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晚节不保命归阴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色香浩劫 第十九章 晚节不保命归阴
(88106 www.88106.com)      淡淡约三月天,踏青出游的好天气,连德柱便率妻陪未来的太子及三位公主沿途旅游及前往京城。

    沿途之中,连德柱皆抽巡各店面。

    他更吩咐群豪转告各地店面把每月所赚的钱雇人修桥铺路,因为,他已发现不少的道路已有坑洞。

    他吩咐此工作一直做到今年底为止。

    各地工人们因而增加收入。

    连德柱既散财又积功德矣!

    他更率众沿途拜访少林等五派。

    各派不但财力续增,亦各增加近千名弟子,此外,他们也把连德柱的店面及田地管理得井然有序及持续进财。

    他们也捐金雇人修桥铺路。

    这天下午,他们一入京城,便又有一吏迎他们入宫。

    他们一近九龙殿,果见皇上又率众恭迎。

    连德柱急忙下车上前行礼。

    皇上便含笑邀他入殿。

    柔柔诸人便又被太子夫妇迎走。

    连德柱一入殿,仍先呈上九十万两金票。

    这回,皇上却坚持不收。

    因为,皇上知道他已派人持续修桥铺路。

    此外,灾区之三年免赋期已满,朝库已经大丰收。

    连德柱只好收回红包。

    不久,他便道出欲派十二子入朝学吏。

    皇上欣然答允着。

    不久,皇上道:“朕把贵阳及昆明银庄交由段王管理,今后子民若须借钱,段王也方便协助!”

    “遵旨!”

    连德柱早巳金满为患,当然乐意经营银庄啦!

    皇上也有他的如意算盘,因为,自从大理王收购大部份产业之后,商人纷纷还钱,甚至存钱于银庄中。

    昔年未售产之商人亦在这些年中陆续还钱,所以,银庄自去年底,便出现亏损,皇上才有此安排此事可说是皆大欢喜也。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正式取得公文。

    他暗喜于可以充份运用资金啦!

    且说太子及二妃问过子女之后,便获悉大理王之富足强大及民心支持王宫,四对美侣亦皆更融洽!

    他们为之大喜!

    他们便把此事报告太上皇及皇上。

    皇族们为之大喜!

    于是,段和等十二人开始在各部见习。

    连德柱更宴请诸吏托他们妥加调教。

    段和诸人亦战战兢兢的学习着。

    一个多月之后,连德柱方始率妻小离去。

    这回,他直接返贵阳。

    立见赛孔明已经率六十名高手坐镇于贵阳银庄,连德柱大喜之下,便交给他们“银庄经营规章”。

    他一查之下,居然设人借钱,存钱之人则有三万余户,其中八成余皆是商人,此外便是百姓之小额存款。

    总存额则有六干余万。

    他以百分之五利钱水准估算,一年约需支付三百余万利钱,以他的财力而言,此金额乃是九牛一毛。

    他接着巡视正在银庄后方及两侧动工之现场,他-见地室辟建基深,他便吩咐增桩强固地层,他更吩咐赛孔明出售贵州之所有店面给百姓。

    他甚至连田地也出售。

    不过,他仍保留酒坊。

    他安排妥此事,便欣然离去。

    他一到昆明,立见宇文立已经坐镇,而且四周之地基已经辟妥,他欣喜的巡视工程之后,便入内品茗。

    不久,他知道此银庄也是没人借钱,存户近六万,不过,由于存钱主人多是百姓,总金额只有二十余万两而已!

    他便吩咐出售田地及店面。

    他仍保留酒坊。

    他安排妥此事,便欣然离去。

    他一返大理,便各赠连胜及韩蝉-瓶大内灵丹。

    二老便畅谈接收银庄之情形。

    连德柱便道出售产之经过。

    二老为之大喜!

    连胜含笑道:“此二银庄不啻增加二只神臂!”

    “正是!我们可以充分发挥财富矣!”

    “是呀!皇上可真大方哩!”

