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人无横财不发也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二章 人无横财不发也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破晓时分,蔡贤正在塌上呼呼大睡,其妻突然来到榻前,而且挥动菜刀似砍鸡头般直砍人他的颈项。

    血光乍喷,他已惨叫一声。

    蔡氏又连砍三刀,便了结蔡贤的一生。

    蔡恬闻声而起,蔡氏已砍向自己的左颈。

    她连砍三刀便碎然倒地。

    蔡恬入房一瞧,骇得尖叫而出。

    她边奔边叫着。

    当她奔到林中木屋时,便连连拍门叫道:“柱哥,开门!”

    不久,青年启门,蔡恬便紧楼住他哭泣着,她更连抖着全身。

    “阿恬,出了何事?骇成这付模样?”

    “娘杀爹又自杀啦!”

    “啊!她当真如此做啦!”

    “是的!满房的血喔!”

    “休慌!走!”

    二人便一起离去。

    当他们接近家门时,已经有很多人在围观及议论着,蔡恬一出现,便有二名妇人上前劝慰。

    她便合泪申谢。

    她们一入内,保正便摇头出厅道:“天亮就收尸,吾会请大家帮忙,汝可别想不开,做出糊涂事喔!”

    “是!”

    “阿柱,劝劝她,她是个好女孩。”

    “是!请帮忙买棺及祭品。”

    说着,他已递出一张银票。

    保正一接银票,便召来三人吩咐着。

    蔡恬二人一入房,便开始忙碌着。

    经由村民之助,蔡贤夫妇在天亮不久,已经入验。

    厅中亦已罢妥灵堂。

    蔡恬忍不住下脆低泣着。

    青年使在旁劝着。

    不久,蔡恬泣道:“我真糊涂,娘昨晚已暗示过此事!”

    “别伤心,多保重。”

    “嗯!柱哥!娘昨晚吩咐我今生今世做牛做马侍候你!”

    “别如此说……”

    “柱哥,你可得答应我。”

    说着,她已溢泪。

    青年心生不忍的点头道:“好!”

    “谢谢柱哥!”

    “你先歇会,我去买东西!”

    “我怕,我们一起去吧!”

    “这……,你去买吧!”

    蔡括接过银票,立即拭泪离去。

    青年付道:“我非及早消灭赌场不可。”

    此青年姓连,名叫德柱,他是杏花村民公认的好人,因为,他热心助人,每天更在垫内为孩童授课一个时辰。

    他更聪明得足以处理大小事。

    所以,大家尊称他为“黏得住”。

    青少年们更尊他为“柱哥”

    。可是,大家不知他有一身傲人的武功,大家更不知他尚谱赌技、医术以及五花八门的杂技。

    他一见蔡恬出去,便入房拭血及卸掉沾血之寝具。

    他尚未忙妥,蔡恬已匆勿回来道:“柱哥,朱员外、李员外二人一起吊死于溪旁那株树上。”

    “啊!怎会如此?”

    蔡恬答道:“听说他们赌光了产业。”

    “又是赌!”

    “是呀!赌场的人正在二府讨债,他们正在售产。”

    “这……他们怎会如此糊涂呢?”

    “是呀!”

    不久,二人又一起离去。

    只见沿途之各店面皆贴上“急售”红纸,甚至连朱家引以为傲的银楼不但急售,下人正在门前出售珍宝首饰。

    连德柱心个一动,便上前挑着。

    不久,他已瞧见他上回出售之玉。

    他昔年为替蔡贤还债以三万两出售此玉,他如今环境之下,居然只付一万两银票,便买回此玉。

    足见朱家需钱之急。

    他便买一个玉镯套上蔡恬之左腕。

    不久,他发现朱员外三人之各酒坊皆急售。

    于是,他率蔡恬返家向独眼老者报告着。

    独眼老者姓连,单名胜,他便带连德柱入后院道:“不宜在此时置产,今夜先消灭赌场吧!”

    “好!”

