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财富果是害人精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十四章 财富果是害人精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婴啼声中,段敏及韩蝉欣赏着三名侍女替二婴沐浴之景,韩蝉忍不住呵呵笑道:“才三个月,便如此壮,很好!”

    “思师进补之功也!”

    “那批参居功甚伟!”

    “的确,弟子的功力已较前增加一成余!”

    “很好!难得汝的身材复原甚快!”

    “弟子已在勤练内外功!”

    “很好!此时即使遇敌,吾已不惧!”

    “恐难顾及孩子且此地龙蛇杂处,可否迁居他地?”

    “指云南之处?”

    ”不妥!”

    “他该认不出弟子!”

    “连胜瞧过吾三次!”

    立见三女抱婴上榻拭身及穿衣。

    不久,段敏已开始哺子。

    三女收妥浴具及衣物,立即离房。

    韩蝉上前低声道:“吾扮汝夫吧!”

    “谢谢恩师!”

    于是,韩蝉便开始安排着。

    她自知可与段敏抵抗数百人之攻击,不过,她们却顾不了二婴,所以,她决定与段敏托庇于大理国。

    当天晚上,她们便各背一个包袱及各抱一婴离庄,她们不但直接入林,更直接沿山区掠向西南方。

    天亮之后,她们才入一村用膳及借房哺婴。

    然后,她们搭一车启程。

    此时,那三位侍女正瞧着桌上之字条及银票。

    因为,韩蝉留字遣走她们及各赠一千两。

    她们大喜的锁妥门窗离去。

    须知,她们以前拼命工作,每年还赚不到五两银子呀!韩蝉二女便沿途换车赶往大理。

    这天下午,她们一入大理,便先投宿。

    段敏便先哺婴。

    韩蝉则向掌柜探听庄院,那知,大理之庄院皆已被宇文世家及点苍派进住,其余之房舍及店面皆是清一色的同样款式。

    三天后,韩蝉以二千两白银买下一间估衣铺,这是大理国内,生意最差之店面,因为,大理人皆自制衣物。

    游客们更罕买衣物。

    韩蝉便与段敏住入估衣铺。

    她们为求隐密,便自炊自膳及料理家务。

    这是段敏首次如此忙碌,她却甚悦!

    她不再担惊受怕啦!

    她甚至有机会再看大理王一眼!

    韩蝉至少已经三十年未做过家事,她如今却天天出去购物,而且还要照顾店面及打杂哩!

    她却忙得心花怒放!

    因为,二婴已日益健壮!

    她便分批配妥补药及灵丹。

    她们每隔五天便一起进补着。

    入夜之后,她们便抱婴出来散步,白天车水马龙之大理街道,入夜之后,各酒楼及客栈皆满座。

    二个王宫更是烛火澈亮,更添贵气。

    二女却在住户区散步着。

    她们未曾交谈,却沉浸于安宁及满足。

    连德柱经由高手们在中原监视黑道之后,他获悉黑道多已收敛,而且未发现真正的高手。

    他便暂缓出征。

    他便每天陪一妻出顺便出巡。

    入夜后,他每隔二、三夜,使与四妻快活一次。

    他与四妻因而更加的恩爱。

    这夜,他与宇文芝一返宫,赛孔明便含笑迎前行礼,以及低声道∶“金矿上游六里余远处,另有一金矿!”

    “太好啦哈哈”

    “可否停炼金元宝,专炼金饰?”

    “行!需求仍旺乎?”

    “已有近万人预先订货!”

    “很好!明日开始全力炼金饰吧?”

    “是!”

    赛孔明便含笑离去。

    不久,连德柱便与连胜及妻小共膳。

    膳后,他便与连胜品茗。

    连胜含笑道∶“汝知又获一处金矿吧?”

    “是的!大喜也!”

    “不错!真令人惊喜!”

    “是呀!”

    连胜道:“由于耕种人数大减,宜购粮备用!”

