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龙行大理扭乾坤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十七章 龙行大理扭乾坤
(88106 www.88106.com)      这天下午,连德柱已率群豪进入开封地面,立见已有大批人正以金银与当地百姓进行交易着。

    连德柱为之大喜!

    不久,赛孔明已闻讯赶到。

    立见他行礼道:“禀王爷,迄今为止,已在河南地区完成十分之三置产工作,由于售产者甚多,目前正在等候金银。”

    “辛苦!蒙军已退,安心置产吧!”

    “是!王爷辛苦矣!”

    “不敢当!”

    于是,他向群豪道出此事。

    群便决定协助运送金银。

    于是,他们一起赶向云南。

    连德柱便飞掠于各灾区。

    他沿途为大家打气。

    他每到一处,便道出蒙军已退之佳音。

    民心为之大振。

    撑得住之商人纷纷停止售产。

    灾民们亦打起精神投入工作。

    连德柱便鼓励两湖人速耕种。

    他便赶返云南,先向众人报佳音。

    然后,他动员所有的留守人员送出金银。

    他甚至派出所有的青少年协助送金。

    他更派自己的儿子送金。

    此时,首批送金之人已经赶返,他们便率众挑金离去。

    连德柱为节省时间,便动员妇人把金银送到云南北部,返滇挑金之众人因而节省不少的时间及体力。

    金银便不停的投入灾区。

    不久,群豪一返回,便召集所有留守人员一起送金。

    世人罕见之僧道尼挑金情景,便大批出现。

    群豪正忙得起劲,却有不少的投机商人抛售产业,因为,他们研判朝廷事后又会似上回般逼大理王出售产业。

    他们便先还钱及纳凉。

    他们打算既省利钱又省力气。

    尤其京城之富人及商人不但有此打算,而且也不相信蒙军会撤军,所以,他们主动南下的出售产业。

    群豪见状,不由暗恼!

    群豪纷纷杀价着。

    富商们为求脱手,便有杀必应。

    因为,他们相信可在数年后以原价买回这些产业。

    因为,他们急于避难呀!

    一百余万人之来回运送金银,却一直填不满需求。

    那座金山之金银终于被搬光啦!

    二处王宫金库之纯金元宝亦加速流出。

    柔柔四女不相信填不满中原之坑坑洞洞。

    终于,奉召作战之壮丁及民兵纷纷送大批粮物进入各灾区,他们现身说法的逢人便道出大理王英勇退蒙之事迹。

    民心为之更安!

    大批粮食一入灾区,粮价立即崩跌!

    大批物品便似及时雨般投入重建工作。

    这十万人便由连德柱雇入各粮区耕种着。

    他们的工资竟是他们以前在边城收入之三倍。

    他们为之大乐。

    他们便每天努力耕种着。

    六月底,售产之潮终于消失啦,群豪正武进入各地产业。

    少林等五派除各留一百人在云南之外,亦各返原来之寺宫,他们天天替大理王管理着各区产业。

    他们更投入大批人力及物力耕种。

    连德柱更停止炼金。

    他便全力增加云南地区之耕种。

    他更请峨眉三派盯紧四川地区之耕种。

    因为,粮食仍呈现不足!

    因为,世人若挨饿,一切皆免谈呀!

    连德柱为增产,便抽调十万名炼金工人入西湖耕种。

    他更在云南,四川及西湖主要粮区来回巡视着。

    他为激励士气,便一口气发放每人半年的工资。

    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啦!

    赛孔明及宇文立、凌百川则全力策划恢复各地生意正常交易,他们亦先各付每位人半年的工资。

    下人们果真安心工作。

    购买力为之提升!

    经由赛孔明之人结合群豪在各地之统计及运送,天下各地之物品,便展开前所未有之交流。

    货畅其流之首一效应,便是价格下降。

    另有一批人在此时刻,发挥甚大的功力,他们便是由二万余名各地群豪为主,约二十万名够实力之人物。

    他们昔年被官方逼入云南经商。

    他们虽未赔钱,却都赚不了多少!