    两人便轻声商量着。

    良久之后,连德柱便陪蔡恬离去。

    沿途之中,皆是纷纷议论之人,不少人更担心会失去工作,叹息声及咒骂声因而阵阵耳闻。

    连德柱陪蔡恬买妥物品,便一起返家。

    二人一起炊妥膳,便默默取用。

    膳后,二人便各在房中歇息。

    当天晚上子初时,他们蒙面走近赌场,立见一片黜暗,他们便明白朱员外三人之死已吓所有的赌客。

    于是,他们掠墙而入,再逐窗探视。

    不久,他已发现那位锦衣大汉搂女而眠,他轻轻推窗,立见它末上锁,于是,他徐徐进入内再潜到榻前。

    他便一手掩口及一手震上对方之“命门穴”。

    只听一声轻嗯,对方立入地府报到。

    他便顺势震死那女子。

    然后,他逐房的刺杀着。

    二人分途刺杀一个多时辰之后,便已经大功告成。

    于是,他们引烛开始搜索锦衣大汉之房。

    不久,他们已搜到大批借单以及银票。

    于是,连德柱先到灶前焚化借据。

    然后,二人携走银票。

    他们刚离去,锦衣中年人便与中年儒士潜入庄中。

    他们略窥之后,锦衣中年人立即道:“休惹那人!”

    “堡主是否与他坦叙呢?”

    “不妥!吾不愿惹这种喜怒无常之人。”

    “说得也是,白忙一场矣!”

    “不!吾至少知道此地尚有这位人才。”

    “的确!”

    不久,二人已悄然离去。

    又过不久,连德柱二人返赌场,便各在后院劈三个深坑,然后把所有的尸体埋入六个坑中。

    然后,他搜刮各房财物。

    破晓时分,他们才各拿走一大袋财物。

    翌日上午,连德柱陪蔡恬跟着地理师外出觅坟地之时,他们发现各店面之红纸皆换上“廉售”二字。

    连德柱心中有数着。

    连德柱研判朱员外三人之亲人尚不知赌场之人已死。他们受逼于还债之压力,他们急于出售产业。

    由于朱员外三人生前为富木仁,他们的亲人又欠厚道,所以连德柱决定利用此机会大捡便宜。

    午前时分,他们已觅妥坟地。

    连德柱便赠送一个红包及宴请地理师。

    席间,地理帅更挑妥吉日。

    膳后,连德柱二人便返蔡家上香歇息。

    当天下午,三名道士又前来诵经超渡。

    黄昏时分,他们便欣然领走红包。

    蔡恬炊买膳,便招呼他用膳。

    膳后,二人便各入房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一上街,立见各店面之人皆出来推销店面,连德柱一问之下,立知赌场人员在入夜前要来讨债。

    于是,他置妥物品,便送蔡恬返家。

    他便返回林中木屋道出此事。

    他们已由借据知道朱员外三人各欠赌场三百万白银,而他们的产业至少值五百万两,他们便订妥买进价格。

    于是,连德柱拾走三大包银票。

    他首先到朱员外府中,表明欲协助朱府解围。

    他更表示代理亲友出面置产。

    双方一阵讨价还价之后,朱氏果真以三百万两出售所有的产业,不过,她尚留下朱府这座庄院。

    双方立即进行交易。

    朱氏详缮要让渡状之后,便交出所有的地状。

    连德柱便交出银票。

    双方便各自清点着。

    良久之后,连德柱才携走财物。

    他便把地状及让物状交给蔡恬及吩咐着。

    必然后,他使赴另外二府交易着。

    不出一个半时辰,他已经大功告成。

    人心便如此地现实,当天下午,人潮使络绎不绝的进出蔡府,他们皆在灵前上香以及向蔡恬致哀。

    蔡恬感激得要命。

    连德柱却险些暗乐得绞了肠。

    翌日上午,他率蔡恬携地状逐个接收店面、田地、田坊及仓库,他们一直忙到天黑,方始用膳返房。

    他们又忙三天,便已经大功告成。

    这天黄昏时分,他们一返蔡家,立见朱府等三府管事一起来访,而且表示欲廉售庄院,连德柱欲摇头。

    三名管事只好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朱氏三人各派长子前来治售庄院。

    他们更主动把价格降三成。

    连德柱研判他们欲落跑,便以用不着为由拒绝。

    终于,那三人打对折出售。

    连德柱便百般无奈的点头。

    双方便进行交易着。

    不久,那三人已申谢离去。

    朱氏三府果真连夜率亲人落跑啦!

