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朕错了
作者:染瑾汐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二十八章 开始揭晓。
    萧沐临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儿,那么熟悉的白色面具,那么熟悉的白色长袍,没错,就是他,想要阻止自己来息心寺的那个神秘男子,他怎么会在这?他到底是谁?再看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子: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给人一种很恬静的感觉。

    “母后他们是谁?您可知儿臣在来的路上。。。”

    “临儿,先别问那么多,待母后回宫后你自会知道,”端仪笑着打断了萧沐临未说完的话,萧沐临一脸不甘心的样子,但又只能忍下来。

    一行人急匆匆的赶往皇宫,萧沐临破天荒的发现息心寺和皇宫居然有一条暗道捷径,想到自己累的半死走了那么多冤枉路,萧沐临一脸郁闷的看着笑意幽深的端仪太后,在控诉自己的不满,一边又急急往皇宫赶。

    *

    -----------------------------------------------------------分割线-----------------------------------------------

    脸色紧绷的萧沐风静静的看着窗外,看来楚霸天计划已经开始了,哼,那个老贼,收到夜殇带领染四姐妹去寻临的消息,便加快了造反的行动,好让自己孤寡无援,该死的老家伙,真是奸诈,想到今早在宣召殿楚霸天竟目中无人的不下跪,萧沐风就忍不住的生气,不知道夜殇找到临没有,如果临不能尽快把母后带回来,夜殇他们再不回来,自己就真的有危险了。

    -

    ----------------------------------------分割线-----------------------------------------------

    丞相府内,楚冉言被楚霸天叫到私密阁,真当楚冉言纳闷为什么楚霸天把她和其他官员都召集起来,难道?楚冉言突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今皇帝因为临王失踪,派去夜殇和染四姐妹去寻,只剩下他一人和他的部分兵力在京,我打算今日就起兵,把皇帝打的片甲不留,你们回去把兵力调足,我们即可进宫。”楚霸天势在必得的说道。

    “对,我们要趁虚而入,一举拿下。”众官附和道,便都赶回去调动兵力。。。。。。

    楚冉言没想到楚霸天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夺位,更想不到萧沐临居然失踪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事,楚冉言担心的想道。

    “言儿,你立刻准备下,随我一同前去,冷月会保护你的安全,”楚霸天丢下一句话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私密阁,留下楚冉言一人。。。。。。

    -

    ------------------------------------------分割线---------------------------------------------

    宫门外,楚霸天带头站在前面,身后是楚冉言和冷月,再后面即是官员和众将士,一派雄赳赳气昂昂的气派,楚冉言惊叹道。

    楚霸天屹立在宫门前,眼神却看向另一边,轩儿,爹给你报仇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恨意,“你们把皇宫包围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出,否则杀无赦,其他人跟我进宫。

    “是。!”众将士以最快的速度分散到皇宫外的每一处,楚霸天则率领一群人进入皇宫,直逼萧沐风的寝宫。

    楚冉言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七上八下的,其实,她也没有很大的把握,如果。。。。。。

    -

    --------------------分割线-----------------------

    “皇,皇上不好了,楚丞相带着众多官员杀进来了。”一个守门的太监吓的连滚带爬进了萧沐风的寝宫汇报道。

    萧沐风眉头深皱,该死,那么快就来了。看着自己眼前的兵力,他们个个围在自己面前,自己隔在里面,可他明白他们很快就会支持不住,要想办法拖住时间才好。看到怀里的段书画,萧沐风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爱妃,你爹要来杀朕了,怎么办呢?要不你去你爹那边吧,他不会伤害你的,”

    段书画早已急的不知所措,听到萧沐风担心她的安全,心里一热,坚定的对萧沐风说道,“皇上,臣妾不走,臣妾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一定不会。”

    “萧沐风,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若你现在投降,我还给你个全尸。”门外传来一个放肆的声音。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二十九章 出乎意料
    萧沐风微微皱起眉,袖里的拳头不由的捏紧了些,然后,松开。

    该死的老家伙,居然那么大言不惭,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萧沐风轻挑了挑眉,在看到楚霸天的同时,瞄到了刚好也在看他的楚冉言,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这个楚冉言,怎么可以和冷月靠的那么近,想勾引他吗?可恶,想气死我吗?但随即消失,又继续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当楚冉言踏入宫门的一瞬间,就看到萧沐风搂着段书画,一副恩爱无比的样子,以为在上演恩爱秀啊,死萧沐风,臭萧沐风,存心气死我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楚冉言心里愤愤的抱怨道,但脸上却是轻描淡写,看不出什么情感起伏。

    “楚丞相,您如此劳师动众真是辛苦啊。”萧沐风戏谑着说道。

    “哼,你们萧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不想和你废话太多,聪明的就快快束手就擒,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楚霸天冷冷的说道,仿佛在下最后的通缉令。

    “哼,楚霸天,我劝你还是不要如此猖狂,想要朕投降,你还没资格。”萧沐风不甘示弱的说道。

    “那就让你看看本丞相有没有这种能耐,”瞬间,楚霸天的手上迅速形成一股气流,只是微微的一运力,“砰砰砰砰~”护在萧沐风前面的将士足足倒了一大片。周围的空气急速下降。

    楚冉言口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都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她惊呆了,从来不知道她这个爹的武功你们厉害,这下萧沐风有危险了,楚冉言开始担忧起来。

    “萧沐风,皇宫里里外外都被我的人包围住了,你是插翅也难飞,即使萧沐临他们赶回来也来不及了,我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楚霸天盛气凌人的对着萧沐风嚷嚷道。

