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谓雨顺太平年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十章 风谓雨顺太平年
(88106 www.88106.com)      这天下午,连胜请人分批返回王宫之后,连德住含笑一一接近包袱,再赠送每人一万两银票。

    连胜叹口气道:“又了却一件心事啦!”

    连德柱问道:“昔日幸存的人,所剩不多吧?”

    “嗯!其余三人较无野心,该不会作乱矣!”

    “太好啦!”

    “吾方才看见百姓在钉店牌,怎么回事?”

    连德柱便道出他这阵子所决定之事。

    连胜含笑道:“自利利人,很好!”

    “是呀!两湖粮商已还六百余万两。”

    “很好!由他们自行解决吧!反正吾人不缺钱!”

    “是呀!何时开始除恶?”

    连胜笑道:“不急!开春再派人出去探讯及监视,届时足可供汝大显身手,汝不必心急。”

    “好!我只怕他们趁机壮大而已。”

    “放心!他们成不了气候,炼金顺利吧?”

    “顺利之至,已有三百余万锭金元宝。”

    “唔!岂非已有四、五千万两黄金啦?”

    “是呀!据估计,尚可采炼三年哩!”

    “呵呵!真有意思,汝上回借出“批银票,便获此金矿,再加上北安堡之财物,汝反而倒赚哩!”

    “是呀!真令人惊喜!”

    连胜含笑道:“多行善以延福!”

    “好!我已赏每人一个月工资。”

    “很好!过些时日再修路,贵州已有不少山路该修啦!”

    “好!”

    连胜道:“吾已不堪再如此远行,汝宜替用宇文世家及点苍派人员,新宫中亦必须安排亲信高手进驻。”

    “好!”

    “吾已在途中与二位亲家提过此事,他们将率亲人进驻,他们也会各派六人人此协助,汝宜妥加运用。”

    “好!”

    连胜便轻声指点着。

    良久之后,他才入内歇息。

    当天晚上,连德柱便在王宫宴请宇文立、凌百川二家亲人以及那一百名高串和他们的亲人。

    席间,宇文立及凌百川便各推出六名高手入宫。

    这一餐便愉快的进行着。‘二十价补酒被喝个精光之后,众人方始散席。

    翌日上午;那十二名高手已宰亲人住入王宫。

    宇文立及凌百川亦率亲人们及二百名高手住入新王宫,六十名下人及二百名青年亦入宫打杂及巡视着。

    群豪便一边加强练武,一边调教少年们。

    宇文立及凌百川亦各派二百人入中原探听黑道动态。

    他们已经安内,准备耍攘外啦!

    这天,大批粮及布匹先后送入云南之后,大批人便扛粮以及布料到苗族,苗人们为之大乐。

    大批布匹送入各店中出售。

    大批粮则送入各粮行及粮仓中。

    酒香再飘,山区毒蛇之末日纷至,大批云贵人纷纷捉蛇拔牙去毒再浸泡药材及酒制成补酒。

    空荡已久之酒窖便日渐客满。

    在除夕之三天前,连德柱便提前赏各衙以及所有的下人一个月工资,同时宣大家准备过年。

    采矿工作为之停止九日。

    大批云贵人皆欣然返家过年。

    他们几乎人手一包的买年货返家。

    大理各店面为之大发利市。

    他们便又入王宫还钱。

    他们对未来已充满希望及信心。

    黄昏时分,云贵地区几乎家家户户皆在围炉团圆,不少人皆边吃边褒扬大理王之仁善哩!

    此时,位于京城,却有一批人不但未与家人围炉,而且正在进行一项刺激又亢奋的行为。

    他们约有三百人。

    地点就在龙行佑昔年那家太白楼中。

    厅中烛火通明,近三百人的双眼皆发亮,因为,现场俏立着十五位美艳少女,她们不时的张开身上之皮衣。

    此皮衣长到膝下,乃是京城最昂贵之狸皮大衣,诸妞只要合上皮衣,便把恫体包得密不透风。

    她们如果打开皮衣,立见恫体光溜溜。

    高山、幽谷、小溪皆一览无遗。

    她们默契十足的轮流亮相着。

    男人们便贪婪的观光着。

    立见一名大汉招呼道:“大爷们,许大爷五人正在厢房内快活哩!你们难道不喜欢这么迷人之**吗?”

