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西湖春潮够汹涌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十三章 西湖春潮够汹涌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且说连德柱被迫跟着丑女进入一间幽雅房中之后,立见门窗紧锁,窗帘深垂,一股檀香立使他一畅。

    那丑女一入房,便卸靴上榻。

    她一躺妥,便热力大放送。

    连德柱的胯间迅即搭起帐篷。

    立听她沉声道:“汝已浪费盏茶时间!”

    连德柱一咬牙,便匆匆宽衣解带。

    不久,他那硕伟小兄弟已杀气腾腾的出现。

    丑女为之暗喜。

    此女便是段敏所易容,她昔日赶到此地之后,便天天服丹行功以及灌肉汁维持段和的体力。

    她便在连德柱东奔西跑期间养精蓄锐。

    如今,她一见心上人之小兄弟如此硕伟,不由暗喜。

    连德柱一剥光,便卸靴上榻。

    他一上马,便沉声道:“汝不会施暗算吧?”

    “没此必要!”

    他一挥戈,便重重的破关而入。

    身经百战的段敏立觉一股沉压之快感。

    连德柱便把满腔怒火化为疾冲猛轰!

    段敏连挨百来下,便全身一畅!

    她便迎合着!

    连德柱便杀气腾腾的冲着!

    房中为之战鼓疾鸣!

    半个多时辰之后,连德柱神智一沉,便搂着她冲刺着,段敏立知媚毒已经开始奏效啦!

    原来,那股檀香味含有媚毒呀!

    倏听房门连响三下,段敏便咳三声。

    敲门之人正是韩蝉,她已在方才替段和止血包扎妥,她如今一听咳声,立知连德柱之媚毒已经发作。

    不久,她已挟段和离去。

    段敏便先畅玩着。

    又过一个多时辰,她巳舒畅连连!

    她一见连德柱仍甚神勇,便放松全身任他冲刺。

    她打算在要紧关头再催功采功。

    那知又过半个多时辰,她已哆嗦不已!

    连德柱便在此时注入甘泉。

    她受用的嗯了一声,她为之连抖!

    她正在飘飘欲仙之时,连德柱倏地离体。

    她忍不住啊叫一声!

    连德柱泄毒乍醒,便匆匆下榻整装。

    段敏只好跟着下榻。

    她便启柜取袍披身。

    连德柱一着妥装,便匆匆出房。

    他一入厅,立见爱子已逝。

    他正在急怒,立见几上放着一张纸。

    他一上前,立见“灵隐寺后林中寻子。”

    他不由恨恨的返房。

    却见房中已无人,他怔了一下,便启柜寻人。

    不久,他匆匆在各房寻人。

    又过良久,他才恨恨的离去,段敏便匆匆自榻下之地室中出现。

    她匆匆启柜。便穿妥男装。

    她戴上面具,便引火焚房。

    火势乍燃,她已由庄后离去。

    不久,她已直接离开西湖。

    她一入城,便前往永福客栈。

    她一进客栈后,立见韩蝉已在墙角等候。

    她不由心虚的行去。

    不久,韩蝉含笑道:“人房行功吧!”

    “弟子末采功!”

    “什么?怎会如此!”

    “他撑二个时辰始泄身!”

    “汝撑不了二个时辰!”

    “是的:恐系媚毒之影响!”

    “胡说!汝已服解药,难道汝已动情?”

    “弟子不敢!”

    “枉费吾之完美安排矣!”

    “弟子知罪!”

    “算啦!先匿身吧!”

    二人便匆匆离去。

    且说连德柱匆匆赶到灵隐寺,便不存希望的前往寺后林中,因为,他研判对方又在整他。

    那知,他入林不远,便听见鼾声。

    他向上一瞧,立见爱子横躺在枝哑间。

    他惊喜的上树抱下爱子。

    他立见爱于之臂伤已被止血包扎他一落地,便搭脉默察。

    不久,他一察出爱子之脉象无异,不由怔道:“和儿不是已被塞入毒药吗?为何无毒发之兆呢?”