    “好!”

    “游客激增,听说一房难求哩!”

    “正是!让他们住别处,以免此地太复杂!”

    “可行!足见汝已牢记上回之教训!”

    连德柱不由苦笑点头。

    连胜道:“中原目前道长魔消,不过,随着繁荣而来,必是奢侈及热中名利,届时必会道消魔长!”

    一顿,连胜又道:“为防范此种转变造成之伤害,汝宜与赛孔明预拟十年、二十年后之状况,预作因应!”

    “好!”

    “汝先鼓励宇文世家及点苍派自九十余名练武少年中各挑一至二十人传授精招,以组成主力部队。”

    “好!我提过此事,他们皆有此意愿!”

    “很好,此外,少林及武当是中原正义之两大支柱,汝宜于下次天灾时,利用赈灾结纳此二派。”

    “好!天灾挺难防范哩!”

    ”的确!危机即转机,全看汝如何创机!”

    “我懂!”

    “汝已够老练,吾以汝为傲!”

    “谢谢爷爷之调教!”

    “客气矣!想起杏花村那段日子,吾实在不敢相信会有今日,足见行善必获天助!”

    “是的!”

    “贵州人已改善生活吧?”

    “是的!男男女女都在赚钱呀!”

    “呵呵!若非汝,没人有此度量及财力协助云贵人!”

    “他们帮忙甚多!”

    连胜呵呵笑道:“鱼帮水,水帮鱼呀!”

    “正是!”

    二人便品茗欢叙着。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率四妻欣赏新获之金矿以及七、八万人同时炼铸各种吉祥金饰之盛况。

    他更当场宣布各赏众人一个月工资。

    众人为之欢呼申谢。

    连德柱便含笑率四妻离去。

    他们便在归途中访问店面及住户。

    午前时分,他们居然走入韩蝉二女之估衣铺中,段敏便匆匆抱二子入内回避,以免遭他们发现二婴。

    她的一颗芳心为之亢跳不已,韩蝉便含笑行礼及接待着。

    连德柱含笑道:“刚迁入大理吧?”

    “是的!”

    “生意不佳吧?”

    “门可罗雀!”

    “失望否?’“不,吾只求安居而已!”

    。知足常乐!”

    他便向四妻点头。

    柔柔四女便各挑三套男女衣物。

    韩蝉便“青青菜菜”的结帐。

    四女一看他的包衣物手法,立知他外行。

    细心的柔柔却发现他的双掌在包物之中,隐隐泛劲,她便暗中注意他的鼻息及吐纳,不久,她已暗讶此人气息之悠长。

    不过,她不作声色。

    不久,她们已由韩蝉恭送离去。

    柔柔一返宫,便向老公道出此事。

    连德柱怔道:“会有此事?”

    宇文芝接道:“他似是女扮男装!”

    柔柔啊道:“对呀!她并无喉结!”

    五人不由大感好奇。

    于是,他与赛孔明会商此事。

    翌日,王宫派人四处敲锣通知“查户口”。

    三天后,六名官吏已各率五十名谙武军士沿着大街小巷逐一的登记各店面及各住户人数。

    韩蝉二女是在第二天才被三人人内盘问,韩蝉便登记“陈河”化名,并把二婴登名为陈安及陈平,她更把籍贯登记“河南商邱陈家集”。

    当天晚上,连德柱便与赛孔明研究这份资料。

    翌日上午,二名点苍派高手便启程赴陈家集查证。

    赛孔明便安排矿工们分批前往买衣物。

    他另安排妇人们把新衣物送入估衣铺。

    他不着痕迹的收网。

    韩蝉二人料不到会露出马脚,便如昔般平静过日子。

    二个月余之后,那二名点苍派高手已返宫报告陈家集并无陈河这号人物,也没此相貌之人。

    连德柱便各赏他们一千两。

    他便把此事告诉赛孔明。

    赛孔明便更放心的收网。

    矿工们之妻开始在买衣裤时与韩蝉聊天打屁啦!