    不过,他们深深感谢大理王之照顾。

    所以,当大理王派人挑金入灾区投资时,他们也各带二至三人进入灾区,而且把所有的资金全部置产。

    他们便一直配合赛孔明诸人之行动。

    他们便把云南店面交由亲人经营。

    他们全心全力的在灾区打拼着。

    韩蝉的动作更快,当她获悉大理王欲入中原投资之时,她便一马当先的携走所有的私房钱。

    她大小通吃的在长沙买下所有的田地。

    她仿效大理王先支付佃农半年的工资,而且,她也提高工资,佃农们既喜又安心的天天努力耕种着。

    她一见尚有余钱,便入湖南再买良田。

    她一直买到剩下十万两白银,方始歇息。

    她便携地状返大理与段敏共赏着。

    所以,湖南才会出现段午及韩安这二位神秘地主。

    赛孔明稍探昕,便知道是那二人之杰作。

    他乐观其成的不予干涉。

    朝廷在这段时间,终于歇口气。

    蒙军之撤退,便皇上安心大睡一日一夜。

    群豪在天下之置产,使皇上宽心啦!

    皇上便旨谕各衙勿加干扰。

    各衙的任务便是修桥铺路以及清河修堤。

    这叫做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也!

    皇上为何敢如此推动大工程呢?

    原来,商人们一售产,便先还钱,银庄便把钱送入朝库,大理王又如此上路,皇上怎可“小鼻子小眼睛”呢?

    所以,皇上旨谕大兴土木。

    此外,皇上也厚葬阵亡之将土。

    皇上更赏有功之将士。

    因为,皇上终于体会边防之重要性啦!

    天时、地利加上人和,终于使危机化为转机,这年秋天,两湖先丰收,四川及云南也跟着丰收,粮供为之正常。’由于边战及水灾折损三百余万人,天下粮供为之充足。

    皇上便旨谕各边关趁机囤粮备用。

    粮供一正常,各行各业也恢复秩序。

    朝廷便继续推动修路及治洪。

    群豪便吩咐佃农及工人们利用农闲投入此工程。

    众人乐得大赚外快!

    治河工程亦加速进行,洞庭湖中,每天皆有五、六十万人潜入湖中挖出淤泥再交由船只运上岸,各衙再派人把淤泥填入各处凹地。

    这一年,虽有多次大雨,终未发生灾情!

    百姓为之安心!

    朝廷亦更具信心!

    皇上再旨谕继续治洪及修路。

    连德柱放心啦!

    因为,秋收使他有一笔入帐。

    各地店面虽然互有赔赚,总数却仍赚七十余万两哩!

    而且,原先观望的人纷纷要求受雇。

    群豪便纷纷雇用他们。

    炼金工人便在翌年春天返大理继续炼金。

    群豪亦一批批的撤回。

    青少年早巳返大理勤练武功。

    连德柱一声令下,便厚赏众人。

    他更拜访各派申谢及赠银。

    他比皇上还拉风的巡视天下。

    更令他欣慰的是,他的子女经过此役,更加的尊敬他,他们更勤快的练武,他们已不需要大人之督促啦!

    韩蝉在秋收之前,便吩咐各佃农把粮售给官方,所以,她在秋收不久,便在湖南地区收帐着。

    她一见此次便回收三成余,不由大喜!

    她便赠每位佃农一个月工资。

    她更准他们赚外快。

    佃农们因而更支持她。

    早春时分,这些佃农已忙着播种、灌溉及除草。

    韩蝉见状,便又预付半年的工资。

    佃农们忙得更起劲啦!

    他们的亲人便利用这些购物改善生活。

    群豪亦在早春时督促佃户们耕种。

    此外,经由这段期间之货物交流,群豪已经更具经验,各地之产品亦摸清需求的集中火力开发制造着。

    最大的改变是种麻棉之地方激增,纺纱织布人亦增。

    天下之布量因而充沛。

    此外,建材及药品亦显着增加供应。

    朝廷虽然对灾区免赋,仍由其他地区收赋,所以,朝库又增加一批,皇上在安心之余,便宣朝赋又减少三成。

    大理王便是最大的受惠者。

    各派及群豪亦沾光。

    富商们紧张啦,因为,朝赋在灾前已降三成,如今又降三成,利润已经大增,而且,各店的生意已上轨道,田地亦皆以丰收。

    可是,朝廷为何未逼大理王售产呢?