    “哼,你还是不要那么自信的好,谁输谁赢还说不定,真搞不懂你那么老了怎么还想着一统天下,都没有儿子给你继位,难道你要传给你那个娇滴滴的女儿吗?”萧沐风的语气里充满了讽刺,却不知正是这句话激怒了楚霸天。

    段书画和楚冉言心里都暗暗叫不好,萧沐风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楚霸天的脸色急速便青,眉间的怒气逐渐上升,拳头慢慢握紧,“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话未落音,楚霸天便从腰间抽出一把细如铁丝,薄如蝉丝的却很锋利的软剑直直的往萧沐风心脏的方向刺,速度极快到让人无法躲。瞬时,冷月、段书画、护着萧沐风的将士们都迅速挡在了萧沐风的前面,只听见,“,嗯,嘶。唔唔唔,啊,”的声音,那把利剑直直的插入了六七个将士的胸前,好像是串烧烤。而段书画也被剑气弄伤了一些,冷月急忙拉开萧沐风,让他远离。

    而此时,殿内却少了一束身影。。。。。。

    楚霸天一脸恼怒而又意外的表情,恼怒的是没有刺到萧沐风,意外的是冷月竟然在维护萧沐风的安全,难道。。。?

    “冷月,为什么?”楚霸天冷冷的问道,心里竟泛起一丝疼痛,好像是至亲的人背叛了自己。

    “我一直都是皇上的人,三年前,我用了苦肉计让你相信我,混入你府里当细作。”冷月静静的说完,有些迷茫的望着前方的楚霸天,此时的他好似一个孤寡无援的老人,那么凄凉,那么孤单,想起他受伤时他曾帮他上药,冷月心里闪现一丝内疚。

    “哈哈哈哈~原来自己信任那么久的人居然是细作,萧沐风你行啊,但你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耐我不和,门外都是我的人,只要我一下令你便会死无全尸。”楚霸天沧桑的声音透着丝丝颤抖。

    “谁说的,楚霸天你看清楚,门外的是你的人还是皇上的人?”

    一阵杂乱而又响亮的脚步声传来,殿内个个人都下意识的翻了回去。

    当萧沐风看到门外的人时,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章 二十年前的秘密1
    楚霸天转过头,愣了,这,怎,怎么回事?

    只见楚冉言正带着众兵将进来,很明显的:自己三分之一的兵将被其余三分之二的兵将给扣住了,而楚冉言的旁边——

    竟然是夜殇和染四姐妹,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怎么会和言儿站在一起?难道、。、?不。不。。。。。

    “皇上,属下已将临王救出,相信太后他们快到了,还有,楚霸天的三分之一兵权已经被收回。”夜殇附在萧沐风耳边轻轻道。

    “哈哈哈,楚霸天,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得意的太早,谁是真正的王者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如今你手中的兵权已被我收回,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萧沐风把段书画狠狠一推,挑眉道。

    “皇上,你。。。。!”段书画一个没站稳摔了下来,不可置信的望着龙椅上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那个她生病时多担心的脸庞此刻是多么的冷淡,那个曾吻过她的脸的嘴唇此刻却挂着一丝嘲笑。

    不,不可能,肯定是她看错了,他是爱我的,一定是刚刚不小心推到我的,嗯,一定是的,殊不知她早已泪流满面。

    “皇上,你怎么推臣妾呢?臣妾好疼,皇上帮臣妾呼呼好不好?”段书画自顾的说道,呓语般望着眼前这个居高临下的君王。

    “哼,段书画,你以为朕真的爱你吗?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是替你爹来看着我的行动吗?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偷偷的把朕的其他妃子控制起来让朕只宠你一人的事吗?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想下毒害夜殇的事吗?你真的傻的以为朕真的关心你吗?你上次生病也是朕偷偷害的,你以为朕真的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昏君吗?可笑!”萧沐风愤怒的看着底下梨花带泪的段书画,眼里却没有丝毫疼惜,只有怒气和恨意,要知道夜殇差点就被她暗算了。

    段书画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个她曾经誓死要维护的人,居然只是把自己当做一枚棋子,呵呵,自己真傻,他是君王,怎么可能会有真感情,而她是他的敌人,他又怎么可能真的爱上她。但心里还是狠狠的抽着疼,或许是梦呢?或许皇上骗她呢?

    “皇上,你别跟臣妾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笑呢,告诉臣妾,这是一个梦好不好?”段书画不死心的楠楠道,希望有奇迹出现。

    楚冉言看着段书画,心里有些凄凉,他对一个深爱他的女子如此绝情,对自己呢?也会这样吗?

    “画儿,你还执迷不悟吗?他只是利用你而已啊,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对他动情,现在自食恶果了!”段欲撕心裂肺的对段书画喊道,心里对萧沐风的恨意越来越深,先是害死了我心爱的梦儿,现在又毁了我的画儿,该死!!段欲暗暗发誓。

    “言儿,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楚霸天直直的望着楚冉言,这个曾经唤醒他沉睡的心的女儿,这个蝶儿和他的女儿,这个体贴懂事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敢相信。

    楚冉言看着楚霸天,他一个人孤单单的身影真的很凄凉,脸上的沧桑此刻是那么明显,还写满了一个父亲被女儿背叛的哀伤,她的心明显的抽痛,毕竟相处了两个月,毕竟自己叫了他无数声爹,毕竟他的大手曾抚上她的头。

    唇,微微颤动,“爹,我。。。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一错再错了,爹,收手吧,好不好?以后女儿侍奉您终老,不要再计较这些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了。”

    “哈哈哈,我一错再错?错的不是我,是他们萧家,是他们萧家~!如果当年他们不那么狠心带走我的麟儿,害得他病死在外,我又岂会沦落到一个无子的地步?是他们,是他们害死我的麟儿,我要报仇,为我的麟儿报仇,我要灭了他们萧家,让他们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楚霸天沧桑的身躯此时显得愈发悲凉,声音也因痛楚而嘶哑起来,眼里的怒气愈发明显,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而眼角,挂着刺眼的晶莹。

    楚冉言从未见过这样的楚霸天,心里的疼痛愈发明显。

    萧沐风也是一脸的茫然,他想不到楚霸天对萧家的怨恨那么深。

    “刷~”一道剑直逼正在沉思中的萧沐风。。。。。

    “去死吧,哈哈哈,萧沐风,我要你还我女儿的命来。”段欲疯狂的朝萧沐风刺去。

    “不,不要!”