    翌日上午,连德柱二人使接收三处庄院。

    连德柱不但留用所有的下人,更吩咐他们安心工作。

    当天下午,他便陪独眼老者住入朱府。

    又过二天,蔡贤夫妇在村民们哀悼中入土为安。

    蔡恬在当天下午便搬入朱府。

    他们便把朱府易名为“天赐庄。”

    翌日上午,连德柱召集各店面掌柜好好的沟通一番后,各店面便统一进价、售价以及列帐方式。

    连德柱再宣布每人工资增加三成,而且溯自本月初。

    掌柜们大乐的申谢而去。

    当天下午,连德柱召集各酒坊领班前来会商。

    他也统一价格及管理方式。

    他亦宣布增加工资三成。

    众人喜得申谢离去。

    翌日上午,耕种的佃户代表也前来会商着。

    连德柱也增加每人三成之工资。

    众人不由大喜的离去。

    当天下午,他召集三家车行代表会商着。

    经过一番沟通之后,车夫代表欣然同意在运酒至外地后再运货返村,连德柱便增加五成的工资。

    众人乐歪啦!

    众人亢喜的赶去报喜。

    蔡恬早巳到朱家银楼管帐啦!

    她每天忙的不亦乐乎。

    连德柱使挑选五十名青年训练三天。

    第四天起,这五十名青年便各在自己的“责任区”

    巡视及协助招呼生意,连德柱便专心练武。

    他更服用自家药铺所配妥之灵丹。

    七月一日上午,那五十名青年便在则任区内发放工资,而且是连同六、七月份一起发放,众人险些乐翻啦!

    翌日上午,他们携帐册及银票向连德柱报告。

    连德柱因而发现六月份净赚四十余万两。

    他惊喜着。

    他便各赏此五十人一个月工资。

    他便留下帐册详查着。

    三日之后,他发现集中进货且自行运货,已使成本下降近两成。而且各店面的收入也比以前增加。

    酿酒之收入增加得最为明显。

    他知道下人之减少钱及浪费,也是主因。

    于是,把朱家的私垫扩大,而且免费为孩童启蒙,每位夫子之工资各增加五成,村民皆歌颂此事。

    七夕夜,蔡恬一入连德柱之房,便羞郝的上前道:“柱哥,今夜是牛郎会织女,我侍候柱哥吧!”

    “不!不成!”

    “柱哥,我自五年前,便来月信,娘生前也说过我可以侍候男人,我已有准备,柱哥别嫌弃。”

    “不成,我不能如此委屈你!”

    “谢谢柱哥,我不计较名份。”

    说着,她已宽衣解带。

    连德柱忙道:“我正在练功,不能成亲。”

    “柱哥嫌弃我吗?““不!我绝无此意。”

    “好吧!柱哥可以随时找我。”

    说着,她便欲转身。

    连德柱忙搂她道:“再等我二、三年,好吗?”

    她心花怒放的点头嗯了一声。

    他一松手,她便欣然离去。

    他不由含笑忖道:“好一位纯情姑娘。”

    他叹口气,便服丹行功。

    北风年起,连德柱便赠送每位车夫一件棉袄,因为,汾酒的销路不但逐月增加,而且大幅度增加。

    他知道此是天寒及车夫促销之故。

    此外,他买人大批男女老幼年衣再以八折出售。

    不到三天,冬衣已被购一空。

    接着,田地之收成顺利售毕,他又添一批收入。

    十二月一日,每位下人皆多领到一个月工资。

    每人皆乐透啦!

