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长安古都阴不安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八章 长安古都阴不安
(88106 www.88106.com)      就得在连德柱于昆明训勉李巡抚诸吏时,天下各衙不约而同的公告云南划规大理国之消息。

    不少人不由纳闷此公告。

    因为,此事与他们无关呀!

    当天下午,各银庄便派人通知所有借户,限定各借户在三个月内连率带利的还清所借之钱。

    不少商人立即变色:因为,大多数商人皆“外强中干”呀商人们纷纷探听银庄为何突然作此决定。

    银庄掌柜便亮出朝廷公文。

    商人见过公文,皆苦瓜脸的寓去。

    他们只好弃车保帅的出售部分产业。

    宇文立及凌百川则派心腹持存单及印章领出连德柱以化名所存之金,赴各地置产。

    不出一个月,欲售产之商人皆如愿以偿,朝廷因而收回大批的银票。

    群豪却只替连德柱花掉四成余之金票。

    于是,连德柱把金票存入王宫地室。

    他开始巡视云南各衙及民宅。

    他由百姓口中知道各吏改进很多。

    他由平地及山区的平坦道路知道各衙按规矩行事。

    他由各衙吏口中知道这段期间已添三万余人。

    他更由李巡抚报告中知道云南赋收正常。

    于是,他一一赏各衙。

    他指示扩建学垫且免费为孩童启蒙。

    他再入森林会见苗人。

    他以七日时间,走访地苗族七大族。

    他不但U准苗族下山与汉人交易,更指示官吏开山道,他更派三万人到各苗族协助搭屋。

    苗族因而摆脱洞居生活。

    山道畅通之后,苗人一批批的下山,他们以山之特产与汉人易货,汉人体会大理王心意,丝豪不占便宜。

    苗入之生活因而大获改善。

    中秋当日下午,连德柱受邀抵达苗族,立见八族长率八大巫师及众苗人跪地恭迎及叩头。

    连德9柱便吩咐他们起身。

    经同通译,连德柱答允参加拜月大典。

    苗人们为之大喜!

    于是。八大族长陪连德柱进入一谷。

    八大巫师更早巳在谷中又叫又跳又摇摆。

    通译立即道:“禀王爷!此谷原是一个深潭,潭有一条大蛇,由于出扬埋潭,大蛇虽逃出,却伤重,死。”

    一大蛇全身烂后,腹部却生一朵花,此花在一余年前结一青果,如今已成红果,大家要献果给爷。”

    “挺神奇的”

    “是的!族人若生病有身子不适,只须在果旁睡睡,便可复原,巫师们说此果是神仙果。”

    “既然如此!就留下红果吧”

    “不!巫师说红果若熟透,便会破裂为无。”

    “如此神奇呀,”

    ”是的!请王爷笑纳。”

    “好!”

    不久,八大巫师已列队行礼。

    连德柱便跟着族长们人内。

    果见草地中有二张木床。二床中央之草中,果然有一颗拳大之红果,他便嗅到怡人之香甜味道。

    立见一名老族长上前摘果及捧向连德柱。

    连德柱欠身一礼,便接果瞄着。

    立见蒂落处溢出红汁,香味更浓。

    他轻吸一口立觉满口甘甜。

    于是,他连连吸汁。

    不久,红果已成扁皮。

    他便把皮送人口中嚼碎。

    条觉腹中热流翻腾。

    他便同通译道:“我必须行功,请退”

    通译一翻译,众人立即离去。

    连德柱便坐上一床行功着。

    不久,他已汗下如雨半个时辰后,他的骨骼已毕剥连响。

    他首过此景,不由既喜又紧张。

    他便定神行功着。

    黄昏时分,他的全身条震两下,功力便似通天搭地又似长江浩流般在全身滚滚的运行不已!

    他忍不住一阵激动因为,他已贯通玄关呀!

    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破身多年,今生再也冲破不了任督两脉,想不到如今却轻易突破此二瓶颈。

    他便定神行功着。

    不久,通译前来一探,便匆匆离去。

    不久,苗人们已自行举行拜月大典。

    拜月大典是苗人每年一次之重要庆典,苗人在这夜祭社棱庆丰收,男男女女更在这夜结为夫妇。

    鼓声便和歌声交响着。

    苗人们尽情的歌舞着。

    水果及兽肉任人享用着。

    连德柱当然听见鼓声,不过,他仍然行动着。

    因为,他要使全身百骸充分吸收功力。

    深夜时分,他方始收功起身。

    他一闪掠,便掠出谷外。

    他太满意自己的突飞猛进啦!