    “皇上!”

    “啊~唔。。”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一章 二十年前的秘密2
    夜殇,染四姐妹,和楚冉言都疯狂的往萧沐风身边跑去,但终究剑的速度太快。。。。。

    “噗”一道鲜血喷出。。。。

    就在段欲的剑要刺进萧沐风心脏的一瞬间,段书画直直的飞了过去,挡在了萧沐风前,剑直入她的心脏。。。。。

    “不,画儿!”是段欲的声音。

    “不,!画儿,你怎么那么傻”是楚霸天的声音。

    “唔,啊。。。~嘣。。”夜殇的剑直逼段欲,瞬间,段欲倒地,鲜血顿时弥漫整个大殿,刺眼的红让楚冉言感到快要窒息。。。。

    “你,你。。。”萧沐风惊讶的望着倒在她怀里的段书画,没想到,她,爱自己如此深。。

    “皇上,我,咳咳。。。我能死在你怀里已经很满,满足了。。。我只能保护你到这,这里了。。。咳咳,以后,你,你要自己小心了,但愿,下辈子,下辈子我不要在遇见你,因为,因为爱你,很痛苦。”

    “画,画儿。。。。。”萧沐风看着段书画垂下的手,紧闭的眼眸,那带有血丝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他的心里阵阵范疼,“是啊,下辈子,你不要遇到我了。”萧沐风痛苦的说道。

    正当整个大殿沉浸在段书画和段欲的死亡内时。。。。。

    “受死吧,萧沐风,你们萧家害死我们楚家那么多人,我今天要你血债血还!”楚霸天怒吼着直逼萧沐风。。。。。。

    又是一阵错愕,萧沐风根本来不及躲,只见一束白色的身影挡在萧沐风身前,也在同时,楚霸天被一股力量推退好几米。。。。。。。

    “言儿。。。。!”萧沐风惊愕的喊道。。。。

    楚冉言只看到萧沐风快要被楚霸天击中,瞬间脑袋空白,只想保护他,直扑萧沐风身上。可,是并没有剧烈的疼痛传来。。。。。

    楚冉言睁开眼,只见楚霸天已经离自己好几米远,身旁是同样在喘息的,,,萧沐临!??

    “你没事吧?有怎样吗?”楚冉言慌忙的检查萧沐临的身体,呼,还好,他没有受伤。。。

    而刚刚,萧沐临在踏进宫门的一瞬间,看到楚冉言挡在萧沐风身前,而她的前面,是楚霸天直逼的身影,来不及想太多,不,他不能让楚冉言受到任何伤害,瞬间启用“决裂”,以百倍快的速度用掌力推开了楚霸天,只是,楚冉言不知道,“决裂”的启用会对萧沐临的身体损伤有多大。。。。。

    “我没事。。。”萧沐临忍住心口剧烈的疼痛,努力扬起嘴角对身旁的人儿说道。是的,“决裂”的启用,让他的功力大大减退,心口也会阵阵绞痛,然而这一切,除了他自己和夜溟,谁也不知道,包括萧沐风,是的,当年本来是应该萧沐风练“决裂”的,但萧沐临得知“决裂”的危害后,便争着要和萧沐风换。。。。。。

    “楚霸天!你们家代代忠良,却出了你这代图谋不轨,想要谋权篡位的奸臣,你可有脸见你们家列祖列宗?!”是端仪太后的声音。

    “母后。。”是萧沐风的声音。

    “风儿,。。”端仪太后慈爱的看着萧沐风,同时眼睛也瞥过一旁的楚冉言,好干净的女孩子,好清澈的眼眸。她清楚的感觉道萧沐临和萧沐风都对她爱的很深,这女子,不能留。!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二章 二十年前的秘密3
    “端仪太后,好久没见啊!哼,我们家代代忠良,你们萧家能稳坐江山不还是靠我们楚家为你们出生入死,可你们呢?却夺我儿子,灭我后代,恩将仇报,如此毒辣,你说这笔账怎么算?”楚霸天愤怒的看着端仪太后,要知道当年就是她带走他的麟儿的。

    端仪没想到楚霸天对萧家的恨如此深,竟是因为当年自己的一己之私。。。。。。。。

    当年自己把楚霸天的儿子带在身边说是喜爱所以向楚霸天要了过来,其实是想通过他儿子来牵制楚霸天,告诫他不要做造反的事,难道正是如此才激怒了楚霸天?弄巧成绌?难道他本没有造反之意吗?端仪有些意外了。、

    “楚霸天,你说我们萧家夺你儿子,灭你后代可有真凭实据?凭什么这样诬赖我们家。!”萧沐风听到楚霸天的话很震惊也很生气,震惊他说他的儿子是被萧家所害,生气是他凭空骂萧家恩将仇报。

    “哼,当年你才屁点那么大,你岂会知道?你去问问你的好母后做了什么!”楚霸天继续说道。

    “母后?”萧沐风不解的看向端仪太后,却发现端仪太后的脸色愈发苍白。难道。。。?