    他便匆匆赶往白堤。

    他一近白堤,便见火势冲天及不少人在围观。

    他匆匆掠近,立见那座庄院已延烧到附近之柳树,邻近之庄院正有人匆匆的搬出财物及求救。

    他不由暗骂。

    他立即上前劈树切断火路。

    不久,便有不少人前来泼水。

    他便在火场四周劈树。

    良久之后,火势终于转弱。

    他一见爱子仍无毒发之兆,不由怔道∶“莫非对方唬我?”

    于是,他掠到远处震醒爱子。

    “爹!爹!”

    “和儿!速行功察脉!”

    段和便盘坐在石椅上行功。

    立觉臂疼,他为之皱眉。

    连德柱为之心疼。

    盏茶时间之后,段和收功道:“除臂疼外,余皆正常!”

    ”很好!走!”

    “爹!此地是…”

    “杭州西湖!待会再叙!”

    “是!”

    二人便沿途快行。

    不久,连德柱拦住一车,便吩咐入城。

    入城之后,他便陪子先饱吃一顿。

    膳后,他便率子出城。

    他一出槭,便率子掠去。

    入夜之后,他才投宿。

    他先与爱子沐浴之后,才入厅用膳。

    膳后,他便率子离去。

    不久,他已背子飞掠而去。

    他便边掠边考虑该不该道出这风流劫。

    破晓时分,他终于赶返大理。

    立见军士行礼道:“参见王爷!”

    “免礼!”

    他便掠入城中。

    不久,便遇上三名宇文世家高手。

    他挥手致意之后,便直接掠去。

    他一掠到宫门。军土已喊道:“参见王爷!”

    “免礼!”

    立见柔柔已匆匆掠去。

    他停口气,便刹身放下爱子。

    “和儿!”

    “母后!”

    柔柔上前抱住爱子,不由泪下。

    立见蔡恬三女率子出来,连胜及赛孔明也跟出,连德柱便上前苦笑道:“我至少已跑过数万里路!”

    连胜点头道:”先净身更衣吧!““好!”

    连德柱便匆匆入房。

    他上下澈洗之后,才整装入殿。

    立见众人皆已经在座。

    连德柱道:“对方有二人!”

    他便道出自己被恶整之经过。

    不过,他未道出风流劫。

    他便以付赎金交待此事。

    连胜含笑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雨过天晴啦!”

    立见宇文立及凌百川夫妇匆匆赶入。

    连德柱便迎他们入座及概述一遍。

    宇文立道:“果真暗箭难防!”

    “是呀!”

    凌百川道:“对方可有特征?”

    “没有!对方皆易容!”

    “今后须提高警觉!”

    “是的!”

    不久,连胜道:“汝先歇息吧!”

    连德柱立即离去。

    不久,柔柔已牵段和返房。

    她便解开布条欲另换药。

    却见布条中夹着一张字条,她一打开字条,立见“人外有人”四宇。她会意的为之皱眉不语。

    地放妥字条,便卸下布条。

    她立见爱子的臂上有个甚深之匕伤。

    她心疼的取丹磨粉再抹遍伤口,然后,她另取新巾包扎着。

    按着,她替爱子沐浴着。

    她立见爱子全身上下甚净,便问道:“汝自行沐浴?”

    “不!孩儿一醒,便在西湖看见爹!”

    “汝已失踪十七天矣!”

    “当真。”

    “嗯!汝父王为汝奔波万里,汝须牢记此事!”

    “是。”

    良久之后,她才吩咐爱子歇息。

    她忍不住呼口气道:“谢天谢地!”

    当天晚上,王宫便以盛宴庆贺段和历劫归来。

    连穗柱在席间频频谢谢大家之关心。

    膳后,他便召四妻直接进入金库。

    他便递银票给柔柔及道出风流劫。

    四女为之变色。

    柔柔低头道:“和儿拖累哥矣!”

    “我希望你们谅解!”

    四女便一致点头。

    “勿泄出此事!”

    “好!”

    “大家小心些!对方可能尚有行动!”

    “好!“连德柱吁口气,便率四妻走出金库。

    他一返房,柔柔便跟入房搂道:“谢谢哥!”

    “别如此说!你瘦啦!”

    “还好!不该瘦的地方没瘦!”

    说着,她已扭胸!

