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朕错了
作者:染瑾汐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八章 他,怎么会突然到来?
    六月的清晨,格外清爽。不习惯久睡的楚冉言习惯性的醒了,早,朝着窗外的景色打了一个招呼,淡淡的凝望着窗外。

    “小姐,你醒啦?”听到声音,楚冉言这才发现床边立着一个身影,是幕儿,冲她微微一笑,“幕儿早,”几个月的相处下来,楚冉言越来越喜欢她了,发现她单纯的不得了,心里的防备也在渐渐褪去,和她在一起,楚冉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家人关心的感觉。而寒月宫,就是一个大家庭,大家互相关心,充满暖意。

    只见幕儿递过一件素白色的纱衣,这丫头,越来越了解她了,自从她说不喜欢深颜色的衣服后,再也没有给她拿过大红大紫的宫服,也不给她挽起髻,只是用一根黄丝带轻轻拢起,整个人清丽脱俗。幕儿看着眼前这位人儿,仿佛是美的那么不真实。

    洗漱完毕,按往常一样,寒月宫的人一同坐下用早膳,几个月的相处下来,他们也不再拘谨于礼节,因为这个是皇后娘娘唯一命令的:不许跪,不许称自己为奴婢奴才,要一同吃饭,一同玩。不管外面的传闻怎么样,只有他们知道,娘娘是有多好,多善良,只是他们不明白皇上为何要这般对待娘娘,为她惋惜的同时又庆幸遇到这样好的主子,正当大家吃着开开心心,讨论待会玩什么时。。。。。

    “皇上驾到”屏风外传来阵阵脚步声,他,怎么会突然到来?难道发生什么事了?楚冉言正疑惑着,身旁的人早已刷刷的跪下,“皇上吉祥。”个个神色紧张,都揣测着皇上为何突然驾到。

    “冉言见过皇上”楚冉言微微福了福身,眼眸对上一直注视她的那对目光。萧沐风眼掠过一丝惊喜,她,一袭白衣,简单素雅,却那么超凡物外,美得那么缥缈,顿刻,便稍纵即逝,淡淡的说了声:“起来吧。”

    眼睛扫过饭桌,好几双碗筷摆着,看来小豆子说的没错,她是和他们一起用膳,心里不知为何涌出一丝愤怒,随即消失。

    转而对身旁一袭白衣的楚冉言说道:“今天朕早朝下的早,想起些许时间没来看皇后了,便踏进来看看,不知皇后过的可好?”没有戏谑的味道的语气,多了一份关心。

    楚冉言微微晃神,他的语气里---竟然带有关心!但随即她又认为是错觉,轻声道:“谢皇上关心,臣妾一切安好,不必牵挂,若皇上无事请自便,臣妾还要用早膳,若皇上不嫌弃,可坐下一同用膳。”嘴上说着却想让他快点离开,他的到来把好好的一顿饭破坏了,楚冉言不满的嘟了嘟嘴。

    萧沐风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却故意没看见,反身一坐,“哈哈,竟然皇后邀朕一同用餐,那朕就留下吧,小豆子,去告诉梦妃,朕不过去了。”

    说着就吩咐身旁的宫女去拿一副碗筷出来,眼睛专心的看着桌上的菜色,好像在故意躲避着什么。。

    “慢,皇上,臣妾不知您要在梦妃那用膳,若传出去,说臣妾有意拦截皇上,与梦妃作对,传出去恐怕会遭到误会,还是请皇上移驾吧。”楚冉言没想到萧沐风居然真的要留下了用膳,却又不好明着赶他走,只好利用梦妃的事了,其实她哪里会怕那什么梦妃,只是不想让萧沐风在这用膳而已。。

    下逐客令?就那么不想我来吗?偏偏不让你如意,萧沐风转身轻轻一揽,楚冉言便跌入他的怀中,其他人都很识趣的悄然离去,幕儿虽有些担心,但也不能不从。

    “难道皇后吃醋了?”萧沐风看着怀里的人儿,眼神突然迷离起来,那么美的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眼底的淡雅溢出,透着一丝冷漠,让他看着有些心疼,但嘴里还是带着戏谑的味道。

    楚冉言从未那么近距离的和萧沐风接触,看着他的双眸,心不由的慌乱起来,努力定了定神,一个起身,把自己从他那抽了出来,退后几步,才微微道:“臣妾不敢,臣妾只是不想落人口舌,皇上多心了,您要宠谁臣妾管不着,去谁那臣妾也管不着。”

    听完这番话的萧沐风笑意更深了,明明吃醋却倔强的不肯承认,言语中却透着我冷落她的意思嘛。。

    而一旁的楚冉言也懊恼自己怎么会说出那份醋意极浓的话语,顿时手忙脚乱,尴尬极了,看着他饶有意味的看着自己,楚冉言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哈哈,即日起,皇后搬回寝宫,撤离一切禁令。”留下一番话后,萧沐风心情大好的离开,留下窘迫不已的楚冉言独自发呆。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九章 意外的惊喜
    萧沐风金口玉言,楚冉言虽然不情愿,但圣命难违,只能随众人搬回寝宫。。。。。

    该死的萧沐风,臭萧沐风,今天抽风了吗?无缘无故来招惹我,刚刚居然还抱我。。。现在还要我搬回寝宫。。。讨厌讨厌啊。。。。楚冉言耷拉着头一边走一边心里咒骂道。

    “诶,小姐,到了,别走了。。。。。”幕儿无奈的拉住了一个劲往前走的楚冉言,刚刚一路上她耷拉着头,却一脸怨气,凤仪宫到了都没发现,还那么“专心”的走。。。惹得小豆子他们都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啊,到了啊。。哦。。。”被幕儿抽回神的楚冉言才慢悠悠的反应过来,终于抬起了她一直垂在胸前的头。。。。