    立见十五妞各自打开皮衣。

    而且大方的原地徐转一圈。

    她们顿似十五捆炸药般炸垮众人之犹豫。

    立见八人急行向二张桌前。

    其中二人抢先到桌前,便各放下一张一百两银票及合上骰盒专心的摇骰,再置盒于桌上。

    大汉含笑道:“速霸拉啦!”

    那知,那二人一掀盖,立即摇头。

    因为,他们只各掷出七点及九点。

    大汉含笑道:“再接再厉吧?”

    “好!”

    那二人便又各放下一张一百两银票及取盒摇骰。

    不久,其中一人欢呼道:“速霸拉!”

    果见盒内之二粒骰皆是六点。

    大汉含笑道:“请!”

    那人亢喜的望着诸妞。

    不久,他已搂一妞向后行去。

    大汉含笑道:“只花二百两,便可玩这种绝色美女,够本啦!似这种美女,在八大胡同至少值一万两哩!”

    立即又有二人上前缴钱及摇骰。

    众人踊跃着,马仔们便添加六几及六付骰盒。

    骰声为之连响。

    男人们亢奋的缴钱试手气着。

    可真邪门,此八人各花一千两,却摇不出速霸拉哩!

    其余之人便催他们稍歇换换手气。

    不久,便又有八人缴钱摇骰。

    马仔们便又添六几及六付骰盒。

    立即有有六人上前缴钱摇骰。

    摇的人皆亢奋着。

    看的人也跟着紧张着。

    大汉及马仔们却含笑把银票抛入袋中。

    不久,终于有一人摇出速霸拉!

    他便笑哈哈的挑一妞入内快恬。

    不久,便有二人各搂一扭返厅,此二人方才各花一千两才摇出速霸拉而入内快活,如今,他们已春风满面返厅。

    他们逢人便叫赞。

    他们猛催好友速试手气。

    不久,便又添五几及五付骰盒。

    众人摇得亢奋之至。

    银票便似雪花般落入袋中。

    良久之后、才有一人摇出速霸拉搂妞入内快活。

    原先陪男人快活诸妞亦纷纷返厅。

    骰盒及桌几纷增着。

    男人们便争先恐后的摇骰。

    银票更加速落入袋中。

    深夜时分、男人们纷纷离去,此三百人之中,只有一百二十七人摇出速霸拉入内快活过。其余之人皆“杠龟”。

    大汉便率马仔们恭敬的送客。

    然后,每位马仔取走二千两银票入厢房歇息。

    大汉便提袋向后行去。

    不久,他已把袋送给后厅之另一大汉。

    对方立即赏给大汉五千两银票。

    然后,对方拾袋掠出后墙。

    夜深人寂,他便沿街疾掠。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经进入一座庄中。

    不久,他已入房向一名中年人道:“反应甚佳!”

    说着,他已送袋。

    中年人嗯道:“自取一万两吧!”

    “谢谢!”

    大汉便启袋取出一百张银票。

    中年人道:“续办!”

    “是!”

    大汉便行礼离去。

    中年人嘿嘿一笑,便挥熄烛火。

    此时,位于八大胡同之彩虹院,尚有隆隆战鼓声,时值除夕深夜,八大胡同为何有人在接窖呢?

    因为,八大胡同每夜之营业时间皆自“人约黄昏后”之入夜到“午夜梦回时”之子时而已呀,何况,八大胡同皆自除夕前一日便歇业呀!

    怪的是,彩虹院之大厅中,老鸨正在替二位中年人斟酒,院中居然还有三顶官轿以及六名轿夫。

    不久,便听见男人的哎晤叫声!

    战鼓声亦为之一顿。

    老鸨便含笑不语。

    右侧中年人便低声道:“三哥尝到甜头矣!”

    左侧中年人含笑道:“彩虹当真如此迷人?”

    “尤物也!”

    “嗯!吾今夜定要试试。”

    “浅尝即可喔!”

    “去你的,怪不得汝天天朝宫外跑。”

    二人不由互视一笑。

    不久,便听男人哎哟怪叫声。

    右侧中年人低声道:“骨酥脊酸矣!快啦!”

    左侧中年人不由饮光杯中酒。

    老鸨忙又斟酒。

    左侧中年人沉声道:“彩虹干净吧?”

    “放心!彩虹刚下海半个月,每位赐幸之大爷皆是体面人物,彩虹更是天天服药及泡药浸体。”

    左侧中年人嗯了一声,便取出一银票放上桌。

    老鸨道句“贪财!”便收票入袖。

    立听一串哎哟连叫声。

    那声音似鸡被割喉般怪异,二位中年人却知道这是男人在酥畅至顶才会不由自主发出之叫声。

    不久,便听见一阵喘声。

    右侧中年人含笑道:“登仙矣!”