    他们纷纷向熟悉之官吏探听着。

    那知,官吏们竟劝他们死心!

    因为,皇上这回是玩真的!

    诸吏更以皇上亲访大理王证明此事。

    因为,诸吏早已在这段其间兢兢业业的行事。

    他们一直不敢犯错!

    他们深怕一犯错,便会被大理王连本带利的算帐哩!

    所以,他们谕富商们别制造麻烦。

    他们更摆明一切公事公办。

    富商们傻眼啦!

    他们这回亏大啦!

    终于,有人开始置产。

    可是,群豪一律婉拒。

    因为,群豪要教训这些“不体时艰”之家伙!

    何况,连德柱已打算在日后把产业售给低收入人员,以便澈底的改善“贫富不均”的现象。

    富商们后悔啦!

    他们沉不住气啦!

    于是,他们以高价向昔日未售产之商人洽购产业。

    结果,部分人如愿以偿。

    大多数人只能干焦急着。

    连德柱开始率四妻及子女巡视天下。

    他们趁机云游天下。

    他们先后祭拜亲人。

    这年秋天,他们把亲人灵骨移入大理。

    他们甚至移入香洞花王之灵骨祭拜着。

    因为,柔柔及连德柱皆受过香洞花王之恩呀!

    这年秋收之后,他们又有大笔入帐。

    天下之粮供因而过剩。

    朝廷便令各衙囤积。

    云南地区亦开始囤粮。

    这年过年前,各店面已有八成余皆赚钱,只有银楼等消费性生意,出现赔钱,连德柱却不以为意。

    因为,各店面之净赚已逾去年二倍。

    翌年夏天,他率妻小入京城巡视及畅游时,却被一吏以皇上名义迎入宫中,立见皇上已率诸吏在殿前迎接。

    连德柱便率妻小上前叩头。

    皇上愉快的扶起他道:“朕永铭段王大恩!”

    “不敢当!小王理应效劳!”

    “蒙国在上月底献马二千匹,朕已派人送入大理。”

    “谢谢皇上!”

    “客气矣!请!”

    “请!”

    皇上便牵着他入殿。

    不久,皇上已招呼他及他的妻小入座。

    宫女迅即呈上香茗。

    皇上便招呼他们品茗。

    不久,连德柱已介绍四妻及子女。

    皇上愉快的一一点头致意。

    皇上更赞他的子女俊美。

    当天晚上,皇上便率皇族宴请连德柱诸人。

    席间,太子不但敬酒,而且介绍他的二子三女。

    太子之二位妃子更主动接近柔柔四女。

    太上皇更愉快的向连德柱探询天现况。

    连德柱便据实以告。

    太上皇笑呵呵的道:“段王旋乾转坤,创造奇迹矣!”

    “不敢当!朝廷决策正确及明快之功也!”

    “客气矣!段王打算如何再荣天下?”

    “开发资源,藏富于民!”

    “唔!藏富于民?”

    “是的!唯有百姓有钱,始能促进消费。”

    “有理!有理!”

    皇上问道:“朝廷如何配合?”

    “清吏正俗!”

    “清吏正俗?”

    “不错!裁汰不适任官吏,广设学垫及推动正当民俗活动,由上至下澈底改善风气及端正人心。”

    大上皇及皇上嘉许的含笑点头。

    他们便边叙述边取用山珍海味。

    这一餐便宾主尽欢而散。

    他们便被迎入殿中歇息。

    此殿既宽敞又华丽,不但专供他们使用,更有侍卫以及侍女供他们差遣,足见皇上对他们之友善。

    翌日起,太子便率二妃及子女陪他们畅游宫中胜景。

    皇族们便轮流于每夜招待他们。

    不知不觉中,他门已入宫一个月余。

    这天下午,连德柱面圣辞行。

    皇上却提及亲事。

    太子更在场打边鼓。

    因为,太子之一子及三女皆欲与连德柱之子女结亲。

    这是一个高招,对双方皆大有助益。

    皇上一开口,连德枉便拒绝不了。

    于是,皇上便钦点连德柱之唯一女儿为日后之东宫皇后,连德柱与柔柔所生之三子亦被钦点为日后之驸马。

    三位未来之公主便成为大理王妃。

    亲事一说定,皇上龙心大悦!

