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黑道末日够凄凉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十六章 黑道末日够凄凉
(88106 www.88106.com)      “离乡背井,远走大漠,

    黑道坏歌,有够凄凉。”

    大理王连德柱率领群豪由南到北,由东向西展开大扫荡,便势如破竹的瓦解各地黑道势力。

    大多数黑道帮派便退据京城。

    另有二十余人却一口气住入热河地区。

    因为,他们研判黑道已在中原混不下去。

    事后,便另有近千人追来和他们结伴。

    他们一听京城黑道已垮,不由大骇!

    他们急忙落跑.

    因为,他们担心大理王会追杀呀!

    于是,他们逃向荒僻又人少之地方。

    他们便由热河进入察哈尔。

    他们的财物因而天天消耗着。

    他们只好又干起没本生意。

    他们一得手便落跑。

    所以,他们不知不觉的进人大漠。

    他们便在白天热得似哈巴狗。

    入夜之后,他们却冷得吱吱叫!

    惨的是,他们在翌日一时找不到水源。

    活该他们注定要遭报应,他们竟在当天下午进入“地狱海”人沉入砂中。

    地狱海表面是砂,底下却深如海呀!

    其余之人因而骇逃。

    慌乱之中,便又有一批人死于砂海下。

    剩下的六百余人便拼命的掠逃.

    黄昏时分,他们又渴又累的叫苦着。

    他们后悔出关啦!

    他们更后悔踏入黑道.

    他们不知能否见到明日的朝阳啦!

    就在此时,他们闻到肉香及酒香。

    他们更听见鼓声及铃声.

    他们如今在汪洋大海发现一道曙光般欣喜,放是,他们循着香味以及声音一起掠去他们方才巳叫吃不消,如今却全身是劲哩

    不久,他们已瞧见一批人围在火堆歌舞、喝酒以及吃肉,远处更有一批牛、马、羊,他们为之大喜!

    那批人乃是蒙古部落之一支人,他们以游牧为生。

    他们乍见一批汉人,立即警觉的停止歌舞.

    月光立即照亮这六百余人之贪婪神色.

    蒙人心生警惕,便纷纷进入帐篷内取出刀枪及弓箭,这六百余人见状,立即上前挥剑疾砍。

    双方便一阵拼斗.

    立即有人催号角求救.

    更有妇童匆匆骑马逃去.

    双方拼斗将近一个多时辰之后,黑道人物终于获胜,不过,他们已经只剩下三百余人.

    这三百余人便上前匆匆饮洒吃肉。

    他们饱吃一顿之后,便入篷取毯离去。

    他们逃出老远,才裹毯歇息。

    不久,他们已呼呼大睡。

    深夜时分,远处蹄声已骇醒他们。

    他们便聚集备战.

    又过半个多时辰,终于有一队骑士驰近,立见他们先收号角召人,万摊枪以及抽枪冲杀过来。

    双方便展开拼斗着。

    黑道人物们首次遇上这种骑军枪战,不由连闪,不久,远方已有两处传来号音,他们不由大急.于是.他们射镖掷剑伤人.

    他们更拾枪掷杀着。

    一阵惨叫之后,他们已经得手.

    他们拔出剑,便又携一枪掠向远方。

    蒙军便疾追及连连吹号.

    各路骑军纷纷追来.

    又过半个多时辰,骑军已连连掷枪。

    失闪之个,叉百近百名黑道人物被射死.

    其余之人便止步掷枪还击。

    骑军越聚越多便围圈掷枪射杀。

    不出半个的辰、其余之人已被射死。

    骑军们便开始善后,

    一批人更驰向北方报讯。

    翌日上午,近万名骑军便全付武装的南下,那批黑道人物的尸体,便被骑军们携在马背上同行。

    因为,蒙军要兴师问罪

    二日后,他们一到国界,便抛出已臭之尸体,再由一名谙汉语之人上前怒吼兴师问罪着。

    官军当然矢口否认

    蒙军为之怒吼不已!

    官军也不甘示弱的对吼着.

    蒙军便率先掷枪射杀.

    官军立即还击.

