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点石成金创奇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七章 点石成金创奇螺
(88106 www.88106.com)      热闹之中,宇文世家人员纷纷进入大理,光由男女老幼及大小包袱皆到,足见宇文世家已连根迁入大理。

    连德柱不但率众迎接,而且协助搬运行李。

    宇文立率众-入新居,乍见全新的寝具及用具,不由大为感动,宇文立更是连连向连德柱道谢。

    当天晚上,连德柱便在王家款待他们。

    明月当空,和风徐徐,众人便欢叙着。

    一个时辰之后,众人方始尽兴散席。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陪宇文立及另外七人巡视大理各地,众人一见勤快之各地人,不由大为感动。

    人人皆佩服连德柱之仁善及包容力。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陪他们到国界瞧那十余万人。

    喜爱经商的宇文立乍见如此丰富之资源以及勤快之人力,他便沿途向连德柱建议投资项目及细节。

    连德柱不由欣然同意。’三日后,宇文世家便动员七百人开始忙碌着。

    茂盛的林木纷被砍伐备供搭屋及仓库。

    六个窑场及六个酒坊亦在六处同时搭建。

    上百万只鸡更放养于山上。

    大批防治风湿药草纷被采收及晒干备用。

    大小道路皆进一步拓建着。

    不出一个月,善于酿酒之贵州人也受邀迁入此六处。

    甚至连苗人也携药草迁入。

    宇文世家不但与他们约定优厚工资,而且预先发放一年工资,众人拿着金澄澄之金元宝,不由大喜。

    又过二个月,便又有八万余人迁入。

    首批风湿酒亦正式酿妥。

    连胜及凌谦试饮之下,纷纷叫好。

    于是,宇文世家弟子向昆明,贵阳、桂林、长沙等四大城试销这种既可预防又可治疗风湿之风湿酒。

    此酒为方便低收入百姓购用,一律由窑场烧制出小壶装酒,并且以泥土封妥,它们由贵州人以篓桃赴外地销售。

    不出三个月,风湿酒便获得热烈的回应。

    酒商们更主动前来大批买酒。

    贵州人在挑酒中,亦增加收入。

    宇文世家人员便吩咐贵州人在归途买回日用品。

    贵州人因而又添一笔收入。

    连德柱获讯之后,便采纳宇文立之建议,三十名宇文世家弟于便直接到贵州六个山区设坊酿造风湿酒。

    他们仿以优厚工资雇工人,而且皆预付一年的工资,贵州人多苦于没有赚钱的机会,因此,人人涌入酒坊工作。

    酒坊因而一座座的搭建。

    草药亦大批的采收及晒干。

    窑场亦大批兴建着。

    一向人迹罕至,鸟不拉屎的贵州山区因而频频出现酒商,大批贵州人亦跟着酒商挑风湿酒赴各地。

    时值冬天,一向是酒商大发利市之机,风湿酒经过患者试饮有效及推出之后,销路日益增加。

    不少药商更大力推销着风湿酒。

    风湿酒因而一直供不应求。

    于是,宇文立又派三十名弟子在昆明山区酿售风湿酒,一个月之内,便有八万余名云南人受雇于此项工作。

    一向毒蛇出没走山区因而干净不少。

    大批毒蛇亦皆被泡成壮阳补酒。

    这些补酒便一直存放于酒仓中。

    二年后之中秋节后,将近三十万价补酒分别在贵州。昆明以及国界处出售,不出一两个月,便已经被买光。

    每罐售酒五百两白银,经由酒商之促销。虽以六百两出售,仍然被识货的人买光,酒商们因而发笔横财。

    连德柱却因而激增财力。

    此时,柔柔二女已经各替他生下五个儿子,二女不但更加的成熟妞媚美丽,心情也十分的愉快。