    皇上便又把贵州赏给连德柱。

    因为,朝廷对贵州颇无好感,干脆做个人情。

    连德柱叩谢着。

    他更献上九十万两金票。

    皇上笑哈哈的道:“聘金乎?”

    “不敢!不敢!”

    “很好!”

    当天中午,皇上不但赐宴,皇族及文武百官皆参加。。

    皇上更在席间宣布这些喜事。

    众人纷纷申贺着。

    场面为之更热烈。

    这一餐,连德柱乐得醉啦!

    翌日上午,他便率妻小叩别皇上。

    皇上便率众恭送他们出宫。

    他们可谓集名利于一身啦!

    于是,他们含笑南下。

    他们一返贵州,诸吏已经恭迎及备妥移交事宜,他便返大理请宇文立及凌百川挑十一名高手前往云南上任。

    云南之十一吏便赴贵州接任。

    这批老手便顺利的接收贵州各衙。

    贵州人为之大乐。

    十一吏便扩大建设贵州。

    不到一个月,便有八万余户自广西迁入贵州。

    人心便是如此现实呀!

    一向鸟不拉屎的贵州居然成为世外桃源。

    大理王之魅力够强吧?

    可笑的是,不出半年,竟有三万余名富人及商人带着亲人进入贵州定居及置产,因为,他们极欲置产呀!

    连德柱获讯之后,不便再逐走他们。

    这批人便在他们以往最看不起的地方落地生根。

    贵州因而加速繁荣。

    韩蝉与段敏在连德柱率妻小出游时,她们也率二子出游,如今,二童已经可以健步如飞。

    他们自幼便体健,加上不停的进补,因而更加的健康。

    他们便好奇的畅玩各地。

    韩蝉二女亦沿途购买灵丹服用着。

    令段敏遗憾的是,她一直探不到祖父行踪,亦无法区分出亲人之坟,她根本无法把亲人遗骨,移入大理国。

    这天下午,她们在武汉遇见赛孔明,赛孔明乍见二童,不由颤心的忖道:“他们之貌为何与王爷如此相似呢?”

    他虽嘀咕,却未询问此事。

    他便招待她们品茗欢叙着。

    不久,他一询问,韩蝉便坦承在湖南买良田。

    双方因而欢叙着。

    黄昏时分,他们便畅然用膳。

    席间,他询及二女之计划。

    二女皆表示只盼保持现状。

    赛孔明便含笑不语。

    膳后,二女便率二童入上房歇息。

    翌日上午,她们便畅游武汉胜景。

    她们因而发现朝廷“复科举才”。

    她们更看见皇上把贵州赏给大理王之公告。

    她们为之欣慰。

    ***这年秋收,又是大丰收,粮价因而平稳。

    登科新吏正武在宫中以及天下各衙展开新气象。

    七百余名不适任官吏皆已返家吃“老米饭”。

    韩蝉二女在湖南收过帐,便赏佃农们。

    然后,她们欣然南下。

    她们一入贵州,便发现处处荣景。

    她们不由佩服大理王之鬼斧神工。

    她们便畅游贵州一个多月。

    除夕前五天,她们才返大理庄中。

    她们一见内外整洁,便重赏二位侍女。

    她们更吩咐侍女返家团圆。

    她们埋妥银票,便天天游大理及办年货。

    除夕前一夜,柔柔四女来访并邀她们明日入王宫围炉。

    她们欲拒无由,便申谢答允。

    翌日下午,她们便率二童备礼赴约。

    只见连德柱含笑率妻小招呼她们入座。

    不久,二童已跟着段和诸人入内嬉哄。

    韩蝉含笑道:“恭贺王爷又添贵州!”