    连德柱忍不住吻着她。

    不久,二人已上榻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他便率赛孔明出巡云南各衙以及各地建设,当天中午。他们与工人们蹲在树下共享大锅饭。

    当天下午,他们前往视察架桥工程,此桥位于两峰之间,桥长逾两百丈,桥下则是河流及砂石。

    足见此工程之艰钜及浩大。

    施工之主力人员便是一千名宇文世家及点苍派弟子,他们皆利用武功小心的引导工人们架桥。

    此桥完全由大索缠乌铁而成,它们既长又重,若非这些高手使力,寻常大汉根本架不了桥。

    虽然如此,由于两峰距离过远,众人甚吃力的架桥。

    连德柱见状,立即掠上已架妥的一条铁索,只见他一趴身,便以双脚勾索撑身,双手则抓住待架之铁索。

    他用力向上托起铁索,便形成有力的支点。

    两峰上之群豪因而甚顺利架柱及固定铁索。

    不过,众人皆为他担心着。

    因为,二索一直震动不已,底下是个逾百丈之河道以及大小石块,稍一不慎,便会摔成粉身碎骨哩!

    艺高胆大的连德柱却从容托住铁索。

    半个时辰后,此铁索已经架妥。

    众人为之一阵欢呼!

    连德柱便翻身上索及掠上古峰。

    众人立即又一阵欢呼,连德柱含笑道:“加把劲,我留下来!”

    “谢谢王爷!”

    众人便亢奋的忙碌着。

    黄昏时份,下层之二条铁索亦已经架妥,连德柱便把一万两白银赏给众人。

    他愉快的与工人们共膳着。

    当天晚上,他便与赛孔明睡在工寮。

    不但如此,他接连留下十日,终于架妥索桥。

    赛孔明更书妥告示牌订于两侧桥头。

    连德柱亦雇三十人负责守桥,此三十人便每天轮流在两侧桥头管制上桥人数,以免超重发生意外。

    此外,他们也每天检查铁索。

    此桥便大大的缩短百姓的路程。

    连德柱架妥此桥,心情才开朗不少。

    因为,他迄今仍介意那场风流劫呀!

    他便巡视各衙及各地。

    足足过了二个多月,他才返王宫。

    百姓之勤快及满足,已使他调适妥心情。

    立见十二吏及柔柔四女带着诸童出迎。

    连德柱便愉快的招呼着。

    良久之后,他一入殿,十二吏便扼要报告业务。

    连德柱含笑道:“很好!各赏一千两!”

    ”谢谢王!”

    连德柱便把一万二干两银票交给一吏。

    他更塞给赛孔明三万两银票。

    然后,他含笑率妻小入内。

    他一入座,柔柔便含笑道:“新王宫金库已存金逾半!”

    “很好!”

    段和便上前奉茗道:“父王!请品茗!”

    “好!臂伤已好吧!”

    “是的!”

    “碍及行动否?”

    “没有!儿臣已开始练玄天三武!”

    “很好!”

    他便含笑逐一询问子女之文事武功进度!

    孩童便逐一扼述着。

    连德柱满意的道:“下去歇息吧!”

    “是!”

    诸童便行礼离去。

    柔柔含笑道:“看着孩子们之长大,真令人欣慰!”

    “不错,对了!朝廷之免赋期将满吧!”

    “只剩近半年,各衙及此地已在准备收赋工作!”

    “一切比照朝廷办理!”

    “好!金陵及杭州商人在上个月共还九十余万两黄金,此二地已经提前恢复繁荣!”

    “很好,这些人受过天道帮之压榨,别催债!”

    “好!”

    蔡恬含笑道:“据统计,每月已逾二十万名游客入滇,游大理之人更达十五万,足见哥号召力之强!”

    连德柱含笑道:“云南之原始风光配合便利的交通,纯朴的民情以及廉便物价,必可加速吸引游客。”

    “太好啦!”

    柔柔问道:“世人皆对苗族充满好奇,何不开放苗族观光呢?”

    连德柱含笑点头道:“我此次与八位族长提过此事,他们皆欣然同意,我已资助一百万两供他们建设风景区。”

    。太好啦!”

    “你住过瘴毒区吧?”

