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诡谲阴功夺天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四章 诡谲阴功夺天机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京城乃是全天下首善之区,各行各业皆旺,竞争更是激烈,欲想占一席之地,必须耗费大批的人力,财力以及时间。

    如意银楼却是唯一的异数。

    它原是利亨银楼,由于原先之东家被诱赌而倾家荡产,如意银楼才在去年春天正式开业。

    开业当天,便轰动京城。

    因为,厅口摆着一个周朝青铜钟,钟身之铜绿丝毫掩不住古宝风彩,迅即引来行家之挪赏。

    它的标价五十万两黄金更是骇人。

    此外,宋未古宝十八罗汉更是引人。

    它们全以陶泥塑成,却栩栩如生。

    壁上之古家画更是幅幅引人流连忘返。

    柜中之珍,玛瑙、翡翠,古玉饰品更令人心动。

    每件物品之价格皆是贵得骇人。

    可是,不出三天,这些古宝便全部消失。

    据说,它们皆已被朝廷置入宫中。

    如意银楼因而一炮而红。

    不论何时,银楼中皆陈售珍宝。

    不论何人,只要入内售宝,皆可获得满意之售价。

    如意银楼专走高价及高风格。

    如意银楼更是珍宝买卖中心。

    如意银楼主人周义便成为京城大名人,他不但年青英俊,更为人随和,不少名缓皆视他为白马王子。

    他一向潇洒,可是,他最近天天在房内喝闷洒。

    这天上午,九门提督夫妇陪女媳前来买宝,周义却置之不理的在房内喝闷酒,因为,他烦透啦!

    令他烦心的人当然是陶珍珍啦?

    他自从在赌场目睹她陪男人玩“速霸拉奶奶”之后,他便难过,尤其她搂他及诱赌,更令他难过。

    他曾经尝试原谅她及包容她。

    他甚至设想她为还父债而不得已下海。

    可是,律己甚严又事事求完美的他,终究包容不了她,偏偏他又割舍不了这份情,因为,她曾是个的理想对象呀!他因而以酒浇愁。

    那知,酒入愁肠愁恕更愁。

    他已忘记他首次看见陶珍珍呕吐时,曾经向她道出这句话,他一直在放弃及难以割舍之矛盾中。

    良久之后,一名青年一入房,便坐在他的对面沉声道:“汝再如此下去,吾非请出爹不可!”

    周义沉声道:“吾不能饮酒乎?”

    对方点头道:“能!小饮怡情,暴饮伤身!”

    “吾何尝暴饮过?”

    “心知肚明矣!她是谁?”

    “汝休干涉此事。”

    对方却断然道:“吾为何不能干涉此事?”

    立见对方挺直左掌现出无名指上之金戒。

    周义沉声道:“汝明知此乃爹之单方面意思,汝也答应不以此逼吾,汝如今为何又提及此事?”

    对方沉声道:“吾不许汝再消颓下去,须知,汝与吾随时须办大事,汝如今之况,堪任大事乎?”

    周义瞪道:“吾休小视吾!”

    对方一缓口气的叹道:“汝多次提过,吃咱们这碗饭的人,最忌讳动情,汝怎明知故犯呢?”

    周义一时皱眉不语。

    对方沉声道:“汝先自了此事,否则,吾会请爹来处理!”

    周义沉声道:“吾会解决此事。”

    说着,他便起身离去。

    他一出银楼,便叹气定神行去。

    不久,他便沿途与熟人招呼着。

    他逛着逛着,他便逛近雨后轩,便又听见琴声,他一阵挣扎之后,便默默的走过雨后轩大门。

    叮一声,断弦声乍扬,他不由一颤。

    不过,他仍然前行。

    此时的柔柔却似心在滴血。

    她方才乍见周义过门不入,因而失神断弦,她如今一见他继续离去,她的心儿一疼,便默默整理断弦,周义已有十八天没来听她弹琴,她天天失婚落魄,她既期盼又自卑,她因而天天弹诺节拍。

    周义先前之天天捧场及赐赏二千两,不但加速她的偿债,更使她的芳心深处烙印上他的每个神情。

    不过,她又自惭贱业而矛盾。

    不过,这种矛盾日子胜过他失踪之日子。

    她曾为他担心过。

    想不到,她如今会彻底的绝望,不久,她已道歉携琴离去。

    她先去托人换妥琴,再默默返家。

    她关罢门窗,不由趴被暗泣。

    黄昏时分,她才在车夫催促声中起来漱洗打扮。

    她一到太白楼,便如昔般先用膳。

    然后,她披纱缕进入第一间厢房。

    却见房中只有一名老者在座,连清凉**仔也不在场,她刚一怔,对方已沉声到:

    “坐!”

