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冰天雪地春色浓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九章 冰天雪地春色浓
(88106 www.88106.com)      入夜不久,连胜便目送那四人住入客栈,他立即上房。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先后发现那四人在房中沐浴,其中一人更是年逾六十岁,他乍见对方,不由神色一变!他立即小心的离去。

    他便连夜赶返大理王宫。

    他一见连德柱,立即道:“速召二位亲家来此!”

    连德柱心知有事,便匆匆离去。

    不久,宇文立及凌百川已经跟着连德柱入厅,连胜便低声道:“今天早上来此以参易酒之人,乃是昔年政变存者之一。”

    连德柱为之神色一变! 连胜低声道:“为明白他的来意,宜速擒之!”

    “好!”

    于是,四人立即离去。

    亥中时分,他们一到那四间房外,便同时破窗而入。

    连胜三人迅即制住不谙武之三人。

    连德柱一入房,对方立即由榻上扑来。

    连德柱只施展四招香掌追魂,立即制住他们。

    宇文立便去吩咐客栈人员善后。

    他们迅即各挟一人离去。

    不久,他们已各在一处逼供。

    连胜制住老者之奇经八脉,便震上一掌。

    对方立即吐血及惨叫一声,连胜沉声道:“裴伦道出来意吧!”

    “姓连的汝太小人吧!”

    “少废话!”

    说着,连胜便又拍下一掌。

    裴伦立即又吐血及全身连抖。”

    连胜沉声道:“裴伦!汝知吾之脾气,招吧!”

    裴伦吸口气道:”解……解穴。”

    连胜便封住麻穴及拍开奇经八脉。

    裴伦不由一阵喘息。

    不久,裴伦道:“此乃艾雪之意,他需补酒行功。”

    “唔!艾雪和汝在一起?”

    “不错!”

    “尚有那些人在一起?”

    “没有!只有吾和他在一起”

    “是吗?吕修一向是艾雪之死党,他岂会离开艾雪呢?汝别忘了另有三人正在吾之手中哩!”

    裴伦不由变色。

    不久,他乖乖招出另外之人。

    连胜沉声道:“汝等一直在关外?”

    “不错!吾人采售参,井无恶迹!”

    “艾雪在练何功?”

    “潜龙神功!”

    连胜皱眉道:“他已有多少火候?”

    “九成,吾劝汝放吾走,否则,他会把大理夷为平地。”

    连胜不屑的哼道:“吾将去会会他,他在何处?”

    “黑龙江畔北安堡。”

    “汝等可真腿长,居然窝在冰天雪地中。”

    “吾劝汝识相些,艾雪已天下无敌。”

    “哼!汝拭目以待吧!”

    说着,连胜已制昏他。

    立见宇文立三人已经站在远处交谈着。

    连胜便挟裘伦掠去。

    四人一会谈,立知内容无误。

    于是,他们震死四人及劈坑埋尸。

    他们便再返客栈取走裘伦四人之行李。

    宇文立更吩咐一名车夫翌日率众运酒返宫。

    他便又吩咐掌柜保密。

    不久,四人已经离去。

    天亮不久,他们已经返宫。

    当天下午,他们四人便与一百名高手启程,他们为隐蔽行踪,不但以五车为一组,而且每车搭乘二人。

    他们为寒,连胜交给每人十粒灵丹。

    不久,连胜在车中向连德柱道:“为首之人叫做艾雪,此人心机过人,个性深沉,昔年政变时,他必已先行离去。”

    连德柱间道:“昔年为何专找这种人呢?”

    连胜苦笑道:“此乃政策错误之遗害,大理昔年为防盗,专找江湖成名人物,确末考虑对方之人品及操守。”

    “岂非引狼入室?”

    “正是!譬如昨夜死去之裘伦,他的剑法不错,却贪金好色,吾研判他昔年自大理取走不少财物。”

    “真令人寒心。”

    “是呀!艾雪更是贪金,吾研判他在这三十年期间,乃以利用售参牟取厚利,吾人正好接收这笔横财。”

    “好,艾雪之武功如何?”

    “顶尖高手,尤其他必在这三十年期间服宝参增加功力,所以,汝此次必须全力以赴,大意不得!”