    这天,连德柱易容携走两个大包袱。

    他首先到广西另外三个城中各存妥九十万两黄金,然后,他再到桂林等六处银庄结算本金及利钱。

    时逾四年,九千万两黄金每年皆增加利钱五百四十万两黄金,经过这四年余之存金,他已在各银庄增加利钱二十五百万两黄金。

    他便另换存单及存妥本金和利钱。

    他又走过另外直家银庄,便发现各增加近二十五百万两利钱,于是,他把本利继续存妥。

    他每到各银庄,皆被视为财神爷般迎送及招待着。

    因为,天下已经不景气近十年,借钱的人远超过存钱的人,全天下之中;更只有他这位超级大存户。

    他若决定领钱,各银庄非忙翻天不可。

    他办妥此事,便欣然返回王府。

    立见各城门皆已重建,跟着点苍派练武之青年皆已在城门站岗,他们虽末穿戎装,却挺威风的。

    王宫亦整修得金碧辉煌,美仑美奂,青年亦在宫门以及内外执行巡逻以及接待工作。

    他不由欣喜的入内。

    立见六名点苍派及六名宇文世家青年迎来行礼。

    他立即知道王宫体制已经完成。

    于是,他欣然召见他们人宫及听取他们之报告。

    半个时雇之后,他已明白此十二人各掌管一份业务。

    于是,他嘉勉他们以及各赏二千两白银。

    他一入内,立见二妻率诸子迎来。

    他把包袱交给柔柔,便欣然抱过诸子。

    诸童一个比一个帅及乖巧,不由令他大乐。

    良久之后,蔡恬方始率走诸童。

    连德柱便向柔柔略述存金情形。

    柔柔含笑道:“富甲天下矣,”

    “嗯!真令人不敢相信呀!”

    “得道多助也,”

    “或许吧!十二吏正武上任啦?”

    柔柔点头道:“刚上任三天,此十二人皆由二位掌门人保荐,又经过爷爷面试,他们可帮哥不少忙啦,”

    “太好啦I”

    柔柔含笑道:“另有一事,须由哥决定。”

    “何事?”

    “二位掌门人欲把女儿送入王宫。’“这……不妥吧!”

    柔柔含笑道:“我已经与凌虹及宇文芝各详谈过三次,她们皆仰慕哥,她们又才貌皆全,乃可协助哥。”

    ”这……你和恬妹皆同意?”

    “是的!国王原本该有后妃殡,何况,以哥之财力,体质皆配拥有此种福气,哥就择吉日迎她们人宫吧!

    “这-…我再和二位掌门人谈谈吧!

    。好!总之,我及恬妹支持此事。”

    “谢谢”

    于是,他去会见连胜。

    立见连胜正在炼丹,连德柱含笑道:“快大功告成了吧?”

    “约需一个多月,存妥钱啦?”

    “是的,利金多得吓人哩!”

    他便略述内容。

    连胜含笑道:“汝可知银庄之利钱收入更多了。”

    “略知一二,他们约多出三成哩!”

    “不!他们多出四成余,汝仍在协助世人。”

    “有理!不过,有些不忍心目睹借践者之困哩!。

    连胜摇头遭:“不必如此想,只要脚踏实地,规规矩矩经商,根本不必借钱,汝在此地及云贵之投资,已可证明此事。”

    “有理!借钱者应曾经做过错事吧?”

    ”正是,譬如宇文世家,便因判断错误及贪心而受困。”

    “有理”

    “汝明自了”

    “明白”

    连胜含笑道:“柔柔和汝提过亲事否?”

    “方才提过,妥吗?”

    连胜点头道:“妥!那二个丫头才貌双全,汝又与彼二派合作愉快,若能结亲,对大家皆是一件好事。”

    “可是,我总觉得太委屈她们啦:”

    “呵呵相反,世上有谁强过汝呢?。

    “可是,她们无法与男人长期厮守呀”

    。错!长期厮守比不过灿烂拥有过,她们皆是聪明人,她们的亲人更是精明,他们既有此意,汝就点头吧!”