    “谢谢!大理更可发挥矣!”

    “是呀!王爷化腐朽为神奇矣!”

    “不敢当!全仗大家支持!”

    “王爷之财力及魄力居主助也!”

    “不敢当!谢谢你们协助安定湖南!”

    “不敢当!吾人已快回收矣!”

    “善有替报也!”

    “不敢当!”

    连德柱含笑道:“您老方便赐知来历否?”

    “不敢!”

    “罢了!恕我唐突!”

    “言重矣!吾失礼也!”

    “客气矣!遍地创痍之天下总算已经生肌恢复活力,若无意外,该可在三年之内出现荣景。”

    韩蝉含笑点头道:“是呀!王爷打算功成身退乎?”

    “是的,届时将由农、贫民拥有产业!”

    韩蝉点头道:“仁心至善!佩股!”

    “不敢当,我原先一无所有呀!”

    韩蝉含笑道:“佩服!”

    “不敢当!二位也不凡呀!”

    “小巫见大巫矣!”

    他们便品茗欢叙着。

    此时,赛孔明却召集帅哥帅妹及二童玩一个游戏。

    他率先以指甲掐破小指指尖滴血入一个碗中。

    众人好奇的各挤血入一碗。

    赛孔明便以持二块分别沾自己之血及段和之血入碗。

    他摇摇碗,二滴血硬是溶不了。

    不久,他便沾段和之血及另一帅哥之血入碗。

    不久,这对同父异母兄弟之血已溶。

    然后,他沾段和之血及段平“段敏之长子”入碗。

    他徐摇不久,二血已溶。

    他不由暗喜自己判断之正确。

    众人为之鼓掌。

    段和便紧抱着段平这位好友。

    众人便交互配对沽血。

    果见每对血皆顺利溶合。

    众人便大乐的玩着。

    赛孔明便含笑品茗。

    他反覆思忖该如何使二女坦承此事。

    他更暗诧王爷怎会有此二位私生子。

    韩蝉二女不知事已泄,仍在欢叙着。

    黄昏时分,众人便欣然享用团圆膳。

    良久之后,他们才欣然散席。

    段平及韩安一返家,便欣然入眠。

    赛孔明却私下向连德柱道出此事。

    连德柱为之神色大变!

    他终于想及杭州那场风流劫。

    于是,他向赛孔明坦承此事。

    “原来如此!好事也!”

    “您有何良策?”

    “请王后出面,如何?”

    “这…。我和她们叙叙吧!”

    “好!”

    “请保密!”

    “遵命!”

    赛孔明便含笑返房歇息。

    连德柱便召来四妻道出此事。

    柔柔啊道:“难怪二童如此像哥!”

    连德柱啊道:“对呀!我竟忽视此事,猪脑呀!”

    “哥有何打算?”

    “请你们与她们详谈一翻!”

    “哥!她们便是昔年劫和儿之人吧?”

    “不错!”

    “她们会不曾另有居心呢?”

    “这…。我心很乱,你们帮我想妥再出面吧!”

    “好!”

    这个除夕夜,够他们伤脑筋啦!

    尤其柔柔更是搂着老公道:“哥还记得她们昔年如何逼哥就范吧?和儿之臂还挨了-刃哩!”

    “我记得!我终身难忘!我险些跑断腿呀!”

    “她们究竟是何居心呢?”

    “我恨不得直接问个明白!”

    柔柔道:“瞧她们如今之表现,真令人不敢相信她们昔年敢入宫劫人,而且安排如此缜密的计划逼哥就范!”

    “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的确!”

    “她们此次在湖南买田,有够果断!”

    “是呀!不过,话说回来,她们对哥有信心呀!”

    “嗯!重回话题吧,那二个孩子叫韩安及段午吧?”

    “是的!显然她们让一子承续哥之姓!”

    “嗯!我们可有得罪过姓韩的人?”

    柔柔笑道:“哥到处除恶,铁定杀过姓韩的人,不过,她们若以此方式复仇,实在大违常理,令人难以置信!”

