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朕错了
作者:染瑾汐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一章 翻天覆地的变化(7000字)
    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谁也没有为段书梦的死而有什么变化,照常过日子,这皇宫,真的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地方。

    楚冉言自从和萧沐风那晚后,不再是无忧无虑贪玩的小女孩了,偶尔的悲伤通过她月儿般的细眉表露出来。萧沐临又离开了,只记得那天他来找自己,说了一句:“事情完了我就会回来,很快。”楚冉言出神的望着天空,她知道应该快有变化了。。。。。。

    ------------------------------------------分割线------------------------------------------------------------------

    朝堂上,礼部尚书段欲在向萧沐风微表痛失女儿的悲伤心境后,又立马说愿意把自己的小女儿段书画献给他做妃子,说是让段书画完成她姐姐未能陪伴皇上的心愿。

    萧沐风岂会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不就是不甘心自己心爱的女儿不明不白死了,没人给他做内应从而来观察他的行动吗?生怕自己突然下达什么密令,留给女儿在他身边给他铺后路,好给以后做打算要帮哪边。

    萧沐风冷哼一声,“难得爱卿想的如此周到,了明朕痛失爱妃的心情,朕就收了吾女,封起为画妃,赐字:淑。另赏赐爱卿几座大宅,燎表朕意。”

    “臣谢主龙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段欲得意的勾起一丝阴笑,“哼,有什么了不起,”是楚霸天不屑的声音,段欲并未发怒,装作没听见。这一切,当然被萧沐风尽收眼底。。。。。

    “众位爱卿是否还有事启奏,无事退朝。”萧沐风慵懒的说了声,有意无意的瞟了瞟底下的楚霸天。

    “皇上,臣有事启奏,皇后出嫁多时,臣都未见过一面,以前是怕不舍,伤心,现在想要见见,以解思念之情,望皇上批准皇后出宫探亲,体恤臣一片念女之情。”

    “噢?竟然这样,朕准奏皇后过两天在八月十五回家过节,让你们一家好好团聚,八月十五过后,朕特许皇后能随时出宫看望家人,算是弥补对你们一家的相思之情。”

    “谢皇上,皇上英明,臣这就回去准备皇后回家的用品,臣告退”。。。。。。。

    “好了,退朝,”,众官散去。。。。。。。

    ---------------------------------------------------------分割线---------------------------------------------------

    册封段书画为妃,不知道言儿会不会生气,萧沐风担心道,疾步走向凤仪宫,不安开始蔓延。

    楚冉言听到萧沐风刚刚又册封新的妃子,而且是段书梦的妹妹段书画,自嘲一声,自古君王爱美色,又岂会真的钟爱一人,自己真的傻,越想越难过,泪水开始滴滴落下,幕儿他们看到,又不知道怎么劝好,真当苦恼时,“皇上驾到,”,看到萧沐风急匆匆的步伐,幕儿放心了,皇上还是爱小姐的,悄悄退出。。。

    萧沐风看到梨花带泪的楚冉言,心疼不已,走过去轻轻揽住,“言儿,我、。、、、”楚冉言擦擦眼泪,挣脱了萧沐风的怀抱,冷冷道:“皇上不用说什么,臣妾知道,皇上不可能独宠一个人,臣妾无话可说,请皇上出去吧,臣妾累了,想休息了。”说完便自顾躺下,不再理会身后的人、

    萧沐风急了,忙走到床边,拉过躲在被窝哭泣的楚冉言,“言儿,别这样好不好,你知道我不是心甘情愿的,别生气了好不好?”萧沐风按捺住脾气耐着性子跟楚冉言说道。却不料怀里的人儿狠的一推,把自己推开,泪水不停的落下,对着自己怒吼道,“你是君王,你身不由己,你有后宫佳丽三千,我楚冉言没有那么大度,要和那么多人抢一个男人,她们要就给她们好了。。。。。”

    萧沐风听完楚冉言的话,脸色开始变黑,怒气开始爆发了,原来自己可以给她随便让给别人的,心里范疼的看着眼前哭的楚楚可怜的人儿,却还是拉不下面子,从来没有人像她这样对他发脾气,自己已经哄她了,还不领情,“楚冉言,不要以为朕真的是喜欢你,你不过是朕千百女人中的一个罢了,就你那样的爹,以为朕真的会相信你吗?可笑,不可理喻的女人,不知好歹,哼。”说完生气的甩甩袖子破门而出,留下一脸泪水的楚冉言。。。。。。

    门外的幕儿和小豆子听到里面的争吵声心里都七上八下,又看到皇上气呼呼的走出来,吓的幕儿跑进去一看,只见楚冉言蜷缩在床角,浑身颤抖着,幕儿心疼的要命,急忙走过去抱住楚冉言颤抖的身子,慌乱的说道“小姐怎么了,怎么会弄成这样,小姐别哭,哭的幕儿都心疼了。”

    楚冉言颤抖的紧紧抱着幕儿弱小的身躯,再也不是那种温暖了,再也不是熟悉的檀香味了,呓语般囔囔道“他不要了,他真的不要我了,原来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都是骗我的,骗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楚冉言心里的疼痛越来越深,渐而代替的是久违的冷漠。。。。。。。

    门外,闪过一道身影。。。。。。。

    ----------------------------------------------------分割线--------------------------------------------------

    当晚,萧沐风召了新册封的画妃侍寝,楚冉言眼神空洞的蜷缩在床角,看着他们曾经温存过的床,如今是那般空荡荡,还记得,昨晚,他才抱着我在我耳边说:我会爱你一辈子。可如今,他的怀里却躺着另一个女人,他也对着那女人说曾经他和她说过的甜言蜜语。