    “是!”

    连胜又道:“宇文立助汝赚不少钱,汝就别再提那五百万两吧!”

    “好!”

    “汝另以三百万两下聘,让他们拥有自己之产业。”

    “好!”

    连胜含笑道:“大人大量,乃是汝今后该有之器度,以汝之财力,巳足以逍遥数代,把心胸敞开些。”

    。是!”

    “炼金已近尾声。宜引导那些人垦地耕种。”

    “好!”

    “大理已增加近万名少年,他们皆识字,宜交由二派授武。”

    “好!”

    大理人已渐富,今后宜经由十二吏逐步导入规矩,俾长治久安。”

    “好!”

    连胜又道:“云贵及国界三处之工人尚须拉一把,汝既已获得售酒之厚利,今后就按三节加赏工资,以协助他们。”

    “好!”

    连胜道:“今后,汝须提升武功修为以应变。”

    “好!”

    不久,连德柱已人殿召见十二名青年指示着。

    不出一个时辰,大理国内已公告召募少年练武之文件,此讯立即获得热烈回应以及百姓之奔相走告。

    因为,那五百名练武青年太令人羡慕呀!

    翌日上午,连德柱先后拜访宇文立及凌白川,他不但同意亲事,而且各赠三百万两,此外,他放弃宇文世家那五百万两债权。

    宇文立夫妇为之连连甲谢。

    三日后,便有九千八百余名少年到二派报到。

    他们便天天接受脚力、体力及耐力训练。

    他们天天可以回家,更可饱吃午膳及二次点心,此外,每人更比照大人工资般预先把一年之工资交给亲人。

    他们为之努力的练武。

    二派除派人授武外,亦在云贵投资酿售风湿酒。

    因为,风湿酒迄今仍供不应求。

    来自北方以及关外之需求更是年年激增着。

    这天,连德柱在宫中设下喜宴,二主管率亲人及主要干部赴宴,连胜诸人及十二吏皆欣然享宴。

    这场喜宴使大家更加的亲近着。。

    当天晚上,凌虹献上她那健美又纯清的恫体。

    连德柱上下来回抚逗良久,才带她步上人生大道。

    这夜,她在飘飘欲仙中呻吟着。

    她欣喜自己及家人之抉择。

    连德柱又快活一阵子方始歇息。

    翌夜,宇文芝那雪白如脂叉凹凸分明的胭体使连德柱爱不释手的来回把玩,他也逐渐亢奋。

    他又欣喜良久,才陪她步上人生大道。

    他的耐力及床技使她茫酥酥。

    她在呻吟中溢泪着。

    她只知不停的呻吟着“柱哥”。

    连德柱便每夜轮流与四妻快活着。

    白天之中,他除固定是巡视少年们练武情形之外,他大多在练武,因为,柔柔已经传授他“香掌追魂”。

    他更天天与宇文芝及凌虹练剑及接受二女之夹攻。

    二女不由对老公心服口服。

    八月十日下午,八名四川粮商及七名酒商以三百万石米换走四万罐补酒,云、贵、国界以及大理为之存米甚丰。。

    中秋数十名湖南粮商也以三百万石米换走四万罐补酒,因为卖粮既慢,利润又远低于卖补酒呀。

    连德柱为广结善缘,便同意此次交易。

    云贵人又忙着补蛇泡补酒。

    八月底,这天下午,连德柱正在宫中练掌,条见一吏到门前行礼道:“禀王爷,有人在贵阳欲恃强买酒。”

    “会有此事?”

    立见另一青年入内行礼道:“禀王爷,昨天下午有一千余人自称来自杭州青云帮,他们欲以六千两黄金买六十罐补酒。”

    “人呢?”

    。正朝此而来,日落前约可抵达。”

    “很好!该立立威啦!”

