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易水血腥浓又浓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五章 易水血腥浓又浓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三天之后杏花村之上空才消逝血腥。

    连德柱却继续忙碌着。

    他赏每位死者之亲人二千两白银。

    他更把车行、店面及酒坊分配给遗族们。

    遗族们不由化悲为喜。

    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一条人命并不值钱,他们却换来钜银及产业他们,今后可以安稳渡日啦!

    柔柔却大大的不悦。

    因为,她被香洞花王拖着住入天赐庄。侍候二老她火中烧啦!

    她快气爆啦!

    她天天瞧着蔡恬似周义媳妇般料理庄务及侍候候二老。

    蔡恬却不知内情的以“热脸贴冷屁股”哩!

    她虽觉柔柔不大友善,她知道柔柔解危有功,所以她一直客客气气的每日皆以笑脸相向。

    柔柔因而更妒。

    因为,柔柔以为她在示威呀!

    这天上午,香洞花王终于率她离去,临别之际,她一见周义及蔡恬并肩道谢,她险些吐血哩。

    二人搭车离村之后,香洞花王便含笑道:“汝可知蔡恬和汝之遭遇大同小异,她并不幸运哩!”

    柔柔留声道:“弟子不知!”

    香洞花王便道出蔡贤嗜赌不改,不但险些害女入火坑,更被其妻砍死,其妻又自尽之事。

    柔柔不由一征!

    她不由心生同病相怜之感。

    不过,此感迅被妒火冲逝。

    香洞花王道:“汝恨她?”

    “这……弟子不敢!”

    “看开些,吾若未助汝,汝如今是何景况?”

    “这……谢谢恩师!”

    “汝够聪明,却甚易钻牛角尖戒之!”

    “他们将在吾庄等候咱们,吾打算促成他与汝之事”

    “这……可是……恩师原先预定之事!”

    香洞花王传音道:“汝先和他在一起,再进行吾之事”

    “是”

    “汝可知他此次损失更重?”

    “不祥?”

    “此次共有一万二十六百六十一人为他而死,他赏每人二千两白银,而且把所有的产业赏给众遗族”

    柔柔变色道:“他如此舍得?”

    “嗯!吾亦自叹不及,汝须好好把握此机会。”

    柔柔轻轻点头,便心软啦!

    因为,她自忖万万做不到这种事呀!

    须知,她在太白楼每夜被男人们东揉西搓**,至多只领个几千两白银,她一直视钱如命呀!

    她决定好好的调适自己的心态啦!

    她不由忆及周义之每个神情。

    她们便沿途换车前往保定。

    这天下午,他们一返保定家中,却见木门深锁,柔柔立即向左邻右舍探听,不久,她已推门哭嚎而入她一人厅,果见案上放着双亲之牌位。

    她不由上前趴跪而哭,香洞花王却只有摇头的份。

    原来,柔柔之双亲昔年匆匆离开京城之后,果真直接返保定,其父亦安份守己的渡过一阵子。

    可是,他每走过自己昔日的陶记银楼,他便不甘心一次。

    可是,光凭宗龙所赠之二万两银票,他成不了大事。

    就在此时,又有人前来诱赌。

    他因而窃走剩下的银票欲全力一搏。

    那知,他在一夜之间,便输个精光。

    他懊恼的在外晃了大半天,才垂头丧气返家。

    那知,其妻一上前,便连砍菜刀!

    他负伤倒地,便被砍死。其妻便自割颈脉而亡。

    此景居然雷同蔡贤夫妇哩!

    柔柔不由为母悲。

    柔柔不由恨她爹!

    香洞花王让她发泄良久方始唤起她。

    他便率她买祭品上坟来拜。

    柔柔却在双亲坟前叩求香洞花王指点她复仇。

    香洞花王当然同意。

    他们返城稍探听,便知道赌场所在。

    当天晚上。他们便蒙面杀入,赌场他们遇人就杀!