    “是呀!”

    韩蝉笑道:“各银庄可能已亏钱,皇上才会壮士断腕!”

    “有此可能!”

    “皇上能欲藉此促汝售产,俾带动商人向各银庄借钱!”

    “有理!”

    连胜含笑道:“新王宫已近完工,择吉落成吧!”

    “好!”

    “和儿诸人留在京城啦?”

    “是的,他们的学习已见效果!”

    “很好,大理日后必可长治久安!”

    “是的!”

    他们便品茗欢叙着。

    良久之后,他们才入内歇息。

    翌日上午,他便率五妻巡视新王宫之装潢情形。

    不久,他大方的各赏工人们一个月工资。

    他们便又赴二处王宫金库巡视着。

    柔柔忍不住喜道:“又增不少的金元宝哩!”

    “嗯!银票也增加不少哩!”

    于是,他们便翻阅帐册。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离去。

    翌日起。他便率五妻巡视云贵,立见百姓已经以数人合伙的买走店面,而且也向银庄借钱经商。

    酿酒及耕种之人数因而减少近两成。

    不过,并未影响太大,连德柱便不以为意。

    他知道百姓不敢大力投资于田地,他也不勉强。

    令他欣喜的是,已经有二十余户苗人在昆明经商,而且并未向银庄借钱,他知道苗族已经富足啦!

    他率妻小巡视云贵之后,便欣然返回大理。

    这天上午,新王宫正式落成,龙狮阵以及百姓足足热闹大半天,众人亦皆入王宫欣赏金碧辉煌盛况。

    此宫便暂由点苍派居住!

    二万余人之练武空间亦增加不少!

    又过一个月余,他便派六十余人同时携地状到天下各地出售产业,而且皆由各产业下人优先购买。

    价格则以他昔年买进之价为主。

    若有财力不足,则可以向大理王借钱。

    利钱更是比官方银庄少一半。

    此种条件可说是“跳楼大拍卖”啦!

    富人及商人为之羡慕得要命!

    韩蝉的良田亦比照办理着。

    这些店员及佃农便结伴借钱合伙经营着。

    各地产业在七日内,便出售近二成。

    其余之产业便开放给百姓购买。

    若是资金不足,可向官力及云贵银庄借钱。

    而且售价比首批价格增加两成。

    虽然如此,百姓们仍然纷纷置产。

    因为,此价格仍比实际便宜三成以上呀!

    又过半个多月,所有的产业只剩不到两成。

    在贵州经商之富商们便纷纷返中原置产。

    他们在贵州之产业,便由赛孔明出面购买。

    剩下的各地产业因而销售一空。

    所有的群豪便撤回云贵。

    大批银票及借据便送入王宫金库。

    连德柱便厚赏群豪。

    然后,他们核对银票及借据。

    六天后,这些借据便送入贵州银庄立册准备收利钱。

    他们略估之下,立知今后每年至少可收入九仟余万两黄金之利钱。他们已经实现第一个目标。

    他们为之大乐!

    他们几乎夜夜快活着。

    段敏自从分娩第二胎之后,便天天进补以及行功,所以,她的身材毫无走样,该挺的双峰更是傲人!

    连柔柔这种波霸也自认不如!

    段敏在榻上,更是每次皆使连德柱如痴如醉。

    她知道老公已通玄关,而且天天进补行功,所以,她敢采补,连德柱才会每次皆是欲仙欲死。

    欢乐之中,便又消逝二年,这天上午,他接获朝廷邀函,于是,他便率妻小欣然启程离开大理。

    他更备礼同行。

    因为他知道太子将登基啦,他们一入宫,果见宫中已经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段和诸兄弟更陪着太子迎他们入宫。

    他们一见到皇上,便赠礼申贺。

    皇上便招呼连德柱入殿品茗。

    皇上含笑道:”谢谢段王使银庄业务正常。”

    “不敢当!小王也沾光!”

    “客气矣!天下已更繁荣吧?”