    “除非对方放长线钓大鱼!”

    “会吗?此二童威胁不了哥呀!”

    “至少会增加我的心理压力!”

    “喔!折磨功夫呀!有此必要吗?”

    连德柱道:“歇息吧,明天一大早便要拜年哩!”

    “好!”

    不久,连德柱已经入眠。

    柔柔却想得更深又更复杂!

    深夜时分,她才悠悠入眠。

    翌日一大早,果然便有一批贵州人前来拜年。

    连德柱便率四妻接待着。

    王宫开始燃放又长又响亮之鞭炮。

    接着,百姓跟着燃放鞭炮。

    王官便整日出现拜年的人潮。

    韩蝉及段敏原本携二童欲来拜年,她们一见如此人山人海盛况,她们干脆带着二童直接到洱海租船垂钓。

    不久,二童已玩得不亦乐乎。

    韩蝉低声道:“汝有否打算让他们认祖归宗?”

    段敏摇头道:“没有,如何向他交代呢?”

    “是呀!吾见见连胜吧!”

    “不妥吧?万一他翻起老帐,反而会坏事哩!”

    韩蝉摇头道:“未必!连胜最明理!而且他在这些年来多在炼丹,他的心境该可包容吾二人昔年之作为!”

    “请恩师再三思!”

    “吾一直怀疑汝祖已不在人间!”

    “是的,他若在人间,绝不曾任由龙行佑多活一天!”

    “是呀!以他的剑术修为,谁能制他呢?”

    “弟子也一直纳闷此事,除非他!”

    “大理王?会吗?若以时间推断,不可能呀!”

    “弟子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

    韩蝉便遥望青山沉思着。

    不久,韩蝉道:“为澄清此事,吾决定与连胜澈谈。”

    段敏无言以对啦!

    韩蝉便思忖如何进行此事?

    段敏开始暗中担心会有“反作用”啦!

    四周之明媚风光竟让她了无兴趣!

    她只是默默望着二童。

    不久,段平笑嘻嘻的收竿拉起一条鲤鱼,鱼跳上船板,便挣跳不巳,他直觉的以手欲按住它。

    一个不慎,他竟让鱼鳍刺伤手。

    他刚唉唷一叫,段敏已上前探视。

    她按住指伤,便取出刀创药涂抹。

    倏见爱子指尖另有伤口,她便询问原因。

    段平便道出昨天在王宫嬉玩之景。

    段敏听得神色大变!

    韩蝉也上前瞧着韩安之指尖。

    果见韩安之指尖也有伤痕。

    二女恍悟啦!

    二女为之沉思!

    二童便怯生生的低头而立。

    不久,韩蝉道:“先返家吧!”

    段敏便吩咐船家泊岸。

    她顺手抛鱼入水。

    二女便沿途默忖着。

    她们一上岸,便抱二童掠去。

    她们一返家,便吩咐二童先去漱洗,二女便低声臀商对策。

    不久,二女已决定负荆请罪!

    当天晚上,二女用过膳,便制昏二童及放于榻上。

    韩蝉不但恢复原貌,更恢复女装。

    然后,二女直接赴王宫。

    她们一到王宫,便表明欲见大理王。

    军士认得段敏,他们虽多看韩蝉几眼,仍让她们入内。

    此时,连德柱正与四妻陪连胜在殿内品茗,他们经过白天之拜年,如今仍在亢奋,因为百姓皆甚亢喜呀!

    柔柔向外一瞧,倏地一怔!

    众人一瞧,立见段敏身旁多了一个老妪。

    他们终于见到此女之真面目啦!

    连胜稍怔,不由忖道:“她不是冰蝉韩蝉吗?原来是她策划昔年那件事呀!她一定欲替段耀泄恨!”

    于是,他沉声道:“她是段耀之情妇!”

    众人为之神色一变!

    众人迅即想及此事!

    连胜道:“先看她要干什么吧?”

    众人会意的点点头。

    韩蝉二人一见厅中人之神色,便心中有数。

    所以,她们一入殿,便默默低头跪于连德柱面前。

    连德柱为之绉眉。

    连胜沉声道:“先起来!”