    因为,他们不愿让赌鬼再继续破坏家庭。

    他们又追杀良久,才返现场搜刮财物。

    翌日上午,柔柔厚赐昔日协办双亲后事之邻居。

    然后,她陪香洞花王北上!

    这天上午,他们一人京城,便直接前往太白楼。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在宗龙的西山庄院中享用酒菜,席间,二老更不时的低声会商着。

    膳后,他们便被送人客房歇息。

    三日后,宗能使赠送香洞花王三百万两黄金。

    香洞花王便率柔柔搭车南下。

    六月五日下午,他们一到易水之景德村,便住入客栈。

    翌日上午午前时分,香洞花王方始率柔柔出发六月六日断肠时,香洞花王却信心十足的要超渡一向杀遍天下无敌手约二段,柔柔则想见识一番当他们遥见易水旁有二人屹立时,便凝神而瞧香洞花王不由轻声道:“怎会如此?”

    “恩师有何发现!”

    “连德柱在场!”

    “会有此事,他会不会凑巧来此?”

    “不可能,他与对方皆作同样打扮!”

    “这……怎会如此?”

    柔柔忍不住加快脚步行去!

    不久,她瞧见周义与一名青年在场。

    她不由神色一变。

    因为,她的内心深处,一直认为周义另以连德柱化名在杏花村经商,她不愿把此事告诉香洞花王,以免泄出内心之感情。

    却见对方乍见她,也神色一变。

    柔柔确定自己之研判啦!

    不过她不明白周义为何在此?

    她瞧周义佩剑,分明欲决战,可是,周义刚在杏花村受过她们之恩,难道他不知决战对象是香洞花王吗?

    她便瞪着他行去。

    对方为之神色连变。

    站在对方左侧之青年便低咳一声。

    对方立即吸气定神。

    香洞花王见状,便掠前沉声道:“汝二人是二段?”

    段魂沉声道:“是的!汝是香洞花王?”

    “废话!汝当真要与吾决战?”

    “不错!”

    “臭小子!来吧!”

    立见他的衣衫无风自鼓柔柔便站在原地。

    二段忽地拔剑!便弹身齐攻。

    香洞花王一劈掌,便封住他们的剑招。

    却见他们向外一分,便斜攻而来。

    香洞花王便闪身劈攻着。

    二段便忽合忽分飘闪疾攻着。

    二人迅即战成一团。

    柔柔不由紧张的手心冒汗!

    因为任何一方若有不测皆非她所乐见呀!

    不久二段已经连连逼退向岸边。

    忽见他们齐声一喝便联剑疾攻。

    易水中舒然射出一截竹管,接着,一人由水中疾射而出,便以双手握剑的疾刺向香洞花王。

    香洞花王原本只以七成功力应战,他方才乍见二段全力联手进攻,他立即提聚八成功力并掌欲震开二段。

    他此时乍见一人射出水中为,为之一怔他的心神一分,力道立弱。

    他一瞥对方之剑式,不由啊道:“驭剑术!”

    二段趁机全力砍来。

    香洞花王喝道:“柔柔别怪吾!”

    他立即翻掌疾劈而出轰轰二声。二段已吐血飞出。

    柔柔不由尖叫道:“不要!”

    段魂却道:“来生再聚!”

