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朕错了
作者:染瑾汐
第三卷 爱情开始滋生,麻烦开始不断。
第三卷 爱情开始滋生,麻烦开始不断。 第十六章 第一次的和平共处
    在楚冉言花费心思的准备着今晚的晚餐时,萧沐风在御书房也是一脸按捺不住的兴奋。想到今晚可以和她一起用膳,萧沐风手中的奏折也越批越快,甚至有点乱。

    而小豆子看到他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很少见皇上有那么开心的时候,皇后娘娘真有本事,看到皇上和皇后娘娘能和平共处,小豆子心里也乐开花,他也不喜欢那个梦妃,经常看不起下人,真讨厌,相反皇后娘娘亲近易人,对下人又好,宫女太监们都很喜欢她。

    -------------------------------------------------------分割线-----------------------------------------------------

    暖玉阁内,段书梦不停的摔东西,发脾气,她的寝宫内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们,个个都浑身发抖。这就是段书梦,毒辣邪恶,从不把宫女太监们当人,只要一不顺心就拿他们出气,许多宫女们都敢怒不敢言,都恨这个主子。

    段书梦此时真的会气爆了,原以为让皇上替她出气,她也好在皇后面前赢回面子,没想到皇上竟帮着那个贱人,让她难堪,越想越气,整个房间凌乱不堪,刚刚挨了20板子的容月也是一副不甘心,牙痒痒的样子,刚刚听说皇上要在皇后那用膳,看着主子一脸的不甘心,她便又生出一计,附在段书梦耳边,不一会便从暖玉阁传来段书梦生病的消息。

    呵,真阴险,用这招,装病把皇上留在身边,让他和皇后失约,可惜天不如她愿,她段书梦可以收买太医却无法收买萧沐临,萧沐临精通医术,且极讨厌段书梦,所以当段书梦生病的消息传到御书房时,恰好萧沐风和萧沐临都在,本想跟着皇兄一同去品尝皇嫂手艺的萧沐临无奈只好去摆平暖玉阁里的段书梦,让萧沐风脱身,而他就去给段书梦“看病”。

    段书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萧沐临会来,一心以为是萧沐风到来,摆出一副病态的样子想要博取同情时,看到萧沐临的出现,着实吓出一身冷汗,却不好与萧沐临发生冲突,又不甘心,一怒一气又必须和萧沐临周旋,而萧沐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殷勤的说要替段书梦看病,弄的段书梦手足无措,慌慌张张,最后吓的晕倒了。

    在段书梦和萧沐临周旋时,萧沐风已经大步流星踏入凤仪宫,一路上笑容灿烂,让宫女太监们着实一惊,从未见过皇上这么高兴。

    在萧沐风踏入室内,却发现空无一人,正纳闷时,听到后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带着疑问朝后院走去,却看见,在薰衣草花海中,楚冉言正指手画脚着说什么,只见一张圆桌放在正中,上面摆了他没见过的食物,还放了几根香烛,后院一片漆黑,只有桌上微弱的烛光,给人一种浪漫的感觉。

    楚冉言满意的看着眼前自己的成果:现代版的烛光晚餐,哈哈,真不错,还是在香气迷人的薰衣草花海中,真是享受。

    正骄傲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才发觉周围寂静起来,四顾看看,才发现周围的宫女太监们早退了出去,看看天,差不多了,转向院门口,才发现一袭白衣的萧沐风正缓缓朝他走来,烛光下他的脸庞越发清晰,是那般俊朗,呆呆的望着他,眼里不再带有冷漠,多了一份迷恋。

    而萧沐风也望着眼前一袭白纱衣的楚冉言,好美好美,他是特地换上白衣来的。两人对视了一会,楚冉言不好意思的把眼光转向别处,微微道:“皇上,可以用膳了。”又恢复了冷淡的态度。

    萧沐风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入了座,心里暗暗想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受不了她那般冷漠对他。