    她便行礼露乳道:“嗯”

    “柔柔参见老爷子!”

    她便上前斟酒及贴身而坐。

    老者却掀起她的臂纱瞧着守宫砂。

    然后,他牵她起身再蹲在她的身前。

    他撩起纱缕,便望着她的膀间,“您……您老海涵,柔柔不卖身!”

    老者却忽地一掌贴按上她的妙处。

    她啊了一声,便夹腿欲躲。

    那知,老者一按上她的腰眼,她已动弹不得。

    “您您老……”

    老者一拂掌,她已张口说不出话。

    她为之骇急!

    她为之溢泪。

    老者却把她扶立于椅上,再张口含住妙处。

    他一伸舌抵住妙处口,霍地探指按下她的右肢窝。

    她痒得气促,老者的舌尖立即一震。

    他不由哈哈笑道:“妙也!”

    于是,他把她按坐在椅上。

    他立即启门沉声道:“来人!”

    中年人立即入内道:“您老有何吩咐?”

    “老夫为她赎身!”

    “您老海涵,柔柔不卖身!”

    老者一沉容,便立掌切向桌沿。

    卡一声,坚硬的桌角立似被利刀切下一角。

    中年人变色道“好功夫,不过……”

    说着,他已递出那块铁牌,老者却不屑的哼道:中年人不由骇忖道。

    “叫宗能来见吾!”

    “此人究竟是何来历?他居然如此大刺刺的使唤宗爷,吾可别莽撞吃眼前亏。”

    他便陪笑作揖道:“您老海涵,宗爷目前不在京城。”

    “谁可作主,连叫他来!”

    老者沉声道:“老夫花满楼要定此女矣!”

    中年人当场神色如土的颤声道:“您……您老是……?”

    “不错!”

    “可是,您老海涵,柔柔之父尚欠赌债近二百八十万两。”

    “哼!叫宗能来香洞收钱吧!”

    说着,他已拍开柔柔之穴道。

    柔柔立即下跪道:“请您老勿为难小女子。”

    老者向中年人喝道:“吾在此候盏茶时间,滚!”

    中年人便匆匆离去。

    老者向柔柔道:“起来说话!”

    “您老海涵!家父原在保定经营银楼,却受诱赌输产业,另欠三百万两,您老若带走小女子,家父母必死无疑。”

    “哼!似此庸父,何足恋惜。”

    “请您老体谅家母之安危。”

    “哼!无能挡夫涉赌,奴妇也,不足为惜。”

    柔柔无言以对啦!

    她只能默默溢泪。

    老者烦道:“好啦!吾就破例处理此事,起来!”

    “谢谢您老!”

    老者饮光杯中酒,立道:“斟酒!”

    “是!”

    柔柔便上前斟酒。

    老者便默默饮酒。

    不出盏茶时间,一名锦服老者已经单独步人厢房,老者便瞪道:“姓宗的,吾要此女,汝看着办吧!”

    锦服老者含笑道:“花兄稍安勿燥,吾必赏脸!”

    说着,他自袖中取册递向柔柔道:“是否此册。”

    柔柔上前一瞧,便点头道;”是的!”

    他便上前把册递向老者道:“二百七十八万三干一百两自银吧?”

    老者点头道:“不错!”

    “此面子够大吧?”

    “说吧!”

    锦服老者忽地传音道:“吾看展义不顺眼!”

    老者却摇头傅音道:“不行!吾欠屉义之一份情!”

    “花兄不曾含糊二段吧?”

    “他们目前在何处?”

    锦服老者传音道:“吾可代为约战,地点由花兄决定。”

    “吾须以一年时间调教此妞,另择时日吧!”

    “行!明年今日,吾派人到贵洞请安。”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锦服老者便掏出一纸递向柔柔道:“告诉汝父。算陶家祖上有德,他若再沉迷赌博,便是死路一条。”

    “谢谢您老!”

    柔柔迫不及待的取回借据。

    锦服老者另递出三张银票道:“叫汝父即早离京!”

