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荒山血雨成河渠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十五章 荒山血雨成河渠
(88106 www.88106.com)      连德柱果然没在这几年白混,他一发现那二十名中年人溜出来饮酒,他便连想到调虎离山计。

    他便赶往山区。

    不出半个时辰,他果真瞧见一批人掠于山区。

    于是,他绕过另一座山头。

    他占地利之便,只飞掠盏茶时间,他不但已经赶到那批人前面,而且已经隐在山顶下沿之大石后。

    不久,他便听见掠纵声。

    他便提聚功力于双掌。

    不久,那批人一掠近,他突然自石后站起以及全力劈出阴阳和合掌,只听惊呼以及一阵惨叫声。

    如涛般掌力立即震死一百人。

    前头之二十人更被震碎。

    排尾之十人虽然只被震伤,却已被尸体撞倒。

    他们似石头般沿坡滚下。

    连德柱一掠近,便劈掌超渡他们。

    于是,他劈坑埋尸。

    然后,他便在林中行功着。

    天亮之后,他便入城用膳。

    半个时辰后,他便目送那批人搭车离去。

    他便又绕入山区。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靠坐在山顶一块石后,瞧着那批人所搭之车队沿着山道盘旋而行,他便趁机歇息。

    当天中午。他一见那些人用膳,便跟着用膳。

    他一用过膳,便在附近逛着。

    不久,长青帮人员已经行出。

    他便从容行向酒楼大门。

    他一行近大门,便看见八名中年人跟着二人步出他经过沿途之跟监,他已知道此二人是这批人之苜领。

    他一催功力,便划臂全力劈出阴阳和合。

    此二人正是刁德及刁荃,他乍见遭袭,他不屑的冷哼一声,立见二名中年人闪身迎劈过去。

    轰声大作!

    那二名中年人迅即惨叫飞出。

    他们乍离地面,便血肉纷爆。

    刁荃骇得啊叫一声。

    刁德匆匆欲劈掌,却已全身皆疼。

    他刚惨叫一声,脑门立昏。

    他后悔啦!

    他及刁荃立被震死。

    那只金貂刚惊吱一声,便被震死于包袱中。

    另外六名中年人亦吐血飞出。

    大门当场被震塌。

    连德柱不由满意自己一掌之威。

    他迅即劈向右侧人。

    惊呼声乍扬,立听轰声及惨叫声。

    近百人便又入地府报到。

    叱喝声中,长青帮高手纷纷扑来。

    他们不由骇退着。

    连德柱立即大开杀戒!

    惨叫连天!

    轰声如雷!

    现场顿似阴曹地府。

    店家及酒客们为之大骇!

    不出盏茶时间,便只剩下一百余人逃向北方。

    连德柱便沿途迫杀着。

    不久,便只剩下二人在叩头求饶。

    “你们是何帮派?”

    “长。…长青帮!”

    “你们来自何处?”

    “杭州!”

    “你们为何来此?”

    那人便道出原因。

    连德柱道句“再见!”便震死他们。

    他便掠返现场及召集车夫们。

    他便把一张一千两银票交给一名车夫以及吩咐他们收尸,车夫惊喜的连连申谢点头,连德柱立即故意掠向北方。

    然后,他掠入林中再绕向南方。

    因为,他必须防范被人跟踪。

    毕竟他是大理王,怎可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呢。

    天未黑,他已经会见宇文立。

    他便略述战果及长青帮来袭之原因。

    宇文立便主张赴杭州消灭长青帮。

    连德柱当然同意啦!

    他便约妥明日上午启程。

    然后,他赴点苍派会见凌百川。

    他仍先道出内情。

    他再道出明日出征之事。

    凌百川立即同意。

    连德柱申过谢,便直接返宫。

    他一见到四妻,便先道出内情。

    四女不由大喜!