    只见萧沐风做到了楚冉言的旁边,冲她微微一笑,楚冉言没记错的话,这是萧沐风第一次对她笑,原来他笑起来那么迷人,但随即楚冉言就移了移位,但萧沐风并不介意,又靠她坐近了些,楚冉言无奈下就不再移位,安静的吃着饭。

    萧沐风看楚冉言没有再移,心里高兴起来了,看着满桌的食物,他胃口大好,虽然是他没吃过的,看似简单的菜,有排骨,有鸡蛋,有青椒,有青瓜等。味道却那么不一般,酸酸甜甜的排骨酥而脆,香喷喷的鸡蛋,入口丝滑的牛肉,还有凉丝丝的青瓜,真的很好吃,而汤,浓香的骨头中带有香甜的冬瓜味,好不一般的味道。

    他享受着尝着,时而给旁边的人夹菜,时而给旁边的人盛汤,楚冉言看着萧沐风享受的表情,也暗自高兴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没有拒绝身旁的人帮她夹菜,盛汤,反过来时而让他尝尝这个,品品那个,画面好不温馨,烛光下的两人尽情的享受着此刻的宁静,这是他们第一次和平共处。

    暗处,一个女子看着两人甜蜜的样子,心里闪过一丝失落,更多的却是嫉妒 和恨。。

    萧沐风察觉到了这一目光,不动声色的抬起眼,怎么是她?!看来要找时间好好和她说说了。。。。
第三卷 爱情开始滋生,麻烦开始不断。 第十七章 第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在最后的水果沙拉吃完后,萧沐风和楚冉言相视一笑,都满足的摸摸自己的饱饱的肚子,是什么时候两人开始有了心的交流?

    楚冉言站起挺挺自己涨起的小肚子,走到秋千上坐了下来,轻轻的晃着,摇啊摇摇啊摇,尽情的享受着此时的惬意,抬眸,发现好多星星,这是她来到古代第一次看到那么多星星,“好美的夜空”,楚冉言不由的说出嘴,身后的萧沐风静静的看着眼前晃动的身影,满眼的宠溺,生怕惊动了她。

    “好美的画面,好美的人,”萧沐风轻轻走到楚冉言身后,慢慢的推着她,楚冉言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由他推着。

    “言儿”,是身后的人的声音,记忆中他从未叫过她“言儿”,这一声,唤的楚冉言心里暖暖的,轻轻的应了一声,只觉得身体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小,到静止,刚想回头看是怎么回事,楚冉言就发现萧沐风转到她的前面,深情的看着她,手掌慢慢摊开,是萤火虫,好多萤火虫,好漂亮,楚冉言惊呆了,她从未见过那么多萤火虫,真的好美,身旁的萧沐风宠溺的看着一脸惊喜的楚冉言,满意的微微扬起一个微笑。他朝刚刚递萤火虫给他的人打了一个手势,瞬间,萧沐临点头一笑,离开了。

    萧沐风看着沉浸在快乐中的楚冉言,是那么楚楚动人,伸手一揽,把正坐在秋千上晃悠的人儿拥入怀中,自己也坐到了秋千上。

    楚冉言被突如其来的怀抱吓着了,不适的想要离开这个带有檀香味的怀抱,不料萧沐风揽的更紧了,把下巴嗑在她的头上,带着乞求的声音道:“言儿,别动好吗?让我抱抱你,就抱会好吗?”语气像极了一个孩子在乞求,楚冉言心软了,不再挣扎,静静的依偎在带有淡淡檀香味的怀里,仰望着夜空。

    萧沐风感觉到怀里的人儿默许了他的怀抱,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得到满足般嘴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言儿,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想这样对你的,是因为。。。”

    “是因为我爹对吗”楚冉言打断了萧沐风的话,几个月下来她早已了解了一切,事实与她猜想的差不多,是因为她这个身份的爹是当朝丞相楚霸天,楚霸天嚣张跋扈,放肆无比,野心勃勃,难怪萧沐风那么恨她。

