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太自财神猛聚财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三章 太自财神猛聚财
(88106 www.88106.com)      居天下声色领导地位的京城娱乐界,最近流行“清凉**仔”及“速霸拉奶奶”这二个好玩的把戏。

    推出“清凉**仔”嘘头的便是太白楼。

    推出“速霸拉奶奶”嘘头的便是财神楼。

    通常,做生意最讲究地段,尤其经营酒楼者,皆选择车水马龙,人潮汹涌的地段,以吸引入潮。

    太白楼却选在最偏僻甚至阴森的春晖街上。

    在春辉街尽头北侧五里外,便是皇陵。皇陵内躺着历代皇族,平日戒备森严,连鸟雀也休想飞渡。

    所以,皇陵周遭十里内罕有店面及住家。

    太白楼偏偏挑在此地,不由令人诧异。

    它在去年初开业后,不少人便预估它维持不了半年,事实证明太白楼的生意很差。

    “门前罗雀”也难以形容它的惨淡。

    “小猫两三只”倒是最贴切的形容。

    不过,它却硬挺至今。

    怪的是,每日入夜之后,便有不少的马车送人到太白楼,可是,太白楼内却未见用膳的人及用膳时之喧哗。

    当天亮前,却又有大批马车送人离开太白楼。

    咦?这些人究竟在太白楼干什么?

    赌也!

    寻刺激,求侥也!

    原来,太白楼挂羊头卖狗肉经营赌场也!

    经营赌场者皆把握“养套杀”三个原则,太白楼在去年清明开业之前三夜,大放送的让赌客们发财。

    一传—,十传百,不出一个月,每夜皆有上百人前来聚赌。

    太白楼便施展“套”字诀。

    每位庄家技巧的让赌客在有输有赢之中,既亢奋又不甘,偏偏每夜皆有二至三人皆赢得哈哈大笑。

    太白楼便由小输赢变成多赢少输。

    重阳之后,太白楼夜夜通杀。

    六百余名赌客在一个月内至少有三百人破产。

    不过,却有三十人绝处逢生翻身成功。

    这三十人之成功,激励众人欲翻本。

    不少人亦闻讯欲来博手气发财。

    太白楼便反覆施展养套杀捞财。

    赌客们便似烈士般前仆后继着。

    赌久必输,烈士们一批批的被屠杀三振出局之后,使赌客们大减,加上黄河灾情,使赌场生意更差。

    所以,太白楼设计出这个点子。

    太白楼便化明为暗的经营酒楼。

    赌场则另取名为财神楼且依附于太白楼经营。

    黄昏时分,人车便打冲锋般涌人太白楼厅中,立见掌柜以及六名小二陪笑在场维持秩序。

    因为,大家皆欲进入后厅之包厢中。

    不出盏茶时间,掌柜便陪笑道:“抱歉!客满矣!”

    其余的客人只好在前厅内用膳。

    人人皆引颈企盼及早“补缺”。

    后厅与前厅一般大小,却隔成二十间包厢,每间包厢内有桌、椅、柜、橱,足可容纳十名酒客。

    柜中之酒包括天下各名酒,酒上皆标妥价码。

    此价码比别处贵上4倍,酒客们却不觉心疼。

    因为,醉翁之意不在洒呀!

    二百名抢到包厢的人此时正亢奋的进入十间厢房。

    因为,每间用房内皆已俏立一位”清凉**仔”,她只穿着肚兜及恋裤,相貌秀丽,身材也是人小鬼大的凹凸分明。

    她连连脆声的欠身道:“恭迎大爷!”

    她那人小鬼大之双峰便在她欠身之中,一次次的被欣赏着。

    所以,洒客们皆亢奋的人座。

    接着,**仔到每人身旁斟茗。

    立即有人抚臂挽臀着。

    **仔便耍曦发娇的闪躲着。

    男人们为之大乐。

    大家纷纷吃豆腐及毛手毛脚着。

    气氛便如此的热络着。

    菜肴一上桌,**仔便启柜推荐名酒。

    又是一番调乐之后,男人畅饮着。

    **仔被一催再催,才靖点水般小饮着。

    男人们死逼活逼之下,她才干杯。

    此时,桌面已有一,二十个空酒壶啦!。

    就在此时,一位**仔步入第一间厢房,她不但貌美如仙,身材更是一级棒,那袭纱缕根本遮不住春光。

    因为,纱缕透白,而且薄如蝉翼。

    因为,纱缕内并无片缕。

    高峰、幽谷、小溪。忽隐忽现也!

