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朕错了
作者:染瑾汐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一章 五年之约
    “死丫头,又在发什么呆,整天都不知道想什么,叫你干一点事就干不好,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自打你出生家里就没过上好日子,真是祸水啊!要不是那算命的说你是什么转世,不能把你扔了,我哪里还用那么辛苦浪费粮食来养你,呸,还不知好歹,就知道偷懒,妈的,我是倒了什么霉,才会生出你来。”

    一个环境有些破烂的院子里, 一个农家妇女用手指着一个正蹲在地上洗衣服的17.8岁姑娘破口大骂,妇人的脸上是狰狞的厌恶,而那位姑娘,却只是一脸的淡然。经过的路人似乎早已习惯,都不屑冷眼旁观,而是直接无视的经过,然后离开。

    又是一阵骂骂咧咧,楚冉言早已经习惯,自打她记事起,就天天上演着唇枪舌战,这些话语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换句话说,就是麻木了,免疫了。非打即骂的生活已经是家常菜了,现在只是骂又能算什么呢。

    你问她会不会哭?呵呵,哭的滋味好像很久都没有过了,以前不是没哭闹过,不是没有反抗过,也不是没有哀求过,可是换来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说成痴心妄想,不知好歹,然后再是一阵打。

    想起自己最后一次的反抗给自己带来的后果,楚冉言揪心的闭上了眼,回忆再次慢慢延伸。

    那年她12岁,是一个在幼稚和懂事之间徘徊的年龄,依旧是一样的打打骂骂,自己也练就了不一样的忍耐力,对于一些小打小骂会选择忍受,还记得那天,天色是灰蒙蒙的,还未亮,而自己却必须起来干活了,揉揉酸酸的眼睛,伸了伸腰,还是很听话的起床干活,先是生火,劈柴,挑水,喂养家畜,然后就要煮早饭给全家人吃。都习惯了,所以没什么,这些都不算什么,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实在让她忍无可忍!

    在她忙忙碌碌下,黎明划过了天空,他们起床了。

    最先起的是她妈妈,那个从未给过他好脸色的妈妈,看着她瘦弱的身子在慢慢的端着早饭,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移着,好像生怕烫到,不但没有怜惜,而是不屑鄙夷的说:”那么怕烫死啊。。。“随后转身去了厕所。。。

    楚冉言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继续专心的端着,好不容易端好一碗放在桌上,手指早已被烫的通红,真的像她妈妈说的一样她是怕烫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怕的不是烫到自己,再粗的枝条都打落在她身上过,区区烫伤又如何,她怕的是把东西洒出,只要浪费一点点,她就又是一顿毒打,所以她才那般小心翼翼。

    进厨房去端另外一碗,依旧那般小心翼翼,半道上看见从未正眼看过她的爸爸起床了,他却没有停下丝丝脚步,而是直径去刷牙,楚冉言心里还是会泛起一丝苦笑,在这个家,只有爸爸对她算''最好了“,至少他从不打她,更多的时候只是冷眼旁观着,这已经足够让她相信爸爸还是对他有所怜惜的。

    放下第二碗,在耳朵上揉揉发烫的手指,转身进去端最后一碗。。。

    “哦类类哦啦啦。。。”传来一阵放荡不羁的声音,楚冉言微皱眉,是她那个邪恶坏心的哥哥,每次她被打的时候,只会在一旁起哄,幸灾乐祸,还经常欺负她,但是偏偏重男轻女的观念在他们家尤为突出,她和哥哥的待遇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对他的宠溺惯成了他放肆的性格。