    “是!”

    “目前尚有六人与艾雪在一起,他们原本武功不弱,经过这些年之食参,他们之功力必然增加,此战非以攻致胜不可。”

    连德柱道:“我会及早解决艾雪,以协助大家!”

    “有此必要!”

    “补酒如此有益艾雪乎?”

    “有此可能,他长年食参,须以毒蛇之亢阳予以滋润。”

    “原来如此!”

    连胜道:“吾担心大家久处大理,恐怕难以适应关外之冰寒,但愿那些灵丹可以在关键时刻发挥效力。”

    “可否先出关住几日,冉赴北安堡。”

    “吾亦有此意。”

    两人便沿途商量着。

    入夜之后,他们才投宿用膳。

    膳后,他们便分批掠入山区。

    天亮之后,他们已经进入湖南地面。

    他们便各自用膳。

    膳后,他们便又以二人搭乘一车北上。

    他们便在车上歇息。

    当天晚上,他们便投宿歇患。

    他们便沿途换车及日出而行又日落而息。

    这天中午,他们进人承德,便感受到凉意。

    他们仍然日出而行及日落而息。

    这天上午,他们离开吉林,便弃车掠去。

    沿途之气温更低,他们已展开适应行动。

    午前时分,他们便品尝麻辣火锅及二锅头烈酒,每人不但吃得满头大汗,连舌尖皆在发麻哩!

    他们便沿途分批掠行及歇息。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进入北安城。

    他们稍探听,立知北安堡所在。

    于是,他们直接投宿歇息。

    他们一直歇息三日之后,他们便利用夜色北上。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经遥见北安堡,只见它虽然已经被积雪笼罩,他不但末见罩落之象,反而显得昂亢。

    连胜一拾臂,便缓步入内。

    连德柱便与他并肩而行。

    其余之人则跟在他们之身后。

    此时,偌大的堡中,正有七对男女在快活,而且每个男人皆是花甲之年,每位女子则都是**仔。

    他们正是以艾雪为首之七名老猪哥,**仔则是堡中下人兼泄欲工具,她们皆因贪金而投入此堡。

    此堡共有近三百名下人,其中有二十四名美艳**仔,他们专供北安堡堡主等八名北安猪哥泄欲快活。

    其余之人则负责打杂。

    他们对此种行为已经司空见惯。

    如今,他们正在呼呼大睡着。

    别看此七名老猪哥已经有一大把年纪,他们此时皆杀气腾腾的利用各种怪招在**仔胭体上快活着。

    每位**仔更是放浪迎合着。

    因为,她们皆已拿人钱财,必须替人消灾呀!

    不久,连德柱已经听见战鼓声。

    他便指向第二排精舍之各房。

    于是,连胜开始敛步前进。

    由于各房皆以厚布在窗外挡风雪,连胜根本瞧不见房内之景象,不过,他由战鼓声知道房内主人正忙快活。

    于是,他便逐房听着。

    不久,他便听见“浪蹄货!”叫声及战鼓声。

    他不由暗喜道:“姓艾的在此房,他还是改不掉快活时之叱骂,太好啦!姓艾的,汝之忌辰便在今日。”

    于是,他向连德柱点点头。

    连德柱会意的点头提功。

    连胜一挥手,便已经走到邻房。

    立见二名高手来到身旁。

    另有一批人则以三人为一蛆的各站在一处窗外。

    其余之人则走到厅口,便准备破门而入。

    连胜立即拍起右臂向前一挥。

    众人立即震掌劈窗及掠入。

    厅前之人亦破门掠入。

    连德柱一入内,立见一名老者正站在榻前畅玩“霸王举鼎”,如今,对方忽地反手便把裸女掷向他。

    咻一声,裸女已疾猛的砸来。

    裸女惊呼一声,立即骇昏。

    连德柱向左一闪,便疾劈出一掌。

    老者一旋身便劈来一掌。

    轰一声,桌椅及酒具立被震碎。

    连德柱立觉对方之掌力疾猛,他便又疾劈一掌。

    此老便是北安堡堡主向北,他便是昔年大理王国侍卫,高手。

    那知,他方才对上一掌,竟觉右掌微麻。

    他不由惊震!