    “是!谢谢您老!”

    柔柔立即接下银票。

    锦服老者入座道:“花兄,咱俩未留聚过吧?”

    “不错!谢啦!”

    柔柔便替二老斟酒。

    不久,二老已饮毕一壶酒。

    老者起身道:“静候佳音!”

    “恕不远送,柔柔,整装!”

    “是!”

    柔柔便启柜换妥衫裙。

    不久,她己跟着老者搭车离去。

    她一返家,便把借据及三张银票交给其父。

    其父为之征喜。

    老者却沉声道:“汝若敢再赌,吾必不轻饶!”

    说着,他已按上饭桌。

    卡一声,饭桌已成碎片。

    柔柔之双亲不由骇退而抖。

    老者哼道:“速收拾行李离京!”

    “是!是!”

    老者便向柔柔道:“走!”

    柔柔便向双亲叩头道别。

    不久,她已跟着老者离去。

    瘴毒,沼气也,它源自沼泽蓄积地气、人兽、花木数千年而成,寻常人兽沾此气,非死即肤烂。

    它位于云贵交界之原始丛林,此林终年笼罩粉红色雾气,若逢酷暑,颜色更浓,毒气亦更强。

    尤其端节时分,更似死域。

    连蚊虫也不敢飞近十里内。

    一般鸟兽更敬而远之。

    柔柔却在端节正午时被老者挟入此丛林,她不但恶心连连,双眼亦不停的溢泪,肌肤更麻痒不已!

    不久,她已经昏迷。

    老者却安然无恙的飞掠于树梢。

    不久,他已惊落于一个山洞前。

    立见一名裸女掠出洞口下跪道:“恭迎花王!”

    “嗯!启锅!”

    裸女一瞥柔柔,便恭声答是。

    她立即转身入洞。

    老者放下柔柔,便搭脉默察着。

    不久,他嘿嘿笑道:“妙呀!好宝贝!”

    他便把柔柔剥个精光。

    立见四名裸女合抬一个大锅出来。

    另有四名裸女各持铁架,柴火及大小包物品。

    老者便朝洞口前方半里处之凹处一指。

    八女迅即上前架锅及倒物品入锅。

    立见一女架柴引火。

    另外七女则入洞又搬出物品及提二桶而来。

    捅中之水又黑又浊又泛着腥味,七女把手中物全部例入锅中之后,老者便上前以铁锹搅拌着锅中诸物。

    良久之后,他一收锹,另二女便抬来大锅盖盖妥。

    老者使沉声道:“膳后即行功待命!”

    “是!”

    八女立即人洞。

    老者便亲自照顾柴火。

    盏条时间之后,锅缝已连连冒气、其味腥臭难闻,其色泛黑、黄、红、青不停的变化着。

    又过半个时辰,烟色已成白色,老者方始一笑。

    他立即掀盖及取出一瓶倒入所有的黑九。

    锅中立即似火上浇油般热闹。

    老者便取布罩上柔柔之脸。

    他又罩上七层药布,才把她放入锅中。

    昏迷中之柔柔便凄叫一声。

    她迅被烫昏。

    她的全身细皮嫩肉立即焦炭。

    老者嘿嘿一笑,便盖妥大锅盖。

    他一挥掌,锅下之柴火立即飞落三丈外。

    他便似炖鸡般炖着柔柔。

    然后,他人洞愉快的用膳。

    膳后,他便回到锅前行功着。

    翌日午前时分,他一收功,便起身掀盖。

    然后,他抱出柔柔。

    立见柔柔已似烤鸡般焦黑僵身。

    他却似欣赏珍宝般瞧着。

    不久,他更搭上她的腕脉。

    “嘿!嘿!妙呀!”

    他便抱她人洞。

    洞中别有洞天,只见它有一小池水,水色澄清,而且泛香,八位裸女正围在池旁行功,他使放柔柔入池。

    池水正好泡满柔柔全身。

    然后,他一层层的拆掉柔柔脸上之布。

    不久,柔柔那张夜叉般焦黑脸已经出现。

    他欣赏不久,便把它泡入水中。

    一个时辰后,他沉声道:“准备!”