    楚冉言无视他,小心翼翼的盯着路和碗里的汤汁,自顾自的走着,想要避过他那个讨厌的哥哥。

    “哟,是你啊,哎哟,端那么满的东西会不会烫到啊?要不求求哥哥帮帮你啊?”楚财笑嘻嘻的朝楚冉言走过来,双手抱在胸前欠扁的挡住了她的路,一脸放肆着。

    楚冉言低着的头微微黑了,“让开,我要做事。。”声音冷冷的没有温度。

    “嘿嘿,那我要是不让开呢?哎呀,哥哥看你好像瘦了呢,给哥哥检查下怎么样啊。。”楚财猥琐的笑容愈发狰狞,那双龌龊的手开始伸向了楚冉言的衣服。

    楚冉言的怒火愈发燃起,肮脏的人!连自己的妹妹也打主意!真不是人。抬起眼,冷冷的看着他,“你敢动试试,”声音依旧没有温度,更是多了一份坚定,端着碗的手微微紧了些。

    “哎呀,生气了啊,我就动怎么着,臭丫头,你能耐我如何?”楚财笑嘻嘻的面容瞬时转变成狰狞恶毒,双手愈发触碰楚冉言衣服里。

    士可杀不可辱!楚财,是你自找的!楚冉言在楚财的手要触碰到她身体的瞬间,咬咬牙举起手中的汤碗反手一倒。。。。。。。。

    “啊 。。。。~~~死丫头,。。”楚财的手被楚冉言倒下的汤汁烫的通红气泡,气急败坏的嚷嚷着,一边疼的上串下跳。。

    楚冉言抬起眸没有一丝害怕,谁叫你自讨苦吃。

    正在洗脸的杨秀兰听到儿子的惨叫,吓的急忙扔到毛巾冲出来,撞到了同样听到楚财叫声的楚勇,两人相视一会,都急忙跑到厨房,看到一脸淡然的楚冉言和哇哇跳的楚财。

    ”爸妈,她,这死丫头居然用烫泼我。嘶。。。“楚财看到冲出来的爸妈,恶狠狠的告状到。

    楚冉言看到杨秀兰和楚勇出来,才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了,立马掉头就跑、。、

    “死丫头,你敢跑,给我抓到你就死定了。。。”杨秀兰恶狠狠的说着,说完拔腿就要去追,却被一旁的楚勇拦了下来,“你去帮小财处理烫伤,我去追!”说完便跑了出去,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一路狂跑的楚冉言回过头发现楚勇在追赶着她,心里既害怕又有些吃惊,一向他从不管这些事,为何这次会是他追出来?他会怎么样对我?楚冉言想着想着脚步不禁放慢了,到最后只是静静的看着后面的楚勇,她下了一个赌,她赌楚勇会不会惩罚她。

    正在追赶楚冉言的楚勇看到楚冉言停下了脚步,直直的看着他,稍有愣神,随即又不明所以的浮出了一丝笑意。

    楚冉言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爸爸,他刚刚笑了,是什么意思呢?他从来没正眼看过我,现在还对我笑,难道他是理解我,疼爱我的? 楚冉言心里泛起丝丝惊喜,有些迫不及待的等待着眼前正直勾勾看着他的楚勇说话。

    “你为什么停下来?”

    “因为我觉得爸爸不会打我。”楚冉言坚定的说。

    “呵呵,为什么这么觉得。”楚勇的笑意更深了,甚至有些恐怖。。。

    “因为你是我爸,而且你没打过我。所以我觉得你还是疼我的。”楚冉言有些天真的说着,在她记忆中爸爸真的没打过他。

    “哈哈哈~~~~~”楚勇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楚冉言从未见过爸爸这样笑过,不解的问道。

    “我笑----你错了!我不是你爸,我不打你不是我疼你!而是我不屑打你,野种!”楚勇的面容开始变的狰狞起来,在楚冉言耳边划过。

    “轰隆隆”宛如晴天霹雳,楚冉言人顿时呆滞了,似乎连周围的空气也静止了,她呼吸也变的很困难。。。。

    他不是我爸?他不是我爸?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他不是不舍得打我,而是不屑打我。。。

    楚冉言摇着头,呢喃着,眼泪在这一刻喷发出来。。。

    “唔。。。”还在楚冉言反应不过来时,楚勇已经把她压在身下,那张狰狞的脸变的愈发恶心,那双和楚财一样龌龊的手在撕拉着她的衣服。。。

    “贱女人,我养了你那么多年,你该报答我了。。。”楚勇继续不要脸的撕扯着楚冉言的时候,瞬时衣服被扯了下来,楚勇的眼光变得邪恶无比,甚是恶心。

    “不,不要!”惊醒过来的楚冉言开始挣扎,却抵不过楚勇的力气,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没力气了,不行!不行!

    “我是你女儿啊!!我好歹也姓楚啊!我才12岁,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楚冉言撕心裂肺的喊出口,眼泪肆无忌惮的流出,打湿了她的脸,她的发。

    楚勇微怔了一会,动作停了下来,就在楚冉言以为解脱的时候,他又压上了她的身,狰狞的面孔带着愤怒,”哼,我才没有你这个女儿,你不是我生的知道吗?哈哈哈,你是姓楚,可是,你是你妈和我弟生的野种!“楚勇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动作愈发狂乱起来。开始扒楚冉言身下的裤子。

    “不,不要!不要啊  ~~”楚冉言还没来得及吸收自己身世的问题,只是不停的反抗着。。。

    “住手!”一声苍老的呵斥传来,跑过来一个有些蹒跚的身影。

    楚冉言透过朦胧的双眼,原来是李奶奶,行踪不定的李奶奶,在世上唯一疼爱她的李奶奶,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楚冉言开始疯狂的嘶喊出来,“李奶奶,救我,救 我!”

    楚勇抬起头看到是李奶奶,面色慌张的从楚冉言身上爬了起来,有些紧张的走了。。。

    “呜呜。。。”楚冉言忍受不住的蜷缩着哭了起来。。。

    “唉,可怜的孩子,来把衣服穿上。。”李奶奶拿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带来的衣服递给了楚冉言,疼惜的看着她,眼里有些隐忍。

    楚冉言微怔,随即背过身去穿上了衣服,擦干了眼泪,扑通一声跪在了李***面前。

    “李奶奶,你带我走吧,带我走好不好。”楚冉言痛苦的磕着头,一次一次。她实在受不了了。

    “孩子,来,起来先。。。:”李奶奶轻轻摇了摇头,扶起了楚冉言。

    “孩子,你听我说,现在李奶奶还不能带你走,再等5年,等你17岁时,奶奶就带你离开这里,让你不再受委屈,在这5年中,你什么都不要听不要管就好。楚勇他不敢再对你怎么样了。”李奶奶对楚冉言坚定的说着,希望她能理解。

    “好,5年之后,奶奶你带我走。。”楚冉言同样坚定的点着头,从此她生命里多了一份信念,开始学会对一切淡然,因为她要忍着活到17岁,等李奶奶带她走。

    *

    --------------------------------------------------------------------------------------------------------------------