    她一出现,男人们便亢奋。

    因为,她叫柔柔,她专供男人“揉揉”。

    不过,每位男人每次只可揉乳,而且,只能揉三下此男人一揉三下,便须与另外九人一起干一杯洒。

    她的**原本高耸,天天被揉之下,已更饱满。

    所以,每位男人皆渴盼揉探柔柔之乳。

    妙的是,她被揉时,皆似蛇般儒磨着男人。

    不少男人甚至枪枝走火哩!

    当十名男人皆揉乳之后,每人已干十杯洒,以太白楼之酒价,每人至少必须多付一、二十两白银啦!

    可是,没人皱眉。

    因为,他们原本就是来寻刺激找乐子呀!

    柔柔便迂回的走道二十间厢房。

    然后,她含笑离去。

    这批男人也欣然结帐离去。

    不出盏茶时间,便又有二百人亢奋的进入厢房,清凉**仔便又先让男人眼睛吃冰淇淋。

    然后.她在斟茗及酒的与男人打情骂俏着。

    男人们越畅饮,她使越大方的供人揩油。

    按着,柔柔又逐房的任男人揉乳及厮磨男人。

    亥初时分,第三批男人已经满足的离去。

    二十名清凉**仔一行人第一间厢房,便自柜中取出衫裙整装,然后,笑嘻嘻的望向门口。

    不久,一名中年人一人内,便分给每姐一粒灰丸道:“吞!别等肚子被搞大,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诸妞立即吞下灰丸。

    中年人递出一本册道:“汝等今夜表现不错。宗爷各赏三百两,待会陪客之二干两已经列入,自行瞧瞧吧!”

    立见一妞接册瞧着。

    不久,她己把册递给身旁之妞。

    没多久二十妞已传阅过帐册。

    中年人道:“待会就卖力些,客人赏越多,汝等越早脱身,谁若惹客人不爽,倩倩的例子必会再现。”

    诸妞立即凛然答是。

    “出去吧!”

    诸妞便依序离去。

    不久,柔柔低头入内便站在中年人面前。

    中年人放缓语气道:“珍珍,看开些吧!”

    “谢谢董叔!”

    中年人另取出一册,递给柔柔道:“汝方才任六百名男人捏揉,才领到六百两,汝若肯陪客,必可加速还债。”

    柔柔瞥册上之金额,便递册道:“走吧!”

    “汝可真不开窍!”

    说着,他已收妥册。

    柔柔一启柜,便取出另外一件纱缕,此纱缕仍然雪白及薄如蝉翼,不同的是上面绣着大批的骰子。

    柔柔便卸下身上之纱缕及套上这件别致的纱缕。

    她放妥纱缕,便关妥衣柜。

    中年人注视着道:“员外已开价六十万两黄金。”

    柔柔却只是低头道:“谢谢董叔!”

    “女人青春有限,汝要耗到何年何月,才还得清那二百九十一万两呢?看开些吧!吾不会害汝”

    “谢谢董叔!”

    中年人摇头一叹,使转身行去。

    柔柔便默默跟去。

    不久,中年人走到假山前,便朝壁轻敲三下。

    山壁乍开,一名大汉已经步出。

    柔柔便低头人内。

    假山内有一排石阶,她行到石阶尽头,便折向右侧,立见前方有二名大汉贪婪的注视着她的桐体。

    她却默默行去。

    右侧大汉便推门入内。

    立听骰声及混杂话声。

    柔柔一入内,大汉便步出及带上门。

    立见一名中年人含笑率着柔柔向前行。

    不久,柔柔已沿梯登上中央之一个半人高,三尺径圆之木板上,立见她一夹双腿,便低头及以双手横遮**。

    不少赌容纷纷双眼发亮的行来。

    不久,中年人拍掌三下,道“请稍歇!”

    现场共有三十张圆桌,如今共有十八桌有人在聚赌,众人方才刚分过输赢,如今皆望向柔柔。

    中年人含笑道:“甜甜时光又到啦!大家皆知道规矩吧?”