    萧沐风有些愧疚的望着怀里的人儿,是什么让她能如此安静的说出这一切,没有责怪,没有抱怨。想起他曾经邪恶的故意让她在嫔妃前难堪,想起他曾经卑鄙的故意饿她一两天,想起他曾经报复的故意把她推下荷花池。。。。。。。

    想起他对她做过的伤害,他恨不得甩自己2巴掌,那么龌龊的事居然对如此单纯无邪的她做出来,萧沐风想起这些,愧疚感更深了,下意识的更紧的搂住怀中的楚冉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早已爱上了她,他迷恋她银铃般的笑声,他迷恋她纯洁的微笑,他迷恋她素雅的身影,更吸引他的是她那清澈的眼眸,没有一丝瑕疵,几个月以来,她早已在他心里深深扎了根。

    心里的疼痛更深了,“言儿,原谅我以前对你做的龌龊事好吗?我知道我错了,言儿,别怪我好吗?不要再对我那么冷淡了好不好。”萧沐风仿佛呓语般说着,而楚冉言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许多碎片,是以前的“楚冉言”的故事,她仿佛看到了“自己”被众妃嘲笑狼狈不堪的样子,她仿佛看到“自己”饿的下不了床,她仿佛看到“自己”“失足”掉进冰冷的荷花池中,突然间铺天卷席而来的疼痛让她透不过气,是以前那个楚冉言的疼痛,她感受到了,好难受,真的好难受,浑身不由的开始颤抖,“不要这样对我,不要了,不要了,我好害怕,好痛好痛。。。。。。”楚冉言痛苦的闭着眼,心里的疼痛快让她窒息。

    萧沐风明显感到怀里人儿的不安和颤抖,低头一看,看见怀里的她早已泪流满面,更加懊恼自己的行为,心痛不已的他慌乱的把受了惊的楚冉言更紧的收在怀里,似乎想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手忙脚乱的替她擦掉泪珠,不停的说道:“言儿别怕,别怕,以后我一定不再那样对你了,言儿乖,以后我会保护你。。。。。。”

    好一阵子过后,萧沐风感觉怀里的人儿不再抖的那么厉害了,呼吸也开始慢了下来,他悄悄松了一口气,低头一看,发现怀里的楚冉言睡着了,眼角还有泪痕,伸手抚平她蹙起的眉,萧沐风轻轻一跃,从秋千上下来,温柔的把怀里的人儿轻轻的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把她的鞋脱掉,像是怕惊醒一个沉睡的梦,自己脱掉外衣,上到床上把熟睡的人儿轻环在身边,静静的看着身旁沉睡中的精灵、

    宠溺的表情挂满脸,当眼睛游走到她那薄而小巧、微微张开的双瓣,萧沐风忍不住印了下去,轻轻的吸吮着那甘甜,舌尖游走在她的贝齿间,缠绵不断,睡梦中的楚冉言,感觉嘴里湿湿痒痒的,很舒服,尽情的享受着,慢慢跟着回应。。。。。。。
第三卷 爱情开始滋生,麻烦开始不断。 第十八章 开始变的不一样
    自从那晚过后,萧沐风和楚冉言中便形成了一种无形的默契,萧沐风也开始频繁出现在凤仪宫,有时是用膳,有时是聊天,有时是留宿,但却从未要了她,因为他答应她,等她心甘情愿那一天。

    而楚冉言,也慢慢接受萧沐风,懵懂的心开始滋长,她渐渐不再对他冷漠,收起她刺猬的防备,且很明确的表明她和她那个所谓的爹没有任何关系,这让萧沐风高兴不已。

    就这样,皇宫便传出:皇上和皇后的感情迅速上升,皇后成了皇上的新宠,而梦妃失宠了,一时间,楚冉言人气上升的让她头疼,看着那些趋炎附势的宫人们,楚冉言只是一概保持距离。而梦妃人气迅速下降,让她的嫉妒怒火燃烧到了极点,她发誓要让她们好看。。。。。。