    唔。。凤仪宫?好陌生的名字,楚冉言这才想起自己从不知道自己的寝宫叫什么。不感兴趣的收回目光,踏入门栏,映入眼帘的却是----匆匆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们,看样子他们在搬什么。。。。。。

    幕儿好奇的拉住一个正低头做着事的宫女,“诶,你们在干什么,皇后娘娘回来了。。。喏。。“说完还拉了拉在她身后的楚冉言,表明她说的是真的。。

    楚冉言则也是一脸好奇的望着那个宫女。。。

    那名宫女一听到幕儿说楚冉言已经回到寝宫,匆匆抬起忙碌的脸庞,看到的是幕儿和楚冉言放大的脸,那楚冉言的眼睛还咕噜咕噜转呢,那名宫女吓的后退了几步,但还是看了楚冉言一会,才扑通一声跪下:“参加皇后娘娘,不知皇后娘娘驾到,请娘娘赎罪。。。“

    其他宫人们听到那名宫女的话,都不约而同的转向了楚冉言,愣了一会,“啪啪啪~“一阵,都跪了下来。

    “参加皇后娘娘,不知皇后娘娘驾到,请皇后娘娘赎罪。。。”声音整齐却带着丝丝抖。。

    汗哒哒。。。。楚冉言只觉得一阵头晕,怎么又跪,而且----还吓成这样。。我有那么恐怖么。。。呼,楚冉言深呼了一口气,原本是想放松一下,没想到吓的宫人们更加发抖,以为她要发怒了。

    “皇,皇后娘娘赎罪,奴才知错了,请皇后娘娘饶命。。。”那声音都带有哭腔了。。。

    楚冉言更加无辜了,我什么都没干啊。。。哎呀。。真是麻烦,好不容易教导了幕儿他们不要跪,没想到一搬回来又这样。看来要好好给他们上一堂课了。。

    楚冉言挺直了腰杆,“咳咳咳,你们别那么害怕,我没怪你们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们在干什么而已,还有,以后在凤仪宫不能跪,这是我以皇后的身份命令的,不准不从。。”

    哇哈哈,第一次自己那么有威严劲啊,那声音严肃的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不是她说的了。楚冉言表明平静如水,心里却早就乐翻了。。。

    ”咻。。。“跪在地上的宫人们都唏嘘了一声,没想到皇后娘娘居然下达这样的命令,只是前所未有的,但主子的话就必须听。“是,奴才谨遵皇后娘娘教导。”这次的声音少了颤音了,整齐而又洪亮。

    楚冉言听到心情都好了许多,哈哈,看来自己的威严见效了。。。。

    一旁的幕儿他们都见怪不怪了,都只是看戏一样的看着,有时还偷偷捂着嘴笑。。。

    “咳咳,起来吧,额,还有,你们刚刚在干嘛啊?难道是要吧凤仪宫拆了?”楚冉言收起了那份威严样,又恢复了刚刚的好奇。。。

    ‘谢皇后娘娘。。。”宫人们一一弓着腰慢慢起身,有秩序的站好。

    ”回娘娘,是皇上说娘娘不喜欢这些华丽的装饰,所以命奴才们撤离,搬进一些花,字画,还做了一个书架,奴才们一定会加快速度完成的,请皇后娘娘稍等片刻。。”是最先跪下的那名宫女,此时她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慌张,而是波澜不惊。。。连楚冉言都惊叹她的变化。。。。

    “哦?” 听完宫女的话,楚冉言闪过一丝惊奇,他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些,而喜欢淡淡的味道,还做了一个书架给我,他到底在想什么?

    哎呀,不管了,随即又挂上了一副迷死人的笑容,看着眼前一批整齐的像个军队的宫人,微微惊叹,哇,他们一定练过。。。。咳咳,回过神,楚冉言甜甜的说道:”没事,你们继续,好了叫我,我去后院转转,谢谢你们了。”说完便携了幕儿走到后院,留下一脸愕然的宫人们,而刚刚说话的那名宫女也闪过一丝惊讶,从没遇到好说话的主子,还说谢谢,完全和传言中的皇后一点都不一样。

    楚冉言来到后院,眼前的景色让她惊喜不已,是薰衣草,紫色的薰衣草,开满整个院子,好美,真的好美,淡淡的草香味传来,楚冉言欣喜不已,还有她的吊床,她的秋千都被移了过来,无法按捺的心情绽放出来,楚冉言银铃儿般的笑声传到整个后院,院子里,一片紫色的海洋中,秋千上晃着一袭白衣女子,欢快的歌声传来:

    晚风吹动著竹篱

    月光拉长的身影

    萤火虫一闪闪

    满是飞舞的钱币

    天上银河在发光

    地上风铃在歌唱

    织女星 在远方

    古老浪漫的神话

    流水走过

    种下四季的变换

    幸福 在蔓延

    爱你永远不孤单

    恋人手中樱花草

    在漫步的微笑

    种下了 ㄧ朵朵

    青春璀璨的年少

    恋人怀中樱花草

    听见胸膛心再跳

    偷偷的 在思念

    那是我们相爱的记号

    啦啦啦。。。

    远方钟声在响起

    蛙鸣唱起摇篮曲

    白沙滩 月弯弯

    爱你香甜的梦里

    天上银河在发光

    地上风铃在歌唱

    织女星 在远方

    许下爱恋的愿望

    流水走过

    种下四季的变换

    幸福在蔓延

    爱你永远不孤单

    恋人手中樱花

    春在漫步的微笑

    种下了 ㄧ朵朵

    青春璀璨的年少

    恋人怀中樱花草

    听见胸膛心再跳

    偷偷的在思念

    那是我们相爱的味道

    恋人手中樱花草

    春在漫步的微笑

    种下了 ㄧ朵朵

    青春璀璨的年少

    恋人怀中樱花草

    听见胸膛心再跳

    偷偷的 在思念

    那是我们相爱的味道。

    歌声婉转动听,包括悄悄来到的萧沐风,也被眼前的景象给迷住了,整个后院都沉醉在楚冉言动听的歌声中。萧沐风眼神迷离的望着眼前这个坐在秋千上晃荡的人影,这个她真实吗?她真的是那个老滑头的女儿吗?是我认识的楚冉言吗?为什么那么不一样,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而此时的楚冉言,并未发觉身后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只是一味的沉醉在这紫色的海洋里,殊不知还有一双恶毒的眼光注视着她,萧沐风从小习武,功力浑厚,察觉到了这一不和谐的目光,转而皱了皱眉,迅速离去。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十章 不速之客
    搬回寝宫的楚冉言并未感觉有所不同,只是地方大了,人多了,较不清静了,只有偶尔会有公公派来赏赐,其他没什么变化,她沉浸在那一片紫色的海洋中,别提有多喜欢了。

    有时和幕儿他们玩玩捉捉,有时一个人躺在吊床上乘凉,看看书,不知道多惬意。但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那么简单的生活,不叫生活。总会有那么一两个风浪。

    正当楚冉言窝在书架旁享受的看着书时,幕儿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小姐,不好了,那个,梦妃带了几名妃子过来了,说是给你请安。”

    楚冉言皱皱眉,梦妃?略有听闻,段书梦,是礼部尚书段欲的掌上明珠,深受皇上疼爱,她退居的几个月,都是她在掌管后宫,听闻其生的娇小,却心狠手辣,经常仗着皇上的疼爱一手遮天,欺负宫女太监,在皇上面前却是一副乖张的样子,做作,楚冉言很反感的皱了皱眉,来给我请安?怕是来给她摆下马威的吧。算了,早打发她走,这样的人不愿多交往,对幕儿说了声,走吧。

    刚想踏出寝室,被幕儿硬是拉了回来,“小姐,你不是就要穿成这样出去吧?恐怕不妥。”幕儿面带为难的说,楚冉言低头看看自己,今天一袭嫩黄的纱衣,不错啊,头发被一根带有丝带的簪子固定了起来,转了转身,觉得还是挺满意的,拉过幕儿说道:“可以啦,又不是见谁穿那么隆重干什么,况且我还比她大呢?”说完摆出一副主人盛气凌人的样子,逗的幕儿捧腹大笑。

    出到正厅,坐到正中的位置,放眼望去,几朵花花绿绿的大褂在面前立着,怎么皇上的妃子穿的都那么鲜艳,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身份高贵一样,而最前端的人儿,着一件轻红色的绉纱抹胸裙,抹胸上是绣着鲜艳的牡丹、最耀眼的象牙白的颜色在耀红的烘托下那样子的闪亮、透骨的酷寒妖娆裙角上饰坠着的玉铃随风而叮叮响着,如此放肆大胆的打扮,怕是只有梦妃了,再看面容, 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彩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 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唔。的确是个美人坯子,只是眼光里含有嫉妒,显摆,毒辣,让楚冉言看了不舒服。

    其他人,看到楚冉言,都被这眼前美的超凡的女子震住了,目光变的呆滞,毫无反应,甚至忘了来的目的。而站在下面的的段书梦,看到楚冉言出来的那一刻,不得不承认自己惊呆了,从未见过那么脱俗的女子,相比之下,透着一股缥缈的感觉,给人感觉像是不食烟火的仙子,那般绝美。眼里的妒忌越来越深,转而又是一副笑容。 \\

    “妹妹来给姐姐请安了,请赎妹妹那么晚才来,那是因为姐姐入住寒月宫那么久,妹妹都差点忘了呢。姐姐入住寒月宫那么久,怕是不熟悉外边的事,就由妹妹给你一一介绍吧。”说完得意的看着楚冉言,好像在炫耀着自己才是后宫的主人,而她楚冉言是新人。\\

    冷哼一声,楚冉言本不想惹事,但面子要维护,总不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喝了一口茶,而后微微道:呵,妹妹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哦,姐姐又怎会怪罪呢,妹妹不必麻烦了 ,她,是李大人的女儿李晓晓,她,是吏部张大人的侄女张欣宜,她,是你爹提拔的杨大人的女儿杨依依,对吗?而妹妹你,是礼部尚书段欲的女儿段书梦。”

    楚冉言一字一顿的说完,看着下面几个错愕的表情,心里一阵嬉笑,真的当她什么都不知道吗?幕儿已经给过她们每个人的资料了,萧沐风召她们为妃无非是巩固自己的江山,又岂会真的爱上她们。\\

    看着段书梦有些错愕而又不甘心的表情,楚冉言再次开口:“不知道姐姐说的对不对?额?妹妹?”玩弄的问道。

    只见段书梦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本想给个下马威没想到被反打一耙,不好表现出来,只要压住怒火,:“姐姐可真厉害,未出宫门即可了解那么多,妹妹实在佩服。”旁边的几位妃子也是随即附和。