    出售新衣裤之大理妇人亦需与韩蝉聊着。

    当韩蝉上街购物时,店家也友善的与她寒喧,趁机入估衣铺买衣裤之妇人便逗着二婴及与段敏聊着。

    妇人们一有新消息,便直接向赛孔明报告。

    赛孔明便先赐赏,再摘录内容分析着。

    那知,他尚未收网,已经有人先行下手。

    这天下午,三位青年各与一名少女在大理城内“逛街”,另有三百余名“游客”则在赏景中频频探视各店中。

    那三名少女只要看见老妪及少妇,立即注视着。

    她们只要听见婴啼,立即注视着。

    只要她们一注视,随行青年立即紧张着。

    此三女便是韩蝉在杭州所雇用的三名侍女,她们昔日刚离开庄院不久,便被二名青年拦住以及盘问。

    不久,她们已骇得全盘托出经过,二名青年不由大急。

    于是,一人匆匆离去,另一人则押三女返庄。

    他内外瞧一遍之后,便确定这家人已经离去,他望着韩蝉留在桌上之宇条,立知三女所言不虚。

    于是,他便在厅中监视三女。

    不出半个时辰,三名中年人已率六十人匆匆入庄,那名青年立即上前行礼以及呈上字条和低语着。

    三名中年人一瞥字条,便各自率人到处搜索着。

    不久,二名中年人已陪一名少女入庄,只见少女的右肩趴着一只金貂,它那双龙眼般眼睛正咕噜转着。

    立见一名中年人掠到少女面前道:“禀姑娘!房中尚有婴衫及女衫,可否动用小金嗅嗅?”

    少女立即点头道:“带路!”

    “请!”

    二人便直接行向段敏之房。

    二名中年人便各召一名侍女在厅中及前院询问着。

    少女一入房,中年人便双手各持一衫。

    少女接过婴衫,便凑近金貂之鼻前。

    金貂竟似吸香味般连连嗅着。

    不久,少女便把婴衫卷入左袖中。

    中年人立即道:“属下随侍姑娘!”

    “另带三人沿途连络!”

    “是!”

    不久,二人已经入厅。

    立见在厅中询问侍女之中年人道:“禀姑娘,熊老么五人来此后,曾发出啊叫及倒地,判已受害!”

    少女沉声道:“详询!”

    “是!”

    少女一出厅,便抓貂入手及解开系在它颈间之细绳,然后,她又取出婴衫让金貂仔细约又嗅一次。

    此貂乃是东北貂族中最优秀之貂,它原本嗅觉灵敏,又经过一年余之训练,它已不逊于一名高手。

    不久,它跃落地面,便张望及耸鼻嗅着。

    不久,它一转身,便射向窗口。

    少女一跟入,士见它已射落榻上嗅着。

    她不由暗喜它的反应灵敏。

    不久,金貂一转身,便射出窗口。

    只要它射近大门左侧,便直接掠墙而去。

    少女迅即跟去。

    中年人亦率三人跟去。

    沿途之游客不由好奇的瞧貂g。

    金貂却边射边张望嗅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它仍在人中打转。

    少女知道游客已影响它的嗅觉及婴儿留下之味道,所以,她耐心的率那四人在旁等候着。

    盏茶时间之后,金貂才射向南方。

    它一落地,便又来回嗅着。

    它使如此的前进着。

    黄昏时分,它一登上山道,便连连射上山顶,少女五人见状,立即确定那批人由山道离开杭州。

    于是,她们从容跟去。

    金貂便边射边嗅寻着。

    此女姓刁,单名荃,其祖刁德曾经受聘入大理国,当大理国发生政变时,他立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临走之际,他来回的自宫中取走三百余件珍宝。