    他乍见对方是陌生人,不由一怔!

    他一见对方出掌,急忙催功疾劈。

    轰一声,他的右腕已疼。

    掌劲一撞击,二柜立被震碎。

    却见对方又劈来一掌。

    他急忙向右闪去。

    轰-声,锦榻全碎,墙壁也被劈个大洞。

    连德柱乍见对方一闪,他便又疾劈出一掌,艾雪原本打算顺口气及活络麻疼之腕脉气血,只好作罢。

    他未容站稳,便疾劈出掌。

    轰一声,他已被震返到壁前。

    掌劲便又震毁家俱。

    连德柱不容对方喘气的便又劈出一掌。

    艾雪方才吃亏在未曾站稳出招,他一被震出,便连连沉劲欲立桩稳身,可是,对方却又劈出一掌。

    他只好咬牙再劈出双掌。

    轰一声,他的背部已经撞壁。

    壁乍破,他便打算趁势溜出。

    连德柱的掌力却又卷到。

    艾雪只好咬牙又劈出双掌。

    轰声之中,整片墙立即塌落。

    艾雪更直接退到壁前。

    塌落之板屑便似疾矢利镖般射向艾雪。

    艾雪无暇拨开它们,因为,连德柱又劈来一掌。

    艾雪只好咬牙再劈出双掌。

    轰声之中,他已擅破木壁退入对面房中。

    连德柱又劈出一掌及闪身逼近。

    艾雪只好又劈出双掌。

    轰一声,此房之桌柜立碎。

    艾雪却已从窗顺势飞出。

    艾雪打算落跑,连德柱却阴魂不敬的紧迫猛劈着。

    轰声便响个不停。

    不久,连院中之八角亭也被震塌。

    艾雪的双腕已经被震得微麻。

    连德柱却不容他歇歇气的穷追猛打着。

    他的任督两脉已通,所以,他的功力可以源源不绝的促使他不停的劈掌,所以,他一直疾劈猛追着。

    艾雪一开始便挨打,他根本无从活络双腕,他只能咬牙把这些年来修聚而得的功力一批批的震出。

    他不由越拼越怕。

    因为,他已耗去过半功力,他的双腕已更麻呀!

    可是,对方却仍然如此的疾猛出掌呀!

    他知道自己已经面临生死关头啦!

    他急于连劈二掌,因为,他要争取时间活络气血,那怕是刹那间的短暂时间,他也要争取。

    那知,他连劈二掌,便似敲响丧钟。

    因为,连德柱在劈掌之后,乍见此状,便又劈掌。

    轰轰二声,艾雪已退返三大步。

    他的双臂为之一麻。

    他骇得转身掠去。

    连德柱立即追去。

    不久,二人已经掠追出堡。

    连德柱一靠近,便劈出一掌。

    艾雪反手一劈,便利用震力掠向前方。

    连德柱不由暗骂句老奸。

    他便催功追去。

    不久,二人已经飞掠过黑龙江之黝黑水面。

    连德柱一见他正欲落地,便疾劈出一掌。

    艾雪大骇之下,只好反劈出双掌及斜掠而出,立听轰轰二声,雪地上已被掌劲震出二坑。

    艾雪的双腕疼痛如刺。

    他急忙落地及转身振臂疾划出圆圈。

    他打算以压箱本领“阴阳和合”扳回劣势啦!

    那知,连德柱迅又劈来一掌。

    艾雪只好匆匆发掌劈出。

    轰一声,连德柱立觉气息一窒,他一见对方这记怪招如此强劲,他便决定不让对方再度施展怪招。

    于是,他连连劈掌。

    艾雪方才匆匆震掌,双臂为之一麻。

    他一见掌力又逼近,只好又劈出双掌。

    轰轰二声,他巳被震退五尺余。

    他一见掌力又卷来,只好咬牙沉劲落地。

    他便晃身的匆匆劈掌。

    轰轰二声,他的双掌已沉重的抬不起来。

    他的身子又飞出五尺余。

    连德柱一掠出便连劈出二掌。

    艾雪不由骇出冷汗。

    他一时无力出掌啦!