    罢了,楚冉言觉得和她们玩下去没意思,便道:“若妹妹们没什么事就先退下吧,本宫累了,想好好休息。”语气里不容置辩,说刚落音楚冉言便带着幕儿进了内室。。

    段书梦心里虽有不甘,却没有理由爆发,顿了顿带着其他几位妃子离开了。。。

    而段书梦等人前脚踏出,后脚一道圣旨便到凤仪宫落下:皇后今晚侍寝。

    ”哦·小姐,皇上终于对你好了。。。“幕儿高兴地手舞足蹈。。

    ’是啊是啊 ,皇后娘娘算是苦尽甘来了。。。”小豆子他们也在一旁为楚冉言高兴,谁都没有发现在一旁早已傻眼的楚冉言。

    楚冉言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道圣旨,心里渐渐慌乱起来,怎么办?怎么办?虽说身体不是她的,但却是她的意识,她的感觉,无力的跌落。只能祈祷夜晚别那么快降临。

    而在暗处,却隐藏着一丝嫉妒的眼光。。。。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十一章 侍寝
    夜,依旧慢慢降临,楚冉言心里更慌了,自打圣旨下来,她就没安心过,一反平常淡淡的性格,幕儿他们都以为是她高兴过度,熟不知她却为此而苦恼不已,自己从未经历男女之事,想起从电视上看到过那些云雨之事,那些浪荡的呻吟声,令楚冉言脸上一阵绯红,心头一片小鹿乱撞。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自己交给他,萧沐风?自己交往不多的一个男子,虽说是夫妻,却无夫妻之实,谁都知道皇上在新婚之夜对外宣称皇后身体不适,不宜侍寝,便离开了,一夜过后,传的沸沸扬扬,谁都知道皇后失宠了。

    正当楚冉言胡思乱想时,幕儿带领一行人给她沐浴,无奈,楚冉言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在薰衣草香的促使下,楚冉言身心放松,此刻尽情的享受着沐浴的舒服。

    御书房,萧沐风看着夜殇连夜调查的资料,嘴角的的弧度慢慢上升,楚冉言,楚霸天宠爱的小妾生的女儿,因她的出生害她母亲过世,所以被喻为不祥之人,楚霸天也因此不喜欢她,自小便把她丢给奶娘照顾,因此性格冷淡,胆小怕事,因前不久她召亲,楚霸天才想起她还有这个女儿,便毫不留情的把她留在宫中,至今未曾进宫探过她,她也没说要回家。

    回想起那天她醒来说的话,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是什么让一个性格唯唯诺诺的弱女子瞬间成长,从而把自己围成刺猬,漠视着一切,甚至漠视他的冷言冷语,从不反抗,入神的萧沐风突然冒出一句:“夜殇,你说,楚冉言跟她那个贼老爹有没有什么关系,看她的反应好像并不关心她的家人。”

    夜殇仿佛斟酌了很久,“皇上,依属下这几个月到丞相府和皇后娘娘寝宫的调查,发现楚霸天并未有任何异常,从未看他眉头皱起过,仿佛他没有皇后娘娘这个女儿般,照理说皇上你对皇后娘娘的态度无人不知,他却无丝毫心疼,而娘娘,皇上你也看得到,天天和小豆子他们玩成一片,别提多开心了,从未发现皇后娘娘有何异常,所以属下认为皇后娘娘和楚霸天毫无瓜葛,有关系也只是他生了皇后娘娘,娘娘生性单纯,想必是像她死去的娘,属下想她并非有何不轨。”

    夜殇说完试探性的问了问萧沐风,希望他能改变对皇后娘娘的态度,因为楚冉言在他几个月的观察下,他深信皇后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子,皇上这样对待这样一个女子,是否太残忍了?而且外面的传闻沸沸扬扬,给娘娘带来了多少负面影响,而那个梦妃却得意的不得了。萧沐风听完夜殇的话,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未给夜殇任何答复,一个闪身,到了凤仪宫。

    刚要进去,看见宫女们正准备进去给楚冉言更衣,悄悄的制止,从宫女手中接过衣服,邪恶的一笑,示意幕儿说了一声:“小姐,该更衣了”。

    便自己闪身进了浴室,室外一片哗然,却又一阵嬉笑后散去。还沉浸在泡澡里的楚冉言听到幕儿叫她更衣,不由的又慌了起来。更衣了就要起来了,起来了他就要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幕儿,你说,我能不能不去侍寝,我害怕,觉得那个皇上好凶,那么多月对我不闻不问,一见面就会和他吵,而且好像他很讨厌我,可是也不关我的事啊,是我那个坏爹,又不是我。”

    楚冉言自顾自的说着,只顾着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却忘了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吭一声,而身后的萧沐风也不着急,就呆呆的听着她说。

    “幕儿啊,你就说我不舒服,或是来月事,要不然就说我头晕,帮我推掉好不好?我真的好害怕,那个皇上的眼光好恐怖,弄得我每次都要故作冷漠面对他,幕儿,好不好啊?你怎么不说话”

    楚冉言有点恼怒幕儿怎么一声不吭,“哗”的一声,从水中站起,吹来的风冻的她有些抖,萧沐风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一丝不挂的身躯,皮肤嫩白如雪,好似一触即破,完美的曲线呈现在他面前,顿时他觉得热血沸腾,身体里好像有一股什么要涌出来,然而看到楚冉言有些发抖的后背,该死,暗自骂一声,迅速的拿起浴巾望她身上一裹,一个横饱把楚冉言从水中捞起放在床上,而此时的楚冉言就如同在清水里洗涤过得荷花般出落的亭亭大方,一尘不染,清美脱俗,胸前飘荡着几缕发丝,外泄的春光令人遐想,听着萧沐风愈急促的呼吸,楚冉言才霎时反应过来,猛的扯过被单被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绯红的脸犹如桃花般鲜艳欲滴。