    双方便展开激战。

    平静逾三十年之边界便正式大动干戈.三名官兵便勿匆骑马分成三路报讯。

    官军虽有四万余人、却因为长久未作战而疏于操练,蒙军却为了生活,天天与大自然搏斗。

    加上他们含恨而来,战志份外的高昂。

    因此、官军在一个多时辰之后,立即北上。

    剩下的五千余名蒙军立即北上.

    他们便赶返国中报讯.

    蒙王震怒的下令备战。

    骑车及战车纷纷准备着。

    大批粮亦开始向前进。

    官军元帅一获讯,便下令备战.

    他更派人急向朝廷报讯。

    他的理由是蒙军无故入侵.

    朝廷一获讯.便紧急会商对策。

    皇上一点头,兵部便开始下令。

    长城各边军便纷纷向国界推进。

    大批民夫亦被征召赴前方。

    大批战具及粮物亦急送向前方。

    此外,驻守山海关之十万大军亦抽调六万人驰援。”

    连南方镇南关也抽调六万人驰援。

    因为,朝廷边界已逾五十年未作战,此战非胜不可!

    援军尚未到,国界已经烽火撩原,双方几乎每天—小战及三天一大战,官军却场场吃败仗.

    官军完全仗着人多势众硬撑着。

    一件件求援公文却纷纷送入朝廷。

    兵部大小官吏为之大急.

    皇上更是急怒交加

    急病乱投医,宁夏、绥远、察哈尔及兴安等边城之壮丁,纷纷被征召入边界展开紧急训练准备上战场。

    大批物资纷纷送上前线。

    兵部尚书更奉旨坐镇国界督战.

    六万山海关军及十万壮丁一投入战场,终于堵住蒙军铁蹄跨过国界,不过,伤亡已够惨重。

    蒙军连攻不下,便撤退整补。

    官军却不敢越国界挑战。

    近五十万人便自秋初守在国界.

    如此多人马每天之消耗可真骇人哩!

    万事莫如作战急,朝廷便全力支援作战。

    刚收成之粮却仍由各衙派人以车队冒雨运

    朝廷趁机补充大批人力及物力。

    朝廷决定全力一搏啦

    元月三日下午起,华中地区便连连下雨,遂向长城准备支援前方。

    那知,当天晚上,开封北侧河堤便被破。

    破口迅即扩大。

    现场抢救人员纷被冲定。

    大水便如潮般袭卷而去。

    按着,南堤也被冲破二处。

    两条巨涛便卷向各地.

    上游之山洪汇聚而下,更助长水威。

    沿途河堤经由内外夹攻,便纷纷破堤.

    水势为之浩大!

    人畜纷被抢.

    房舍及店面纷倒

    叫天天不灵!

    叫地地不应!

    百姓们在哀嚎中被浊流向远方.

    不出半日,人畜尸体已大量浮出水面。

    整条黄河河堤好似肝肠寸断着.

    灾情为之急速扩大著。

    不少污吏亦因而遭到恶报。

    可怜的无辜百姓却作陪.

    不少商人虽没死,却已纷纷昏倒.

    有些人更看不开的投水自尽,

    因为,他们的所有店面已经全被垮,他们皆扩大了投资,他们自知还不了债,干脆让“人死债烂”啦!

    翌日下午,便有人冒雨入宫报告灾情。

    皇上为之龙颜大变!

    冷汗更立即溢出.

    他紧张的手心冒汗!

    因为,他首次遇上如此重大的内忧外患呀!

    他急忙向太上皇请示。

    太上皇便指示“全力赈灾”,因为,灾区必须及早复原生产,以便支援边界之危急战情呀!

    皇上便指派六吏携钜钞分六途赈灾。

    那知,三天后、长江便又闹灾情.

    一向调节水位之洞庭湖,由于积泥太多,不但已经形成君山这片大岛,更造成水势之外流.

    各地大小河道为之袭两岸。

    随着雨势之停停下下,灾情便不断的扩大.

    各吏便纷向朝廷求援。

    皇上险些急昏啦!

    他便又派六吏携钜财赈灾。

    朝库因而大减.

    皇上为之暗急!

    又过三天.雨势才完全停止,各处破堤便由大批人冒险以各种物品先进行堵水筑堤工作。

    十天后,方始完成过半.