    回忆像是放电影般回放,楚冉言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内心痛苦的嘶喊着,”李奶奶啊,五年到了,我17岁了,你怎么还不来带我走呢。。“

    是的,她之所以常常走神,是因为想着和李***5年之约,她期待着,守候着。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二章 离奇的穿了
    “不好了不好了,那个李奶奶无缘无故死在河边了。。”屋外传来一阵喊声,划破了早晨的清净。

    “轰隆隆~~”楚冉言只觉得大脑短路,李奶奶,李奶奶死了?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别人,一定是的,楚冉言自我安慰着,脚步却不听使唤的跑了出去。。。。

    “啧啧,真可怜啊,怎么无缘无故的死了。。。”

    “是啊,她都没有一个亲人的啊。。”

    楚冉言耳边划过一声声议论,泪水放肆了流了出来,河边,好多人围着。。。。

    钻进人群,楚冉言的脑袋再次爆炸,熟悉的身影静静的躺在河边,她慈祥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只是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楚冉言不相信的睁大眼,捂着嘴,一步一步艰难的朝那副身躯走去。。。

    “扑通”一声,楚冉言直直的跪了下来,眼神空洞的看着躺在旁边的李奶奶,对她唯一好的李奶奶,答应5年后带她走的李奶奶,可是她不在了!不在了!

    “哇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遍了村,楚冉言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人,一直苦苦守候在李奶奶身旁,直到人群散去,依旧跪着。

    原以为等到17岁就可以解脱了,可是现在连李奶奶都死了,那她还活着干什么。。。呵呵呵,那个家,回去又如何?

    不是没有抱过希望,她也想她的父母能把她当宝呵护着,可是没有,一分一秒都没有过,呵,真的绝望了,楚冉言起身,呆呆的望着地上的李奶奶,呢喃道,“等我,李奶奶,我来陪你。”,慢慢走向河边,绝望的闭上眼,但愿下辈子我不要再遇到这样的家人,“嘭”一声,那素身影已落入河中,慢慢淹没。。。。。。。。

    *

    -------------------------------------------------分割线--------------------------------------------------------

    第二天,“啊~”随着一声尖叫,划过黎明,惊醒了乡村的宁静。。。。。。

    人群中一阵骚动,“这不是楚家的那个丫头楚冉言吗?怎么死了?”

    “祸水啊,真是祸水、、、”

    赶来的楚家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从河水捞上来冰冷到有些浮肿的尸体,暗骂一声,“死丫头,死了还要留那么多麻烦,”

    “闪开闪开,”楚家人用一番草席随意把楚冉言的尸体捆了起来,扔在了后山,随即,乡村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似乎什么也没发过。

    只剩下灵魂的楚冉言只是冷漠的看着楚家人把自已的身体草草的扔了,自己死了?原来人在绝望的时候,死亡只是一瞬间。。。传说灵魂是没有泪的,难怪自己流不出,转身毅然离去。。。。。。

    只见一道白光闪出,瞬间楚冉言的尸体便消失不见,游走在人间和地狱之间的楚冉言只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在召唤着她,意识里她朝那个人影走了过去。。。。

    啊~李奶奶。。楚冉言有些吃惊,随即又笑了,没想到那么快就可以和李奶奶团聚,“李奶奶。。。”楚冉言高兴的朝李奶奶飘了过去。

    “呵呵,孩子,你受苦了,现在李奶奶带你离开了。。。。”李奶奶慈祥的笑着对楚冉言说道。

    楚冉言听完李***话,心有些一怔,没想到李奶奶说的带我离开原来就是死亡,死亡就解脱了,呵呵,楚冉言暗暗苦笑了一声,原本以为李奶奶真的可以在自己17岁时带她走,却没想过是以这种方式,不过,这样也好啦,起码不受挨打挨骂了,楚冉言找到平衡点后又无所谓了。

    呵呵,李奶奶好像看出了楚冉言心中所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随即一挥衣袖,楚冉言便飞了出去,孩子,你会幸福的。。李奶奶瞬时化成一个老爷爷,望着楚冉言离去的方向。。。

    冥冥中楚冉言只觉得有一种声音牵引自己前进:离开吧,不要有怨恨,到那里,你会幸福的,你本不属于这里,何苦在这待了17年,离开吧离开吧。。。。。。。

    *

    --------------------------------------------------------------------------------------------------------------------

    只觉得眼前的光越来越刺眼,我这是去哪呢?是天堂吗?天堂才会那么明亮吧。楚冉言心里想到。

    一股愈来愈强的欲望促使她想要拨开眼前的光,“嘶”的一声,楚冉言呻吟了一声,微微睁开眼,环视了一周,发现都是陌生的场景,无数个疑问?这里是哪里?怎么好像是古代的装饰?