    他先把它们埋在城外山区,再另外携走两包珍宝直接离去。

    他便在四川分批出售那二包珍宝。

    一个月余之后,他利用深夜分批取走那三百余件珍宝。

    他便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售毕那些珍宝。

    他因而获近千万两银票。

    他便潜入杭州以武功及财力吸收黑道高手,不到一年,他已经拥有近千名高手,他便安排他们成立长青帮。

    他更安排义子刁百泰担任帮主。

    他当然成为太上帮主。

    他便买下酒楼及客栈各五十家。

    他挂羊头卖狗肉的在酒楼及客栈内卖春及聚赌。

    所以,他一直悄悄的聚财。此外,他持续吸收高手。

    经过这三十余年之发展,他已经富甲一方,他更拥有近五千名手下,不过,长青帮却一直不介入江湖纷争。

    他甚至任由其他黑道人物在杭州活动。

    俗语说:“物久虫生”,长青帮由于长期的不劳而获以及享受,每人的武功修为或多或少的消退。

    帮中人员也良莠不齐。

    自从天道帮在杭州逼商人参赌饱捞一票之后,长青帮的财源大受影响,只好开始转型。

    熊老么那一百余人便是氏青帮的外围组织,他们-直在寻找肥羊偷窃财物,甚至杀人劫财。

    熊老么是刁百泰之拜把兄弟,他在发现韩蝉这票人一直隐伏进补,便研判他们是肥羊。

    他便向刁百泰报告此事。

    刁百泰便同意他作案。

    那知,熊老么五人竟然失踪。

    翌日上午,熊老么那批人竟被宰光。

    这是长青帮首次之挫折。

    刁德因而出面挪定现场以及尸体。

    他更派出二十余名高手暗查黑道人物以及西湖那户人家,韩蝉的庄外因而日夜被人监视着。

    当长青帮尚未确定韩蝉二女是凶手时,韩蝉居然已经利用夜晚落跑,刁德为之大怒,他便下令先宰那批夂监视人员。

    然后,他派人前往庄院澈查。

    他更派其心肝宝贝孙女刁荃携金貂入庄。

    当他获悉金貂已上山之后,他便押走那三位侍女先行南下,然后,他在沿途连络人员。

    刁荃五人跟着金貂下山之后,金貂又射不久,便在树林中以爪挖土,不久,它已挖出一块布。

    布味甚骚,刁荃为之一怔。

    中年人却道:“此乃婴儿之尿布!”

    “太好啦!”

    于是,她拍三粒灵丹进入金貂口中。

    金貂为之欣然吱叫。

    不久,它又嗅寻而去。

    翌日上午,它突然射入一家食堂,而且直接落在一张座椅上,食堂内之十二人为之诧视着。

    中年人便向店家寻问可有二女及二婴进过此地?

    店家便回答一对夫妇昨天中午各抱一婴入内用过膳。

    中年人为之大喜。

    他们便匆匆用膳。

    膳后,他们便又跟着金貂离去。

    那知,午后时分,居然下了一场雷阵雨。

    刁荃五人只好避雨。

    刁荃为之暗急。

    因为,雨水一定会冲淡婴儿之味道呀!

    中年人却劝她放心!

    因为,婴儿之尿骚眯会一直产生呀!

    刁荃为之大喜!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们在雨歇便又启程。

    果见金貂似无头苍蝇般在原地来回嗅着。

    中年人便建议沿道路而行。

    于是,刁荃抱貂掠去。

    黄昏时分,金貂已射入一家车行。

    中年人为之大喜!

    他入内一探,果然探知一对夫妇各抱一婴曾经在昨天下午雇车南下,不过,却未言明欲至何处。

    刁荃五人便沿道路南下。

    途中,韩蝉四人停留之处,皆被金韶入内嗅过,刁荃在放心之下,便在沿途闪避午后之雷阵雨。

    她更从容的用膳及入夜歇息。

    可是,当她们接近贵州时,金韶便一时又茫无头绪的来回嗅寻,因为,韩蝉及段敏在此地前方十余里便改采掠行。

    因为,当时的山道因雨而塌落土石,车辆难以通行。

    韩蝉二人一直掠到昆明才歇息。

    二婴并未在沿途“缴过水费’哩!