    人人皆忙着预买年货及衣物。

    连德柱便宜协助下人们重建或修房舍,他先预付一切费用,再由下人们按月分批偿还。

    不出三天,便有二十余户开始修屋。

    连德柱的建材行为之大发利市。

    这个年,杏花村民前所未有的欢欣着。

    大年初一,连德柱便忙着接待拜年的人潮。

    他经由拜年村民之称赞蔡恬真美,仔细一瞧,她果然秀丽撩人,鼓鼓的胸脯似在向他招手哩!

    他不由觉得怪怪的。

    元月十六日上午,一位衙役送一顶官轿来到天赐庄门前,立见门房匆匆入内报告道:

    “公子,叶大人到。”

    连德柱急忙出迎。

    来人正是叶县令,他一下轿,便点头道:“听说汝使杏花村民过好日子,本官特地前来瞧瞧。”

    “不敢当!请大人赐教!”

    “嗯!”

    “请大人入厅上坐!”

    “嗯!”

    不久,二人已经入厅就座。

    侍女立即呈上香茗。

    叶县令辗茗,便点头道:“汝惯品金萱?”

    “是的!大人若不顺口,在下即刻换!”

    “免!本官亦见金萱,汝接掌产业多久啦?”

    “半年余!”

    叶县令道:“汝可知有人向本官反映汝之财源有问题?”

    连德柱点头道:“想当然耳,在下原本只是一名垫师,全仗远亲托附,始能够出面管理这些产业。”

    “原来如此,汝该先告诉本官。”

    “大人恕罪!在下一直矛盾于该不该惊动大人?”

    “本官虽然罕至杏花村,却甚关心此材,汝如此善待村民,本官甚表嘉许及欣慰,盼汝持之以恒。”

    “是!”

    “汝可有需不宜协助之处?”

    连德柱道:“禀大人,请赐准跨溪搭桥通往山道,并请赐准拓宽山道及沿途搭以方便游客。”

    “这本衙经费有限。”

    “在下愿意负担一切费用。”

    “好!施工时,注意安全。”

    “是!谢谢大人!”

    “山道两侧宜辟泄洪沟,以防山洪爆发。”

    “是!”

    叶县令便详述施工注意事项。

    良久之后,侍女送人一个红包向连德柱道:“公了,老太爷请公子转赠莱金,并请叶大人转发。”

    连德柱忙送上红包道:“请大人笑纳!”

    “不妥!不妥!”

    “大人休嫌弃,在下早该造访矣!”

    “本官先代衙内同仁申谢!”

    “言重矣!”

    他便又补充的指点施工事宜。.良久之后,他才搭轿离去。

    他一抽出银票,立见三张一万两银票。

    他亢奋的呼吸一促。

    连德柱便入内道:“爷爷思虑甚周矣!”

    独目老者含笑道:“无风不起浪,先封住他的口吧!”

    “是!可以先搭桥吧?”

    “嗯!同时进行吧!”

    “好!”

    于是,连德柱开始忙碌着。

    村民“听要搭桥及辟山道,不由大乐。

    时值农闲,佃农们纷纷投入此工程。

    十天后,雇自外地之二干名师傅们便开始忙碌着。

    近万人便忙着辟道及架桥。

    那知,施工之第三天上午,使出事啦!

    当时,连德柱正在溪边瞧着工人架桥,忽听山上喊出“有人被蛇咬啦!”他立即匆勿的施展轻功掠去。

    他一到现场,立见二人已经倒地。

    另有二人正以绳缠绑着二条蛇。

    他上前搭脉一瞧,立见二人已满脸泛黑。

    他立即叹道:“先送尸返家。”

    “是!”