    连德柱便又道出明日出征之计划。

    四女关心的请他小心着。

    他便返房澈底的沐浴一番。

    当天晚上,二派高手便已经分批离去。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与宇文立及凌百川离去。

    他便沿山区掠向杭州。

    杭州位于大理之东北方,两地距离甚远,刁德诸人竟老远跑来送死,此乃他该遭到之报应。

    长青帮诸人则是罪有应得。

    连德柱三人在一千二百名高手分批开道之下,沿山道赶近杭州之后,众人便皆易容分批进城。

    不久,他们已探知长青帮所在。

    他们便先逛过那片庄院。

    然后,他们投宿养精蓄悦。

    三日后,他们不但已经精神饱满,他们亦已经掌握长青帮人员之作息,他们便决定展开袭击。

    这天中午,他们兵分六路同时扑杀向六处庄院,连德柱更单枪匹马扑向长青帮之总舵。

    他一劈飞门前六人,便疾掠而入。

    他破窗而入,便连连疾劈出阴阳和合。

    现场顿似山崩地裂般爆响,惨叫声亦大作。

    正在用膳的众人便受到大量摧残。

    刁百泰有心闪避,却逃不出澎湃掌力。

    他的至亲亦难逃“果报神”之催魂。

    其余之人亦在骇躲下迅入地府。

    连德柱便全力大开杀戒着。

    因为,他担心拖越久,必越不利于群豪。

    其实,他过虑啦,因为,长青帮的高手多已被刁德调往大理,而且皆已经被他超渡,如今这些人虽多,却多是中下身手。

    何况,他们享乐多年,早巳玩虚身子啦!

    所以,他横扫千军!

    他所到之处,皆是惨叫及爆响!

    餐具及桌椅更是纷碎。

    另外五个庄院方正被群豪宰得惨叫连天,其余庄院人员一时之间,不知该驰援何处,不久,他们一致赶向总舵。

    连德柱一追杀出来,正好遇见援军。

    他便继续大开杀戒。

    不出盏茶时间,群豪已由外抄杀而入。

    惨叫声为之响个不停,一向称霸杭州之长青帮弟子、便只有挨宰的份。

    不到半个时辰,群豪已经大功告成。

    他们便抢救伤者及入各庄院搜刮财物。

    不出盏茶时间,长青帮之财物已被六百余名群豪取走,六具尸体及三十名伤者亦被人挟走。连德柱则与其余之人携走珍宝。

    他们便鬼魅般消失。

    黄昏时分,他们已替六名死者入殓及默哀着。

    然后,每棺由二人雇车连夜送走。

    其余之人便投宿歇息。

    连德柱则连夜赶返王宫。

    因为,他担心工宫受袭呀,翌日上午,赛孔明一进入四季估衣铺,便向韩蝉道出杭州长青帮已经瓦解之事,韩蝉忍不住欣然申谢。

    赛孔明便表态欢迎她们永居大理。

    韩蝉立即申谢。

    赛孔明便含笑离去。

    韩蝉便入内向段敏报喜。

    二女一去除大患,不由大喜!

    她们一见可定居大理,不由更喜!

    于是,她们便决定献金申谢。

    段敏便备妥红包。

    不出半个时展,柔柔四女已经一起来访,韩蝉便与段敏迎她们入座,再申谢以及斟茗。

    柔柔便欢迎她们定居大理。

    段敏便送上红包申谢。

    柔柔含笑道:”心领!请收下!”

    “此役必然动用大批人,请代为转送!何况,伤亡人员也需耍抚慰,请您让吾二人略尽心意!”

    “心领!汝尚须育子!”

    “吾二人小有积蓄!”

    ”这……好吧!吾代众人申谢!”

    ”客气矣!”

    柔柔便含笑收妥红包。

    不久,她望着婴儿道:“尊夫……”

    “先夫不幸早逝,吾二人才入此托庇。”

    ”啊!抱歉!”

    “您如此关心百姓,难怪王爷深获民心!”