    眼泪,挂在脸颊,被风吹干依旧还有淡淡的泪痕,第一次,第一次自己的心那么痛那么痛。。。。。。。

    暗处的幕儿看着楚冉言难过的样子,心里也难过的要命,同时心里也埋怨起了萧沐风。小姐这几个月来何曾有像现在如此难过过,幕儿心里燃起一丝责怪。

    *

    --------------------------------------------------------------------------------------------------------------------

    次日,好不容易在下半夜才睡下去的楚冉言在刺眼的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后醒来了,只是,她变的不一样了,她不再哭了,只是一脸的淡然,仿佛昨晚那个哭的眼圈红肿的不是她。

    看了看窗外,这是她第一次静静的看着阳光,那阳光好刺眼,却那么明媚,楚冉言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丝微笑,昨天的阴霾一扫而光,起身打开i衣橱,一连串浅色系的衣服映入眼帘,手指在众多衣服之间游走后,停留在一件淡绿色的纱裙,安静的取出穿上,转了转身,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穿着,又走到梳妆台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披肩的发丝,楚冉言取过一条淡绿色的丝带系在一根白玉簪上,随后把头发固定了起来,用梳子静静的梳着,一下,二下,三下。。。。。直到觉得满意后才收了手。

    梳完头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梳妆台,楚冉言的目光停留在了桌上琳琅满目的胭脂水粉,芊芊玉手打开了化妆盒,然后照着铜镜在脸上抹点了起来。

    靠着她在这几个月里学的化妆技术,楚冉言不一会便画好了一个淡妆,细眉如柳,带着微微腮红的脸颊更显得嫩滑,一株粉红嫩唇晶莹饱满。此刻的她比平时多了一份娇媚,嘴角的微笑一直 犹在。

    待一切妥当后,“幕儿。。。”她恢复了往常的情绪,不悲不乐的叫了一声门外竖着的身影。。

    “吱呀”,门被推了开来, 幕儿端着洗漱水走了进来。。。。

    “小姐。。。。你。。。”幕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衣衫整齐,一脸淡妆,还面对微笑的人是她的小姐,是昨晚那个哭的撕心裂肺,狼狈不堪的楚冉言!

    “呵呵,幕儿,怎么了啊?看到我这样很奇怪吗?”楚冉言好像早就料到幕儿会是这般反应,也不在意的端过幕儿手中的洗漱水,洗漱了起来,动作不紧不慢,井然有序。

    幕儿都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只是痴痴的看着动作优雅的楚冉言,眼睛睁的老大。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了,咽了咽口水,“小姐,你。。。你没发烧吧?”

    “噗”,楚冉言听到幕儿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幕儿,别乱猜了,我没事,我很好。。走吧,我饿了,去吃东西。。。“楚冉言有些好笑的望着呆呆的幕儿,拉起她出了房间。

    饭桌上,楚冉言正胃口大好的吃着粥,却发现旁边有一双热炯炯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无奈的白了一眼,“我说幕儿,你看够了没有,你吃不吃啊?待会我们去御花园转转,快拉,别看了。。。”一边喝着粥,一边拍了拍还没反应过来的幕儿。。。。

    *

    -------------------------------------------------------------------------------------------------------------------

    御花园。

    楚冉言心情不错的东瞧瞧西看看,一朵朵美丽的花儿吸引着她的眼球,还有那翩翩起舞的蝴蝶更是让她心情大好。她一边伸手逗着那些蝴蝶,一边和幕儿说笑着,而幕儿也慢慢的回过神来了,这样也好,小姐不难过。

    “呵呵,皇上,你看,那好漂亮啊。。。”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子娇嗲的声音。

    楚冉言微微顿了顿,皇上?随即又淡然的继续耍玩着停留在她手心的白色蝴蝶。。。。。

    幕儿不悦的翻过头,却看见 一个身着暗花柔云百褶缎裙的女子笑吟吟的挽着一身龙袍的萧沐风朝这边走来,那女子时不时指向一处,萧沐风也是一脸的微笑。

    幕儿鄙夷的望着满面春风的萧沐风,他身边的女子正是新册封的段书画,看到他们两人缠绵的样子,幕儿心头一阵怒火,亏小姐昨天还哭的如此伤心,他如今却是美人入怀,春风得意。

    哼,暗暗哼了一声,幕儿有些担心楚冉言看到他们的样子会难过,当然她不知道楚冉言早就发现他们在不远处了。

    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会,幕儿扯了扯楚冉言的衣袖,“小姐,要不我们去那边看金鱼吧?那金鱼可漂亮了。。。“满脸微笑的看着楚冉言,希望在那两人还没过来前把她支开。。。

    楚冉言有些纳闷的看着幕儿,随即明白了。淡淡一笑,“幕儿啊,我看你才发烧咯,你看,池塘不是就在那吗?你指的那边哪里还有什么金鱼?”

    “啊、。。”幕儿尴尬的看了看楚冉言指的地方,就在离她们十步远的地方就是池塘。。。。汗,都怪自己太紧张,没有看清楚就乱编。。。。

    “额。,呵呵,,是哦,。呵呵,幕儿没看见。。。。“幕儿不好意思的圆着慌。。。

    “呵呵。。。”楚冉言看到幕儿的囧样,忍俊不禁。

    “哟,这不是皇后娘娘吗?画儿见过姐姐。。。”身后传来了一阵惊乍的声音,打破了楚冉言和幕儿的笑声。。

    楚冉言收起了笑容,换过一脸的淡然,转过脸去。。。

    看着偎依在萧沐风怀里的段书画,段书画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刚刚的请安也只是口头上的,而萧沐风却只是宠溺的望着他怀里的段书画,无视楚冉言的存在。

    她的心猛的一抽,但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臣妾给皇上请安,妹妹不必多礼。。。“眼睛随意划过两人,随即停留在了不远处的一朵花上。

    “起来吧。。。”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萧沐风冷漠的说着,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段书画身上。。

    “参加皇上,参加画妃。”幕儿不情愿的下跪请安,她不想给楚冉言惹什么麻烦。

    “参加皇后娘娘。。。”萧沐风身后的宫女太监也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姐姐,妹妹真是不好意思呢,。本来早上妹妹要去给姐姐请安的,可是皇上不肯,说要妹妹陪他再睡会,所以才没去凤仪宫给姐姐请安,还请姐姐见谅呢。,“段书画依旧一副笑脸的说着,脸上看不出一丝内疚,只有得意!