    刁荃五人在耽搁半日余之后,她们便入店面探听。

    她们这才知道后方十余里处曾在三天前塌过岩。

    于是,刁荃派那三人各沿东、西、南方探听。

    她更与他们约定在贵阳会面。

    于是,她和中年人前往贵阳。

    她们一到贵阳便探听着。

    三天之后,她们已在贵阳会合那三人。

    却见那三人皆无所获。

    于是,她吩咐那三人续沿原方向探听。

    她便约她们在昆明会面。

    她则和中年人各沿东南方及西南方探讯。

    刁德则一开始便下令押三名侍女赴大理寻人,因为,他研判二女及二婴必会赴大理国避祸。

    他更易容前往大理国。

    所以,他们“后发先至”大理。

    所以,大理街上才有这些寻人队伍。

    他们混在游客中寻人,群豪及军士一时之间未发现异状,在房内哺乳之段敏因而并未发现‘他们先后走过估衣铺,却末发现易容之韩蝉。

    韩蝉当时正在点收一批衣物,才未发现那三名侍女。

    经此一来,那批人便多忙一天余。

    刁德经过这一天余之观察大理国,他深深的被大理国之繁荣富庶所慑,他更凛于宇文世家及点苍派之实力。

    他先后观察这二派之调教弟子,不由更骇!

    当他发现赛孔明之后,他更加骇戒!

    于是,他派人通知众人勿轻举妄动。

    这天下午,他由下人口中获悉刁荃已经进入大理,于是,他立即吩咐对方速召来刁荃及吩咐她勿轻举妄动。

    黄昏时分,他己会见刁荃。

    刁荃道:“爷爷!她们必在此地!金貂已有反应!”

    “很好!先找到人再下手,勿轻举妄动!”

    刁德便道出原因。

    于是,他们便在房间内用膳及密商着。

    翌日上午,刁荃便把金貂放在包袱中及沿街携行,当她行近估衣铺时,金貂已在包袱内动个不停,于是,她向刁德一使跟色,刁德便轻轻点头,随行之六名中年人立即分途召人。

    不出盏茶时间,一千余人已在估衣铺附近之店面及房舍逛着,三位侍女亦缓步沿途寻人。

    不久,韩蝉送走二位买妥衣物的矿工亲人,她倏见一名侍女,她为之颤,心忖道:“她怎会来此地呢?”

    她又一瞥,立知侍女身旁及身后跟行近三十人。

    于是她从容入内。

    她直接入房内问段敏道:“小莲被三十人押行近此地,足见对方已快找上门,必要时,进入王宫避祸。”

    “好!”

    于是,二女制昏二婴。

    韩蝉再协助段敏把二婴绑于胸前以及背后。

    段敏便把绣花针放入右袋中。

    她便双手各扣十针。

    二女刚行入后脘,倏听吱吱叫声,按着,便有二人掠墙而立,韩蝉立即射出二排绣花针。

    那二人立即应声掉地而死。

    墙外立即一阵骚动。

    韩蝉便匆匆指向左墙。

    她便直接掠向墙外。

    段敏心知她欲引开对手,她便快步行向左墙。

    韩蝉一掠近墙,便左右开弓的射针。

    立见八人挨针倒地。

    刁荃立即射来一镖。

    韩蝉匆匆掏针再射,右脚已踢飞此镖。

    立见七人又挨针倒地。

    却见三名中年人拔剑疾掠向她。

    韩蝉立即劈出双掌逼退他们。

    她一落地,刁德已闪身劈掌。

    她一见掌力疾猛,便闪向刁荃。

    刁荃立即劈来一掌。

    韩蝉反掌一劈,刁荃便闷哼疾退。

    刁德心知孙女已经负伤,便疾攻出三招。

    韩蝉便掌指交加的还击。

    其余之人正在观战,倏听街角传来喝声道∶“站住!”