    楚冉言慌了,怎么会是他?刚刚的话都被他听到了吗?而且刚刚好像被他看到了赤裸的自己,心里再次不安起来,声音有些颤抖,“臣妾见过皇,皇上,不知皇上驾到,请皇上赎罪。”

    看着脸色绯红,把自己裹的一丝不露,声音带有哭腔的楚冉言,萧沐风强压住心中的欲火,心疼不已的看着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人儿,在懊恼自己当初为何那般对她,如今的她是有多怕他,为何平时坚强如同刺猬般的她在此刻是那般无助,是否在害怕我会要了她。

    缓了缓,萧沐风轻轻走到床沿,眼眸下尽显温柔,轻轻把楚冉言连同被单揽入怀里,轻声说道:别怕,我不会现在要了你,别怕。”

    听着温柔到窒息的声音,楚冉言开始渐渐放松警惕,身体也没那么抖了,静静的依偎在萧沐风的怀里,是淡淡的檀香味,原来,是他,他来看过我。

    就这样,萧沐风一夜就这样靠在床沿搂着楚冉言整整一夜,眼看该早朝了,而怀里的人儿才刚入睡不久,此刻的她是那么安心,睡的那么熟,萧沐风把楚冉言轻轻的放回床上,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

    熟睡的人儿好似脱离了温暖而又熟悉的檀香怀抱,不满的蹙了蹙眉,萧沐风转身取过一个香包放在熟睡的人儿旁边,闻到了熟悉的檀香味,她继而又舒展了眉,香甜的睡去,萧沐风打了个哈欠,小小声的,苦笑一声望着床上的人儿,从没有人让他这样过一夜,这个罪魁祸首倒好,自己睡得舒服,我还得上早朝,晃晃脑袋,轻轻把门带上,对着门外的人交代了一番,离开了。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十二章 初遇临王
    萧沐风匆匆洗漱赶往朝堂,又是一番舌战群臣,特别是那个趾高气昂的楚霸天,一副不屑的表情,引起了萧沐风的强烈不满,却又无法爆发,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楚霸天,总有一天朕会收拾你,仗着先皇恩典盛气凌人,造反意极强,可恶~!”

    身后的夜殇明显感觉到了这一股怒气,心里微微犯疼,可恶的楚霸天,不把皇上放在眼里,看着皇上极力忍耐,夜殇却不知如何办好,如今还抓不到这个老贼想造反的证据,只好忍耐,毕竟兵权还有三分之二在他手里,好在朝廷大臣大部分是向着皇上,只是敢怒不敢言,总有一天,会除掉你,夜殇暗自发誓。

    阳光直射入房,床上的人儿感到明显的刺眼,从小对光就特别敏感,微微皱眉,才不甘愿的睁开眼,唔,伸了个懒腰,几点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慌乱的浑身看看自己,还是昨天的样子:包着一个被单,床上也没有让她触目惊心的鲜红,微松了一口气,又想起昨晚自己浑身赤裸只隔着一个被单依偎在萧沐风怀里,脸上一阵绯红,忽然瞥见自己身旁的一个香包,是檀香,是他留下的吗?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喜欢这种味道。

    嘴角微微扬起微笑,起身自己悄悄穿好衣服,要她光着身子让别人伺候,还真不习惯,今天心情不错,挑了一件粉红色的纱裙,把香包挂在身旁,头上依旧是一根丝带,青丝直直的垂下来,随风飘荡,美不胜收。

    “幕儿”愉快的一声呼唤,门外的人儿早已等的脚发麻了,皇上又交代过不能吵醒娘娘,终于听到有动静了,幕儿兴冲冲是端着洗漱用品进了房,边为楚冉言清洗边抱怨到,“小姐,你可真能睡,一睡就睡到日上三竿,皇上匆匆来瞧了一眼走了,你还在呼呼大睡,我们都无聊死了。”

    楚冉言一惊,他来过,我怎么不知道,晃晃脑袋,冲着幕儿微微一笑:“好幕儿,我快饿死了,你能不能让我先吃东西啊?”说完还故作委屈状,什么嘛,明明就是自己睡的那么晚,还抱怨饿,幕儿不满的的嘟嘴却又随即端上好多好多东西,楚冉言美美的吃了一顿。却没问这些东西是哪来的,绿豆糕,奶黄酥,红豆糕,各种各样的糕点应有尽有。殊不知是萧沐风知道她错过了用膳的时间,怕她醒来饿,特地吩咐御膳房做的。

    喂饱肚子的楚冉言心情大好,睡饱吃饱该玩了,今天兴致大好,楚冉言带着幕儿出了凤仪宫,来到御花园,这是她第一次出她的寝宫,从未逛过皇宫,唔,是很豪华,景色好的不得了,但她还是比较喜欢清静一些,转身来到一处小径,清幽而不荒凉,淡淡的花香传来,楚冉言出神的望着眼前两只蝴蝶嬉戏。

    “皇嫂好兴致啊。”一副带有恬雅气息的话语在耳后响起,正当楚冉言疑惑不解时,身旁的幕儿早已跪下行礼,“参见临王”。

    “起来吧”没有一丝威严,还很温柔的声音。

    楚冉言好奇的转过脸来,素闻萧沐风唯一的同胞弟弟萧沐临温柔恬雅,脾气甚好,长的也很柔美,不知是否?抬眼望着对面屹立的人,楚冉言不由的心一惊,竟生有如此柔美之人,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他修长的身影。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文雅气质超凡,一袭白衣更是显得他如此不真实,楚冉言望着这个白衣男子,打心眼里喜欢他,喜欢他的恬静,喜欢他的脱俗,没想到萧沐风与他弟弟的感觉差那么多,他给人的就是一种霸气,君王的一种标志,而萧沐临,却透着一股文雅,让人觉得很舒服。嘴角微微上扬。