    又过七天、方始全部堵妥水。

    上百万人却快累瘫啦!

    所幸紧急召集之外地民夫纷纷赶到,他们不但协助筑堤,更协助收埋已经臭烂之人畜尸体。

    大把大拍的银票便召入大批民众及物资.

    大批药材纷在灾区消毒着。

    存的灾民亦忍悲清理着.

    连德柱终于获悉此事.

    他有心支援,却碍于朝廷不准他人中原之规定。

    令他打消此念的是,贵州巡抚宁可召集贵州民众入灾区,却不肯向他开口,他怎肯以热脸贴冷屁股呢?

    何况.广西、四川及湖南诸吏也作此反应。

    他只好苦笑着。

    又过一个月余,冬雪纷飞,皇上却天天害怕,因为,二处灾区迄今仍在善后,各种物价却一直上涨着。

    而且边界之战局仍然僵持着.

    朝库为之大量失血.

    更惨的是,各地银庄又出现大批的呆帐,而且灾区一定会影响赋收,朝库如何受得了呢?

    皇上为之夜夜失眠

    他的头发为之增加大批的白发.因为.连太上皇也束手无策呀!

    终于,有人提及大理王上回协助赈灾之事。

    皇上为之浮现希望。

    可是,皇上迅又摇头.

    因为,大理王迄今未入灾区呀!

    因为,大理王也未派人入灾区呀!

    皇上将心比心,当然知道大理王之反应.

    他一咬牙,再拨钜银重建灾区,因为,天寒地冻,若不速建房舍,必会冻死大批的灾民呀!

    届时,朝力必会更伤呀

    这天.皇上便与太上皇会商售宝之事.

    由于朝库存银已稀,二人只好决定售宝。

    珍宝便经由京城银庄向各银楼促销.

    那知,各银楼皆摇头。

    因为,大家皆知二处灾情以及蒙军压境,万一蒙军人京,所有的珍宝便会变成石块般不值钱。

    商人们反而向银庄兑换金银哩!

    胆小的人更已带着金银南下啦

    更有人直接欲入云南。

    连德柱获讯之后,便下令请走他们。

    如此一来,各地富商纷纷兑换金银.

    朝廷所炼之金银迅被兑光。

    兑不到金银之人为之急怒交加。

    民心为之更加浮动.

    加上物价一直居高不下,售产之潮为之涌起

    发不到水灾财之人由于物价太高纷纷售产着,那知买力短缺,他们只好一再的降价求售。

    更有人进入云南求售。

    连德柱便一律拒绝.

    因为,他绝对不落人口实。

    商人们为之进退不得。

    因为,他们多借钱扩充生意呀

    人心为之更加的浮动!

    不知不觉之中,过年啦!

    朝廷宫中黯淡的过年着.

    不少百姓却在怨叹中过节

    除夕夜,全天下竞有三万余人自杀.

    其中八成皆是灾区商人。

    因为、他们撑不下去啦!

    皇上获讯之后,不由仰首望着天道:太上皇便在此时指示派钦差赴大理。

    皇上为之沉思!

    “天亡吾朝乎?”

    奈因形势比人强,他只好叹息同意.

    他便又派宰相前往大理。

    宰相沿途所见皆是萧条局面。

    灾区之荒凉更使他震撼

    沿途之待售店面更令他触目惊心!

    他知道若不处理妥,乃会逼民造反.

    他一踏人云南地面,却发现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他不但瞧见商店林立,生意皆甚不错.

    他所见到之人更皆含着笑容.

    山坡上之房舍、寺、宫、牛、羊以及耕种之人更带给他莫大的刺激,他忍不住抬头望天!

    他想问天为何独厚云南他不由边看边忖着。

    二日后,他终于来到大理王宫.

    连德柱当时正在苗族参加春祭大礼,他一报上大名,赛孔明便率诸吏上前列队迎接他一见大理王末现.心头便浮上阴影.

    赛孔明便迎他人殿.

    不久:他持旨询问大理王去向.

    赛孔明便据实以告。

    他便询问大理王何时可返王宫.

    赛孔明便答以日落之前。

    于是,他被安排入客房歇息.