    众人立即追向段敏。

    段敏一掠出,便弹掠上墙,再踏上屋顶。

    别看她背着二子,动作却挺俐落的!

    不过,立即有人朝她射镖。

    地面四周之人亦疾追而去。

    二名中年人更掠上屋顶追去,沿途之旅客纷纷骇避着。

    倏听远方传来喝声道:“住手!谁敢在大理动武?”

    群邪为之一怔。

    段敏却置之不理的掠去:出声之人正是六名点苍派高手、他们奉命监视韩蝉二人,想不到他们却在要紧关头助她脱劫‘叱喝声中,军士及二派高手已由四周赶来。

    刁德见状,立即喝道:“退!”

    说着,他已撒招退去,韩蝉见好就收的也收招疾退。

    眼看正邪双方大队人马便要面街对阵,倏听宇文立喝道∶“让道!”,群豪立即退向道路两侧。

    长青帮众便匆匆离去。

    三名侍女亦被挟走。

    韩蝉不由松口气。

    不过,她立即思忖该如何向大理王交代此事?

    她便边忖边掠入后墙内。

    不久,她挟出尸体,便把一张一千两银票交给刚奔近之一名军士道:“这……谢谢!”

    军士一收下银票,韩蝉便入内关上后门。

    不久,她关上前门,便行向王宫。

    此时的段敏正匆匆的停在旧王宫门前向一名军士道:“恶人欲劫财,请准暂入内避!”

    “请!不过,请勿随便走动!”

    “谢谢!”

    段敏便站在宫门内侧。

    立见柔柔直接掠来问道:“发生何事?”

    段敏一见一身后服的柔柔既美又高贵,身材更是一级棒,她不由暗羡及暗暗心虚的道:

    “请暂供避祸!”

    “避祸?汝不是四季估衣铺女主人吗?”

    “正是!方才有劫匪闯敝铺!”

    “喧哗声源自此事乎?”

    “是的!”

    “入内歇会吧!别如此辛苦!”

    “谢谢!吾欲在此后拙夫!”

    柔柔含笑道:“别如此见外!”

    她便吩咐军士留意招呼着。

    段敏只好跟她入殿。

    蔡恬及凌虹便上前解下二婴。

    “好俊的孩子!孪生兄弟吧?”

    ”是的!”

    柔柔含笑道∶“请坐!”

    “谢谢!”

    宫女立即上前呈茗。

    柔柔便取出纱巾替一婴轻拭额汗。

    段敏不由暗暗感动!

    她更暗惭上回之胡来。

    她不由担心大理王会在此时入殿。

    蔡恬轻抚婴儿之额头道:“有服气!处变不惊睡得如此香甜,足见此对兄弟日后必然不凡!”

    段敏忙道:。“不敢当!”

    柔柔含笑道:“品茗!歇口气吧!”

    “谢谢!”

    诸女便一起品茗。

    不久,宇文立匆匆掠入,宇文芝便迎前道:“爹有何吩咐?”

    “那批人已撤!吾已派人跟去,吾去瞧瞧!”

    “爹小心!”

    字文立点点头,便直接离宫。

    段敏不由暗暗放心!

    又过不久,韩蝉一到宫前,军士便放她入官。

    段敏起身道:“谢谢各位!”

    柔柔道:“二位暂居宫中吧!那批人可能复返哩!”

    “心领!”

    韩蝉一见大理王未在殿中,不由暗暗放心!

    却见赛孔明自门外跟入,便与她并行。

    韩蝉只好止步转身一礼。

    赛孔明含笑道:“好身手!”

    ”勉可自保而已!”

    “客气矣!陈家集决无此等高手!”

    韩蝉忖道:“他们已派人去陈家集查过啦?吾就装迷糊吧!”她便拱手道:“不敢当!

    雕虫小技矣!”