    他身在半空中,一时无从闪躲啦!

    情急之下,他便欲以“鹤子翻身”避开胸口之致命打击。

    那知,他这一翻身,跨间便被掌力卷上。

    只听轰一声,他的子孙带立碎。

    他惨叫一声,便似断线风筝般飞出。

    连德柱立即又劈出一掌。

    轰一声,夜空立即血肉纷飞。

    扑通声中,血肉纷落黑龙江中。

    他便如此了结残生。

    连德柱急忙赶向北安城。

    因为,他担心群豪会有伤亡呀!

    那知,他一返堡,立见群豪正在劈坑埋尸,原来另外六只老猪哥往快活之夹击,皆已迅速遭报。

    群豪为求灭口,便狠心迫杀堡中之人。

    如今,他们正在埋尸善后。

    连德柱不由松口气。

    他一掠入,立见连胜向他招手。

    不久,他掠入艾雪之房,立见宇文立及凌百川各提二个包袱自柜前之地面缺口先后含笑步出。

    连胜含笑道:“艾雪果真聚财甚多。”

    不久,四人便人内拿出银票、珍宝以及金银。

    半个多时辰之后,群豪已人手三大包的匆匆离去。

    他们连夜赶到北安城南方五十余里处,便在雪地劈坑埋财物。

    然后,他们又赶返北安堡取财物。

    他们又忙了二趟,才取出所有的财物。

    于是,他们欣然返客栈歇息。

    翌日下午,除连胜在客栈歇息外,其余之人皆各拿三大包金银进入银庄一起换出大额银幕。

    翌日,他们便同时在城内各银楼售珍宝。

    当天晚上,他们再拾银票南下。

    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婉惜无法仔细找出北安堡埋参之处,否则,他们此次出征,可说是既顺利又完美。

    为防范意外,连德柱便先行飞掠而去。

    他的双手拎着衣物及大钞欣然飞掠着。

    他那生生不息的功力使他亳无累意的飞掠着。

    他那如珠功力使他闪电般飞掠着。

    深夜时分,他巳掠过京城。

    他惊喜的继续飞掠着。

    天未亮,他已经进入贵州山区,他亢喜的反而精神大振,不出一个时辰,他已经遥见大理国。

    他吐口长气,便止步及摘下面具,他在一夜之间,由北方赶到南方,他满意极啦!

    他一走近城门,二名军士立即行礼道:“参见王爷!”

    “免礼!二位早!”

    他便含笑掠入城中。

    不久,他一返王宫,十二吏便快步出迎。

    “恭迎王爷!”

    “免礼!可有大事?”

    “没有!一切正常!”

    “各项经费皆已拨否?”

    “后天上午再拨。”。

    连德柱含笑道:“加发每人一个月工贤。”

    “是!包括各衙人员乎?”

    “不错!”

    连德柱便含笑入内。

    立见柔柔四女率子女们迎来。

    连德柱瞧得大乐,不由春风满面。

    宇文芝及凌虹便先来接过包袱。

    立见诸童行礼道:“参见父王!”

    “免札!乖!”

    他便含笑直接返房。

    不久,柔柔四人含笑跟入,他越想越乐,他忍不住搂住柔柔道:“大功告成,无人伤亡!”

    “恭喜哥!”

    他搂住蔡恬道:“关外够冷!”

    蔡恬紧搂道:“吾辛苦啦!”

    他便又接着凌虹道:“北安堡售参聚财甚多,如今皆已经落人我们的手中,真令人感到惊喜。”

    凌虹古笑道:“老天有眼!”

    连德柱搂着宇文芝道:“我已加赏每人一个月工资。”

    “哥必可更获人心矣!”

    他便招呼四妻入座。

    宇文芝便起身斟茗。

    连德柱便略述战果。

    四女不由听得大乐。

    柔柔含笑道:“若非哥出面,恐怕没人杀得了艾雪。”

    “他的掌力及反应确实一流。”

    “没人发现此事吧?”

    “大家皆易容行事及分批返中原,理该不会有后遗症?”

    “爷爷可真思虑周全。”

    “的确!我学习不少哩!”