    楚冉言也不介意,同样回给段书画一个淡淡的微笑,“妹妹严重了,妹妹服侍皇上是头等大事,姐姐岂敢怪罪。。”

    “呵呵,这倒也是,想以前姐姐不也是服侍过皇上嘛,应该知道这是很累人的。。。哦。“段书画捂着嘴娇媚的笑了起来,还有些害羞的看了眼萧沐风。脸上写满甜蜜。

    楚冉言的心像是被触碰到一般,撕裂的痛,眼底闪过一丝哀伤,脸上却依旧是云淡风轻。

    “好了,爱妃,我们走,在这和她说这些干嘛。。。”萧沐风似乎是对楚冉言厌恶极了,连和她站在一起也觉得反感,催着段书画走。

    “那好吧,姐姐,妹妹和皇上先走咯。。。”段书画看到萧沐风对楚冉言的不屑,心花怒放,更加得意忘形,挽起萧沐风的手。。。

    “恭送皇上。(恭送画妃)”,楚冉言和幕儿同时说着。

    而就在萧沐风被身后的宫女太监挡住了视线,楚冉言不留神的看向别处,幕儿低着头跪在地上时,段书画松开了挽着萧沐风的手,用内力形成了一股气流。。。。。

    “啊。。。。”楚冉言的身子突然好想被一股力量带离原地,直直的飞进了旁边的池塘。。。

    幕儿猛的抬起头。。。。。

    萧沐风也猛的回过头。。。

    只见楚冉言掉进了池塘中,脸上的妆容也被水冲洗掉,露出了同样美丽的素颜,头发也被水打湿,缠绕在一起,两只手不停的伸着,身子一起一伏着。

    “啊。。噗。,噗。。救命,救命。。。”楚冉言不会水,只是一张嘴许多水就进了嘴,本能的呼救着,脑海中又闪过当初那个楚冉言掉入池中的场景,普天卷席而来的窒息感让她难受极了,眼睛乞求的看着不远处同样看着她的萧沐风,而他却只是冷漠的看着她,无动于衷。!

    “小姐。。。小姐。。。”幕儿惊呆了,当初楚冉言落水的情景她仍记忆犹深,如今又是情景再现,她怕了,怕的不知所措,对,她会游泳!她会游泳,自从上次楚冉言出事,她就找他教她游水!只怕以防万一,不让小姐再被淹的半死。。

    幕儿怨恨的看了一眼冷眼旁观的萧沐风,再看看一旁幸灾乐祸的段书画,还有那些无动于衷的宫女太监们,幕儿的心里闪过一丝恨意,随即不顾一切的跳下了水,奋力的游向正在求救的楚冉言。。。

    自己也是学会后第一次下水救人,也不是很熟水性,急切的心情想要快点抓住楚冉言挥着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抽痛,当初小姐那绝望的表情又重现了。。。。

    抓到了!抓到了!幕儿终于游到了楚冉言的身边,双手托起已经精疲力尽的楚冉言,让她不至于淹到,随后咬紧牙关奋力的游向岸边。

    ”哎呀。。姐姐落水了。。。你们快去帮忙啊。。。“段书画好像看完了表演一样如梦初醒,惊慌的呼喊着,她身后的那些宫女太监也匆匆的跑向幕儿,有个太监迅速的跳下了池塘,扶起了楚冉言,幕儿才能缓了一口气,其他人都向池塘抛下了绳子,幕儿抓住楚冉言的手拉着绳子慢慢的被拖上了岸。

    看到脸色苍白的楚冉言被救上来了,萧沐风淡淡的说了声,“以后别那么冒冒失失,淹死了都不知道。。“随即又低下头对段书画说道,爱妃我们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留下一身湿嗒嗒的幕儿和楚冉言,幕儿怨恨的看着离开的一行身影,再看看倒在她怀里的楚冉言,她心疼的不可言喻,她又让小姐受伤了!不,我要好好保护小姐!决不让她再受一点伤害!小姐不可能会无缘无故落水,一定是有人使坏!幕儿坚定的扶起同样狼狈不堪的楚冉言,一步一步朝凤仪宫走去。。。。

    *

    -------------------------------------------------------------------------------------------------------------------

    凤仪宫。

    “皇后娘娘怎么了?你们怎么会弄成这样?”小豆子看到一身湿润的幕儿扶着同样是一身湿嗒嗒的楚冉言进来时,吓了一跳。。。

    “是啊,皇后娘娘和你怎么了?”小饭子和菲儿他们都紧张的问着,一边拿出干毛巾递给幕儿。。

    幕儿把楚冉言扶到床上,对身后的小豆子他们说道,“你们先出去,我给小姐换衣服先。去找个太医回来。”

    待房门关上,幕儿才小心翼翼褪去楚冉言身上湿透的衣服,用干毛巾擦拭着她的身子,然后再帮她穿上了衣服,盖好了被子,自己也匆匆的换过一身干净的衣服。

    “幕儿,好了吗?太医来了。。”门外响起了小豆子的声音。

    幕儿帮楚冉言拢了拢头发,待看着整齐一些,才淡淡的说了声,“好了,进了吧。”