    好精致的木雕床纹,古香色的木悠悠放出迷人的味道,周围好刺眼,待眼里适应了这里的光线,猛的一惊:好华丽的建筑,粉色珠帘悬挂在自己面前,古檀色的木架上摆满了花瓶,一张造型独特的梳妆台上摆满了胭脂水粉,桌子椅子都是镀银镀金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坏境,楚冉言心里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定了定神,掐了一下自己,果然没错,没死成,倒穿了,那么离奇的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由的苦笑一声,死也死不了,命运如此捉弄人。

    定了定神,楚冉言猛的想到李奶奶说的话,难道。。。。李奶奶说的带我走,就是带我来到异世界重新生活?楚冉言燃起这个想法后有些兴奋,不再苦恼,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对那个世界毫无可恋,穿了也好,远离那个噩梦般的世界,重新生活,有什么苦没吃过,21世纪的头脑若在古人面前都斗不过,未免成笑话了,先了解情况再说。。。。。。

    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身穿大红绣着凤凰的宫装,皱了皱眉,不仅因为自己讨厌红色,也在苦恼这个身份的主人应该是个麻烦人物,不是皇后级别的就是权贵后宫。

    有些好奇想要看清如今的自己长什么样,环视一周,才发现一个类似铜镜的东西,凑前去看,不由的愣了: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只是眼眸下的冷漠挡住了可爱娇小的面容,随之代替的是一副与世隔绝、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冷漠却不高傲,果然是个美人,没有一点以前自已的样子,但眉宇间带有的淡淡冷漠却是她的,是的,从小在那样的坏境中,自小养成了刺猬的性格,不愿与人多接触。细看自己的眼眸,清澈而不含一丝瑕疵,只是淡淡涌出的忧伤覆盖着她。。。。。。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三章 穿越的身份不受宠
    正出神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背后传来“嘭”的一声,是铁盆打落的声音,楚冉言才意识到自己醒来那么久还没有见到一个人,身后的会是什么人呢?她不会不认出我是假的,楚冉言有些担心,随即很快的稳了稳神,走一步算一步吧,慢慢的的回过头。。。。。。

    只看见一个身穿宫女服装的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站在自己身后,面色绯红,好可爱的小女孩,脸蛋粉嘟嘟的,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透出机灵的神色,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时而高兴,时而伤心,时而惊讶,好像一个表情万花筒。楚冉言有些好笑,但还是忍住了。。。

    未等她开口,那丫头便扑了上来,趴在她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幕儿了,小姐,你没事就好了,以后别乱跑了。”

    楚冉言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这个梨花带泪的女孩,心里泛起一丝心疼和感动,或许是从小自己没有人疼爱,看到有人如此担心自己,心里有些许悸动,但转而又想,她关心的不过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罢了,不是我,苦笑一声,扶起身旁这个丫头,努力平复着心情,暗示自己不要紧张,不能露出马脚,稳了稳心神,楚冉言有了一个打算,冲着眼前眼圈红红的幕儿微微一笑,说道:“我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你慢慢说给我听吧。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又是谁?”声音柔而不娇,却透着一股冷漠。

    幕儿晃了晃神,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这个身影,是小姐吗?为什么声音的温度那么低,虽然是笑着的,却让人觉得是那么冷漠,以前的小姐不管是多受气也不会这样啊,居然还说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这是怎么回事?幕儿征了,目不转睛的望着楚冉言走着神。

    楚冉言从来没被人这样盯着看过,或许是心虚吧,她有些冒汗了,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呆呆的望着自己,无奈的晃了晃手,才把她拉过神来。

    幕儿咽了咽口水,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还记得我吗?老爷夫人呢?”幕儿抱着丝丝希望的死死看着楚冉言,希望刚刚的是梦。。。

    楚冉言一一摇了头,”我真的不记得了,醒来之后什么都忘了,脑袋一片空白,你说给我听好吗。”楚冉言无奈的像哄小孩一样对幕儿说道。

    幕儿顿时失望的浑身耷拉了下来,无奈的撇着一脸无辜的楚冉言,抓狂了一会才接受现实,慢慢开口道:“我叫幕儿,是小姐你的陪嫁丫头,小姐你是当朝丞相的女儿楚冉言,但老爷自小不疼你。。。。。“幕儿说着突然停下来观察楚冉言的神色,却发现楚冉言一脸的淡然,而且,还好像有些兴趣的听故事一样示意她说下去,幕儿实在是快疯了,这还是以前脆弱的小姐嘛!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我们的国家是整个大陆上最强大的,周围一些小国都对我们国家俯首称臣,我们现在是轩国五年,当今圣上是萧轩国的萧沐风。小姐你。。。。。。。”

    话未落音,只听见帘外传来一声富有磁性又不失威严的声音:“皇后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连朕都不记得了。”声音明显带有戏谑,楚冉言皱了皱眉,皇后?这个身份原来真的很麻烦,还有刚刚那声音,是那素未蒙面的皇帝萧沐风?听他的语气充满着讽 意味,好像很讨厌这个身份的主人?

    看着身旁的人儿顿时一阵慌乱,正着急的看着自己,好像有麻烦了一样,看来自己猜的七七八八了,这个皇帝对这个皇后不是很友好,这有些麻烦了。。。。。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四章 性情大变的皇后
    只见帘外走进一束身影,身后跟着几位宫女太监。

    最先映入她眼帘的是那刺眼的明晃晃带有龙的服装,一看就知道是天子的象征,抬眼看去,对上一双深幽色的眼眸,眼里带有戏谑,不屑的望着眼前的人,萧沐风在触到对方眼里的冷漠时,不由的暗暗惊讶了一声,什么时候,她的眼光有那般冷漠和不屑?萧沐风暗自思忖,以前的她是那般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目光也是躲躲闪闪,何曾有像刚刚那般看着自己。。。。。。