    -----------------------------------分割线-----------------------------------------------------

    当楚冉言再次听到萧沐风在朝堂受到楚霸天的压迫,看着萧沐风隐忍的表情,楚冉言暗自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要实施那个帮萧沐风铲除楚霸天的计划了,因为一些事前段时间隔了下来,现在不得不实施了。她不想再看到萧沐风那种极力忍让的难受,她下定决心要帮他了。。。

    打算今晚就跟萧沐风商量后,楚冉言心情也好了起来,愉快的唱着歌躺在大大的吊床上闭目养神,等着萧沐风来找她。

    正当她神游时,一袭白衣悄悄落在她身旁,闻到是熟悉的淡淡栀子花香,楚冉言兴奋的一个跃身,睁开眼对着身旁的萧沐临说道:“嘿,好久不见啊,怪想你的,”说完还很亲切的捏捏身旁人的脸蛋。萧沐临笑笑,没有说话,安静的躺着,

    这几月来,他时常会来楚冉言这,有时陪她喝喝茶,聊聊天,相处几个月下来,他发现楚冉言越来越可爱,明白难怪皇兄那么喜欢她,和她在一起时很轻松,很爽朗,一来二去,自己不仅顺了皇兄的命保护她,还乐个清闲,何乐而不为呢?

    楚冉言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小叔子,他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很好闻,萧沐风不在时他经常会来陪自己解闷,久而久之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躺在大吊床上,惬意的表情挂满两张绝美的脸庞。

    萧沐临真的不知道他这个皇嫂是什么脑袋,难道段书梦那么久没找她麻烦她不觉得奇怪吗?想起自己曾暗自悄悄在她睡着时处理掉一群想杀她的人,让她平安无事一觉到天亮,还曾经悄悄帮她重新把被人锯断的秋、吊床绑好,让她能平安的在上面晃悠,甚至还曾经悄悄趁她不注意帮她打掉致命的暗器,这些的这些,她都不知道吗?

    看着身旁纯净的脸庞,萧沐临打消了告诉她的念头,她不愿她纯净的心灵受到丝毫污染,反正皇兄和他会保护她不受到伤害的,想到这萧沐临放心的微松了一口气。

    躺在萧沐临旁的楚冉言听到了他这一微叹息,也轻轻的笑了笑,从小就对事物敏感的她又何尝不知道段书梦三番两次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呢,只是不想去揭穿罢了,反正有他们,自己不会有事的,何必自寻烦恼呢。。。。。。

    “你们在干什么呢?”门外传来萧沐风微怒的声音,怎么可以和我的言儿睡在一起,即使是亲弟弟,即使是知道他们没什么,自己心里总不是你们舒服的,而萧沐临和楚冉言则相视一笑,没有作答。只是都侧着头看着萧沐风越走愈近。。。。。。。
第三卷 爱情开始滋生,麻烦开始不断。 第十九章 暗处的危险
    一个飞步,萧沐风便把楚冉言揽在怀里,眼睛却瞄着一旁的萧沐临,看到被他盯的人并未感觉到错误,无奈,算了,眼神一换,轻轻唤着怀里的人儿,“言儿”,眼眸下的温柔充满宠溺,坏坏的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下,满足的把怀里的人儿搂紧了些。

    楚冉言有些不满的嚷嚷到,“还有人在这呢,真是的,弄的我怪不好意思的,”,萧沐风不在乎的笑笑,“都是自己人,怕什么,对吧,临?”。

    “诶,你俩甜蜜去,别把我拉进去,”萧沐临摆出一个恶心的表情,冲着两个抱成一团的两人抛去一个鄙夷的神情,“我说皇兄啊,才分开几分几秒啊,就那么亲密,是不是想刺激我没有皇妃啊。”说完还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逗得楚冉言和萧沐风哈哈大笑。