    “李太医,麻烦你看看皇后娘娘有无大碍。”幕儿有礼貌的对身旁的人说道。

    “好的,幕儿姑娘稍等。。。”

    待李太医一番查看把脉后,他刷刷刷的开了一张药方,随后递给幕儿,“皇后娘娘并无大碍,只是有些风寒,我开了一些药,你煎给皇后娘娘喝便可,三日后便可恢复。”

    “谢谢李太医,菲儿,你去跟李太医去御药房取药,然后煎好给皇后娘娘喝。”幕儿吩咐一旁的宫女说道。

    “嗯。好。,李太医,请。。。”菲儿点了点头,随李太医出去。。

    “小豆子,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照顾好娘娘,我出去一趟,记住,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娘娘休息!”幕儿又朝小豆子他们交代一番。

    “嗯。你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娘娘。”小豆子第一次见幕儿那么的严肃,也不敢再多问。

    *

    ------------------------------------------------------------------------------------------------------------------

    一片竹林中,一名黑衣男子和一名素衣女子相对而立。

    “你怎么出宫了?出什么事了吗?”黑衣男子看着素衣男子淡淡的开了口,言语中透着关心。

    “我有事求你,你教我武功。”素衣女子直视黑衣男子,坚定的说。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黑衣男子紧张的问,眉间闪过一丝怒气。

    “不是,我要保护她。你教我。。”素衣女子摇了摇头,再次坚定的说。

    黑衣男子听到原来不是她被欺负,暗暗松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

    ”每晚找机会出宫,我教你,在这。。。“

    *

    -------------------------------------------------------------------------------------------------------------------

    从那以后,皇上便再也没有来过凤仪宫,而是宠爱新册封的画妃,皇宫再次闹的沸沸扬扬,说皇后又失宠了。

    萧沐风和楚冉言自打那次争吵再也没有说过话,没有见过面,楚冉言如期在八月十五出宫探亲,萧沐风不闻不问。。。。。。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二章 诱饵
    自打那次开始,楚冉言对萧沐风的事不闻不问,又回到了以前的冷漠。而萧沐风也对楚冉言的事不闻不问,恢复了以前的态度。

    -------------------------------------分割线--------------------------------------------------

    八月十五,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宫了,楚冉言坐在马车中,不知想些什么,微微的蹙了蹙眉。。。。。

    丞相府外,楚霸天带领四个夫人,三个女儿府上上上下下一干人等在屋外候着,每个人的心里都各怀心思。。。。

    随着幕儿的轻轻一声:到了。楚冉言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踏出轿子,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陌生的家,豪华的气派不比皇宫的差,门口两头石狮子更是给楚府增添了一股霸气。

    免去了一切礼仪,坐在正厅的“一家人”心照不宣,楚家的其他人对楚冉言没有什么感情,虽说一起生活了16年,却没有任何接触,平时把她当陌生人,现在她贵为皇后,免不了有些害怕。

    楚冉言看着眼前自己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家人,楚霸天给他的感觉是心狠手辣,他的夫人个个都是唯唯诺诺型的,而其他三个女儿也是带有富家子弟的娇气,怕是楚霸天做了太多坏事,却没有一个儿子,没有儿子也想当皇帝,真是狼子野心。

    罢了,不想再面对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丝毫没有温暖的家她不想面对。淡淡一笑,“其他人都下去休息吧,辛苦你们了,留下爹陪我说说话就行,”其他人听到楚冉言的话,都像看到光明一样走的无影无踪,瞬时,偌大的厅只剩下他们两人,楚冉言也不想卖关子,这次来她是有事找她爹“商量”的。

    正了正色,抬起眸,对上楚霸天深邃的眼眸,冷冷道,:“反正我们没有什么感情,就不必虚情假意了,这次回来,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就算你念在我是你女儿也好,念在我死去的娘情分上也好,希望你帮我。”

    楚霸天有些意外楚冉言说出这么一番话,本想拉拢受宠的她拢住皇帝的心,却未料想她那么快就失宠了,她要我帮忙?她在搞什么鬼,楚霸天有些疑惑的望着前面的人儿,这是他那个胆小懦弱的女儿吗?为何那么不像,这样还真有点像我的性格,“不知皇后要臣帮什么?”先探探她的想法先,楚霸天暗自想到。

    好一个老奸巨猾,果然不放心她,只是这次她是横了心离开萧沐风那个伤她最深的人,她不想再见到她,她想要离开,而能帮她的只有楚霸天,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冷哼一声,“爹,有些事就不用挑明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皇上也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我说我能帮你,我只要你帮我恢复自由身,怎么样?他那般对我,我恨他,也心灰意冷,只想爹你坐稳江山后放我离开,如何?”

    楚霸天不是太敢相信楚冉言说的话,如果是圈套怎么办,怀疑的看了看前面的人,待瞧见她眉宇间淡淡的冷漠后,有点迷茫了,良久没有开口。

    楚冉言看楚霸天迟迟没有开口,知道他不相信她,又道,:“我知道你现在在购买大量兵器,和收拢朝廷官员的心,却成效不怎么好,我有办法让大部分官员臣服于你,怎么样?我知道你还不相信我,但我话都挑明到这了,你信不信由你,你若不信,我再想过办法。说完便想要起身离开。

    “慢,你若真的可以帮我收买人心,我就帮你,”楚霸天的确动摇了,她若可以帮自己解决掉人心问题,那就不一样了,如果是圈套,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不如答应她。

    楚冉言嘴角再次扬起丝丝微笑,她知道她成功迈出第一步了。“给我十天时间,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希望到时爹不要忘记答应女儿的事,还有,娘的死,是天注定,女儿知道爹埋怨女儿害娘丢了性命,若爹真的爱娘,就不该这样对待女儿,毕竟,女儿是你们之间唯一的关系。”说完,楚冉言便转身进了内室。