    韩蝉抬头道:“吾一时糊涂,险成人间罪人,特来请罪!”

    “先起来!休折煞这些晚辈!”

    “不!他们虽年青,所作所为,堪列圣贤,配受吾跪!”

    连胜沉声道:“既然如此!汝为何设下昔年之计!”

    “此乃吾一时之糊涂!吾只知段家被龙行佑那批人所毁,王爷又灭龙行佑那批人,吾为取回段家财物,始作出糊涂事!”

    “哼!汝为何放人?汝为何不取财物?”

    “吾越思越悔,吾不该伤王爷!”

    “哼!算汝没有老人痴呆症!”

    韩蝉道:“此事全是吾之过,与敏儿无关,孩子更是无辜,吾便听候处置,请放过敏儿母子!”

    段敏却含泪咽声道:“不!吾该负此责!因为,家师欲为段家取回财物,才作此安排,请勿怪家师。”

    韩蝉道:“糊涂!孩子尚小,吾能照顾几年?”

    段敏不由趴地哭泣!

    好一段精彩感情戏呀!

    仁心善性的连德柱为之心软!

    蔡恬、凌虹及宇文芝也心儿一酸。

    只有柔柔见多识广,爱子又被刺一匕,她仍冷静注视着。

    连胜沉声道:“段耀之财乃取自大理,汝等不配索财,何况王爷已携金票赎人,汝等为何改变主意?”

    段敏含泪抬头道:“吾景仰王爷!吾喜欢王爷,何况段家不能无后,是吾擅作主张的,吾负全责!”

    蔡恬三女不由又心酸!

    她们已心生共鸣!

    柔柔忍不住共鸣的低下头。

    因为,她也苦过头呀!

    连德柱更是心儿连颤。

    却见韩蝉挺直上半身,便抬掌拍向天灵穴。

    连德柱啊叫道:“不可!住手!”

    连胜却已在她挺身时,弹出指力。

    韩蝉的右腕脉倏麻,她反而暗暗吁口气。

    因为,这是她的最后一张王牌呀!

    段敏唤句恩师,便抱着她放声大哭!

    她便把这些年来的百感交集化为大哭。

    四女为之心软!

    连德柱更急望向连胜。

    连胜却冷静的注视韩蝉。

    韩蝉望着他道:“连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段耀即使有天大的罪,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敏儿母子吧!”

    连胜沉声道:“段耀安排二段与香洞花王决战,却欲以偷袭致胜,他们三人已与香洞花王同归于尽,此乃段耀之报应,却拖累王爷之弟段魂陪葬,吾允汝之求,吾不计较他之罪行,汝不该再安排杭州那件事!”

    “吾知罪!动手吧!”

    段敏哭道:“不!该由弟子承担!”

    连胜沉声道:”汝尚欲取回家产否?”

    “不敢,它们原归大理国所有!”

    “汝愿放弃一切仇隙否?”

    “愿意!”

    连胜向韩蝉道:“汝有何异议?”

    “吾来世愿效犬马之劳!”

    “言重矣!”

    连胜便望向连德柱道:“汝作主吧?”

    连德柱便望向四妻。

    四女皆默默点头。

    连德柱道∶“乱世悲剧何其多,咱们好不容易有如今之成就,死者已矣,让一切恩怨云消雾散吧!”

    说着,他已向柔柔点头。

    柔柔立即起身欲扶起二女。

    韩蝉二女松口气的叩谢着。

    她们一起身,便低头拭泪。

    柔柔四女便邀她们入内漱洗。

    连德柱苦笑道:“想不到会发生此事!”

    连胜含笑道:“人财两得也!”

    “我一时还真难调适哩!”

    “安啦,柔儿四人已经接纳她们,汝等着享艳福吧!”

    连德柱为之脸红。

    连胜含笑道:“老天有眼,段耀昔年自大理取走财物,终于连本带利奉还,另外附送孙女哩!”

    “舍弟却因而遇害!”

    “公平!一人还一人,扯平啦!”

    连德柱不由吐口长气。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