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恩怨了了俩相依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正文 第十八章 恩怨了了俩相依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大理王增加一妃啦!

    此讯在大年初二便对外传送着。

    没人询问四季估衣的老板娘为何成为王妃,大家只有热情的申贺以及祝福,因为,大家视大理王如完人。

    韩蝉四人便在大年初二住入大理旧王宫。

    段敏更是一入宫,便把所有的湖南地状交给柔柔。

    她又欲缴银票,却被柔柔婉拒。

    最乐的人是段平及韩安,他们终于如愿已偿。

    因为,他们一直渴盼与大哥大姐们在一起呀!

    他们便每天跟着坐功打拳。

    韩蝉一了却此事,便专心调教二童。

    连德柱一乐,便宣布贵州地区也免赋。

    此讯立即使富人及商人大乐。

    他们便扩大投资。

    各吏亦配合他们的投资行动。

    不出-个月,便引入近万户富人及商人。

    资州的天然风光,便被大力开发。

    贵州之特产亦纷纷对外销售。

    这些特产全归大理王府,富商们只赚取买卖间之差价,最大受惠者,仍然是大理王,尤其茂盛的树林更创造木材销售佳绩。

    云贵便又对外开放旅游。

    补酒及风湿酒便再度酿售。

    一向闲人多如牛毛之云贵,如令,人人皆有工作啦!

    他们一直以劳力赚入工资。

    富商们亦比照大理王的店面工资加倍发放工资。

    所以,云贵人真的翻身啦!

    且说段敏入宫之后,她不好意思找连德柱,他也打算让她先适应环境,所以,柔柔四女却二、三夜便与老公快活一次。

    而且如昔般采用“四娘教子”方武,一起陪老公快活。

    这夜,柔柔轮到最后一棒,她陪老公快活之后。她便满足的道∶“赐宠吧!”

    他轻抚左乳道:“先让她适应环境吧!”

    “她又不是小孩,明夜是元宵,明夜赐宠吧!”

    “好吧!你不介意她们伤和儿?““算啦!和儿已更壮,臂上已无疤痕啦!”

    “你更有大姐风范啦!”

    “我越来越崇拜哥啦!”

    “太肉麻了吧?”

    “真的嘛!您样样行呀!”

    “包括这方面吗?”

    说着,他已挺下身。

    柔柔嗯道∶“这方面更行!否则,咱四姐妹怎须并肩作战呢?”

    他乐得小兄弟立即昂举!

    她张腿一迎,小兄弟便消失!

    二人便又畅玩着。

    良久之后,她才满足的求饶。

    他便又畅然送礼!

    二人便满足的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才歇息。

    翌夜,柔柔含笑牵段敏入老公的房中之后,地便满脸春风的离去,房中二人为之一阵尴尬!

    不久,连德柱道:“你已知爷爷之死讯吧?”

    “嗯!我代先祖向哥请罪!“说着,她便欲下跪。

    他急忙上前架住她道:“恩怨巳了!别多礼!”

    “谢谢哥!”

    说着,她便向前一靠。

    他顺势搂她入怀道:“这些年来,你受苦啦!”

    “不苦!孩子带给我太多的满足!”

    “谢谢你把二个孩子照顾得这么好!”

    “不敢当!他们是我的心头肉!”

    “母爰光辉也!”

    “不敢当!我可否请回爷爷之灵骨?”

    “行!珍妹昔年替他们收尸,她还记得坟处!”

    “谢谢!”

    “该迎回皇弟之灵骨!”

    “爷爷昔年不该如此做!”

    “一场劫数矣!”

    “皇弟不知身世吗?”

    “是的!没人敢道出此事!”

    “段魄是谁?”

    “家兄!”

    “听说他们之合击,甚为完美!”

    “他们只能对付中上高手而已!”

    “可惜,他们被安排错位置!命呀!”

    “是的!”

    连德柱轻抚酥背道:“你在西湖时,经过易容吧?”

    “嗯!”

    “我早该想到此事,世上怎会有丑女拥有美好的身材呢?”段敏为之心儿一甜。

    他便轻吻香颊!

    她没来由的一颤!

    她以前不知已被多少的男人亲热过,却未曾如此的亢奋,她知道自己今夜又可以好好的**啦!

    她决定在**前先展现媚力。

    她要吸得他为她痴迷!

    所以,她主动宽衣。

    二人便含笑各自宽衣。

    不久,二人已成原始人。

    他后退两步,便欣赏道:“真美!”