    说着,他已含笑干杯。

    良久之后,始见一名锦衣中年人眉开眼笑的出来,老鸨便上前迎他入座及呈上参汁道:”请!”

    “暂退!”

    “是!”

    老鸨便含笑离厅。

    中年人便含笑向左侧中年人道:“百年罕见之尤物也!”

    “太好啦!”

    “请吧!”

    左侧中年人便欣然离去。

    右侧中年人含笑道:“小弟句句真言吧?”

    中年人点头道:“嗯!包下此尤物吧!”

    “小弟提过此事,已三度被拒。”

    “对方有何条件?”

    “对方索价二千万两黄金。”

    “荒唐!”

    “不!三哥想想,对方每夜可陪五至六人,每人索价一万两白银,每月便有一百五十万两。”

    “对方正年青,至少可再陪客三至五六年,其收入必逾二千万两黄金,此价位挺合理的。”

    “这…难不成今后要如此深夜寻欢?”

    “当然不妥,宜另谋他道。”

    “汝可真有良策?”

    右侧中年人低声道:“先包她一个月,在红叶苑轮流快活,如何?”

    “好主意!速办!”

    “好!”

    右侧中年人立即离厅。

    不久,他便与老鸨在房中讨价还价着。

    良久之后,双方以一百万两黄金成交。

    右侧中年人便返座报讯。

    不久,立听战鼓声传出,右侧中年人便含笑道“三哥,彩虹虽年青,却抚媚十足,堪称尤物也!”

    “嗯!此女天生淫骨矣!”

    “的确,不过,她那功夫可真道地哩!”

    “嗯!那股酥酸滋味令人**。”

    “是呀!三哥,小弟最近手头不便……”

    “吾懂,吾先垫,汝再分批还。”

    “谢谢三哥!”

    “口风紧些!”

    “是,小弟会封住红叶苑下人之嘴。”

    “嗯!”

    不久,便听见哎喔啊叫声。

    二名中年人便默默品酒。

    又过不久,便听见哎喔连连怪叫声。

    又过盏茶时间,那中年人已笑眯眯的出来。

    右侧中年人便向老鸨道:“明午见!”

    “是,恭迎三位大爷!”

    不久,三名中年人已搭轿离去。

    老鹄便三步并作两步的入内。

    不久,她一入房,立即陪笑道:“彩虹,辛苦矣!”

    说着,她又送上二银票。

    泡在热水桶中之绝色少女便接住银票及清点着。

    不久,她递出二张银票道:“下不为例!”

    老鹄陪笑道:“谢谢汝之配合,汝留下吧!吾另有一事相商。”

    彩虹便把银票放在桶旁之几上。

    老鹄陪笑道:“彩虹,方才那三位大爷想请汝在西山红叶苑住一个月,他们愿付一百万两黄金,如何?”

    彩虹皱眉道:“汝明知吾不愿如此做,为何作此安排!”

    “彩虹,吾居于两个原因作此安排,其一,此三人来自宫中,而且大有来头;其二,此地至初六前皆歇业。”

    “这…靠得住否?”

    “放心!他们皆大有来头,不曾胡来!”

    “此例一开,如何堵住他人之口?”

    “放心!吾会以汝返乡探亲作借口。”

    “好吧!汝仍抽一成!”

    “是!谢谢你!”

    “何时启程?”

    “明午前抵达即可!”

    “汝届时先行提醒吧!”

    “好!”

    老鸨便欣然离去。

    不久,彩虹微微一笑,便站立于桶中。

    只见她微张粉腿,妙处内立即掉出一团湿物。

    她一叹气,便离桶拭身。

    她关妥门窗,便服丹行功着。

    彩虹姓段,单名敏,她便是段耀之孙女,由于她天生一付好资质,段耀便把她交韩蝉调教。

    韩蝉是段耀之师妹,亦是他的老相好,韩蝉不但为段耀不嫁,更罕现身江湖或道字号。

    段耀取得大理国财宝之后,便赏她三百万两白银,她因而迁入杭州西湖住在一座庄院内享福。

    由于她末为段耀生下一儿半女,所以,她视段敏如己出。

    她把整套绝技传授给段敏。

    她更把自己的看家本颗“**阴功”传授给段敏。

    段敏因而精谙采补。

    她艺成返京时,赫然发现段家已被灭。

    她探听之下,始知龙行佑毁段家。

    可是,她却探不出其祖为何离京及他之去向?