    八位裸女立即收功,其中二女更以一手扶着柔柔之肩让柔柔坐在池中,另一手各按上她的会阴及头顶。

    另外六女之双手各按住柔柔之二处重穴。

    老者便逐一瞧着。

    不久,他更逐一指示着。

    八女会意的点头。

    不久,老者沉声道:“开始!”

    八女便同时贯注一小股功力。

    立见柔柔的脸部七孔溢血。

    老者点头通:“很好!开始!”

    八女便又一起注入一股功力。

    老者又注视不久,便点头道:“开始!”

    八女便又注入一股功力。

    老者便又注视柔柔之反应。

    不久,他左右开弓的搭上柔柔双腕道:“开始!”

    八女便又一起注入功力。

    老者便小心的分批指示着。

    黄昏时分,八女皆已冷汗直流的全身发抖,柔柔的全身似喷泉般一直喷出各种颜色之汗水!

    老者却布满笑容。

    他又注视不久,便沉声道:“开始!”

    八女又注入功力,便仰身倒地。

    柔柔却连连排气及汗出如浆。

    老者立即以双掌齐按上她的“期门穴”及“旋玑穴”注功力,立见柔柔的身上嘶嘶的喷出汗珠。

    不久,她的汗色已近透明。

    老者方始收掌。

    立见八女吃力的起身。

    老者道:“服丹行功!”

    “是!”

    八女便蹒珊的离去。

    老者取出一瓶,便把整瓶药丸倒入口中,他便在池旁行功着。

    此老性花,老叫满楼,他原是四川唐门弟子,他因为入云贵采药而发现这个洞天福地以及洞中之秘笈。

    他便利用洞中此池之水增进功力行功练武。

    十年后,他便返中原。

    他自号“香洞花王”,他专玩美女及采阴。

    他的武功因而大进。

    他几乎所向无敌。

    十年后,他擒八名美女返洞,他一边利用她们快活,一边调教她们武功以及采集各种药物炼制备用。

    他自三年前,便外出寻找合适女子。

    他此次凑巧找到柔柔,使携返香洞。

    那锅物品便是这二、三十年所炼制之精华。

    柔柔虽被炸烤成焦炭,却已脱胎换骨,其功用不亚于服用少林圣药“大还丹”之伐筋洗髓。

    他再以八女之功力在柔柔体内开辟一条便捷内功路子,柔柔不但拥有近百年功力,亦可在举手投足间使力。

    她如今正在融合这些功力。

    香洞花王行劝一个时辰之后,便注视着柔柔。

    每当柔柔入定欲醒时,他便震功使她又入定。

    期间,他除用膳及行功外,一直进行此事。

    三日后,柔柔每次入定皆逾半日。

    他因而可以从容行功歇息。

    又过十日之后,他才制昏柔柔。

    他便把她仰泡在水中。

    柔柔之焦炭肌肤不但迅被泡白,而月,皮肤嫩肉,二日之后,她便只剩下脸部之肌肉末复原。

    这天下午,她的“大姨妈”来访,血色乍现,香洞花王已经抱她出池以及震醒她道:

    “走走吧!”

    柔柔早已在多次入定欲醒不醒之际,知道自己已经不一样,而且全身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她知道他在沿途所开之支票皆已兑现。

    她一起身,便趴跪叩谢。

    香洞花王呵呵笑道:“先处理月信吧!”

    说着,他已指向池旁之衣物。

    柔柔便脸红的起身料理着。

    不久,香洞花王便带她人前洞用膳。

    八位裸女立即自行出洞。

    膳后,香洞花玉含笑道:“汝只剩脸部末复原,汝就在池旁泡脸吧!”说着,他已带她向内行去。

    不久,她由池水之倒影发现自己之厉容。

    她险些骇昏。

    “闭气泡吧!吾保证汝会更美!”

    “是!”

    柔柔便趴在池旁凑脸泡人池中。

    她一直泡到气促,才离开换气。

    然后,她又闭气泡脸。

    爱美心切的她便连连泡脸。

    一回生,二回熟,加上充沛的功力,使她泡脸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久,三天之后,她终欣欣睹艳容重现。

    她忍不住又趴跪叩谢。

    “汝可以开始练武矣!”

    “谢谢您老!”

    “该改口啦!汝乃吾唯一弟子!”

    “是!谢谢恩师!”

    “呵呵!很好!”