    留下楚霸天一人。

    -------------------------------------分割线---------------------------------------------------

    私密阁。

    “你真的没弄错,他们真的闹翻了?”楚霸天再次向冷月求证道,因为这一步很重要,关系到他要不要和楚冉言合作。

    “回丞相,不会弄错,属下亲耳听见皇上和皇后吵闹的翻天,”是的,那一闪身影,就是他,他清楚的听到他们在吵架。

    “那么,我决定了,大不了和黄帝挑明。。。。。。”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三章 一切都在进行中
    不得不令楚霸天惊叹,楚冉言真的在短短十天内把朝廷中大部分官员拉拢了过来,不管她用了什么办法,楚霸天只关心对他有利的,就是他现在的实力和人力都比皇帝强,他的计划快要实现了。

    楚冉言如期做到楚霸天的要求,两人也达成了协议,经过这件事,楚霸天对楚冉言的警惕放松了,不仅是因为她帮他解决掉了一个大问题,还有楚冉言的冷漠让他相信她对皇帝已经没有感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楚冉言那天的一席话,关于她娘亲的那席话,的确震撼到了他,她是蝶儿和他的女儿,自己是否做错了,本应该好好疼爱她的。

    想到自己其他夫人和女儿,个个都很怕他,除了以前的蝶儿和现在的楚冉言才敢跟他谈条件,楚霸天仿佛在楚冉言的身上看到了她深爱的女人的影子,心里的防备渐渐消失了。

    而楚冉言偶尔与他下棋,还会做几样他从未吃过的小菜,渐渐的,他那颗自从蝶儿死了后的心慢慢温暖了起来,他开始喜欢上了楚冉言这个女儿,毕竟他也是人,也有情也有爱,冰冷的心总会被感动。

    久而久之,楚霸天也开始会跟楚冉言聊天,亲昵的叫着她“言儿”,会拉着她的手说起她的娘,说起他们之间的故事,楚冉言静静听着,心里也有些微妙的变化。。。。。。

    一晃过去了2个月,萧沐风和楚冉言始终没有好回去,在外人看来,两人都是那么不在乎对方。。。。。

    经常2个月的相处,楚霸天越来越喜爱这个女儿,看到她就宛如看到当年的蝶儿,他已经对这个可爱活泼的女儿深信不疑了,每次和冷月说事情,都会带上她,因为她偶尔能出出主意,而楚霸天也观察到一点:冷月和楚冉言之间有了感情。”这让他高兴不已,既可以困住冷月的心,对冷月他很很满意的,总觉得很熟悉,让他疼惜。又能让自己的女儿找到幸福,他打算着大事成了后,撮合两人。。。。。。

    -------------------------------分割线--------------------------------------------------------

    这边,是楚冉言和楚霸天预谋着,那边,萧沐风没有什么动静,一直宠爱着段书画,而楚冉言发现其实段欲早已和楚霸天联合了,只是表面装不和。。。。。。

    今天,楚霸天带着她和冷月去了造兵器的地方,还和几位手握兵权的大臣会了面。。。。。。

    夜,深了,楚冉言和冷月在庭院聊天,飞来一只鸽子,两人无事的逗起了鸽子,在暗处的楚霸天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笑了,闪身回了房,楚冉言和冷月仍旧在逗着那只鸽子,在旁人看来就像是在打闹。。。。。。

    -------------------------------------分割线--------------------------------------------------

    御书房,是萧沐风和夜殇,两人在商议着什么,而桌上,是一只信鸽。。。。。。。。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四章 暗地的行动
    萧沐临去了哪呢?

    他带着自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夜溟马不停蹄的赶往一个地方。是的,他去息心寺找太后,他的母亲,端仪太后。

    夜溟紧跟着前面的人儿,看着萧沐临俊美的脸庞已带有微微的疲倦,再看他的一袭白衣已轻轻挂上了尘土,看着主子那么累,夜溟想喊停下让眼前有些疲惫的身影休息一下再赶,几夜的马不停蹄,让萧沐临原本轻盈的身躯变得有些沉重。张了张口,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了解他的主子,从来不知道累,偶尔停息也只是怕他累着,他只能望着眼前的人儿却无能为力。

    萧沐临发现身后的声音突然便的小起来,回过头,发现夜溟正呆呆望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才想到他们已经连夜赶路两天两夜了,自己不休息可以,但夜溟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真的难为他了。

    停下来,萧沐临冲着身后的人儿说道,:“夜溟,辛苦了,但我们必须早日到达息心寺找到太后,不然皇上就危险了,坚持一下。”说完摸摸停在他身旁人儿的头,有些抱歉。

    夜溟眼圈有些红了,主子自己那么辛苦,却还在担心我会吃不消,“主子,我没事,我们继续赶路吧,”说完冲萧沐临扬起一个微笑,带有微微的苦涩。。。。。。

    “驾~”两人扬鞭离去, 马蹄声渐渐减小,他们的身后,掀起滚滚的灰尘。。。。。

    ----------------------------------------分割线-----------------------------------------------

    御书房,夜殇刚刚来过,说目前没有什么问题,临也去了息心寺找母后,希望他能快点赶回来,毕竟自己不是把握很大,而且。。。。。。

    萧沐风静静的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楚霸天老贼的势力不可小看,果真很强大。不知道现在的她怎么样了?萧沐风痴痴的想着。。。。。。

    “皇上,臣妾炖了燕窝给你补补身子呢?”话未落音,吱呀一声,门已经被推开。

    萧沐风厌恶的皱皱眉,这女人越来越大胆了,竟敢不敲门就进来,若不是自己要利用她来打探消息,岂会容忍她这般放肆,看着渐近的脚步声,萧沐风定了定神,微笑的倚在椅子上看着眼前千姿百态他却很恶心的女人,那眼神,那姿势,极其诱人。