    他一到现场,苗人们便欢呼迎来。

    不久,他已被抬入火旁。

    两位少女便牵着他跳舞。

    他观看不久,便已经跟上舞步。

    不久,便有二女送上花冠及花环。

    她们便牵着他而舞。

    这是苗人之祈福方武之一。

    不久,便有二女送上一杯酒,连德柱便含笑喝光。

    二女便又率着他歌舞。

    不久,二女送上水果,他便含笑取用。

    二女便又与他跳舞。

    按着,二女送上烤肉,他也含笑取用。

    苗人们为之欢呼不已,鼓声及铃声交鸣着。

    另男女女便围着连德柱歌舞。

    连德柱便由二女牵舞着。

    良久之后,男男女女巴结伴离去。

    八位族长及巫师便邀他饮酒吃肉。

    他们便经由通译交谈着。

    破晓时分,他才被恭送离去。

    连德柱迫不及待的飞掠而去。

    他似流星般飞掠到天亮,便已经返王宫。

    他立即吩咐柔柔道:“勿吵我,。

    说着,他已上榻行功。

    不到一个时辰,连胜已到榻前观察。

    不久,他已笑呵呵的离房,他便向四女道:“他已通玄关。”

    四女不由大喜。

    连胜便愉快的在花园散步。

    七日之后,连德柱把滚滚功力返朴归真的练成如珠功力,从此,他可在意动中出手啦:

    他一下榻,便见柔柔入房道:“恭喜哥!”

    ”谢谢爷爷呢?”

    。正在炼丹。”

    连德柱便向后行丢。

    不久,他一会见连胜,便主动道出内情。

    连胜呵呵笑道:“此蛇可能是蚊类,此果必是其内丹吸收地气所化,难怪汝能逼取冲破任督二脉。”

    “真令人惊喜,我以为今生无望啦,”

    “呵呵!行善必获天助他!

    “全靠爷爷之助!”

    呵呵!红花绿叶相陪衬之。”

    “谢谢爷爷!”

    连胜含笑道:“汝既已通玄关,便足以把玄天三式及香掌追魂练至化境,打铁趁热!”

    ”好!”

    “这炉丹专供孩子们服用,他们该练武啦!

    “好,请爷爷赐教”

    “没问题!”

    他不由呵呵一笑。

    不久,连德柱已返房沐浴更衣。

    浴后,他便入演武厅练剑。;果觉以前无法顺利施展的细微处,如今皆已经可以一气呵成的施展,他不由连连练剑着。

    凌虹及宇文芝不由瞧得惊喜。

    她们便欣然离去。

    此时,宇文立正被二名中年人拦于长安敦煌街上,他立即拱手道:“幸会!好久未谋面也!”

    右侧中年人沉声道:“大理王是汝婿?”

    ”不错!”

    “汝等此次置产,出自大理王之意吧?”

    “正是!*“汝不觉得太贪心乎?汝等已经占有灾区逾九成产业,汝等为何耍如此的扩充呢?”

    “据小婿表示,此乃朝廷之意。”

    “当然,若非朝廷之意,汝等怎会往各银庄逼商人还钱之际,便前来顺利的占走产业呢?”

    “占走?堡主似乎不宜用此字眼?”

    “哼!趁人之危置产,谓之占有!”

    宇文立摇头道:“堡主明察,吾人在每笔交易中,皆由商人出价,吾人连一文钱也末还价也!”

    “哼!汝等已售酒及灾区获得钜利,当然不在乎这种小钱,汝等之举可谓巧取豪夺也!”

    宇文立沉声道:“堡主所言,颇矢昔日风范矣!”

    。哼!吾不齿汝等之行为!”

    “公道自在人心矣!”

    “汝等小心些,黑道已有不满之言。”

    宇文立沉声道:“堡主此言更失风范矣,应去劝那些异议人土。”

    “哼!连吾皆不齿汝等之作风,何况他人呢?”他说着,二人已转身离去。宇文摇摇头,便默默离去。

    此二人正是昔年在易水旁偷窥二段拼战,又追踪二段,终于在杏花村误认连德柱为段魂之二人。

    他们便是长安法天堡堡主展义及总管赛孔明孔彬,后来他们被连胜骇得离开杏花村。

    ’法天堡标榜替天行道,堡中有一千余名高手,其实力早已经凌驾少林及武当二派啦!

    展义方才所言乃是他们以及大多数商人和百姓之感受,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怪大理王太富啦!