    从此,他便指点她练习内外功。

    不到二个月,柔柔已可飞掠于树梢。

    香洞花王便传授“香掌追魂”

    此套掌招集迅疾,诡异之大成,经由香洞花王这些年来之改良之后,招式更加的简捷有力及诡异。

    他便天天严格的传授着。

    他连出招之方位及些微角度差异也不放过。

    甚至在柔柔的“大姨妈”来访时,也严练不让。

    因为,他决定在半年内逼柔柔练成香掌追魂。

    柔柔自己也全力以赴的苦练着,因为,她为偿父债,受过太多的侮辱,她非连本带利的讨回不可。

    她早巳决心毁掉太白楼及财神楼。

    所以,她裸身日夜苦练着。

    半年期满,她已有六成火候。

    这天晚上,大地一片黑暗,香洞花王率柔柔掠出瘴毒区,然后停在一座瀑布前,她不由心神一畅。

    因为,瘴毒区几乎不见天日呀?

    香洞花王含笑道:“冲身吧!”

    柔柔便含笑掠立于瀑布下方。

    她任由瀑布过全身。

    她的长发早已被炸烤光,如今只长出半尺长发,她便顶着“清汤挂面”短发把全身得舒畅。

    忽见香洞花王裸身掠落她的身旁。

    她的肌肉为之一紧。

    香洞花王便闭眼冲身。

    良久之后,他掠落岸上,便靠坐在一块大石旁道柔柔一吸气,便上前趴蹲于他的腿间。

    她便含着他的老兄弟吸吭着。

    “太急!太使力矣!”

    他便含笑指点着。

    不久,他的老兄弟已杀气腾腾。

    “来!”

    柔柔便靠石坐在他的身旁。

    他搂她,便抚乳捻**道:“吾为何如此成全汝?”

    “弟子愿为恩师效牛马之劳。”

    “很好!吾会使汝尝到阴阳和合至乐境界,届时,吾会吸采汝之元阴及功力,汝该不曾反对吧?”

    “弟子甘愿!”

    “很好!汝还记得宗龙为何肯让汝走吧?”

    “他向恩师提过条件?”

    “不错!他要吾杀二段,汝知二段否!”

    “不知!”

    香洞花王拉开她的左腿,便抚揉妙处道:“二段是二个人,他们名叫段魂及段魄,这当然是化名。”

    “他们善使合击,他们专以决战获财,亦即,他们以生命作赌注,参与决战双方之赌注皆在百万两黄金以上。”

    柔柔嗯道:“挺独特之财路。”

    “是的!据吾所知,他们至少已胜过一百次,汝可知他们已获多少财富?汝更可知宗龙此次会下多大的赌注?”

    柔柔道:“请恩师勿便宜宗龙。”

    “不行!吾一向恩怨分明,吾会如他之愿,至于汝与他之恩怨,汝自行解决,吾保证汝不曾吃亏。”

    “谢谢恩师!”

    说着,她已贴左乳上他之臂。

    香洞花王嘿嘿笑道:“发情啦!”

    “嗯!恩师高明!”

    他便轻抚左乳道:“汝可有对象?”

    柔柔不由想起周义。

    不过,她立即摇头道:“没有”

    “汝可愿替吾生子?”

    “愿意!”

    “很好!吾另有二十万两存金,而且已存达二十年,它们至少已经连本带利的增加六十万两,汝是可享福矣!”

    “谢谢恩师!”

    香洞花王道:“吾一泄身,便会丧命,因此,吾只有一次让汝怀子之机会,汝必须密切配合吾!”

    ”是!”

    “吾归天之后,汝可再嫁,不过,孩子必须姓花?”

    “弟子永不嫁。”

    香洞花王轻捻又肿又皱的**笑道:“汝生具媚骨,汝若不嫁,反会坏事,找个壮男对象吧!”

    “弟子会集中心力放孩子身上。”

    香洞花王笑道:“随汝之意吧!”

    香洞花王又逗一阵子才抱她侧躺地。

    不久,他趴上恫体,便抚乳及吸乳着。

    又过良久,桃源胜地已泛滥成灾。

    她更全身滚烫。

    香洞花王这才“太空漫步”般徐徐入关。

    战鼓声一时之间盖过瀑布声。

    良久,良久之后,香洞花王忍不住道句“妙!”

    他吸口长气道:“勿动!”