    于是,他派人通知点苍派及宇文世家。。

    不久,凌百川及宇文立已先来报到。

    三人商量不久,凌百川二人便回去调派人员。

    半个时辰后,连德柱便与连胜离去。

    他们一出北城门,立见宇文立二人也率六百人列队于道路两侧,宇文立更上前道:“对方刚过国界不久。”

    “很好!”。

    宇文立道:“青云帮帮主朱青云剑术不凡,帮中约有数百名高手,他们一向在杭州勒索商店,乃是一大毒瘤。”

    “他们死定啦,”

    “吾已派人引导青云帮来此决战,宜速战速决,’“好!”

    又过盏茶时间,果见人由远方掠来。

    不久,二名宇文世家弟子巳掠来向宇文立低语着。

    宇文五点头道:。入列”

    “是!”

    那批人迅即停于十丈外整队。

    不久,一名魁梧中年人踏前三步,便哈哈一笑道:“可悲!堂堂宇文世家竟然沦落为小国之看门狗。”

    宇文立淡然道:“姓朱的,道出来意吧?”

    “听说贵补酒颇有妙效,吾欲买酒。”“抱歉,现无’存酒。”

    “少来!吾赏汝脸,汝休不知好歹,”

    ”姓朱的,汝休活得不耐烦。”

    “嘿嘿!好大的口气,汝以前在合肥怎无此种口气呢?听说汝女已成大理王妃,汝莫非因此而骄啦,”

    “留点口德吧!

    “哼[汝敢怎样?来吧!”

    连德柱喝句“够啦!”便大步行出。

    “嘿嘿!小子,汝便是大理王?‘“不借,你若想全尸,自行了断吧!”

    。嘿嘿够种!放眼江南,还没人敢有此口气哩,”

    “天已快暗,地府关门在即,出招吧!

    。嘿嘿吾就让汝先见识一下,八将”

    立见八名大汉仗剑掠出。

    连德柱便沉容上前。

    不久,八名大汉齐喊杀朴来。

    连德柱条扬双掌,便旋劈而出。

    窒息般掌力乍涌,先前二人便骇然欲避。

    轰声连响。

    血肉纷飞。

    骇声四起。

    青云帮人虽纷纷闪避飞近之血肉。

    青云帮更是惊骇的飘落左侧林沿。

    因为,他的八名爱将已被大理王一掌劈碎呀!

    群豪却为之亢奋。

    连德柱探肩拔剑道:“臭小于来吧!尸朱青云一拔剑,便扑掠而来。

    “别怕!我以剑会会汝,”

    森寒之剑身立即泛出幻目光华。

    连德柱提足功力以侍。

    朱青云一扑近,便连攻三剑。。

    连穗柱闪身挥剑一扫,便收招挺立。

    朱青云只阿叫一声,便已被腰斩成两段,他的双脚更因为冲力尚在继续向前各跨出一大步哩他刚瞧得大骇,上半身立落。

    鲜血为之激喷。

    肠脏为之洒落一地。

    青云帮人员为之骇呼。

    连穗柱吼句杀,便掷剑扑去。

    立见一人振剑扫向他掷来之剑,只听敬一声,那人手中之剑立断。那人刚觉虎口裂疼,便已被剑射入胸中。

    他骇疼的惨叫倒地。

    连德柱一扑近,便疾劈双掌。

    青云帮众尚拿不定主意,便有四十人吐血飞出。

    连德柱便冲入疾劈不已。

    轰声震天!

    惨叫连连!

    血雨件着尸体纷飞!

    青云帮众开始骇逃连德柱便疾迫猛劈。

    群豪便上前射镖掷剑袭杀着。

    天未黑,青云帮众已全入地府报到。

    群豪不由亢奋的欢呼。

    连德柱便含笑挥手致意。

    群豪只听说大理王武功不弱,想不到会高强到这种程度,所以,大家忍不住亢奋的欢呼着。

    尤其宇文世家弟子更因为出气而亢昂着。

    不久,众人已经开始搜尸。

    立见百姓已自动驾车前来运尸。

    更有不少人前来清理现场。

    连德柱便把尸体中之金银赏给众人。

    然后,他率群豪离去。

    他们一返王宫,连胜便递剑道:“来青云这把剑不错!”