    “嗯!宜限制人畜接近该区,以维安全!”

    “苗族已优先办理此事!”

    宇文芝问道:“听说各衙吏即将任满调职,是吗?”

    连德柱点头道:“是的!我已请巡抚上奏朝廷,今后由我们派人担任务衙役,以便完全发挥功能!”

    “好主意!”

    柔柔问道:“朝廷会不会有所防范之心?”

    连德柱含笑道:“趁此试试朝廷吧!”

    ”好点子!”

    凌虹含笑道:“哥已有诸吏人选啦?”

    “是的不过,我尚需与当事人叙叙!”

    “哥可以完全掌控云南啦!”

    “不错!目前正在辟建直通四川东南部之山道以及直通广西西部之山道,届时,乃可更加繁荣!”

    “太好啦!”

    “我正在评估开发贵州风景区之可行性!”

    宇文芝含笑道:“爹提过此事,以贵州目前之畅通山道及改善居住环境,此构想甚为可行!”

    “太好啦!”

    他便与四妻品茗欢叙着。

    当天晚上,柔柔不但主动进入老公的房中,而且含笑宽衣解带,不久,她已经一丝不挂。

    连德柱已久未沾腥,火气吐吐。

    他两三下便剥光全身。

    柔柔上前一蹲,便张口品萧。

    她以行动证明自己不在意老公之风流劫啦!

    连德柱被吸得一阵酥酸,忍不住轻抚秀发。

    不久,小兄弟已成“怒目金刚”。

    二人一上榻,它使横冲直撞着。

    柔柔受用的迎合着。

    不久,她已似荡妇般发泄着。

    连德柱便畅然疾冲。

    不久,柔柔只觉一畅,便轻咳一声。

    房门漱开,蔡恬已含笑入内。

    连德柱不由一怔。

    蔡恬一近榻前,便耸肩卸袍。

    立见她大方的裸呈**。

    柔柔便含笑下榻。

    不久,她已入内室净身。

    蔡恬献上一吻,便翻身上马。

    不久,她边吻边挺乳磨胸。

    她更熟稔的套挺着。

    连德柱为之大畅!

    蔡恬一直操兵半个多时辰,才轻咳下马。

    立见凌虹含笑披袍而入。

    柔柔便在此时披袍离房。

    蔡恬便入内沐浴。

    浚虹一卸袍,春光立现。

    她大方的一吻,便翻身上马。

    不久,她野似蔡恬般畅玩着。

    她一直玩到一畅,方始轻咳下马。

    立见宇文芝含笑拉袍而入。

    蔡恬便披袍离房。

    浚虹便入内沐浴。

    宇文芝一卸袍,果真也是一丝不挂。

    她一上榻便送上香吻。

    她顺势一搂便仰躺着。

    连德柱方才已觉舒畅,便挥戈疾攻。

    宇文芝便热情迎合着。

    战鼓声便回荡不已!

    二人便畅玩不已!

    又过一阵子,凌虹已披袍离房。

    潮来潮往,连德柱终与宇文芝同归于尽,他满意的道∶“谁之主意?”

    “大姐提议!其实,大家皆有此意!”

    “难得你们拉得下脸!”

    “只要哥高兴,我们愿做任何事!”

    “好芝妹!”

    二人便情话绵绵的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入眠。

    翌日,连德柱便愉快的率舞孔明巡视采炼金现场,赛孔明喜道∶“天听矣!”

    “王爷仁善!已达天听!”

    “我想不到会有这批横财!”

    “只炼金元宝乎?”

    “是的,它们可应付日后之急需!”

    “好主意,不过,若改炼大众化或有纪念意义之金饰,乃可进一步发挥效益及增加收入!”

    “我知道!我不愿朝廷知道此事!”

    “不可能!人多口杂呀!”

    “有理,该炼何物呢?”

    “譬如!十二生肖或吉祥物!”

    “有理!”

    “他们足可自行开模吧?”

    “不错!他们皆有丰富的经验!”

    “王爷何不试试呢?”

    “好!”