    “母后,到底怎么回事?”萧沐临也不解的问。

    端仪千算万算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自己二十年前闯下的祸,轻轻的摇了摇头,颤抖的靠在椅子上。。。

    “当年,我因为担心楚霸天会造反,所以便借喜爱楚德麟,即楚霸天的儿子,这个理由把他带在自己身边,想要牵制楚霸天让他不要动邪念,却没想到弄巧成绌,反倒激怒了楚霸天,惹来这一系列的麻烦,但,哀家从未亏待过楚德麟啊,还让你学习武功,饱读诗书,而且在三年前,哀家已把他放回风儿身边了。你为何要这般报复?”端仪太后即后悔又有些生气道。

    萧沐风听完端仪太后的话,很是震惊,三年前?那不就是。。。。。。!?

    同时,萧沐临眼睛闪过一个人,他也猜到了。。。。。

    “你,你说什么?”你说麟儿三年前就回来了?可是我却听到他在去息心寺的路上病死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霸天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着,如果是这样,那,他的麟儿岂不是还活着?

    “谁告诉你麟儿死了的,不可能!他好好的。!”端仪太后也是一脸震惊道,难道,有人从中搞鬼?

    “是段欲,他告诉我我的麟儿在去息心寺的路上病死了的,他还说亲眼看到太后把麟儿下了葬。!而且对外封闭消息!难道,是他骗我?”楚霸天不解。。。。

    “我知道,段书画曾经跟我说过,他爹一直很不服我当皇上,所以便唆使楚丞相一同造反,然后一边又故意造谣令楚丞相恼羞成怒和他一同造反,其实真正想夺萧家天下的人时他,他只是想利用楚家的势力推到萧家,再推到楚家,然后自己坐上龙位,岂料。。。。!”萧沐风的一席话打破了二十多年的误会。

    “那,那我的儿子现在在哪?他在哪?”楚霸天愈发颤抖的说道。

    “你的儿子就是-----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三章 误会解除了
    “他是冷月,一直待在你身边三年的冷月。”萧沐风和萧沐临一齐说道。

    “冷,冷月,竟然是冷月?”楚霸天不敢相信的说道,难怪自己会忍不住疼惜他,难怪他的性格会像我。。。楚霸天像是恍然大悟般。

    冷月也是触电般呆滞了,原来,自己不是孤儿,原来,自己不是太后所说是她捡来的,原来,楚霸天就是我爹,就是楚霸天日日思念的楚德麟,也就是楚霸天为何要夺萧家江山,灭皇上他们的原因。

    “是,三年前冷月奉母后之命回来保护我的安全,我还记得母后在密信中提起过要好好对冷月,却没有提过冷月的身世。然后我便设计把他安排在你身旁当细作。”萧沐风回想起三年前的事若有所思的说道。

    “冷,冷月。。。。”楚霸天因激动身体愈发抖动起来,声音也颤抖了起来,有些兴奋的看着眼前的冷月,他仿佛看到了当年还在襁褓的楚德麟的模样,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哈哈哈,自己的麟儿没有死,他没有死,而且还整整待在我身边三年,哈哈哈,楚霸天再也抑制不住的喜极而泣。。

    在场的人个个都安静了下来,楚冉言太意外了,意外冷月竟然就是楚霸天口中的儿子,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当冷月的目光与楚霸天的目光相触时,可以明显的看到楚霸天的眼中放射出兴奋的光芒,但,仅是一瞬间,冷月便把视线移开了,楚霸天的眼光也瞬间再次黯淡起来,难道,他,不肯原谅自己吗?难道,他的麟儿不肯认他这个爹吗?楚霸天苦笑一声,对啊,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麟儿怎么会要一个做尽坏事,想要谋权篡位的坏爹呢。。。。。。。

    突然,。。。。。。

    “扑通”一声,

    楚霸天跪在了萧沐风和端仪太后的面前。。。。。。

    “这。。”在场的人都不解楚霸天的这个举措,冷月有些心疼的望着楚霸天,萧沐风和端仪也是一脸的茫然。。。。。。

    “皇上,太后,罪臣自知罪该万死,听信小人,没有弄起真相就妄下定论,辱骂皇室,则是不忠,以下犯上,则是不义,对皇上太后临王大大不敬,对先帝更是大大的不敬,太后说的对,罪臣愧对楚家列祖列宗,愧对先帝,望皇上赐臣一死,以弥补罪臣犯下的滔天大罪,但,请皇上放过言儿,言儿并无造反之意,只是皇上那般对她令她心灰意冷,所以想要我帮住她离开皇宫,请皇上不要降罪于她,还有,望皇上和太后念在冷月为你们效命的份上,好好照顾他,是罪臣一个人的错,是罪臣一个人的错啊。!”楚霸天痛心疾首的忏悔道,额头上早已磕的血肉模糊。。。。。

    “皇上,请皇上从轻发落,请皇上和太后念在楚家曾立下的汗马功劳和家父念子心切的份上,饶家父一死,请皇上饶恕。”楚冉言跪了下来不停地磕着。对,她要救她爹。。。。

    “言儿。。。”萧沐风看到楚冉言以渗出血丝的额头,心疼不已,想要冲上前拉住她,但却也清楚楚冉言的性格,拉也没用,只能示意母后快快指明。。。。。

    “皇嫂。。”萧沐临轻轻唤出声,他看着楚冉言额头的血丝心疼不已,若不是碍于皇兄和母后,他早已扑前去止住楚冉言一直磕个不停地动作,心,好痛好痛。。。。。

    “言儿,你别这样,乖,别磕了,别磕了,。。”楚霸天心疼的想要拉起楚冉言,却怎么也劝不动。。。

    “好了好了,都别磕了,哀家当年带走你爱子,是哀家不对,是哀家的私心害的你家不完整,是哀家没用顾念到你的爱子心切,今日的局面也是哀家当年犯下的错造成的,哀家念在你不是有意犯上的份上,就不再追究,快起来吧。”太后有些愧疚的说道,当年要不是她也不会造成今天。。。。。

