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施色身为盗功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十一章 施色身为盗功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逆天行事,非死即伤。”

    太白楼之速霸拉美女已在京城掀起一股热潮,自三月一日起,每夜涌入太白楼之猪哥至少已逾五千人。

    由于不少人志在必得的一上几便连掷一、二十次,导致每夜向隅之人剧增,不少人便建议限制次数。

    韩蝉从善如流的限制每人只能试手气五次。

    虽然如此,仍有不少人向隅。

    于是,太白楼提前在申时便开始营业。

    每日黄昏前,因而有大批人涌入太白楼。

    不少人在摇五把落空之后,不气馁的便又排队着。

    三名大汉亦睁一眼闭一眼的方便他们。

    太白楼因而夜夜热闹到深夜。

    二十妞因而每夜分红二千两。

    她们为之春风满面。

    三月八日黄昏时分,不知是冥冥之中赌鬼挑这个三八日子开玩笑,还是巧合,居然有三十八人迅速的掷出速霸拉!

    二十妞便各陪一人入厢房快活。

    那知,那二十人先后快活离去之后,便又有二十人入房快活,而且各厢房外竟然各站着一至二人。

    久未“大出操”之二十妞便开始忙碌着。

    她们便生张熟李的陪男人快活着。

    一直到深夜时分,仍有六十三人在排队等候快活。

    三名大汉只好由一人先送银票入后院。

    其余二人便在厅中品酒等候着。

    足足又过一个多时辰,众男人方始快活走光。

    二十妞一出来,不由连连叫累。

    不久,她们不叫啦!因为,她们已各领到二千两银票。

    翌夜,情况更惨,她们自黄昏时分便在厢房内陪男人快活,而且一直忙到天亮才歇口气哩!

    她们累翻啦!她们虽然各领到二干两,却已笑不出来啦!

    翌日黄昏,便又有一百零三人掷出连霸拉!

    她们好不容易陪这批人快活过,便又有一百余人在排队、她们只好挑灯夜战的忙个不停!天亮之后,她们软绵绵啦!

    她们连饭也不吃的收妥银票便呼呼大睡。

    她们甚至末换寝具的入眠。

    她们连澡也不洗的酣睡着。

    此时的韩蝉却尚未歇息的沉思着。

    因为,她由这三夜之反常现象,已发现不妙啦!她决定今夜展开行动啦!

    日落时分,二十妞乍见四十一人同时掷出速霸拉,不由眼皮连跳,她们知道今夜又要“通宵达旦”啦!她们便各搂一人入厢房快活。

    一个多时辰之后,便有一百二十人快活离去。

    韩蝉跟出太白楼外,便见其中一百人皆向左行去,她跟踪不久,便由这些人之轻盈步履确定他们谙武。

    她便心中有数的跟去。

    不久,她已发现此一百人一起掠入林中。

    立见他们各戴上一幅面具,便自树上取出包袱另换一套衣靴穿妥,按着,他们便又前往太白楼。

    韩蝉便先观察林中。

    不久,她一见林中无人,便开始搜查各包袱。

    却见包袱中只有那一百人方才换下之衣靴。

    她便又前往太白楼。

    她入内一瞧,便见那一百人已在排队。

    于是,她便接排在一人之身后。

    骰声连响,人人忙于交银票试手气。

    不到一个时辰,便又有一百余人先后摇出速霸拉!

    按着,那一百人亦先后只以一百两便摇出速霸拉。

    他们便在厢房外排队准备快活啦韩蝉便入后院吩咐那名大汉。

    然后,她入那片林中行功等候着。

    韩蝉便决定明夜再以逸待劳。

    于是,她返太白楼指示后院大汉。

    她便直接赴彩虹院密见段敏。

    她详加指示之后,才返庄行功。

    翌日下午,段敏便以歇息一日为由离开彩虹院。

    她直接潜入庄院之后院,便会见韩蝉。

    不久,她已女扮男装在另一房中服丹行功。

    黄昏时分,她正陪韩蝉在用膳,便听见敲门声。

    她上前一启门,士见一名瘦高中年人率六名大汉挺立在门外,她立即沉声道:“锦华楼贵客乎?”

    “唔!不简单!然也!”

    “入内再叙吧!”

    “行!”

    那七人便从容入内。

    段敏立即关妥侧门。

    韩蝉便沉容在院中拦住那七人道:“道出来意吧!”