    “皇上吉祥。。。”身旁的人儿早已扑通一声跪下行礼,还不时的瞥着自己。

    “皇后娘娘吉祥。。”萧沐风后面的宫女太监也跪了下来。

    而楚冉言,看着眼前不停盯着她看的人,不由的一阵心慌,不得不承认他长的很帅,身躯凛凛,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只是眸间透出的戏谑让她感到不悦,不愿再看他一眼。

    楚冉言定了定神,看来这个皇帝不是很好忽悠的,要更加小心谨慎了,波澜不惊下稳定心神,微微福神开口道:”臣妾醒来后什么也记不起了,并非惟独忘记皇上,请皇上勿多心,臣妾失忆,若有冒犯皇上,请皇上见谅。”

    楚冉言实在不喜欢眼前这个人,也不想惹麻烦,只想让他快点离开,未料身旁的人听到她一番话,兴趣来了。

    萧沐风英眉一挑,悠悠开口道:“哟,皇后失忆啦?看来这次淹的不轻啊,那就让朕来告诉你,让你记起怎么样?你是朕的皇后,是楚丞相心爱的女儿,朕对你一见钟情便下旨要你进宫,丞相还真舍不得呢,你出嫁那天都没来送。”萧沐风特意把字眼咬的很重,仿佛是在提醒着什么,有一股怒气也开始爆发。

    楚冉言听完萧沐风的话,再看看他的神色好像想发怒的样子,皱了皱眉,总感觉没那么简单,如果是一见钟情爱上她,又如何会这样对她,期间必定必有隐情,刚刚幕儿也说了,丞相并不喜欢皇后这个女儿,大概皇上娶她也为了巩固江山,殊不知却被丞相反戏弄一番,给了他不受宠的女儿,自然威胁不了他,自然这个身份的主人也不受宠了。

    不想了解这些,因为都不关她的事,她只想好好安静的过她的日子,反正是不受宠的皇后,当不当无所谓。

    楚冉言再次开口,对上萧沐风的眼眸:“想必皇上您并不喜欢臣妾,而臣妾也无才无德,无法担任后宫之首,所以臣妾恳请皇上废了臣妾这个皇后,另选合适人选掌管后宫,而臣妾,若皇上能大发慈悲放臣妾出宫,臣妾定当感激不尽,若皇上不肯,可以把臣妾安排到一个偏僻的院子,臣妾定当本本分分,不惹事生非,怕是皇上也不好让臣妾干粗活吧?恐遭人口舌。那么就让臣妾在后宫自己料理自己。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语言中没有丝毫感情,只是一片淡然,看不出话语中带有讽刺和其他意味。

    楚冉言突然庆幸在现代时还好自己家附近有一个公共电视机,所以她经常会跑到那看电视,最近看的古装片《美人心计》,现在是要用上场了。。

    幕儿听到楚冉言说的话,跪着的腿打了一个趔趄,不可思议的看着语出惊人的楚冉言,天啊,小姐是淹傻了吗?居然要皇上废了她这个皇后,要知道皇后这个位置有多少人想要爬上,即使是不得宠,但至少是皇后啊,还拥有着掌管后宫的权利,可,可是小姐却。。。。天啊,别在吓我了。。。。。幕儿还在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楚冉言。。。。

    而其他几位宫女太监们,都也是被楚冉言的一番话雷到了,都胆大的抬起头瞄了瞄楚冉言。。。

    萧沐风愣住了,怔怔的看着眼前语出惊人,平静如水的楚冉言,她刚刚居然说要我废了她这个皇后?她到底在想什么?她想出宫?她要出宫干什么?怎么病一场后人都不一样了,从前的她哪敢这样和我说话,眼里哪有这样的冷漠,口气哪有这样的冷淡,她到底在搞什么鬼,想引起我的注意吗?我偏不让她如意。

    静静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楚冉言,当注意到她的眼眸时。。。。

    嘶。。。。什么时候她的眼神是那般清澈明媚,宛如一潭清水,不含一丝杂质,透过她的眼睛却看不到有任何杂念 ,看不到一丝的变化。

    萧沐风有些愣住了,她的眼睛好迷人,干净的让人不自觉的沦陷。这绝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躲躲闪闪,眼神暗淡无光的楚冉言所拥有的!!可是,她却真的是楚冉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在我看她的同时,她也小倔强的扬起头看着我,没有一丝畏惧。。。。。

    这般气势,这般勇敢,绝不会是当初那个胆小怕事的楚冉言所发出的!

    萧沐风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了,他不信只是昏迷了三天就可以把一个人变的如此翻天覆地,他一定要弄清楚!随即抬起了步伐。。。。。

    楚冉言看着一步步靠近他的萧沐风,心里不由的紧张了起来,难道是他看出了什么吗?不过反正仍他怎么怀疑,我依旧是以前那个楚冉言,只要一口咬定他就不能拿我怎么样。。楚冉言心里暗暗想到,表明却还是一副波澜不惊,好在以前在现代练就了超凡的淡定力,不然就坏了。。。。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萧沐风,楚冉言心里慌慌的,不得不承认他长的真的很帅,只是嘴角一记不明所以的微笑让她浑身不舒服,额,他他他他。。。。他在干嘛,为什么把他慢慢低了下来?难道。。。他想亲我?楚冉言心里好像有一头小鹿一样乱撞,眼睛依旧直直的看着他,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庞,就是再淡定她也还是不经意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却没有她想的事发生。。。。