    “嗯!”

    “可有人不懂,不懂者,请即刻吭声,这可是千载难逢之良机喔!错过此良机,必会后悔终生!”

    现场不由一阵笑声。

    “好!甜甜!请!”

    柔柔便扶梯而下。

    中年人含笑道:“开始吧”

    柔柔使含笑先沿右行去。

    各庄家纷纷含笑道:“只要押五千两白银,谁先掷出“速霸拉”,谁使可以大饱谐福的揉揉甜甜之奶啦!”

    另一庄家又道:“快呀!瞧甜甜的奶于既挺又饱满呀!”

    众赌客果真纷纷下注五千两以上及摇骰置盒。

    不知是赔神捉弄或众人紧张?一、二百位赌客一阵忙碌之后,居然没人掷出速霸拉,三骰皆显现六十八位庄家便摇骰置盒。

    不久,庄家之点数一现,便按大小定输赢。

    这一把,庄家输赢立见,大约小赢而已。

    柔柔便沿各桌曼步着。

    赌客们纷纷押注五千两再摇骰。

    不久,便有一人哈哈笑道:“速霸拉!”

    庄家喊道:“恭贺秦大爷摇出速霸拉!”

    柔柔便含笑行去。’秦大爷笑哈哈的搭腰一搂,右手已钻入纱缕搓揉**,柔柔便轻嗯的搂依在他的身旁任他揩油。

    不久,秦大爷一收手便塞给柔柔一张银票。

    “谢谢秦大爷!”

    她便又沿桌慢行。

    赌客们亢奋的赌着。

    又过半个多时辰,先后有十二名赌客摇出“速霸拉”,他们笑哈哈的揉乳一番之后,再各自赐赏。

    柔柔便携银票离去。

    这便是“速霸拉奶奶”戏。

    她一出来,便把银票交给中年人。

    中年人清点过银累,便记上册中道:“赏银一千二百两,工资一千两,一共二干二百两,尚欠二百九十万七十八百两吧?”

    柔柔便轻轻点头。

    中年人记妥帐,便轻声道:“徐员外带六名大爷在厢房内品酒,他指定汝陪酒,汝可获三千两白银,如何?”

    “纯陪酒!”

    “免不了揉揉饱抱,除非汝愿意,他们不曾霸王硬上弓!”

    “好!”

    “这才像话嘛!走!”

    二人便朝前行去。

    不久,柔柔先返第一间厢房换上另件纱缕。

    她便跟着中年人进入第三间厢房。

    果见七名锦衣中年人正在取用酒菜。

    中年人上前陪笑道:“员外,各位大爷,柔柔来啦!”

    柔柔便屈膝行礼。

    七名男人立即双眼猛吃冰棋淋。

    他们不但双眼一眯,亦呼吸急促。

    柔柔嫣然一笑,立即起身。

    中年人吩咐道:“柔柔,好生侍候!”

    “是?”

    中年人又招呼过八人,便带上房门离去。

    柔柔便上前执壶斟酒。

    不久,徐员外指向座旁空椅道:“坐!”

    “谢谢员外!”

    柔柔硬主动把座椅移近程员外以及入座。

    徐员外含笑道:“柔柔!吾今日很愉快,汝陪吾喝几杯,汝每喝一杯,吾便赏汝一百两,如何?”

    柔柔低头道:“恕柔柔不胜酒力!”

    “喝多少,算多少,如何?”

    说着,他取出锦盒便随意抽出一张银票。

    他把银票放在柔柔面前,便含笑道:“吾知汝一向不沾酒,赏个面子,随意喝几杯,这一千两便归汝。”

    “谢谢员外,敬员外!”

    “哈哈!很好!”

    柔柔使斟杯酒及敬酒。

    她轻喝一口,为之邹眉。

    不久,她一吸气,便仰首干杯。

    她呛得一咳,双颊立红。

    她的**因咳而抖颤着。

    七个男人为之心痒。

    徐员外哈哈笑道:“很好!喝点汤吧!”

    “是!”

    柔柔立即起身斟酒。

    徐员外轻抚她的蜂臀道:“真美!”