    “谢谢爷爷,。

    “为防再袭,宜率一批人到贵阳守株待兔。”

    “好,’翌日上午,连德柱便与宇文、凌百川率三百名高手离宫,他们一到贵阳,便先投宿及派人出去探讯。

    那知,当天晚上便连夜下雨。

    翌日起,雨势更是绵延不断。

    他们便在客栈内行功备战。

    又过二天,终于放晴,他们仍然备战着。

    那知,又过三天,便有一人匆匆赶返客栈报告道:“禀王爷,黄河中段自九月四日下午破堤,中下游迄今积水未退。”

    连德柱变色道:“又是水灾’。是的!河南、安徽及江浙灾情甚重!”

    “积水仍未退?”

    “是的!因为江浙海水正逢满潮倒灌而入!”

    “糟糕!粮价又要飞涨啦!”

    。是的!灾区百姓已断炊二日,全仗外界送干粮维生口。连德柱便与二位丈人会商着。

    不久,他们已决定运存粮入灾区。

    于是,他们分途召集人手。

    连德柱更先行赶返王宫,他立即召集十二吏指示着。

    不久,十二吏已分途出去通知着。

    不出半个时辰,六百部马车已先运粮离去。

    按着,三百余部马车又运粮离去。

    然后,所有的男人皆挑粮离去。

    少年们则以两人合抬一袋粮离去。

    十余万人便在半日间走得一干二净。

    国界及云贵地区更动员七十余万人以各种工具送粮赴灾区,点苍派及宇文世家人员亦挑粮离去!此时,连胜已和连德柱赶到嵩山会合少林寺。

    他们与诸僧会商后,立即下山。

    他们便连夜南下欲会合运粮之人。

    人性本善便在此时发挥出来,运粮之贵州人一入两湖,便有大批车队协助运粮及招待他们用膳。

    天亮不久,连德柱诸人已会合数百车粮。

    十僧便各率十车粮前往河南灾区。

    其余之人南下不久,便已遇上运粮车队。

    于是,便已由十僧引导车队赴灾区。

    连德柱便沿途飞掠指挥着。

    翌日下午,积水一退,上百万人已送粮赴各灾区。

    灾民们纷纷喜极叩谢着。

    六百万石不知救活几千万人啦,蠢蠢欲动之粮价便硬被压了下来。

    一个月余之后,情势方始稍定。

    朝廷官吏亦接手赈灾。

    连德柱便率众返回云贵。

    连德柱感激众人之努力,他不由补发这段期间工资,而且还赏每人一个月工资,众人为之大喜。

    连穗柱因而更获人心。

    令连德柱放心的是,宇文立率人送粮入浙江灾区之后,他顺势一探听,便获悉青云帮已经瓦解。

    不过,他马上面临一个问题。

    因为,大家当初拼命的运粮赴灾区,如今,大理、国界以及云贵诸人大约只剩下一个月余之存粮。

    时已十月中旬,田地已无收成呀!

    于是,他召众人会商此事。

    众人便决定节粮及赴两广及四川买粮。

    于是,二派人员外出买粮。

    十二吏便号召百姓节省用粮。

    百姓们更加紧整地耕种着。

    此时,朝廷比连德柱头大,因为,此次水灾至少冲走十六个银庄之财物,更冲走借钱商人们之信心及力量。

    商人们大多表示欲以只剩土地之店面抵债。

    此外,赈灾之支出也挺骇人的。

    朝廷原本欲澈底整治黄河,如今已举棋不定。

    朝廷只好祭出“灾区免赋五年”之法宝。

    那知,灾区商人了无回应。

    不少人更已经迁居他乡啦!