    柔柔含笑道∶“不敢当!”

    段敏道:“为求平静渡日,吾二人可否结束估衣铺?“柔柔点头道:’可以呀!此地人皆可自由行事!”

    “谢谢!”

    “吾四人与二位挺投缘的,多入王宫玩吧!”

    “好!”

    六女便畅谈大理荣景及品茗。

    良久之后,柔柔四人方始离去。

    她一返宫,便拆开红包。

    赫见内有六百万两银票,她不由变色!

    她便把红包传阅三女。

    蔡恬三人纷赞她们之大方。

    四女亦深信二女有大批的私房钱,当天晚上,柔柔便把红包交给老公,连德柱瞧得一怔道∶“挺大方的!”

    柔柔点头道:“是的!她们必是名门之后人!”

    “的确!”

    “哥就善用此笔收入吧!”

    “好!我会厚葬伤亡人员!”

    “有理,此地也该加强巡逻吧?”

    “我知道!二派已经选妥四千名少年,我会安排另外五千名少年轮流练武以及加入巡视工作!““太好啦,此举必可吓阻恶人!”

    “是呀!”

    柔柔道:“长远而言,宜消灭恶人!”

    “我也有此意!不过,我必须先安排妥此地之防卫!”

    “有理!”

    连德柱道:“我决定以二年时间消灭天下的恶人,麻烦你在这段期间多替我照顾此地!”

    “好!”

    这天下午,六棺一送返大理国,连德柱便率四妻,众吏以及大批人恭迎,遗族们在悲伤中稍觉安慰。

    不出半个时辰,六棺已被送入新王宫广场。

    立见广场已经安妥灵场,道土便开始诵经。

    连德柱安置妥六棺,便率众上香。

    然后,他各赠六家遗族三万两银票。

    接着,他探视每位伤者及赠送二千两慰问金。

    他更各赠参加此役人员一千两银票。

    翌日上午,韩蝉及段敏各抱一婴进入灵堂,她们一引燃线香,便在灵前下跪默祷着,不久,遗族们便在旁答礼。

    不久,二女才致袁离去。

    二女一返家,便先卸掉招牌。

    韩蝉便托人把店中衣物送给矿工们。

    他更把店中之物品赠给邻坊。

    他们便把店面改为客厅。

    从此,她们深居简出着。

    不过,她们为求方便,便雇二名侍女操持家务。

    她们平静的度日着。

    连德柱一声令下,五千名少年正式成为军士,他们每天练武一个时辰,其余时间,皆轮流巡视各地。

    宇文世家及点苍派高手们便加紧调教所挑妥之四千名少年。

    这天下午,六名死者风光的人土为安啦!他们的亲人为之大觉欣慰。

    宇文立及凌百川便各送此六户一间店面他们得以安居乐业啦!