    于是,连德柱召来八名中年人指示着。

    那八人纷纷赞成此事。

    于是,赛孔明答允亲绘十二生肖及吉祥物。

    此事一说定,连德柱不由大乐。

    不久,赛孔明走到江边道:”禀王爷,宜改采由上向下采矿,以免因为倒塌而造成不必耍之意外!”

    “有理!”

    连德柱便召八人前来指示着。

    不久,他便与赛孔明沿江边掠到上游。

    赛孔明更以手挖出江砂注视着。

    不久,他正色道:“禀王爷,以方才采矿现场之丰富含矿,上游应该仍有金脉,始曾在下游造成金矿!”

    “有理!他们也提过此事,明年再探吧!”

    “是!”

    “请帮我规划开发贵州风景区事宜!”

    “是!”

    连德柱吁口气道∶“贵州乃天下最贫穷及落后地区,只要贵州人可自给自足,天下便可以安和乐利!”

    “佩服!朝廷该向王爷取经!”

    “不敢当!朝廷无法面面俱到呀!”

    “王爷在为朝廷遮丑矣!上梁不正下梁歪,污吏敢胆大妄为,足见朝廷之无能及**!”

    “不!你误会啦!我见过太上皇及皇上,他们有心振作及整顿,底下之人却敷衍了事,他们颇有无力感!”

    “王爷能,朝廷为何不能呢?”

    “我靠大家协助呢?”

    “朝廷何尝不可号召仁人志士整顿吏治呢?”

    “朝廷另有隐衷吧?”

    “一句话!朝廷看不起江湖人士!”

    “会吗?”

    “会!天道帮在京城之所作所为,朝廷怎会不知道呢?他们对江湖人士既厌恨又忌惮之故也!”

    连德柱便默默点头。

    赛孔明道∶“微臣斗胆妄测,王爷之财力已使朝廷既妒又惮,不肖官吏必然已经多次参奏王爷啦!”

    “随他们吧!尽其在我吧!”

    “佩服!朝廷若肯配合,王爷必可事半功倍!”

    “尽其在我吧!”

    赛孔明吁口气道:“恕微臣直言!”

    “谢谢你的建言!我领悟良多!”

    二人便转身掠去。

    不久,二人已直接返王宫。

    连德柱便派人召来凌百川及宇文立密商着,不久宇文立二人已欣然同意遴派高手任吏。

    连德柱便又道出开发贵州及炼金饰之构想。

    宇文立二人便欣然赞成。

    连德柱便又道出除恶之念。

    字文立二人便允派高手入中原监视黑道。

    三人又叙良久,宇文立二人方始离去,连德柱便入演武厅瞧子女练武,只见柔柔四女-板一眼的督导,诸童亦反覆勤练着。他便上前指点爱女练剑。

    午前时分,他们才入内稍歇用膳。

    膳后,连德柱便陪连胜品茗欢叙着。

    当天晚上,蔡恬主动进入连德柱房中之后,便含笑剥光全身以及送上火辣辣的热吻,连德柱被逗得火气立旺!

    他便匆匆剥光全身。

    蔡恬便蹲身品萧着。

    “唔!好恬姝!”

    他便搂她上榻快活着。

    “哥!你可知我在十三岁时,便决定嫁给你?”

    “我也早就喜欢你!”

    两人便畅玩着。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畅然轻咳。

    不久,凌虹已入房接棒。

    接着,宇文芝热情玩着颠鸾倒凤。

    然后,柔柔陪他登上仙境。

    二人心满意足的入眠着。

    四女便夜夜一起侍候着老公,连德柱为之大享艳福。

    这天上午,巡抚亲送公文入宫之后,连德柱立知皇上已钦准他自治大理,而且自翌月一日生效。

    连德柱为之大喜!