    “没发现参吧?”

    “没有!他们不知把参埋在何处?”

    “挺可惜的!”

    “是呀!他们一定还收藏不少的宝参哩!”

    “对了!前天收到六百余万两,两湖一收成,便有粮商还钱啦!”

    “很好!皆巳注记吧?”

    “是的,咱四人已利用哥北上期间,澈底核对过借据及帐册,而且增建纪录卡以记他们还钱之日期及金额。”

    “辛苦,大工程哩!”

    柔柔含笑道:“共有二十七万余人向咱们借钱。”

    “真令人惊喜!”

    蔡恬含笑道:“是呀!想当年在杏花时,够苦的!”

    他不由含笑道:“当时常为一两白银在溪边以松子射鱼哩!”

    “是呀!别小看那一两,它的用途挺大的。”

    “嗯!想不到我们如今之支出,皆以万两为计算单位。”

    “正是!老天有眼呀!”

    柔柔含笑道:“半月前,有三名杭州布商前来洽售布匹,我已经订妥布,其中包括赠送苗人六千匹布。”

    连德柱喜道:“好点子!”

    宇文芝含笑道:“新王宫之金库已存妥三百万锭金元宝。”

    “这么快呀?”

    “是的!由于江中之金矿罕含砂质,可以直接炼金,而且又增加六十套炼金工具,所以,炼金进展甚速。”

    “很好,该赏这批人!”

    “是的,这批人够勤快的。”

    凌虹含笑道:“他们皆挺知足的!”

    柔柔含笑道:“他们以前又病又穷呀!”

    “是呀!他们以前根本没有赚钱的机会。”

    “哥真伟大!”

    “是呀!哥目前至少养上百万人哩!”

    蔡恬接道:“天下荣枯全看哥之助哩!”

    连德柱含笑道:“拜托!别再捧我啦!尾巴翘了哩!”

    四女不由一笑。

    他瞧得心儿一荡,不由一一瞧着四妻。

    四女一见老公之眼神,不由会意的抚媚一笑。

    他不由心神荡漾。

    他真想搂着一妻快活哩!

    偏偏此时乃是大白天,他只好品茗降火。

    不久,柔柔问道:“爷爷打算如何运用宝参呢?”

    “炼丹供大家服用。”

    “太好啦!孩子们正在练功,正可增加功力哩!”

    “的确!”

    他便陪四妻品茗欢叙着。

    当天晚上,柔柔不但主动投怀送抱,还送上香吻。

    连德枉一卸袍,立见胭体一丝不挂。

    他火旺的抚着蜂臀。

    她便似蛇般擩动着**。

    她那对饱满**更厮磨着老公的胸膛。

    不久,他已喘道:“受不了!你更迷人啦!”

    说着,他已抱她上榻。

    她便含笑列阵以待。

    他瞧得火气更旺,便匆匆剥光全身。

    他一上榻,便搂吻着。

    房中便连连飘出战鼓。

    半个时辰后,他朝榻前一站,便以双臂抬着粉腿冲刺不已,她受用的连连扭顶迎合着。

    他不由乐道:“我冲入房中时,艾雪正用此招快活呢!真煞风景!”

    “哈哈!他当时便掷女劈掌,可真反应超速!”

    “他不愧是老江湖!”

    “是呀!若非我一掌震退他,还真克制不住他。”

    说着,他便用力一挺。

    柔柔受用的嗯了一声,便眉开眼笑。

    他便连连挥戈疾攻。

    他记记正中要害的冲着。

    不久,她已叫哥不已啦!

    他尚未过瘾,岂可让她太早落败,所以他立即另换上“龙翔凤舞”在榻上畅玩着。

    “哥,可否让我及恬妹一起侍候你呢?”

    “喔!挺新鲜的,不过,你能适应吗?”

    “只要哥快活,有何不可呢?”

    “好!明夜再试试吧!”

    “好!”

    二入便畅玩各种花招。

    又过良久,他一见她已招架不了,只好下马。

    “哥未尽兴吧?”

    ”够矣!可别伤了你?”

    柔柔含笑道:“谢谢哥!”