    她满意的挺胸行去。

    他搭背捞腿一抱,便抱起她。

    她便含笑搂背靠入他的怀中。

    小兄弟迅即立足致敬。

    他一送她上榻,便在胭体上大作文章。

    她似蛇般蠕动着。

    她媚态十足的嗯着。

    他为之亢奋。

    他忍不住提前上马。

    她为表示纯洁,便生疏的迎合着。

    他便引导她畅玩各种花招。

    迷人的旋律为之回荡不已!

    不知不觉之中,二人已畅玩一个半时辰,他一见她耐力十足,他便放心的挥戈横冲直撞,尽情的骋驰着。

    她便浪然回应。

    房中为之热闹纷纷。

    她自从分娩之后,使一直进补,她的**心法已经有近七成之修为,多年的禁欲,终于在今夜发泄。

    所以,她浪然迎合着。

    所以,她迄今毫无疲态。

    又过良久,她终于发现。

    她佯呻吟着。

    他终于征服她!

    他为之大乐!

    不久,他一颤,便欲送礼。

    她倏地旋臀如飞。

    她悄然催功吸采。

    澈骨的酥酸,使他嗯了一声!

    不久,他忍不住喔叫!

    他的全身鸡母皮猛跳曼波!

    她立即收功及旋挺着。

    他**的喔叫不已!

    不久,二人已同入仙境。

    他忍不住喘道:“好!敏妹!”

    “好柱哥!”

    二人满足啦!

    柔柔四女却听怔啦!

    她们料不到段敏如此行呀!

    不到半个时辰,连德柱已畅然入眠。

    段敏悄悄行功不久,便暗喜道:“好精纯的功力呀!”

    从此,连德柱每隔三、四夜,便与段敏**一次!

    可是,二月中旬,段敏便挂起免战牌。

    因为,她故意让自己又有喜啦!

    连德柱为之大乐!

    王宫为之喜气洋洋。

    又过一个月余。段敏之胎象一安定,连德柱便率五妻以及众子女浩浩荡荡的搭车再赴中原旅游。

    他们沿途瞧着各产业。

    他们望着两湖田地之秧,不由大喜!

    这天下午,柔柔便率众人到达昔年埋段耀及二段之处,众人便依习俗先行上香祭拜一番。

    然后,他们一起挖坟。

    那知,三坟一被挖开,居然只有大小石块,既无腐烂之棺,更无枯骨,众人不由自主的一怔!

    不久,段敏道:“必是龙行佑搞的鬼!”

    连德柱问道:“会吗?”

    “会!二段在易水决战之次夜,龙行佑便血洗段家,足见他在幕后策导,此事必是他所为!”

    “可恶!太缺德矣!”

    “爷爷背叛大理,注定他的遗骨无福返大理!”

    于是,他们又埋妥三坟。

    然后,他们沿途北上。

    各地之渐旺,使他们大表欣慰。

    各地百姓之热情迎送,使他们大喜!

    这天下午,他们一入京城,一吏已前来行礼请安。

    然后,他引导众人入宫。

    他们一近九龙殿,却见皇上已率大批人站在殿前,其中包括皇族及文武百官,足见连德柱够份量。

    不久,连德柱便率众欲上前行礼。

    皇上愉快道:“平身!”

    “谢谢皇上!”

    皇上便率他入殿。

    柔柔诸人便由太子及二妃陪往另一殿。

    皇上-入殿,便招呼他入座品茗。

    连德柱送上一个红包道:“请皇上笑纳!”

    “段王别如此做!朝库已渐增!”

    “若无皇上之赐,小王怎有此成就呢?请笑纳!”

    “贪财矣!”

    “客气矣!”

    皇上便欣然收下红包。

    “灾区已复原不少吧?”

    “比起上回,已有显着复原!”

    皇上愉快道:“全仗段王之助也!”

    “不敢当!小王居中获利甚钜!”

    “应该的!段王付出太大的心力及财力矣!”

    “谢谢皇上!”

    皇上道:“据地方吏反映,部份子民欲置产,可有此事?”

    “有!小王为教训彼等之投机心态及统一促进天下繁荣迄今尚未售产,小王绝无牟取厚利之意!”

    “朕明白!段王处置得宜!”

    “小王打算在数年后,让一般百姓拥有产业,俾缩短贫富差距,进而防范官商勾结弊端!”

    皇上喜道:“高明!可行乎?”

    “可行!小王若以廉价售产以及协助资金,乃可成!”

    “段王实乃吾朝救星也!”

    “不敢当!。

    皇上愉快的道:“段王既有此安排,朕就打消售官地之措施!”

    “暂无此必要!”

    “正是!段王此次入宫是……”

    “小王特来献金!”