    朝廷为之一个头两个大。

    终于,一名赈灾官吏奏请皇上嘉勉大理王率百万大众赈粮义行,皇上为之闪过灵机,皇上便详询大理王资料。

    刚自云南巡抚调入宫半年余之秦侍郎便详奏着。

    于是,皇上与诸吏会商着。

    翌日一大早,泰侍郎便以钦差身份出宫。

    他沿途赶路之后,终于在除夕前天入大理王宫会见连德柱,他便先行歌颂大理王善行。

    然后,他送上皇上亲笔褒扬旨。

    按着,他送上密旨请连德柱人灾区投资。

    他更道出灾区百业凋零之况。

    连德柱便先请教所需之人力及财力。

    秦诗郎便详述着。

    连德柱不由大生信心。

    不过,他立即建请朝廷整治黄河。

    秦侍郎保证促成此事。

    于是,连德柱答应此事。

    他便邀秦侍郎在王宫过年。

    他一方面召集二位大人及连胜会商此事。

    翌日起,二派便开始安排人手,连德柱则暗秦侍郎游大理国。

    整齐划一的街道、房舍以及百姓之笑容和多礼,使秦侍郎深深体会到大理国之安定及富裕。

    大年初一,百姓一批批的前来拜年之盛况,更使他感动。

    他料不到昔年之没落小国竟会如此富足。

    大年初一上午,他便道谢离去。

    连德柱便易容前往云贵及两广银庄领出所有的存金,然后,他交给二派之八百余人他再赴湖南领出所有的存金,便拜访少林寺。

    他一道出来意,少林寺便欣然答允。

    于是,少林寺诸僧及俗家弟子同时在河南地面置产。

    各银庄一见有此良机,便欣然售出商人抵押之店面及产业,他们更按朝律未加收商人该付之利钱。

    所以,群豪几乎以五折置产。

    此时,四十余万名云贵人已经伐木及送人灾区,他们更留在灾区搭建房舍以及店面,酿酒工作几乎已停止八成。

    因为,万事没重建灾区急!

    这些人力及财力便似强心剂般振奋灾区。

    灾区百姓一见昔日涉险赠粮的人前来置产,每人不但大喜,而且主动的协助各种工作。

    连德柱便在各灾区巡视着。

    群豪在置产之后,便雇用下人,只要受雇的人,不但增加三成的工资,而且每人可以预领一年工资。

    若需搭建房舍者,更可获得资金协助。

    天下怎会有如此“好康”的事呢?

    灾民们纷纷报到着。

    群豪在重建地面期间,便集中现金对外采购,大批物品因而顺利的送入灾区各店面,不少商人为之获利。

    “积极破坏,积极建设”,充沛的资金以及人力,使灾区以超乎朝廷估计的加速复原着。

    灾区各银庄一回收钱,便上奏朝廷。

    于是,朝廷全线整治黄河,数百万人便每日在河中淌泥及土岸筑堤,黄河这条巨龙似乎也乖驯不少。

    云贵人遇上此良机,便参加治河。

    又过三个月余,灾区之各行各业交易已经正常。

    少林寺亦把剩下的四万余万两黄金交给连德柱。

    连德柱便把三十亩良田赠送少林寺。,少林寺喜出望外的道谢着。

    少林俗家弟子便替连德柱管理河南产业。

    连德柱便欣然又走过各灾区。

    他发现各店面多已恢复正常。

    而且多已经小赚一番哩!

    于是,他欣然返贵阳存妥剩下之黄金。

    然后,他欣然返王宫。

    立见凌虹及字文芝已经各替他生下一对儿子。

    柔柔二女更已近临盆。

    他为之大乐。

    他便向四妻遭出置产成功之事。

    四女为之大悦。

    然后,他会见连胜道出成果。

    连胜含笑遭:汝又经过一次考验”

    。是呀!欲在一片废墟中重建产业,不简单哩!”