    她更不知何方神圣毁掉龙行佑。

    她只好返杭州告诉韩蝉。

    韩蝉急率她入京探讯。

    她们甚至访过昔日去过太白楼及财神楼之人。

    可是,由于连德柱三人皆易容行事,而且迅速的撤走,大家虽然想追查,却查不出内情。

    不过,她们倒探知下手之人掌力甚猛。

    于是,她们分途行事,段敏便由韩蝉先以精巧的易容手法把她的秀丽容貌化得美天仙。

    她便以彩虹艺名在彩虹院卖身。

    她的“首夜金”便高达十万两黄金。

    不过,那个替她开苞的井员外却被她吸得元气大伤,他还以为自己犯上白虎煞而忙于解祭哩!

    段敏便天天捞金采阳。

    因为,她要以钜财在日后收买一批人助她查案复仇,她更要以采阳加速增加她的功力哩!

    韩蝉则到杭州买二十名刚下海之美艳少女,她便利用她们在太白楼以“速霸拉”式聚财。

    她再易容为中年人暗中监视着。

    她亦志在聚财供收买高手。

    她亦希望以太白楼引来昔年毁龙行佑之人。

    且说段敏行功半个多时辰之后,便收功整装。

    不久,她一溜出踩虹院,便沿街掠去。

    不出半个时辰,她已在庄中密晤韩蝉。

    她先送出银票,便道出将被包一个月之事。

    韩蝉便吩咐她采阳及探讯。

    不久,她已经离庄。

    她一返此彩虹院,便服丹歇息。

    翌日上午辰中时分,她便与老鸨搭轿离去。午前时分,她们已停在满山红枫的红叶苑前。

    红叶苑乃是官方庄院,它平日皆由军士在内外巡视,一般人根本近不了十丈,如今二女却长驱直入。

    因为,早已有人指示过啦!

    不久,段敏已拎包袱低头跟着一人入内。

    老鸨则含笑离去。

    段敏一入厅,立见三名锦袄中年人已经在座,桌上亦摆满各式佳肴,壁炉中则有柴块在熊熊燃烧着。

    难怪屋外之寒气丝毫碍不了厅中之温暖如春。

    她立即上前行礼道:“彩虹参见三位大爷。”

    居中之中年人便点头道:“侍酒!”

    “是!”

    彩虹把包袱放好,便上前执壶斟酒。

    庄中之下人及军士们却悄然离去。

    连轿夫也退出庄外。

    最后那名中年人带上厅门,立即寓去。

    “共膳吧!”

    居中之中年人便向段敏道:“彩虹不敢,彩虹福薄!”

    “此地无外人,共膳!”

    “是,谢谢三位大爷!”

    说着,段敏立即入座。

    三名中年人便含笑用膳及瞥着她。

    段敏原已易容成天仙容貌,今日又刻意打扮,配上这套貂皮大衣,她可说已经集媚、秀、谋、贵于一身。

    难怪此三人会瞧个不已。

    此三人乃是当今皇上之堂兄弟,那位被称为三哥之人更掌皇族之经费大权,一向颇获皇上之器重。

    宫中之南北佳丽逾敷千人,燕瘦环肥皆齐全,他们也玩过不少美女,可是,他们却未遇上彩虹这种尤物。

    尤其她貌美又气质高贵,更是难得。

    识货的三位王爷为之心猿意马啦!

    不出盏茶时间,三王爷已召段敏入房。

    此房既宽敞又华丽,不但设备齐全,而且经壁炉柴火烘得满室如春,配上瓶中之梅香,令人心神皆畅。

    三王爷一入房,便入座望着段敏。

    段敏会意的卸袍宽衣剥光全身。

    三王爷一招手,她便大方的行去。

    不久,三王爷搭腰一搂,她便搭肩侧坐上他的双膝。

    三王爷轻抚饱满之乳道:“怎会下海?”

    “为偿先父赌债。”

    “喔!汝似是京城入氏?”

    “正是!先父原在如意银楼工作,因受财神楼诱赌,致积欠钜债,他虽已作古,奴婢仍须偿债。”

    三王爷嗯道:“令尊死于如意银楼之劫吧?”

    “正是,大爷知道此事?”

    “略有耳闻,据说该银楼先遭杀劫再遭火劫灭迹。”

    “是的,先父被烧成焦炭哩!”

    “惨!”,“据说此事出自宗龙之谋?”