    “够乾脆!吾叫魏天道,天道帮帮主,吾将掌控京城地盘,汝只须月付三十万两黄金,太自楼便可放手发财!”

    “汝有此实力乎?”

    “汝不妨见识一番!”

    “行!”

    段敏便上前注视对方。

    魏天道一挥手,一名大汉立即大步踏出。

    不久,他便以“黑虎偷心”迳攻段敏心口。

    段敏探掌抑穴一震。对方便闷哼一声的矮了半截冷汗更是疾溢出他的额头。

    魏天道不由变色。

    段敏一松手,便又注视他。

    魏天道迅即派二人夹攻。

    段敏只是闪身拍按双掌,迅即摆平那两人。

    魏天道便下令另外三人围攻。

    那三人一拔匕,便依三才方位扑攻。

    段敏闪身还击不久,便又制倒那三人魏天道不由僵立现场。

    韩蝉沉声道:“汝可知太白楼昔年血案内幕?”

    “汝指宗龙“龙行佑之化名”被杀之事乎?”

    “正是!”

    ”汝与宗龙有何渊源?”

    “汝休问此事!”

    “据吾所知,宗龙在血洗如意银楼那批人之后,气势便如日中天,谁也不相信他会垮得那么快!”

    “少说废话!”

    魏天道沉声道:“吾由昔年幸存人员口中获悉宗龙那批人毁于一批神秘人之手中,可惜,无人知道此批人之来历!”

    韩蝉沉声道:“那批人有多少人?”

    “三人!”

    “只有三人!”

    “是的,其中二人之掌力疾猛,死者皆内脏碎裂!”

    ”嗯!尚有何线索?”

    “没有,那三人迅即失踪!”

    “汝当时在何处?”

    “山西大同!吾曾尝试由京城银票追查那三人,因为,那三人昔年自宗龙的住处取走所有的财物!”

    韩蝉间道:“没有结果乎?”

    “是的!”

    “为何没有结果?”

    魏天道答道:“银庄人员不肯透露此事!”

    “汝未胁迫银庄人员乎?”

    “没有,银庄遍天下,且吾担心另有他人在密查此事,吾不愿明目张胆行事,以免引祸上身!”

    “嗯!”

    立听段敏沉声道∶“事隔多年,有线索尚有用否?”

    魏天道点头道:”有!这阵子各地商人之产业移转过,最方便那批人从中运用那批银票!”

    段敏会意的点头不语。

    不久,“汝可知昔日如意银楼主人是谁?”

    她又沉声问道“周义!”

    “他目前在何处?”

    “他该已死于昔年之劫!”

    “可有人见过其尸!”

    “没有!诸尸皆被焚焦!”

    段敏为绉眉不语。

    韩蝉问道:“宗龙可有亲人在世?”

    “没有!”

    “汝有多少手下?”

    “近千人!”

    “汝能以此批人控制京城地盘否?”

    魏天道答道:“吾与九门提督有段交情,他同意吾化明为睹行事,他以为太白楼乃吾在控制!”

    “吾不会让他吃亏!放人!”

    段敏便上前拍开大汉们之穴道。

    大汉们一起身,便低头退立于魏天道身后。

    韩蝉沉声道:“吾月付汝三十万两白银,汝替吾查探那批人之去向,若有消息,吾必有重赏!”

    “行!”

    “勿让那一百人再入太白楼搅局!”

    魏天道不由暗凛道:“厉害!”

    他立即点头答允。

    于是,韩蝉当场赏他三十万两银票。

    他便申谢离去。

    段敏关门,便入厅道:“会不曾引狼入室?”

    “不会!汝可以吸采他们之功力!”

    “好点子!”

    “吾近日安排餐会,汝离开彩虹院吧!”

    “好!”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厅中已经摆妥酒菜。

    韩蝉便招呼他们入座。

    魏天道立即道:“吾已每日派三十人在太白楼外巡视,若有人不长眼,随时可出动五百人驰援!”

    “吾知汝已买下太白楼附近之三处庄院!”

    “是的,吾已把保护太白楼列为首要任务!”

    “不要,宜全力查那三人之去向!”

    “吾已派三百人赴京城方圆百里内邀人入帮及查探此事,经由大家之努力,必可及早有所突破!”

    “很好!有赏!彩虹!”

    立见段敏含笑步出。

    魏天道四人立即双目发亮及呼吸一促!