    段书画原本只为帮助爹爹监控萧沐风的一举一动,但几个月下来,萧沐风对她的温柔体贴让她迷失了自己的心,想起萧沐风在自己生病时那关切的表情,那宠溺的眼神,段书画渐渐的沦陷了,看着眼前的人儿,慵懒的倚在座位上,迷人的微笑挂在嘴角,让她的心阵阵搏动。

    “皇上,臣妾想你了呢,让臣妾喂你,来,啊,张口,”段书画扭着水蛇腰,勾起兰花指把燕窝送进萧沐风的口中。

    “爱妃真是辛苦了,以后这种事交给下人做就好了,别那么累,知道吗?”萧沐风含着燕窝邪恶的一笑把段书画搂进怀里,在她耳边暧昧的呢喃道,正当段书画浑身酥麻时,他又勾起怀里的人儿,把嘴霸道的吻了下去,燕窝顺着他的嘴流进段书画的嘴,“爱妃也吃,好好补补,才能更好的侍候朕,”说完坏坏的咬了咬段书画的嘴,那般体贴诱人,段书画再已招架不住萧沐风的挑逗,浑身燥热了起来,酥酥麻麻的贴在萧沐风怀里,萧沐风一个横抱把段书画放上床。。。。。。他知道他又成功了。。。。。。

    激情褪去,萧沐风搂着仍面刀红潮的段书画,有意无意的提起,“你爹最近在忙什么呢?怎么没见他来看你那么久?”陷入迷情陷阱的段书画早已混乱不清,一五一十的答了出来,只见萧沐风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

    ------------------------------------分割线---------------------------------------------------

    丞相府,多日的相处下来,楚冉言再已摸清楚霸天的嗜好,他喜欢吃自己做的糖醋排骨,喜欢听自己唱歌,说是有娘的影子,喜欢傍晚时朝着一个方向望去,是通往息心寺的方向,唯独不喜欢喝酒,所以楚冉言想要灌醉楚霸天再让他说出真话的方法是行不通了。。。

    其实几个月下来,楚冉言发现楚霸天并不是那么坏,其实有时还会耍小孩脾气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很讨厌萧沐风一家,只要提到皇室,楚霸天的脸色总是极易愤怒。

    楚冉言又下厨做了几样拿手小菜,和楚霸天在庭院吃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冉言帮助楚霸天的计划越来越完善了,差不多可以实施了,而楚冉言也在这几个月时间了解到了一切:

    楚霸天现在手握兵权是全部的三分之二,在三分之二的兵权中,楚霸天手里还有一份,其他在楚冉言召回来的其他大臣手中,而放武器的地方钥匙只有三把,一把在楚霸天手里,一把在自己手里,还有一把在礼部尚书段欲的手里,前面已经说过段欲其实早已投靠楚霸天,只是为了迷惑萧沐风的视线,故意装作和楚霸天不和。现在只要等除楚霸天外其他被楚冉言召回的大臣全部通过起兵,武器再打造充分一点,就要开战了。

    晚饭后,楚府便是一片寂静,是的,楚府有禁门令,没有楚霸天的准许不可随意出府,理由是怕出意外,也对,以楚家这样的背景,又岂会缺少仇人,只是,楚冉言有些好笑,他们不出去,就代表外边的人进不来吗?虽说府里高手如云,她是见识过她爹从江湖上召来的高手,但楚冉言对楚霸天的行为还是不能理解,只怕是楚霸天担心府里有内奸吧。。。。。。

    百般无聊的楚冉言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的爬上屋顶了,是的,两个月以来,在楚霸天的限制下,她又没有古代人天黑就睡觉的习惯,百般无奈下的她只好在屋顶上通过观赏夜空和街上的行人打发时间,楚府的建筑够高,足以她眺望到府外的情况。。

    正当楚冉言悠闲的晃着脑袋哼着《樱花草》,忽然她看到一束淡紫的身影闪过,楚冉言立马来了精神,难道是小偷?这小偷挺胆大的呀,偷东西偷到丞相家了,当她努力看清那束身影的脸庞时,不由的惊呆了,怎么会是她?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五章 不寻常的夜
    楚冉言惊呆了,那束紫色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段书梦的妹妹,段书画,她怎么会来丞相府?真是奇了怪了,而且看她那飘忽闪烁的身影,可以很轻易的躲过巡查侍卫,显而易见她是有武功的,而且还不赖。

    楚冉言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底下的段书画,一边又要小心翼翼的踩着瓦片跟踪着,这让楚冉言顺时有些激动,嘿,自己还当了一回秘密侦探。

    当看到段书画走进私密阁时,楚冉言心里的疑惑更深了,她怎么对楚府那么熟悉?还到了私密阁?难道,她是来找爹的?楚冉言加快了脚步,偷偷的走到私密阁的屋顶上,悄悄的把瓦片取下一片,顿时她又觉得自己这会是个女飞贼。当她看到里面的情况时,不由的着实吓了一跳:

    私密阁内,楚霸天,冷月在屏风内,没有说话,刚刚进去的段书画竟走到楚霸天面前跪下,真当楚冉言疑惑不解时,段书画的话更让她大吃一惊,“爹,你放过皇上吧,我爱他,真的爱他,不要伤害他好不好?等爹坐稳江山后,女儿就带他离开这里。”段书画有些激动的说道,眼泪也不停的落下。楚冉言不可思议的挠挠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段书画怎么会是爹的女儿?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