    他便派人召来十一名高手。

    不久,那十一人已跟着巡抚离去。

    翌日,他们已在各衙见习及办理交接。

    ***这天中午,连德柱在王宫宴请二十二名新旧官吏,赛孔明,宇文立及凝百川则在场作陪。

    席间,连德柱先各赏老吏三万两白银。

    然后,他各赠新吏一万两。

    他表扬老吏之政绩及勉励新吏。

    然后,他陪他们畅饮着。

    这一餐便宾主尽欢而散。

    第三天上午,老吏一离衙,新吏便上任。

    连德柱在翌日便巡视各衙。他勉励新人创新政。

    他重新划分十一吏之责任区及各交付任务之银票。

    此十一吏便不分大小的行事。

    他们大力访贤投入衙务及各项建设。

    连德柱便以充沛的财力支持他们。

    此外,宇文世家及点苍派之一千名弟子便在贵州各风景区大力开发,而且雇用大批贵州人。

    他们再度酿风湿酒及补酒。

    不过,此二酒只准在云贵饮用。

    若因病需此二酒,则破例供应。

    贵州人除老弱及孩童外,连妇人也投入这些工作。

    人人把握赚钱良机。

    苗族则已经出现客栈及酒楼。

    各项兽肉是他们的招牌菜。

    苗族特产亦大批供应。生饮蛇血、吞蛇胆以及清蒸蛇更普受欢迎。

    不出半年,苗族已经天天游客如织。

    加上广西及四川可直达云南,游客更是激增。

    最受欢迎的,当然是风湿酒及补酒,不少游客皆以亲人风湿病为理由顺利的买走风湿酒及补酒。

    贵州因而沾光的天天出现大批游客。

    连德柱便“赚钱如赚水”。

    他另有一大财源,金饰品。

    他原本派人试熔妥五万组十二生肖,而且每只生肖皆有一斤重,那知,不到一个月便被抢购一空。

    因为,它们栩栩如生呀!

    因为,金色纯足呀!

    何况,他们只附收二成工资而已!

    于是,众人加速炼制十二生肖。

    按着,他们也炼妥福禄寿三仙翁。

    经由赛孔明之绘制,各种吉祥金饰纷纷上市,若非他们限定每人只能购三种金饰,必会供不应求。

    不少人固定每日往返的排队购金饰。

    财力足之人,更买全所有的金饰。

    此讯因而迅速的对外传诵。

    江南各银楼商人纷纷前来洽购金饰。

    他们欲大批购买,他们甚至愿意放弃批购之折价优惠,可是,连德柱却仍然坚持不放。

    因为,他要趁机繁荣云贵地区。

    天时、地利、人和一配合,云贵果真加速繁荣。

    眼明手快之商人纷纷进入云贵投资。

    一批善于精打细算之人更在大理投资银楼及雇用大批人,这些人之主要任务便是天天排队买金饰。

    他们在定期运金饰返乡出售。

    他们虽然如此大费周章,却仍有赚头哩!

    云贵地区因而更加的热闹。

    且说韩蝉在获悉段敏未吸采大理王的功力之后,她气得足足三个月不与段敏说上一句话。

    这一天,她领出所有的存金及利钱,便把它们均分一半银票,道∶“吾也可享清福矣!”

    “恩师!弟子之仇人该是龙行佑,他已死呀!”

    “汝不复仇啦?”

    “大理王已替弟子复仇!”

    “汝若不想复仇,汝就取走银票!”

    韩蝉气得起身道:“汝祖若未死,必会生劈汝!”

    “恩师!桌面这些财物已超过先祖生前之财产,弟子实在没有理由仇视大理王!”

    “此则物乃是汝之皮肉钱及吾之辛苦钱,大理王该还钱!”

    “不!先祖之财乃取自大理!”

    韩蝉瞪道:“汝已拿定心意?”

    “不错!”

    韩蝉立即拿起一半银票道:“汝与吾今后己无瓜葛!”

    段敏倏地下跪道:“弟子已有喜!”

    韩蝉全身一震,手中之银票立即掉落。

    她吸口气道:“当真?”

    “是的!月信已二个月余未现!”

    “不可能!练**心法之人不会有喜!”

    “请恩师察弟子脉象!”

    说着,她已抬起双臂。

    “汝先坐妥!”

    “谢谢恩师!”

    段敏一入座,便把双手放上桌。

    韩蝉便搭脉细察。

    良久之后,她沉声道:”汝要接受它?”

    “是的!段家不能绝嗣!”

    “汝因为此婴而改变对大理王之立场乎?”

    “不!弟子自从获悉大理王事迹之后,迄今只听见别人赞扬他,弟子不敢逆天行事!”