    立见四人抬尸下山。

    连德柱上前一瞧二蛇.立见他们居然各是一条金蛇及白蛇,二个蛇尾迄今仍然紧紧贴合在一起。

    立见一人道:“公于,此二蛇原本在地穴内,方才锄土惊动它们,它们便各咬死一人。”

    连德柱点点头,便上前招住蛇颈携走它们。

    他追不及待的返回天赐庄。

    独眼老者乍见二蛇,独眼便亮如炬。

    他立即以指比着二蛇身子。

    不久,他喜道:“汝之福也!”

    “它们有何妙用?”

    “呵!呵!枉汝聪明,竞不知它们是金龙及雪龙,瞧它们之长度,皆已逾百年,汝之功力可突飞猛进矣!”

    “当真?”

    “嗯!更难得的是,它们甚毒,汝只须饮它们之血,便可激增功力,而且今后可抗万毒,呵!呵!”

    “如此神妙呀?”

    “可有人被咬死?”

    “不错!”

    “死了二人!”

    “妙哉!首毒已卸,汝可放心饮血矣!”

    他便轻声指点着。

    不久,连德柱已入厅召入一人吩咐着。

    不久,他已交给那人二张一万两银票。

    那人激动的道:“柱哥太善待人矣!”

    “快去吧!我改天再去探视。”

    “是!”

    连德柱便携一个大碗入房。

    不久,他一挥匕,便斩断二蛇之尾。

    他们便各持一蛇及挤蛇血入碗。

    二蛇挣扎良久,方始毙命。

    二人又挤蛇尸良久,才把它放在一瓮酒中。

    连德柱便端碗返房饮光蛇血。

    他又倒入清水,便饮光血水。

    立觉体内热乎乎,他立即关妥门窗行功。

    他一催动功力,便似引燃爆竹般腹内翻腾不巳。

    他便小心的行功着。

    他一直行功一日一夜,方始控稳住热流。

    他又行功半天,便汗出如浆。

    他续行功半日余,便连连排气。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全身轻盈加羽。

    他心知受益不浅,便继续行功着。

    深夜时分,他方始入定。

    他又入定三天,方始被春雷吵醒。.他一下榻,便觉全身是劲。

    于是,他以指代剑的练招。

    他越练越顺手,他以前施展的瞥扭之处,如今已经豁然顺畅,他忍不住连连施展着黄昏时分,他乍闻肉香,便觉一阵饥饿。

    他便收招出房。

    立见蔡恬迎来道:“柱哥,练功啊?”

    “嗯!大有进步。”

    “大家皆歌颂柱哥对那二位被蛇咬死的人,仁至义尽哩!”

    “我明日该去灵前上香。”

    她目泛异彩道:“柱哥真伟大!”

    ”别如此说,我也是凡人。

    “是的!”

    “我先去见爷爷。”

    说着,他已向后行去。

    不久,他一人房,独服老者便目光如炬的注视道:“太完美啦!效果远逾吾之估计!汝可练玄天三剑矣!”

    “谢谢爷爷!”

    “以汝先前之剑术修为,配合如今之功力,汝只须勤练半年,必有六成火候,届时,汝才可完全自保?”

    “是!”

    独眼老者便启箱取出一本小册指点着。

    良久之后,二人才与蔡恬共膳。

    腊后,连德柱迫不及待的返房悟招。

    翌日上午,他先后到二位被毒蛇咬死之灵前上香、下跪及叩头,遗族们感动的连连叩谢着。

    连德柱慰问之后,再前往工地。

    他一见桥柱已造妥,不由大喜。

    他便踩着铺妥之三百余级玄武石阶上山。

    他满意的沿途嘉勉着。

    他一到山顶,不由纵眼望向两侧。

    立见一人道:“若能辟妥后山道,本村必可更热闹。”

    “行!继续铺下去。”

    “是!”