    “是的!灾区几乎已全部复原!”

    “好!段王之功也!”

    “不敢当!”

    “太子一登基,必会大赦天下及免赋三年,此举会造成子民之进一步需求资金,段王负责供应吧!““遵旨!”

    “朕作此安排,一来为了酬谢,二来为了维持免赋期间之朝库收支正常,各银庄皆暂停供应资金!”

    “谢谢皇上!”

    “客气矣!”

    两人便品茗欢叙着。

    当天晚上,他们便又与众皇族享用山珍海味。

    一个多时辰之后,众人方始尽欢而散。

    段和诸人便向老爸报告心得。

    连德柱听得大喜!

    他不由连连嘉勉。

    翌日上午,他便拜访各部向官吏们申谢。

    当天中午,太子率二妃及子女宴请连德柱诸人,席间,太子希望段和十二人能够留宫效力三年。

    连德柱便含笑同意。

    太子便又希望段梅留在宫中。

    他更表示登基后,便正武立太子。

    连德柱亦欣然同意。

    段梅忍不住与未来的老公互视一眼。

    他们在这二年余之两地相思,挺难受的哩!

    这一餐便愉快的进行着。

    膳后,连德柱便率妻小申谢离去。

    他一返殿,便吩咐段和诸人努力任吏及多照顾段梅。

    他更吩咐段梅多学习朝仪及洁身自爱。

    然后,他愉快的歇息。

    此时,天下商人快抓狂啦!

    因为,朝廷已昭告天下,自明年元旦起,免赋三年,而且出售官地,商人乐得拼命的欲扩大投资。

    他们顾不得过年啦!

    他们涌入银庄欲借钱。

    银庄人员却建议他们赴云贵借钱。

    所以,大家纷纷冲向贵阳。

    赛孔明自从获悉将免赋三年之后,他便自昆明银庄调来三十人,而且自大理调来一百名青年予以指导。

    此外,王宫金库之所有银票皆已存入银庄地室。

    所以,商人们一入银庄,便迅速的办妥手续及领银。

    贵阳人潮为之大增。

    各店面生意为之大旺。

    大年初一,银庄更动员七百余人在各厅中及街上办理手续,因为,昨天居然涌入二万余人迫不及待的欲借钱。

    大家忙得不亦乐乎啦!

    贵阳亦首次在大年初一有此盛况。

    工人及佃农们为之大羡!

    他们便决定合伙拥有店面。

    此时的连德柱正率妻小在大殿观礼。

    新皇终于正武登基。

    他的第一道圣旨便是册立太子以及立段梅为太子妃。

    众人立即申贺行礼。

    连德柱迅被众人申贺不已,他们为之大乐!

    他们因而又在宫中享福一个多月。

    这天下午,他们在新皇率众恭送之下,含笑离宫,他们便悠哉的沿途游山玩水及欣赏名胜。

    这天下午,他们一入杏花村,便被人认出。

    不久,大批人已欢呼而来。

    这些人包括他们昔年之友及近年来瞧过他之人,他们亢奋的向大理王请安,更连羡蔡恬“好命啦”!

    他们便与老邻居欢叙着。

    这夜,连德柱与蔡恬来到杏花溪旁,他仰头一瞧,便含笑道:”果真是松柏长青!此株松更高大啦!”

    “是呀!已逾十七年哩!”

    他拾起一把松子便弹射入溪。

    叭叭声中,十二条鱼已经翻腹浮出水面。

    蔡恬笑道:“往事历历如目,昔日为一文钱而忙,如今却不在乎数千万两黄金,我何其荣幸呀!

    谢谢哥!”

    说着,她已搂着他。

    他轻抚香颊道:“命运之神太眷顾我们啦!”

    “是呀!”

    “我打算在四川、河南、湖北等地区立堡供孩子们自立,他们万一有事,少林五派也会就近协助!”

    “好主意!”

    “大理三宫就交给和儿三人吧!”

    “好主意!”