    难怪群豪在各地的店面生意皆差。

    显然,当地百姓已因反弹而抵制。

    宇文立及凌百川因为获悉生意差而出来了解内情,如今,宇文立已经明白问题之症结所在。

    因为,连法天堡也不满,足见天下人多已不满。

    于是,他沿途吩咐众人小心及赶返大理。

    他一返王宫,便向连德柱道出此事。

    二人便与连胜会商对策。

    连胜正色道:“挑战至矣!”

    他不由叹口长气。

    宇文立道:“吾人分散各地又在明处,如何防范呢?”

    “展义所说属实乎?”

    “您者指何事?”

    “银庄先催债,吾人再置产,属实乎?”

    宇文立点头道:“是的!吾已在多处探听过此事。”

    连胜道:“朝廷可能弄巧成拙矣!”

    他立即沉思着。

    良久之后,他断然道:“先保住实力,撤回众人,宁可产业被毁,也不可伤人,化明为暗。”

    “上策!”

    “柱儿,易容入长安!”

    “好!”

    宇文立便匆匆离去。

    连德柱返房略加收拾,便携走三付面具及包袱。

    他便沿山区直接掠入四川百进入陕西。

    黄昏时分,他已经进入长安城。

    他便进入附近之客栈先沐浴更衣。

    然后,他入前厅用膳。

    却见偌大的厅中只有三人在用膳。

    他点妥酒菜,便递出一块金元宝。

    他便先行品茗。

    酒菜一上桌,他便默默取用。

    此时,位于留侯村之留侯祠中,正有三人在低声交谈,祠外四周有二十人在巡视着。

    留侯祠乃祀祭一代贤臣张良,如今却供此三人会商今夜之行动,此三人正是长安地面之“大哥大”。

    他们早就侧目大理王之财富,不过,他们忌惮宇文世家以及点苍派,所以,他们一直干瞪眼。

    大理王此次利用朝廷扩大置产,引起不少人的误解,这三位大哥大却认为是他们发财之良机。

    因为,宇文世家及点苍派的势力已分散。

    他们经过这段期间之观察,在长安地区只有近百名群豪,而且皆散居,他们便决定其中之五百人更分别前往那近百名群豪住处大干一票。

    他们会商一阵子之后,便达成协议。

    于是,他们欣然离去。

    子初时分,二十余名蒙面人同时出动,打算“以大吃小”。

    其余之人则前往大理王各店面。

    他们一冲入逢人便杀。

    其中六十人便冲杀入连德柱所住之客栈。

    他一听惨叫声,立即启窗掠出。

    立见十二人已仗刀掠来。

    他上前劈出一掌,便超渡他们。

    惨叫声便引来另外四十八人。

    他疾劈三掌,便超渡他们。

    立听惨叫声由各处响起。

    连德柱便掠向附近之现场。

    立见十二名蒙面人正在砍杀店员,连德柱上前夺剑,便掌剑交加的超渡此十二人,然后,他循声追着。

    他便如此一处处的劈杀着。

    他好似消防队员般到处灭火。

    可是,他只杀过六处,便听不见惨叫声,相反的他掠纵不久。便由血腥昧发现尸体及搜财之人。

    他便恨恨的劈杀着。

    惨叫声中,他又超渡近百人立见二批人匆匆仗剑掠入。

    他使疾劈香掌追魂。

    轰声如雷。

    血肉纷飞,此二批人迅入地府报到。

    不过,迅即又有二百余人赶到。

    他便继续大开杀戒着。

    闻声而来的人便一批批的送死。

    盏茶时间之后,三名大哥大已率人赶到,他们便仗多欲宰少的对连德柱展开激烈的车轮战。

    连德柱便全力大开杀戒。

    轰声便和惨叫声交响不已!

    寻声而来之群邪前仆后继的冲杀着。

    因为,他们相信可以累垮此人。

    那知,又过盏茶时间,他们已经只剩一百余人,连德柱却仍然一掌便劈死五六十人。

    他们骇得散逃而去。

    连德柱却不甘心的追杀着。

    他又宰掉八十人,方始掠上屋顶瞧着。

    又过良久,他才返客栈。

    他知道爷爷之判断完全正确,他知道长安之群豪以及下人们皆已经遇难,他一时犹豫该不该现身。

    不久,他已提包袱离去。

    天亮之后,他便以真面目入城。

    他直接入巡抚府亮出身份及请求协助。

    石巡抚正在为昨夜血案而伤脑筋,他一见大理王出面,他迫不及待的立即调兵遣将。

    尸体纷纷由亲人收尸。

    每位死者之亲人皆获二千两抚慰金。

    近百名群豪尸体则入殓及留下名条。

    群邪尸体则集中埋妥。

    第三天下午,宇文立已率二十人赶到。

    连德柱便先道出经过。

    于是,宇文立接手善后。

    连德柱向巡抚道过谢及赏银之后,立即离去那知,他一出城,立被二名中年人拦住。

    此二人正是展义及赛孔明,他们在事发之夜,直在远处注视拼斗,他们连日来一直监视连德柱。

    立见展义沉声道:“段王吧?”