    耳边有属于男子的气息传来,弄的她痒痒的,但她却不肯动一下,虽然闭着眼,但是可以想象现在萧沐风离她有多近,若是一不小心。。。。就惨了。。。。

    “你给朕听着,我不管你耍什么花招,朕都不会让你如愿,你想朕废了你的皇后位子,放你出宫或是让你平平凡凡,安然无事的过一生?呵,想都不要想,若你想要朕平白无故废了你,让朕落人口舌,说朕暴戾,哼,你可想错了。朕不会废了你,不会如你所愿,你现在这个样子对朕的挑衅意味很重,朕一定会拆穿你的假面目,哼,不管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楚冉言,还是现在不卑不亢的你,朕都不会让你得逞!还有,你以为刚刚朕要吻你吗?哼,朕才不屑碰你!“声音小的只有两个人听得到,在旁人看来两人的动作是那般暧昧,却只有楚冉言才明白。。。

    睁开了眼,楚冉言一扫刚刚那个念头,原来楚冉言在他心里如此不堪,呵,不让我走,可以。

    勾起一丝微笑,往后退了几步,直视萧沐风的眼眸,”竟然如此,臣妾谢谢皇上宽宏大量,体谅 臣妾心有余而力不足,愿意令找其人代替臣妾掌管后宫事务,臣妾感激不尽。臣妾也会如皇上所愿,安分守己的过日子,不再插足后宫之事。“楚冉言淡淡的说完,看着萧沐风有些微怒的脸,她更开心了,皇帝不都是一言九鼎,金口玉言的吗?反正刚刚的话没人听见,可是现在的话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他难道还能反悔吗?

    萧沐风没有料到楚冉言居然会来这一招,再看看周围,的确有不少宫女太监,若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反悔,怕会影响信誉,哼,好啊,那我就让你真的清净清净。

    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回给同样是微笑的楚冉言,“竟然皇后那么想清静,朕就准奏了,还特批你搬到寒月宫居住,那里更清静呢?不知皇后意下如何?”说完玩味似的看着楚冉言的反应,未料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声:“谢皇上恩准。臣妾即刻便搬离寝宫。”

    萧沐风不得不承认楚冉言的表现出乎了他的意料,心有不甘却又无法表现出来,只好冷哼的一声甩了甩袖子离开了。

    而一旁跪着的幕儿早已吓的冷汗直冒,不敢吱声,醒来之后的小姐和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小姐真的判若二人了,她还是我的小姐吗?幕儿望着眼前这个身影,欲言又止。。。。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五章 宁静的生活多美好
    自从皇后醒来后,性情大变,搬到寒月宫后,从未踏出宫外一步,只是传闻和身边的宫女太监相处的极融洽,一点也看不出有丝毫的不满,众人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有人说皇后受刺激了,变了一个人,有人说皇后改变战略了,以不动治动,吸引皇上注意,还有人说皇后疯了。。。。。。整个皇宫传的沸沸扬扬,却从未影响到她,楚冉言。

    而后宫中,最得宠的莫过于梦妃了,由她侍寝最多,得的赏赐也最多,众人都暗自认为梦妃将来会是皇后,而梦妃听到这些传闻,心里不免得意起来,心想反正皇上不喜欢皇后,那么就对她造不成威胁,日后皇后的位置不还是她的。

    自打那次搬来寒月宫后,生活的确过得很宁静,习惯了安静,楚冉言并未觉得闷,而且还很放松,因为没人会有打扰一个失宠的皇后,而且萧沐风也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扰她,别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生活用品有专人负责,肯定轮不到她担心。

    她呢,衣食无忧,每天优哉游哉,有时练练字,发发呆,日子过的算是小资。在发现寒月宫还有一个大大的后院,后院有几颗大大的榕树时,楚冉言心思一动,招来太监小豆子小饭子,宫女菲儿芯儿还有自己的贴身侍女幕儿,几个人围在一起商议,东弄弄,西拼拼,靠着楚冉言她的记忆力和古代不是很先进的工具做成了一个大吊床和一大秋千。

    楚冉言得意的望着自己的成果,呼,一跃上吊床,真惬意啊,底下的小豆子他们可惨了,看着娘娘被一个大吊床挂着,生怕会把她摔下来,在下面来来回回的盯着。。。。。。。

    楚冉言无奈的看着下面一群盯着她的人,真是的,吊床嘛,有什么好怕的,朝他们挥挥手,:你们也上来啊,很好玩的,快点,幕儿,菲儿,芯儿,都上来啊,小豆子小饭子你们去玩那个秋千啊,坐你们两个还是坐的下的,就这样,在冉言的指挥下,整个寒月宫的人都跑到后院看这一幅美好的风景,谁也不出声,静静的望着,望着娘娘俏丽的笑容入神,此时的娘娘显得更加美了,少了平时眉间淡淡的忧愁和脸上的淡然,多了一份无害的笑容,笑声充斥整个院子。谁也没有注意到门后有一晃黄影,停留一阵然后离开。

    楚冉言惬意的躺在上面,思绪也慢慢飞出很远很远:自己在这已经几个月了,宁静的生活没人打扰,不知道外边情况怎样?

    那皇帝也没来找自己的麻烦,听幕儿说:他天天都去妃子那里,特别是那个梦妃,好像最近还立了几个新宠,但还是那个梦妃最得意。

    当幕儿告诉她外边的传闻时,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她从不在乎这些,皇帝宠谁关她什么事呢,反正她和那个皇帝就像陌生人,还有自己那所谓的爹就更不用说了。。。。。。

    自嘲的笑笑,呵呵,在现代没父母的疼爱,在古代也一样,是不是自己注定是没有家的孩子。?