    “义儿掌管一家银庄,你帮他挑吧!”

    “昆明银庄吧!”

    “好!”

    “谢谢哥!全儿挺喜欢桂林哩!”

    “行!我在桂林立堡!”

    “谢谢哥!”

    “原则上,我会让孩子们散于各大城,此举可让他们自立,更可方便我们云游天下及含饴弄孙!”

    “太好啦!”

    “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没有!我太满足啦!”

    “很好!多服丹,活久些!多享些福!”

    “好!谢谢哥!”

    二人便含笑返村歇息。

    经此一来,他们便边畅游边买地及雇人建堡。

    他们更托当地官吏代为监工。

    这天下午,他们来到西湖白堤一处野草杂生之地方,段敏忍不住道:“谢谢哥之包容,哥欲重建它否?”

    “嗯!在此地立堡,让平儿自立吧!”

    “好!谢谢哥!”

    于是,他们以高价买下附近之房舍及庄院。

    然后,他们托官吏雇工建堡。

    他们便如此的畅游及为子女安排着。

    段敏忍不住道:“谢谢哥!”

    足足又过了一年余,他们才返王宫。

    连胜含笑道:“够逍遥吧?”

    “的确!爷爷该与恩师出去逛逛!”

    “吾二人正有此意!”

    “我已在各地为孩子们立堡,请沿途多关照一番!”

    “行!金矿皆已采炼完毕,三处金库皆已有八成满,金山之藏金亦达五成,此殿下更有十万张一万两银票。”

    “真可观呀!”

    “的确!每年之利钱收入最惊人哩!”

    “很好!售酒收入也不少吧?”

    “约有昔年之六成!”

    “我的目标是减到三成!”

    “对!炼金工人多已结伴在云贵经商或买地耕种。”

    “很好!他们足以自立自足啦!”

    “正是!百姓们在这段期间多合伙投资矣!”

    “太好啦!云贵人翻身啦!”

    “不错!汝之工资负担大减矣!”

    “很好!那些孩子的武功皆进吧?”

    “不错!第一批少年如今皆已有二流水准啦!”

    “太好啦!我打算日后把这批人安排于各堡。”

    “好主意!大理势力可扩及天下矣!”

    “正是!”

    段敏向韩蝉道:“咱们已在白堤那座庄院建堡,平儿日后住该处!”

    “挺有纪念意义的!”

    “是呀!”

    他们又欢叙一阵子,再入房稍歇。

    翌日上午,他们便先住入二派瞧众人练武情形。

    果见首批少年如今不但皆已成为青年,而且剑术大进,第二批少年不但已茁壮,剑术也进步良多。。

    他便赠每人一个月工资。

    然后,他们巡视四大金库。

    遍目皆今,他们为之大乐。

    这天上午,他们便冒险进入瘴毒区,此乃柔柔之主意,因为,她道出洞中那池水对男女皆大有益处。

    她更研判自己及老公皆有抗毒之能力,其他四。

    女又与老公恩爱如此多年,每人皆已可抗毒。

    段敏四女不由亢奋的欲探此区之神秘面貌。

    连德柱便沿途挟着蔡恬。

    午前时分,他们终于进入香洞花王之香洞中。

    不久,他们已瞧见冰凉澄澈之池水。

    他们便趴地而饮着。

    段敏含水一催功,全身立即澈凉。

    她大喜道:“甘霹也!”

    于是,她连连饮水。

    然后,她在一旁行功着。

    柔柔则出洞采回一批不知名之甜果。

    众人便先品尝着。

    然后,他们一起行功着。

    蔡恬便返到洞口取用甜果。

    只见附近花木良多,她不由一阵陶醉。

    却见段敏一收功,便又趴地饮水,因为,她行功之后,便证明此池水对她的**心法阴功大有助益也!

    她经过这些年之吸补老公功力,她已累积至九成水准,她一直企盼能够到达龙虎交济之最高境界。

    届时,她便可青春水驻。

    届时,她更可长命百岁。

    此外,她更可在吸采之中把功力回赠给老公哩!