    “此乃汝末采功之因?”

    “不!弟子当时提不了功力!”

    “罢了!汝今后有何打算?”

    “请恩师惠示!”

    “留在西湖待娩吧!”

    “是!”

    于是,韩蝉在三日内置妥一座庄院及雇妥三位婢女,她更洗净段敏脸上之易容,使段敏恢复原貌。

    然后,她赶赴北安堡取参。

    她一到北安堡,便发现地窖之参尚在。

    于是,她各赏下人们一千两银票。

    她便利用夜晚携走两大袋参。

    当她又会见段敏时,段敏的腹部已隆。

    段敏感激的下跪道:“恩师辛苦矣!”

    韩蝉受用的扶起她道:“可有异状?”

    “一切正常,胎动已增!”

    “很好!吾瞧瞧!”

    她便又专心把脉。

    不久,她惊喜的道:“龙凤胎!”

    “什么?弟子身怀双婴?”

    “正是!”

    不久,段敏道:“但愿他们皆是男婴,韩段便有后嗣矣!”韩蝉激动的道:“汝愿作此安排?”

    “是的!”

    “太好啦!太好啦!”

    于是,她天天替段敏进补。

    段敏更每十天便食一株成形宝参。

    随着胎儿之长大,胎动经常震得衣衫掀动,段敏欣喜的满面春风,全身也更加的福态。

    韩蝉便每夜陪她在西湖散步赏景‘一向不信鬼神的韩蝉为了双婴之平安出生,她多次悄悄的到灵隐寺上香默祷以及添上油香。’这天下午,雷电交加,大地黑如漆,段敏随着阵疼之加剧以及密集,忍不住闷哼着,三名侍女皆已备妥分娩物品。

    韩蝉仍反覆检视以及查探段敏之脉象。

    申初时分,大雨倾盆而下,段敏在连连裂疼之后,终于生下一名又百又胖之男婴,韩蝉喜道:“添丁!”

    段敏喜极溢泪!

    不久,她又生下男婴!

    韩蝉喜极颤声道:“又添丁!”

    段敏哭啦!

    三位侍女便申贺着。

    韩蝉理妥脐带,三女立即替二婴沐浴。

    嘹亮的哭声立添喜气。

    屋外却一阵雷电交加。

    大雨倾下个不停!

    韩蝉便行功欣然替段敏揭怯净秽物。

    然后,她扶段敏服下净体药液。

    接着,她替段敏净身更衣。

    然后,段敏食下二株宝参。

    接着,她让段敏靠坐着哺乳。

    她托着二婴及笑咪咪的欣赏着。

    段敏低声道:“挺像他哩!”

    “的确!”

    不久,二婴一睡,段敏便仰躺而眠。

    韩蝉欣喜各赏三婢三锭金元宝。

    三婢大乐的申谢着。

    从此,她们更勤快的料理家务及炖补。

    入夜之后,雨势一歇,天气立凉,段敏心满意足的酣睡着,二婴也乖驯的一觉到天亮。

    从此,五个大人一起侍候着二婴。

    韩蝉更天天替二婴作“健康检查”。

    她已经“有孙万事足”。

    她的凌厉眼神已变成柔和。

    她的凶悍相貌已经转为慈祥。

    她却完全不知道。

    因为,她已经全心全力关注于段敏母子三人呀!

    段敏更是天天陶醉于“有子万事足”之中。

    这天上午,侍女正以“十全大补”炖鸡,药香及肉香随风飘出,二名青年刚走到墙角,不由吸气望去。

    立见右侧青年低声道:“十全大补鸡哩!”

    “是呀!妈的!我已三年没尝过此滋味啦!”

    “这户挺肥哩!”

    “走!瞧瞧!”

    二人便沿四周绕视着。

    良久之后,二人已匆匆离去。

    午后时分,一名中年人已跟着那二人来到庄外,只见他绕到后院,便宜接翻墙入内以及向前探视着。

    良久之后,他才出庄。

    他便低声指点着。

    不久,他已匆匆离去。

    二位青年便似游客般在庄外四周逛着。

    黄昏时分,他们才被另外二名青年换走。

    那二名青年也在庄外逛着。

    深夜时分,中年人便率四名青年在庄外以黑布蒙住鼻下部位,然后,他们一起由后院翻墙而入。

    韩蝉五女却不知情的酣睡着。

    倏听一声婴哭,另一婴也跟着哭。

    段敏急忙哄婴。

    韩蝉乍听婴哭,便匆匆下榻。

    不久,她来到榻前道:“怎么回事?”