    血光再喷、他已坠落河中。

    段魄亦吐血栽人河中。

    香洞花王一劈掌,水中之人已经射近,剑尖更已经逼近心口,香桐花王一咬牙,便屈肘撞向剑尖他的左掌立即劈出。

    卜一声,利剑已利透他的右小臂及刺人胸。

    他不愧为狠角色及老行家,他弃车保帅的一撞之下,已经撞偏剑尖,他的心口右侧寸余处立被刺人。

    他劈出之掌,立即劈上对方之颈。

    卡一声,对方已惊叫撞落地面。

    由于对方死握着利剑落地,香洞花王不但胸口被拉开伤口,右小臂亦被削砍得断落,他却咬牙又踢出一脚。

    吧一声,对方已脑袋开花,他跟着落地,忽觉伤口一麻。

    他一瞧伤口,立见血肉泛黑。

    他心知中毒,可是,他自忖久居揽毒区,怎么可能中毒,何况,对方躲人水中,剑上之毒应该早已经被水冲净。

    当他朝对方剑尖一瞧时,他立即骇悟。

    因为,对方之剑尖开槽,足见对方把毒藏放槽孔中,而且必然事先抹过蜡,才可以防水。

    此蜡入体被体温一溶加上刺拉力道,始能溢出毒。

    他不由暗恨对方设计之严密。

    他不由暗恼自己方才一出手,便开全力杀死二段他不甘之至呀!

    忽觉又是一阵晕眩,他急忙坐地。

    柔柔叫道:“恩师!”立即掠到。

    “坐!速行功!”

    “弟子先……”

    “没用,准备接吾之功力。”

    柔柔只好背对他行功。

    香洞花王一咬牙,便疾聚功力。

    不久,他搭上她的背心,便先注入一股功力又是一阵晕眩,他急忙注人剩下的功力。

    柔柔全身一震,险被震伤。

    若非她在锅中被炸烤过,此时非死即伤。

    她不敢分心的行功着。

    香洞花王又咬牙,便又集聚起一股功力,他便又把功力贯人柔柔的体中他察觉一冷,便侧身而躺。

    他立即看见天空之阳光耀眼夺目,他忽地忆及自己昔年加人唐门时,曾在珠光下向祖师爷咒誓他当时咒誓自己若叛唐门,必死于毒。

    如今,他果真死于毒。

    他悔悟的颤声道:“爷……爷……爷……

    爷字一出,他已咽下最后一口气。

    柔柔却不停的行功着。

    六月艳阳天却仍照不散易水旁之血腥。

    半个多时辰之后,柔柔方始收功!

    她回头一瞧,立见恩师已死!

    她便趴在尸前叩头着。

    良久之后,她一起身、使沿岸掠去。

    不久她已瞧见周义二人之尸体各卡在一块石前她便上前拉尸上岸!

    不久她返香洞花王身前搜出一个锦盒果见盒中有不少的银票及一张三十万两黄金存单及一个印章她便收妥盒。

    她便匆匆掠向远方。

    黄昏时分她已经率四队人扛来四棺。

    众人一阵忙碌之后,四尸已经入殓。

    她再连夜率众埋四棺入坟场。

    她赏过众人便以剑在香洞花王墓碑上刻妥“恩师花满楼之墓以及“弟子陶珍珍泣立”

    她便边焚化纸钱边思忖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忽见八人匆匆前来坟前。

    他们一阵忙碌之后,便挖出二段及那人之棺。

    他们再以大石埋人坟中,便抬棺离去。

    不久,他们已驾三车道棺离去。

    六月二十日下午,柔柔自杭州银庄领出七十余万两金票,也顺利领出香洞花王之存金、她不由松口气她决定返回香洞花王杭州庄院好好的融合功力!

    黄昏时分,她走近那座庄院大门,忽见连德柱、连胜以及蔡恬正在厅中用膳、她不由骇得闪避。

    因为,她以为撞见鬼啦!

    却听连德柱道:“花前辈不知何时会来此地?”

    连胜沉声道:“吾瞧花兄印堂晦暗哩!”

    “爷爷认为花前辈会生意外?”

    “嗯!时局太乱,人心太险恶呀!”

    “这……爷爷不是说当今天下已罕有人奈何得了花前辈吗?”

    “不错!不过、猛虎难敌猴,暗箭更难防呀!”

    “爷爷提醒过花前辈吗”

    “没有!他一向高傲自信。吾不便进二言能够逢凶化吉”

    “是呀!”