    想着想着,楚冉言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努力扬起头,硬是把眼泪逼了回去,她不会哭,一定不会。!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六章 生活开始泛起涟漪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游走了6个月,半年的时间了,在御书房的萧沐风心里很是纳闷,他想不透是什么让楚冉言变成这样,半年了她都是这样,天天看看书写写字,和奴才们打成一片,似乎还玩的不亦乐乎,没有一丝不满的情绪。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自从上次我偷偷整她,让她掉进荷花池里昏迷了三天后,醒来就变的不一样了,明明还是她的样子,行为举止什么却那么不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派去调查的夜殇也说身份没有弄错,是楚霸天那个老滑头的其中一个女儿,不受宠的女儿,那到底是哪里不对?萧沐风想不明白。

    夜晚的风很舒服,楚冉言吃完晚膳一个人坐在后院的秋千上,一袭白衣虚无缥缈,白纱随风扬起,她宛如一个仙女般,若隐若现,美的那么不真实。

    来这已经6个多月了,心里那片伤痛也慢慢淡忘,偶尔想起还是会感伤,但很快会被驱走,是她不愿去想也罢,想不起了也罢,都过去了,不重要了。

    伴着夜晚的风,楚冉言轻轻的哼起了一首歌,那是《美人心计》里面的落花,她早已把歌词背的滚瓜烂熟。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 花落了就枯萎

    错过了花期花怪谁 花需要人安慰

    一生要哭多少回 才能不流泪

    一生要留多少泪 才能不心碎

    我眼角眉梢的憔悴 没有人看得会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 像落花满天飞

    冷冷的夜里北风吹 找不到人安慰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 让相思化成灰

    一生要干多少杯 才能不喝醉

    一生要醉多少回 才能不怕黑

    我眼角眉梢的憔悴 没有人看得会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 像落花满天飞

    冷冷的夜里北风吹 找不到人安慰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 让相思化成灰

    冷冷的夜里北风吹 找不到人安慰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 让相思化成灰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 花落了就枯萎

    错过了花期花怪谁 花需要人安慰

    。。。。。。

    歌声凄美而忧伤,仿佛是在诉说一个悲伤的结局,没有来打破这一宁静,都静静的望着秋千上的人儿,忧伤的歌声传到每一个的心间,让人心疼不已。

    幕儿呆呆望着这个她从小到大的主子,此刻的她让她那么陌生,还是她吗?她分不清了。,只是,这样的主子不更好吗?更快乐。。。。

    不久后,幕儿他们到了楚冉言规定自由散去的时间了,所以此时院子里只剩下楚冉言一个人,她晃啊晃,摇啊摇,伴着月亮伴着星星歌唱。。。。。。

    良久过后,楚冉言不知不觉的入睡了。睡得那么香甜,那么纯静,在她卸下防备的时候宛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般安静恬雅。

    而后,一束黄衣闪过,悄悄抱起在秋千上睡着的女子,生怕惊醒她,动作是那么的柔。。。。。

    要不是萧沐风听到是她遣散那些奴才的,他就差点大发雷霆惩罚那些奴才了,竟敢把她一个人留在秋千上,睡着了都不知道,掉下来摔伤了怎么办。

    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掖好被角,看着熟睡的人儿,萧沐风竟有一丝迷离,仿佛看着一个仙女般那样不真实,呆呆的望了许久才离去。

    楚冉言睡在梦中闻到一股好闻的檀香味,似有似无。
第一卷:穿越后的宁静 第七章 谁,拨乱了我的心弦?
    从寒月宫回来的萧沐风,静静的待在御书房,出神的想着今天在寒月宫看到的景象:院子里,她的倩影在秋千上晃动着,优美的歌声从她嘴里传出,透着些许的悲伤,让人听了久久沉浸,不能回过神来。。。。。。

    而当她眉间微微皱起时,更让他心疼不已,恨不得冲上去把她揽入怀里,抚平她皱起的眉,是什么让她如此伤心?萧沐风想不透,更让他想不透的是,自己什么时候那么在意她了。

    “奴才参见皇上!”小豆子头仰仰的望着出神的萧沐风,无奈的轻轻摇头,自己已经叫了皇上三遍了,都没有反应,只好加大声音,好在声音够把皇上勾回神,看着一脸无辜的皇上,小豆子哭笑不得,皇上啊,您老能不能让我先起来啊,我的脚快麻了。

    “起来吧,有什么新消息?”萧沐风靠在龙椅上,悠悠的问道,其实自己天天都会去寒月宫看看,不用小豆子禀报也知道楚冉言的状况。

    “回皇上,皇后娘娘这几天依旧并没有什么变化,一样吃完早膳就会和我们打闹会,然后练练字,吃完午膳就小息一会,然后跑到后院新做的吊床上乘凉,吃完晚膳就会坐在秋千上想心事,有时会给我们讲故事,都是一些很好听的故事,奴才们都很喜欢皇后娘娘。。。。”

    小豆子的声音越来越小,生怕触怒了皇上,看到萧沐风没有什么变化的脸,才微微试探的问着:“皇上,您还在怀疑皇后是装出来想引起您注意的吗?奴才觉得不像,自打奴才进宫,没遇过心地那么好的嫔妃,皇后娘娘从不让我们跪,而且还准许我们一同上桌吃饭,有时还帮我们夹菜,对了对了,有时娘娘还亲自下厨,做的东西都是我们没吃过的,可好吃了。还有一次小饭子生病,娘娘竟亲手拿药给他。。。。。”

    小豆子越说越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萧沐风惊讶又些许恼怒的表情。居然跟奴才一起吃饭,也没和我一同吃过饭,还夹菜给他们,对他们那么好,怎么没这样对过我?