    柔柔一扭臀,便故意坐在椅沿。

    徐员外却哈哈一笑的搭腰一搂。

    柔柔依微入他的怀中曦声:“员外真坏!”

    徐员外哈哈一笑,一手巳钻入胸脯。

    他笑哈哈的抚乳着。

    柔柔嗯了一声,便任由他揩油。

    不久,徐员外哈哈一笑,便把柔柔向外一推。

    另一中年人抱个满怀,便笑哈哈的揉乳。

    柔柔便似花蝴蝶般翩翩靠入每人的怀中,她任由他们揩油,她除了陪轻嗯之外,偶尔也搂着男人。

    七个男人为之大乐。

    不久,徐员外劝饮,柔柔立即干杯。

    她便依俱在他的怀中饮酒及任他揩油。

    她又喝四杯酒之后,徐员外已把那张银票塞入她的手中。

    立见另一中年人取出银票向她招手。

    她会意的投怀送抱陪饮着。

    中年人边饮边揩油,不由大乐。

    良久之后,柔柔已领赏七干两。

    七名男人揉的心狼意马。

    徐员外搂住她,便探掌按上妙处。

    柔柔忙合笑摇头及拉开魔爪。

    徐员外道:“开价吧!”

    “柔柔不敢也不配!”

    “哈哈!汝可真撩人,吾出八十万两,如何?”

    “谢谢员外缪赏!”

    “一百万两!”

    “谢谢!”

    “好柔柔!依了吾吧?”

    说着,他已一头栽入双峰又嗅又吻着。

    柔柔格格一笑,便退开道:“柔柔不胜酒力矣!”

    徐员外道:“喝过此杯再走!”

    说着,他已斟一杯酒。

    柔柔摔杯道:“谢谢员外及各位大爷!”

    说着,她已仰首干杯。’她放妥杯,便取银票离去。

    她返第一间厢房,便把银票递给中年人,中年人低声道:“百万两白银。”

    柔柔走到柜前,便启柜取巾试嘴。

    她卸下纱缕,便取出内外衣物穿妥。

    中年人忍不住上前抚臀道:“早点歇息吧!”

    柔柔一瞧帐册,便含笑搂着他。

    因为,她方才只缴七千两,中年人却填上八千两哩!

    中年人微喘的抚乳着。

    柔柔任他揩油一阵子,方始离去。

    她一走出太白楼,立即登上一部马车。

    车夫便识途老马的控车驰去。

    夜风一吹,首次饮酒的柔柔立觉神智一沌。

    盏荼时间之后,她已被车颠得欲呕。

    她急忙叫停车及吩咐车夫离去。

    她连吸数口气,方始止住呕意。

    四下无人,她忍不住心儿一酸忖道:“陶珍珍呀!陶珍珍,汝曾是保定陶府干金,汝怎会沦落至此呢?”

    她一心酸,便跟踉跄行去。

    心酸加上被风连吹,她不由阵阵呕意。

    不久,她踉跄地步入林中,便以手按树呕吐着。

    酸臭之味,立即使她打个寒颤。

    她不由呢哇连吐着。

    她吐得泪汪汪啦!

    不久,她一靠在树身敞喘着。

    她的泪儿忍不住似珍珠溢出。

    忽见一条纱巾递近身前,她不由大骇一跳。

    立见一名蓝绸儒装青年含笑自树后行出以及柔声道:“酒人愁肠,愁更愁,姑娘今后多节制些!”

    ”汝是谁?汝怎会在此?”

    “吾叫周义!”

    柔柔怔道“周义,汝是如意银楼周少主?”

    “是的!姑娘尊姓大名!”

    “吾……吾姓陶,复名珍珍,珍珠之珍。”

    周义含笑道:“仙露珍珠,人如其名也!”

    柔柔却凄然一笑。

    周义忖道:“好凄凉的笑容,她才几岁?怎会有如此历经沧桑之笑容呢?以她之貌,应是温室兰花呀!”

    他立即道:“吾送姑娘一程吧!”

    “心领!吾想静静!”

    “京城治安虽佳,仍不乏不肖之徒,姑娘小心!”

    “谢谢!”