    柔柔便微喘的收兵。

    香洞花王等候她止喘才吻上樱唇。

    不久,他已催功采阴。

    澈骨的酥酸使她飘飘欲仙。

    她知道功力已离体,却畅然放松四肢。

    亢奋之泪水迅即溢出。

    不久,香洞花王已欣然下马。

    他便在一旁盘腿行功。

    他的功力前所未有之充沛。

    他终于达到梦寐以求之目标。

    他便专心行功着。

    柔柔又回味良久才起身行功。

    破晓时分,香洞花王一收功,挥掌便向前一挥及向上一扬,立见正下之瀑布似掀帘般倒卷而上。

    香洞花王振腕一甩,那股瀑布居然一直冲到山顶,再与涌下之瀑布迎随出一声爆响。

    “呵呵!吾成功矣!”

    他不由呵呵连笑。

    不久,他抱着柔柔又嗅又吻着。

    柔柔便抚媚的搭背搂着。

    良久之后,香洞花王才放下她道:“吾再练一个月之后,便可率汝去京城会见宗龙,吾可以震古烁今啦!”

    “恭喜恩师!”

    “呵呵!汝居功不少,吾宰掉二段之后,便助汝怀子,汝分娩后,便可利用吾之功力宰宗龙泄恨。”

    “谢谢恩师!”

    香洞花王忍不住又呵呵连笑。

    良久之后,他才整装。

    二人便在晨曦中掠入瘴毒区。

    经此一来,香洞花王果真天天练掌。

    柔柔原本以为自己的掌招已够高明,她见过香洞花王的招式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相差十万八千里哩!

    她便天天跟着勤练着。

    又过一个月余之勤练,香洞花王才满意的准备离去。

    这夜,他趁八女入睡之后,便震死她们及埋于洞外。

    柔柔不由瞧得变色。

    不过,她不敢吭声。

    香洞花王便在当天晚上率她离去。

    他们一到瀑布前,便宽衣冲身。

    然后,他们行功烘干全身。

    他再率她连夜飞掠向东北方山区。

    天亮之后,他们已进人广西北境。

    他们使先入估衣铺买买衣物。

    然后,他们入林换上新衣裤。

    按着,他们入酒楼饱吃一顿。

    然后,他们搭车北上。

    这天下午,他们已经进入杭州西湖之一座庄中,立见一对中年夫妇快步迎来行礼道:

    “恭迎主人!”

    香洞花王含笑递上一张银票道:“三日后再返此!”

    “是谢谢主人厚赐!”

    他们便直接离去。

    香洞花王含笑道:“他们原是合肥人,吾救他们于劫匪手中,吾只赠一万两黄金,他们已守在此庄十一年!”

    “恩师高明!”

    二人一入内便先行沐浴更衣。

    ”汝想不想见亲人?”

    “不急!先办恩师正事!”

    “无妨!时间尚充裕!”

    梁柔道:“谢谢恩师!家父母可能返居保定!”

    “顺道去探探吧!”

    “是!谢谢恩师!”

    “走!尝尝西湖大餐吧!”

    “是!”

    二人便含笑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在楼外楼享用大餐。

    膳后,他便陪她搭车入城购物。

    然后,她返座梳扮着。

    香洞花王忍不住抚颊道:“美、艳、媚,全矣!”

    “弟子随时可侍候恩师!”

    “先办正事吧!”

    “是!”

    于是,二人欣然歇息。

    三日后,他们便搭车离去。

    由于时间充裕,香洞花王便陪柔柔金陵三日。

    然后,他们经由山东西陲进人太行山。

    这天上午,香洞花王与柔柔跟着一批游客沿山道而行,立听游客们沿途称赞杏花村连公子辟路之功德。

    柔柔不由听得暗诧!

    良久之后,游客入凉亭歇脚,他们便继续前行。

    不久,香洞花王含笑道:“方才那批人所言皆实吾见过此人,此人虽然年青,却是罕见之有为青年。”

    柔柔便默默点头。

    香洞花王道:“汝日后不妨考虑以此人为伴侣。”

    柔柔道:“素末谋面,恐怕难成!”

    “呵呵!以汝之武功及姿色,他必视若天仙美女。”

    柔柔不由一阵脸红。

    他一看附近无人,便率她掠去。

    不久,二人已掠过山顶及沿阶掠下。

    他们尚未掠到山下,便听见惨叫声及拼斗声。

    香洞花王含笑道:“见识一下吧!”