    一千名二派弟子便又赴各地统计黑道现况。

    连德柱便专心服丹行功着。

    他的子女们更天天勤练武功。

    连胜以宝参及三十种珍贵药材炼成之丹便每日加强诸童之功力,练武。

    柔柔四女亦天天督练着。

    宇文立及凌百川则向药铺订妥大批刀创药备用,他们已经积极备战。

    赛孔明更指挥十二吏在大理实施“保甲制度”,他们依地区划分妥店家及住户,并各指定一名保正指挥。

    该区之大小可疑事,便皆由居民随时注意。

    若遇有事,他们便可互援及报告军士。

    十二吏更每天在各区演练着。

    百姓们为自保,皆热心的配合着。

    又过一个月余,连德柱便率二十余名高手出征他们先行东征进入广西地区。

    他们经由监视人员之引导,迅速的展开行动,他们为减少伤亡,便分两路展开闪电袭击。

    这天中午,连德柱杀入百年帮中。

    二十名高手便在外围打落水狗。

    凌百川及宇文立则率五百名顶尖高手杀入长鸿帮中。

    其众一千余名高手则在外抄杀而入。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大胜。

    随后而到的另外近千名高手,便搜刮财物。

    连德柱便率群豪前往桂林。

    他们如法泡制的扫黑一天,便消灭黑道帮派,那近千名高手亦先后搜刮财物及出售珍宝,便兑成大钞以减轻负担。

    又过十二日,广西已经清洁溜溜。

    他们便前往广东扫黑。

    按着,福建及江西黑道帮派纷纷遭殃。

    他们再进入浙江地区大扫黑。

    令他们欣慰的是,他们之行动终于在浙江地区获得三、四千名群豪之先后协助,他们便加速行动。

    黑道人物们纷纷落跑啦!

    他们便又前往江苏地区大扫黑。

    尤其,藏污纳垢之金陵,更列为重点!

    他们在金陵三天,便消灭一万余名恶人。

    然后,他们进入安徽屠杀着。

    当他们进入湖北地区,二十余名武当派弟子不但恭迎,而且与他们兵分四路的展开扫黑行动。

    这二、三十年来,多是道消魔长之局面,群豪难得会有机会扬眉吐气,岂肯放弃呢?

    何况,连德柱大方的分配黑道财物哩!

    两湖之群豪纷纷投效着。

    他们便排山倒海般入湖南扫黑。

    然后,他们进入四川除恶。

    接着,兰州及陕西黑道人物纷纷遭殃其余的黑道人物纷纷逃向北方。

    他们便按计划进入山西除恶。

    然后,他们折入河南地区。

    却见少林寺已结合四干余名群豪完成此工作。

    于是,他们进入山东地区扫黑。

    接着,他们杀入河北地区。

    他们似扫地般一直杀入京城。

    各地黑道帮派如今多聚集在京城,所以,他们在这天下午以二万余人迎战群豪之攻势。

    连德柱便如昔般一马当先进攻!

    他便全力施展阴阳和合杀敌。

    轰声及惨叫声纷纷激昂群豪的士气。

    群邪却为之心惊胆颤。

    不久,便已有人脚底抹油落跑啦!

    战况迅成一面倒!

    连德柱便加速宰人。

    群豪亦大开杀戒着。

    如今,僧道皆已狠心宰人啦!

    他们为天下安定,纷纷开杀戒啦!

    不出半个时辰,群豪已经展开追杀,就连负责搜刮财物之近千人也趁机猛打落水狗啦!

    天未黑,屠杀已经结束。

    群豪立即搜索尸体。

    因为,他们知道恶人皆自老地盘携财物入京。

    群豪一搜之下,果然大有斩获。

    群豪为之大乐。

    因为,群豪跟着大理王在各地除恶以来,每人每次皆分配到财物,却未似如今财富之钜。

    群豪乐于多分些财路啦!

    此外,最后一批恶徒已死,天下已大干啦!

    群豪今后可以高枕无忧啦!

    连德柱一见大功告成,不由松口气。

    他便邀各派掌门人及声望隆高之人会商今后大计,他企盼群豪妥善利用财力改善生活以及防范恶人再旺!

    群豪皆欣然答允!

    连德柱便吩咐他们分配财物。

    然后,他便派宇文世家及点苍派高手先行离去。

    群豪不但列队恭送,而且欢呼不已群豪这一欢呼,反而坏事。

    不久,九门提督已经匆匆入宫启奏皇上。

    按理说,群豪除恶,对九门提督大为有利,可是,九门提督与天道帮有渊源,他早已恼火连德柱上回之消灭天道帮。

    所以,当连德柱向他求助入红叶苑再失望离去之后,九门提督便入宫向皇中参了大理王一笔。

    大理王的罪名便是藐视朝廷,因为,他已入京,再怎么忙也该入宫向皇上请安呀!

    皇上早巳对连德柱不悦,他一听奏,因而更不悦。

    皇上为何不悦呢?