    “谢皇上和太后的恩典,老臣感激不尽。”楚霸天千恩万谢道。

    “谢皇上和太后恩典。。”楚冉言终于扬起一丝微笑。。。。

    “太后,皇上,臣已经老了,所以恳请皇上恩准臣告老还乡。”楚霸天再次跪求道。。

    “爹。。。。”楚冉言依依不舍。。。。

    “竟然楚老想要休息,那,朕就准奏了,待明天朕拟一道旨,再赠你一套乡村宅院,你和家属即日便可搬进去住,那里清幽宁静,朕想你会喜欢的,若你不习惯,仍旧可以住回楚府。”萧沐风说道。

    “臣谢皇上恩准和赏赐,明日臣即和府上老小搬离楚府,其实臣早就想住在清幽的乡村了,只是以前没机会,现在正和了我的意。”楚霸天高兴的说道。

    “言儿,你是要和爹一起住还是。。。?”楚霸天回过头对楚冉言说道,示意她是否要回到皇上身边。

    “我。。。”

    “皇后当然搬回寝宫,当然可是随时回家探亲。”萧沐风未等楚冉言说完便抢先一步,说完还朝楚冉言笑笑。

    可恶,哼,现在就想起我来了,怎么抱着段书画的时候不见得他多想要我搬回来,本想拒绝,但又看到太后严肃的面孔,还是算了。。。。

    “爹,其实,我一直骗了你,我其实并没有和皇上吵架,我们都是装出来的,是想。。。。”楚冉言不好意思的像楚霸天坦白。。

    “哈哈哈,傻言儿,放心吧,爹不怪你,只是,你和麟儿,不冷月,,你们。。。。。”楚霸天有些为难的说道,因为他看到冷月和楚冉言2个月的相处,可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姐弟。。。。

    “爹,其实我和冷月没什么,都是装给你看的。”楚冉言像楚霸天吐吐舌头说道。

    “啊,哎呀,哈哈,你们两个,爹都被你们骗咯。”楚霸天拍拍脑门笑着道。

    “言儿啊,爹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想爹了就回来哈,”楚霸天宠溺的对楚冉言说道。

    “嗯嗯,爹,我舍不得你。呜呜。。。”楚冉言朝楚霸天撒娇,说完还挤出2滴眼泪,汗。。。。

    “咦,对了,爹,那冷月,额,不,那弟弟怎么办?”楚冉言突然想起了冷月好像一直没出过声。

    楚霸天朝冷月那看看,看到冷月在躲闪他的视线,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便又像萧沐风跪下了,“皇上,臣还有一个请求,望皇上成全。”

    “噢?什么事?”

    “臣明天就要走了,不过我想麟,冷月是不会认我这个爹的,也不会搬回来和我一起住,所以臣恳请皇上能恩准,让冷月和夜殇一起在皇上身边保护,也好让冷月有个地方住。”楚霸天看了眼冷月请求道。

    “噢?冷月,你怎么想的?”萧沐风并没有直接回答楚霸天的请求,只是转向冷月,有些笑意的看着他。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四章 神秘的身份
    “我。。。”冷月有些窘迫的说不出话。。

    “皇上,算了,别逼他了,他不认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楚霸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萧沐风说道。

    “臣先告退了,望皇上答应臣最后照顾好冷月的请求,臣谢皇上圣恩。”楚霸天慢慢踱步走出宫门。。。。。。

    “谁,谁说的。。。爹。。。。”是冷月的声音,楚冉言惊奇的发现冷月在说这句话时脸都红了。。

    “哈哈哈,爱卿,看来你的儿子还是要自己照顾咯。”萧沐风笑着道。对的,他确信冷月一定会认楚霸天这个爹的。

    楚霸天被一声突如其来的爹吓到了,他想不到冷月竟然肯认他,他真的想不到。。

    “麟儿,你。。”楚霸天颤抖的对冷月说道,他实在是太意外了,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冷月快步走到楚霸天跟前,楚冉言本以为他会去抱楚霸天,没想到-------

    冷月酷酷的把手环在胸前,故作冷漠说道,“难道你不要我这个儿子?”

    楚霸天没想到冷月会这样说,高兴的都快语无伦次了,“要,要,儿子当然要,,,。。”汗哒哒、。。。。。。

    楚冉言一愣神,什么时候他成冷月儿子了,然后爆笑起来,萧沐风他们也被逗乐了。。。。

    但楚霸天此时并不在意,只是不好意思的挠挠耳朵,特像一个腼腆的小孩,他儿子肯认他比什么都强啊。。。。。。

    “皇上,属下想和我爹一起住,请皇上批准,”冷月跪下向萧沐风请求道。

    “哈哈哈,朕准奏,你和你爹好不容易才相认,若是朕不肯,怕是有人会和朕闹咯。”萧沐风有些戏谑的看着楚冉言说道。

    “谢皇上,属下和我爹先告退了。”说完冷月便毫不忌讳的扣着楚霸天的肩膀,两人耷拉着就出去了。。。。。

    楚冉言依依不舍的看着她爹和她刚认的弟弟并肩走了,唉,怎么就不带上她,楚冉言有点吃醋的味道,但还是很高兴的。

    此时大殿上只剩下端仪太后,萧沐风,萧沐临,楚冉言,夜殇,染四姐妹和太后带回来的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特别是楚冉言,因为她觉得这个太后好恐怖,而且小说和电视里的太后都是很恐怖的,吓的她一声都不敢吭,本来想请安先下去也说不出来了,殿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染四姐妹,夜殇,你们先下去吧,。”最终还是萧沐风打破了安静的局面、