    连德柱便含笑下山。

    他便沿途吩咐心腹青年留心施工安全。

    他一返房,便专心修练玄天三式。

    清明时节,村民走过新桥含笑上山扫墓。

    端节时分,山道两侧凉亭已有不少游客在纳凉赏景,大批工人正在后山辟道搭建石阶。

    中秋时节,前后山之五千余石阶已经辟妥,上百个凉亭在当天晚上,使有大批人入亭赏月。

    九月九日上午,八名山东梨商前来拜访连德柱,双方先一牢客套之后,便正式提及合作事宜。

    八位梨商请连德柱包销鸭梨。

    他们则包销汾酒人山东。

    双方谈妥,当天下午,那人已率二十人挑酒上山。

    十日后,大批山东人挑鸭梨人村,迅由车队运走。

    一向昂贵之鸭梨,经由连德柱之八折促销,不但一批批的被买光,商人们更赶来杏花村抢购鸭梨。

    八名梨商为之大乐。

    他们更卖力的促销汾酒。

    十月底,鸭梨潮已逝,连德柱采行薄利多销,居然赚入二百余万两,汾酒则增收入四十余万两。

    这批收入已足以弥补他架桥及辟山道之支出。

    汾酒却因而畅销于天下。

    太行山道辟成,来往山东及山西之各行各业人员和游客皆走此道,而且多以杏花村为歇脚处。

    杏花村之各客栈因而供不应求。

    连德柱使把另外二处庄院以及昔日赌场辟作高级客栈,它们居然一直的供不应求哩。连德柱便加盖二十座酒坊及三十家客栈。

    他更添购一千部马车运送客人。

    他为何敢如此大力投资呢?

    一来,生意日旺,前景看俏;二来,他够则力最主要的是,自外地涌入太多的人企求他雇用。

    因为,他的工资够高,风评也一级棒呀!

    何况,杏花村地广人稀,甚有发展空间哩!

    他只负责下令及付钱,因为,他忙着练剑。

    他越练越顺手。

    他越练越发现玄天三剑之妙招。

    雪花又飞,他已开始饮用浸泡二蛇之药酒,他每夜只饮一碗酒行功,便澈夜不必盖被及白日不必穿袜。

    不过,他只要外出,必套袜以免惊世骇俗。

    因为,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最好少出风头。

    鸭梨随着飘雪又盛产,每天挑入杏花村之鸭犁至少逾十万粒,可是,商人们仍然抢购不已。

    鸭梨热潮,连德柱又入帐三百余万两。

    八大梨商更是钱多多花。

    叶县令却末再来“指教”,因为,连德柱逢年过节皆派人送礼入衙,礼盒中更附着一份“加菜金”哩!

    这天上午,连德柱在太原城内存妥二十万两白银。

    因为,他的存银实在太多啦!

    由于药酒一直供不应求,加上又有大批人前来求雇。他便把所有的田地全部搭建成为洒坊以及酒仓。

    他更在山上搭建粮仓存妥大批粮食。

    冬去春来,游客日增,杏花村日趋热闹。

    四月初,叶县令陪七十人入村,他并未道出此七十人之来历,连德柱便把徐府交由这批人居住。

    他无暇陪他们,下人却勤快的侍候着。

    这批人似乎百不厌烦的天天在村内外及山上和村民聊天。

    一个月余之后,他们方始离去。

    翌日上午,叶县令便送来一个红包及连连申谢。

    连德柱事后拆开红包,立见一张三十万两金票。

    而且铺号是京城银庄。

    他知道这些人是京城大人物啦!

    又过一个月余,叶县令陪另外一吏来访,据叶县令表示,他已升任太原知府,秦县令前来接他之职位。

    连德柱便连连申贺。

    三人欢叙良久,二吏方始离去。

    七天后,大批工人已在杏花村内外铺路,而且拓宽道路,杏花溪两侧更有大批人种植柳树。

    秦县令更天天前来督工。

    连德柱便天天作陪及设宴以待。

    他终于获悉那七十人上回来此访甚乐,不但助叶县令升官,更大力建设杏花村,连德柱不由大喜。

    他因而整建那三座庄院。

    “六月六日断肠时”,这日上午,武汉一名粮商王百富来访,他请连德柱买下五百万百米,以协助他解围。

    他更允以七成售粮。

    他保证可在七月底前送米入村,他只盼先取得一百万两。

    由于秦县令陪他来此,连德柱只好答允。

    双方便立约,秦县令亦签押作证。

    王百万便欣然取走一百万两银票。

    六月下旬起,车队便天天送粮人村。

    酒仓一放满,便放入各店面之空处。

    最后连林中木屋及四庄院皆已放满粮。

    连学垫及庙中也放满粮哩!