    “正是!二位,怎么称呼?”

    “汝亦是二段之段魂吧?”

    “不是!”

    “不是,吾曾在易水目睹汝与段魂!”

    “误会矣!此人乃是我的孪生胞弟,他自幼被段耀掳走,他因而成为段耀之杀人工具。”

    “会有此事?”

    “不错!你若知大理昔年之变,必可理解。”

    “吾叫展义!法天堡堡主!”

    “幸会!家岳提过堡主,我可否解释一番?”

    “请讲!”

    连德柱便道出入宫会见皇上之经过。

    展义沉声道:“汝可知银庄逼债所造成之商人损失?”

    连德柱点头道:“知道,若由另一角度思考,商人反而可消除利钱之负担,日后仍可扩充。”

    “见仁见智矣!”

    连德柱道:“我实在不知朝廷会作此配合措施售产。”

    “对方若财力不足,我愿协助,更可方便对方分期归还,而且免收利钱,请堡主代为对方传出此事!”

    展义摇头道:“吾不介入此事。”

    “好!我请石大人协助。”

    赛孔明道:“王爷不妨以此方式处理所有的产业?”

    “行!”

    。民力已弱,不宜再酿售酒。”

    “行!”

    “王爷如此舍得?。

    连德柱淡然笑道:“日久见人心,告辞!”

    说着,他已转身掠去。

    赛孔明道:“有舍才有得!”

    展义沉声道:“他会言行一致乎?”

    “会!”

    。听其言,观其行吧!”

    二人立即入城。

    连德柱一入城,便先找到宇文立,并道出经过以及自己的决定,宇文立亦赞成此事。于是,他派人先清理妥地状。

    连德柱便又会见石巡抚委托此事。

    石巡抚立即欣然答允。

    于是,连德柱离开长安。

    他开始马拉松之旅。

    他赴各衙及各地店面转知此事。

    他更吩咐群豪及早传述此事。

    群豪便边安排边对外传达此事。

    最乐的人便是灾区商人们,他早盼晚盼买回产业,却因银庄不肯借钱。他们一直干瞪眼。

    如今,他们如愿以偿啦,他们只写一张偕据,便取回产业啦!

    足足又过三个月,连德柱才返回贵州。

    他便下令停止酿酒及售光其余之酒。

    他一返云南,亦在两处酿酒处,下达此命令。

    他一返王宫,便向四妻及连胜遭出此事。

    连胜含笑道:“返璞归真,先轻松一阵子吧!”

    “我想出去除恶”

    “不急!则让人取笑没风度。”

    “好吧!。

    “汝见识到人心之贪了吧?”

    “是的!真可怕!”

    。呵呵!人生就这么回事,汝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已经超逾昔年之千万倍,别在意此事。”

    “好!”

    连德柱释怀的叹口气。

    当天晚上,柔柔以**磨胸道:“哥,爷爷没说错,咱们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已足以傲世。”

    连德柱抚香颊道:“珍妹,你真美!”

    “会吗?吾已三十二岁哩?”

    “更成熟,抚媚呀!”

    “好甜的嘴儿!”

    她不由送上香吻。

    连德柱便搂吻及抚臀。

    不久,二人便畅玩着。

    小别胜新婚,二人便放纵着。

    良久、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满足的收兵。

    连德柱便抛开俗事的夜夜**及日日练武,柔柔四女因而被他灌溉得更加艳丽迷人,他的剑掌亦更加的精湛。

    且说皇上获悉大理王售产之原委及内容之后,他不由愉快的道:“这才是一邦之王呀!”

    那年底,皇上正式退位。

    新皇一登基,便大赦天下及免赋三年,天下为之欢腾。

    商人们为之乐透啦!