    三王爷摇头道:“吾人罕过问这种争利拼杀之事。”

    段敏依入他的怀中道:“奴婢苟活,除偿债外,意在寻凶,大爷如果方便。请大力赐助,奴婢必以身相报。”

    “汝乃一介女子,即使探出仇踪,叉能怎样?”

    “奴婢愿以身及财雇人杀凶泄恨。”

    “太血腥矣!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段敏便低头不语。

    三王爷立即托起她的下巴道:“吾会注意此事。”

    “谢谢大爷!”

    立见她一转身,便粉腿大张的坐上膝。

    只见她搭背一搂,便滑身贴乳厮磨。

    三王爷心儿一荡,便抚摸如脂之酥背。

    不久,隆隆战鼓密集响着。

    段敏见他肯相助,便火辣的迎合着。

    她脸上之笑容亦更加的迷人。

    三王爷不由更加的神驰。

    他舍生忘死般发泄着。

    她放浪的迎合着。

    良久之后,他一阵颤抖,她便旋臀催功。

    他便被吸得啊啊连叫。

    不久,他飘飘然的呻吟着。

    他如痴如醉般哼吟着。

    他已由一条龙变成一条虫般瘫在胭体上。

    “请大爷赐助!”

    “行!近日必有佳音。”

    “谢谢大爷!”

    她便徐徐旋臀及催功着。

    他”美而美”般移动着。

    他呻吟的叫好着。

    不久,他翻身下马,便嗯然闭眼。

    她拉被盖体,便搂贴着他。

    不久,他居然悠悠入眠。

    她顺势拂昏他,便开始行功。

    厅中之二名中年人听至此,只好入另一房中歇息。

    入夜之后,段敏震醒三王爷,便送上热吻。

    她更以恫体厮磨着。

    三王爷的火气乍旺,便翻身上马。

    不久,他又骋驰着。

    厅中之二位中年人却只能品酒收听实况转播啦!

    又过一阵子之后,三王爷又瘫在恫体上。

    段敏便轻吻着他。

    又过一阵子;他才下马。

    他的双脚一站上地面,全身不由泛酸。

    他受用的满脸泛笑!

    他不知自己至少已减三年的阳寿啦!

    不久,他已带她入内室沐浴净身。

    她不但替他搓背,更以**厮磨着。

    他受用的火气又旺!

    不过,他一看夜色,只好起身。

    又过良久,二人方始离房。

    他们便入厅取用酒菜。膳后,三王爷便与四王爷离去。

    九王爷则欣然率段敏进入另一房中,立见他递出一个红包道:“余数于月底付清。”

    “黄金五十万两在此,谢谢大爷!”

    “好彩虹!只要汝好生侍候,汝必不会吃亏。”

    “是!”

    段敏大方的立即剥光全身。

    “好彩虹!大美人也!”

    他上前一蹲,便吸乳及抚乳着。

    她便擩扭着恫体挑逗着不久,九王爷已亢奋的起身剥去衣物。

    没多久,二人已上榻制造噪音。

    拿人钱财,便须替人消灾,段敏既已取得五十万两金票,便似饥渴的荡妇般放浪的迎合着。

    她的恫体立即热力十足!

    九王爷为之大乐!

    他乃八大胡同常客,却首次遇上段敏这种尤物,所以他安排此种金屋藏娇的方式,打算要玩个过瘾。

    榻上便似大风暴般惊涛骇浪大起!

    良久之后,他怪叫不已!

    段敏便催功连吸!

    因为,她已发现此三只猪哥由于养尊处优,有益于她的采阳,所以,她不客气的大量采阳。

    不久,他已软趴在恫体上。

    他呻吟的叫妙着。

    没多久,他已悠悠入眠。

    段敏“制昏他,便开始服丹行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方始收功入眠。

    翌日起,三位王爷每天各来快活一次,段敏每次皆把他们吸得怪叫不已及如痴如醉,方始甘休。

    她的功力为之大进!

    那三只猪哥却为她婉迷。

    不出半个月,他们已经脸色发青。

    他们却贪婪的天天发泄着。

    他们一返宫,便进补及歇息以储备“战力”。

    这天上午,三王爷携来二份案卷道:“此乃如意银楼及太白楼血案之调查资料,汝妥加参阅吧!”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

    不久,她热忱的献身着。

    三王爷便大乐的快活着。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怪叫不已她又狠吸不久,他已瘫软啦!