    “派人把补酒及风湿酒送入灾区出售,既可省赋,又可增加人潮,之复原。”

    “好点子!好点子:”

    连胜含笑遭:“此地收成之后,把百姓送去酿酒。”

    “好点子:既可增加他们之收入又可增产风湿酒哩”

    连胜含笑道:“不出三年。灾区商人又会打算投资”

    “他们有能力投资吗?’“借钱呀!他们会心痒的!”

    “太好了!我不愿如此大张旗鼓哩”

    连胜点头道:“勿锋头太健,”

    “是呀!”

    于是,连德柱在翌日上午,便派出所有的马车到国界及云贵送酒入灾区出售,车夫们不由大喜。

    连德柱更入云贵派人协助挑酒入灾区。

    此招果然刺激灾区店面之生意。

    秋收之后,近八万人便入国界及云南协助酿酒。

    宇文立及凌百川更返云贵增雇人员酿酒,因为。大家可以不喝补酒,却少不了风湿酒,尤其泻寒的关外地区酒商更一口气订三十万罐风湿酒。

    此外,参加治河的云贵人亦奉召返乡酿酒。

    他们此行大丰收,家人也受惠良多。

    他们对未来充满希望了!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二年余,朝廷整治黄河奏效之后,迄今皆未见灾情,灾区各店面巳呈现繁荣。

    灾区各田地更是年年丰收。

    灾区亦已经有五千余人鼎力效劳。其中之数千余名青年,更已经分别投效点苍派及宇文世家。

    宇文立更在合肥地区拾回面子啦!

    字文芝的肚子可真争气,她共为连德柱生下五子一女。

    凌虹共有四子。

    柔柔二女则各有七子。

    她们最大之憾在于没有女儿。

    连德柱已经全面封锁四妻之生育能力。

    他并非养不起子女,他足以养百于干孙也:他不愿太伤四妻之身也,尤其柔柔二女连生五胎,更使他不忍。

    他便一直用连胜所炼之丹,一直替妻小进补。

    他自己则一直以补酉进补。;这天下午,他与四妻清点过所有的银票之后,他发现在灾区所砸下之金票皆已经全部回收。

    因为,补酒及风湿酒一直畅销哩!

    于是,他又易容赴各银庄存金。

    南方各银庄一回收这些银票之后,朝廷终于确定大理王这位大富豪,朝廷便掀起拢络之念。

    不到一个月,秦侍郎已携旨来访。

    二人欢叙不久,秦侍郎便遁连德柱入宫。

    连德柱一见皇上在圣旨中邀他入宫,只好答允。

    翌日上午,二人便共车由八名骑军护送而去。

    。官大一圾,压死人”,何况贵为钦差之秦侍郎,沿途各衙吏不但恭迎恭送,更安排上房及山珍海味。

    连德柱终于见识到官场文化。

    沿途各吏也见识到他这位富甲天下又俊帅的大理王。

    这天下午,他一入宫,便被安排入一个华丽殿中六十名下人更列队恭迎,数位侍卫立即向他报到。

    他便被朝廷以友邦元首大礼招待。

    他原本已觉大理王宫够华丽,那知,如今一见此殿,大理王宫好似小巫见大巫,根本无从比起呀!

    秦侍郎陪他内外走一遍,便去缴旨。

    黄昏时分,秦侍郎已陪一名中年人入殿,经由秦侍郎引见,连德柱才知此人是未来的皇上。

    他便欲以大礼相见。

    太子便含笑阻止及招呼他人座。

    二人寒喧不久,便入席用膳。

    连德柱便又大开眼a界于金银餐具及山珍海味。

    他一共享用十八道菜肴,却只知道二道菜名,而且,每道菜材皆色香味俱全,足见宫中人员之享受程度。

    膳后,太子稍叙便离去。

    连德柱便入华丽的寝殿内歇息。

    翌日上午,秦恃郎陪他面圣,他依礼叩头之后,皇上愉快的道:“平身赐座!”