    柔柔便低头出林。

    周义望着她那美好俏影,不由心儿一颤。

    他不由又想起她那凄笑。

    于是,他由远处跟去。

    良久之后,他才目送她进人一间木屋,他不由忖道:“以她之人品,怎会住在此脏乱地区呢?她有何遭遇呢?”

    他不由征立沉思着。

    良久之后,他一闪身,便飘近那间木屋。

    他立即听见轻的水声!

    他知道她在净身,便移向另一窗。

    他由窗缝向内一瞧,立见一位妇人绉眉坐在床沿,一名男人则在木床上呼呼大唾,他不由为之一阵心颤!

    好一幅慈母关心爱女之景呀!

    良久之后,水声一停,接着便是上床声。

    又过一阵子,妇人轻轻摇头不由拭泪。

    她便背对着那男人而躺。

    周义瞧至此,便俏然离去。

    他突觉心儿沉甸甸的!

    午后时分。周义用过膳,使沿街散步。

    沿途之熟人纷纷巴结的向他行礼请安。

    他便含笑点头致意。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刚走近“雨后轩”,忽听一串流畅琴音,他的心中一动,使含笑直接行去。

    立见小二及掌柜快步前来行礼道:“恭迎公子!”

    他含笑点个头,立即入内。

    立见此地乃是一间茶楼,三十个座位如今皆满座。

    一名女子正以纤指在右墙角挑琴奏出悦耳的琴音。

    立见二名茶客迎来行礼道:“公子请上座。”

    “谢谢!”

    那女子闻声望来,琴声突顿。

    周义也颤心忖道:“是她!陶珍珍!”

    他忍不住含笑向她点头。

    掌柜便与小二收妥桌面及擦拭桌椅。

    “公子请!”

    周义使含笑入座。

    陶珍珍只顿一下,便又平视前方操琴。

    她今天不但一身素衫裙,更是不施脂粉,昨晚之高梳发已经变成秀发垂肩,洋溢着轻灵秀气。

    配上琴音,更令人油生景仰之念。

    不久,掌柜已经送茗上桌及斟茗。

    周义便含笑品茗曲。

    不久,一曲既歇,陶珍珍已持盘逐桌行来。

    碎银便纷纷落盘。

    她走近周义桌前,却折绕而过。

    周义不在意的淡然一笑!

    她又赴其余桌前领过赏,便又返座。

    立听一人道:“再来一曲将军酒吧!”

    说着,此人已先上前把一块碎银故人盘中。

    她调妥琴,便遥望窗外操琴。

    琴声咚咚,既似上朝雄步,又似校阅大军鼓声她的神色不但端庄,更泛出凛人之威!

    周义心颤的忖道:“是她!她正是吾要之终身伴侣他的心儿不由随着琴音澎湃!‘良久之后,琴声歇便有人喝彩。

    她便又端盘逐桌讨赏。

    不过,她仍避开周义这桌。

    而且,她领过赏,便谢谢收琴离去。

    周义不由昭然若失。

    不过他自持身份,不但询问的品茗。

    茶客们便赞美陶珍珍之人品及琴技。

    良久之后,周义才赐赏离去。

    当天晚上,他在亥初时分,便入那片林中等侯。

    他望着她昨夜呕吐留下之秽物,不由想起她的凄笑,按着,他想起木屋内妇人之关心及暗自垂泪。

    他不由心儿连抖!

    他一直等一个多时辰,终于遇见她搭车离去。

    他便遥跟而去。

    当他目送她下车步入木屋,他便隐在暗处。

    他又思忖良久,方始离去。

    翌日午后,他便到雨后轩品茗。

    末土时分,陶珍珍携琴一到,便先行礼。

    她调妥琴,便操琴奏出悦耳的琴音。

    然后,她托盘逐桌领赏。

    这次,她停在周义面前,他立即把一张银票送入盘中,她深深注视他一眼,便默默的行向邻桌。

    不久,她纤指连拨奏出霓虹羽曲。

    现场好似洋溢富裕欢愉气息。

    茶客们纷纷听得泛笑。

    周义神驰忖道:“这才是她的纯真本性呀!”