    因为,段敏不但身穿一袭白绸宫装,更经过刻意的打扮,她不但美若天仙,恫体更凸凹分明呀!

    何况,魏天道四人曾与段敏**过呀!段敏便上前含笑裣衽行礼道∶“参见帮主及三位堂主!”

    魏天道四人不由含笑点头着,他们有些坐立不安啦!

    段敏便上前执壶斟酒。

    韩蝉沉声道:“彩虹今后每夜在此侍候汝四人,汝等可利用彩虹号召高手入帮,彩虹皆竭诚以待!”

    魏天道四人不由亢喜的点头。

    于是,五人便取用酒菜。

    段敏边作陪边替他们斟酒。

    这一餐立即拉近对方之距离。

    膳后,段敏果真与魏天道入房。

    三名堂主便含笑离去。

    段敏一入房,便大方的剥光全身。

    魏天道的火气立即涨停扳。

    他亢奋的剥光全身。

    不久,他已上马发泄着。

    段敏便热情迎合着。

    战鼓为之频击。

    潮来潮往之后,魏天道闷哼不已!他克抑不久,便受不了的怪叫着!他已不在乎会丢脸啦!

    段敏便不客气的采阳。

    他不由哆嗦怪叫连连!不久,他已抽颤于**上。

    她悄然收功,便搂着他。

    他又温存一阵子,才满足的下榻。

    他匆匆整妥装,便欣然离房。

    他一入厅,便向韩蝉申谢离去。

    段敏便含丹行功着。

    从此,魏天道及三位堂主果真轮流夜夜前来快活。

    他们**之后,便满足的离去。

    韩蝉便宣布太白楼之摇骰价码涨至每次一百五十两。

    翌夜,便只有近二十人前来试手气。

    其余之人观望数日后,便忍不住又来试手气寻欢。

    每位马仔平均每夜皆陪七人快活着。

    她们每夜之分红也维持在二千两白银。

    她们乐得更热情侍候男人。

    太白楼每夜便替韩蝉赚入二、三百万两白银。

    别瞧不起每把一百五十两,每人掷五把,每夜至少有五千人前来试手气,这份收入够骇人哩!这叫做积沙成塔吧!

    半个月之后,魏天道便引见八名高手。

    从此,段敏每夜陪三人快活着。

    她便在每个男人**时盗采功力。

    她的功力为之直线上升。

    魏天道一边快活一边吸收高手。

    他开始在各店面收取“保护费”

    他的财力一激增,便以钜金拢络高手,再配合段敏之色诱,不出三个月,天道帮已添六百余名高手。

    段敏便在每天午后至深夜皆陪男人快活。

    她越战越勇!

    男人们更为她着迷!

    天道帮的势力为之更加盛大,他们如今已经吃尽京城及河北地面的各行各业,他们的财力为之大增。

    此景终于引起法天堡之不满。

    因为,法天堡在保定之产业居然也被天道帮勒索。

    他们稍不配合,便被扁人以及砸店。

    法天堡堡主展义便正武向天道帮下战帖。

    魏天道立即答允以及调兵遣将。

    七日后,他已浩浩荡荡的率领近二千人南下。

    他虽然知道法天堡不好惹,可是,他仗恃有七百余名高手及近一千三百中下水准弟子,他自信大有胜算。

    他幻想在此战成名。

    届时,必有更多的人前来投效他。

    他因而春风满面的南下。

    这天下午,他率众一到七里沙,便先分配位置。

    然后,他率众返酒楼大加菜一番。

    沿途女扮男装的韩蝉二人便投宿用膳。

    翌日午前时分,她们便混在队伍中出城。

    他们一到七里沙,立见大批人员已在北侧列立以待。

    韩蝉不由暗佩对方已先占地利。

    魏天道却昂然率众行去。

    群邪亦昂然跟去。

    群邪在这些年来,一直受法天堡之抑而无法随心所欲行事,他们如今仗恃人多势众,便打算一泄郁卒。

    不久,魏天道已昂然止步。

    群邪便纷纷列队。

    不久,双方已楚河汉界峙立着。

    魏天道喝道:“展义!汝想不到会有今日吧?”

    展义喝道:“吾想不到汝等会如此不知死活!”

    “哼!展义!汝已经横够久啦!你他妈的打着什么法天卫道招牌专压吾道,吾道今天非出口气不可!”

    他立即回头喝道:“对不对?”

    群邪亢然吼对。

    地面之沙草立即飞摇着!魏天道一见此气势,不由哈哈一笑!