    不久,她制昏他便先服丹行功。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收功下榻。

    她迫不及待的翻阅案卷。

    不到半个时辰,她失望的忖道:“应付了事!没用!”

    因为,她已发现这二份案卷雷大雨小的以黑道仇杀结案,至于凶手是何方黑道,却是只字未提!

    她失望的沉思着。

    良久之后,她才返榻行功。

    从此已后,她不客气的天天采阳。

    又过十天,丸王爷已在宫中养病啦!

    三王爷二人之眼眶亦已快变成“熊猫”啦!

    元月底下午,三王爷快活之后,便送出一个红包。

    段敏便报以热吻!

    不久,二人已温存着。

    段敏拂昏他,便开始服丹行功。

    入夜之后,她陪他用过膳,便携走财物。

    她一出庄,立见老鸨已含笑站在二轿前。

    二女一上轿,立即离去。

    她一返彩虹院,老鸨便入房道:“有六位大爷在候汝哩!”

    “开始吧!”

    说着,她已递出一张十万两金票。

    老鸨道过谢,便欣然离去。

    不久,段敏便陪一名中年人快活着。

    她便快刀斩乱麻的采阳。

    亥前时分,六只猪哥已满足的先后离去。

    老鸨便率侍女送入浴具。

    段敏便递出六千两银票。

    老鸨便欣然率侍女离去。

    她更不嫌脏的与侍女抱走六张战果辉煌的被单之后,她便笑嘻嘻的在房内清点着银票。

    段敏又再度成为她的摇钱树啦!

    段敏便入桶沐浴着。

    此时,太白楼正在骰声大作哩!

    原来,二十位速霸拉美女在除夕陪男人们快活之后,她们的美色及浪劲已经逐日的打开知名度。

    若以她们之水准,在八大胡同中,至少值六千两水准,男人们只要手气佳,只须花一百两,便可与她们快活。

    因此,不少猪哥居然买骰在家中苦练哩!

    虽然如此,经由现场亢奋气氛之感染以及诸妞的色诱,不少人在紧张之中,久久摇不出速霸拉!

    二十妞因而得以从容轮流陪猪哥们快活。

    今夜,已有近千人先后各在一百张几前多次试过手气,却只有二十六人摇出速霸拉,所以,二十妞悠闲之至!

    猪哥们在等候摇骰之中,便又有人聊起二件血案。

    大家不由聊着如意银楼及太白楼血案在现场招呼之三名大汉亦如昔的凑凑热闹聊着。

    韩蝉则易容混在人中聆听及观察着。

    她已经在夜中听见类似的内容,她却毫不气馁,因为,她相信迟早会集到部分真相。

    因为,她相信此地会引来更多的猪哥。

    深夜时分,最后一批人在手气不顺摇头中离去,另有八人在快活之后,亦笑哈哈的先后离去。

    三名大汉便各赏二十妞一千两银票。

    然后,他们持袋入后院交给另一大汉。

    此大汉便各赏他们五千两银票。

    然后,大汉把三袋银票挤压入袋。

    不久,他已持袋入庄交给韩蝉。

    韩蝉仍先赏他一万两银票。

    他一离去,韩蝉便默默整理银票。

    又过不久,段敏巳前来会见她。

    段敏便送上金票及道出三王爷所提供之案卷资料。

    韩蝉含笑道:“不急于此事,汝似增不少之阳劲哩!”

    “嗯!弟子狠吸那三人一个月!”

    “很好!今后就专心行功,吾每月会去找汝一次。”

    “好!”

    不久,段敏已行礼离去。

    韩蝉整理妥银票,便直接歇息。

    翌夜,太白楼大门一开,便涌人二百余人,不久,一百张几前已经各有一人缴银票以及掷骰着。

    那批人尚未掷出速霸拉,便又有二百余人结伴而入,他们便自动到各几后排队及瞧着别人掷骰。

    一阵子之后,便有十二人先后摇头退开。

    另外十二人先后上前掷骰,立见三名中年人只花一百两便掷出速霸拉,众人为之大羡。

    那三人便各搂一女入厢房。

    三妞大方的立即剥光全身及上榻列阵以待。

    那三人都上前抚按诸妞的穴道。

    三妞因而怪叫隆声催促着。

    又过一阵子,三人才宽衣上马快活。

    快活之后,那三人便直接离去。

    不出盏茶时间,他们已在锦华楼向一名中年人低语着,中年人不由嗯道:“越平凡越有问题!续盯!”

    “是!”

    太白楼便悄悄笼罩着诡异气息。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