    楚霸天冷哼一声,有些愤怒的看着眼前跪地的人儿,“不可能!画儿,你不要忘了爹为何费尽心思让你成为段欲的女儿,让你习武,然后送你入宫的目的,你别忘了你弟弟是为什么不能与我们团聚,你别忘了这一切都是谁害的!”楚霸天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愤怒,眉宇间的恨意深深浮现出来,身体颤抖着。。。。。。

    段书画明显的感觉到了楚霸天的怒气,但她不能妥协,因为她爱萧沐风,不能让任何人伤害萧沐风,不可以,她咬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爹,女儿没有忘,女儿知道爹爹思念弟弟的心情,但是这些都是那个太后造成的,不关皇上的事,爹,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女儿是一定不会让你伤害到他的,一定。!对不起,爹”段书画含泪说完,然后一个闪身离开了私密阁,瞬间,便消失在楚冉言的视线内。

    楚霸天看着离去的段书画,又气又怒,这个画儿啊,他就是在众多女儿中看中她,她的忍隐比其他姐妹都强,也没有其他姐妹的娇气,反而更懂事,所以自己才会费尽心思安排让他接近萧家的人,没想到现在她又爱上了萧沐风,唉,那么倔强的她该怎么办,段书画的固执让他想起了自己当初不也是不顾家人反对取了出身青楼的蝶儿吗?唉,楚霸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怕她会坏事了。

    楚霸天沉思了一会,对着身后的冷月说道,“你注意着画儿的行动,别让她坏事,但别逼她太紧,不能伤害她。”楚霸天还是关心段书画的,毕竟她是那么多个女儿中吃了最多苦的,最懂事的。

    “是,属下明白。”冷月若有所思的回答了一声,随即两人便离开了私密阁。。。。。。

    在屋顶上的楚冉言快要吃不消了,如果他们再不走,自己怕是要被发现了。。。。。

    楚冉言趴在屋顶,深深的大口大口的护着气,刚刚偷听吓的她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她也万万没想到段书画竟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更想不到的是他还有一个哥哥或是弟弟?而且这个不知名的哥弟好像很早就不在楚家,还是那个未曾听说过的太后造成的?楚冉言心里的疑惑一个接一个,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爹好像是为了报复萧家而莫权篡位的,到底期间有什么隐情是她不知道的呢?楚冉言打算弄清楚。。。。。。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六章 萧沐临失踪了
    楚冉言通过段书画一事,更加觉得他这个爹深不可测了,而自己知道的只是表面的一些,不行,必须调查清楚,不能让别人把自己当傻瓜,楚冉言暗暗想道。

    -------------------------------------------------------分割线---------------------------------------------------

    眼看着自己离息心寺越来越近了,是啊,日夜兼程的赶路把原本需要的时间缩短了一倍,萧沐临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不出意外,再加一天,自己就可以到达息心寺见到母后了。那么就可以快点赶回去了,不知道她还好吗?萧沐临又想起了那个在秋千上晃荡的白衣女子,那个和和一起躺在吊床上的女子,那个他极力保护的女子,那个让他不能想却不得不想的女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身旁的夜溟,看着充满笑意的萧沐临,有一刻愣了,他从未见过主子笑的那样甜,一种发自内心的甜美,看得他都会被深深迷住。。。。。。

    正飞扬在马背上的两人都察觉到了周围传来的气息,却没有杀气,虽然很轻很轻,但却瞒不过他们,萧沐临和夜溟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看来要先解决掉这些麻烦了。。。。。

    一眨眼,周围就从天而降一大批黑衣人,把他们两人围得水泄不通,其中有一个穿深紫色长袍的男子站在中间,乌黑的发丝随风飘荡着,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霸气,虽带着面具,却可以看到他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下带着有一丝惊喜和无奈,随即消失,清晰的吐出一句话,:“带回去,不能伤害他们。”话刚落音,便转过身去。

    萧沐临望着眼前这个穿着深紫色长袍的男子,看着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心里不知为何会浮现一丝心疼,那深邃的眸子仿佛如此熟悉,却想不起是谁。不是杀我?那是为什么抓我?萧沐临心里带着种种疑问,看着眼前的背影,自己竟感到有些迷离。。。。。。

    “啊,主子,小心,”夜溟怒吼一声,飞过去帮出神的萧沐临打掉了飞来的黑衣人,心里着急着为何主子竟会在此时走神。

    听到声音的萧沐临顿时回过神来,那紫色长袍男子也倏的转过身来,待看到萧沐临没事后轻轻松了一口气,这一切萧沐临没有看到,他只是有些抱歉的看着眼前的夜溟,也开始加入到战斗中,萧沐临原以为凭自己和夜溟的能力很快能解决掉眼前的麻烦,可几个回合下来,他却发现他们有些吃不消了,眼前十几个黑衣人的身手都不错,而自己和夜溟经过连夜的赶路体力早已消耗不少了,再打下去怕会输了,然而就在萧沐临闪神的时候,夜溟挡在了黑衣人要去抓萧沐临之前,自己被擒了,萧沐临看到夜溟被擒,暗自骂一声该死,想试图把夜溟从黑衣人手中解救出来,却不料背后被人击昏,随着夜溟的一声“主子”晕了过去。。。。。。。

    紫色长袍男子在封掉晕倒中的萧沐临几个穴位后,差人把他放进了轿子,离开了。。。。。。

    ------------------------------------分割线----------------------------------------------------

    御书房内,萧沐风脸色铁青的望着跪在地上的人,是派去暗中追踪萧沐临的人。他居然说临被人带走了,还追踪不到下落,就是说临失踪了,临的武功不是一般,身边还有一个夜溟,能把他带走的人一定不简单,究竟是谁,可恶!萧沐风愤怒的朝地下的人吼道,“去,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临王找出来,不然提头来见。”