    “你好,我叫楚冉言,很高兴认识你。”萧沐临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与自己极其相似的装扮,都是简单素雅,眼眸下的清澈像是不食烟火的仙子,刚刚的一记微笑,那么惊心动魄,如此美的女子怎么会是楚霸天那个老贼的女儿,而且和传闻中的她也不同,素闻楚冉言寡言少语,胆小懦弱,岂是这般落落大方。

    心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难怪皇兄三番两次要夜殇连夜调查了,看来皇兄动心了。冲着眼前这位打量她的人微微一笑,“皇嫂想必是没见过我吧,我是皇兄的同胞弟弟,我叫萧沐临,皇嫂似乎和外界传闻中的有些不一样呢?”

    楚冉言无奈的耸耸肩,“谣言真可怕,怕不是把我传成是凶巴巴的母老虎了吧?临王你现在也看到真实的我啦,就不要再相信那些了。”

    她无所谓的表情让萧沐临有些意外,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面对谣言没有丝毫反应,还开起玩笑,忍不住要去问问皇兄了,如此出奇的女子不得不说他从未见过。

    摇身一闪,“臣弟先行告退,皇嫂慢慢玩。”说完便去了御书房。留下楚冉言和幕儿,两人在外嬉戏了一番,便回去了。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十三章 梦妃来找茬
    吃过午饭,楚冉言无聊到爆表,便拿起书就趴上吊床乘凉。听幕儿说,萧沐风自从上完早朝就和刚刚回来的萧沐临一直待在御书房没有出来过,早膳和午膳都没用。

    楚冉言有些心疼了,听说是为了她那个素未蒙面所谓的丞相爹,因为势力庞大,便目中无人,经常在朝堂上顶撞圣言,难怪萧沐风会对自己那么有成见,新婚之夜就让自己下不了台,现在想想也不怪他了,只怪那该死的老爹。

    突然,楚冉言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帮萧沐风铲除这个野心勃勃的楚霸天,反正只是一个名义上的爹,还不如帮萧沐风,这样自己也会好过点,反正自己也不想看到萧沐风那般难受,楚冉言很理所当然的把他对萧沐风的感情当成只是朋友之间的感觉,却不知,爱早已在她心底萌发。。。。。。

    竟然打算帮助他,就要好好规划一下了,她还就不信了,凭她一个21世纪的新新人类会斗不过一个古人。。。。。。。

    正当她斟酌着怎么向萧沐风开口让他相信她时,幕儿火急火燎的跑到跟前,说“小姐,不,不好了,那个梦妃带着一帮人过来了,看起来气势汹汹,还带了前几天我们教训的那个嚣张的宫女容月,。”、、

    楚冉言一个轻跃,从吊床上跳了下来,蹙了蹙眉,梦妃又来了?容月?楚冉言这才想起前几天她和幕儿在寝宫门口玩捉捉时,不小心撞到一名宫女,她没在意的说了声对不起,哪知那宫女看她一声素衣,以为她是婢女,便不肯罢休,张口就大骂:“不知好歹的东西,如果撞翻了梦妃娘娘的补汤,看你怎么活,没大没小的嘻嘻哈哈,真是没教养的东西。”

    楚冉言当时就火了,丫的,都跟她说对不起了,还那么得理不饶人,不给她点教训我以后怎么立足,于是便让侍卫打了她二十大板,打的她一边嚎一边挠,可乐坏她了。

    看来梦妃是来兴师问罪的了,得,我倒要领教领教,她是如何教出如此嚣张的丫头。“走,”对着身旁的幕儿说了一声,便直冲正厅。。。。。。

    刚到正厅,发现一片寂静,楚冉言挑了挑眉,看见段书梦盛气凌人的样子,不屑的一笑,喝过一口茶,才微微道:“妹妹如此劳师动众,是为何事啊?难道妹妹连基本的礼仪也忘了吗?”言语的挑衅丝毫没有掩盖,幕儿早已跪下向她请安,她却久久没有反应。

    段书梦怒火冲天的看着正上方的人,“妹妹见过姐姐,今天到姐姐这,希望姐姐给个说法。”说完特地拉了拉容月,像是暗示着什么,而楚冉言和幕儿想到当时容月那表情,就忍不住想笑,“噢?妹妹是指本宫打了你宫女容月的事吗?”轻挑眉,无辜的看着底下那个怒火冲天的人儿。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若容月做的不好,妹妹自会教训,用不着姐姐动手,姐姐这样,是不是太不给妹妹面子了?”段书梦说完,一副质问的表情盯着楚冉言。

    楚冉言冷哼了一声,“怎么?本宫连帮你教训个宫女的资格也没有吗?且不说妹妹知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呢?本宫到想问问妹妹你是怎么教的人?怎会教出如此嚣张跋扈的婢女?连本宫都敢骂。恩?”说完有意没意的瞄着堂下的人。、、、、

    段书梦一时气结,找不出语言反驳,刚刚一听说自己的贴身侍女被皇后教训就来兴师问罪,没有弄清楚情况,现在弄的下不了台,这笔账我以后在跟你算,楚冉言。转而不服气的福了福身,“姐姐教训的是,妹妹这就回去好好教训她,我们走。”说完便带着一行人气冲冲的走了。屋里传来阵阵欢笑声。