    连德柱亦宣布云南大赦及免赋三年。

    大理国则一直免赋着。

    那些酿酒云贵人如今多在耕种,少数则受雇于店面,有少数人则一起凑钱在云贵做个小生意。

    他们的生活完全不受停酿酒之影响。

    大理国之粮食因而自给自足。

    宇文立及凌百川便在大理加强自己以及弟子们之武功,因为,他们知道日后尚有正邪之战。

    此外,他们也天天派人调教那批少年。

    连德柱之孩子们由连胜授武。

    他天天练武着。

    他夜夜陪四妻快活着。

    老天可真有眼,这天上午,十二人兴冲冲的奔入王府报讯,因为,他们已在澜沧江中发现丰富的金矿。

    连德柱便率众前往现场观看。

    众人终于确定江中金矿。

    于是,大批人力在上截流改变水道。

    然后进行采矿及炼金工作,昔年之师傅及工人们纷纷回来报到。

    大批云贵青年亦支援此事。

    一、二十万人便天天忙碌着。

    他们笑哈哈的为大理王忙着。

    因为,他们己获得更多的工资呀!

    另有二万余人则在王宫右侧拆屋搭建新王宫。

    他们更先辟一个又深又宽又长的地下金库因为,原先之金库已快存满金银呀!

    连德柱乍添此财,不由更信天理。

    他更专心的练武着他决定消灭恶徒,使天下人永享安居乐业。

    ***皑皑白雪,一望无际,一座魏峨大堡轰立于冰天雪地之中,它便是关外百里方圆内最气派的永安堡。

    此堡座落于北安城九百里外之黑龙江之畔,世人多喜座北朝南,北安城之建筑物因为欲避风雪,多以东西向搭建。

    唯独北安堡却是座南朝北,而且堡门终年未关,任由风雪日夜灌入堡中,可谓怪胎中之怪胎。

    知情的人知道北安堡中人员利用寒气行功。

    不知情的人则在议论着。

    北安堡之人完全不理外界之反应,偌大一个堡中只有八名主人,下人则多达三百人,他们皆似哑子般天天认真行事。

    因为,他们每月的工资,比乡亲多达两倍哩!

    北安堡堡主姓向,单名北,难怪北安堡座南朝北。

    他在三十年前率七人来此地建堡之后,他便天天缩在地窖行功,堡务完全由那七人一起推动。

    那七人天天在冰天雪地中寻参及采参。

    他们视普通参如粪土,他们所采之参皆须目分明,而且,这些参至少皆有一百年以上的年龄哩!

    他们再不定期的运参入京城出售。

    这是违禁之行为,因为,朝廷严禁民间采售参。

    他们占“天高皇帝远”之利,又打通边关之武官吏之关节,加上他们秘密采参又封参入京出售。所以,没人干涉此事。

    **以下因原书印刷有误,因而部份内容是自行修改物以稀为贵,何况是百年宝参,所以,他们不停的赚进白银。

    北安堡中不但积满财富,更堆满百年之宝参。

    向北却无暇欣赏宝物。

    因为,他一直行功练武着。

    他在这三十年期间,至少已经吃过二十株五官分明之人参,使得内功激增,招式已更炉火纯甫。

    他便持续精进着。

    三年前,他发现云贵人所酿售之补酒可以精进他的内功,所以,他派人大批采购补酒,准备提升

    自己之修为。

    这天深夜,他如常般在堡中练武。

    雷花纷飞加上天寒地冻,家家户户都窝在暖被及温榻。

    向北却全身赤棵盘坐在雪地,他毫不畏的飘闪出掌。

    雪花纷飞却沾不上他之身。

    ***

    不久,只见他的双臂各划一个大圈圈,纷飞的雪花立即似花瓣在河中遇上漩涡般漩飞向他的正前方。

    刹那间,雪花已经结成“团雪。

    他立即立腿如桩的连划双臂。

    雪团便一直在他的面前二丈外旋飞着。

    它似磁石吸铁般纷吸雪花。

    不久,它已成一个二尺余径圆之雪团。

    立见他翻掌向外一劈。

    吧一声,雪团立被劈碎。

    它碎得比正在纷落之雪花还要细,它们几乎已经变成雪屑,不过,它们却似利石般沿途射碎雪花。

    向北忍不住嘿嘿一笑!

    他满意的呼气收掌。

    立见二名老者上前道:“恭喜堡主!”

    说着,右侧之人已把长褛套上向北之身。

    左侧之人则送上一壶补酒。

    向北愉快的仰首饮酒。

    不久,他喝光那壶酒,不由呵呵一笑。

    左侧之人便拱手道:。禀堡主!补酒来源已断。”

    。喔!欲涨价乎?”