    秦县令完成这笔交易之后,才道出内幕。

    原来,王百万错估“黄河十年灾”,大举借钱存粮,偏偏其子吃喝嫖赌样样精,他已近破产。

    所以,他才贱售存粮。

    连德柱不在乎这笔金额,却在乎存粮会存霉生虫。

    不过,他不便当面告诉秦县令。

    天下事,使如此的邪门,一个半月之后,众人正打算欣赏中秋明月时,却遇上澈夜的风雨雷电交加。

    雨势更延伸到翌日一整天。

    连杏花溪之水亦溢入村中哩!

    黄河下游便在黄昏时破堤三处。

    雨水立似巨龙般倒房舍及吞没人畜。

    哭爹喊娘求救声为之震天。

    不出三天,粮价便敏感的向上窜。

    惜售加上有心人之哄抬,居然使粮价一日数市。

    而且一日比一日上升着。

    朝廷忙于赈灾,根本无法全力抑制粮价。

    八月底,朝廷一见事态严重,使抛售存粮。

    那知,数百万石存粮一售出,迅被恐慌的百姓抢购一空,而且粮价只顿三日,便又向上窜升。

    连德柱忙于练剑,根本不知此事。

    九月十五日亡午,泰县令又陪王百万来访。

    连德柱这才知道此况。

    王百万表示愿意代售粮,只求能取百分之一之工资。

    秦县令亦在旁劝连德柱给他一次机会。

    连德柱只好派三十人一起办理此事。

    王百万更先行付钱,而且答允自行运粮,连他便动员所有的车队先送走一批粮。

    那知,十天后,便有大批粮商涌来买粮。

    他们不但开出险些令连德柱骇昏之“天价”

    连德柱只好答允。

    不出半个月,否花村中只剩下二十万百担。

    这一天,王百富送来买粮之银票及帐册。

    连德柱不由瞧得心儿剧跳。

    因为,他卖出之价格超过粮商来此之进价近五成呀!

    他一看王百富只列十万两工资,便又赏十万两。

    此外,他塞给秦县令一个红包。

    他定下神,好好的核对大小帐册及银票啦!

    三天之后,他颤声向独眼老者道出此事。

    独眼老者呵呵笑道:‘人一走运,山海也挡不住呀!”

    “会不会引祸呢?”

    “休担心,汝正可碎炼玄天三式。”

    “是!”

    三日后,他在太原银庄存妥九十万两白银。

    又过半个月,他又存妥五千万两白银。

    十二月一日,他更赠每位下人一个月工资。

    这年的鸭梨生意因而不似昔年之畅旺,汾酒之销路也大灭,不过,他已不在乎这种小钱啦!

    反正酒越存越香,他便吩咐加建酒仓存酒。

    他巳喝完那瓮泡二蛇之酒,他的功力已进入另一境界,他仍然日夜勤练着。

    除夕夜,蔡恬入房自行献身。

    连德柱又哄又抱良久,才送她出房。

    他又定神良久,跨间之帐蓬才平息。

    他若非担心会损及修为,早巳应允她啦!

    他的玄天三式已经更具火候。

    因为,她又美又成熟呀!

    大年初一这天,他整日忙着与下人们拜年啦!

    他陪独眼老者用过膳,便品茗欢叙着。

    不久,他间道:“爷爷,我可成亲了吗?”

    “她又催汝啦?”

    “是的!”

    “今年中秋成亲吧!”

    “是!”

    连德柱之亲事就此敲定。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