    天啊,这样下去,这里只剩下端仪太后和那两个人,还有萧沐风两兄弟和她了,不更尴尬,楚冉言心想道,而且。她发现那个什么端仪太后一直盯着她看。。。。。。

    “咳咳,母后,他们是谁啊?”谢天谢地,萧沐临说话了,哎呀呀,真是个可爱的小叔子啊,解救了她啊,楚冉言心里对萧沐临是千恩万谢。。。。。。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五章 王妃?
    “嗯,临儿,他们呀,可是你们很亲的人呢”端仪太后听到萧沐临的话总算把眼神从楚冉言身上收了回来,转而对萧沐临慈爱的一笑。

    “嗯?很亲的人?对了,母后,我本来在悉心寺就要告诉你的,那个你旁边戴面具的人在我找你的途中把我截去了,说是不让我来找你,难道是母后让他这样做的?”萧沐临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什么,是你把临劫走的,说,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萧沐风上下打着那个神秘男子,却让他为之一振:

    好熟悉的身影,一袭白衣衬出他的高贵却不傲慢,而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与自己相似的王者气息,这不得不让他震惊。

    楚冉言也是一脸的震惊。。。。。。。

    但是,戴面具的男子并没有说话。。。。。。。

    “呵呵呵,好啦好啦,轩儿都跟我说了,从他没有伤害你你就应该知道他对你没有恶意,就不要追究啦、”端仪太后笑着对萧沐临的说道。。。。。。

    “可是。。。。唉,算了。那母后,他们到底是谁?我问了很多遍了。。。”萧沐临不甘心的抱怨道。。。。。

    “呵呵呵,别着急嘛,来,宝儿过来。。。。”端仪说着把她身旁的女子拉到她跟前。。。。。。

    “宝儿是我在息心寺时认的干女儿,她是孤儿,从小在息心寺长大,可乖了,也是,你未来的王妃。。。”

    “什么?!”萧沐临不相信的问道。。。。。

    “太后。。。。”那女子有些紧张的想要说些什么,但被端仪阻下来了。。。。。

    看不到带面具男子的表情,但却可是看到,他袖子里的手在紧紧的握着。。。。。

    萧沐风也是一脸的意外。。。。。。

    楚冉言听到太后的话愣了,不要啊不要啊,临才不要娶那个人,这样的话她的小叔子就不能和自己玩了,楚冉言邪恶的想着,同时紧张的看着萧沐临。。。。。。。

    “临儿,宝儿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她配你绝对够,怎么?对她不满意?”端仪有些怪嗲的对萧沐临说道。。。。。。

    “母后,临不要,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萧沐临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拒绝了,要知道,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母后的意思。。。。。。。

    萧沐风似乎也对那个女子有些怀疑,所以临说不要时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楚冉言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那女子和戴面具的男子听到萧沐临的话相视了一会,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临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哎呀,什么时候带给母后瞧瞧,让母后瞧瞧是哪家的姑娘让自幼就排斥女子的临王动心、、”端仪笑着对萧沐临说道,但是------

    果然没错,临儿果然对那个楚家的丫头动心了,居然会违背我的旨意。。。。。。

    楚冉言这下好像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萧沐临从小就排斥女子?我怎么不觉得啊,好像----

    他跟我混的就不错额。。。。。。。

    “额,母后,下次吧。。”萧沐临有些心虚的说道,他并没有骗母后,他是有喜欢的女子,虽然。。。。。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六章 太后想要干嘛?
    “呵呵,好。”端仪太后笑着对萧沐临说,还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楚冉言。。。。。

    “所以,母后,这个王妃儿臣是无福消受了,请母后收回刚刚说的话吧。”萧沐临急忙说道,怕端仪反悔似的。。。。。。。

    “哈哈,那真是你没福气。。。那么,风儿,宝儿给你当妃子怎么样。?”端仪转过脸对幸灾乐祸的萧沐风说道,为什么说他幸灾乐祸呢,因为他刚刚察觉了萧沐临的紧张,在那偷笑呢,现在好吧,报应来了。。。。。。

    大殿里的气氛立马紧张了起来,那名叫宝儿的姑娘都快哭出来了,而-----

    那个带面具的男子,袖里的手再次握紧了些。。。。。。

    “哈哈哈。。”轮到萧沐临笑翻天了,只不过他是在心里爽啊爽的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只能强忍住笑意像看好戏般看着萧沐风,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迅速看向楚冉言------

    楚冉言听到太后的话,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太后,是不是不把那个什么宝儿塞给她两儿子不甘心是吧,这个不行,就那个来,要是萧沐风你敢答应就死定了,楚冉言瞪大眼睛鼓的像只。。。。。蛤蟆。。。。

    萧沐风听到这话,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天,这母后这不是存心给他找麻烦嘛,瞥了一眼楚冉言,额,如果眼神能杀人,大概,可能他早死在楚冉言怒火熊熊的眼神里了,哦不,言儿,你该明白这不是我想要的啊,“不,不不不,儿臣不要,儿臣的妃子已经很多了,怕宝儿姑娘会受委屈,而且,儿臣已经有皇后了,够了。。。”萧沐风急忙撇清道。。。。

    楚冉言听到萧沐风的话,才算是把气憋了回去,哈哈,就知道他不敢要了那个宝儿。。。。。

    端仪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转而对楚冉言笑道,只是这笑容让楚冉言脊梁骨发毛。。。。

    “我想,皇后是不会介意上再纳一个妃子的,是吗?”