    一曲既罢,喝声乍响。

    她托盘一出,茶客们皆咚咚的放碎银或白银人盘。

    周义仍然含笑送入一张银票。

    不久,她返座奏出“庆丰年”。

    轻快的节奏加上流畅的琴声,使众人跟着点头。

    一曲既了,喝彩连这。

    茶客们又大方的赐赏。

    周义仍赏一张银票。

    不久,她向众人道过谢,便收琴离去。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一个月,周义在这个月中,不但每午入雨后轩听曲赐赏,每天更在林中等侯及默送她返家。

    他的三魂七隗已系在她的身上。

    他经常为她发呆。

    令他操心的是,她夜夜喝酒,他虽然没有靠近她。

    却已嗅到洒气,他知道她夜夜饮酒,他岂能不关心呢?

    所以,他在这天黄昏时分,便隐在林中等侯。

    不久,他果然瞧见她搭车而过。

    他遥跟良久,使发现她步入太白楼。

    他不由又征又皱眉。

    不久,他已默默离去。

    因为,他已久仰太白楼艳名呀!

    不久,柔柔又一身透明纱缕的进人第一间厢房。

    只见她如昔般边任由每位男人抚乳边搂着对方。

    当她进入第六间厢房时,立见那名清凉**仔不但已经被剥光,而且正被一名大汉按趴在椅前就地快她怔了一下,便欲退出。

    却听一声站住,一名大汉已上前关门。

    柔柔急忙陪笑行礼道:“柔柔参见各位大爷!”

    立见一名红脸壮汉嗯道:“好**,过来!”

    柔柔便含笑行去。

    红脸壮汉探手一拉,便把柔柔拉坐在他的大腿上柔柔急忙道:“大爷海涵,柔柔不卖身,请海涵!”

    “不卖身?”

    柔柔嗯了一声,便撩起右臂上之纱袖。

    果见藕臂上有片殷红的守宫砂。

    红脸壮汉哈哈笑道:“妙!吾已甚久未开过苞。”

    立见一名青年起身道:“大哥有何吩咐?”

    红脸壮汉哼道:“汝喝醉啦!”

    另一大汉便扯袖道:“速安排!”

    “是!大哥海涵!”

    霄年便匆匆离去。

    不久,中年人已跟入厢房,他一瞥现场。便含笑道:“柔柔的确不卖身,请海涵!”

    小方哼道:“不卖身?进来作什么?”

    “供各位大爷小玩双峰。”

    “干过瘾呀?汝知咱大哥是谁乎?”

    中年人淡然道:“关三爷吧?”

    “哼!汝既知咱大哥来历,还在说什么?”

    中年人便上前递出一块黑铁。

    红脸壮汉当场神色大变。

    他立即起身拱手道:“请恕不知之罪。”

    那名正在快活之大汉急忙收兵。

    中年人淡然道:“三爷看着办吧?”

    “吾必有重赏。”

    中年人点点头,立即离去。

    红脸壮汉便塞给柔柔一张银票挥手道:“下去吧!”

    柔柔便行礼离去。

    她便又逐房的任男人揩油。

    当第三批男人离去之后,柔柔另换件纱缕便离去。

    不久,她又进入赌场陪男人们玩速霸拉游戏。

    今夜睹客似乎手气甚背,半个多时辰后只有四人掷出速霸拉,众人几乎被庄家杀得灰头土脸。

    那四人揉过乳之后,甚至没有赏。

    柔柔为弥补此项收入,使又入厢房陪男人饮酒。

    她饮得连连打洒鬲,方始告退。

    她匆匆交出赏银,便更衣离去。

    她搭车行近树林,便匆匆入林呕吐。

    她吐得连打哆嗦。

    她吐得反胃不已。

    她为之泪汪汪!

    良久之后,她才望向附近。

    她一见周义未出现,便踉跄离去。

    周义早在她方才冲入林中之时退入深处,他此时一见她吐得如此厉害,他黄昏时之失望立逝。

    他又充满同情的跟去。

    不久,她又入林呕吐。

    然后,她踉跄离去。

    不久,她又入林呕吐。

    她吐得全身发软。

    她不由走到另一株树旁抱树趴跪于地上。

    她不由哭道:“爹。汝害得珍儿够惨,汝为何嗜赌呢?她不由哭着。

    她由轻泣而放声大哭。

    良久之后,中年人间声而至,便轻咳一声。

    柔柔急忙拭泪起身。

    中年人道:“珍珍,依了徐员外吧!”