    而屋外,一个身影却有些意味的看着屋内的楚冉言,还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这微笑有些不寻常。。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十四章 临王的玩笑
    御书房内。

    萧沐风有些恼怒的看着眼前一脸无辜带着迷死人的微笑的萧沐临,消失了那么久又突然间出现,把他和夜殇正在商量如何对付楚霸天那个老贼的计划全打乱了,想起楚霸天今天在百官面前那样放肆,他就愤怒都极点。

    挥了挥手叫夜殇先离开,无奈的看着眼前他这个唯一的弟弟,他最疼的弟弟,萧沐风不得不承认,萧沐临生性太柔美,没有男子身上的粗犷,反倒多了一份女子的似水柔情,让他狠不下心责罚,从小到大都一直很疼爱他,无奈的宠溺的对他笑笑,“你去哪了那么久没出现?你倒乐个清闲,苦了我被楚霸天那个老贼气的要死。”说完委屈的表情朝萧沐临那放了放。

    “皇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习惯这种生活的,要我整天待在皇宫简直要我的命。”萧沐临故作无辜状,无视萧沐风的委屈表情,、、

    萧沐风无奈的苦笑一声,呵,他也厌倦这种生活,看着后宫那些妃子争风吃醋的丑恶嘴脸,他就反感到极点,却又不得不维持后宫安宁,还要顾及那些妃子的爹,不得不做到雨露均沾,他不是不知道段书梦的胡作非为,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让她们争去,适当的出来调解一番,做个老好人,坐收渔翁之利。他何尝不想退隐山林,和心爱的人看日出看日落,一夫一妻一辈子,只是生在帝王家的责任不得不让他变得猜疑谨慎。

    萧沐临看着皇兄出神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调侃道:“臣弟刚刚见过皇嫂了,真是脱俗美丽可人啊,怎么一点也不像传闻中的一般?而且臣弟还听说皇兄对皇嫂可好了,不仅三番两次叫夜殇起来调查清楚,还很细心的把凤仪宫改成皇嫂喜欢的摆设,只为一搏芳心,当初又不知道是谁把她冷落几个月的噢?”

    萧沐临坏坏的说完,好似一个天真的孩子在问问题似的看着萧沐风,弄的萧沐风怪不好意思的,这臭小子,居然嘲笑我,早知道以前就不要在他面前摆出对皇后的不屑了,尴尬的咳了一声,正了正身,“你见过她?是不是也觉得她很不一样,一点也不像是楚霸天的女儿?我观察了那么久觉得她没有什么坏心眼,所以就补偿以前的对她的不是,这有什么不对。”心虚的说完,看着萧沐临一脸的质疑和坏笑,泄气了。

    “哎呀,算了算了,我承认我对她动心了,她给我的感觉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娆,我还真后悔当初那样对她了,这不,昨天说让他侍寝,才知道她对我多恐惧,每次见到我都是那么冷淡,唉,难哄啊。”萧沐风耷拉着脑袋无奈的对身旁的人说道。

    “哈哈哈~皇兄这下你可有的受了,臣弟也觉得皇嫂不像和楚霸天一伙的,所以皇兄放心的哄吧,臣弟就拭目以待咯。”说罢便消失在御书房。

    萧沐风无奈的耸耸肩,脸上的笑意溢出,大半天没见她了,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不如去看看她?朝门外兴冲冲的说了声“摆驾凤仪宫,”就冲了出去,害的伺候他的太监赶的要死。

    再说段书梦,在楚冉言那受了气,回到寝宫一直在发脾气,吓的容月不敢吭一声,看着主子青白相交的脸色,容月试探的问了声:“娘娘,要不去找皇上,让皇上给您出气,谁都知道皇上最疼的就是你,对皇后一直冷言冷语。”

    恶毒的目光注视着门外,一想到皇后当众让她出丑,她就咬牙切齿。段书梦本就气不过,一听容月这么一说,嘴角邪恶的勾起一个弧度,楚冉言,我们走着瞧,“走,我们去找皇上,”说完便火急火燎的往御书房赶去。。。。。。

    御书房的路上,是萧沐风赶往凤仪宫,而凤仪宫的侧旁的暖玉阁的路上是段书梦赶往御书房,两行人都大步流星的赶往目的地,结果一个转弯,冷不丁的撞在一起、

    ”哎哟。”

    “该死”。

    是段书梦和萧沐风的声音,刚想张口大骂的段书梦看到是皇上,便一个趔趄故意摔到萧沐风的怀里,

    ”皇上吉祥”

    “娘娘吉祥”

    是宫女太监们的声音。

    待萧沐风看清怀里的人,厌恶的眼光一闪而过,转而扶起怀里的人,只见段书梦梨花带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萧沐风藏起不耐烦,柔声说道:“爱妃怎么哭了?是朕撞疼你了?以后走路小心点嘛。”

    段书梦听到皇上温柔略带责怪的声音,更加得意忘形了,哭诉道:“臣妾想请皇上为臣妾向皇后娘娘讨个公道,请皇上做主。”

    萧沐风心里一震,她们什么时候结下梁子了,藏起不满对身旁的人说道,“正巧朕要去皇后那,竟然爱妃和皇后有些误会,那就一同去凤仪宫吧,朕看看是怎么回事,若是皇后欺人太甚,朕定为爱妃讨回公道。”心里却想着楚冉言有没有受委屈。于是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来到凤仪宫。
第二卷 生活开始悄然变化 第十五章 他为何偏我?
    “皇上驾到,梦妃娘娘到。”