    “臣妾。。。。。”楚冉言心里像是在打拨浪鼓一般,她当然介意,当然反对,可是,这太后让她平时在萧沐风跟前的气势此时都发不出威来了,让她说不出话来。。。。。

    “母后,儿臣说了不要了,不关皇后的事,”萧沐风有些生气的说完便把楚冉言一拉拉到自己怀里,因为他感觉到了他的言儿的不安,他也了解他母后的威力的确会让人颤栗。。。。。。

    楚冉言闻到了熟悉的淡淡檀香味,好怀念的味道,好怀念的拥抱,听到萧沐风的话,楚冉言心里闪过一丝感动,依在萧沐风的怀里更紧了,而萧沐风也感觉到了,也搂紧了些怀里的人,对的,谁也不可能把他们分开,不可能。

    “对啊,母后,皇兄和皇嫂的感情可好了。。。。”萧沐临也不再幸灾乐祸了,是的,他也感觉到了楚冉言的不安,他心疼,即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多难受。。。。。。

    端仪听到萧沐临的话有些吃惊和不解,但随即又恢复了刚刚的神情。

    “哈哈哈,好啦好啦,母后是开玩笑的,即使你们肯,宝儿和轩儿也不会答应呢。”端仪打着哈哈说道。。。。。

    汗。你太后一个笑话却把我们吓的要死,楚冉言在萧沐风的怀里暗暗抱怨道。。。。

    此时大殿上的气氛才算平和了些。。。。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七章 回到了从前的日子
    “好了,闹了一天哀家也累了,你们都先下去休息吧,至于轩儿和宝儿的身份明日哀家再同你们道来,他们就先住哀家寝宫内了。”端仪太后说完便拉着身旁的两人下去了。。。。。

    而自始自终,那个神秘男子都没有说一句话。。。。。。

    随后,萧沐临望了眼萧沐风怀里的楚冉言,也打着哈哈离开了。。。。。

    此时,大殿上只剩下楚冉言和萧沐风两人。。。。

    “呼,终于走了,都快吓死我了。。。。”楚冉言看到端仪太后带着人离开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萧沐风本想把楚冉言抱的更紧一些,结果。。。。。

    楚冉言一个转身,从萧沐风的怀里钻了出来,两手叉腰气鼓鼓的对着萧沐风。。。。。

    “哈哈哈,言儿,你干嘛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萧沐风看到楚冉言鼓的像蛤蟆的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楚冉言刚想跟萧沐风算账。。。。。。。

    “咕咕~~~~”很不争气的,她的肚子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哈哈,言儿你肚子饿了啊?”

    “笑什么笑,算了,我先吃饱肚子再跟你慢慢算账。哼”说完便大步走出殿外。。。。

    “诶,言儿,你等等我嘛。。。”萧沐风死皮赖脸的把手环在楚冉言腰上,一刻也不肯放开。。。。。

    “哎呀,你松手啦。”楚冉言故作生气的想要打掉萧沐风的手。。。

    “不放,我不放。。。”萧沐风像个孩子般向楚冉言撒娇道。。。。。

    一路上打打闹闹,皇上和皇后的突然举动可让宫人们愣了半天。。。。。。

    *

    ---------------------------------------------------------------------------------------------

    凤仪宫。

    “哎,言儿吃慢点,没人跟你抢,慢点,别噎到了,看,瞧你吃的都成小花猫了。。。。”萧沐风宠溺的一边给楚冉言夹菜一边时不时的帮楚冉言擦拭着黏在她嘴角上的饭粒。此刻的他是幸福的,和他的言儿分开两个月,他都快得相思病了,现在好了,又可以和言儿一起了。。。。。

    “哎呀,不要打扰我吃饭。。。”楚冉言抱怨的拍掉萧沐风在她脸上的手。。。。。

    萧沐风也不介意,还是时不时的动动楚冉言这,说说她那。。。。

    结果就------

    “哎呀,你别动我,我要吃饭。。。”某女不满而又甜蜜的抱怨声。。。。

    “吃慢点,哎,看你吃的。。。”萧沐风还是忍不住去帮楚冉言擦掉粘在她嘴角的饭粒,宠溺的眼光布满。

    。。。。。。。。。。

    随着他们的一声声打闹,凤仪宫又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幕儿他们别提多开心了。。。。。。

    *

    ----------------------------------------------------------------------------------------------

    端仪宫。

    “太后,你刚刚。。。。?”烟宝儿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刚刚在大殿上听到太后先是要把她指给临王,然后又是皇上,可是把她吓坏了。。。。。。

    神秘男子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八章 太后的恐怖
    “呵呵,刚刚在大殿上哀家是借宝儿试试皇上和临王的,因为哀家想证实一件事,哀家又岂会真的把你指给他们,你和轩儿,哀家早就看出来啦,哀家才不要做一个棒打鸳鸯的坏人呢。”端仪太后拍拍烟宝儿的手说道。

    “太后,。。。。”烟宝儿的脸微微红了。。。。

    那个被叫做轩儿的神秘男子也有些不好意思。。。。。

    “那太后,你要试皇上和临王什么呢?”烟宝儿好奇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太后要试的是皇上和临王是否都爱着皇后,而刚刚在大殿上发生的事,从而证明了太后的猜想是正确的。”神秘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

    “哈哈哈,轩儿果然聪明,一语就道破哀家心里的想法。”端仪朝神秘男子投去赞赏的眼光,眼里的宠爱满满。

    “咦,轩,你怎么知道的啊?你好聪明哦!宝儿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烟宝儿崇拜的看着神秘男子,眼里的爱慕丝毫没有掩饰。