    因为,连德柱又酿售风湿酒及补酒,而且又铸造大批金饰出售,他简直不停的吸收中原资金嘛!

    经而皇族及部份官吏之煽火,皇上才对大理王不悦。

    群豪如今一欢呼恭送大理王,九门提督便入宫启奏以及加油添醋的启奏大理王随时可联合群囊豪胁朝廷。

    此事便深深触疼皇上的心声。

    不过,皇上为示风度及顾及大局,便未作指示。

    皇上却暗中与大官及皇族密商对策。

    九门提督一见群豪瓜分财物,他却未分到一文钱。

    他一火大之下,便暗中派人串连熟识之官吏参大理王一笔。

    这些污吏早已恨大理王。

    因为,他们一直收黑道人物之孝敬呀!

    大理王一除恶,他们的油水已断!

    何况,此事更凸显诸吏之无能。

    所以,诸吏纷纷参奏大理王为财利及培植势力,聚众以除恶名义,却杀及无辜,已引民怨。

    他们更参大理王,随时会结合各派危及朝廷。

    砾口成金,皇上为之又急又恼。

    于是,皇上拿定决心啦!

    首先,各银庄大方的借钱给各地商人,而且,只要两人有抵押品,便可以借到更多的资金,商人不由大乐。

    商人们纷纷向银庄借钱。

    他们再由银庄人员之暗示赴大理还钱。

    不出半个月,连德柱已回收所有的资金。

    其次,皇上派吕宰相携旨到大理会见大理王,表面上,吕宰相向大理王歌颂及申谢大理王之除恶。

    然后,吕宰相展旨请大理王勿再售补酒及风湿酒,更勿再铸售金饰,以免资金无法充分运用。

    此外,吕宰相也请大理王勿再介入中原事物,连德柱完全同意。

    他立即派人停止出售风湿酒、补酒及金饰。

    他更停酿风湿酒及补酒。

    他亦停炼金饰。

    他又炼金元宝存入金库。

    他把酿酒之人力引导入耕种及畜牧。

    他又要恢复昔年之自给自足。

    吕宰相便欣然离去。

    赛孔明便向连德柱道出功高震主及财高引之典故,连德柱会意的决定不与群豪接触。

    这天下午,连胜吩咐将部分银票兑成金银。

    他一想有理,便采取行动。

    于是,二十余名宇文世家及点苍派高手自翌日上午,便携银票,分别赴贵州、广西以及四川兑换金银。

    连德柱更派人把昔年金矿处建为金库。

    此金矿自地下二十余丈延伸到半山腰,而且深及半支山,它的范围既宽又广,足可容纳钜金。

    群豪便来回的兑回金票。

    工人们便把金银装箱送入此地。

    贵州、广西及四川各银庄便纷纷向外调入金银。

    此情终于传入皇宫。

    经由有心人之造谣,皇上不由大怒!

    因为,皇上也以为大理王在向他炫耀财力。

    于是,朝库之金银大批送到贵州、四川及广西各银庄。

    又过半年,此批金银居然已被领光。

    皇上为之更怒!

    皇上便把朝库之剩余金银及各地金银送入此三处。

    此外,朝廷又下令铸金炼银。

    又过三个月余,连德柱之所有银票皆已兑成金银以及塞满那座金山,他便封妥入口处再搭建房舍。

    宇文立及凌百川便率亲人住入此房舍。

    从此,他们增加一处调教弟子之场所。

    皇上一听大理国未再兑领金银,不由大悦。

    他自认已打一次胜仗。中原便罕以金银做各种交易。

    大家皆以银票进行各种交易。

    此外,不少地方更经过暗中串联之后,便在贵州、广西、四川及西康设下重重检查哨,每天检查所有的人车。

    他们更以各种理由盘询游客。

    久而久之,赴云南之游客及商人由大减而绝迹。

    连德柱获讯之后,不由心中有数。

    他便下令云南全部免赋。

    虽然如此,来自外地的商人仍先后撤资。

    连德柱便鼓励工人及农人们买下产业。

    他甚至借钱给他们以及任由他们摊还。

    又不出三个月,外地商人皆已撤走。

    云贵人便成为头家啦!