    三人就在夕阳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好不惬意。

    一双恶毒的眼光正朝他们那边射来,除了楚冉言,萧沐风和萧沐临都察觉了,两人对视,然后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只是萧沐风搂着楚冉言的力度加大了,萧沐临的双手也开始紧握,然后放开。

    --------------------------------------------------------分割线----------------------------------------------------

    暖玉阁内,段书梦幽怨的双眼死死盯着窗外,她不甘心,不甘心三番两次的计划都被打坏,每次都差一点,差一点就可以置楚冉言于死地,而每次她都那么幸运,躲过了,她实在是不甘心。

    而身旁的容月看着主子一次次的计划被打破,也跟着暗自着急,眼看主子就要失宠了,那以后自己的生活就不好过了,豁出去了,咬咬牙,她俯身对着段书梦耳语一番,随即传来段书梦哀怨的笑声,这次,你还不死。。。

    ----------------------------------------------------------分割线--------------------------------------------------

    凤仪宫内,御膳房里是楚冉言忙禄的身影,她打算等会和他们俩好好喝一杯,让他们再次品尝自己精湛的厨艺,俗话说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额,好像用在这不太合适,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就在楚冉言转悠着时,一道身影闪过,随即消失。。。。。。

    室内的萧沐风两兄弟早已等的不耐烦,不得不承认楚冉言做的菜好吃,让他们两个自称尝遍天下美食的美食家一次次想念。

    ”啦啦啦,上菜啦”,“闪开闪开,烫死我了,呼呼,酸甜排骨,红烧狮子头,海带丝,清蒸鸡,白切鸭,水煮鱼,再加一个酸梅汤,最后甜品绿豆饼,完了”。

    楚冉言看着满桌的成果,骄傲的仰仰头,“怎么样,不错吧。”得意的看着眼前两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贪吃鬼,“好啦,可以开动了”。

    刚要夹菜,萧沐风和萧沐临以同样极快的速度把楚冉言的筷子抢了过来,一人一根握在手中,楚冉言愣愣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萧沐风一把夺过萧沐临手中的筷子,责怪道:“干嘛和我抢言儿的筷子,都被你弄脏了,真是的,”说罢把筷子收进袖子,用内力震成粉,消散不见。

    萧沐临撅撅嘴,“明明就是我先看到皇嫂的筷子漂亮,想要用的 ,是你抢我的好不好。”说完把手心的汗蹭了蹭,装作如无其事,楚冉言奇怪的望着眼前行为怪异的两人,切了一声,换过一双筷子吃饭了。

    就在楚冉言叫宫女取过筷子的瞬间,萧沐风和萧沐临迅速相视一眼,他们都发现了楚冉言筷子上的颜色,带有蓝的银白色,是嗜血蓝粉,一种致命毒药。他们强压住心中的愤怒,继续和楚冉言闹着吃饭。

    待桌上剩下残菜剩渣时,三人都满足的吃饱了,萧沐风和萧沐临一同离开了凤仪宫,召来夜殇,一定不能再有这种事发生,不能再让她受到一丝危险,萧沐风闪身带着身后两人进入御书房。

    没有烛光,夜殇无法看清两位主子的表情,但却能明显感觉他们的怒气。萧沐风愤怒的眼睛快要喷火,“这个段书梦,得寸进尺,居然不知死活的想要一次次害死言儿,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若不是我们暗中保护,言儿早就被她所害,该死的贱女人,”无法再忍住的怒气,伸手一握,手中的杯子便成了粉落下。

    萧沐临眉间的杀气越来越重,身上的温度迅速降低,“该死的女人,竟然不择手段动用嗜血蓝粉想要害皇嫂,这个女人留不得,留下她,皇嫂就有危险。”好像是对同样怒气冲天的萧沐风说,又好似是自言自语。