    “感激之至,朕将进一步治洪!”

    “万民之福也!”

    皇上愉快道:“段王之恩也!”

    “不敢当!”

    “朕打算俟天下再荣时退位!”

    “皇上正值英年呀!”

    “朕心力交疲矣!该早让太子登基!”

    “皇上总得让朝库充实些,再退位吧?”

    “当然!若无意外,朕将在三年内退位!”

    “皇上必可在史上留下英名!”

    皇上苦笑道:“朕误信庸臣,险成千古罪人矣!”

    “客气矣!”

    二人便品茗欢叙着。

    连德柱众人便又天天大吃大喝着。

    太子及二妃更天天作陪着。

    他们的一子三女亦天天与连德柱之子女们在一起。

    又过一个半月,他们才欣然离官。

    太子之一子三女竟然跟着他们离宫。

    连德柱便安排段和三兄弟以及爱女段梅全程陪着他们。

    当他们再入两湖时,已有部分田地在收割,其余田地皆是金穗摇曳,他们立即知道“今年又是大丰收啦!”

    由于段敏之腹部日大,他们便不敢在沿途逗留。

    这天下午,他们一入贵州,便沿途受到恭迎。

    他们便愉快的沿贵州、云南直接返王宫。

    段和四人便陪四位贵宾天天畅游大理风光。

    这四位娇生惯养的大人物,因此得以骑马、划船、垂钓、烤鱼,他们为之大喜的尝试各种新鲜乐趣。

    区区一个洱海,便让他们百玩不厌!

    大理各地几乎皆留下他们的足迹。

    他们因而畅玩一年余。

    这四对佳侣因而更加亲密。

    尤其未来之太子更对“准老婆”段梅之武功以及“万事通”心服口服,他日后登基临朝后,每遇大事,便皆先与段梅商量哩!

    且说段敏返宫一个月余便一口气生下二子。

    此二子孕育于她的功力大增以及心情最欢娱时期,他们不但又白又壮,而且既聪敏又清秀,可谓人见人赞!

    柔柔四女更是赞不绝口!

    她们几乎天天抢着照顾此二婴。

    韩蝉便悄悄行功替段敏绝育。

    因为,她要段敏欢渡今生。

    连德柱又添此二子,不由大乐!

    加上各田地皆丰收,店面亦加速赚钱,他一声令下,他的所有下人便在翌日,分别多领到一份工资!

    万民为之欢腾。

    人人更加的勤奋工作。

    段敏便天天大鱼大肉及服灵丹进补着。

    二个小家伙经由她之哺育,竟似“灌风”般长大。

    这天上午,五位掌门人一起携礼前来申贺,连德柱大喜的陪他们品茗及询问各派产业近况,群豪便欣然表一切皆欣欣向荣。

    他们便一一申谢着。

    连德柱便吩咐他们暂勿售产。

    他不但道出皇上退位时间,他更暗示他们把握良机厚植财力以及吸收资优人员入派,以强大正义力量。

    群豪皆欣然同意着。

    他们逗留三日之后,方始欣然离去。

    连德柱大方的各赠他们六十家店面。

    他们申谢的携走地状。

    这天中午,连德柱分别在王宫、宇文世家及点苍派设下满月酒宴招待群豪,桌上之酒清一色是补酒。

    众人为之开怀畅饮。

    连德柱再率五妻到处敬酒着。

    气氛为之热到最高点。

    这一餐,一共消耗掉五千余价补酒,若以每价五百两估算,光是酒资便高达二佰余万两,连德柱却毫不在乎!

    群豪不由更为倾服!

    连德柱率五妻敬一圈之后,不但脸似红关公,更频打酒嗝,柔柔五女立知他已经快醉啦!

    段敏却附耳指点老公“化酒口诀”。

    此口诀源自**心法中采补原理之一小段,她稍加解说,连德柱便已经心领神会啦!他一入座,便提功试行着。

    不久,他已经停止打嗝!

    不久,他脸上之红霞已退。因为,他已把酒气经由右脚心泄出。

    他又是一条龙啦!

    他便含笑向段敏敬酒申谢。

    他又向韩蝉敬酒申谢。

    柔柔四女不由暗诧!

    她们不由对段敏充满神秘感,因为,只有段敏能使老公乐得怪叫,如今,她竟又助老公化酒气。

    连德柱的酒胆立壮。

    他便又向赛孔明及十二吏敬酒申谢。

    不久,群豪派代表来敬酒申贺,连德柱便大声的催众人干杯,他自己更是阿沙力的先行干杯。

    经此一来,群豪助兴的一批批前来敬酒。

    连德柱便笑哈哈的干杯着。

    黄昏时分,他笑哈哈的宣散席。

    酒量不够强是他过去之遗憾,如今,他罩得住啦!