    展义喝道:“不知死活的乌合之众!”

    “放屁!汝等还不是乌台之众!汝身后的那批人难道是汝之老子或儿子!哼!乌合之众!对不对?”

    邪听得一爽,立即又吼对!

    沙草再度飞扬!

    展义拔剑喝道:“魏天道!过来送死吧!”

    魏天道一拔剑,立即指向前方吼道:“杀!”

    众人立即齐声喊杀!

    他便串众冲向前方!

    近二千人如此一冲杀,立即气势凌人。

    展义立即吼道:“法天卫道,杀!”

    说着,他已先掠出。

    群豪立即喊杀跟出。

    双方一接触,便展开火拼,魏天道便率二位堂主夹攻展义。

    展义见状,立即采取守势。

    刀光剑影!血飞肉溅!

    惨叫声中,已有近百人仆倒!

    血腥立即激发出双方之斗志!韩蝉及段敏却挺立于远处观战!

    法天堡此次几乎总动员,因为,他们已经有八年余未曾出征,天道帮却已经拥有近二千人,他们岂敢轻敌呢?法天堡乃是由一批自爱自傲的人士所组成,他们在乱世中标榜法天卫道,欲为乱世整出清流。

    这些年来,他们集中火力的多次痛宰群邪。

    他们因而声威大震!

    即使少林及武当二派也对法天堡推祟有加!他们因而更挑剔于他人之恶行。

    他们更批判部份群豪之小恶,他们因而与群豪见渐行渐远。

    他们逼大理王售产更使少林寺反感!

    大家反而视他们为孤僻之一撮人物。

    所以,他们此次出征,没人前来协助他们,不过,他们自认足以获胜,即使有所折损,他们也在所不惜!双方皆志在必得,战况为之激烈伤亡人数为之急剧上升,韩蝉观战不久,便率段敏投入战场。

    不久,她们已一起制住一名四旬大汉。

    她们一挟出对方,便放在远处。

    不久,她们又投入战场。

    不久,她们又制住一名中年人。

    她们又便挟出对方。

    然后,她们又投入战场。

    不久,她们又制倒及挟出一名中年人。

    她们放倒对方,便又入战场。

    不久,她们又合力制倒一名中年人。

    她们一出战场,便各挟走二人。

    她们头也不回的离去。

    不久,她们已掠入山区。

    她们为策安全,便直接掠入深山丛林。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们巳入一个荒洞,她们匆匆清理妥地面之后,段敏立即剥光全身。

    韩蝉便剥光一人之下体及戳按他的促精穴。

    那人之兄弟迅即昂举。

    段敏立即上马催功采阳。

    不久,那人已被吸光功力。

    韩禅亦已激发另一人之兄弟。

    段敏立即又上马吸功。

    二女便如此分工合作着。

    不出盏茶时间,此四人已经“安乐死”。

    段敏的体中因而真气澎湃。

    她急忙服丹行功着。

    韩蝉便含笑挟尸到远处劈坑埋妥。

    此四人乃是法天堡之特等高手,他们被识货的段敏二女挟走之后,法天堡的战力便大受影响。

    双方如今仍在力拼着。

    地上却已躺下近二千具尸体。

    展义亦已有三处挂彩。

    法天堡如今只剩近二百人在苦撑。

    天道帮则尚有八百余人。

    赛孔明孔彬见状,立即示意撤退。

    展义却反而力拼着。

    赛孔明见状,便决定突围。

    他力拼不久,便已冲出重围。

    不过,他的身上已有三处伤势。

    立见二十入追杀而去。

    赛孔明便咬牙施展“八步赶蝉”轻功连连掠向南方,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经拉开三十余丈距离。

    那二十人只好赶回战场。

    双方又拼到黄昏时分,天道帮终于获胜。

    不过,魏天道本身也挂彩。

    天道帮却只剩下近四百人。

    他却不在意的哈哈一笑!

    群邪亦跟着大笑!

    不久,他们已互相上药止血!

    良久之后,他们才结伴离去。

    夜风阵阵却吹不散血腥。

    飞沙纷飘却埋不了近三千具户体。

    翌日上午,官方才出现收尸。

    此时的段敏正挥掌遥按向右壁,只听吧一声,壁上已经出现一个掌印,而且有一寸余深哩!韩蝉不由呵呵一笑!

    段敏喜道:“弟子已有八成火候啦!”