    三人相互耳语一般,自顾散去,萧沐风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凤仪宫,他看不见她多一秒就担心多一秒。刚踏进门栏,看到窝在书架旁啃书的人儿,心里才算松一口气,“言儿~”轻声唤道,声未落,人已轻轻被抱起。。。。。
第三卷 爱情开始滋生,麻烦开始不断。 第二十章 突如其来的变化
    楚冉言勾住眼前抱着她的人的脖子,羞涩的在他的唇上印了印,把他埋进萧沐风的颈里,此时的她是幸福的,她承认自己爱上萧沐风了,且爱的那么不可救药。

    萧沐风惊喜的望着怀里微微羞涩的人儿,幸福的微笑挂满,他此刻觉得好幸福,他的言儿爱上他了,他好开心,对着怀里的人儿坏坏的一笑,轻轻的把她拥上床,结果不小心绊倒了,萧沐风生怕摔疼怀里的人儿,一个轻跃把怀里的人轻放在床,自己却狼狈的摔了一跤,有些尴尬的望着床上坏笑的人儿,因为刚刚的慌张,楚冉言腰间的丝带轻轻滑落,衣服松了开来,洁白的荷花图案露了出来,雪白香肩和颈项在纱衣滑落的一瞬间露了出来,几缕青丝飘荡在隆起的胸前,引人遐想。

    萧沐风直勾勾的望着眼前极其诱人的楚冉言,只觉得身体的热血在沸腾,一股欲火从身体里窜出,身体给他的感觉是想要了她,看着眼神迷离,欲言又止的萧沐风,楚冉言顿时明白了,有些慌乱的把纱衣拢好,羞涩的望着欲火中的萧沐风。

    极力忍耐的萧沐风看到楚冉言慌乱的神情,无奈苦笑一声,硬是想把身体里那股欲火压下,却越来越难受,开始有点忍不住了,嘶哑着嗓子对床上愣愣看着他的人儿吼道:”言儿,不想我要了你,就快点出去。“说完背过脸去不再看她,怕自己真的忍不住。

    楚冉言看着背影有些颤抖的萧沐风,她犹豫了。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要他等我爱上他的那天再要了他。几个月的相处下来,自己的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告诉着自己:是爱他的,那么。。。。。。

    萧沐风有些纳闷身后为何没了动静,突然一双细手圈住了他的腰,使他的热血更加沸腾,“言儿~你在干什么?”嘶哑着嗓子对身后的人说道,这女人在考验他的定力吗?

    楚冉言加重了手里的力道,把头依在萧沐风的背上,羞涩的轻轻说道,“风,要了我吧,我爱你。”

    话刚落音,萧沐风便一个反身把身后的人儿抱了起来,他看着怀里面带绯红的楚冉言,发自内心的笑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因为他知道,言儿接受他了。。。。。。

    “言儿。。”随着声落,萧沐风便吻上了楚冉言的朱唇,他灵巧的舌进入她的嘴,挑逗着她的舌与它一起舞动,收到怀里的人儿生涩的回应后,萧沐风一个转身,旋转着往床边靠去,待两人接触床的瞬间,帘落烛熄。

    帘内,萧沐风压在楚冉言的身下,肌肤间的紧贴使萧沐风的呼吸变得愈急促起来,唇离开了她的唇,开始游走在她身体的颈窝,手穿过薄薄的纱衣,一拉,纱衣迅速被抽离了出来,他也抽出一只手扯掉自己的衣服,两人的肌肤相互摩擦着,楚冉言的呼吸也开始变的有些急促,任由身前的人在她身上落下一个个吻痕。

    当萧沐风的手触摸到身下人儿的秘密花园时,他明显感觉到她的不安,唇穿过颈窝,在她的耳边用带有喘息的声音告诉她:"别怕,我会很轻,有点疼,我爱你。”待感觉身下的人而不再剧烈的晃动,他才轻轻进入,随着她“嗯~”的一声,一股热流涌了出来,原本的疼痛只维持了一会便被丝丝麻麻的快感所代替,春色蔓延整个房间。。。。。。

    --------------------------------------------------分割线----------------------------------------------------