    “是!”

    二人立即掠去。

    他们一掠近天赐庄,立见内外皆有激斗,地上更有大批尸体,香洞花王便率她掠上一处民宅屋顶。

    不久,柔柔变色忖道:“是他!周义,他怎会与人在此拼斗,瞧他虽然高明,却分身乏术矣!”

    她不由望向香洞花王。

    香洞花王含笑道:“试试身手吧!”

    “是!”

    她串妥包袱,立即掠去。

    她一掠落厅前,便劈倒二名灰衣人。

    她便专攻灰衣人。

    不过,她一直避开周义拼斗处。

    因为,她不让周义先发现她。

    这便是少女的微妙心理,她去年怨叹周义过门不入,她如今一见他有危,便不顾一切的现身协助。

    其实,这位周义乃是连德柱呀!

    连德柱怎会遇上灰衣入围攻呢?

    这完全是财富惹的祸。

    原来,黄河上回灾情导致数十万人流离失所,连德柱却被“强迫中奖”买粮反而大赚一大票哩!

    起初,两湖黑道人物未查知他捞财。

    他们把目标选定在武汉粮商王百万。

    因为,王百万一直在囤粮,而且他率先自杏花村运粮赴灾区,并高价出售大捞一票王百万全家人因而被掳及勒索。

    他当然招出连德柱。

    结果,他仍难逃人财两失之厄。

    这便是他一生奸诈经商之恶报。

    连德柱因而连连遭袭。

    由于他早有防范,他反而趁机历练玄天三式。

    可是,不出三个月,黑道帮派便一批批的大举来袭,他被迫大开杀戒.独眼老者也蒙面施援。

    两湖黑通帮派便一批批的阵亡。

    他们终于“八国联军”般今日大举来犯。

    村民们纷纷来援。

    车夫及酒坊下人们也来援。

    战火才会由天赐庄蔓延到全村。

    如今才会在天赐庄进行火拼。

    香洞花王观战不久,便注视连德柱之剑招,因为,他发现连德柱不但剑招凌厉,而且后劲十足。

    他由战况估计双方至少已拼一个时辰以上,连德柱居然还如此神勇,足见其修为之精湛。

    又过不久,他忽见一人自左墙角劈杀而出,他只看不久,便含笑忖道:“连老鬼,汝原来窝在此地呀!”

    他便含笑腾掠而去。

    他一落地,便劈掌不已。

    轰声之中,三十名灰衣人已吐血飞出。

    他便似劈般把沿途灰衣人劈飞不已。

    当他会见蒙面人时,对方忍不住拱手道:“谢谢花兄!”

    “呵呵!待会再叙。”

    二人便分途大开杀戒。

    战况原本不利于邪,经由香洞花王及柔柔之加入,不出盏茶时间,群邪已经胆颤的溃逃。

    香洞花王便率先追杀着。

    众人也猛追猛劈着。

    尤其柔柔更似泄恨般劈杀不已。

    良久之后,群邪已经全被超渡。

    香洞花玉呵呵一笑,便会合蒙面人。

    此蒙面人便是独眼老者,他便邀香洞花王入内。

    不久,二人一入厅,香洞花王便含笑入座道:“汝怎会窝在此地,今日怎会发生这档子事呢?”

    独眼老者便略述经过。

    “呵呵!财祸果真如影随形。”

    “是呀!”

    “暂避吧!”

    “铭谢花兄赐助!”

    “客气矣!连德柱是令孙?”

    独眼老者摇摇头笑道:“义孙兼传人!”

    “呵呵!有眼光!”

    “谢谢?花兄改天抽空指点一二吧!”

    “行!”

    二老不由互视一笑。

    立见蔡恬入厅行礼斟茗。

    二老便品茗低语着。

    且说连德柱宰敌掠返之后,他乍见一名绝色美女方才一直协助追杀,他便上前拱手道:

    “谢谢姑娘赐助!”

    柔柔一见周义如此生疏,不由心酸。

    不过,她好胜的强笑道:“不敢当!”

    “请姑娘人厅稍歇!”

    “心领!汝尚有得忙哩!”

    说着,她已逞自掠向远方。

    连德柱为之一怔!

    不久,他一见众人迎来,便先上前多谢。

    然后,他请众人协助通知死者亲人前来善后。

    杏花村民便惊魂甫定的大忙特忙着。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