    届时,她们必可比子孙们年青长寿哩!

    她方才行功之后,便发现功力更溶合以及更纯,所以,她又饮水行功,又过一个多时辰,她一收功,便匆匆离洞。

    她掠入草丛中,便掀裙褪裤。

    她蹲下不久,便射出一股水箭。

    水箭不但射倒沿途之草,而且把一株树干射透,她为之惊喜的道:“天呀!吾已有九成五之修为啦!”

    她不由欣然整装。

    她一返洞前,立见众人皆已准备离去。

    她先致歉,便又入内饮水。

    然后,众人欣然离去。

    她们探险成功之后,不由大喜!

    她们一返殿,段敏便在当天晚上主动求欢。

    连德柱当然乐意奉陪。

    两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两人一直玩到亥初时分,他才畅然送礼。

    段敏便行功摇臀吸采着。

    连德柱舒畅的怪叫着。

    他茫酥酥的移嚷着。

    他居然呻吟叫好啦!

    柔柔四女听怔啦!

    她们不由更暗诧段敏之神秘怪招。

    段敏今夜狠心疾吸大批功力,连德柱才会如此舒畅,她等老公入眠之后,她立即服丹专心行功着。

    破晓时分,她的妙处门户已自动张合着。

    她一收功,便以掌按住洞口。

    她一吸之下,掌心果然一颤。

    她一吐之下,掌心便微麻!

    她险些尖叫啦!

    因为,她成功啦!

    她忍不住搂吻着老公。

    连德柱为之大乐,良久之后,二人才入内室净身。

    她体贴的以**替老公捶背。

    。好敏妹!我的火气又来啦!”

    “今夜再乐吧!哥今天有事吧?”

    “对!今天要到宇文世家喝喜酒哩!”

    二人便欣然沐浴着。

    良久之后,二人才欣然与四女共膳。

    膳后,他便向宇文芝道:“大哥之子今日娶媳妇吧!”

    “是的!”

    “太好啦!大家一起去凄热闹吧!”

    “谢谢哥!”

    午前时分,他便率子女进入右侧王宫中。

    宇文立夫妇便迎他们入内。

    不久,他便率五妻坐上福证大位。

    他的孩子们刚坐上贵宾席。

    不久,新人已依礼拜堂。

    然后,长辈们筒短的献词申贺。

    连德柱更含笑只道句“五世其昌”。

    新人便在乐声巾进入洞房。

    宇文立便招呼贵宾们入右殿品茗。

    贺客们则赴广场入席。

    连德柱便与凌百川欢叙着。

    不久,他们已被迎返殿中入席。

    山珍海味便陆续上桌。

    众人便欢叙畅饮着。

    守文立之子媳便率先逐桌敬酒致章。

    新人们便跟着敬酒。

    然后是宇文立夫妇出来敬酒。

    经过这三轮攻势,众人皆酒足腹饱矣!

    散席之后,连德柱便率妻返宫。

    他含笑向五妻道:。咱们也快清大家喝喜酒了吧?”

    柔柔含笑道:“明年冬天吧?”

    “由皇上安排吧!”

    “好!”

    于是,他们返房歇息。

    段敏便又服丹行功着。

    这夜,她黄牛啦!

    因为,她澈夜行功着。

    翌日上午,她便单独前往香洞饮水行功。

    她的功力为之精纯。

    她便一直饮水行功。

    第四天上午,连德柱忍不住入洞探视着。

    却见她一丝不挂的行功,而且全身自里透红,他正在欣赏之际,倏听咻一声,他直觉的向左一闪。

    立见她那妙处内射出一道水箭。

    叭声之中,水箭居然射入洞壁中。

    他骇征的注视着。

    段敏却含笑起身及张臂迎去。

    他忍不住搂道:“真美!”

    “谢谢哥,我的**心法已经大成!”

    “黄帝之**心法?”

    “正是!”