    神秘男子回给烟宝儿一个微笑,轻轻道:“还记得我们刚赶到大殿时,看见楚霸天正要刺杀皇上,而皇后迅速的挡在了皇上面前,从而我们可以知道皇后是爱皇上的,就在我们认为皇后会被打伤时,临王以惊人的速度替皇后打掉了楚霸天袭来的掌,让自己受了伤,从临王毫不犹豫的替皇后打掉掌和他看皇后的眼神和那关心的神色,还有刚刚太后的一试,就可以看出临王是爱皇后的,而至于皇上,如果他不爱皇后也不会急忙推掉太后的旨意,在太后指向皇后时,皇上也不会生气了。”神秘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轩儿果然观察的一丝不漏,哀家没有白疼你。”端仪宠溺的目光再次朝神秘男子投去。

    “啊!那就是说皇上和临王都爱着皇后,而皇后和皇上又互相喜欢,所以临王是单相思咯?”烟宝儿吃惊的说道。

    “恩,宝儿说的没错。”神秘男子点了点头,而且他还知道临王比皇上更爱皇后,因为他看到了萧沐临使出的“决裂”,他清楚“决裂”的危害,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当他看到萧沐临奋不顾身没有丝毫犹豫的替楚冉言挡掉那一掌时,他还有被震撼到的,而且萧沐临还很维护萧沐风和楚冉言,他宁愿自己不开心也要他们开心,神秘男子想到这,对萧沐临产生了些敬佩。

    “哎呀,这下临王可可怜了。。”烟宝儿没头没脑的说道。

    此时太后的眼眸闪过一丝恨意,对,是对楚冉言的恨意,是她让她的临儿伤心。。。

    而那一丝恨意恰恰被那个神秘男子看到了。。。。。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皱起了眉。
第五卷 结局亦是开始。 第三十九章 楚冉言的计划
    “好了,哀家也累了,你们也早点歇着吧。”说完端仪便由宫女扶去休息了。。

    “轩,你要睡了吗?”烟宝儿羞涩的问道。

    “嗯,我也有些累了,早点歇息吧。”神秘男子温柔的对烟宝儿说道。

    然后两人都分别进房间休息了。。。

    端仪宫一片寂静。。。。。。

    *

    ---------------------------------------------------------------------------------------------

    凤仪宫。

    夜晚的风特别凉,在凤仪宫的后院。。。。。

    “啊哈,终于回来了,我的吊床啊,我想死你了。。。”楚冉言兴奋的爬上吊床舒舒服服的躺着,完全无视在底下的萧沐风。

    萧沐风一脸宠溺的望着楚冉言,他终于又看到了他的言儿的笑容,他终于又听到了他的言儿银铃般的笑声,他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纵身一跃,萧沐风躺在了楚冉言的身旁,手搭在楚冉言的腰上,却被楚冉言一手拍掉了。。

    “哼,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在我不在的两个月,你可是抱得美人了哦,可怜我在丞相府独自一人。”楚冉言一想到今天萧沐风在大殿上搂段书画的样子就很不爽。

    “言儿~我是被逼无奈啊,要是我不演的真一些,我怎么让她相信我,我又怎么能从她口中套到消息呢 ?而且我两个月没见你,我都快得相思病了,我还要天天面对一个我不爱的人。”萧沐风急忙委屈的解释道,又用手重新搂住了楚冉言。

    楚冉言看着萧沐风一脸认真的解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把头依在萧沐风的胸膛,“其实我也知道你是被逼无奈的,只是想到你抱着别的女人就不爽嘛,”楚冉言懂事的说道。

    “那言儿你不怪我咯?”萧沐风听到楚冉言的回答欣喜若狂,满满的微笑十足像个孩子。。。。

    “不怪啦,而且这个计划还是我想的嘛,怎样,不错吧。”楚冉言自豪的说道。

    “什么啊,早知道当初就不要答应你的,如果知道你爹并不是真的想造反的话,打死我也不会答应你的破计划,居然要我两个月都见不到你,不能抱你,不能亲你,还不能和你一起睡,我就要疯了。”萧沐风不满的抱怨道。

    “嘿嘿,没有早知道,而且现在不都没事了吗?说实话那天你那么大声吼我的时候,我真的好伤心好难过,也好怕以后真的你会这样对我,后来即使不用催泪弹我也哭的斯里哗啦的。”楚冉言回想起那天和萧沐风的假吵,自己到后面却真哭,心里就很难受。

    “言儿。。。”萧沐风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楚冉言,眼里的心疼满满溢出,“对不起言儿,我不该那么大声的吼你,对不起对不起言儿,我让你伤心了,那天我吼完你自己也是死一般的难受,看到你哭的那么伤心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冲过去抱住你,但是我必须忍,我真的好后悔那样对你,言儿,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吼你,我真该死!”萧沐风自责不已。。。。

    “没事的没事的,笨蛋,演戏嘛,我不怪你啊,傻瓜,。。”楚冉言满足的狠狠抱住萧沐风的脖子。。。。。。

    “不过啊,那天我掉下水真的差点被淹死啊。。。。~~!“楚冉言回想起那天掉下池塘淹的半死,就心有余悸。

    “说起这个我就生气,该死,这是不在我们计划之内的,却不料段书画如此狠,居然把你推下水,我又不能救你,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你在水中扑腾,心里紧张心痛的要命,却要竭力忍耐,当时真的恨不得一章把段书画劈死!”萧沐风越说越激动,眼里都快冒火了。

    “唔,我明白我明白你不是不救我的,是因为有苦衷,所以我不怪你不怪你的。。”楚冉言看到萧沐风快要爆发的样子,连忙哄着他,不然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言儿。。。。”萧沐风把楚冉言从他的怀里轻轻扶了出来,随即慢慢慢慢靠近了楚冉言的唇。。。。。

    萧沐风动情的吻着楚冉言,而楚冉言也慢慢的回应着他,两人在夜空下尽情的倾诉着思念之情。。。

    黑夜中,一道身影微微停留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