    实在受不了底下那个人说的眉飞色舞了,“她真有那么好?怎么朕没见过她那样?”萧沐风有些不满的打断了小豆子的话。

    小豆子听到微怒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身份,忙收起兴奋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回皇上,整个寒月宫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皇上没见过娘娘这样是因为您从未在用膳期间来过我们这,所以便看不见了。”

    萧沐风听完有些尴尬,自己是从未在寒月宫驻留很长时间,来的时候都是夜晚或早朝完,是从没在用膳期间来过。轻咳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小豆子下去。

    “等等,以后,不用监视皇后了,你也就留在寒月宫照顾她吧,你要是不愿意改明朕再把你调回来。”犹豫了一番,萧沐风还是说出了口。

    小豆子听到,眼睛顿时放光,欣喜若狂道:“谢皇上,奴才愿意伺候皇后娘娘,不用调回来了,谢谢皇上奴才才告退了。”好像生怕他反悔一样,小豆子溜得比老鼠还快。。。。。。

    萧沐风有些挫败感,这个小豆子从小和自己长大,居然还抵不过和他相处几个月的人,她真有这么好?

    夜,更深了,萧沐风似乎打定了什么注意,嘴角微微勾起。瞬间从身后取出一颗信号弹,刹那间在天空勾勒出一幅五彩花,是找夜殇的暗号。果然,一盏茶不到,夜殇出现了。

    萧沐风看着眼前这个一袭黑衣,却睡眼朦胧的人,不免有些尴尬,现在是半夜,把人叫起是不太人道,但面子还是要维护的。。。。。。

    轻咳一声,无视眼前这个怒气冲天的目光,邪恶的一笑,“夜殇,睡的好啊,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你去调查。。。。。。”

    夜殇听到萧沐风说是很重要的事,立马换了一副神色,一扫刚刚的朦胧,眼神开始清澈了起来,等待着萧沐风吩咐。

    待夜殇听完所谓很重要的事后,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会,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主子,为了一个女人三番两次把他从半夜揪起,又不承认自己爱上她。

    夜殇无奈的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萧沐风,随即一闪便消失了,而萧沐风安排好后,便乐悠悠的睡着了。

    --------------------------------------------------------分割线---------------------------------------------------

    丞相府内的私密阁,楚霸天和心腹冷月正在商讨议事。\\\

    楚霸天上下不过五十,发丝带有丝丝白发,一道剑眉突显他毒辣的性格,眉宇间有股狠毒之气,整体五官算比较精致,不难看出年轻时是一位美男子。

    此时的他正靠在镀金刻有龙图像的椅子上,神情复杂,带有丝丝疑惑,转过脸带着疑问的口气对身后一袭黑衣的冷月说道:“你刚刚说萧沐风派夜殇调她的底细?”提起楚冉言,楚霸天便有些愤怒,是她害死他心爱的小妾---蝶儿。

    “是,皇上暗地里叫夜殇来彻查皇后的背景。”冷月一字一顿说道,作为丞相府最得力的暗士,探听的消息一般来说不会有错。

    “ 噢?为什么他会怀疑?“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楚霸天不明白萧沐风怎么会大费周章去调查楚冉言,她对于他并没有任何好处。\

    “因为,皇后娘娘自从上次病后一场,性情大变,而后竟请求皇上赐她搬入寒月宫,寒月宫很冷清,有些像冷宫,而且听宫内的人说皇后娘娘和奴才们相处的很好,我想,这就是皇上会怀疑的原因吧。。”冷月也有些疑惑,怎么皇后会变成这样。曾几次偷偷潜入寒月宫,看到的皇后和以前在府里看到的小姐是一个样子的,但性格确实截然不同的,府里的小姐偶尔见到,她也是低着头,不吭声,眼里也没有光彩。而在寒月宫的皇后,却和奴才们打成一片,眼里的光芒四射,而且,很清澈。

    “噢?这样?那我可要进宫好好瞧瞧我这个女儿了。”楚霸天有些意外,从冷月口中得知的楚冉言的性格和自己的女儿是截然不同的,这足以勾起了他的兴趣。。。

    冷月是楚霸天亲自考验过的人,他清楚冷月的能力,收集的消息一般而言是不会有错的,所以他并不怀疑,对于冷月,楚霸天算是蛮疼惜的,每次他受伤冷月总能得到好的医疗和照顾,楚霸天也很喜欢这个男孩子。

    “你先下去吧,有什么新情况再向我汇报”挥了挥手,示意冷月下去。

    “是,属下告退。”话未落音,人早已消失。

    楚霸天晃晃头,这个冷月,做事风风火火,还真有点像年轻时的自己,思索一番,如果楚冉言能蛊惑那个皇帝的心,要是能把她拉拢过来,能不能加快自己计划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