    “不详!确已停售一二个月矣。”

    “尚有多少酒?”

    “三十八价!”

    向北皱眉道:“速解决此事。”

    。是!禀堡主!据闻大理王已经下令停止酿售补酒,可否以参换酒,因为,大理王可能不稀罕金银。”

    向北沉容道:“大理目前仍由姓连的当家乎?”

    “是的!他的财力,武功皆高,形象颇佳?”

    向北哼道:“就依汝之意!先弄回一千罐补酒吧!”

    “是!取窖中之参乎?”

    “嗯!便宜他一次吧!”

    “是!”

    翌日上午,此老已率三人离去。

    此三人各携两个包袱,包袱中各放着衣物以及布包,布包中皆藏着五官分明之成形上等宝参。

    当天下午,老者等入北安城会见酒商。

    不久,他已确定补酒及风湿酒早以停售。

    于是,他们直接南下。

    他们一入京城,便欲买补酒。

    那知,他们洽询三日,仍无所获。

    他们只好南下。

    这天下午,他们一入贵州,便洽购补酒。

    因为,他们实在舍不得以宝参换补酒。

    那知,他们既使出高价,仍买不到补酒。

    他们只好转入云南洽购补酒。

    那知,三天后,他们仍无所获。

    于是,老者戴上面具率三人前往大理国。

    他们一到北城门,便被军土拦询及搜索。

    老者便直接道出来意。

    军士一见到宝参,便陪他们前往王宫。

    此时,新王宫正在装饰外围,它比原王宫宏伟近倍,而且气势高亢,老者不由多看几眼。

    不久,军士陪他们一到宫门,便道出来意。

    另一军士立即入殿报告一吏,不久,这吏便亲身婉拒此事。

    老者势在必得的立即亮出所有的宝参,他更主动降低易货条件,因为,他不敢返堡缴白券呀!

    该吏却仍然婉拒着。

    老者只好放下身段作揖道:“吾自关外千里来此买补酒,乃是为了孝亲,请大人向王爷呈奏此事,请!”

    让吏见状,便入内欲请示。

    途中,连胜正自练功房出来品茗,该吏便报告此事。

    连胜稍忖,便与该吏出宫。

    不久,他已瞧着那批宝参。

    他瞧不久,便点头道:“汝需多少酒?”

    老者道:“此批参各值七、八千两,它们共有一百株,您老如果方便,就协助兑换一千罐补酒吧!”

    “此地只有三百罐补酒,而且大理四季如春,不需以参进补,汝还是到别处售参购酒吧!”

    “这……您老帮帮忙吧!吾千里来此买酒哩!”

    “王爷已下令停止酿售酒,岂可自违此令呢?”

    那人急道:“您老海涵!恕在下失言!在下愿以这批参交换三百罐补酒,此并非买卖行为,请您老玉成!”

    连胜不由暗乐!

    他却故意望向该吏道:“可以如此变通乎?”

    该吏上路的道:“易物并非买卖,可行?”

    。好!一言为定!”

    那人不由大喜道:“一言为定!”

    于是,他迫不及待的令那三人送上参。

    连胜便派人搬出补酒。

    该吏更派人召集车队装酒。

    不久,那人欣然向连胜道:。您老愿意继续易物否?”

    连胜含笑摇头道:“今年内已办不了此事,宫中已无酒矣。。

    ”王爷一声令下,岂会缺酒呢?”

    连胜含笑道:“届时再议吧!”

    “谢谢您老,”

    不久,他们已欣然率走车队。

    连胜便率人送一百株参入内厅。

    柔柔四女惊喜的迎来赞美诸参。

    连胜含笑道:“老夫首次见过如此熟之参!妙!”

    柔柔含笑道:“若在京城,每株参至少值一万两哩?”

    “即使有钱亦难买到如此上品参哩?”

    “的确!”

    惊忙问道:“此人为何不惜千里又吃此大亏的来此换酒呢?”

    连胜怔道:“是呀!天下该无如此愚蠢之人!”

    柔柔怔道:“这批参有问题乎?”

    连胜摇头道:“不可能!参色如此光泽,光见它一直藏于冰雪之中,而且没有擦抹过任何的物质。”

    柔柔皱眉道:“对方怎会如此做呢?”

    蔡恬道:“难道对方少不了补酒?”

    连胜皱眉道:“有问题!吾跟去瞧瞧!”

    说着,他已匆匆向后行去口不久,他已易容拾包袱匆匆离去。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