    那知,苗人以歌舞献祭,气氛更热,八位族长亦频频劝饮,连德柱连饮之下,便在苗族歇息.宰相为之澈夜难眠。

    因为,他以为大理王故意回避。

    赛孔明便派人赶往苗族报讯。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赶返王宫.

    宰相急忙以礼相见。

    连德柱便答礼致歉。

    他的酒味使宰相之误解冰释啦!

    宰相急忙送上圣旨及扼述内容.

    连德柱苦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世事难料呀!”

    “我该怎么做?我如果似上回般介入.到头来又被逼撤回,我可以忍受,我的下人却难以息怒!”

    “这……皇上已颁旨,该不会生变!”

    “皇上上回也颁过旨呀!”

    “这.王爷意指…”

    “我需要保!相爷返宫请示吧!”

    “好吧!”

    宰相便勿匆离去.

    不久,连德住口邀连胜、赛孔明、宇文立及凌百川会商此事,连胜率先支持他的作法.

    赛孔明便提议协助退蒙.

    众人皆赞成此事.

    连胜便建议召集各派协助.

    于是,连德柱亲自出面啦!

    他便以一曰时间邀过五位掌门人.

    他们一致同意率众协助退蒙.

    他便请他们先挑妥人选及备妥兵刀.

    于是,他返大理告诉众人.

    众人便开始挑选人手及准备兵器.

    且说宰相匆匆赶返王宫之后,他一看见皇上,立见皇上之鬓发全白及满腔愁容,他为之大骇!

    皇上便垂询结果.

    宰相便据实以告。

    皇上为之急怒交加。

    因为,蒙军经过冬天及早春期间准备之后,他们在三月一日深夜发动袭击,竟造成近二十余万官军的伤亡.

    现场却只留下三万余具蒙军尸体。

    蒙军虽退,官军却大骇!

    壮丁及民夫使纷纷穿上军服备战.

    元帅便向朝廷紧急求援。

    皇上为之急白满头发。

    他因而派人又自山海关及镇南关各召二万人。

    他更急召民夫赴前线.

    他对战胜已无信心矣!

    他如今一听宰相之言,怎能不急怒呢?

    他立即去见太上皇。

    太上皇便表示欲赴大理请大理王退蒙.

    皇上怎敢同意呢?

    不久,他只好同意亲赴大理。‘

    于是,他谕太子临朝。

    他在翌日上午便由六百名骑军护送出宫。

    他终于目睹各地萧条之景.

    他更目睹灾区之惨状!

    时逾半年余,灾区仍如此惨,皇上不由更急。

    他决定向大理王低头啦!

    杏则,他坐不住龙头啦!

    这天下午,他一到云南北郊,便见到荣景。

    他便谕赴附近之衙。

    黄昏时分他终被一吏跪迎,

    他便谕召大理王。

    该史便人内缮函交出信鸦送走.

    他使邀皇上入衙歇息.

    他便安排骑军到客栈歇息.

    不出半个时辰,连德柱巳向皇上叩头行礼.

    皇上便上前扶起他道“朕不该误信腐吏之言矣!”

    “皇上当真需要小王效力?”

    “正是!段王先平蒙吧!”

    “遵旨!”

    于是,连德柱召来该吏道“请通知大家即刻启程山发,我会尽快的随后赶到!速办!”

    “是!”

    让吏便匆匆离去.

    皇上忍不住申谢。

    连德柱便请皇上宽心歇息.

    皇上便请他协助重振天下。

    皇上更表示任由他长久经营.

    连德柱立即遵旨.

    于是,他勿匆离去。

    他愉快之至!

    他觉得大有面子!

    他决定好好的表现立功一番!

    所以,他吩咐衙中人员妥善侍卫及保护皇上。

    他匆匆赶到少林寺,立见少林掌门人长登大师匆匆因迎道百名弟子即将启程出关!”

    “谢谢!皇上亲驾,足见形势危急,请大师赐助!

    “遵命!老纳另有一事禀报!

    “请说!”

    “禀王爷!敝寺一千人

    他便道出长行大师欲劝退蒙军.

    宇文立喜道:“太好啦!”

    凌百川道:“既然如此!需要出动如此多人吗?”

    连德柱道:“留下二十入到各地买产吧?”

    他便道出皇上所允之条件.