    忽听蔡恬道:“希望柔柔也别发生意外!”立听连胜道:“恬儿,汝此时提及她!”

    “请爷爷吩咐”。

    “吾已在杏花村与花兄提及亲事,汝今后须称她为姐。”

    “好!”

    连德柱忙道:“爷爷,我太高攀了吧?”

    “一切全是缘份、柔柔聪颖过人,不过此种人最容易钻入死胡同,汝二人必须有很大的包容心。”

    “是!”

    “吾研判柔柔之父恐难戒赌,汝二人今后勿在她的面前提及赌这个字、以免刺伤她的心明白玛?”

    “明白!”

    “汝二人不是要夜游西湖吗?去吧!”

    “是!”

    柔柔听至此急忙离去。

    她一移身,忽觉脸儿一凛。

    她伸手一摸,立见自己居然掉泪。

    她便闪人柳林及掠向前方。

    她方才感动于连德柱三人之关心。

    她更暗佩连胜之善观气色。

    她颇喜自己已有归宿。

    她却疑惑世上会有如此貌似且嗓似之人!

    于是,她决定住入楼外楼盖茶时间之后,她已在上房内沉思。

    剪不断,理还乱,她只好甩甩头。

    她一吸气,使开始行功,充沛的功力乍涌,她便全力行功着。

    她一直行功到翌日上午,方始收功出房。

    她便先入厅用膳!

    膳后,她便结帐离去。

    她一道庄前,正在修剪花木的蔡恬不由喜道:“珍姐!”

    她窝心的含笑人内!

    立见连德柱出厅道:“姑娘回来啦?”

    “嗯!”

    “花前辈呢?”

    “人内再叙吧”

    “请!”

    三人便一起人内。

    “珍姐”

    立见连胜含笑道:“请坐!”

    柔柔上前一坐,便低声道:“前辈,连大哥可另有兄弟?”

    连胜不由一征!

    连德柱及蔡恬亦互相征视一眼。

    “请前辈据实以告,事关重大矣!”

    “用先道出花兄行踪?”

    柔柔双目一红道:“恩师已过世!”

    “唉!吾昔日该提醒花兄呀!”

    连德柱忙问道:“怎会如此?谁下的毒手?”

    柔柔道:“暂搁此事。”

    说着,她已望向连胜。

    连胜向蔡恬道:“吩咐那对夫妇多买些菜肉。”

    蔡恬立即匆匆人内!

    连胜便默默品茗。

    不久,那对夫妇已匆匆离去。

    连胜向连德柱道:“搜!”

    连德柱便与蔡恬在庄内外瞧一遍!

    不久,他们一返厅便默默人座。

    连胜点头道:“不错!柱儿有个孪生弟弟。”

    连德柱不由一怔!

    连胜叹口气道:“柱儿该姓段,大理段王之段,他原是大理王室成员,一场剧变,致使骨肉分散。”

    说着,他不由一叹!

    不久他又道:“大理王室一向潜居大理,罕与中原来往。由于大理盛产金矿,大理王室一直富裕渡日合该出事,由于多次遭中原恶人潜人大理窃金。

    大理王室遂礼聘三百名中原高手保护王室!

    那知,大理国王之弟不甘失去王位暗中结纳部分高手,不出三年大理王室居然同室操戈,造成惨重伤亡!”

    说至此,他不由一叹!

    不久他又道:“吾因护王失去一目,更受国王遗示携柱儿离去,吾便先潜居长沙抚育柱儿。”

    连德柱不由下跪道:“谢谢爷爷!”

    “不敢当!少主休折煞老夫!”

    “柱儿不敢受此称呼!”

    连胜正色道:“不!汝日后仍须重振大理?”

    “大理目前已亡乎?”

    “只剩旁系掌权,国力已颓,黄金全失矣!”

    “这……舍弟呢?”