    二人便含笑温存着。

    翌日上午,连德柱一到江边炼金现场,便受到众人的欢呼行礼,他便含笑漫行边招呼着。

    不久,他向一百位工头道:“辛苦啦!赏每人一个月工资。”

    “谢谢王爷!”

    “免礼!一切顺利吧?”

    “是的!金矿甚纯;不需要滤除杂质,一切皆顺利。”

    连德柱含笑望着木篷道:“顶得住风雨吗?”

    “可以!此地因山势可避风,雨势也小!”

    “挺热吧?”

    “还好!大伙儿皆乐意效劳!”

    ’很好!伙食还好吧?”

    “太好啦!饭足菜香也!”

    “很好!”

    连德柱便前往采矿处,立见大批人正在江中及地面采矿,众人一见到他,便欢呼行礼着。

    “免礼!各位辛苦啦!”

    立见一名大汉道∶“不苦,谢谢王爷赐大家工作机会。”

    “很好!赏每人一个月工资。”

    众人不由一阵欢呼。

    不久,连德柱便掠到新辟之水道注视着。

    立见一名中年人道:“王爷放心,雨季已过,不会有意外,明年初再筑堤,至少可以撑上三年,届时已采完金矿啦!”

    “很好!派人多巡视,可别出竟外。”

    “是!”

    “这些矿可供采三年呀?”

    “是的!据探采之下,此矿含量甚多。”

    “很好,你来自贵州吧?”

    “是的!”

    “家人可好?”

    “谢谢王爷,小的已住新屋,小犬已在一二个月前成亲。”

    “很好!令郎有否在此工作?”

    “有!他在炼金!”

    “很好!”

    “王爷是大家的救星及大恩人呀!”

    “不敢当!大家皆很勤快,若有困难,随时告诉我。”

    “是!”

    连德柱又巡视良久,方始离去。

    他一见满山坡的鸡、羊、牛在觅食,不由大表欣慰。

    他接着掠向民宅及店面巡视着。

    他在聊天中获悉百姓皆已有储蓄,不由大喜。

    午前时分,他才返宫与妻小共膳。

    膳后,他便率四妻进入新王宫金库。

    他一见一箱箱的金元宝,不由大喜。

    柔柔含笑道:“此排木箱地下埋有银票,它们皆以三层油纸包妥,即使浸水,它们也不曾受到损坏。”

    “很好!”

    “哥,那批少年已有不俗的武功,可以执行任务了吧?”

    不急!再加强一年吧!他们是未来之主力部队,本地若需人手,可以外雇,别动用那批少年。”

    “好!”

    凌虹道:“本派及宇文世家弟子不但增加,战力也在提升不少,他们一定可以在后协助哥入中原除恶。”

    “很好!”

    柔柔道:“据云南各吏反映,山区之毒蛇日增,可否再酿一批酒暂存入仓,以免毒蛇伤人。”

    “好!我明日会交代此事!”

    宇文立道:“由于集中人力采炼金元宝,今年粮收勉供食用,可能会在明年中缺粮,宜速购粮!”

    连德柱点头道:“好!我侍会就吩咐此事。”

    柔柔道:“据悉,部份百姓提及欲拥有自己的店面以及房舍,哥何不借钱供他们圆梦,我们也可少操些心。”

    “好!我待会吩咐此事。”

    柔柔道:“云南尚有不少地方可辟田,何不鼓励呢?”

    “好点子,目前该还有不少的人力可耕种吧?”

    “没问题,必要时可雇甩贵州人。”

    “好点子!”

    他们又叙良久,方始离开仓库。

    连德柱便召集十二吏吩咐这些事。

    不久,十二吏便开始忙碌着。

    黄昏时分,大理百姓便获悉喜讯的欢呼着。

    翌日上午,大多数贵州男女皆捧着钱在家中等候。

    十二吏使其分十二路各带数百人到民宅及店面忙碌着。

    这天,十二吏又要发工资又要售产,每人皆忙得不亦乐乎,连德柱则巡视巡抚及指点着。

    宇文立及宇文贤则率人分别入川及湖南买粮。

    整个云南地区又朝气十足的忙碌着。

    每人皆笑呵呵约为自己及大理王努力着。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