    “安儿及平儿只各哭一声,便又入眠!”

    “没发烧吧!他们未曾夜哭哩!”

    段敏便轻抚二子之额头。

    不久,她摇头道:“正常!“韩蝉便带上房门返房。

    年纪大的人皆有一个毛病,她们只要在睡梦中被吵醒,便不易入眠,何况,韩蝉诧异二婴之反常呢?

    她便坐在桌旁思忖着。

    那五人方才乍听婴哭,立即止步。

    他们又等侯良久,才行向婴哭之处。

    他们刚走过右墙角,便被韩蝉听出步声。

    她不由沉容忖道:“不长眼的家伙!汝等死定啦!”

    她的孤傲本性立萌。

    于是,她悄然离房及绕出厅后。

    不久,她巳跟着那五人行近段敏之窗外,她倏地左右开弓的扬掌疾弹出六记指力,立听五声啊叫。

    碎声之中,那五人已经倒地。

    每个脑后立即溢血。

    二婴为之大哭,段敏急忙抱子望向窗外。

    韩蝉沉声道:“没事!”

    说着,她已挟走二人。

    不出盏茶时间,她已在灵隐寺后林中埋妥五具尸体,韩蝉便返庄擦拭以及刮去血迹,然后,她向段敏道出经过。

    二人立即提高警觉。

    翌日一大早,韩蝉便入城买回三大盘绣花针交给段敏,段敏便把它们藏在自己的枕头下方。

    韩蝉用过膳,便隐在庄前之柳林监视着。

    不到半个时辰,果见二名青年张望而来。

    “熊老么为何未返呢?”

    “有理,害我们白跑一场”

    “放心!非敲他一摊不可!”

    “行!”

    二人便转身离去。

    韩蝉便沉容跟去。

    半个多时辰之后,她已目送他们进入一座庄院,她便转向附近的住户中之妇人探听此庄院之来历。

    妇人劝道:“您老可别好奇!”

    “小孙想入内受雇,老身总得先探听一番!”

    “使不得!千万别和这群禽兽在一起。”

    “喔!庄中之人是恶人呀!”

    “嗯!他们专门偷鸡摸狗,能偷就偷,不能偷就抢,他们还杀人灭口,您千万则让令孙入此!”

    “好!谢谢!”

    韩蝉便直接离去。

    午前时分,她已女扮男装来到此庄外,她一听喧哗声以及闻到酒味,她立知他们正在庄内用膳。

    于是,她掠墙而入再循声行去。不久,她已在窗外瞧见近百人正在十余桌旁用膳,于是,她打开怀扣,便整理绣花针。

    不久,她已双手备扣一排针射出。

    咻声之中,十六人已各被射上太阳穴。

    啊叫乍扬,那十六人已仆倒桌面。

    邻桌之人刚一怔,便又有十五人挨针。

    韩蝉便连连扣针疾射。

    不久,她已射倒六十三人,不过,其余之人已经掏匕扑来,她便又以针先行射死十一人。

    然后,她便扬掌疾拍猛劈。

    不久,剩下之人皆已入地府报到。

    她立即泼酒上尸体及纵火焚厅。

    火势乍扬,她便掠向后院。

    她一出庄,便匆匆离去。

    惊呼声及救火声便由邻坊口中纷纷传出。

    这批人渣就此遭到恶报。

    所幸众人及时救火,火势才未蔓延而出。

    不过,每具尸体皆已经烧成焦炭及难辨面貌。

    官方之人尚未出现,便有六名大汉匆匆赶到,其中二人向众人探听案情,另外四人则入庄察看现场及尸体。

    当衙役赶到时,那六人已匆匆离去。

    衙役们也开始探讯及查看现场。

    良久之后,他们才以草席卷尸送上车。

    黄昏时分,这批恶人已入土为安。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