    “是,皇,皇上。。”说完后地下的人吓的连滚带爬溜出御书房。

    夜殇也是一脸的沉重,临王和夜溟到底是谁抓走的,他们会不会出事?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萧沐风和夜殇都想不到关键时刻为何会出乱子,难道有奸细?
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七章 神秘男子,和端仪太后的出现
    在一阵快要窒息的沉默后,萧沐风握紧的拳头再次发出“咯咯”的响声,让人不寒而栗。平时慵懒戏谑的眼眸此时却变得深不见底,深幽色的眼珠逐渐变黑,给人一种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冷眸下闪过一丝隐忍,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中,夜殇知道,萧沐风开始爆发了。

    “夜殇,你即刻出发,带上染琴、染棋、染书、染画染四姐妹,势必要把临王找出来!”染四姐妹,是拜月宫的四名玉女,是染漠尘为保护萧沐风而留下给他的,染四姐妹,分别医术天下第一、追踪天下第一、催眠天下第一、速度天下第一。如今萧沐风把她们都调动出来,他自己就危险了,但夜殇清楚萧沐风的决定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只能从命,祈祷萧沐风在他离开的时间里不要出事。

    ------------------------------------------------------------分割线-----------------------------------------------

    醒来的萧沐临发现自己在一间密室内,装潢并不豪华,没有过多的摆设,矮小的木桌椅上发出淡淡的木香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香的茶味,一架白色的琴悬挂在壁上,这就是他被关的地方,而夜溟也在另一张床上仍未清醒。

    刚想要从床上下来一探究竟,却发现自己的几道穴位被封住了,无法使上力。正当他想办法时,“吱呀”一声,密室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人,是他,萧沐临发现正是那个穿着深紫色长袍的男子,此时的他换上了一席白色的长袍,仍然带着面具,是一个白色的面具。只见他正静静的望着自己,眼里有他看不懂的神色,是对陌生人的冷漠?还是对久违的人的关心?萧沐临不明白。

    “你醒了。”是那个男子的声音,随意的好像是朋友之间在聊天。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萧沐临带有疑惑的朝神秘男子问道,能抓到他的人一定不简单,他给自己的感觉总那么熟悉,浑身透着一股冷静,沉默,却不失君临天下的风度。!

    神秘男子好像并不急着回答萧沐临的问题,只是取下壁上的琴,抚了起来,琴声犹如高山流水般潺潺不断,透着些许哀伤,些许凄凉,还有些许沧桑。萧沐临只是静静的听着,仿佛在听一个古老的故事,心疼范起一丝心疼。

    “回去吧,不要去息心寺。”神秘男子突然对萧沐临说,语气里透着些许无奈和、恳求。

    萧沐临心里一惊,他知道自己要去息心寺,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去息心寺,他并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就说明他不是楚霸天的人。萧沐临知道自己再拖下去萧沐风就多一份危险,毕竟现在楚霸天已经蠢蠢欲动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阻止我去息心寺?我必须去,若你并非想伤害我,便放了我,你若不放,也会有人来救。”萧沐临揣测着说完,即使他感觉到他不可能放走他,但现在只能试试,期盼皇兄知道后派人营救。

    神秘男子听完萧沐临的话,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呢喃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什么!”

    “我们是不是认识?”萧沐临越来越肯定自己和这个白色面具男子认识。。。

    “砰”的一声,夜殇带着染四姐妹冲了进来,不得不说,染四姐妹的能力不可估量,仅仅凭着一些脚印,马蹄印染棋便能追踪到萧沐临的踪迹,而染画的速度更是惊人,仅用了原本需要的时间的十分之一就把他们带到了目的地,而染书的催眠术便加快到他们找到萧沐临的速度。

    正当夜殇他们准备出手时,神秘男子只是静静的看了他们一会,便闪身离开了,仿佛已经知道萧沐临一定会被人救走。

    “好奇怪的人。。。”夜殇看着离去的神秘男子,呢喃道,可是,好像蛮熟悉的。。。

    萧沐临也顾不上问清,解了身上的穴道。便弄醒夜溟继续往息心寺赶去,耽误的时间不少了,得加快。而夜殇他们便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萧沐风那。。。。。。

    *

    萧沐临不顾身体的疲劳终于赶到了息心寺,正想破解母后设下的迷花园,却发现早已有人为他开辟好了路,萧沐临很是惊奇,母后设下的迷花园不是一般人可以破解的,难道是母后知道自己要来?还是母后遇到什么危险了?

    顾不得想太多,萧沐临带着夜溟就往里赶,终于在息心寺内的静心阁找到了正在打坐的母后,虽穿着素衣,却遮不住由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

    “母后~,”萧沐临愉快的叫道,露出一个微笑。

    端仪太后听到萧沐临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转过身,“临儿,真的是你,母后想死你了。”端仪宠溺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疲惫的人儿,伸出手不住的摸着萧沐临的脸庞,嘴里念叨着:“临儿又瘦了。”

    母子俩寒颤了一会,端仪太后才开口问萧沐临为何会突然来找自己,记得自己当年离开皇宫时,对他们兄弟说过,如果楚霸天图谋不轨,就立马来找她,难道。。。。?

    在听完萧沐临的一番话后,端仪太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得立马赶回去,不然风儿久危险了,拉着身旁的人儿急急的说道,:“临儿,母后收拾一下,立马启程,”说完又朝里边喊了一声,“轩儿,宝儿快出来收拾,随我回宫。”

    轩儿,宝儿?萧沐临奇怪的念着这两个名字,只依稀记得当年母后走时带走了两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其中一个在三年前已经回来了,还被皇兄安插在一个人身边,哪来的两个人?正当萧沐临疑惑不解时,眼前看到的人让他不由的大吃一惊,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