    内侍便送上太师椅,皇上含笑道:“段王为何不着王服?”

    “小国之首,不敢放肆,”

    “多虑矣:大理受过上朝册封矣:”

    “在下经常奔波各地,不便着王服!

    皇上含笑道:“段王赈粮又协助重振灾区,朕感激之至!。

    “人溺己溺!”

    “难得!大理幅员虽小,却甚富足,段王存金甚钜吧?”

    “小有储蓄!”

    “客气矣!段王在成都等十二家银庄之存金,已创下吾朝最高存金纪录,足见大理之富足。。

    连德柱忖道:“他似乎甚在意此事。莫非因为我领太多的利钱?我还是探探他的口气吧,”

    于是,他答道:“在下不该领取利金!”

    “段王误会矣,朕只是肯定大理之富。”

    “谢谢此乃历朝之功也,”

    “客气矣!段王酿售补酒及风湿酒,既可济助风湿体弱百姓又可聚财,可谓生财有道矣!”

    “不敢当”

    皇上含笑道:“段王有意扩大大理版图否?”

    “不敢1在下知足。”

    “朕赐段王把大理扩充至云南各地,不过,朕盼段王运用存金在天下各地置产,段王意下如何?”

    ”遵旨谢谢皇上!不过…-”

    “段王尚考虑什么?”

    “在下担心会影响各地商人之财路!”

    “多虑矣!这样吧段王置产十年,如何?”

    “遵旨!”

    “很好!朕明日即诏告此事。”

    “谢谢皇上!

    皇上含笑道:“段王年青有为,王朝子民沾福矣。

    “不敢当”

    二人又叙一阵子,连德柱方始出殿。

    当天中午,皇上赐宴,文武百官作陪,席间,史依席敬酒,连德柱皆以礼物相待及陪同干杯。

    散席之后,他便返殿歇息。

    当天下午,秦侍部便率人送入大包小箱及介绍着。

    连德柱才知道皇上既赐工服、后服,妃服。更有玉玺印信。

    此外尚有一部朝律供他参考。

    翌日起,四部尚书更--前来向他介绍朝律。

    他一直住了七日,方始叩谢离宫。

    立见数百名骑军护送他及六车物品离宫。

    沿途之中,各史皆迎送及安排食宿。

    这天,他一近云南地面,立见华丽牌楼上面贴着金字道:“百万滇人幸属大理,大理屹立千秋万世,”

    他忍不住微笑!

    不出一个时辰。便见大批人跪于官道两侧。

    。恭迎大王”声中!人人叩头着。。

    连德柱忙道:*请起,下回别行此大礼!”

    ”遵旨”

    立见。十一吏前来恭迎。

    他便跟着十一吏人城。

    午前时分,他已进入巡抚府。

    不久,诸吏已自我介绍姓名及职掌。

    连德柱道:“我不喜排场,下回别作此安排。”

    “遵旨”

    “别道此二宇,道是即可。”

    “是!”

    “我只要求清廉便民,自认办不到的人,随时可以走,包括衙中之每人,请转达这件事!”

    “是!”

    连德柱又道;“溯自本月一日起,每人之俸粮各加发一个月,各衙所需之经费亦一倍,各位该知我的用意!”

    “是!谢谢王爷!”

    “李巡抚待会准备一份经费明细表吧!‘“是,”

    “备膳吧”

    “是:”

    于是,众人入内用膳。

    膳后,连德柱召来众骑士及车夫道谢。

    他另赏每人一千两银票。

    ,众人不由欢天喜地离去。

    不久,李巡抚已送来各衙经费。

    连德柱阅后,便加倍付银给各吏。

    他更交给李巡抚三百万两吩咐他路。

    然后,他换车离去。

    翌日上午,他便被百姓迎入王官。

    他便召集十二吏及宇文立、凌百川会商着。

    连胜更高居指导员大座。

    他们便详商治理云南大策。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