    翌日上午,他率五妻出巡云贵。

    他们如昔般深入民宅及与百姓共同膳宿。

    他们了无架子。

    他们频频为商人及百姓打气。

    他们更厚赏各衙及下人们。

    他们甚至也厚赏官垫之夫子们。

    如今,云贵交通已经四通八达,而且随时修补道路,“地无三里平”之贵州古谚,如今已经不再存在。

    最后,他们视察采金及炼金现场!

    经由如此多人在如此多年之采金,那座河金只剩五分之一,不过,上游那处金矿至少还可以开采三年。

    而且,它的纯度更纯。

    连德柱诸人为之大乐!

    他便赏众人一个月工资。

    然后,他率五妻返王宫。

    途中,他们遥见段和等四对美侣双双对对的沿山道赏景而上,他们忍不住发出会心的微笑!

    蔡恬低声道:“哥未来之地位必更崇高!”

    “你们皆可共享此荣!”

    请女不由大喜!

    柔柔含笑道:“咱们日后恐会常住京城哩!”

    “不错!我打算选几个孩子人宫学吏!”

    “和儿三人该学,他们日后皆是驸马哩!”

    “当然!你们彼此商量及问问孩子之意愿吧!”

    “好!”

    “另外一事,我打算再建一宫,一来可以多存些黄金,二来,日后三位公主在此皆各有一宫,以免失礼!”

    五女便含笑点头。

    连德柱又道:“我会把财产公平分配给孩子们,不过,王宫必须拥有一份,以免让百姓或世人说闲话!”

    “有理!”

    “我打算在十年内出售天下各地产业给一般百姓,届时再均分财产,然后,我们便可云游天下及含饴弄孙啦!”

    五女附和的含笑点头。

    他们便在归途中,规划人生。

    此时,位于金陵城外紫金山之一座华丽庄中,正有十名老者及六名中年人各依宾主位置入座以及品茗商讨大事。

    这批人区分二类,十名老者便是昔年介入大理政变幸存之护卫,为首之人姓许,名叫永汉,外号阴阳手。

    他的双手并非“大小只”或“黑白阴阳”,而是他的双掌可以同时施展不同的招式,堪称是武林怪胎。

    六名中年人便是昔年大理政变之后,出面善后以及治理大理一段时期最后失望而落跑的段昌及他的五位臣子。

    他们昔年携走被抢剩之财路,便入金陵隐居。

    由于这批财物不算少,他们这些年过得挺自在的阴阳手十人昔年也取走财物,不过,他们自知比不上段耀及龙行佑,所以,他们一直在金陵深居简出。

    俗语说:“坐吃山空”,他们已快吃光老本啦!

    偏偏他们的子孙皆不争气,他们非觅财源不可!

    连德柱之钜富使他们眼红啦!

    他们便一直在打连德柱之主意。

    所以,他们才有今日之会商。

    阴阳手十人一直保证可以制伏连德柱。

    他们更愿意扶佐段昌复任大理王。

    段昌不由心动!

    他终于决定讨回自己的江山。

    于是,他大方的各给阴阳手十人十万两银票。

    阴阳手十人便动员子孙找来一批人。

    然后,他们暗藏兵刃送段昌十人搭车启程。

    段昌自忖可以顺利登基,所以,他带走所有的亲人及财物,他更出售那座庄院及遣走所有的下人欣然启程。

    他们沿途低调的前往大理。

    他们一到贵州,便被荣景所慑!

    段昌一想自己即将登基及接收这些产业税赋,他便大乐!

    他们便在昆明与游客们一起前往大理!

    十二月十一日,日值大冲,百事不宜,这批游客却欣然接受城门军士抽查及入城,阴阳手诸人亦从容应付。

    别人是近乡情怯,段昌诸人却亢奋。

    尤其段昌更乐得双眼发直。

    入城不久,他们便在车篷掩护中更换服装。

    不出盏茶时间,段昌已换王服及戴上王冠,他的妻小及子女、孙子女,包括女婿,孙婿等众姻亲亦皆换上皇服。

    阴阳手十人亦换上护卫服装。

    他们的身材多已走样,不过,却也扮得人模人样。

    他们一近王宫,立见一座新王宫。

    他们稍怔,立见王旗飘扬于旧王宫。

    他们便吩咐车夫驰往旧王宫。

    不久,马车尚未停,阴阳手十人已先掠下车制倒军士及直接掠向大殿,殿前军士立即怔然喝道:“站!站住!”