    “正是!再吸采吧!”

    “是!”

    于是,段敏含笑整装。

    不久,二女已欣然离去。

    ***欢笑之中,魏天道率七十三名高手参加韩蝉之“庆功宴”,席间,段敏不但逐一敬酒,而且各赠一个香吻!

    众人为之大乐!

    他们便畅谈辉煌战果!韩蝉便提醒魏天道速补充战力。

    这一餐便愉快的结束。

    翌日起,五十名高手便各携钜银出去招兵买马。

    他们更远至山东及山西利诱高手入帮。

    三个多月之后,他们先后带回八百余名高手,这段期间内,更有近二千人闻讯主动前来投效。

    魏天道几乎天天设宴招待着。

    他更安排够份量之人与段敏快活。

    众人为之大乐!

    人人皆矢志效忠魏天道啦!

    段敏之功力因而又增!

    当那八百余名高手一批批的进入京城之后,段敏便忙得不亦乐乎,群邪亦惊艳得如痴如醉。

    天道帮的气势为之更盛。

    闻讯而来之人迄今仍未结束哩!

    魏天道因而提高“保护费”及买庄院安置众人。

    商人们为之暗暗叫苦及不满。

    这天上午。魏天道被邀入九门提督府。

    沈提督便请他收敛些!

    沈提督更以“好兔少吃窝边草”暗示魏天道对外发展,魏天道心领神会的便答允而去。

    他便派人在河北地面广收“保护费”。

    他更派人半邀半迫的与富商们聚赌,不出三个月,他已添九十余万两黄金。

    他食髓知昧的派这批人入杭州及金陵捞钱。

    不出半年,他的财力便增加五倍。

    不过,他的身子已更差。

    因为,他已快被段敏吸乾啦!

    他便戒色专心的进补。

    他更经由沈提督买到御用“九龙丹”连连进补。

    段敏却在众猪哥孝敬中又把功力提升一成,如今,她已可在动念中轻易的催功采阳。

    男人们为之更**。

    他们可以不吃不睡,却不可失去她啦!他们便天天等候与地快活。

    段敏便把握机会每天与十五人快活着。

    韩蝉则已经结束太白楼!因为,那二十妞经过天天陪男人快活之后,皆已经染上花柳症及劳累过度,她便各赠三万两遣走她们。

    她们便带着丰硕私房钱返乡。

    她们不出一年,便先后归天。

    她们的亲人们却天天享福着。

    令韩蝉决定”打烊”之另一原因是,男人们已对“速霸拉美女”失去新鲜感,而且财力已大不如从前。

    此外,韩蝉已自认捞饱啦!

    她兑换妥大钞,便远至杭州银庄存金。

    她更以段敏名义存金。

    她又在两湖买一家庄院,便分别埋妥存单及印章。

    然后,她只身出关。

    因为,地要替段敏寻找练功处。

    因为,唯有冰天雪地才可以使段敏融合体中的各种功力及阳质,所以,她顶着风雪北上。

    她终于发现已快被风雪埋下之北安堡。

    她一探听之下,不由大喜!于是,她以厚利雇二千名青年天天在北安堡挖雪。

    一个月余之后,北安堡已重现旧貌。

    她便雇一百人维护北安堡。

    她便欣然返家。

    她一曾合段敏,便指示着。

    第三天深夜,二女已悄然离去。

    她们便女扮男装沿途北上。

    这天下午,她们已进入北安堡。

    立见一名下人引导她们进入地窖。

    窖中之补酒及宝参使二女大为惊喜。

    韩蝉便大方的各赏下人一千两白银。

    二女便天天食参行功着。

    一个多月之后,二女便在地窖堆妥雪池。

    段敏便日夜在雪池中行功。

    而且是一丝不挂的行功着。

    她企盼能把“索女阴功”修至十成化境!

    她便以宝参为食的日夜行功着。

    又过一个月余,她已发现不对劲,因为,她的下体已经由内向外的发痒,而且一日比一日激烈。

    她便请韩蝉检查。

    韩蝉详查之后,不由恨恨的道:“该死!”

    段敏骇道:“怎么回事?”

    “汝已染毒,此毒来自染毒之男人!”

    “怎么办?”

    “泄毒!经由舒畅泄毒!”

    “这…-如此一来,弟子岂非修不到化境!”

    “保命要紧!吾来安排!”

    “是!”

    韩蝉便匆匆离去。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