    宇文士二人不由大喜。

    于是,他们各挑一千人返大理!

    他们更各派二百人赶赴四川准备干粮及水具.连德柱申过谢,便先赶返大理.

    他立即召集四妻,连胜及赛孔明道出面圣之经过.众人一见皇上如此亡路,不由自主的泛出笑容.连胜道:“停止炼金!全力重建中原!”

    “好!”

    他便又道出长行大师欲劝退蒙军.

    众人为之大喜!

    赛孔明道:“吾负责一批置产工作吧?”

    连德柱点头道:“我已留下二千名高手,他们会与你配合!”

    “好!’

    连胜含笑道:“该让金银出去透透气啦!”

    “是呀!”

    于是,他召集十二吏下达命令.

    不久,十二吏便出去通知众人.

    翌日一大早,二处王宫及金山全部开放.

    人似蚁般由内向外排列及递送金银进入各种容器,甚至连菜篮也被动员前来盛放黄金以及白银。

    赛孔明则与二千名群豪分配着买产地点.

    他们先集中火力放灾区.

    不出盏茶时间,赛孔明已率一千人挑走金元宝.立见练武之少年们也前来列队搬金银.

    接着,妇人也前来协助搬金银.

    炼金工人们便一批批的挑金银离去.

    接着,云南之工人及众人也前来挑金银.

    甚至连苗族也动员二万人前来协助挑金银

    近百万人便源源不绝的送走金银.

    而且是不分日夜的送金银入灾区.

    车队则运送粮食沿途供应众人。

    连德柱则在天亮后,便陪皇上离去.

    他详述他的每一行动.

    他向皇上打包票!

    皇上为之大表欣慰.

    连德柱陪送皇上三天之后,便赶向边关.

    他便日夜飞掠赶路.

    这天中午,他已瞧见群豪在绿州饮水.

    他便欣然招呼着.

    不久,长登大师已介绍长行大师.

    连德柱便行礼道:“仰仗大师矣!”

    “老纳乐于效劳!”

    “谢谢!”

    于是,他与长行大师率众掠去.

    大漠热如火炉,一万余名僧、尼、道、俗却坚毅的前进着。

    又过二天、他们终于会见官军。

    杜元帅亢喜的行礼道:“参见王爷!”

    “免礼!战况加何?”

    “危急之至!前天又激战一场,蒙军今天又在集结他们即使未在今夜袭击、明日必然会再度进攻”

    ”嗯!双方军力如何?”

    “蒙军约有四万人,吾军约有十二万人,不过,多由壮丁及民夫组成,而且军心涣散,其难发挥战力!”

    “放心!我站在最前线!”

    “谢谢王爷”

    于是,元帅便派人招呼崆峒豪歇息及送上食物。

    不久,连德柱便与五位掌门人、长行大师及宇文立、凌百川会商着,最后,他们决定先由长行大师进行劝退.

    于是,连德柱与他掠过边界.

    三百个高手亦同行.

    他们前进十余里,便见十支长枪射来。

    连德柱一挥掌便震碎它们。

    长行大师立即以狮子吼喊出蒙语招呼着.

    声传老远,蒙军立即停止进攻。

    不久,便有一队人前来询问。

    长行大师便道出身份及十位蒙人姓名。

    其中一人赫然是蒙帅呼鲁克扬。

    长行大帅立即表示欲见蒙帅。

    于是,一名骑士便赶返师营报讯。

    崆峒豪一见大批帐篷以及骑军、步军、战车正在集结:他们即使有一身的武功,仍然暗暗心中发毛。

    连德柱却坦然凝立着。

    不出盏茶时间,便有一队骑军护送一部马车驰来,车前更有一名骑车掌着一面迎风飘展之帅旗.长行大师便与连德柱踏前三大步.

    立见现场骑军转身行礼.

    不久,马车一停,一名魁梧五旬壮汉已昂头下车.只见他不但脸黑似张飞,更有一张充满威猛之脸。

    不过,此脸却迅泛笑容。

    长行大师宣句佛号,便踏步行去.

    此人哈哈一笑、便大步行来;

    不久、他已与长行大师互握双手。

    四掌一握上,四目便互视。

    两人居然较量起手劲.