    他们迅即上前出招制人。

    这些军士虽练过武,却怎是这十名老江湖之对手呢?”

    阴阳手诸人便直接掠入殿中。

    十二吏为之一愣!

    赛孔明却连啸三声及撤向后院。

    阴阳手十人迅即制倒十二吏。

    他们刚制倒人,受雇的人便沿途架起人拖入殿中。

    因为,他们准备利用这些人作为人质。

    段昌便大摇大摆的率亲人入宫。

    另有一批人亦受雇拥护他们入内。

    刷一声,连德柱已经入殿。

    他方才正与五妻在瞧孩子们练剑,他乍听啸声示警,立即掠入,他的王服及迅疾身法立即引起阴阳手十人之注意。

    他们便各踩着一吏不语。

    连德柱刹身喝道:“你们是谁?来此何意?”

    阴阳手喝道:“汝目无尊长及王法,竟敢篡位!”

    “住口一我之王位乃受朝廷所封!”

    “哼!汝瞧瞧殿外吧!”

    立见段昌率众威风八面的行向殿前。

    连德柱一见来人也是一身王服,不由一怔!

    冷哼之中,连胜已和赛孔明入殿。

    阴阳手嘿嘿笑道:“姓连的,汝还在呀?”

    “哼!谋永权!汝十人还有脸返大理呀?”

    “哼!汝敢扶人篡位,吾早该迎王爷回来逐走汝矣!”

    立听众人喊道:“王爷驾到!”

    阴阳手便率众喝道:“恭迎王爷!”

    段昌便昴头阔步入内。

    连胜便向连德柱传音道:“此人叫段昌,乃老王爷之堂弟,他曾掌过朝,韩蝉会往殿外引敌,汝宜把握良机!”

    连德柱会意的轻轻点头。

    此时,韩蝉已疾绕过殿外右墙角,她一掠近,便左右开弓的射出二排绣花针,立见十三人啊叫倒地。

    段昌为之止步回头望去。

    殿外立即一阵混乱。

    阴阳手诸人忍不住也望向窗外。

    连德柱、连胜及赛孔明便疾劈出掌。

    尤其连德柱更似“扫射机关枪”般疾劈不已!

    阴阳手一听风声,便弹身掠起。

    轰袭声中,六名老者立被连德柱之第一掌震飞连胜二人紧追着一劈,也各劈飞一人。

    连德柱追劈之下,阴阳手及另外一老已被劈死。

    受雇之人见状,便拔腿向外跑。

    段昌不敢相信的一怔!

    他一见众人跑,他也跟着跑。

    韩蝉却在此刻又射倒十四人。

    其余之人纷纷向外逃。

    闻声掠到之二派高手便大开杀戒。

    不久,这批人皆死于非命。

    他们昔年叛逃大理,如今皆惨死!此乃报应也连德柱三人便先解开众人之穴道。

    群豪一宰光来人,便主动善后着。

    立听连胜喝道:“搜!”

    群豪便搜尸以及马车。

    没多久,他们已送入一批财物。连德柱便各赏每人三百两,他更各以三百两为受制之十二吏及军士压惊。

    然后,大批人抬走尸体及清理现场。韩蝉便含笑入殿。

    连德柱便上前申谢。

    韩蝉道:“宜加派巡逻人员!”

    “好!”

    此事促成连德柱甄选十二名高手担任武吏,他们平日负责督导军士以及维护王宫内外之安全事宜。

    他更另挑三百名年青高手巡视于王宫内外。

    各城门更每日加派军士搜查行李及车辆。

    其刀及暗器更列为首要目标。

    他已经开始推动强化大理之措施。

    他大力推行保甲制度。

    他要建立一套制度及组织长期捍卫大理!

    他更不定期的巡视抽阅着!

    遇有不合格者,他便立即换人。

    点苍派及宇文世家亦主动配合着。

    此外,炼金处亦每日派六十名军士轮流保护着。

    他便雷厉风行的督导半年余。

    大理国因而固若金汤。

    此时,新建之王宫已经完成架构,正由外地师傅在装潢着,此宫与旧王宫一般大小,不过,金库却深逾一倍。

    金库内不但有圆木大柱更强固防水设备。

    一千名木工自八个月前开使天天钉制装金之木箱,如今,他们还在忙碌,足见此金库曰后可存多少的黄金。

    赛孔明、连胜及韩蝉不但天天督工,还特别检查各柱,因为,金库如此深,柱若不牢固,乃会危及王宫呀!

    大理国便在繁荣中提升着。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