内兑换银票。”

    “高明!吾越赏识他矣!”

    “不知他如何去赢钱矣!”

    二人便含笑返回村中之客栈。

    第三天上午,青年一到庄前,便含笑入庄。

    不久,立见蔡贤鼻青脸肿的低头跟着锦衣大汉出厅,青年便拱手道:“请!”

    说着,他已掏出银票。

    锦衣大汉瞧着借据道:“汝没漏掉这三日之利钱吧!”

    “在下依限送到!”

    青年征道:“此三日须计利钱呀?”

    “不错!共计二十七万二干两白银。”

    青年一咬牙,便另取出银票。

    不久,双方一手交银票及一手取过借据。

    锦衣大汉阅过银票,便交由一名大汉清点。

    不久,大汉点头道:“没错!”

    锦衣大汉便向蔡贤道:“欢迎光临!”

    蔡贤便低头匆匆离去。

    青年便撕碎借据及抛向空中。

    纸屑纷飞,他已从容离去。

    他便直接返回林中木屋。

    他便低声报告着。

    独眼老者哼道:“吃人不吐骨头,该死!”

    “爷爷!铲除这批人渣吧?”

    “好!汝今夜先入场饱捞一票,吾在外接应。”

    “是!”

    当天晚上。一位锦服中年人大摇大摆的入厅之后,他朝第三桌旁一站,他便先看七人聚赌以及听着骰声。

    三把之后,他便把银票押大。

    “四!六!十点,吃小赔大!”

    他立即嫌入二万两。

    庄家摇骰盒之后,他便以四万两押小。

    ”么对!吃大赔小!”

    他便逐把的加倍下注。

    又过五把,他已赢入一百二十八万两银票。

    众人羡视中,把一白万两银票放入盒中以及放入怀袋,然后,他便以二十八万两全部押大。

    这回,那七人跟着押大。

    庄家征得一时不知启盒。

    “哗!呆什么鸟?开呀!”

    “六对!通赔!”

    庄家的额头立即溢汗。

    另一大汉便迅速的理赔。

    不久,锦衣中年人又以五十六万两押大。

    这回,大家全都押大。

    庄家不由神色大变。

    立见六名大汉一起围到桌旁。

    其中二人更贴身瞪着锦衣中年人。

    庄家掀盒,立即颤声道:“五!六!”

    四名大汉便一起清点众人所下之注。

    另一大汉却向锦衣中年人道:“入内品苗吧?”

    锦衣中年人沉声道:“没此必要!”

    “十一点,通赔!”

    “汝休不上路!”

    “怎样?输不起呀?关门呀!”

    众大汉立即瞪视他。

    他却不在乎的接过票,便清点着。

    不久,拿起所有的银票揣人怀袋,便向外行去。

    他离庄树里余远,突见二十余人持刀剑自两侧林中扑出。他从容的先以空手夺刀取道一剑,便大开杀戒。

    剑光霍霍,剑剑正中心口。

    不久,他已超渡这批人。

    立见四十人疾扑而来。

    他便闪身连连刺剑。

    不到盏茶时间,他又超渡此批人。

    他一见没人再现身,便抛剑从容离去。

    不出半个的辰,一名布衣裤青年已经来赌陷场大门前,他一亮出银票,便被一名大汉带人大厅。

    他便先在桌旁观赌。

    不久,他一下注,便是银票。

    他旗开得胜的赚入八万两白银。

    按着,他以十万两押大。

    “六对!吃小赔大!”

    他又以十万押大。

    “五对!吃小赔大!”

    然后他以三十万两押小。

    “一!二!三点!吃大赔小!”

    接着,他以六十万两押大。

    “四!五!九点!吃小赔大!”

    不久,他以一百万两押大。

    庄家征了一下,才掀盒道:“四!六!十点!吃小赔大!”

    他便又入帐一百万两。

    接着,他把把押三十万两。

    他又连赢十把之后,立即离去。

    当他离庄数里余远,便见又有五十人携刀自林中扑出,他便又超渡他们。

    不久,此五十入已搭上死亡列车。

    他便从容离去。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