    柔柔却默默摇头。

    “珍珍,汝夜夜任人轻薄,与卖身又有何异呢?汝只须陪徐大爷一夜,便可先还一百万两呀!”

    “不!吾要把清白身于留给心爱的男人。”

    “傻!汝已非昔日之千金姑娘,以汝如今之工作,汝不可能找到真心爱汝又肯接纳汝之男人,汝三思吧!”

    “不!上天不会如此待吾!”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呀!”

    “不,陶家终有东山再起之日。”

    “珍珍,汝早日打消此念吧!一个男人如果涉赌,他的雄心壮志及冲劲已逝,他不可能再度站起来啦!”

    “不!家父已斩指向家母咒誓过。”

    中年人吸口气道:“珍珍,听着,汝父曾在上月初求吾引见宗爷,他曾跪求宗爷再借他三十万两供他翻身。”

    柔柔失声道:“当真?”

    “吾何须骗汝!”

    “宗爷答允啦?”

    “宗爷派人逐出汝父?”

    柔柔不由淡然一笑。

    “珍珍,依了徐员外吧!先还一百万两,吾再妥加安排,汝必可在二个月内还清债务,届时,汝再觅情郎吧!”

    柔柔便低头不语。

    “汝三思吧!夜已深,走吧!”

    “谢谢董叔!”

    她便踉跄的跟去。

    周义却停住默忖着。

    翌日黄昏时分,周义易容为中年人步入太白楼,立见大厅已经座无虚席,却未见柔柔或其他女子。

    一名小二上前低声道:“大爷,您来迟啦明日请早吧!”

    ”怎么回事?”

    “大爷末听过清凉**仔妙趣乎?”

    “嗯!”

    小二使附耳扼述着。

    周义不由听得一阵心疼。

    小二低声道:“大爷何不尝尝速霸拉奶奶之趣?”

    “速霸拉奶奶?”

    “嗯!”

    他稍忖,便吩咐小二带路。

    不久,他已进入赌场。

    如今,“速霸拉奶奶”嘘头已经使三十桌旁皆有赌客,他便被带入一桌只有大赌客。

    “速霸拉奶奶”

    他使先观察着。

    庄家身旁之大汉便上前向他解说着。

    他连看三把之后,便取出一张一万两银票吩咐着。

    大汉迅即替他换妥十张一千两银票及送上骰盒。

    生平首次涉赌的他便每次皆押一千两。

    时值赌场养赌客阶段,不出半个时辰,他这位菜鸟居然赢三万余两,另外六人亦大有斩获。

    他们便加大赌注。

    周义专为等侯陶珍珍,便一直押一千两。

    他更注视庄家的摇骰手法加以学习。

    那知,隔行如隔山,他未经点破,只能全凭运气。

    不出半个时辰,六人之中,已有三人入内借钱。

    周义也只剩赢一万两而已。

    他便更仔细的观察及学习着。

    子初时分,他已倒输八干两白银,那六名赌客已经先后入内借两次钱,每人皆青筋凸额的拼着。

    终于,他瞧见陶珍珍啦!

    他一见她那身打扮,便一阵心疼。

    她却含笑先登上台“亮相”。

    中年人便又一阵挑逗。

    不久,众人亢奋的把拍下注五千两。

    周义却皱眉而坐。

    大汉便附耳说着。

    周义却摇头不允。

    不久,柔柔居然上前贴乳搂着周义骄声道:“大爷试试手气嘛!”周义全身一震,身子却一阵发冷。

    他忽觉心口一阵挨刀割般疼痛。

    他轻轻推开她,便起身离去。

    他便站在入口处瞧着。

    不久,终放有一人掷出“速霸拉”。

    柔柔便含笑上前祝贸。

    那人笑哈哈的塞给她一张银票,便揉乳着。

    柔柔的身子便似蛇般懦扭着。

    周义没来由的一阵呕意。

    他便转身匆匆离去。

    他一口气离开太白楼,心口却仍发闷。

    他咬牙握拳边行边忖道:“忘了她吧!忘了她吧!”

    刷一声,他已腾掠向远方。

    不久,他己消失于夜空。

    柔柔却仍在陪赌客玩着,“速霸拉奶奶”哩!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