    待身体的热血褪去,萧沐风便搂着面带红潮的楚冉言静静的躺着,此时的两人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把他们隔开了,身体的交融已经把他们的心连在一起,楚冉言抬眸看着正闭目的萧沐风,更加坚定了要帮助他的决心,“风,我跟你说件事,关于楚霸天的事。。。。。。。”

    当楚冉言在萧沐风耳边落下一席话时,明显可以感觉到他强烈的不舍,但又有些激动。。。。。。

    ---------------------------------------分割线-----------------------------------------------------------

    轩国五年,段书梦梦妃被刺杀死在自己寝宫,还有婢女容月也身亡。

    萧沐风对外宣称:梦妃身染怪病,突然暴毙身亡,婢女容月忠心随主而去,特追封梦妃为贤淑贵妃,容月对其家人赏赐1000两白银。

    *

    --------------------------------------------------------------------------------------------------------------------

    御书房。

    烛光下,坐着的萧沐风无奈的看着一身宫装打扮的染漠尘,她那股倔强的气质随身散发,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萧沐风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i了,随即把头偏了偏,接着有微笑的对眼前的人儿说道,“漠尘啊,你还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吗?”语气里透着丝丝哄的味道。

    “记得啊。。。当时你从天而降飞了出来抱住我的腰救了我,那身姿好帅啊。。。“染漠尘眼睛放光的回忆着,脸上带慢崇拜,转而含情脉脉的看着萧沐风。。

    汗。。。萧沐风看到染漠尘放电的眼睛,一身冷汗。。。想当初和临经过玉山的草原时正好看到她被一群人追杀着,看她蛮可怜的,就和临出手相救,一个过去救她,一个去挡那些黑衣人,早知道是这样,就让临去救她了。。。

    避开了她热炯炯的目光,萧沐风尴尬的咳了咳,本想缓解一下气氛。。。却不料。。。

    “你感冒了吗?萧大哥?怎么会咳嗽?”染漠尘却紧张兮兮的问着自己,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萧沐风。

    暴汗。。。。萧沐风不由的咻了一声,这染漠尘单纯的不行。。。“呵呵,我没事。。。。漠尘啊,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只把你当妹妹。。。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染漠尘无所谓的搬起一张椅子放在萧沐风面前坐了起来,眨巴眨巴的眼睛,无辜的说着,“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啊,当你飞下来救的那刻,我就喜欢上你了,觉得你好帅啊。。。”染漠尘又露出了一脸的崇拜。。。

    “额。。。这个。。。。你怎么可以私自潜入皇宫,还去了言儿那呢?怎么可以那样任性”萧沐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只要转移话题,他想到凤仪宫想到察觉的几处不和谐的目光,除了是段书梦的眼线,还有的就是她的了。。。想到这,萧沐风有些责怪起染漠尘了,还好言儿不懂得武功,察觉不出,不然就坏了。。。

    染漠尘看着萧沐风略带责怪的神色,委屈的说道,“我看你对她那么好,所以我就想接近她看她是一个怎样的人,有什么魔力可以吸引你咯,我又没打算伤害她。。。”撅着嘴,染漠尘的眼睛眨啊眨的。。。

    汗。。。这表情和临简直一个样。。。。

    “额。。那个。。好啦。漠尘。我错了还不行嘛、别生气了。。。。可是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你也应该知道的,所以你不能留在这,留在这危险!先回拜月宫去,你是拜月宫宫主,拜月宫不能少了你, 好吗?”萧沐风有些内疚的说着,伸出手宠溺的摸摸染漠尘的头,他应该想到染漠尘那么伤害,是不会轻易伤害言儿的,对她,他还是宠爱的,就当是妹妹一样。。。

    “唔。。。。那好吧。。。反正琴棋书画在这,我不担心你有危险,我先走了。。。我会想你的,风大哥。。。”染漠尘抛了一个媚眼给萧沐风后,闪身不见了,留下一身宫装。

    呵呵,萧沐风再次宠溺的笑了笑,这丫头,武功倒长进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