    “原来你一直在采补!”

    “嗯!哥今天可以取回部分功力啦!”

    “不!没必要!我随时可服丹补充功力。”

    “哥!还是回收一些功力吧!因为,经过**心法炼过之阴功可以滋润哥之功力,对哥大有助益哩!”

    “对你不利呀!”

    “哥再让我分批吸采吧!”

    “哈哈!行!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是呀!”

    他便欣然剥去衣物。

    不久,二人已利用地形地物畅玩着。

    二人便由洞内玩到洞外。

    他终于乐倒在草地上啦!

    段敏翻身上马,便吻着老公及注入功力。

    连德柱立觉“气海穴”一胀。

    不久,她已含笑起身。

    二人便在草地上行功着。

    不久,他便发现功力纯得像明珠哩!

    他便畅然行功。

    黄昏时分,两人才欣然离去。

    经此一来,二人不定期的入香洞饮水快活着!

    二人更常在宫中快活着。

    二人的功力便频繁交流着。

    二人便发现功力更精纯。

    二人为之大喜!

    这天下午,赛孔明返殿向连德柱报告银庄收支情形,他听完之后,便连连申谢及瞧着统计表。

    “喔!平均每月收入千余万两利钱呀!”

    “是的!”

    “借钱热潮巳退吧?”

    “是的!每月约只贷出三、四百万两而已!”

    “很好,存款如此少呀?”

    。是的!大家皆置产矣!”

    “很好!”

    “禀王爷!吾该功成身退矣!”

    “辛苦!辛苦!偏劳令郎接掌银庄吧!”

    “好!”

    不久,连德柱便赠送三百万两及一座贵阳庄院。

    赛孔明便申谢离去。

    连德柱便把统计表交给五妻传阅。

    五女为之大喜!

    柔柔含笑道:“想不到银庄尚存钜银!”

    “是呀!咱们明日又出巡吧!”

    “好呀!”

    翌日上午,他便又率五妻畅游云贵。

    他大方的沿途赐赏着。

    沿途之中,他们不但入苗族,更入香洞饮水尝果。

    他们巡视之后,便因云贵人之自立自足而喜!

    他一返大理,便又开始操军。

    四千名二派高手便各携钜银赴天下各地雇工修桥铺路以及整治河川,因为,他要回报天下。

    他派这批人,既使商人获利,更使工人增加收入。

    大理王更加受人景仰啦!

    这天,连胜及韩蝉笑呵呵的返殿之后,他们便道出各地之荣景以及各堡皆已经接近完工。

    连德柱为之大喜!

    韩蝉向段敏道:“经过吾二人之查探!汝祖三人之尸骨昔年入葬后,便被挖出以及曝尸于荒郊,幸经路人收埋!”

    “恩师找到三坟啦?”

    “是的!坟上皆长树及开花,难怪汝等如此旺!”

    “太好啦!”

    连胜含笑道:“暂勿动此三坟!”

    “好!”

    “汝等之治河、修桥、铺路已普获佳评,很好!”

    连德柱含笑道:“稍回馈世人矣!”

    “正是!只要百姓自足,各行各业兴旺,天下便不会乱!”

    “是呀!何时让孩子们进驻各堡呢?”

    “先办妥和儿四人之喜事吧!”

    “好!理该会在今年冬天办喜事!”

    “很好!”

    “爷爷及恩师届时须入宫一趟!”

    “呵呵!行!吾二人久盼此刻矣!”

    他们便品茗欢叙着。

    他们同时分配诸于之“地盘”啦!