    “不知去向,据吾在三年后潜返大理探听国人并未发现令弟之尸,而且只有二百七十六其中原高手之尸体”

    连德柱问道:“另有二十三名高手尚在人间。”

    “是的!令弟必被此二十三人中之人携走。”

    连德柱不由望向柔柔。

    柔柔忖道:“好敏捷的反应!”

    她立即道:“恩师被二段及另一人所杀!”

    连胜乍听二段,便问道:“段魂及段魄?”

    “是的!”

    “汝见过他们?他们多大的年纪。”

    柔柔道:“他们与连大哥年纪相若、段魂之容貌身材以及武功与连大哥一摸一样,甚难辨认!”

    连德柱急道:“段魂目前在何处?”

    “他们三人已与恩师同归于尽!”

    她便略述经过。

    连胜急道:“请详述自水中施袭者之招式及相貌。”

    柔柔便逐一叙述着。

    连胜叹口气道:“原来如此,自水中施袭者叫段耀他原本叫石耀、由于他武功居吾三百人之冠,才被封赐国姓。”

    一顿、他又道:“段耀一向工于心计及贪婪,大理之政变源自他之背叛。令弟必被他在混乱中携走。”

    原来加此。想不到他成为段耀之杀人工具。”

    “不错!段耀昔年曾以一个月期间调教二名军士一套合功招式,彼二人竟能战胜一百名军士,足见其能耐!

    难怪二段威慑天下!”

    连德柱点头道。

    “不错!”

    “问题在于二段怎会与花兄决战呢?”

    柔柔答道:“此事出自京城宗龙之安排”

    “宗龙?多大年纪?是何模样?”

    柔柔便道出宗龙之身材及模样。

    连胜变色道:“他是否习惯于负双手于背后?”

    柔柔稍忖便点头道:“吾曾两次瞧过他有此动作!

    他的神色间洋溢着自信颇具说服力,令人甚难抗拒!”

    “正是他,吾明白矣!好一计驱虎吞狼!”

    柔柔变色道:“宗龙安排恩师与二段同归于尽?”

    “不错!他甚至可能已知段耀与二段之渊源,所以,他才会施展借刀杀人之计.他比以前更阴狠啦!”

    柔柔不由咬牙切齿道:“吾非杀宗龙不可!”

    连胜道:“宗龙乃龙行佑之化名,此人昔年亦受雇于大理国,想不到天下乱源会出自昔年历劫余生之人。”

    柔柔沉声道:“宗龙设赌场敛财及利用索债逼女子出卖色相供他经营酒楼及赌场扩大敛财!”

    连德柱沉声道:“该死的家伙!”

    柔柔又道:“段魂以周义化名在京城经营如意银楼,专售周、陪、唐古宝,已经取得钜银。”

    连胜怒道:“可恨!这批古宝原存于大理国,足见他早有预谋,始能从容取走大理国之古宝及黄金”

    连德往不由大怒!

    不久连胜道:“段耀及二段既死,龙行佑必会先获悉此事,他如今说不定已经血洗如意银楼,取走钜财”

    连德柱忍不住怒道:“可恶!”

    柔柔却道:“休慌!吾知道龙行佑在京城之三处巢穴,吾人只须联手,必可消灭这帮人及取用财物!”

    连德柱道:“请姑娘惠助!”

    “理该效劳!吾必须为双亲复仇!”

    连胜立即道:“恬儿在此守候,吾三人即刻易容入京,以防被龙行佑那趁伙潜匿,届时必难寻获他”

    柔柔二人立即点头。

    于是,连胜逐一吩咐三人。

    不久,他更各交给柔柔二人一幅面具。

    二人便返房更衣及戴上面具。

    不久,连德柱已与柔柔先行离去。

    他们便专抄山区捷径赶路。

    半个时辰后,连胜也沿山区追去。

    他们能够顺便逮住龙行佑吗?

    大理国之庞大财物仍返连德柱之手中吗?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