    不久,此人皱眉苦笑;

    长行大师一松手,‘便微微一笑

    此人吁口气,不由哈哈一笑。

    此人便是蒙帅、他昔年在长行大师入蒙时,不但与长行大师较量过刀枪,而且比过手劲;因为,他乃是蒙园第一勇士。

    他因而对长行大师钦服。

    长行大帅在蒙期间.便一直由他招待及陪用。

    两人此番重逢,蒙帅忍不住又试手劲,

    他虽输,却仍因重逢老友而乐。

    长行大师便介绍大理王。

    蒙帅一见此人一身王服却加此年青,不由泛出不屑之色。

    因为,蒙人尚武,不甩中原之大官呀,

    连德柱存心立威,立即向上腾掠。’

    刷一声,他已掠上十余丈.

    立见他似车轮般翻滚向北方.

    蒙军为之大骇.

    他条地向下俯冲,便振臂蓄足掌力.

    他一近地面、立即全力一劈.

    轰一声,地面为之大震.

    战马纷纷惊嘶而驰.

    大批帐篷立被震倒!

    大批战车更原地震上好几震

    不少蒙军士被震歪倒在地上.

    他们骇得趴地不敢起身。

    蒙帅连晃数下,不由大骇!

    连德柱却似一阵风般飘回原地.

    长行大师合什道:“王爷功盖天下矣!”

    连德柱含笑道:“不敢当!劝退吧?”

    “是!”

    长行大师便上前软硬兼施劝蒙帅退军,蒙军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如今又受此一骇,那敢再嚣张呢?

    于是、蒙帅立即答允此事.

    长行大师含笑道:“他已允退军”

    “太好啦!他们为何入侵呢?”

    长行大师便询问此事。

    蒙帅便恨恨的道出经过.

    长行大师越听越疑。便详加询问.

    蒙帅便道出那六百余人杀人抢食之经过.

    长行大师便向连德柱详述此事.

    连德柱征道:“会不会出自黑道余孽之手?”

    “有此可能!”

    “向他道出此因,趴冰释误会”

    ‘是!”

    长行大师便向蒙师道出此事。

    蒙帅点点头,便下令撤军.

    号音立即连连扬起.

    蒙军不由松口气.

    他们便拆篷准备撤军.

    长行大师上前紧握蒙帅之手殷劝着.

    蒙帅便允在有生之年维持两国之和平.

    良久之后.他才返军营.

    连德柱便返军营召见元帅.

    他含笑道出蒙军将退之事.

    元帅为之大喜!

    元帅便连连申谢着.

    元帅忍不住歌颂着.

    连德柱道:“长江及黄河去年秋冬之交,先后发生灾情,灾区迄今尚未恢复,此地之人力宜速投入灾区。”

    “是!可否先由末帅请示朝廷?”

    “别浪费时间!瞧!”

    他立即递出圣旨。

    元帅立即下跪阅旨。

    不久,他呈旨这:“恭请王爷吩咐!”

    连德柱道:“除留下一小批人善后之外、其余之人包括战车、马车、战马以及粮食、工具全部送入灾区!”

    “是!”

    “我向大家提提此事吧!

    “是!”

    于是,元帅便下令吹号集合。

    不出盏茶时间,十余万人已经集合完毕.

    连德柱掠上马车,便振功喝道:“我是大理王!我方才已经劝退蒙军,

    拆营准备离去啦!

    众人忍不住欢呼着.

    因为,众人皆提心吊胆呀!

    响声为之震传出老远.

    不久,连德柱扬出圣旨道:“我奉旨重建灾区,请大家按照元帅指示迅速运集物资

    投入灾区,好不好?”

    “好!”

    “大家皆听过我的作风吧?

    蒙军已经在

    “听过!”

    “好好的干!我不曾让你们吃亏!

    “是!

    连德柱使含笑掠下马车.

    元帅一上车,便带头欢呼道:“谢谢王爷!”

    众将士为之欢呼不已!

    连德柱挥挥手,便率群豪入内歇息。

    入夜之后.群豪便取用素面。

    膳后,豪便开始歇息。

    众将士则亢奋的整理着。

    一名骑军早巳驰至一百里外赶送捷报啦!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