    声未落下,正窝在书架旁看书的楚冉言便看到萧沐风和段书梦一同踏入室内,看着段书梦脸上得意的表情,再看看他们齐步并肩,楚冉言心里酸酸的,失落一闪而过,起身微微道“皇上吉祥”,便走到位置上坐了下来,不再看萧沐风,心里好似五味瓶打翻,是来替她的爱妃出气的吗?呵,亏我还在担心他没吃饭,真是自作多情,自嘲的笑了笑。

    而萧沐风,看着眼前这个人儿对他的冷淡态度,心里一阵失落,她还在怪我吗?就那么不愿意看我?萧沐风不肯罢休的看着眼前的人儿,段书梦看皇上一直注视着楚冉言,心里的嫉妒不断上升。

    “见过姐姐”一声微礼打断了沉默,说完扯扯萧沐风的衣袖,好像示意他该干什么。萧沐风轻咳一声,走到楚冉言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段书梦就坐在他旁边,未等他开口,楚冉言便道:“不知皇上和梦妃大驾光临凤仪宫,所谓何事?”

    “皇后,朕听梦妃说你和她有些误会,是怎么回事呢?”

    “哟,原来皇上是为这事而来啊,臣妾倒也想问问皇上,本宫身为六宫之首,是不是无权责罚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辱骂本宫的宫女,是不是还要经过梦妃的同意啊?”

    “这...当然不是,梦妃,怎么回事啊?”萧沐风转过脸来对段书梦说道,刚刚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此时的段书梦更是怒火中烧,声音放大道:“皇上,臣妾的婢女不懂事,冲撞了皇后是臣妾管教无方,但皇后没说一声就责罚臣妾的婢女,要臣妾的脸往哪搁?是不是臣妾就该逆来顺受,一切听皇后吩咐,而且,皇后在寝宫前与宫女拉拉扯扯玩耍,实在有失身份,若皇后能顾着点,容月也不会撞上姐姐,皇上你说呢?”

    萧沐风有些为难的看着楚冉言,启了启齿“皇后,却有此事?你真的与宫女拉拉扯扯?”心里却念着你别怪我。

    楚冉言听着段书梦的话,不由的发火了“是否本宫和谁玩,怎么玩还要经过梦妃的同意?本宫的事是否轮到你管?本宫教训你的婢女怎么了,教训不得吗?本宫怎样自有分寸,用不着梦妃操心,。楚冉言直接忽略萧沐风的话,冲着段书梦一字一顿说道,脸上的愤怒越来越重,眼里的委屈也越来越深,该死的萧沐风,带着一帮人来欺负她,坏蛋!

    抬起冰冷的眼眸直视段书梦,段书梦一惊,却又不知如何反驳。便摇着萧沐风的衣袖,心里想道:楚冉言你居然无视皇上的话,看你怎么办?,委屈道:“皇上,你看”。说完还滴下几滴眼泪。

    萧沐风这下算听明白了,刚刚楚冉言那一丝委屈的目光被他尽收眼底,他心疼不已,轻轻咳了一声,对着身旁正掉泪的人儿说道,“爱妃,朕看这次是你的不对了,皇后说的对,她教训一个宫女的权利是绝对有的,而你也不该管皇后,皇后的事还轮不到你管,以后爱妃注意点,别再触怒皇后了,而且朕也听闻你那个宫女的确是嚣张跋扈,狗仗人势,的确该好好教训,长长记性,“来啊,把容月拖下去重打20大板,以尽效尤。”

    听完萧沐风的话,楚冉言,段书梦和容月都惊了,楚冉言惊在萧沐风会偏着她,刚刚谁也可以听出她是故意给梦妃难堪的,他却还帮着他。

    段书梦惊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皇上会帮着皇后,自己又觉得理亏,只好气呼呼的离开了,而容月,惊在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出口气,未料又挨了板子。

    段书梦离开了,室内只剩下萧沐风和楚冉言两人,顿时陷入一阵沉默,楚冉言虽未抬眸,却明白有一双热炯炯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被盯的实在受不了了,自己和他实在没有太多交集,见了面就是吵,除了昨晚。。。。。。想到这,楚冉言又不好意思了。

    萧沐风看着眼前一直不肯抬头看他的人儿,心里一阵苦笑,还是不肯原谅我啊,看来还得花心思了,随即一脸坏笑的看着眼前的人儿,幽幽道;“皇后,朕好像听说你还会下厨?不如今晚朕到你这用膳,皇后下厨做几样小菜给朕吃如何,算是报答朕刚刚替你解围?怎么样?”

    说完便朝门外喊了小豆子进来,“朕今晚摆驾凤仪宫用膳,由皇后亲自下厨,而且。。。。今晚,皇后侍寝。”话刚落音,就闪了闪身影,消失在室内,丝毫不给楚冉言说不的机会。

    无奈,楚冉言只能接下旨,但心里却又一丝惊喜,走带御膳房准备去了。

    御膳房内,楚冉言经过思考,打算准备几道拿手小菜,嘿嘿,以前在现代可是从小就学会煮饭的,一顿饭,还难不倒她。

    唔,斟酌一番,菜单出来了:糖醋排骨,西红柿炒蛋,凉拌青瓜,青椒抄牛肉,来份冬瓜排骨汤,给他降降火,饭后甜品就改为水果沙拉好了。嗯,楚冉言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菜单,在众人的惊愕下开始动工了,还高兴的哼起了歌:香喷喷的饭菜啊,出自楚冉言天才之手啊。。。。。。。众人暴汗,什么歌这是。

    御膳房内欢笑声充斥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