    他们便更加的勤快着。

    连德柱已被激起牛性,他决定冲到底啦!

    反正他有金山银山,怕什么呢?

    他便维持各吏以及所有下人的工资及赏银。

    赛孔明便发挥智慧的规划自给自足。

    他们甚至在山坡上辟地耕种、畜牧。

    连苗族各地区也配合的增加生产。

    各荒洞皆已清理干净及开始存粮。

    各粮仓及酒窖亦整修妥及存粮。

    此外,他派群豪自外买入大批日常用品包括布料,然后再售给百姓,民心为之大安。宇文立及凌百川则督导弟子提升武功及传授少年们精招,此外,他们又挑选一万二千余名少年开始奠基。

    因为,原先之九千名少年皆已近成年。

    因为,他们要长期壮大大理国之战力。

    不知不觉之中,大理便闭关自守一年,经由五官十二吏之统计,云南之收支互抵,反增加七十余万两黄金。

    因为,炼金工作一直顺利进行着。

    连德柱安心啦!这天下午,以少林及武当俗家弟子为首之二万余名群豪带着他们的亲人浩浩荡荡的进入大理国。

    这批人将近二十万人,可谓人多势众。六名代表却悲愤的向连德柱诉苦。因为,朝廷已颁旨严禁百姓组帮立派。

    少林等派更已被逼解散。

    此外,各派及群豪的店面及田地“三不五时’的被地方吏检查,而且。极尽挑剔的骚扰着。

    他们只好出售店面。

    他们请求定居云南。

    连德柱为之暗恼!

    不过,他反而安慰大家!

    他便请十二吏及二派群豪引导众人住入云南各地,他及二派更把店面廉售给群豪经营。

    二派便专心练武。

    群豪为之既安又喜!

    他们便经常与二派高手砌磋武功。

    大家之武功水准为之提升。

    这天下午,武当及少林掌门人一起来访。

    连德杜便迎他们入殿品叙着。

    二人便表示欲在云南立寺建宫。

    连德柱便表示欢迎及支持。

    他更陪他们挑地点。

    僧道为之纷纷进入云南地区。

    又过半年,连峨嵋寺尼也转入云南地区。

    崆峒派及青城派道士们也转入云南地区。

    宫寺庙为之大增。

    一向地广人稀之云南地区为之人多势众。

    连德柱除资助各派建宫立寺之外,更赠峨眉、青城及崆峒各三百万两黄金,俾三派足以自立。

    他更买入大批日常用品备用。

    各粮仓、酒窖及荒洞亦存满粮食。

    各派便各挑十名高手赴大理砌磋着。

    各派亦挑选一批云南人为俗家弟子。

    佛道文化因而在云南生根。

    各派武功亦在云南发扬光大。

    甚至也有苗人投效各派练武。

    云南人便在安定中提升生活水准以及战力。

    云南各衙便实施保甲自卫制度。

    此外,各衙与王宫而建立妥飞鸽通信,连德柱因而更精确的掌握云南地区以及下达命令。

    他更把少林等五派纳入飞鸽通信范围内。

    各派除弘法及调教弟子之外,皆主动种粮植菜。

    他们心知大理王在支持大家,他们不忍心拖累大理王。

    天下各地由于免去黑道人物之压榨以及剥削,朝廷又提供资金、各行各业为之日旺,百姓之生活也改善着。

    各地方吏纷纷表功的呈奏此事。

    庸臣们便歌颂着皇上,皇上为之龙心大悦!

    皇上一爽,便诏告天下减赋三成。

    商人便抓狂的投资着。

    银庄便大量供应资金。

    全天下为之亢昂不已!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