    良久之后,二老方始入内歇息。

    连德柱便拜访宇文立及凌百川。

    宇文立自从爱孙成亲之后,便把昆明银庄交由爱孙管理,他除了偶尔督操外,皆陪爱妻含饴弄孙。

    他一听连德柱欲挑人赴各堡,便欣然同意。

    凌百川当然赞成。

    他们便各挑出二千人及询问对方之意愿。

    这些人包括一、二、三流高手,他们一听之下,立即同意。

    于是,连德柱宴请他们及他们之亲人。

    三日后,这四千人已陪亲人赴各堡先定居。

    他们一到各堡,便向各派或各衙先打招呼。

    然后,他们赴各银庄存妥二千万两。

    这批存银每年之利钱收入已足够各堡支用。

    他们的亲人便受雇于堡中。

    他们因而可以安居及专心的练剑。

    重阳之后,连德柱便接获皇上之亲函,皇上在函中述及将在十一月十五日替四对新人成亲并请他邀人参加。

    他便欣然缮函及派人送入宫。

    他便邀宇文立及凌百川夫妇同行。

    他更函邀五位掌门人同行。

    群豪皆欣然答允。

    于是,他们在十月中旬启程。

    他们便沿途访各派及邀出各派掌门人。

    十一月三日上午,他们已经入宫。

    立见皇上率众人迎他们入宫。

    群豪见状,不由暗咋大理王之声威。

    只见宫中已经张灯结彩及美仑美奂!

    他们便先被安置于殿中。

    连德柱诸人便天天忙着接待及拜访皇族及官吏。

    经由太上皇之撮合,皇族姑娘纷纷挑上连德柱之诸子,皇族在打主意。

    因为,此四子太俊逸英挺啦!

    连德柱有求必应的同意众亲事。

    皇族们一起哄,便在十一月十日集体订亲。

    连德柱为之权倾天下及富甲天下。

    他更在这场订亲喜宴中横扫宫中之酒国英雄们。

    他实在太愉快啦!

    十一月十五日中午,四对新人便按朝仪拜堂。

    大太上皇及太上皇序先致贺着。

    皇上更畅然申贺。

    连德柱愉快的接道:“愿此喜遍及天下!”

    众人为之鼓掌欢呼。

    四对新人便欣然入洞房。

    然后便是盛大的喜宴。

    五位僧道掌门人更由专人炊制精致的素肴招待着。

    不久,连德柱率五妻逐桌的敬酒申谢着。

    他阿沙力的干杯着。

    气氛为之热腾。

    这一餐欢聚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四对新人返洞房不久,便开始制造噪音。

    段和三兄弟果真使得三位公主眉开眼笑。

    段梅更把太子侍候得欲仙欲死!

    段家军果真犀利!

    翌日中午,原班人马又享用归宁宴。

    连德柱再度接受众酒国英雄之挑战。

    众人皆喝歪啦!

    他们便天天畅览宫内外胜景。

    订过亲的帅哥美女们亦成双成对的畅游欢叙着。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连德柱便率众由皇上诸人恭送出宫,同行之人增加三位公主以及订过亲之

    皇族千金们。

    他们便似放鸽子般把一对对子媳送入各堡。

    五位掌门人则直接返各派。

    足足过了三个多月,他们才返大理。

    三位公主之腹却已隆起。

    柔柔五女便天天陪着三位公主。

    段和三兄弟便各住入一宫。

    段和负责治理大理国。

    他的二位兄弟则各管贵州及云南。

    连德柱便边巡视各衙及二处银庄安排着。

    又过一个月,他已经派人各送二千万两银票赴各堡。

    段和三兄弟便各拥有住处金库中之黄金。

    那座金山存金则归段和所有。

    连德柱诸人则拥有二处银庄及酒坊。

    他正式让段和接任大理王。

    他率五妻陪着二老天天畅游着。

    这天上午,他们进入香洞,韩蝉饮过池水,便赞道:“至宝甘露也!汝等好大的福份也!”

    众人为之大喜!

    连胜呵呵笑道:“咱二人至少延寿十年矣!”

    “是呀!”

    众人便欣然饮水行功。

    蔡恬则到洞外采果而食。

    她不嫉妒四女之行功。

    她太满足现况啦!

    由于她如此知足,她一直活到一百零二岁才归天哩!

    -------------

    幻剑书盟 扫较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色香浩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色香浩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色香浩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