    赛孔明答礼道:“方才,那批人是何来历?”

    “不详!他们可能认错人啦!”

    “唔!此乃大理二十余年来首宗血案哩!大巧了吧?”

    韩蝉道:“吾未曾得罪过他人!”

    赛孔明道:“恕吾基于职责所在,必须向汝直言,吾不反对汝女扮男装隐身于此,吾只盼汝勿危及大理!”

    韩蝉点头道:“过些时日,吾二人自会离去!”

    “吾决无逐汝二人之意!’“吾明白!谢谢贵国之包容及今日之解危!”

    “不敢当!请!”

    韩蝉立即拱手再入殿。

    她一入殿,便向柔柔四女申谢。

    然后,她与段敏各抱一婴离去。

    不久,柔柔向三女道:“各位妹子可有发现一件奇景,此二婴之天庭及鼻子皆挺似哥,是不是?”

    蔡恬啊道:“是呀!大姐真细心!”

    宇文芝及凌虹亦怔然点头。

    柔柔不喜的反而暗愁道:“陈河既是女扮男装,二婴又如此似哥,若推朔时间,二婴更可能是哥之子。

    “而且吾四人皆有生双胞胎之纪录,此二婴更可能是哥之子,何况,陈氏一遇危即入宫托庇,更是可疑。”

    她为之沉吟!

    蔡恬三女亦正在作类似的思忖。

    殿中为之一阵寂静。

    不久,四女便返府密商着。

    韩蝉一返估衣铺,便向段敏道出赛孔明之语,段敏绉眉道:“咱们不宜在此时离开大理,以免遇害!”

    “不错!那批人岂会死心呢?”

    一顿,韩蝉道:“为防再度受袭,吾先赴客栈订房吧!”

    “好!”

    韩蝉便匆匆离去。

    段敏不由暗愁着。

    不久,他已挖出银票藏入包袱。

    且说长青帮太上帮主刁德率众被宇文世家人员遥监之下离开大理,便郁卒的默默北上。

    当天中午,凌百川已率一批高手会合宇文立。

    刁荃瞧得反而大怒!

    她今天争功不成,反被震伤,心高气傲的她岂肯放过韩蝉四人,她更不甘心被人如此的公开逐走。

    她便向刁德道出心意。

    刁德点头道:“今夜再下手!”

    刁荃为之大喜!

    他们用过午膳,便雇车北上。

    宇文立二人便率众继续跟去。

    入夜之后,他们便跟入昆明城。

    立见长青帮诸人散住入十二家客栈。

    宇文立二人便率众用膳。

    他们研判这批人不会死心,所以,他们用膳前后皆派人监视这批人,他们更进入附近之客栈轮流监视。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刁德便按兵不动。

    他更在翌日上午率众搭车离去!

    第三天下午,他们已进入贵州南部。

    宇文立二人便率众离去。

    连德柱便易容遥跟而去。

    他在事发之时,正在苗族巡视,他更在当晚被留在苗族,他在翌日上午返宫才知道发生此事。

    不过,柔柔四女未向他道出她们的怀疑。

    赛孔明便告知已向“陈河”表态,“陈河”二人已在夜晚住入客栈,白天则返四季估衣铺作生意。

    连德柱便决定先瞧瞧那批人。

    于是,他立即易容北上。

    他便在昨天下午会合宇文立及凌百川。

    他便利用山区遥监长青帮人员。

    他更在当天晚上,趴在一处屋顶监视着。

    那知,长青帮仍无动静,连德柱便继续日夜监视着。

    翌校时分,二十名中年人离开客栈之后便南下,连德柱见状,便含笑忖道:“你们终于沉不住气了吧?”

    于是,他立即跟去。

    那知,那二十名中年人竟入一家酒楼饮酒聊天。

    连德柱为之一怔!

    不久,他倏地忖道:“他们会不曾玩调虎离山之计呢?”

    于是,他匆匆掠向山区。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